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小爸爸收养我(17-32)

小爸爸收养我(17-32)

广告位

小爸爸收养我(原创,作者:怡茹)
17、卸职一身轻
我把爸爸带到我“办公室”里。
“丫头,这就是你的办公室啊?就一个茶室。”
“我也不办什么公,来就是泡泡茶。”我回答道:“爸,你先上塌塌米上坐坐,等女儿给你泡茶。”
“什么塌塌米,不许再用小日本的叫法!”
“那要叫什么?”
“蓆,咱们老祖宗早有的叫法,或者叫得平民些,称地炕。这东西也是从我们这儿传到小日本去的,狗日的,用个狗屁名。爸不许你跟他们叫。”
“遵命。请爸地炕上坐会儿。珠儿这就给爸泡茶。”爸爸还是热血青年,我对他深深一鞠躬,做个“请”的姿势。爸爸捏一下我的鼻子,盘腿坐到地炕上,如一尊铁塔般。
爸爸坐那儿,看着墙上的画《妙玉烹茶图》,“珠圆玉润,现在是珠儿烹茶。”
又看了看条幅:瑟瑟香尘瑟瑟泉,惊风骤雨起炉烟。一瓯解却中山醉,便觉身轻欲上天。(崔道融)。我铺地炕上的藏毯,那是我专门订制的,茶几压在一朵大梅花花蕾上,五辫花叶各有一字“能够清心也”绕成一圈。爸爸喃喃读道:“能够清心也,以清心也可,清心也能够,心也能够清,也能够清心。”
神啊,爸爸,来我茶室的人不多,能识破这“天机”的更少。
“丫头,就看你这办公室,也得让你去做超凡入圣的仙女才合适。”
“我想啊,可惜以前没这命。现在有爸爸啦,就求爸爸让我做个方外小尼吧。”
“准了,但只能进我高家,带发修行,每日随时待爸爸的命令还俗。”
“去你的,爸爸,那我不成野尼姑啊?”
“野的好,现在都喜欢吃野生的。爸爸我就喜欢吃你这野生口味的小尼姑丫头。”
我们父女俩边斗嘴,我边准备茶具。
“好了,爸,女儿给爸爸表演茶艺。”
焚香静气,活煮”我点一支香,把水倒入壶中开旺火煮。这水不是水管中流出来的自来水,不是超市买的九假难有一真的所谓“矿泉水”,是我从南山寺一口古井取来的泉水。
孔雀开屏叶嘉酬爹”水在煮时,我打开茶罐,取出茶叶,递给爸爸鉴赏茶色、茶形,闻茶香。这时,只爹一人鉴赏。我就把最后一个字改了。孟臣沐淋乌龙入宫”我先原来准备的开水将壶里壶烫洗一遍,把茶叶放入烫好的壶内高山流水春风拂面”水开了,高举水壶冲茶,茶叶随着水浪上下翻滚。用壶盖轻轻刮去壶表面泛起的白色泡沫。“先知入海重洗仙颜头一道茶不喝,一遍茶杯玉液回壶再注甘露”用开水再冲第二遍。
“关公出巡,赤兔点头”冲好的快速且均匀地注入紧紧挨着的三个茶杯中。“心诚茶韵,敬奉爸爸”我双手捧起一杯茶,跪在爸爸跟前,奉请爸爸品尝。
“女儿香胜过茶香,闺女韵胜过茶韵。”爸爸接过茶杯说道,“不要说关公出巡,赤兔点头,带有杀气就破坏品茶兴致了。”
“那,爸爸说该改成什么啊。这些都是前人传下来的,我也不明白。”
“珠儿踏青,百花点头。”
“去你的,爸,你老是拿女儿取笑。”爸爸也刚品完茶,把杯子放下,我就乘机扑到爸爸怀里撒着娇。没有血缘,年纪颠倒,依然有温馨的天伦之乐。
茶过三巡后,该谈“正事”了。“爸爸,这个店以后我不管了。”
“嗯,你好好做傻丫头就行,就别再操心了。凡间的俗事是不适宜我这仙女般的女儿的。我收养你雅儿姐后,她也辞掉学校的工作。以后,你们两姐妹就好好地住一起,想玩什么玩什么。这店就并到咱家的高流集团。你也算一个董事。”
“什么啊,我不想懂事。爸爸不是要我做傻丫头吗?”我就躺在爸爸怀里,仰着头,手抚摸着爸爸那在考虑问题时显得很刚毅的脸。“我都是爸爸的人了,什么都是爸爸的。我不要当什么董事。以后我就吃爸爸的,穿爸爸的,用爸爸的。要钱花,跟爸爸要。爸不给呢,我就自个儿掏爸爸口袋找。”
“俏皮丫头。”爸爸伸手探进我衣服里,捏捏我的奶头说,“爸爸身上的东西,丫头随便掏,就是别把爸爸的鸟掏飞了哦。”
我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爸爸,怎么搞的,什么话都能扯到那些色色的。
“反正我这一辈子就赖上爸爸你了。我只要这茶室的东西,都要搬到爸爸家,摆我房里。有空,就请奶奶、妈妈来泡茶。别的,我什么也不要。”撒娇,我好像穿越了,又成了我亲爸离开我时,我还只是16岁的少女。“爸爸,这会不会给你负担啊?”
“累死的元帅是无能的元帅。你爸是良将,有什么事,只要交给合适的人去管,我盯着就行。”爸爸说这话,眼神深邃,和他23岁的年纪似乎不相称。但是,却是那么真切,确实很值得我崇拜啊。“暂时让蓓蕾接经理的位吧。”
很适合的。爸爸起身叫小洪进来。这店本来就都是小洪在具体管理,也没什么可交接的。爸爸就只是嘱咐她几件事。事情很快就搞定。
好轻松哦,我自由了。
18、茶室亦春光
事情都处理完了,也临近中午了,正好在这儿请爸爸一起吃个饭。我把店里所有特色的菜都列个清单,交给甜甜送到厨房,吩咐她,我指定她爸——胡大厨亲自掌勺,每样菜都要上,量能够少点。还说一些杂七杂八的要求事项。甜甜丢下一句话:“知道了,大老板孝敬太老板的,我叫我爸十二万零一分地用心就是。”笑着跑了。
至于酒,我这家小店,只有中档的,孝敬爸爸,实在拿不出手,上次和爸爸喝的那种轩尼斯,一瓶都千元起价,好的有四五千的,我的消费群是“小资”,可不敢进这种酒。哦,我保险柜里,我亲爸好像留有几瓶酒,我不会喝酒的,还一直放着。我打开保险柜,请爸爸自己来挑,看喜欢喝什么。
爸爸看了,很是惊奇。“哦,丫头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啊?”
我说:“爸,怎么啦?”
“这些都是名酒,茅台、汾酒、西凤……虽然现在都还买得到。但是,都已经工艺化了。老鼻子的香醇韵味,没有原先的那么能余味无穷的。丫头这些都是陈年久酿。市场上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都是我故去的爸留下的,几十年了,我从没动过。都差点忘了。”
“哦,原来是我的前任留下的啊!那就自然应该由我这继任的爸爸接收了。”
“前任?继任?”对啊,爸反应很快啊,我的先父和现爸,不就是前任和继任的关系吗?
甜甜来上菜了。爸好像也很喜欢这小妹的。她来自茶乡,很清纯又很机灵的模样。皮肤没有城里女孩那么白,还是很光洁,很健康的肤色,个子和身材也还不是显得很突出。她也才16岁啊,“前途”无量的。特别是她很单纯的,想什么说什么,很得人疼爱的。
爸爸招呼她一起坐下吃。
“太老板,你可别害我哦。叫我不干活,还蹭饭,老板还不炒我鱿鱼啊?”

“你不适合炒,我看先腌了你比较合适。”
“什么意思?”
“不炒你,腌你啊。料酒、老醋腌,加上花椒、桂花、八角,保留你甜甜的原汁原味、又有香,有点酸,甜甜酸酸,香喷喷,加上原型原态的!多好!”
“哼,不理你了,哪像个太老板啊?”甜甜边说,边歪嘴扭鼻的,脸上肌肉和她这妞一样很灵巧。
“你叫甜甜吧,就别装哭瓜脸了。装的也不像。”
“老爸怎么把我叫甜甜啊,
城里打工手脚不得闲啊,
昏天黑地挣不了几个钱啊,
怎么能够没有苦瓜脸啊,
老板炒了我还不够啊,
太老板还要把我腌啊,
老爸啊,我要改名叫小可怜啊!”
甜甜用采茶调唱了起来。这小妞真行啊。词肯定是现编的,那醇醇脆脆的嗓音把爸爸兴奋的,蹦起来,要逮她。她倒灵活得和兔子一样,跑了。
就我和爸爸吃饭,边吃边聊着,说到我儿子和小妈妈,他们祖孙俩处得很不错。儿子很乖很老实,妈妈调皮活泼。一个很听话,一个喜欢有个乖乖的让她管的。也是互补。Xing格互补。能处好是最好的。奶奶最重视一家和睦相处,不容许一家人之间有什么楔隙。这样,我放心了。
比较躁心的是,爸爸说他带云儿去做了彻底的检查,结论是我儿子的生理是“七分女,三分男”,怎么会这样啊?
现在要做定Xing手术,不管是选择做男Xing,或是选择做女Xing,都不是什么困难的,爸爸能够送他去大地方,进大医院,请高手操刀。
但是,这首先要云儿决定自己的Xing取向。他也和我一样,凡事犹犹豫豫。
怎么办啊?我干着急。爸爸说,这事是得让我知道,但不是让我着急的。爸叫我放心,有他呢,会有办法的,什么事都有办法。不管怎么样,他的唯一目的都是让我和我儿子,以后能过得很舒心。他肯定能做得到。
爸爸还决定让云儿做他秘书。
“他能办个什么事啊。”
“不用他做什么,跟着我就行。想上班就上班,什么时候想休息就休息。”
“那以后不就要和你一样,也成色狼啊。”
“云儿有那本钱,做一个像我这样的色狼有什么不好啊?”
“哎,云儿怎么会这样啊。我都没发现。爸,我这个当妈的是不是太失职?或是我造什么蘖,报应到儿子身上?”
“不许你再胡思乱想。不能怪你。这本来就是当爸的责任。他从小就没有爸。现在有爷爷我呢,不用你操心烦恼。你爸会处理好的。”
“好的,我听爸的。”
饭饱酒足,压轴戏不演,爸爸不会尽兴。我这小茶室,实际是个小套间。设施齐全。我和爸爸一起简单的冲洗一下,爸爸抱起我,放到小床上。再让我感受爸爸如铁一般的硬汉,具有一般男人没有的长处,我也向爸爸敞开女儿的深深情怀。
爸爸用舌尖绕着我已变硬的乳珠打转,我畅美的呻吟出声,激情地挺腰扭臀,滑腻的乳房在爸爸的脸颊上扭动。
爸爸伏下,将粗胀的大上古神器贴到我的阴核肉芽,坚硬的大蘑菇头顶着我红嫩的肉芽揉磨着,我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刹时阴道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我出了第一次高潮。高潮过后,我闭目享受高潮余韵之时,爸又用他的大蘑菇头拨开我的花瓣,借着湿滑的Yin液将整根粗壮的上古神器挺入我被Yin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阴道中。我阴道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得尖叫一声,爸的大蘑菇头已经戳入了我的子宫深处,大蘑菇头吻上了我的花蕊心。
“啊,爸。停一会儿,不要动,你的太大,撑得我有点疼,好痛!哦,没事了,爸戳得我好舒服……快点,用力戳我……用力……我里面好痒,爸爸你快一点……吻我……吻我……我全身都麻了……哦啊……我要尿了……要尿了……我要飘起来了……啊……好爽……我好像飞起来了……”
爸爸又把那最最精华的积蓄送给了我。接受了爸爸那又浓又热的爱的礼物,我感觉我是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儿。
爸爸的宝贝刚刚辛苦了好一阵子。捅得我浑身非常舒畅,顶得我好像要飞上天,深深地插插到我那让我魂魄四散的点,最后给我浇灌,是到了我回报的时候了。我用我的小嘴抚慰爸爸的宝贝,很认真仔细地品味洗干净。
爸爸很满意的,说我们这几个接受爸爸爱的女人中,我最乖了。
19、隆重进高家
进高家的收养仪式是要办的,隆重的程度,也仅次于爸爸的生儿以及以后还有育女办的满月、百日和周岁仪式。按奶奶的话说,都是高家的添丁进口。这是大事,一定要隆重。而对于我们来说,能够被接受进入高家,也是一件很荣耀、很有光彩的事。是我们一生中最感到激动的事。
奶奶说,虽然这只是个形式,但是,形式也是必需的。它是高家兴旺的体现,也是一家人有序融合的规范。爷爷的遗愿是高家既要兴盛,又要和谐。奶奶把爷爷的遗愿看得很神圣。
实际上,举行仪式前几天,我和云儿就已经住进了高家。和春雅住西楼。
仪式前一天,两位姑妈和春雅的女儿才回来。
大姑妈高艳芳,二姑妈高艳菲,是一对双胞胎,都才16岁,刚上高中。一听到姑妈到家了,春雅就带我和云儿去拜见她们。
到主楼,姑妈住的地方,看到她们,我们三人立即跪下,“大姑妈,二姑妈,您们回来了啊,侄女雅儿叩见二位姑妈。”
“雅儿乖。他们……”
我跟着俯伏在地磕头,听到不知道是哪位姑妈说,应该是看到我和云儿,在问春雅。
“她是爸爸新收养的女儿,高春珠;他是春珠的儿子高庭云。”
“哦!”
“侄女珠儿叩见二位姑妈。”
“侄孙云儿叩见二位姑奶奶。”
“妹妹,哥可真行啊,又让咱们姐妹俩当姑奶奶了。行了,都起来吧,礼数到了就行,别那么多客套的,烦!”
站了起来,我才仔细看清两位姑妈。很高挑,才16岁,都比我还高些,应该接近170了。发育的特别好,凹凸线条分明,上街肯定能杀倒一大片。神态俏皮、天真,多少还有点稚嫩。但是眼神所闪现的目光,显得很有气质,感觉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仪。她们和爸爸一样,遗传着奶奶高贵的,让我只能昂视的气质。和我自己畏缩、懦弱的神态一比较,我也只能做她们的侄女。
“好了,你们先回吧。我们刚到,还没到我妈眯那儿请安呢。”
回西楼,雅儿也很快就带她女儿来看我。
她女儿原名为何秋韵,年仅10岁,随雅儿进高家后,改名为高意韵。还在上小学,和二位姑妈,她得称呼她们姑奶奶,在同一所贵族学校读书。
第二天一早,爸爸先带我和云儿到主楼后的一间宫殿样式的大屋。那儿是高家祠堂,敬奉高家祖宗牌位。我跪那儿,给祖宗上香、磕头,并说:爸爸高傲雄收养我——高春珠为女儿和收养高庭云为孙儿。从此以后,我们一定遵守家规,尊重长辈,孝顺长辈,听从长辈管教……如有违反家规,愿意接受处罚……我们一定会做高家的好子孙,不辱没高氏荣耀。
接着,回主楼大厅。奶奶、爸爸、妈妈坐在正中太师椅上,两旁坐着二妈和两位姑妈。高家的其他成员和傭人,都站立门边的两旁。
春雅端着茶盘,陪在我旁边。我依次给奶奶、爸爸、妈妈、二妈和两位姑妈下跪、斟茶、奉茶、磕头,说:奶奶,珠儿给您磕头,以后,珠儿一定会好好孝顺奶奶。听从奶奶教训。
说完,又磕了三个头。再对爸爸、妈妈、二妈和大姑妈、二姑妈同样下跪、磕头、斟茶、奉茶、磕头、表孝心。
云儿也仿照我做了。
他们都给了我们见面礼。奶奶给我一条项链,爸爸给我的是手镯,妈妈给我脚链,二妈给我一块做旗袍的绸缎衣料,两个姑妈给我的是真丝头巾、纯毛围巾。
接着,我给他们各送一双鞋。都是人工纳的布鞋。爸爸说这是高家规矩。送的礼不在于贵贱,而在于一个心意。鞋底都有一张我的半身照片。
我再次跪下,依次给他们脱下原来穿的鞋,穿上我送的鞋,穿完了,我终于被高家的长辈们踩在脚底下了。我并象征Xing地吻一下鞋面。爸爸说过,这是表示对长辈的尊崇,以后愿意服从长辈管教。
妈妈、二妈、姑妈的脚,都很白很细腻,皮肤很好。脚型或肥或瘦,还都很好看的。特别是妈妈的脚,我看了都很着迷:结实但不失又软又绵,不会像爸爸那样硬;肉厚但不虚肥,臃肿;很白晰,还有淡淡清香。爸爸的脚怎么样,我早就看过、还摸啊,捏啊,甚至品味啊,吸的,不知道多少次了,很熟悉的。就是奶奶的脚,给我很大触动。太不像女人的脚了。大,有38码,这还没什么。粗糙、很多死皮,老茧。怎么会这样啊?奶奶也不是需要干什么粗活的人?
最后,那些下人对我祝贺、行礼。有几位只是点点头,多数的对我鞠个躬,少数几个对我下跪磕头。点点头的,我估计是奶奶、爸爸、妈妈的贴身、有身份的侍女,她们,因为是专门伺候奶奶、爸爸、妈妈的,在高家的地位不在我之下,自然不用下跪。不是有句俗话嘛,宰相家奴七品官。
仪式结束了,全家十来个人围一大桌吃饭,我和云儿又依次跪着给所有的长辈敬酒。其他人也都有给长辈敬酒,同辈互敬的。气氛就没那么严肃,活跃多了。一家团聚,充满亲情的浓浓气氛,我做梦也不敢想到今生还有机会感受到身处一个大家庭中的温馨,不过,在这个家庭中,虽然我的年龄是除奶奶外最大的,辈分却是很低的。
整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反复地站立、下跪,真的是有点腰酸腿疼的。但是,感觉很兴奋。也就不觉得太累。
我的新生活开始了。我已经名正言顺的是高傲雄的女儿了。白美珠已成历史,我叫高春珠了,我是高家的人了。
20、孙女尽孝心
在高家,奶奶的地位是最尊贵最崇高的。依家规,我们每天都要去主楼给奶奶请安。但是,奶奶还是比较能体恤我们这些晚辈,难免有时玩得比较迟,特别是接受爸爸爱,爸爸那旺盛的精力,不把我折腾够两三小时是决不罢休的。如果没有什么大的事情,都让我们睡到自然醒。请安的时间也没有严格规定,作为女人,难免有周期Xing的麻烦,身子有不适,也能够由他人代为问候。奶奶处事,一向是既严厉又灵活的。
如果没有爸爸来干扰,我还是早睡早起。我都会早早起来,梳洗后,吃完早点,就去主楼陪奶奶。
“奶奶,那天珠儿给你换鞋,才注意到奶奶你的脚怎么那么多死皮,老茧的?”进了一家门,不要再用很别扭的“您”,随便点,用“你”,是奶奶的意思。客套太过,反而会显得关系疏离,少了一些亲情。
“没什么,我不像你们,走的是锈花步,路远点就搭车。我几天不骑马狂奔,就浑身好像要锈了,不舒服。现在我还能上梅花桩,腾、挪、跳、跃。你妈,一个20出头小姑娘还不一定有我的灵活呢。”
“那奶奶更要做好脚的保养啊。”
“去那美容院啊?虽然咱家就有,我嫌麻烦。”
“奶奶,让我给你保养吧,不麻烦的,好吗?”
“你会?”
“珠儿能够随时来给奶奶的脚做按摩,温水洗脚。会增加血液循环。珠儿还听说过的,人的唾液有消毒、止痒,而且富含很多营养成分。以后,只要有空,就让珠儿给奶奶品味品味脚。珠儿没做过,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求奶奶让珠儿试试,可能会有效果的。”
“不行,哪能让你做这个?”
“求你了,奶奶。”我跪到奶奶跟前,“奶奶收养了我,让孙女过得很舒心。可是,珠儿到现在还没怎么好好孝顺奶奶呢。珠儿感到心里很不安。求奶奶满足珠儿的一个心愿吧。”说着说着,我的眼泪不由自主掉下了。奶奶看到我的真诚。
“好吧,难得你有这份孝心。”
我请奶奶躺到阳台那儿的一张长藤椅上。“奶奶,你躺着,或是靠着,放松些,会舒服点。奶奶要看书、泡茶,或做什么,尽管做,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我跪下,给奶奶脱了鞋,袜子。很认真的给奶奶品味脚。先从脚趾品味起。一个一个脚趾品味着,含在我嘴里,让脚趾浸泡在我满是唾液的嘴里停留一会儿,用我的舌头给奶奶的脚按摩,再换另一个脚趾。
“嗯,挺舒服的。珠儿真乖。”
我的嘴里塞满奶奶的脚趾,就只“嗯”一声,对奶奶微微一笑做为回应。脚在我嘴里泡久了,有些死皮脱落,我不敢吐掉。感觉那样,好像是对奶奶不敬,都咽进肚里。老茧也没开始时候那么硬了。
“珠儿,瞧你跪在我脚下给我品味脚,很像是一只小狗儿。”
“珠儿现在就是奶奶养的一只狗儿。”
“不过,你这只狗可比不上我在马场养的那几只哦!我骑上马,那几只狗在后面跑,还跟得上我,你不行吧。”
是啊,我连奶奶养的那几只狗,大概是猎犬,还不如啊。奶奶奶可能看到她的话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点自卑,接着说:“珠儿,你是奶奶的宠物狗啊,不和那些狗比。陪陪我,逗我开心,奶奶就高兴了。”
“是的,珠儿就是奶奶的宠物狗。”
“你知道怎么做吗?”我摇摇头,奶奶接着说,“狗,最重要的是忠诚,对主人绝对的忠诚。现在,你是高家的子孙了。记住,要对高家绝对忠诚。”
“是的,奶奶。”奶奶很会教育的。顺着这个话题,循循善诱地就教育了我。
给奶奶的双脚都品味遍,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完了,我去倒一盆温水,给奶奶洗脚,再按摩按摩。
奶奶很满意的,“不错,我感觉我现在的脚更灵活了。”
“奶奶,这要长期坚持的,才会有效果。珠儿以后每天都来给奶奶品味脚。”
奶奶能感到舒服,我也感觉很有成就感:我不是一点儿也没有用的,让奶奶白养的。

办公室, 老祖宗, 日本, 茶几, 青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