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之路

广告位

王晓兰是个医院的护士,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给患者打针和做护理,当然有时也会临时的有事不来上班,但总的来说,她的人生轨迹变化很小。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号的下午按常理她还得上班,但是就是一个电话,却使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电话里传来的是她哥哥的声音,说是自己在游泳馆游泳时,一个不小心滑倒在水池的里面了,要她快到天蓝游泳馆。

王晓兰自然是急忙的和主任请了假,然后急匆匆的跑向天蓝游泳馆了。

下车的王晓兰一路跑进游泳馆后,终于见到了伤得不轻的哥哥,这时她的哥哥已经是预谋已久了,而且伤痛也是装出来的。

王晓兰急切的说道:“哥哥你的脚怎么样,还疼吗?”

王啸华说道:“预计是韧带伤到了,这会儿还很疼呢。”

王晓兰看了一眼又红又肿的脚踝说道:“看起来伤得不轻,得打石膏了?”

守在一旁的救援人员说道:“王晓兰女士,你先把你的哥哥送医院吧?”

王晓兰很生气的质问道:“你们怎么管理的?伤到人连个道歉都没有吗?”

那个男子莞尔一笑的说道:“萧华还等什么啊?再问下去就露馅了?”

王萧华说道:“我还想着多说几句在动手,你干嘛这么快啊?”

周举说道:“等你们说玩还不知道是几点呢,我们的时间可不多,这里只有两个多小时没人来,等到五点可就没戏唱了。”

突然看到哥哥站起来的王晓兰说道:“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萧华说道:“周举还等什么,先抓住我的妹妹再说?”

突然意识到不好的王晓华转身想跑,可周举却一下子抱住了她,接着两个男人联手制住了王晓兰。

手臂在身后被周举握紧,这时的王晓兰一边反抗一边和哥哥说道:“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王萧华笑着说道:“因为我要你知道做女人的好处。”说完就将手慢慢的伸到暗红色的百褶裙上,接着就是连同内裤一起推到膝盖上。

突然失去内裤保护的私处,一下子被王萧华看了个通透,紧接着就是,羞得无地自容的王晓兰大叫啊之后说道:“不要看,哥哥求你了别看。”

王萧华将手伸进自己的裤裆,用大拇指顶着神器的神衣按揉,然后等到自己已经有了一点感觉之后,他将手慢慢放到阴道口处。

王晓兰的神仙草是棕褐色的,再加上她的大阴唇明显没经过调教,所以虽然凉气以在身上流通多时,可是却还没有使它变大。

王晓兰从来没有过手Yin的经验,只觉得一阵痒一阵麻的她,低声迷乱的叫着喊着的同时还说道:“不要摸,好痒啊,真的好痒啊。”

周举突然来了困意的说道:“想抽烟吗萧华?我来瘾头了。”

王萧华突然灵机一动的说道:“好法子,就用烟玩个Xing虐游戏好了?”

周举说道:“什么意思啊?烟有什么好玩的?”

王萧华说道:“你等着看吧?我这就给你点烟。”说完从衣兜里拿出烟和打火机以后点着了。

没有把烟递给周举的王萧华,突然将烟放到王晓兰的阴道上,紧接着被烟烧到阴道的王晓兰突然大叫好烫的同时,也开始激烈的扭动腰部。

把烟递给周举的王萧华说道:“尝尝混合味烟如何?”

周举深吸了一口说道:“好香啊,在加点香料好了?”

拿过烟的王萧华再次将烟放到阴道口,这次他没有立即拿走而是等了一会儿。

叫声中夹杂着痛苦和羞辱还有一丝享受,王晓兰低声说道:“不要在烧了。”

阴蒂,大阴唇和阴道壁都被烫过了,这时的王晓兰越叫越激烈,而且也开始用力的想挣脱周举的束缚了。

一颗烟以抽了一大半,这时的王晓兰,已经被烧得有点快感了,不过她现在的心里更恐惧另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想尿尿了。

王萧华看到就要大功告成后说道:“周举,把我妹妹推到水池边上,我要她在这里尿尿给我们看。”

王晓兰突然大叫着说道:“不要哥哥,求你了不要。”

周举笑着和王萧华说道:“这个Xing虐游戏很好,你给它起个名字吧?”不过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王晓兰往水池边推。

走到离水池边还有不到半米后王萧华说道:“我这就是灵机一动,还真的没想好名字该怎么叫呢?”

周举说道:“叫点烟如何?”

王萧华说道:“好名字,那以后就叫它点烟好了?”

王晓兰听到这些话说道:“放开我,我不要点烟。”

王萧华笑着说道:“Xing奴蹲下,站着怎么尿尿啊?”

王晓兰固执的说道:“我就不蹲下,死也不蹲。”

周举突然将她的手臂向上抬的同时,用腕力的压着王晓兰的肩膀,紧接着还说死也不蹲的王晓兰,已经被疼痛逼得蹲下了。

王晓兰看着烟再次放到阴道口以后,只觉得烫得发麻的阴道,开始慢慢的发生着很细微的变化,接着只觉得一阵很舒服的感觉出现后,尿终于出来了。

尿水流进水池后在流进下水管里,而这时的王晓兰也终于哭了。

拿起束腰带的王萧华说道:“周举,能够给我妹妹正式的调教了?”

王晓兰突然意识到酷刑远没有结束后,突然想起身的她,却被手臂传来的一阵巨痛提醒了一下,而她接下来却只能眼看着哥哥,再回到自己的身后。

白色网状衬衫的纽扣被解开后,束腰带被哥哥锁在腰上,接着手臂被周举在肘部对折的同时,王萧华则用束腰带上的绳子绑住王晓兰的手臂。

突然松手的周举说道:“Xing奴转过身来?”

突然发现手臂不能动的王晓兰说道:“我不转。”

周举突然将食指进入菊门后,一边抠着一边说道:“Xing奴转过来。”

还没来得及起身的王晓兰猛地被这么一弄后,却突然间发现,手完全失去了保护菊门和阴道的作用,而且就在她一边叫一边说不要的同时,周举已将自己的身体硬生生转了过来。

站着不动的王晓兰现在仅有乳罩了,不过就在她没注意的空挡,王萧华在她身后解开了乳罩,接着她就真的一丝不挂了。

周举看了一眼洁白如玉的王晓兰说道:“萧华,玩会儿打电话怎么样?”

王萧华笑着将王晓兰的皮包拿起来后,从里面拿出手机说道:“我妹妹的手机是铃声得改成震动才行?”说完操作了一会儿说道:“妹妹听好了,现在你要一直用大腿根夹着手机,记得千万不能掉哦,否则我会惩罚你的。”

将宽屏手机放到阴道之下后,王晓兰没说也没反抗,接着周举说道:“就由我给你妹妹打个电话吧?”

王晓兰突然爆发的说道:“不要打电话。”

王萧华说道:“妹妹夹紧了,要是掉了的话,我就会用鞭子打你屁股了。”

手机突然开始震动后,只听得王晓兰一声尖叫之时,头也高高的扬起,接着王晓兰的大腿死命夹着震动的手机,不过手机也在阴道上乱撞着。

一分钟的电话待机过后,已经深度兴奋的王晓兰眼睛了透出一丝渴望,而王萧华也不失时机的打通了电话。

王晓兰又一次感觉到Xing福的快感后说道:“不要。”

看着已经开始扭腰的王晓兰,周举低声和王萧华说道:“她就要来了,我们给她加点作料好吗?”

王萧华说道:“好啊,不过加什么好呢?”

周举说道:“储物箱里不是有后庭栓和吸水管吗?你觉得哪个更好玩啊?”

一边抵抗着手机版的手Yin,一边听着周举的话,这时的王晓兰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沦为了一名Xing奴,而眼前的哥哥和他好朋友,正在讨论用什么来折磨自己。

王萧华说道:“吸水管和后庭栓一起来好了,我要让妹妹好好的享受一次。”

周举莫名其妙的问道:“那该怎么用啊?它们两都是插后庭的呀?”

王萧华说道:“我们不是还有后庭扩张器吗?”

周举恍然大悟的说道:“还是你小子头脑灵活,不过可有你妹妹受得了。”

王萧华从储物箱里拿出来三个Xing虐刑具以后,手机已经不响了,而王萧华先将后庭扩张器进入王晓兰的菊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哥哥,好痛啊,求你了别在插了。

扩张器慢慢的撑开了菊门之后,王萧华将吸水管先插进去,接着是珠链式的后庭栓也被插了进去。

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王萧华说道:“妹妹我们先下水吧?”说完将夹在大腿上的手机拿下来了。

王晓兰暂时恢复了行动力后,被周举推着来到了游泳池的浅水区,接着王萧华再将手机放回到大腿根。

王晓兰又一次哭着说道:“别再玩了哥哥?我好害怕。”

周举再次拨通电话后手机又开始工作了,而王晓兰的叫声也越来越动听了。

吸水管开始灌水的同时,周举将后庭栓在菊门里猛插,这时的王晓兰只能不停地说不要好难受啊,求你们了快停下?这句话。

王晓兰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高潮,就在打电话十多秒之后,她终于还是将手机掉落在游泳池里,而与此同时的就是,她的阴道大量的喷出Yin液来。

失去力气的王晓兰跪在游泳池里,而周举说道:“手机看来是报废了?”

王萧华说道:“这种手机报废了正好买新的,反正妹妹留着也没用了。”

站起身的王晓兰说道:“你们还有什么招数,都拿出来吧?”

周举说道:“时间不够了萧华,这个馆不是我一个人的,再过半个点我的下一班就要带着学员过来了。”

王萧华说道:“这么快啊?我还以为有很长时间呢?”

周举说道:“一般都是好时光过得快,好了萧华,我们得找个地方,把你的妹妹藏起来再说。”

王萧华说道:“我得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就问他们妹妹怎么突然失踪了。”

王晓兰突然明白了哥哥的意思,于是她哭着说道:“哥哥不要,爸爸妈妈会因为这件事急出病来的。”

拨通爸爸电话的王萧华,走到了游泳馆的门外,而周举则把一直在哭闹的王晓兰推进了另一个出入口,接着王晓兰出门的瞬间,看到了一台面包车。

打完电话的王萧华回到妹妹身边后说道:“周举我完成了,预计爸爸这会应该去报失踪案了。”

王晓兰突然笑道:“哥哥你不怕警察来查吗?我们可是有通话记录的。”

王萧华大笑着说道:“妹妹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打的电话是空号。”

周举突然说道:“萧华该听会音乐了吧?”说完将王晓兰推进面包车里。

王晓兰被周举和哥哥弄到后排座以后,而周举也将三个刑具取下来,接着周举和王萧华说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你不听听歌吗?”

王萧华笑着说道:“想听音乐啊?那就如你所愿好了?”说完将一个跳蛋型震荡器拿出来以后,将跳蛋裤衩放在束腰带上后,再将震荡器打开进入跳蛋裤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痒好热。

周举坐到驾驶座上以后,开始往目的地进发,而高度兴奋的王晓兰,却成了所谓的音乐播放器,接着王萧华将妹妹放在后排座上以后,而他就坐到了前排座靠左的那个位子上,听妹妹的Yin叫之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痒啊,哥哥救我,好难受啊,我受不了了。

夹杂这汽车的轰鸣声和哀求声,还有Xing福的气息和难以忍受的痛苦,不过这些抑扬顿挫的天籁之音,将两个大男人的神器,弄得挺起来老高。

汽车足足开了三个多小时,听音乐的王萧华已经几度高潮,而这时的周举已经将裤衩和短裤用粘液浸透了。

王晓兰已经无数次高潮了,她现在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心里防御力了。

一个木头搭建的小房子出现在眼前,这里是个小溪流边上的木屋,因为是个很偏远的小山村,所以幽静和神秘的气氛很适合居住,不过因为交通不便利和没有水电资源的关系,这里现在已经是没有人烟的真空地带了,但是,经过了周举和王萧华的一系列改造后,这里已经成为他们的Xing奴基地了。

被推进木屋的王晓兰终于能够被取下跳蛋了,不过已经习以为常的她,现在不但没有了抵抗Xing,还有了些许的迷恋感。

周举的尿早就到极限了,他笑着和王萧华说道:“尿憋的差不多了吧?”

王萧华说道:“就差没尿进裤裆了。”

王晓兰还没明白两个混蛋的意思,但知道一定是个坏透的主意,而就在她莫名其妙的同时,周举拿起两根绳子后,将一根递给了王萧华。

将绳子绑在王晓兰的膝盖上后,两个大男人将绳子扔过房梁后,将绳子用力的往上一拉的瞬间,突然大头朝下的王晓兰,被一下子吊了起来,紧接着就是王晓兰的尖叫声了。

看着走过来的周举,王晓兰突然知道自己是倒吊着的,因为周举现在的身体是反方向的往自己这走,而地面也突然在头上了。

周举没有等王晓兰有所反应,他竟然将粗大的神器进入王晓兰的口中了。

突然被迫口交的王晓兰,用力的发出呜呜呜的叫声,接着突然感觉到周举的手在抠自己的阴道,接着一边说不要的她,一边任由越变越大的神器,毫不费力的进入自己的喉咙里。

周举的尿终于流进喉咙深处,只觉得头疼欲裂和极尽羞辱的王晓兰,还是把部分尿水喝进肚子里了,因为她还得呼吸。

没等周举完全穿好裤子王萧华已经将神器进入口中,王晓兰再次哭泣的同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哥哥别这样,妹妹,妹妹不想喝你的。”

没等她说完,王萧华已经开始抠阴道了,接着尿水带着骚气和热气,流入王晓兰的口中喉咙里和肚子里。

在拿出绳子将王晓兰的手臂绑住和乳房勒紧后,使她平躺在半空中,接着将一个口交用的口器给她带在嘴上。

看着身体被吊着的王晓兰周举说道:“萧华,今晚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Xing奴教练篇之王晓兰的Xing奴身份

天刚亮的早晨六点多钟,一夜睡得很好的周举先进了小木屋,这时的王晓兰已经被吊了一夜了,所以身体和绳子完全融合了,当然融合的代价就是,绳子和皮肤的接触点出现细微的勒痕。

王晓兰看着走过来的周举说道:“别过来,求你了别再让我喝尿了。”

手臂的绳子开始慢慢的下移,王晓兰眼看着自己的头,还是落到了周举那春意勃发的神器上了,接着周举还是不由分说的进入了,而且因为有了口交用的那个口器阻碍着嘴的闭合,周举进入的更容易了。

周举的神器在进入后瞬间变大,不过这次的尿比上次的要慢,而且他视乎有意的让尿液慢慢的流,而且还加上了,用手指在阴道上画圈的酷刑。

王晓兰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感,她感受着神器顶着喉咙,阴道被人玩弄和身体一阵阵酥麻的多重酷刑,却只能默许的饱受这种耻辱了。

周举的尿足足用了近十分钟,这时的王晓兰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接着王萧华走进来的同时说道:“周举你挺会享受的吗?不过我的更爽。”

王晓兰突然哭喊着说道:“哥不要,别这样对我。”

王萧华看着泪流满面的妹妹说道:“妹妹,做女人多少啊?还有免费的纯天然热饮料能够喝,你得谢谢哥哥呢?”

王晓兰哭着想说话的同时,王萧华却将一根绳子放进喉咙里,接着他将尿水浇在绳子上的同时,尿水也顺着绳子流进了更深的喉咙里。

一滴也没浪费的全喝光了,而王晓兰却没办法说话,原来,这是因为喉咙里的绳子使得王晓兰本能的排斥,所以喉咙就不可能同时发声了。

周举看着王萧华说道:“这是什么Xing虐游戏啊?”

王萧华说道:“这是我自创的Xing虐游戏,我管它叫深入虎穴。”一边说一边将绳子慢慢的落入喉咙的更深处。

王晓兰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开始紊乱了,而就在这时,周举将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阴道口的同时说道:“你妹妹为什么不说话啊?”

王晓兰激烈的扭腰晃头的同时却一点声音也没有,而王萧华说道:“绳子现在已经落到她的气管了,那里的异物排斥反应,使得声带没办法工作,所以我的妹妹别说是说话了,连呼吸都很困难,因为我自己做过实验,那可是非常难以忍受的极端酷刑啊。”

落泪的王晓兰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周举和哥哥,但是两个混蛋,竟然视若罔闻的继续着两人的对话,不过就在确定王晓兰绝对不会出声的一瞬间,周举突然用双手去抠她的阴道了。

王萧华把绳子绑在口器上后说道:“妹妹好好的享受吧?”

王晓兰将身体拼命的往上抬,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周举,而周举则Xing福的眯着眼睛看着王晓兰的一举一动,并且时不时的发出Yin邪的笑来。

一天后的下午,已经完全归顺的王晓兰,终于成了周举的Xing奴,而她的Xing奴生涯也就此开始了。

李玲玉是个国有企业的女助理,今天的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美丽动人的原因是因为她要和别人相亲,不过这回的相亲会变成她的另一个人生的起点。

走进约定好的大酒店后,李玲玉先是打听了一下赵宝来了没有,然后她就按照服务员的指引,往三楼的三五一八房间走去。

敲门后赵宝应声说请进的同时,门被赵宝打开了。这时李玲玉看到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的赵宝之后,一下子春心荡漾了起来,不过她还是礼貌的问道:“请问是赵宝先生吗?我是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李玲玉。”

赵宝说道:“是李女士啊,我们进屋详谈吧?”

赵宝心里暗道:“你进屋后可就是我的Xing奴了。”

进屋看到的是一张床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照相机,然后是床边上的一个圆形饭桌和四把有靠背的铁椅子,接着是长条状的沙发边上,一个装着数十种饮料的柜式冰箱,以及立式的空调。而门口左手边的厕所,看来是解决内急的?

李玲玉寒暄的说道:“我坐哪里啊?”

赵宝说道:“你坐在沙发上吧?”

李玲玉一边微笑一边坐上沙发上后,赵宝关门的瞬间也将门反锁了,接着他拿起事先就装了媚药的饮料说道:“喝点饮料吧?”说完打开密封的瓶盖。

李玲玉说了声谢谢以后,将饮料接过来,礼貌的喝了一小口说道:“赵宝先生你是个大老板对吧?”

赵宝说道:“是啊,我现在是六个私营企业的董事。呵呵,不过这些资料我都已经写进个人简介里了?你还问我干什么?”

李玲玉说道:“看你的气度视乎,确实很像大老板。不过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赵宝说道:“怀疑我那很正常,毕竟像我们这种月薪上百万的人,虽然再全国算不上顶级富豪,但也算是稀有动物了?所以不相信也属正常。”

李玲玉确实很渴,她一边笑听赵宝的话,一边连着喝了六七口,接着赵宝预计她应该差不多了以后说道:“Xing奴是不是想尿尿了?”

李玲玉听着赵宝的话,正有点往心里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略带黄色内容的话,于是她奇怪的问道:“赵宝先生你这是合意啊?”

赵宝压低音量发出啊哈啊哈的音以后,紧接着突然感觉到,阴道有点燥热感和同时很痒的李玲玉说道:“赵宝先生你想干什么?”

赵宝笑眯眯的说道:“是不是感觉到阴道有点热,还有点痒啊?”

李玲玉强忍着欲火说道:“你说什么呢赵宝?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赵宝再问:“痒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吧?”

李玲玉已经被媚药逼到绝处了,她突然明白自己上当了,于是她强压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说道:“赵宝我以后在找你算账?”说完起身往门口走去。

赵宝当然不可能让她出门,只见他走到李玲玉的身后,突然用右手的食指划过屁股中心的股沟,紧接着突然停下的李玲玉说道:“不要摸。”

赵宝趁胜追击的将手放到身前后,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一起划过阴道。

突然小便失禁的李玲玉,一声清脆的叫声后说道:“不要。”

赵宝连着几下抠阴道后,已经开始Yin叫的李玲玉说道:“求你了放了我吧?”

赵宝笑着说道:“你从这到家至少一个小时,工作单位也得半个小时,至于最近的医院也得十分钟,不过我能够告诉你的是,你只要出了这道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会流出Yin液,当然现就得计时了。”

李玲玉已经知道自己尿了,于是无奈的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宝笑着说道:“脱光你的衣裤让我照几张照片,或许我一高兴就放了你。”

李玲玉哭着说道:“不脱行吗?”

赵宝说道:“那你就等着毒发身亡吧?不过得告诉你,第一次失禁后,第二次就是第一次的一半时间,也就是半小时,接着十分钟第三次后,你就会每隔十分钟来一次大潮,直到你出现又热又痒的病症时,就会气血倒流而死。”

李玲玉的第二次高潮来了,她突然感觉到比第一次还强烈的热,接着是无以复加的奇痒感突然席卷全身。尤其是阴道最为明显,而且略有点痛感了。

李玲玉低声说道:“能让我先上厕所吗?”

赵宝说道:“不能够,得现脱光再去厕所。”

李玲玉说道:“求你了,我就去一会儿?”

赵宝说道:“不脱是吗?没关系,反正我们时间有的是。”

李玲玉终于哭了出来,她先把手放到上衣的钮扣上,接着解开第一个扣子。

赵宝拿起照相机说道:“继续脱。”接着按下快门。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很快上衣没扣子了,接着脱下上衣的李玲玉,将白色衬衫露出来了,而赵宝催促道:“继续脱,等会你可就要再次失禁了?”

尿意再次袭来的李玲玉心里算计着时间,可是已经米有回头路的她,只能将手再次放在钮扣上的同时,继续解扣子。

衬衫和乳罩被脱下后,失去约束的奶头迎风摆动,只觉得羞愧难当的李玲玉再次停下手中的动作。

赵宝连着按了四五下快门后说道:“下面也脱。”

李玲玉再次无奈的哭泣后,第二次的高潮又一次上涌,这时的她开始眼神迷离气喘咻咻和微微出汗的同时,尿意再次逼他听话。

李玲玉解开女士长裤的腰带后,将它连同内裤往下推,但是心灵却时刻提醒她不要脱下内裤,因为一旦脱下,自己就一丝不挂了。

赵宝不再催促她了,因为有个东西在催李玲玉,而这个东西就是,李玲玉的第二次Xing高潮了。

艰难的将内裤推出一道缝,这时的屁股已经春光乍现了,不过尿意还在持续不断的提醒着李玲玉,快点解决内急。

闭上眼咬紧牙一狠心的同时,李玲玉终于脱光了自己,接着连着按了数十下的快门的赵宝说道:“李玲玉你能够上厕所了。”

裤子都来不及穿的李玲玉跑进厕所,这时的赵宝自然是再次拍照,接着连李玲玉尿尿的照片也拍了。

拿出一个电动棒的赵宝说道:“Xing奴开始自慰吧?”

李玲玉刚回到屋里,就看到只闻其名未见其实的电动棒,而这个东西虽然对李玲玉来说很陌生,但在这个网络时代的世界里,她还是有所耳闻的。

想穿上内裤的李玲玉心里明白穿了也没用,于是只能默默的接过电动棒。

赵宝举起照相机说道:“先把电动棒的插座插好,然后打开它的开关。”

李玲玉把电动棒插到插座上后,将其打开的同时,将嗡嗡作响的电动棒放到已经Yin水横流的阴道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拔出电动棒的李玲玉一下子将Yin液带出来了,而趁机拍下照片的赵宝,也高兴的和李玲玉说道:“多抽插几下再拔出来,那样才解痒呢。”

这个电动棒是个毛毛虫的形状,所以也叫毛毛虫电动棒,而电动棒其实是有数十种不同的外形,而且后庭和阴道还是有区别的。

将电动棒的一大半进入阴道后,慢慢的前后移动,这时的李玲玉站在立式空调的左边和厕所有一段距离,而她的身后就是门。

赵宝心里明白,李玲玉是想趁自己不备,拿起衬衫往外跑,而他也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李玲玉,因为门是被反锁的,只有拿钥匙才能打开它。

伸个大懒腰的赵宝,突然看到李玲玉拿起衬衫就去开门,接着只见她穿上衬衫的同时用力的推着门,可是连推数十下的她,却怎么也推不开。

赵宝看着白皙粉嫩的屁股说道:“Xing奴回来吧?这道门得用钥匙才能开。”

李玲玉又推了三下后哭着说道:“放我出去。”

赵宝悄悄的走到李玲玉的身后,接着捡起地上的电动棒,然后将电动棒狠狠的进入毫无准备的菊门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好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手抱住李玲玉的赵宝,将电动棒拔出后,将已经变硬的神器,狠狠的顶进李玲玉的菊门里,接着将双手抱住它的腰以后,用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交替的去抠李玲玉的阴道口,使得李玲玉一边低声Yin叫,一边往后退。

李玲玉被玩弄的意乱神迷的同时说道:“不要,放开我。”

赵宝一句不发的继续后退,很快就推到了床边,接着将李玲玉按在床上的赵宝同时拔出神器后,用力的将她翻倒在床上,接着将神器进入李玲玉的阴道。

身体被重压的李玲玉猛地倒在床上,接着粗大神器猛的插到底,而紧随而来的就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和拼命的挣扎了。

赵宝享受着非一般的Xing快感,而李玲玉却突然发现,身体竟然无视自己的哭喊和内心的挣扎,用阴道的蠕动给赵宝服务,而此时的她已经发觉,身体在渴求这种至虐的Xing快感了。

赵宝的神器已经捅了不下一百下了,这时的李玲玉,竟然开始发出低频率的Yin叫声和呼吸声,不过连李玲玉也分不清是呼吸还是Yin叫了。

赵宝将神液射进李玲玉的体内后说道:“Xing奴跟我回家吧?” 赵宝的家是在个很高的山上,修建的别墅型建筑,这时的他躺在床上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都一件件的脱下来,而李玲玉则被他用SM专用绳索,将手臂反扣在头部后勒紧在脖子上,使她的身体完全的暴落着,并且毫无反抗之力,当然为了更好的享受她的身子,那半瓶的饮料也给她灌进去了。

已经在床边准备完毕的李玲玉,这时还能看到赵宝这个魔鬼,她用不屑的语气和赵宝低声说道:“混蛋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认命吗?”

赵宝按动呼叫Xing奴的开关后,(其实就是个电铃)很快一个赤身露体的女子从写着Xing奴房的门里出来了,接着看到赵宝说道:“主人好,Xing奴见过主人。”

赵宝说道:“Xing奴是几号啊?”

女子说道:“Xing奴回答主人,Xing奴是四号。”

赵宝说道:“四号听令,和新来的Xing奴玩听声游戏。”

女子走到李玲玉的身后说道:“Xing奴听好了?Xing奴下面的话,将决定你未来一个小时的命运走向,首先从现在起你是不能出声的,包括呼吸声和脚蹬地时发出的踩踏声和摩擦声,反正就是所有的声音都不行。”话说到这的同时,手已经伸到阴户的上半部分,接着右手的四个手指依次触碰了阴道。

李玲玉现在已经被媚药弄得再次高潮,所以虽然只是触碰,却使得她出现难以形容的超爽之感,接着她本能的扭了三下腰后,发出了一声Yin叫。

四号Xing奴说道:“说好了不准出声的,可你怎么叫了?呵呵,不过Xing奴得告诉你叫出声的后果,后果就是一个小时后,Xing奴能多抠你一百下阴道,当然Xing奴渴望你多叫几百声,那样Xing奴就能够抠阴道上万了。”

李玲玉突然脑子一片空白,可是Xing奴却将双手放在阴道两侧后,再次用压低的声音和李玲玉说道:“听声能够开始了Xing奴?Xing奴告诉你什么叫听声,听声就是Xing奴要听到手抠阴道的声音。”

手指甲突然死死地抠进阴道内壁后,李玲玉猛地扭动腰部和臀部,接着越来越用力的四号Xing奴,竟然将手指定格在阴道口,然后阴道终于发出,如同流水般的滋滋的声音来。

李玲玉被抠得痛不欲生和奇爽无比,她突然明白这听声酷刑的恐怖,接着赵宝和四号Xing奴说道:“四号Xing奴停下,把新来的Xing奴变成欲火听声法?”

四号Xing奴把李玲玉推倒在床上后,命令她跪倒赵宝的身上,接着赵宝将已经勃起的神器进入阴道了。

李玲玉突然感觉到阴道被进入神器后,不由得夹紧大腿和仰起头,接着后背猛地被四号Xing奴的双手,从上至下的摸了一遍。当然摸得过程中,她也一边扭动腰部一边将阴道在神器上打转。

四号Xing奴将钢制的口器和黑色的眼罩给李玲玉戴上,这样是为了她能够更专注的给赵宝做Xing服务,当然也是为了欲火听声法而做的。

用绳子将李玲玉的膝盖绑住后,再将她的脚踝也固定,这样是为了避免她在玩欲火听声法时,跳起来或者乱动。

一切都准备就绪以后,拿出电热棒的四号Xing奴说道:“新来Xing奴的第一阶段的欲火听声法训练开始?”

突然被电热棒灼烧后背的李玲玉,听到了皮肤烧焦的声音,接着身体被固定的她只能靠扭腰和收紧阴道来缓冲了。

李玲玉的心中在想何时能结束的时候,电热棒已然到了,最敏感的臀部和腰部交汇之地的尾骨,接着有意停着不动的四号Xing奴,将电热棒足足停了一分钟。

李玲玉的阴道粘乎乎,并且非常的舒服和惬意,不过身后的电热棒成了她的催化剂和做爱加速器,这时的赵宝已经和她都高潮了一次,不过李玲玉却还不知道酷刑远远还没有开始呢。

屁股已经坐到底的李玲玉,突然被电热棒往上顶,原来四号Xing奴开始将电热棒往菊门里面进入,而随着进入的李玲玉,着慢慢的将身体上挺着。

电热棒终于进入菊门后,无所适从的李玲玉开始乱扭身体,接着四号Xing奴听着菊门发出的滋滋声说道:“新来Xing奴进入第二阶段的欲火听声法。”

握紧电热棒的把手后快速的拔出进入,只听滋滋声越来越快的李玲玉,开始疯狂的前顶阴道的同时,身体也同时乱抖着。

李玲玉在心中嚎啕大哭的说道:“不要再快了,好热好痛啊。”

四号Xing奴再次加速的同时,竟然将多出的一只手放到腰部后,用指尖轻轻的划过还在乱抖的肌肤。

像开火车一样的四号Xing奴,将抽插菊门和抠腰眼一同进行着,而且是越来越快和越来越用力了。

李玲玉的动作也快的离谱,她在一个分钟内竟然抖了一百多下,而且就在高潮还没过十分钟之时,李玲玉竟然再次高潮了。

一转眼已经是三天后了,李玲玉从一个小助理变成了Xing奴,而且自这以后的她再没有了人格。

体育馆的游泳池边上,雪柔被一个男人用色迷迷的眼神打量着身子,而她这时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救出妹妹,不过她心里还没明白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逃了。

男子名叫李阳,是这里的游泳教练,不过也是个色虐高手。

李阳欣赏Xing的说道:“转过身去我眼看看你的臀部。”

雪柔穿的是乳白色的连衣裙,内裤是暗红色的,而丝袜则是淡黄色过膝袜。

雪柔说道:“先让我看到妹妹?”

李阳说道:“会让你看的不过现在不行,不过你能听她的声音。”说完打通另一头的电话后,那边传来雪娟大喊不要和惨叫的声音来。

刚听了不到十秒就关掉的李阳说道:“听的很清楚吧,还不转过去?”

雪柔转身的同时说道:“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接妹妹?”

看着已经转身的雪柔李阳说道:“很快就能够了。”说完突然用手,快速的将里面的内裤脱下,接着就是猛地握紧雪柔的手腕。

猛地被脱下内裤的雪柔大叫了一声后,手腕也被抓住,而她也突然明白了自己被李阳绑架了,不过她这么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是的李阳对手呢,所以很快就被李阳控制住了身体。

李阳这时才暴露出色虐的本Xing来,她将雪柔的手用软皮手铐锁住,接着将雪柔用力的推进游泳池后,他也脱光了衣裤跳进水里了。

深水区的雪柔只有头能露出水面,这时的她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不过对于人高马大的李阳来说,水就是刚到上胸部了。

下了水的雪柔感觉到了阵阵的寒意,不过当李阳下水后,这股寒意更明显了。

李阳不由分说的将手伸进没有内裤的下阴后,很轻易的摸到了阴道,接着雪柔低声的说道:“不要碰我。”

李阳猛地将她的头发抓住后,用力的往水里一拉,紧接着就是用力的抠阴道。

雪柔大声喊着话却被水挡住了,而这时的她猛地发觉,阴道正在被李阳这个混蛋用力的玩弄着,而且自己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三十多秒后李阳的两只手都松开了,而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的雪柔,还没来得及说任何的话,就被李阳将头再次按入水中,接着就是同时的抠阴道酷刑了。

喝的水越来越多,手的力道也在加强中,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雪柔心里在哭,因为她发现尿意又来了,而且由于长时间灌水,所以自己的肚子已经灌满了水,就像一个大肚子孕妇一样。

李阳发现雪柔的抵触情绪在暴涨。这是雪柔在用行为语言告诉他,自己的尿意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于是他将神器猛的进入雪柔的阴道后,将腿跨在雪柔的屁股上的同时,用力的往下压,接着受到压力的雪柔,慢慢的将头沉到水里。

身体在下沉地雪柔,眼看着水没过了眼睛,接着不得不呼吸的她,往上用力的挺直了腰杆后,却发现李阳,居然将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而随着自己将身体浮到水面的那一刻,李阳的神器也顺理成章的进入阴道内部了。

上浮呼吸就得饱受神器进入的酷刑,下水休息就得忍受呼吸暂停,这个恶Xing循环就这么不停的发生着。

游泳馆的一个休息室里里,一对苦命姐妹相遇了,这时的雪娟已经被三个样貌猥琐的男人轮奸了,而且雪柔也被李阳扒光了裤子。

李阳是这群人的老大,他们是沾点黑社会Xing质的小团体,而这个团一共有十九个刚入伙的新手,李阳就是新手团的队长,至于团里一共多少人,以现在的李阳还不可能知道,不过预计至少得上百吧?

把两个小姑娘,用过膝丝袜封住嘴,在将手腕绑在身前,接着李阳命手下将两姐妹推到一起后,她们也就背靠背站在一起了。

李阳笑看着两姐妹却没说话,他将一个塑料的工具箱打开后,里面摆满了外形各异的东西和瓶子,而李阳拿出一个外形像蛇长达一尺半的东西后,将它中心的电动快关打开后说道:“插上这个吧Xing奴们?”

嗡嗡直叫的双头蛇震动棒,是两个女孩时用的Xing具,不过因为很像蛇所以也有人叫它电动双头蛇。

现进入雪娟的菊门后,雪娟大叫的同时想往外跑,而李阳瞬间将手进入她的阴道的同时说道:“Xing奴插进姐姐的菊门里吧?”

退了一步的雪娟,一下子把正在旋转的震动棒,进入姐姐的菊门,接着就是同样的叫声出现了。

此起彼伏的叫声开始后,李阳说道:“手下们,把两个Xing奴绑在一起?”

雪柔雪娟都在摇头,但是声音却还是呜呜呜,而两个手下拿起绳子后,将两姐妹的脚踝先交叉着绑死后,再将膝盖绑在一起,接着是肩膀肘部和手腕。

两个连体人在跳扭屁股舞蹈,这时的她们成了十几个男人的玩物了。

李阳说道:“把她们的嘴解开后蒙住眼睛,我们玩个听话游戏吧?”

接着打开的瞬间雪柔雪娟都不要,入伙眼睛被丝袜蒙住了以后,雪柔雪娟开始发出低声的Yin叫。

一个男子突然用手指划过雪柔的阴道后,雪柔猛地一个痉挛,接着李阳笑眯眯的和雪柔雪娟说道:“两个Xing奴听好了,从现在起你们要一直的持续不断的给我们发出Yin叫声,否则我将会用鞭子惩罚你们。”话音刚落手下们就却抠阴道了。

手越摸越多越摸越用力,这时的两姐妹都被Xing快感逼到极限,不过就在她们以为这就是全部的一颗,一只手猛地摸到了雪柔腰眼上。

雪柔还是没能控制住笑,接着就是带着一阵邪风的马尾鞭,狠狠的落到她的阴道和腰部皮肤上。

雪柔连着叫了市声后李阳才说道:“继续听话游戏。”

感觉到姐姐的痛苦后,雪娟的腰眼也被摸了,接着忍住没笑的雪娟,却迎来了一个男人的手指,深入阴道的酷刑,而且男子的手再也没有离开阴道。

雪柔迎来了第一个神器的进入后,雪娟的第四个也进入了,接着是十几名男子将裤子脱下来后,用手撸着勃起神器。

几小时受虐的雪柔雪娟,也变成这群男人们的Xing奴了。 铁笼,眼罩,丝袜,蜷缩的身体毫无反抗之力,我现在除了像一条狗一样的跪在冰冷的笼子里外,就只能感受着,时不时吹进下阴部的风了。

预计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而我从一个自由自在的女孩子,瞬间变成现在这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而且时间越久我的心越冷,虽然现在已经是初夏,但凉飕飕的风还是使我感到寒意,不过也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这时的工厂里。其实一共有三十六个和我一样的美丽少女,只不过她们都和我一样,被关在笼子里封着嘴蒙着眼。

手推车的声音突然停下来了,接着一个男人说道:“第一组实验开始?A1号注射百分之五十的稀释液。”

很静的感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很快不远处传来一声叹息后,那个男子很不高兴的低声说道:“A1号实验失败,死亡时间是三十三秒。”

手推车又前进一步后停下,接着男人说道:“第一组第二次实验,在稀释百分之五十试试?”

二号有反应了,她开始用身体撞铁笼,但是很快她也被注射了。

撞铁笼的声音消失后,一个和我一样的女子再次死掉,这时还没有死掉的女子们突然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接着工厂里传出求救的声音,不过我却成了唯一一个没有激烈挣扎的女孩子,因为我知道,我的反抗毫无意义,现在最关键的是想办法逃出这个地方。

活动了一下手脚,确认没机会逃,而这时的第三次实验已经结束,不过她没有出现立即死亡的现象,而是开始发出很低的叫声。

A3地嘴被解开了,她的叫声里透出很异样的感觉来,而我心里突然想起Yin荡这个词汇的同时,她的声音再度发生变化,不过不是Yin叫而是呼吸困难。

男子视乎在摇头的说道:“A3号实验失败,死亡时间三分零五十一秒。”

四号听到手推车的声音后,开始疯狂的叫着,不过男子却无视的说道:“第四次实验开始,再次稀释百分之二十。”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四号从激烈反抗到瞬间变成享受,接着她嘴上的丝袜也被男子拿了下来。

四号的叫声越来越Yin荡了,不过我的心里却很矛盾,因为我渴望她能够成功的渡过这个难关,但又渴望不要成功。而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渴望成功是源于她能够不死,不渴望成功,是因为这个实验一旦成功后,我们这些剩下的女子们就没有了实验的必要了。

不再说第几次实验了,而是全部都注射毒品,而我被针扎人的瞬间,一阵说不出的感觉从身体里传来。

短短的四五秒后,我已经阴道收紧全身自然放松,接着就是一种飘飘然如登天界的神奇般幻觉了。

我被男子们拽了出铁笼的同时,四五双手突然摸到我的阴道和菊门,接着男子们七手八脚的将我的衣服裤子,内裤和乳罩取下后,才将我的眼罩拿下来。

已经完全迷乱的我,除了高声Yin叫外就没有任何的想法,这时一个男子将他的上古神器猛地进入我的阴道了。

工厂瞬间变妓院,男子们涌进来的数量越来越多,而这时的我,已经被毒品控制成一个小Yin妇了,只不过是暂时的。

一上午鱼水之欢很快结束了,我们的意识也逐渐的恢复了,不过就在我慢慢醒来的那个时候,我已经身处于一个地下室,而且脚踝也被铁链锁在墙上了。

手脚试着活动了一下,发现身体没有什么阻碍,只有脚被锁着,而身上的衣物早已是不知所踪了。

地下室里很黑也很潮,我雪白的大屁股,只能坐在冰凉的土地上,而且能够感觉到土壤里的石头上,那些凹凸不平的疙瘩,在摩擦我的皮肤。

地下室的门被推开后,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子走了进来,接着他的手不由分说的放在我的阴道上了。

冰冷的手摸到我的阴道后,我们的就是一声尖叫,接着男子恶狠狠的将手扣紧我的阴道的同时说道:“不许叫,不然我就抠死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手指突然加力王丽深抠的男子再次说道:“不准叫,不然我就再加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停下,我痛啊。

手指已经抠到阴道的内壁了,这时的男子笑着说道:“想死就继续叫?折中死法很适合你不是吗?”

不要,求你了,啊咿呀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手已经控制了我的阴道,这时男子摇着头暗示我不许叫后,再次加力。

我心里的苦处只能自己明白,不过我终于强忍着爽和痛的双重酷刑不叫了。

男子有意的用力继续抠着,直到我的阴道,流出象征耻辱的Yin液出来。

哭了很久的我看着模糊的男子,而男子却笑着说道:“Xing奴转过身去?”

我只能屈服的转身后将眼睛望向墙面,接着男子从门口,拿进来一个长方形的大木板以后,将它放在我的身下,接着将我的手,绑在墙上的铁钩上。

打开灯的瞬间我看清楚了墙面,这是个用古铜色墙面漆作色的墙体,不过我还是不能看到身后正在忙碌的男子。

膝盖被绑住后,我的身体彻底的失去了活动能力,这时的我只能摇摇头和稍微移动一两下屁股和腰了,不过我还不知道,这时的我已经离死不远了。

打开摄像头的男子说道:“Xing奴,这里的视频能传到网络上,而你的裸体视频将从现在开始,持续不断的在网络上出现”

男子将面具戴上后,再将自己的身体转入我的裤裆里,接着我只能任由他的神器进入我的阴道了,而且是毫不费力的进入。

墙上的针孔摄像头被我发现了,我那痛苦而又渴望的表情,也被它无情的上传到数百万人的网络里,而我却只能看着感受着和饱受屈辱的坚持着。

网络的力量足以改变一切,很快我的强奸视频被大量的转载,而就在我饱受非人Xing的虐待的同时,却有人在看着我的视频撸神器。

男子终于上刑了,他将手放在我的后背上说道:“Xing奴该笑对人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别再挠痒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边笑一边疯狂的扭动着腰部,这时的男子则享受着,神器里传来的那一阵阵的Xing快感了。

时间在缓慢的前进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却知道男人的神器,一共插了我的阴道五十一下了,而我扭腰的动作也达到了一百多下,不过具体扭多少下我已经不记得了。

男子听我的声音在回落以后,将我的屁股推起来使得神器露出阴道,接着将身体快速的退出去了。

终于能够缓一下的我,还以为是结束的瞬间,突然男子将套着奇特钢环的神器再度进入我的阴道里,接着就是惊声尖叫的我说道:“不要好痛啊。”

Xing爱延时器,是男人强奸女子时最常用的Xing器之一,不过因为痛的感觉要远远大于爽的感觉,所以又叫Xing爱绞肉机,当然我现在才知道这绞肉机的真意。

还是刚才的挠痒痒,不过我的反应却变得更Yin荡了,不仅扭动腰部的动作更加的夸张和激烈,而且叫声也更加的低沉和迷乱。

男子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我却还在Xing福的回味着,而这时的我还不知道时间才仅仅过了一个小时。

第二个男子上来后,网络上的视频已经被四万多人转载,这时的我已经变成大部分人都想找到的可怜女孩,不过也有少数人,把我当成泄欲的黄片了。

死亡游戏直播:

男人慢慢的走进镜头,接着用变声说道:“欢迎来到死亡俱乐部,这里将上演裸体美女步入死亡秀。”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只觉得脊骨发凉不由的咳嗽了几声,接着男人突然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屁股后说道:“Xing奴,不用那么害怕死?因为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比死可怕的多。”

我说道:“你想干什么?”

男人说道:“现在还有勇气问我问题,不过很快你就不会问了。”说完将一个绣花的钢针放到我的眼前说道:“看到了吗?呵呵,一会儿扎入身体时可别忘了要大喊大叫啊?”话音刚落已经将只有一寸长的针扎入我的屁股。

我歇斯底里的大叫着说道:“不要扎了,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将一盒牙签放在地上后,拿出一个说道:“多叫两声,这点声音可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啊。”

牙签顺着针孔进入屁股后,我的惨叫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而男人却将牙签完全没入皮肤了,接着男人低声的笑着说道:“Xing奴,我能够告诉你一盒牙签大概五十个,哈哈哈哈哈,也就是说你身上,将会有五十个牙签,”

我突然意识到酷刑的可怕后说道:“不要求你了,要我做什么都行。”

脊椎骨最末端突然被扎后,我一边喊叫一边哭着说道:“不要会痛死的。”

针没有理会我的哀求继续深入,接着是比针粗的牙签扎入,而我的身体上又多了一个要命牙签了。

牙签从一个到五个到十个,这时的我已经被痛折磨的完全忘我,不过每当针扎入皮肤的一瞬间,我的惨叫也随之而来,当然我的屁股阴道和腰部,都被密密麻麻的牙签覆盖了。

第十五个停下的男人说道:“Xing奴该享受人生了。”

我现在的牙签布局是,腰部三个,屁股五个,阴道五个,再加上大腿两个。

男人将身体转入我的裤裆后,很随便的将神器进入我的阴道,只觉得Xing爱绞肉机突然进入阴道的我,也明白了酷刑就要开始了。

不要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摸大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用两个食指在牙签上摩擦,这使得我一阵阵的痉挛和伴随着剧痛。

男人的手轻易的摸向阴道上的牙签,我却只能一边叫一边哭着说道:“求你了别再摸了会死人的,”

除了说别摸了这三个字,我就只能啊啊啊的惨叫,这时的男人却在享受着我身不由己的Xing服务,不过这对他来说还不够爽。

从地上拿起针的男人,突然扎入腰部的脊椎骨,接着快速的扎入牙签,紧接着却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不准叫,否则我就用力摸牙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牙签迅速的没入骨头缝以后,男人说道:“在叫我就这样摸。”话音刚落就用指甲刮牙签的中心处。

我哭着说道:“不要,我真的受不了。”

用力的继续刮牙签的男人说道:“叫也能够但一定要很小。”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说道:“我明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别再扎了。”

继续扎牙签的男人,开始将剩下的牙签一个个的扎入皮肤,最后第五十个牙签也被他扎入我的阴道了。而我已经被痛与爽感觉,完全的征服了。

男人终于心满意足的泉涌了,他将神器退出阴道后,将一个木头做的假上古神器拿在手中后和我说道:“Xing奴开始玩死亡进行曲吧?”说完将碗口粗一尺长的假上古神器进入我的阴道后,我的惨叫声再次达到顶峰。

这还不算完,接着男人将一个烧的正红的火盆拿过来后,将它慢慢的推入我的裤裆之下后说道:“Xing奴这叫欲火中烧,你就慢慢的享受吧?”说完已经不管我如何的惨叫和哀求,他也视若罔闻的走出了地下室。

阴道菊门和腰部都在火盆的范围内,这时的我只能任由火,煅烧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和Xing器官,而我的视频还在继续上传着

游泳馆, 电话, 而且, 哥哥, 护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