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被俘虏的缉毒警察(虐 SM 转)

被俘虏的缉毒警察(虐 SM 转)

广告位

被俘虏的缉毒警察
一、被俘
「峰哥,这就是我们刚抓到的中国军官。」
「李队长,我真是没想到,您能到我们这儿来参观。」陈峰嘴角带着笑,只是两道浓眉往里拧着。「这个月, 您让我的生意清淡了许多。我这一闲,就寻思请您过来坐坐,您还真赏面子。」
陈峰是中缅一带有名的毒品中转商,他的生意一向不错,是缅甸毒枭和中国买家里的红人。可是最近,由于中 国新到任的一个缉毒队长李坚,他的生意接连受挫,现在没人敢托他带货。
此时的李坚上半身裸露着,健硕的肌肉在汗水下透着光;皮带已被抽走,军裤松垮垮地挂在腰际。两只赤脚各 拖着一个100公斤的铁球;双手则被绑在背后,并且吊在脖子上。所以他的胸脯向前挺着,正在急促地起伏。
「虽然你给我添麻烦,不过……」 陈峰用马鞭支着李坚的下巴,「我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马鞭顺着胸肌 和腹肌的中沟滑到了军裤的裆部,稍一停顿,便扎了进去。?
「啊……」睪丸的刺痛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难以忍耐的,李坚的肌肉因为痛苦而虬结在一起。
「把他剥光!」 陈峰一声令下,两个手下就利索地将李坚的军裤扯烂。没等他反映过来,那条满是汗渍的军 绿色内裤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们要干什么!」李坚吼着,全身的肌肉在绳索下挣扎着,但是显然无济于事,他全身赤裸地展现在众人面 前。
「没什么,」陈峰漫不经心地用马鞭挑起他软塌的神兵,「你不知道我一向喜欢玩男人吗?」
「畜牲!」
「哈哈,你很快就会变成我的一头小畜牲。」李坚的神兵在马鞭的挑逗下开始膨胀,并且微微颤抖。「我很想 看看你的神器是不是能和你一样威武。」
「阿三,开始吧。」陈峰转头吩咐手下。
一根抹了油的导管被进入李坚的后庭内,导管的末端有个像钻头的推进器,导管的另一端有导线连接到一台不 知名的仪器上。仪器的屏幕显示着李坚大肠内的图像。阿三坐在屏幕前,用键盘控制着推进器向李坚体内前进 。 「啊……」李坚的身子因痛苦而扭曲着,汗水从黝黑的肌肉里不断渗出。
「看来你的菊门还没伺候过人,真不错。」陈峰的马鞭拍着李坚那满是汗水的面颊,「我们只不过要在你的前 列腺上放一个传感器,你最好不要动,否则自己受罪。」
「就是这了!」阿三按下了按钮,一个传感器从导管内弹射而出,牢牢附着在李坚的前列腺上。
「啊!」传感器上有倒钩,痛得李坚不禁大叫一声。
「现在我们能够一起欣赏一下你的表演。」陈峰从抽出他体内地导管,阿三会意地按下了按钮。
李坚的上古神器竟一下竖了起来,原来他体内的传感器放出电流刺激了前列腺。尽管平时和兄弟们一起洗澡时也彼 此打过手枪,可是被迫在陌生人面前勃起还是头一回,李坚的脸一下涨红了。他努力想着让上古神器软下来。可是 他越往那儿想,上古神器硬得越厉害,几条血管已经明显凸现出来,蘑菇头也膨胀得硕大。 ”
「李队长,这样你就害羞,那以后你可怎么伺候我呀?」陈峰的马鞭狠狠地抽了一下那根16厘米的神兵,这根 粗壮的神兵便有弹Xing地晃动起来,带动两颗鸟蛋上下跳着。「你的神器长得还不错,和你的面孔一样英俊。」 「不要脸!」李坚的两眼瞪得浑圆,然而马眼里却不争气地淌出一股前列腺液。 陈峰根本没有理他,吩咐到,「阿三,让李队长爽爽。」 「嗯……哦……」李坚感觉到那个该死的传感器正给他带来强烈的泉涌感觉。他用尽全力忍着,身为一个缉毒 队长,自己怎能在毒贩面前出丑。股白色的液体还是喷射在李坚紧缩的腹肌和胸肌上,醮了神液的马鞭在他的脸上画着圈 ,软缩了的上古神器还在抽动着
「射得这么多,应该很爽吧?呆会儿,你会更享受。」陈峰摆了摆手,两个手下给李坚铐上特制的脚镣,中间 有根50厘米的铁棍,然后才解开他脚上连着铁球的锁链。
李坚被推搡着带出牢房,而阿三还不忘按下按钮,于是李队长那根还在滴着神液的上古神器又昂首挺胸起来。
一路上,李坚不得不左右晃动着身子前行,两颗鸟蛋有节奏地拍打着大腿内侧。他发现这个毒贩的据点显然比 自己想象的大得多,也正规得多。建筑物不仅规划得错落有致,而且全是迷彩色的,掩映在略经修葺的天然丛 林中,很难从远处和空中发现。这里既有能跑卡车的平整马路,也有眼下自己正赤脚走着的鹅卵石小径。站岗 的哨兵都躲在隐蔽得很好的哨卡中。他们显然来自不同国度,有洋毛子,也有东南亚人。不过他们都统一穿着 迷彩色紧身背心、军裤和贝雷帽,挎着小型冲锋鎗,脚下的军靴也擦得黑亮。从哨兵向陈峰敬礼的姿势看,李 坚知道他们一定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不过哨兵们看着自己的戏谑眼神,却让李坚低着头,没有更多地打量他 们。李坚似乎还能听到自己身后的嘲笑声。
出现在李坚眼前的,是个600平方米的房间,水管、水槽、铁钩、金属操作台……使他联想到屠宰厂。在四周 白色瓷砖的衬托下,房子正中跪着的九个赤裸的男体显得特别明显。周围站着陈峰的六个手下,穿着橡胶围裙 、手套和房水短靴
「李队长,我给你找了几个伴儿。」陈峰把李坚推到那九个男体前。李坚踉跄着站稳,定睛一看,不由叹了口 气,这不就是自己冒险掩护的队员吗?他们终究没有逃脱。 如今,队员们赤条条地跪在地上,两手抱头,腰杆挺得笔直。那一根根勃起的神兵使李坚明白,他们的前列腺 也被装了传感器。他们没有被任何绳索捆绑,但是他们望着李坚的目光里却分明透着绝望。
「朱钢,去,用嘴伺候伺候你队长的神器。」陈峰拍拍一个缉毒队员的头,似乎在抚摸着一只狗。李坚这才注 意到,所有队员的胸脯上都纹了名字,名字下面竟然还纹了条形码。
「是。」朱钢无奈地答应一声,双手着地,爬到李坚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就要含下那根粗壮的上古神器,俨然训 练有素。
「丢脸!」李坚挣扎着后退,「你怎么听他摆布!」
这时,跪在地上的一个队员忽然开始呻吟,紧接着上古神器就射出神液,溅在周围队员的身上。但是射过之后,他 又开始呻吟,上古神器里再次涌出神液
李队长呆住了,他知道这名队员叫白战,是缉毒队里身体素质最好的战士。平时不仅训练成绩好,就是平时大 家私下里比赛打手枪,他也来得最多,能连续8次。可现在,他钢筋一样的身体已经瘫在地上,只有上古神器仍然坚 挺着,并且断断续续冒着黄白色液体,还参杂着血丝。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唇微微开合着,呻吟声已经 细如游丝。
「忘了告诉你,为了调教你的这些队员,我已经让白战来了二十六次。」陈峰依然漫不经心。「德国的S-203 一直好用得很。」 抵
李坚知道他说的是前列腺传感器,也顿时明白了队员们那绝望的眼神–他们的任何反抗都会使得其它队友面 临精尽人亡的命运。
李坚不再挣扎,任由朱钢吮吸着自己的上古神器。他现在恨不能马上泉涌,尽快结束这场自己和队员出演的丑剧。 然而尽管朱钢很卖力,品味弄得李坚不停呻吟,也屡屡有要射的感觉,但是该死的S-203却总能适时地放出电流, 打消他高潮的感觉。 「哦–噢–」房间里回荡着李队长的呻吟声,还有陈峰手下幸灾乐祸的笑声。
「你们剩下七人摆个长蛇阵,让李队长开开眼。」陈峰又下了命令。
跪在最右侧的张箫不情愿地四肢着地,趴在地上。他身旁的队员用口水润滑了一下自己的上古神器,缓缓地进入他 的菊门。第三个队员也同样进入第二名队员的体内……七名队员靠着上古神器和菊门,连成了一串。
「预备–齐!」张箫喊着口令,「一二一,一二一!」其余六名队员按口令前后抽动着神兵,整齐地操着队 友的菊门,显然早已练习过。陈峰那些手下的笑声更大了。
然而,张箫的声音却是麻木的,其它队员的表情也是麻木的,偶尔夹杂着快感所带来的呻吟。当然,他们是不 会达到高潮的,泉涌与否早已不是他们自己所能决定的。泪水从李坚的眼角淌下,自己的缉毒队员竟然成为毒 贩的玩物,熟练地作着妓女般的表演。
「嗒!」陈峰打了个响指。
「噢、噢……」顿时,大房间里充斥着缉毒队员的低吼声。李坚感到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神液喷涌而出。朱钢 双眼紧闭,胡乱吞着队长的神液,不少正从嘴角溢出;他自己的上古神器也喷射出子弹,射在队长的胯下和鸟蛋上 。那七名队员此时已不按口令,而是胡乱操着,神液四溅。躺在地上的白战早已射不出神液,但是上古神器依然兴 奋地跳动着
在放肆的笑声中,陈峰走了。他那六个屠夫打扮的手下将李坚手上的绳子和脚镣解开,把他抬到一个操作台上 。李坚没有抵抗;他看见白战苍白的面孔,依然没有一丝血色。

二、
毛巾摀住了李坚的口鼻,于是这条健壮的身躯挣扎了两下,就无力地瘫在了操作台上……
李坚在下身的一阵刺痛中惊醒,那是前列腺传感器传来的强烈电流,此时他圆隆的右胸上已经纹上了条形码和 名字。由于大肠经过长时间的清洗,李坚感到下身辣辣地疼。
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他那些的队员的影像,但有些模糊。李坚使劲揉揉眼睛,使自己完全苏醒过来。这是墙面上 的一个液晶显示屏:自己的六个队员一丝不挂,四肢着地在一条山间小路上爬行着。他们的手腕、脚腕都被铁 链连接在上古神器根部,根本无法直立。几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时不时用枪托击打队员,催促这条爬行队伍在崎岖 不平的小道上前进。
李坚心如刀绞,这些堂堂的缉毒武警如今竟然像狗一样在光天化日下爬着,他们会被赶到哪儿?
中缅边境的一些村庄实际上都种植罂粟。为了钱,那些农民更喜欢毒贩;他们认为缉毒武警是在绝他们的生路 ,所以十分痛恨。而此时,那六位缉毒队员已经爬到了这样一个村庄,村民们集聚在青砖小径的两旁,饶有兴 致地等待一场好戏的上演,不时还有村民伸出手在武警的屁股上拍上几下。几个村童兴高采烈地跟着爬行队伍 前进,有的还拿着树枝抽打着正在爬行的裸体武警,引来阵阵惨叫,还有笑声。
武警队员们被赶上了村里的一个露天戏台,趴在地上。戏台周围用竹竿和绳子简易地围了一圈,四角还各放了一个喇叭。戏台下面和戏台周围楼房的窗户都挤满了看热闹的脑袋。
一个雇佣兵满脸坏笑地拿着一个针筒走上戏台,依次强行给六位缉毒武警的屁股都扎上一针,也顾不上消毒、 换针头之类的琐碎。
30秒之后,这些武警队员有反应了:满脸涨红,眼白充血,嘴巴微张,喘着粗气,烦躁地扭动着身体……他们被注射了春药。
「现在我们能够看到,六只公狗已经发情了。」戏台的喇叭开始解说,「不过它们暂时阳痿,那活儿还硬不起来。」
台下一阵哄笑。
李坚明白,那是队员体内的前列腺传感器在控制上古神器的勃起。他狠命地攥紧了拳头……
武警们体内的药劲开始发散,燥热的欲望已使他们忘却了羞耻,在村民戏谑的目光中本能地用手抚弄着生命之源 。然而,上古神器却无奈地萎缩成一团。他们只能胡乱地揉捏下体,企图尽可能地排解欲望。
渐渐地,当队员们发现彼此摩擦身体能够稍解欲火时,戏台上的六个男体开始急躁地互相摩擦着,甚至碰撞着 ……铁链很好地约束着他们的躯体,他们只能像狗一样四肢着地,笨拙地扭动。
「嗯……啊……」戏台上的呻吟声练成一片。
春药是如此地强劲,武警们的眼神开始迷离,最后一道心理的防线垮了。先有四片唇粘在一块儿,很快地,六 名队员狂乱地彼此吻着,呻吟着。然而欲火却越来越旺。
台下的村民尽管早已看多许多类似的「表演」,然而他们依然爆发出笑声和零星的掌声。
喇叭又开始了:「想要勃起的,开始学狗叫。」
泉涌是他们不敢奢望的,哪怕只是勃起也能暂缓体内的燥热。 「汪……汪……」先是几声犹豫的叫声。
「汪汪–汪、汪、汪–」一分钟后,狗叫声响成一片,透着欲望、企求、还有凄惨。原本在训练场上大声 喊口令的武警,现在此起彼伏地学着狗叫。
台下的村民已经笑成一团。 当六根滚烫的上古神器终于竖起时,队员们身上早已大汗淋漓,结实的肌肉显得格外光滑、醒目。他们已顾不得许 多,迫不及待地使劲套弄着自己的上古神器,所有的欲火似乎都已经集中在了这根棒子上。然而上古神器除了变得更加 坚挺,渗出更多Yin水,没有任何释放的迹象。
「想泉涌的公狗,赶快找个菊门儿。」喇叭里的声音显得懒洋洋,戏台上却早已乱作了一团。
春药使这些武警早已失去了理Xing,每个人都想将上古神器尽快进入朝夕相处的战友菊门里。由于手脚的铁链都连在 上古神器根部,这个动作并不好完成。有的队员想尽力趴到战友背上,完全是犬交的动作;有的队员想把战友拱得 四脚朝天,然后强行进入。但是在药劲催动下,每个队员都想先进入。往日的情谊早已不在,训练时操练的格 斗技术完全用不上,六个男体像狗一样原始地争斗,铁链和肌肉剧烈地纠缠着。
戏台上不时传来惨叫声,戏台下不时传出叫好声。 「李队长,睡得好吗?」陈峰的声音对李坚来说十分突然。他正全神贯注于液晶屏里自己队员的命运。眼角已 有泪水。他后悔带领队员们来执行这次任务。「你想把他们怎么样?」
「我不打算让你的队员泉涌,他们会一直在那个戏台上表演,直到死。不过很快,根据我们的经验,2天。」 陈峰随意抚弄着李坚的身体,揉捏着他缩成一团的阳物。
「但是只要你能宣读这段话,我就让他们射。」陈峰掏出了一张纸。
李坚明白他不应该这么做,但是自己的队员已经开始互相撕咬,比发情的公狗更加狂乱。肌肉上的血痕、呻吟 中的惨叫使他颤抖地接过那张纸。
喇叭响了,不过这次是李坚的声音。「我是你们的队长李坚……我对不起你们……」 雄浑的声音却带着哭腔,「由于执行了一次不该执行的任务,我们已经不在是武警,而是……Xing……奴。在余生里……我们生存的目的就是,用肉体……满足他人的……Xing欲。」
「现在,我命令你们……泉涌。」
剎那间,腥臭味弥漫于戏台,白色的神液四处崩射,六个男体剧烈地抽搐。S-203精确地发出了信号。
「啊–噢–」喇叭里同时还传出李坚的吼声。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的上古神器突然弹起、泉涌,神液已打湿了手中的那张纸。他还没从高潮中舒缓过来,陈峰就已走了,液晶屏也暗了。然而他队员的厄运并没有结束。
戏台上,武警们已经筋疲力尽,趴着、窝着,像六只发春后的公狗,还在大口喘着气。他们身上的铁链被除下 。一个雇佣兵拿着水管熟练地冲洗着戏台和满身神液的武警。
村民们知道表演已经结束,渐渐散去。
军官模样的雇佣兵领着一个吊着烟斗的老头走上了戏台。「范老板,这批货如何,挑几个您喜欢的?」
「什么价?」范老板用拐杖随意敲打着脚下武警的躯体,还不时拨弄着那些英俊的脸庞和瘫软的上古神器。
「这批货好,您挑中的,3万美金一个,包体内的S-203。不贵吧。」军官嬉皮笑脸的说。
「是不贵,但是你们陈老板自个儿先屯了好货吧。」范老板缓缓的吐了口烟。
「啊–」一个武警惨叫着,健硕的躯体却只能无力地挣扎,他连爬的力气都没了。范老板的拐杖头在他的屁 眼里搅动。
「就屯了4个,这儿的也不错。您刚才也看到了,身板儿、那活儿都好。」军官慌忙解释,「这个不就挺好。 」
「那我就也要4个,你帮我收拾干净,运到老地方。」范老板在他的烟雾中走了。四个健壮的男体也被随之拖走……
一天后,戏台上立起了两个木桩,两个武警被裸体捆在上面,头上歪斜地扣着警帽,手脚向后环抱着木桩。他们双目紧闭,苍白、干裂的嘴唇微微抖着,结实的肌肉上尽是血痕和淤青,那是村民泄愤的结果。边上立着块木牌:「警狗示众,随意处置」。
其中一个武警的生命之源被完全割除,下体的大窟窿还在滴着血。据说是村里一对不孕的夫妇昨天夜里把他阉了 ,将阳物埋在自家的床下。半夜的惨叫声并没有惊动太多人,村民已经习惯了。
另一个武警的生命之源倒还在那儿挂着,可是血肉模糊。几个村童正们用他的阳物当靶子,比赛弹弓,两颗鸟蛋 已经被打烂。他们约好,打到上古神器不算本事,打到鸟蛋才是真功夫。小石子打在肉体上噗噗作响,却引发不了任何惨叫,只有微弱的呻吟。
又是一天后,两具没有生命之源的裸体男尸被发现在缉毒大队的门口,菊门里塞满了小石子。

三、艺术 懒
在陈峰的王国里,除了毒品、武器、金钱,就是男人。这些男人是他用各种手段掳掠来的,大部分是亚洲人, 还有一些洋毛子。武力加上S-203很容易就使他们变成纯粹的Xing奴。
Xing奴的作用不仅仅限于满足最原始的欲望,陈峰将它的定义扩展得很宽……只有相貌英俊,身材矫好,而且Xing 器硕大的Xing奴,陈峰才会亲自玩弄;其它Xing奴则会被派上其它用场。另外他还不断从已有的Xing奴中剃除「废品 」,以保持新陈代谢。
李坚的脑海里此时还浮现着戏台上的情景:自己的队员像狗一样发春、Yin乱、交配……但他很快就体味到了当 狗的感觉。他的手腕、脚腕也同样被铁链连接在上古神器根部,那个叫阿三的正牵着他脖子上的链子,使他不得不 笨拙地用手脚爬行在陈峰的别墅中。
「峰哥在卧室等你,你可得好好伺候。」阿三嘻笑着,拍了拍李坚的脑袋。
别墅的装修豪华而充满品味,李坚爬行过不同的地面:地毯、大理石、花岗岩、木头……一路上李坚竟没有看 到任何荷枪实弹的士兵。他知道,要做到这样,陈峰的外圈保卫措施肯定达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而且内圈的 应急机制也已很全面。
别墅到处都放置着艺术品,对此李坚一窍不通,也毫不惊讶。陈峰有的是钱,挥霍在艺术品上只是附庸风雅罢 了,他想。但是当李坚看到一个玻璃柜子中的艺术品时,他惊呆了。
玻璃柜子有3米高,2米见方,上面有几个通气的小孔,里面罩着一个全身赤裸的中国汉子。他大概35岁,头发 几乎全被剃光,只留下顶部的一小撮板寸,看上去像个小瓜皮帽。但滑稽的发型并没有掩盖这个男人英俊的脸 庞:线条明晰,下巴坚挺,眉毛浓黑,双唇厚实。他全身其它的毛发全被剃除,但似乎为了呼应发型,神兵的 根部留有一小撮神仙草。最扎眼的,是他左乳上的金色铃铛,足有乒乓球大小。陈峰喜欢自己设计各种活生生的男体装饰,这是他的兴趣。
中国汉子全身的肌肉十分白皙,显然没有晒过太多太阳。但是粗大的青色血管游走在饱满、清晰的肌肉疙瘩下 ,也显得十分硕美。他隆起的右胸肌肉上纹着条形码和「肖云龙」三个字。李坚觉得这个名字隐隐有些熟悉… … 「他可是你的前任啊。」阿三回头嘻笑着说道,「不过现在是我们老大最喜欢的一件艺术品之一。」
啊!李坚突然想到前任缉毒队长肖云龙据说是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他才被紧急从总局派来担当队长一职。自 己只见过肖云龙的工作照,难道这人。。。。。。
阿三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他的阳物太小,也不致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沦落?李坚不太明白,但是他的确注意到肖云龙的上古神器虽然一直处于勃起状态,却不过三个手指粗、食指般长 ,和他雄健的身材不太相称。
肖云龙显然并不认识李坚,但是他一看到阿三过来,就立刻卖力地摆动身体,并且摆出各种脱衣舞男才有的Yin 荡姿势,双手在胸脯、下体和大腿上轻抚,眼光里还透着企求和欲望。透明的玻璃柜里,刚健的肌肉线条在扭动,清脆的铃铛声不时传出,这个艺术品的确色声香俱全。
李坚的心里动了一下,他第一次发觉男人的身体确实有点动人,但是这种念头很快就被压制了下去。不过,肖云龙怎么甘心如此作践自己?此时他的表演和酒吧里的三流男妓有什么区别?李坚不明白
他当然无法想象,这些作为「艺术品」的Xing奴基本就生活起居在这玻璃柜子里。清晨,S-203会放出电流,强迫他们起床。此后他们的上古神器就一直保持勃起到晚上睡觉。吃饭时,仆人会把糊状食物的吸管从小孔塞入,这些食物不仅提供营养和适量的水分,还能维持肌肉。每天Xing奴们都会被带出玻璃柜强迫进行两小时的健身锻炼 ,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大小解机会。
但是,他们一天中都不会泉涌,实际上可能一个月甚至三个月都不会。他们体内S-203的控制开关就在玻璃柜对面的墙上。没有人按动开关,Xing奴们就无法泉涌。然而,若大的别墅里,除了陈峰和他贴身的手下,很少有其它人走动。仆人们是不敢按动开关的。而陈峰自己,又很少光临别墅的每个角落;更何况,在欣赏这些Xing奴时,他并不一定会按下按钮。因为他知道,这些Xing奴体内的欲望囤积得越多,表演也就越附有激情。
-可是,作为正常的男人,每天手Yin一次也算正常,如果在三个月里连梦遗的机会都没有,那体内的欲火就只能燎心了。于是,玻璃柜里的Xing奴唯有尽力讨好每个经过的人,才可能换取难得的一次释放机会。
肖云龙也尝试过抵抗,成天窝在玻璃柜的角落里,尽管上古神器勃起着。但是两个月后,他放弃了。体内最原始的欲望终究占了上风,他努力忘却自己曾经的警察身份,想象着自己是个出卖色相的舞男,努力向每个经过的人展示肉体。这样,他才有了偶尔允许泉涌的恩赐。他生存在玻璃柜里唯一的追求也就成了对泉涌的渴望。
现在离上次「恩赐」的时间已经是一个月了,当肖云龙看见阿三向那个该死的按钮走过去的时候,他的眼里几乎喷出火。他的躯体扭动得更加剧烈,铃铛声也更加急促
「双手抱头,跪下!」阿三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按钮上。
肖云龙紧盯着他,庞大的身躯毫不犹豫地跪下。
「啊……」一道白色的液注激射在玻璃上,接着又是三道。肖云龙双眼紧闭,大声吼着,似乎压抑许久的欲望也要通过声音加以释放。
他的喊声慢慢平息,铃铛声也渐小。李坚暗暗叹了口气。 不料,肖云龙猛地又是一声低吼,马眼竟又涌出了稀白的液体–阿三的手指并没有离开那个按钮。
肖云龙的身体间歇Xing地抖动着,细小的上古神器一直颤动,不断渗出透明的粘液。那快感带来的叫声起伏着,却原 来越细微。最后就只剩下铃铛声。
李坚数不清肖云龙究竟被迫泉涌了几次,他只看到那个肌肉团最终毫无生气地瘫成一团,却还在轻轻抽搐。阿三的嘴角却是得意的坏笑。李坚明白了,呆在玻璃柜里,的确是种「沦落」。
之后,李坚又被牵着爬过很多其它玻璃柜,那些「艺术品」也很赏心悦目,都是肌肉明晰、脸庞英俊的汉子, 既有中国的,也有东南亚的和洋毛子。它们 「装饰」得也很别致,剃毛发、穿孔、纹身……但是李坚眼前只有肖云龙充满欲望的眼神,耳边只留下凌乱的铃铛声,心里在想着自己的命运。凉意在他的脊梁上滑过。
当李坚眼前的门被推开时,他知道陈峰的卧室到了,但是却看不见陈峰。
卧室除了正中的台子打有灯光,其它地方漆黑一片。台子上是五个20岁左右的年青小伙子。他们也是满身肌肉 ,但要比玻璃柜子里的那些肌肉更加专业,每一块似乎都经过手工雕凿。
小伙子们正在轻柔的音乐中卖力地展示着肉体。一招一式都和专业健美运动员无异。他们当然没有穿三角裤, 上古神器大大方方地朝天竖着,不仅粗大而且形状俊美。他们的肌肉经过阳光照晒,透出自然的古铜色,加上橄榄 油的光泽,熠熠生辉。由于经过脱毛药水的浸泡,他们全身没有一根毛发,包括头发、鸟蛋、菊门和上古神器。显 然,这种健美展示更加彻底,它把男人身体傲人的每一寸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小伙子们正在展示8块腹肌,脸上堆满了僵硬的笑容,那不是职业化的笑容,而是透着紧张和恐惧。
突然,其中一个低哼一声:「嗯–」,几股白色浓浆激射而出,他的下巴,腹部都不能幸免。尽管如此,他仍然保持着展示腹肌的动作,不敢有丝毫懈怠,并且依然咧嘴笑着。其它四人的动作更是不受任何影响。
「不错,有长进!」陈峰的声音。
肌肉表演在继续,他们的上古神器也没有闲着。「嗯……」「哦,哦–」「啊–啊–」,「噢……」另外四个小伙子一个接一个地在展示肌肉的过程中泉涌,毫无任何征兆。油滑发亮的肌肉上已经狼藉一片。然而他们仍随着音乐有板有眼地展示肉体的各个部分,似乎上古神器喷射神液和自己毫不相关。

四、沦陷
音乐停了,五个肌肉小伙子退到台边,两手背后跨立着。汗珠子在光滑的肌肉上缓缓地滚动,上古神器依然挺着, 还在轻轻跳动,蘑菇头的马眼滴滴答答地流着粘液…
阿三走了,李坚趴在黑暗中有些不知所措
灯光亮起,陈峰悠闲地斜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整个房间被金色装点得富丽堂皇。他没有穿衣服。橄榄色的肌肉和卧室浑然一体。而浑身赤裸的朱刚竟趴在他下身,卖力地吮吸着一根看来十分粗大的上古神器,像个熟练的男娼。两个男人跪在床边,那是白战和张箫,当然也是一丝不挂,而且上古神器还竖着。他们傻傻地望着自己的队长 ,没有任何表情。 肉货』的表演不错吧,李队长?」陈峰冲着李坚微微一笑。
「哼。」李坚知道「肉货」肯定指的就是那几个肌肉小伙子,但他不知道「肉货」是供陈峰专享的,也是等级 最高的Xing奴。
m「白战,把你的队长牵过来。」陈峰命令道。 「是。」白战顺从地起身来到李坚面前。此时,李坚只能看到面前是一双大脚和毛茸茸的双腿。尽管自己平常 还时常训斥白战,但此刻却只能趴在他的脚下。 「对了,他永远管不了你了。因为在我这儿,他只是条狗,比你还要下贱。」陈峰补充道。
白战默默地牵着链子,李坚则像狗一样跟着爬到卧室正中的台上。台面上满是滑溜溜的神液,李坚的手脚又被 铁链束缚着,动作十分笨拙。 「用你的神器喂喂他,让我看看李队长的口活。」陈峰命令道。 李坚没料到陈峰会想出这个。但是白战却顺从地张开腿跪下,轻轻搂住自己队长的脖子,他那条健硕的上古神器在 李坚眼前晃动。李坚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双无助的眼睛。他慢慢张开了嘴
白战机械地前后拱着臀部,李坚麻木地含着那根上古神器。就像上了发条的两个玩偶。这是李坚第一次给一个男人 口交,他没有感到丝毫快感。但白战已经不时发出低哼,看起来似乎已经开始享受队长为他的服务。他的上古神器 有18厘米长,不时地主动戳向李坚的喉咙深处。
「李队长太没有激情了。」陈峰说着按动了手边的遥控器。李坚那根粗壮、黝黑的上古神器应声而起。 「白战,你也帮李队长打打手枪。」
白战听话地将手在台面上抹了点神液,握住了队长的上古神器,来回套弄。李坚感到阵阵酥麻从蘑菇头传来,然而前 列腺深处却隐隐传来疼痛,抑制泉涌的感觉。这种持续的接近高潮的感觉使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口交的频率, 并且嘴唇将口里的上古神器裹得更紧了。
「不错,李队长你也尝尝荤!」
话音刚落,白战「噢–」地大叫,全身一抖,臀部奋力向前一拱,按住李坚脖子的手也本能地使上了劲。李 队长感到一股液体有力地冲击着自己的口腔,腥味随之而来。他想抬头吐出上古神器。然而白战在高潮的刺激下,把李坚的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胯下。
白战不愧年轻、体力好,不过半天就又能泉涌,而且量还不少。四十秒之后,他瘫软在一旁。李坚这才得以逃 脱,吐出口中的神液。但是满口的腥味根本无法驱除,而且也已咽下了许多。
「好,这才精彩!」陈峰放肆地大笑着。他拍拍朱刚的头,朱刚赶忙停止吮吸,识趣地爬下了床,和张萧跪在一起。陈峰则下了床向卧室正中的台子走去。 李坚被陈峰的上古神器惊呆了。它不长、却有两根橡皮水管般粗,上面的青筋老远都看得见。 「让我先欣赏欣赏李队长的菊门。」 还没等李坚反应过来,两个「肉货」就上前熟练地把李坚四角朝天地拎了起来,将他的菊门展现在陈峰的面前 。李坚无用的挣扎引来铁链叮叮当当地碰撞。 由于年龄关系,那个结实屁股之间的菊花已经是褐色,周遭的毛早已被剔除。李坚当然很紧张,所以菊花的皱褶在急促地开合,隐约透出菊花里面的红嫩。
陈峰随手在一个「肉货」的马眼上沾了些粘液,轻轻地将食指刺入那开合的菊花之中。
「啊–不!」李坚竭斯底里地叫着,他能忍受一切的羞辱,但是他绝不能被另一个男人奸污。更何况那是自己的死对头,自己最不屑的敌人。
李坚用力想把那根食指挤出自己的菊门,但是越用劲,食指进入得反而容易。他赶忙收缩括约肌,紧紧地吸住 这个外来物。然而食指尖却借机挑逗着那些括约肌,一股酸麻的感觉逼得他又放送了括约肌。
「李队长,你的菊门可真有意思啊。哈哈……我说过你会变成我的小畜生。」陈峰两眼直视着李坚,他知道这 是最好的侮辱。李坚确实无法面对陈峰那刺人的目光,满脸窘得通红。 「开始吧。」陈峰吩咐那两个抓着李坚的「肉货」,他们会意地将李坚的身体慢慢向陈峰的下体移去,那朵慌 张的菊花已经碰上了那根奇粗无比的上古神器。
两个「肉货」看着陈峰,他点了点头。于是李坚的身体被推向陈峰,那根上古神器开始进攻了。
「啊–啊–」李坚的马眼已经渗出了汁液。 那朵菊花被迫吞没了一小部分蘑菇头。李坚用力收缩着括约肌,渴望能阻止那根大上古神器的侵入。然而令人窒息的 疼痛终于使他放弃了,他开始放松括约肌,只渴望这场恶梦能尽快结束。血从他菊门的裂缝往地板滴着。上古神器 在慢慢滑入菊穴。
「干脆点,来个直捣黄龙!」陈峰一手护腰,撑住身子;一手握着李坚得上古神器,似乎在操纵一个Xing交机器。
两个「肉货」得到指示,更是毫不犹豫地将李坚的身子往前推去。
可怜的李队长瞪大了双眼,几乎崩出火。嘴巴长得老大,却喊不出声。他的菊门已经完全吞没了那根可怕的阳 具。
「李队长,能给你开苞,真爽!」陈峰拍了拍李坚的脸颊。
而李坚根本没有力气作出任何反映,他只能感觉到肠道完全被一根炙热的异物占满,而那个异物正开始抽动
泪水从李坚的眼角淌出。他在执行这趟任务前想到过可能会牺牲在战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被对头鸡奸。李 坚被「肉货」有力地来回推送着,他直肠的内壁被那根粗壮的上古神器不断捣弄。似乎过了很久,李坚感到肠道里 的那根异物突然更加膨胀,紧接着肠道内壁被激烈的液注冲击着……
陈峰心满意足地回到床上,冲着朱刚和张萧挥挥手,「你们也过去把你们的队长操了。要同时操,让李队长好 好享受一下,嘿嘿……」
刚从一场恶梦中回过神来的李坚,正剧烈地喘着气。但陈峰漫不经心的这句话却让他一下呆住了。顾不上下身 的剧痛,他死命挣扎,大声喊道:「不–」 然而他的腿脚依然被那两个「肉货」紧紧抓着。身体的晃动中, 他洞开的菊门清晰地展示着直肠内壁,还向外淌着红色的粘液。
李坚终于意识到,他再也不是什么队长了,他只是一个Xing奴,即使昔日的队员也能享用他的菊门……

上半身, 中国, 缅甸, 男人, 内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