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族6

广告位

六 生死情谊

浙江仙台,一个风景如画的山区小镇,进入这里,忽然觉得人亲切多了,记得在国外的时候,走在宿舍和大学城之间的树林里,偶尔才会遇到对面走来一个人,双方都会情不自禁的举手示意,人以稀为贵,见不到人的地方是人最亲的地方。
沿着山路上行,越到上面,村落越破败,很多家盖着三层高的楼房,不但空无一人,连窗户上的玻璃都没有,这里没有青年人,偶尔会看到留守在家的老夫妻,过着简朴的生活,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其实他们不一定没钱,只是有钱没地方花。
波波带着我来到这里,已经是半夜了。我停车在路边,波波指指路边,一个类似牲口棚的地方说,那就是厕所,自己转身向反方向,一幢多层的山边小屋行去。
我这才发现,原来就在山路边上,半米是公路,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厕所,厕所下面是农田, 厕所完全敞开,要想拉屎,就要面对马路,坐在一根横杆上拉,无疑在对世界展示自己的生命之源,幸好现在是深夜。
我处理好坐在驾驶座子上,从后视镜里看到,波波带着一男一女上车了,他们都很高,男的有180多,女的矮一些有限,波波本来就172,但是在他们面前,小了很多,态度上也恭敬很多,跟在他们后面上车,我没敢回头看,按照命令,向更深的盘山道开去,波波虽然没有告诉我来这里做什么,但是很显然这是两个大人物。
前面不远的一片路边的草地,很大,我开了进去。
“从这里谈吧,没人,说话方便。”那个男人开口了。
波波从面包车里,拿出两个折叠躺椅摆好,那一对男女坐下了,波波恭敬的站在一边,拿着类似账本的东西,用手电照着,说:“爸爸妈妈,这是这个月夜总会的帐。。。。。。。。”
波波如数家珍,我震惊了,原来这个看来只有30出头的男人,就是波波的主人,森哥,他的妻子,马敏,更小,只有23岁,比我还小6岁。但是波波要叫她妈妈。
良久过去了,“好的,你做的很好,波波。”狼森最后夸奖她。
“这是我的份内事,爸爸。”波波对他很谦逊。
“今天开车的是谁?”马敏的好奇心比较重。
波波转身车上的我说,下来,见过你太爷爷,太奶奶。
我连忙开开车门,爬到他们面前,磕头请安。
“你就是那个救主的小贱贱吧。”马敏并不是很严肃,似乎对我很有兴趣。
“对,就是这个贱贱,是难得的好奴。”波波在一遍帮我说话。
“好了,我对这些俗礼不是很有兴趣,做奴最重要是忠心,这个奴对他主子就很忠心,不错。好好重用他,波波。”郎森径直走向面包车,一边走一边说:“关于年庆的事情,很重要,你今天先别走,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垂降,路上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是爸爸。”波波回答,马敏临走摸了一下我的头,我感觉她手很大,后来她告诉我,她曾经是排球校队的。
晚上我和波波睡在面包车里,和往常一样,我抱着她丰满的臀部,清晨喝下她的晨尿。
这是一个专门垂直速降的旅行团,这大概是这两位大人物的兴趣所在,表面上,他们也是这些自助旅游团的团长,甚至会稍微赚一点钱,至于为什么,我不明白,是兴趣,还是为了隐藏身份?
所以这个团出奇的正常,从野营点出发,步行向上足有7,8公里,背着野营装备,真是费牛劲了,这两位大人物很轻松,我和波波可就惨了。我们俩几乎是最后一名来到垂降点,不过这两位大人物虽然轻松,但是仍然和波波并肩而行,大概是在商量年庆的事情,我隔着5米左右跟着他们,心理暗自嘀咕,幸好这两位规矩不是很大,要是让我一路跟着爬上山,那我不死也难,当然这不可能,这个旅行团有40多人,虽然我走在最后,也不能爬啊。
偶尔听到几句,好像是说,这次年庆也是干爷爷的60大寿,所以格外慎重。
终于到达了地点,我的腿脖子已经快拧到我后脑勺了,不过波波更是惨,我铺开一个野营垫在一边,让她躺下,给她按摩,看起来就像一般的情侣一样。那位太爷爷和太奶奶已经在短崖,教授垂直速降的绳索要领了,并且准备开始,速降,虽然只有十米,但是和崖壁成直角拉着绳索走下去还是需要胆量,毕竟仰面朝天的姿势,第一次大家都没底。
波波对我呶呶嘴:“贱贱,去。”
我低头在她臀部上一吻,跑去了,大家都在短崖边,谁也没有注意我们做什么。
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幸好我上肢力量很是了得,完全依靠臂力就完成了,当然,脚也假装很用力蹬着岩壁。
郎森对我笑笑,拍拍我肩膀说,不错。他还是很平易近人的。至少当着大家的面是这样。
短崖和50米长崖之间,大家休息起来,各自拿出吃得,有一堆俄罗斯人,很专业连野营煤油炉子都带来了,一群人热热闹闹围着煮方便面,我在不远处看着很是眼馋,波波只是带了一些火腿肠给我吃,我很纳闷,我怎么没注意她从哪里变出的肠子,她坏坏地指着裤裆说,“我专门放这里给小贱贱吃的。”波波很喜欢用下面喂我吃得,香肠葡萄,都直接放进阴道给我吃。我把香肠放在鼻子边上,闻闻:“真香。”其实是没有什么味道的,波波伸手偷捏w我的神兵,我一下硬起来。
正在我们变态色情的时候,俄罗斯那些人忽然骚动起来,原来炉子倒了,随着山路的边缘一点点烧起来,最重要的是煤油罐子也在火焰里,有几个俄罗斯人甚至看着傻笑,一堆人老远距离围着,我一下子,冲了过去,和我同时,还有郎森,我们俩用脚踩,用水壶里的水浇,熄灭了落叶的火,但是围绕煤油罐,火就是无法熄灭,用水只能让更多的煤油散开,幸好水起到了降温作用,有几人开始爬到短崖下的溪流里,不断传水上来,但是这不解决问题,我忽然灵机一动,从俄罗斯那堆行李里拿出一张反光布,很厚的,一下子包住煤油罐拿起来,火焰迅速的沿着反光布蔓延,我连布和罐子一起向右面短崖下的溪流丢去,煤油罐在空中爆炸了,全部散落在溪水里,火灭了。
我这才惊出一身冷汗,晚一秒,我也炸了。惊魂未定,马敏冲过来,抱住我跳曜,对大家喊,帅哥牛逼。
我傻傻被她抱着,和她的身高相比,我像她怀里的小弟弟。
之后我坐下来很多人来和我握手,波波似乎也很喜欢我勇敢的行为,爱恋的抚摸我的后背。
其中有一个戴眼睛的哥们对我说:“刚才出事的时候,我也和他们一样只是远远看着,不敢靠近,我承认自己胆小,遇到危险只会躲开,但是我钦佩你这样的。”我笑着对他说:“你不胆小,刚才你在给我递水灭火啊。”他会心一笑。
最后郎森在我旁边坐下了,没看我,说:“你不怕死吗?”
“为了主子,不怕。”我有些调侃。
他一下愣住了,侧脸看着我,我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太。。。。。”在公共场所,我不敢这么叫他太爷爷,看来他就是很低调的人,绝对不会喜欢。“我其实也不知道最后会爆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映就冲过去,为了任何人,我都会这么做的,只是第一反应。”
他还是愣愣的看着,有点被看毛了,讪讪低下头。
郎森走开了,和他妻子在路的斜对面坐着,说着什么,眼神不时的瞟向我,我有些忐忑,心中思量,是不是冒犯这两位大人物了。
波波很了解我,摸摸我后脑说:“别担心,你是一个好奴。”
之后的事情很平淡,也很普通,50米的垂降,之后回到宿营地,挖地烧烤,马敏和我忙上忙下,很亲切,就像多年的朋友,一起张罗大家吃饭,郎森和波波坐在一边,大概还在商量年庆做寿的事情。
吃完饭,郎森拉出那个戴眼镜那个哥们,原来他是旅游团的副手,交代他负责回去的善后,带着我,波波,和马敏,一起去开面包车离开了。
足足又往山上行使了20公里,才找到一片地方宿营,一片草地低洼处,走十米就是瀑布池塘我们四个人手帮手立起一个大帐篷,车上各种野营用具一应俱全,大帐篷里足能够放两个双人充气床,但是只放了一个在一边,我想躺上去,一定很舒服。
“波波,你先回去吧,三天后来这里接我们,你的贱贱留下。”随后在她耳边低语;“叫一些弟兄来,一公里外封山。”当然这话我没有听到,直到三天后开车下山,才看到那些黑衣人在一公里的山路上,排排站。
这里四下无人,我是跟着波波一直爬到车边,吻了她的脚,送她上车,汽车扬尘而去,我傻傻跪在那里,不知道之后的三天会如何。
“贱贱?”马敏的声音,她第一次这样叫我。
马敏站在我面前,手里拿着项圈链子对我摇晃,我楞在那里,她蹲给我戴在脖子上,一件件脱下我的衣服,丢在草地上,终于我光溜溜像狗一样爬在她脚下,她还顽皮的弹了我半硬的上古神器一下,牵着我走向池塘边,郎森背手站在那里,凝视湖水,听到我链子叮了桄榔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光溜溜的我,慢慢拉起衣袖,左腕上两个狼头,那里。
马敏丢掉链条,站在他身边,露出左腕的两匹马头标志,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但是我记得小曼提醒过我,马头和狼头是一样的,代表身份,微笑着看着我,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第一次遇到长辈的大礼膜拜,我一躬一扣的,如蛆虫般蠕动到了他们脚下,“给太爷爷,太奶奶,请安。”
“赏。”郎森的声音,我抬头起来,郎森硕大的上古神器,已经掏出裤兜握在左手,我刚叼在嘴里,一股浊流涌出,喂我喝下他所有膀胱里的负担。
旁边的马敏,也脱掉了牛仔裤,让我仰头向后,脸部向上,双手后撑地,马敏分腿跨站在我脸上,喂我喝下了这三天里,第一泡尿。不是我重色轻友,连尿这东西,都是23岁的女孩,比30几岁的男人好喝。
郎森拉起我的链子,我赤身跪在他身边,马敏靠着他肩膀站在另一侧,三个人都看着湖面。
“虽然这个家族是虐恋制度,但是自2级以上,基本是不收奴的。”郎森停顿一下
,“不是我们不喜欢虐恋,只是在我们眼里,世人都是奴,有资格跪在我们身边伺候的,却没几个,连波波,我都没有叫她喝过我的尿,她还不配。”
“从今天开始,我和小敏的尿,你要连喝三天,毕竟你是贱奴的贱奴,是不知道低几辈的贱货,所以我们的主奴关系,也只有三天的缘分,如果你早点出现在我们面前,如果你没有喝那些贱奴的尿,我们可能就收了你。但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但是在三天的时间里,你能够称呼我们爸爸妈妈,并且我答应你,喝三天的尿,换你三次不死。”
“谢谢爸爸妈妈。”我趴在他脚下,亲吻他的脚腕,确切的说,是他的臭袜子。
我感激吗?我不感激,是我的神器,被他侮辱的语言刺激的感激,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有些人是垃圾,有些人是神。
“我会恭敬的伺候你们三天。”我又吻着马敏的脚踝。
郎森走到马敏身边,拥抱接吻,马敏然后面对我,眼中充满了情欲,她的声音柔和平静:
“这会是一个长夜,贱贱。我们现在要进帐篷休息,你把设备都放好,我们允许以后,才能进。“
“是,妈妈。”我回答。
马敏转向郎森说:“我想他要忙活一会了。”
“我看没多少活儿啊。”郎森笑了。
“我要你15分钟内收拾好。贱贱。”马敏说。
“第二个旅行包里面有个大碗,记得拿出来。”郎森说。
“是,爸爸。”我回答。
他们进入帐篷了,留下我干活,我注意到,我表示了做他们的奴,他们的态度立刻改变了,我 立刻感觉到他们的高傲,好像他们比我高贵。收拾好一切,走到帐篷前,听到他们在说笑,于是拍拍帐篷。
“好了?”郎森问.
“是的,我能进来吗?爸爸?”
“贱贱。爬进帐篷。只是进来等着。”
我把那个明显是老乡家淘来的大碗捧在手里,跪着爬了进去,里面被宿营灯柔和的光照亮,帐篷很宽敞,能够站起来,当然我不会那么做。马敏坐在起床边上微笑着看着我,郎森仰面躺在一边空地上的躺椅上,还是没有一点表情,大概大人物都是这样。
“准备好了吗?今晚你要首先熟悉我们身上的味儿,完全听我们的命令,你只能穿上这个狗链,这是代表是你是个贱狗。”她随手接过我手里的大碗,放在起床边上,看来不是什么古董,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顺老乡家里的破碗。
她的声音一点不严厉,甚至和我说话的时候还在微笑,但是却显示出她的冷静和自信,她是这么Xing感,我的下体开始膨胀。她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她的阴部离我的脸,只有两寸,她下体从刚才我喝尿开始就有一种兴奋的味道,她拉起我的狗链,然后拍拍我的头。
“好狗。”她咯咯笑,“不要调皮啊,狗狗。”我没说话。
她突然一拽狗链,非常用力。
“立!”她命令,一边拉我到她右面。
我跟着她,在她右面,像狗一样抬起前肢。她走到我前面6尺的地方,狗链被拉直,她微笑看着我,微微叉开双腿。郎森舒服的躺在旁边不远,双脚伸直交叉,咧嘴一笑,非常欣赏她妻子的驯狗秀,他的长袍已经松开,里面什么也没穿,他开始摸自己的下体,神器已经邦邦硬,相当大,足有20厘米,又粗又长,明显比刚才在我嘴里撒尿的时候,还大。
“爬!”马敏向自己拉狗链,我跪好在她前面。
“打滚,翻身,贱狗。”我躺下,头对着她。
“真是条乖狗。”她取笑我。
“我要看看你的嘴好用不,小贱货,崇拜我的脚,从后脚跟到脚趾头,如果品味得我爽,我也赏你另一只脚品味。”我爬在她脚下开始品味,吮吸得很慢慢,很用心,品味脚趾缝,我能够尝到她脚趾甲里的味道,如同品尝鱼子酱一般吃下去,我越品味越起劲,品味到她的脚底板,轻轻啃她的脚跟,吻她的脚背,甚至含住脚跟吮吸,我注意到她呼吸加重了,我为能让她爽,感到满足,我完全为了她的快乐而快乐起来。
“嗯,,嗯,”她呻吟,“你真是天生的贱贱。”
她伸直腿躺在床上,一双脚放在我脸上,她40码的大脚,完全覆盖住我的脸。
“品味”她的命令只有一个字。
我更加激情的品味她这只脚,随着我温湿的舌头游走在她脚趾之间,她兴奋了,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甚至能闻到她胯下更加强烈的味道,我偷窥了一下郎森,他撸着自己的神器,显然是看到我的贱样,也兴奋了,我们的眼神一接触,我看见他严重的蔑视,我继续集中精神崇拜他妻子的脚。
随后郎森站起来,跨站在头顶,在我背后,脱掉了长袍丢在椅子上,他的神器就像有生命一样,在我头顶上方抽动,他撸了几下神器,用蘑菇头敲打我的头顶,随后跨过我的头顶,坐在马敏旁边,显出难以置信的激情,如同禽兽,我看见马敏的衬衣丢在我旁边的地上,我只是敬畏的旁观他们做爱,郎森在她身上,她拉开底裤的裆部到一边,让他插,他们的呻吟声,愈来愈大,我知道他们要高潮了,他们都尖叫起来,这次高潮如爆炸一般强烈。
一切都平静了,我能听见蟋蟀再次在外面鸣唱,我能够听见他们细声耳语说着情话,马敏的声音惊醒了我。
“贱贱?”
“是,妈妈。”
“躺在你自己的垫子上,在我们脚下那个。”
“是,妈妈。”
我象她说的一样躺好,我又听见他们耳语,嗤嗤的笑,我听见有人起床了,走向我这里,马敏站在我的床头,她向下看着我微笑,赤身裸体,只有底裤还在。
“记得刚才告诉你吗?你要熟悉我们身体的味儿。”
她伸手隔着内裤揉搓自己的下体,把裆部塞进胯下。
“尝我屄里的神液,张嘴!”
我大张嘴巴,她在我脸上,脱掉内裤,一滴神液从她的屄里滴落在我右脸上。
“唉,不要浪费啊。”
她用脚把神液从脸上擦进我嘴里,味道有点咸。
“把每一滴都品味干净,贱贱,我不想脚黏黏的。”她说。
郎森已经坐起来观看,他的神器又硬了。马敏让我品味干净脚上的东西以后,坐在我胸口,她赤裸的阴部紧贴我的身体,我感到的是一种尊敬,她的阴部非常美丽,柔软的阴唇,只是在耻骨正面有少量的神仙草,非常协调,她让我再次张开嘴,把她湿润的内裤塞进去,我立刻尝到上面她的爱液,和郎森神液的味道,开始味道很充,很快他们的体液开始融化在我的唾液里,我开始吞咽,味道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整晚都含着,明白吗,小贱贱?”
我点点头。
“嗯,也不许手Yin啊,”她用手在我两颊各拍一次,“睡觉吧。”然后站起来,踏过我得胸部走回他们得床,我很兴奋,感觉神球都在肿胀,马敏爬到床中间,躺在郎森下面,把头伸进他得胯下,开始吮吸她老公的神器,特意摆出姿势,让我看清楚她是怎么品味的,转过头看着我。
“仔细看着,下次你要这样品味我老公神器。”她说
郎森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当他快射的时候,她爬上去,开始疯狂的做爱,他们又高潮了,之后,郎森关上了宿营灯。
“晚安,贱货。”郎森说。
“晚安,爸爸。”含着内裤,含糊地说。
马敏和郎森抱着睡着了,我也开始朦胧的睡过去。夜里惊醒了两次,因为他们起夜了,我在他们胯下喝了这三天第二轮尿,凌晨的时候,郎森甚至让我捧着那个大碗,大便在里面,原来是做这个用的,他们都是带我出了帐篷方便,大概是避免里面味道不好,我一直跪爬着,外面伺候他们方便,最后折腾得我一会一醒,清晨才睡着。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马敏的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微笑看着我,她已经梳洗好了,换上一条仔裤和t恤,仍然赤脚,郎森在穿鞋。
“起来,懒鬼。”她尖叫,随后是第三轮尿直接赏给我的嘴巴,喝了太多的尿,并不解渴,嘴巴干干的,但是肚子涨涨的。
“去给我们做早点。”
“是,妈妈。”她松开我走开,我连忙赤裸,来到帐篷外,因为这里人迹罕至,这也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开始生火,做饭,当他们出来的时候我刚刚弄好咖啡,正在煎蛋,他们拿出两个椅子,坐在旁边。
“咖啡端过来吧?”郎森问。
“是,爸爸。”我回答,“要糖和奶吗?”
“我们都喝黑咖啡。”马敏说。
我给他们服务咖啡,做好早点送过去,然后要回去做自己的早餐。
“做什么?”郎森说。
“做点给自己吃,爸爸。”
“这三天,你喝的只有我们的尿。”郎森说,“到这里来,你能够求我们赏你点剩饭。”我爬到他们面前,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跪下,贱贱,”马敏说。我跪在他们面前,他们继续吃早点,当我不存在一样。
“咖啡放哪里啊。”马敏说。
“这了。”郎森回答,“我的小贱贱能够当桌子,爬到我们椅子中间,四肢趴好。”我按照他们指的,趴好,努力伸长脖子把背部放平,马敏把杯子放在我背上。
“哦,很烫。”我心里说。
“我看看我这杯是不是也很热,”郎森说着,也把杯子放在我背上,我紧闭双唇忍住疼痛,他们甚至加了一杯咖啡,当我是空气一般,马敏翘着二狼腿,她非常明白怎么操控我,她在我眼里就如同女神一般了,有着女神的气质,女神的年纪,女神的身高。
马敏终于吃完了,她起身又去盛了一些早餐回来,放在我面前的地上,郎森拿走了咖啡,他走开了,我开始吃,马敏仍然站在我的身边,我的余光看见她抬起一只赤足,我感觉到她踩在我后脖颈,她踩得很用力,把我得脸踩进装满食物得碟子里,“使劲吃!”她笑了。
我吃光了所有得东西,甚至盘子品味得干干净净,我收拾一切得时候,他们都坐在湖边的躺椅。
已经是早上十点了,马敏脱掉了仔裤和t恤,露出里面的比基尼泳装,她的胸部不大,有些不符合她身高,是标准的运动员身材,很健美,底裤只能夹再她的屁股缝里,只有少量的布覆盖在她耻骨上,她的屁股很完美,它是如此丰满,只有这样才配称为女人的屁股,雪白,滚圆,却如此坚挺,上面没有一点晒痕,她丢了一些防晒油给我。
“来,别闲着。”她微笑。
在我给她抹防晒霜的过程中,我们小声的聊天,就如同前两天一样,如同我不是她的奴隶,聊爬山的故事,聊她做排球选手的时候,他声音友善,她面带笑容。
“嗯,”她话题一转,“贱贱能做什么?”
“我没想过这个,真的,我觉得我没有什么不能为你们做的。”
“呵呵。”她说,“我们还没正式开始呢,不过我喜欢你的态度,几天的相处,我们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好奴,但是你忠心,勇敢,我们能够感到。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你爸爸只赏给你一个奴喝尿,虽然你爸爸说只有三天的主奴缘分,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如果我通过你们的考验呢?”我问。
她看着我,几乎让我灵魂出壳,暂停了几秒,郑重地说,
“那么真正的主奴关系就开始了,家族的辈分不能乱,你虽然是我们的玄孙,但是会我们为你做一个很全面的计划,贱贱。你的事业,家庭,生命,我们都会在背后操纵,前提是,对你的妈妈,外公,或者更长的一辈,你仍然要虔诚,长幼有序,虽然你叫我们爸爸妈妈,但是,我们渴望得到更多的崇拜,就像对你的祖宗一样,我和郎森找你这样的奴已经两年了,如果你是我们找寻的,你就会成为我们家族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偶尔我们会用你,虐待你,但是我们爱你,只不过是方法特殊,这样做只是让你认识到这些。”
“贱贱,我想要一听可乐。”郎森说。
我爬开去帐篷旁边拿了一听给他,期间,他脱去了t恤和牛仔裤,露出红色的到膝盖游泳裤,他和马敏的肤色都很健康,我跪着双手把可乐捧给他,转头问马敏需要什么.
“不要了,现在.”她说,现在绕着我们椅子爬。”
“快!”她命令.
“摇屁股给我们看.”郎森要求.我开始摇摆我的屁股爬来爬去,很像一个打摆子的疯狗.他们都只是微笑,无声的笑。我知道这样让他们很有感觉.
“这是属于我们的小浪货.”马敏说得很认真.她又拿出昨晚的项圈狗链给我戴上,猛的一拉.
“好了,搞定.”她笑.
这种侮辱的感觉很强烈,有一种是属于他们的贱货的感觉,我的下体硬硬的,蘑菇头挺立.
“哦,呜呼.”马敏挑逗着我,伸手粗鲁的抓我的下体,她打排球的手,是如此有力,”我们的贱货很喜欢.”
马敏还在搓我的神兵,感觉到我下面更大了,她知道我进入角色了.我说”我会让爸爸妈妈满意.”
“我们知道,”马敏笑,他拉着我的链子,站在郎森的一边,他们看来很兴奋,马敏蹲下拉开了郎森的泳裤,把它脱下来,郎森完全赤裸了,马敏一边撸他的神兵,一边和他热吻.很久才分开.
马敏也脱光了,和郎森再次缠绵,我觉得自己就是空气,不过我早习惯了,这在我的家里经常发生,只不过这次是在空旷的野外,环境如此优雅,光天化日之下,光着屁股还真是别扭,马敏又站起来,拖我的链子,我跪在她面前,她伸手到我脑后强迫我脸对着她的阴部.她阴部的气味是如此的迷人,天啊,她流了好多蜜水,我把每一滴都品味了起来,开始亲吻她露出阴部的阴唇,然后伸头在她的胯下,慢慢从后庭品味到她的阴部,最后终于开始吮吸她的阴蒂,阴蒂很丰满,就好像是迷你的小神兵,我慢慢的吮,轻轻地咬,仔细地品味它,渴望能够永远停留在这里,大约15分钟后,她来了高潮,我仍然热情地吮吸,是那么地投入,直到她地声音惊醒我.
“看看他,老公,他舌头真的很棒.”
她拉开我的头,看着我的眼睛,眼神很严肃,她的声音,是如此的温柔,也如此的坚定.
“伺候我老公。”
“第一次给我口,我渴望你的嘴,不只是会喝尿.”郎森说.
马敏把链子递给他,他拉我跪行到他面前,他的神兵半硬着,在马眼上还有几滴液体.他说.
“当你伺候我的时候,我不想你叫我爸爸,我要你叫我祖宗,我说的很明白吧.”
“是,祖宗.”我说.
“那好.”他微笑,”我不管你的贱嘴品味过多少神器,我知道你那个贱外公就没少用你,但是我是我,一切重头教起,你当然知道神器怎么样会很舒服,就那么伺候我,先从我蛋子下面品味起,含住它,然后品味我神器头,当然要使劲品味马眼,深喉的时候控制好不要呕吐.”
其实,伺候郎非那么久,早就知道如何放松喉咙,适应深喉了。
“别用伺候别的男人方法,伺候我老公,贱贱.”马敏说,”我说了,你已经证明了你是一个能够信赖的人,现在我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好奴,技巧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主子的爱。”
“先品味干净我老公神器马眼上的东西,习惯一下味道.要很轻,轻有的时候,代表你爱的温柔,就像你初恋情人的初吻。”她描述的很美很变态.
我想郎森的神器是我尝过的嘴腥臊的,我品味过郎非的神器,品味过郎杰的神器,已经喝过郎森的三次尿,都仔细品味过,但是味道还是非常腥臊,他的前列腺液本身就带着浓重的雄Xing味道,他是一个很man的男人,强势的男人,社会成功的男人。
马敏伸手到我脖子后,缓慢但是坚决地把我地脸压向郎森的神兵.
“品味,贱货!”她的声音变得冷酷.
吮吸马眼上的液体,他半条神兵插进我嘴里,那种感觉很强烈,我含神器的次数不少了,我不时一个同Xing恋,所以才会带给我强烈的侮辱感,挫败感,我只配给这些成功男人含。
“努力,贱贱.”她说,”用舌头,用嘴巴告诉我老公你对他的崇拜,那种超越Xing别的敬爱。”
郎森完全勃起了,我只能勉强含住他的蘑菇头,感觉它一点点滑向我的喉咙,马敏更用力了,我有点窒息的感觉,她缓解了一些力量.
“只要放松你的喉咙,让我老公的神器插进去.”她说.这是我含过的最粗大的神器,有点困难
我听着她的指示,集中精神,放松喉咙,让神兵一点点滑入,当神兵完全进入我嘴里,马敏松开了手,郎森双手抓住我的头,象操屄一样操我的嘴.马敏则坐在一边看,一边摸自己.
“他做的很不错,”郎森呻吟,但是随后放开,把我头推开,”躺下,贱货,脸在我神器下面.”我照他说的做,他坐在躺椅的边缘,神球垂在我脸上,马敏站起来,站在我身上,
我感到她一只脚踩在我神兵上,我坚硬异常.
“我喜欢这样.”马敏笑我,她踩在我胸口,伸手,在郎森的神兵上,,把他的神球贴我嘴上,”吮吸,贱贱.”她说.我含住他两颗神球吮吸了很多遍,郎森开始呻吟,我想他要射了,但是他还是坚持住,马敏踏上来,坐在他的神兵上,两条腿搭在躺椅沿上,整个胯下盖在我脸上.
“我要操死你,宝贝儿,小贱货在品味我们下面,听见我说什么了,贱贱?”我发出呜呜声表示听见,他们的下体开始缓慢摩擦,进入,当郎森的神兵在她湿润的阴道抽插,我交替吮吸她的阴蒂,和他的神球.他们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我想他们快要来了,随后他们,发出喜悦的尖叫,我感觉郎森的神液射进了马敏的阴道,他们一动不动坐在我脸上休息,郎森的神兵滑出了马敏的阴道,他的神液开始滴在我脸上.
“贱贱,收拾吧。”马敏笑,她移动屁股,把阴部覆盖在我嘴上,”我要你现在一滴不拉,全喝下去,品味干净.”
“等你伺候好我老婆,你再来帮我清洁.”郎森补充.
我吮吸掉每一滴从马敏阴部流出的东西,把外面品味干净,她放开了我,坐在郎森旁边,郎森拉狗链,让我再次对着他神器跪好.
“弄干净了。”他说.
“是,祖宗.”我说,我随后吮吸,品味干净他的神兵.
“能够叫爸爸了,我的蛋子还有点黏黏的,含你嘴里,弄干净了.”看来对于他来说,不管男人女人,对他犯贱,他都会兴奋,做这些贱人的祖宗,是他Xing唤起的方式。
“是爸爸.”我我一颗颗把他两个神球都品味干净,甚至品味干净了神球下面,直到他的屁股缝.
“很喜欢伺候我是吧,贱贱.”郎森问.
“我觉得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三个,你们是主子,我是奴,伺候你们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抬头看看平静的池塘,潺潺留下岩壁的溪水,绿油油的草地,空无一人。.
马敏说:“我们一直在找寻一个真正出色的奴才,世界上好人不少,好奴也不少,两全的却不多,虽然家族等级森严,但是我们还是渴望一个值得做我们朋友的人,成为我们最好的奴,至少我们心里最深处,会觉得你是朋友。这是我们三个人才知道的感觉。”
“作为你最好的朋友驯养你,感觉如何?”郎森问.
“在任何关系里,”我说,”信任都是必须的,让别人信任自己,首先自己要信任别人,我信任我的妻子主人,信任她的主子,信任波波主人,,你们是我的太爷爷,太奶奶,我当然也会去信任,才值得你们的信任,不过在心里当我是朋友,我没有想过,朋友的信任。。。。。不过现在除了你们,我想不出我更想伺候谁了.”
“你的新生活开始了。”马敏对视马森一眼。马森会意接着说:“贱贱,在家族关系的外表下,你的命直接属于我们夫妻了。”
马敏放一只脚在我神兵上说,”好,我的小宠物.我们要惩罚你.”
“我犯错了吗?”我一时没有回过味来,其实主人惩罚奴隶从来不需要理由,只要主人喜欢。
“没有,不要以为你能做我们的贱贱,你就是合格的了,我们要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训练你。”
“我明白.”
三天后,平均每天他们做爱三次,尿尿5次,我的肚子里充满了他们的尿液,爱液,神液,却没有多少食物,我挺过来,只是身体有些虚弱。
夕阳西下,柏油山路边,男人高大挺拔,女人高挑健美,他们的中间,一个相对矮小的男人,赤裸着跪爬在那里,脖子上带着项圈,链子拉在女主人的手里,一位体态丰盈,170以上的少妇拿着相机,拍下了这一幕。
那是波波,她拍完照,亲热的走过来说:“恭喜爸爸妈妈,终于找到自己满意的奴。”
“他是好奴,不过仍然是玄孙,这不会变。”郎森缓缓沿着柏油路向山下走,马敏也走的很慢,我知道他们在内心还是疼我的,只不过有些事情要做给别人看。
这一公里柏油路,大概是我经历的最残酷的事情,虽然爬行缓慢,膝盖已经完全破了,但是我知道他们夫妻俩,不会低头关切我,只是走的很慢很慢,只有波波跟在后面,不时关切的看我。
一公里外,很多黑色轿车等在那里,10几个黑衣男人,九十度角鞠躬站在路两侧,两夫妻如皇室一般走过他们,只是他们脚下,一个男人全身赤裸,膝盖流血,被牵着,在他们中间爬行。
四个人登上那辆十分低调的面包车,当然我是爬着上去的,波波开车,那些黑衣人仍然鞠躬在那里,没有跟上,很快消失在视野。
马敏拿出酒精棉,大的创可贴,为我处理膝盖的伤口,郎森一边看着。处理好了,郎森叫我重新跪在他面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拉住我的头发,缓缓把我的脸,贴在他胯下,隔着裤子,我仍然能够闻到他下体浓烈的味道。
“这是你的家,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够伤害你。”郎森一板一眼的说,马敏从后面抱住我的头。。。。。

大学城, 后视镜, 年轻人, 青年人, 浙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