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小爸爸收养我(41-完)

小爸爸收养我(41-完)

广告位

小爸爸收养我(原创,作者:怡茹)
41、三妈好靓丽
第二天一早,我还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有谁在摸我屁股啊。我睁眼一看,是爸爸。爸爸在仔细看我挨妈妈打过的屁股。爸爸起得好早。我正要开口,爸爸捂住我的嘴。我明白了,妈还在睡,不能吵醒她。“要乖。”爸轻声说道就走出房门了。
我明白爸爸的意思。爸是心疼我挨了鞭打,也是要我伺候好三妈,讨三妈欢心。
不管怎么说,三妈是爸爸的妻子,而我只是爸爸的女儿。明里,爸爸肯定要维护妈妈的权威。三妈的地位就是比我高一大截嘛。如果我是真的爱爸爸,那就要服服帖贴接受妈妈的管教。我只有孝顺,爸爸才会喜欢我的。爸爸才不会要一个不孝女儿呢。
而且,我也感到爸爸对三妈是很爱的,三妈不但漂亮,而且很聪慧。三妈说我心好,没有嫌弃我。只是我比较愚蠢,没有让妈满意,妈为我好,也就要教训我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三妈费心教训,好羞愧哦。
我静静躺在地上,胡思乱想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听到妈喊我。我赶紧爬起来,跪行到床前,“妈,你醒了啊。珠儿给妈请早安。”
“嗯,乖。陪妈去洗个澡。”
“是的,妈,珠儿去给妈放热水。”
“等会儿。妈现在尿憋的。”
“珠儿是妈的尿壶。”我再一次给妈接尿。
“妈的尿怎么样啊?”
“好喝,很好喝的。珠儿喜欢。谢谢妈赏给珠儿喝。”
“珠儿喜欢喝,那要乖哦。珠儿乖了,妈就多赏给你喝。”
听到三妈要赏我,我开心地笑了。
我和妈吃完早餐,休息一会儿后,就陪妈到一家免税商城。
那儿有很多名牌专卖店:夏奈尔Chanel,范思哲(versace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 ,皮尔·卡丹的专卖店都有。妈妈比较喜欢范思哲的。妈妈说:范思哲的设计风格鲜明,有独特的美感,极强的先锋艺术特征。魅力独具,充满文艺复兴时期特色的华丽,具有丰富想象力。款式Xing感漂亮,女Xing味十足,色彩鲜艳,既有歌剧式的超平现实的华丽,又能充分考虑穿着舒适Xing及恰当地显示体型。以线条为标志,Xing感地表达女Xing的身体。
我真没想到,妈对品牌了解这么多。妈来自外省一处常年浓雾、交通不便,盛产茶叶的山区,平时穿着虽然很得体,但是材质很普通。我还以为妈对这些国际品牌,最多也就闻名而已。
“妈,你知识好渊博哦。”
“你就把你妈当村乡姑吗?”
“不是,不是,妈,珠儿是好佩服妈妈的。妈知道很多啊。”
“妈以前是没能力买这样的品牌,不过,妈喜欢看书,上网留览。知道不少的。”
“妈,珠儿好崇拜你哦。”
“废话,妈不值得你崇拜吗?你敢不崇拜我吗?”16岁的妈妈,就很有风范,不怒自威。
妈在试装,我就替妈拿衣服,跑前跑后的。售货小姐看了,对妈说:“小姐,你好福气啊,你妈妈那么疼爱你啊。真的就是天下父Mu心,我好羡慕你有个好妈妈。”
“我妈?”妈瞪了一眼那小姐,“你指的是她?你问问她,她是我什么人?”
“哦,不会是褓姆吧,对不起。”
“小姐,”越说越偏了,我就坦白,“我是她女儿,她才是我妈。”
这可把小姐惊讶得嘴合不上。不管她了。我还是服侍妈要紧。
“妈,你穿什么都特好看。各种颜色的,各种式样的都选几件吧。”
“我的乖丫头,我真的穿什么都好看吗?”
“真的嘛,珠儿哪敢骗妈妈啊。”
“那好,妈就挑这几件了。”妈指了指,叫小姐包装起来。妈拿出一张卡,我赶紧跑去结账。回来,拎着包跟妈走。
妈还要买几双鞋,她喜欢夏奈尔的鞋。那儿的小姐还是把我当是甜甜的妈妈。妈也不解释了,就叫我丫头、闺女,我也很大声很自然地叫她妈妈。小姐听了我和妈彼此之间的称呼,再看到我很恭顺地跪下,给妈妈换鞋试鞋,还能不相信她是我妈妈,而我是她的女儿吗?
后来,我又陪妈去了化妆品店、玩具店、LV店。妈一进玩具店,那特别天真活泼的形象就另一个样子了。妈很喜欢毛绒绒的玩具,大熊猫,大狗熊,北极熊……凡是熊的玩具,妈妈都要。
“妈,你怎么都挑这些熊玩具啊?”
“你真是傻闺女。这些是要放床上的。你爸是熊啊,妈的床只有熊能上去。”妈说得有点娇羞,又很甜蜜地微微笑着。哦,是啊,妈是在表达对爸爸的忠诚和深深的爱意。妈妈对爸爸的爱,我比不上啦。和妈一比,我头脑是简单得多,简直能够说很蠢的。妈能认可我这女儿,我是得感到很幸运的了。我得多多接受妈的教训才能有点长进的。
东西太多,我实在拿不下。店里的小弟给我们把货送到车上。今天真能够说是满载而归。
回到家,妈很兴奋,把几件衣服又试穿了一下。妈一穿上,我、刘嫂、茶花姐姐都看傻了。妈实在太漂亮了。我怎么也形容不来。只是对“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有了很切实的体会。也明白“惊为天人”绝对不是夸张。妈的清纯的脸、精灵的眼神,凹凸有致的身材、穿上这衣服,显得特别高贵,让看到的人,特别同为女人,都会自惭形秽,感觉到能跪在她脚跟前,吻一下她踏过的地方,都是荣幸。刘嫂和茶花姐姐也连连赞叹:“太太,太漂亮了。在太太跟前,我们就是一堆垃圾。”
“我不要没用的垃圾。我就要你们做个有用的奴才,愿意吗?”
“愿意,愿意,愿意。”我们三人立即跪下,对妈妈说。
“瞧你们说的,茶花有20几岁了吧,刘嫂应该是30的人了,珠儿,我清楚,刚过40。我才16岁哦,你们都要做我的奴才,不委屈啊。”
“怎么会啊。太太能把我们当奴才,是给我们最大的恩典呢。我们很荣耀的。”
“做奴才是要对主人忠诚的哦。”
“我们一定绝对忠诚主人。”
“好,准了。奴才们,起来吧。伺候本主人吃饭啰。”
42、喜欢让妈打
此后几天,我很尽心地服侍妈妈。陪妈妈上街买东西,陪妈妈去爸爸那娱乐城洗头,桑拿,美体,护肤,健身。其实,妈妈的身材、皮肤都很好的,天生丽质。妈妈去那儿是感觉好玩。小姐们知道她是“三太太”,伺候得特别用心。称赞妈妈的话那就多得很了。对妈妈怎么称赞也都不过份的。也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称赞啊,妈妈也不例外。
听到人人都称赞妈妈,爸爸也是很得意的。爸爸有时,没什么事,知道妈妈上娱乐城了,也会来陪妈妈转转。我想,爸爸一定是想享受别人称赞妈妈得到的乐趣吧。我就跟在妈妈身后,给妈妈拿衣服、拿包,有时就跑腿,为妈妈取饮料。妈妈的光彩完全把我盖住,很少人注意到我。有的话,也是夸赞妈妈把女儿管教得很乖。不管是夸妈妈或是说我乖,我也很高兴的。
在妈妈这儿住了一个多星期,我对妈妈比较熟悉了。注意妈妈眼色,没再出现什么大差错。小错倒有几次。有一次,妈妈便后,给妈妈清洁后庭,我以为干净了。结果,妈妈到要洗澡时,脱下内裤,发现有微微发黄的东西沾着。妈把我叫了去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吓呆了,跪下连连磕头说:“妈,珠儿错了。你处罚珠儿吧。”
妈就叫茶花姐姐,赏我五个耳光。实际给打了十一下。还有两次接尿没接好,洒到地上,还溅到妈妈脚上。这两次,妈妈也都叫茶花赏我五个耳光。
茶花的手下得好重。看她个子也不大,还那么有力气。第一次打,她站着,我在她面前跪直身子,说:“茶花姐姐,教训我吧。”她一巴掌煽过来,我就倒地上。
茶花对妈妈说:“主人,二小姐还躲呢。”
“这丫头,胆子大了啊。赏她十下。躲一次,加五下。”
听到妈妈发了这话,我再也不敢了,硬挺着身,再让茶花左右开弓,煽了十下。每打一下,我只稍稍晃了一下,赶紧又跪直,等茶花姐姐再煽我的脸。
挨打是很痛的,每次都把我打哭。但是,我好像越来越喜欢让妈妈打,当然,妈妈从来没自己打过我,都是叫刘嫂或茶花打我。但是,我也喜欢,因为她们打我是遵照妈妈的命令。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让妈妈打?费了很多脑筋,就是想不明白。
有一次,妈妈靠在阳台的摇椅上,吃着水果,看着书,我跪在妈的脚下,给妈品味脚。可能妈妈看书看累了,就和我闲聊起来。
“珠儿,妈经常打你,你心里恨妈妈吧。”
“不不不。”妈这话快把我吓死,我连连磕头,“珠儿不敢恨妈妈,也不会恨妈妈,真的,妈。”
“还算有孝心。妈再怎么打你,你做女儿的,不但不能恨妈妈,还要感谢妈对你的教训。”
“是的,妈。珠儿很感谢有妈的教训。妈,珠儿现在越来越喜欢让妈妈打了。妈妈打完,珠儿都感到很幸福,很自豪的。珠儿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你就是个猪脑袋,怎么想得明白啊。我不是跟你爸说过吗,你是心好人贱。还记得吗?”
“珠儿记得。”
“妈如果不是看你心眼还挺好的,人也很乖的,我才懒得当你的妈,懒得教训你呢。”
“谢谢妈,珠儿很喜欢让妈教训的。”
“妈早就看出了,你还当我老板时,我就看出你的内心实际是很贱的。说好听点嘛,就是很自卑。”
“哦,是。珠儿总感到自己不如人。”
“实际上你就不如人。你说,你和妈比,那样比得过妈啊?”
“妈,你说得好对哦。珠儿不如人,和妈就更不能比了。”
“在妈面前,你多下贱,妈妈我多高贵啊!你多愚蠢,妈妈我多聪明啊!你呢,长得是不难看,虽然也有40了,还不怎么显老,但是,有妈妈我的漂亮,有我的青春吗?”
“和妈比,珠儿更自卑了。珠儿还不如妈的一个脚趾。”
“那当然。你给妈品味脚,就一个脚趾都品味得津津有味的。是不是感觉到能品味到妈的脚也很荣幸啊?”
“是啊,妈。珠儿是那么想的,就不懂得说出来。”
“妈拉屎后,你就给妈品味干净,还都咽了下去,是不是很感激妈妈啊?”
“是的,珠儿感激妈赏赐嘛,好幸福的。”
“妈说你的舌头比手纸还好。很得意吧。”
“是的,妈。”我对妈傻傻的笑着说,“你好神哦。珠儿就那么想的。妈太了解珠儿啊。妈夸赞珠儿的舌头比妈的手纸好,珠儿感到珠儿还是有点用啊。”
“所以说,你就是下贱,是个贱货,也很享受下贱的生活,对吗?”
“对的啊。给妈妈做手纸,当妈妈尿壶,让妈妈打骂,跪在妈妈跟前,对妈妈磕头,珠儿都好喜欢的。”
“你知道你这是为什么吗?”妈妈问我,我只有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接着说,“你是有罪的人,罪孽深重。”
我点了点头。妈妈太神了。我深藏心里,不断自责的罪恶感,妈妈也看出来。她年纪还那么小,以前我们也几乎没什么接触。对我的了解却这么深。
“做手纸啊,当尿壶啊,这些就是治疗你心灵罪恶的良药。只有像妈妈我这么高贵的人,给你的药才是你最好的药。”
妈妈说得很有道理的,我连连磕头感谢妈妈。“妈打了,就能让你脱胎换骨,能让你做得像个人。你呢,也就减轻一点罪过,所以嘛,你就很喜欢妈打你,也说明你虽然有罪,还是有救的。”
我对妈更加信服了,妈就是从苦难深渊中拯救我的人,对妈妈我真的是无限崇拜。
今天,听到妈妈的教育,我开窍了很多。我亲妈就从也没这么耐心地教育过我。
不过,妈妈还说了,就我这猪脑袋,也不会明白多少的。好在我能够经常在妈膝下,能经常接受妈妈的教训。
43、又让妈处罚
妈上娱乐城,在健身房玩了半天。回家,中午吃完饭就去休息了。妈可能是累了。她今天玩得真疯啊。妈就是有个不服输的个Xing。刘莎灵,她现在已经是我九婶了,只要妈妈去,就会一直陪妈妈玩,不管玩什么,妈妈都要和九婶比,不想输给她。输了,就要再比。后来,几乎每次比什么,九婶都会小小输给妈一些。就婶就说“三嫂很厉害。”
妈妈休息,我一个人没事做,就打开厅里的一台台式电脑,漫不经心地随便看看。
我看到一篇文章,很打动我的:你应该崇拜我,我能够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地坐在女皇宝座上接受你的朝拜,我对你们的统治能够渗透到你的灵魂深处,完全控制你们的精神。我的举手投足,处处都带有高贵不凡,因为我有高贵不凡的本钱,我有雍容华贵的气质;不怒自威,会使你觉得我是高不可攀,你看见就不由自主的膝盖发软,心慌意乱,不寒而栗。也许你有时也自以为自己高贵,容貌漂亮,得意自傲,然而,这都只是表面的。而我的高贵气质才是内在的,是天生的。你们的内心是卑贱的。
我的言语,对你来说就是圣旨、金口玉言,你必须无条件服从。
不管我多年轻,而你年纪有多大,你要把我当作妈妈、奶奶一样的长辈服侍、孝敬。

你的任何差错,都将受到我的严厉处罚。接受我的处罚,才能使你有罪的灵魂得到超度。
你每天都得给我磕头请安。
给我请安时,磕头是表示对我的尊敬和崇拜。我值得你崇拜,而我接受你的崇拜是给你的恩赐。
在我面前,你必须是朝向我的跪姿,下跪时头部不应高过我的臀部,脸必须端正朝下,看着我的脚部,未经我允许,不能随意抬头和左顾右盼。这是卑贱的身份所决定的,是上天的意旨。
给我递东西,你要双手举起,高过头顶,而脸要朝向地面。
写得真好啊,就好像是妈在教育我。我呆呆地看着,想着以后在奶奶、爸爸、各位妈妈面前,我也应该要照文章里写的那样做。
忽然有谁拍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小潘,小郭,小谭,是你们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吓了我一跳。”
站我身后的是我店里的三个女员工:潘美华、郭彩凤和谭淑珍。
“你叫我们什么?”谭淑珍瞪大眼睛,责问我。
“你们不是小……”
我话还没说完,美华就喊起来:“甜甜,小甜!”
“谁啊?叫什么啊?也不好生让人睡一觉。哦,是美华姐、彩凤姐、淑珍姐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妈睡眼惺忪地走出来。
“小甜,我问你,我们是你什么人?”美华问道。
“咳,还问这小儿科的问题啊。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姐啊。你们以前都很疼我很照顾我的,你们永远是我的好姐姐。”
“那她该叫我们什么?”
“这还用说吗?她是我女儿,当然得叫你们姨妈。”
“你问她吧,她刚才怎么称呼我们的。”
听到这儿,我才意识到我又犯混了,又错了。妈妈说我是猪脑袋,我真的就是蠢得跟猪一样。我赶紧扑通跪到妈妈脚下,给妈磕头,说“妈,珠儿又犯错了。”又跪向美华、郭彩凤和谭淑珍,磕头,说:“美华姨妈,珠儿错了;彩凤姨妈,珠儿错了;淑珍姨妈,珠儿错了。”
妈问了情况后,笑容可掬地对三位姨妈说:“三位姐姐,都怪小妹没有管教好,让这贱货对各位姐姐无礼。小妹先给你们赔个不是了。”说完,妈叫来刘嫂,声音很平和的,但是我感觉到一种威严,让我不寒而憟。虽然不知道让妈妈打了多少次了,但是,想到这次的严重Xing,挨板子肯定要比以往厉害;而且,以前几次也只是在家里人面前挨打,这次要在外人面前,脱光屁股挨板子;这几个外人还是我以前雇佣的员工、才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呢。那比以前几次要羞愧得多。
“刘嫂,给我重重打这死丫头20板。”
“是,太太。奴婢会替太太重重教训二小姐。”
更糟糕的是,今天我是穿的八分裤,不是裙子。穿裙子,就能够只褪下内裤,撩起裙子,挨完板子把裙子放下,有没有穿内裤,关系也不大。现在怎么办啊?我把内外裤褪到膝盖那儿就趴椅子上等刘嫂打我板子了。怪啊,刘嫂没打。哦,她跑去跟妈汇报说我不脱掉裤子。妈还是声音不大,但是斩钉截铁地说:“脱,脱光,一件也不留。”
妈妈发话了,我赶紧全身脱得光溜溜的,趴椅子上。
“甜甜,你真打她啊?”好像是郭彩凤在说。
“不打行吗?这没教养的,就该打。不重重教训这蠢东西,小甜我也对不起各位姐姐。”
“她也不小了,上了40的女人了,还曾经是咱们老板了,我看算了啊。”
“她现在是我女儿,再大也只是我女儿。是她自己不长进,这么大了还要我费心教训。”妈说着,“刘嫂,你还不下手?我叫你做的你不愿意做吗?”
“不是的,太太。奴婢是听这位姨妈为二小姐求情,奴婢怕太太要改变主意。”
“打。本姑娘从不改变主意。给我狠狠打。”
哦,这次刘嫂打得够狠啊。新买的竹板不厚,刘嫂挥动着,我都耳闻习习生风。
第一板,我只哇的一声,第二板,我的泪水就掉下来了,第三板开始,我就哭了。上回打,我还忍到第五、六鞭才哭的。一哭就不可收拾,越哭越可怜。
妈妈和姨妈们在喝茶,吃水果,聊天,很开心的样。我只隐隐听到她们的说笑声,什么也听不清。
20板终于打完了。刘嫂去给妈妈汇报,照样得到妈妈赏的红包。我疼得不得了,但是也不敢再趴着,赶紧爬下椅子,赤身裸体地爬到妈妈脚跟前,给妈妈磕头,感谢妈妈教训。
这次,妈没有像上次对我训话。这让我更害怕:“妈,你还在生珠儿的气吗?妈妈还生气,就再赏珠儿几板子。珠儿求妈妈别气了。”
“你就猪狗不如,怎么教训都不长进。”
“是的,妈妈,珠儿猪狗不如,不值得妈妈为猪狗不如的珠儿生气。”
没想到,我的这句话,惹得几位姨妈笑了,妈妈也跟着笑了。
“行了,去跟你姨妈认个罪。”
我爬到各位姨妈跟前,一个一个给她们磕头认罪。
美华姨妈,拍拍我的屁股,说,屁股那么红啊,都赶上猴屁股了。
彩凤姨妈,注视着我的下面,说,小甜,你女儿下面还没长毛啊,就跟一个小女婴似的。
淑珍姨妈,拍了拍我的头说,以后要学乖哦,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脱得光光的,让你妈打屁股,多丢脸啊。
美华姨妈又接着说,是啊,我看咱们回去要给店里人宣布条特大新闻:前老板白美珠经理,接受脱光衣服,打屁股20板的处罚。处罚者是以前最年小的员工,现为白美珠的妈妈胡甜甜。
说着说着,满厅的人都哄堂大笑。我也不敢不跟着笑,又羞愧又尴尬的。
“到一边去,别还在这丢人现眼的。好好反省。”妈妈发话了。我就爬到厅的一个角落,对着墙,低下头跪好。妈没说让我穿衣服,我也不敢穿,还赤裸裸的。
妈妈她们在继续闲聊。小女孩凑一起,就叽叽喳喳的有说不完的话。说得很开心的。还不时互相打闹。但是,她们在我面前,就完完全全是我不能违逆的长辈。我再也不能忘记这一点了。
想着想着,传来很磁Xing很有穿透力的声音,“好热闹啊,赶上两千只鸭子了。”我背对客厅,没看到是谁,但是,那声音我熟悉得很呢,是爸爸。
44、爸爸多情意
接着,我听到妈妈哭了。我还从没听妈妈哭过。妈妈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教训我时,才显一点严肃的脸色,看书时,就是一副平和的神情。忧郁和妈无缘的样。
“老公,把珠儿送回妈眯那儿吧,小甜管教不了她。”妈妈哭得更厉害了。
“宝贝,别哭,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妈就只是哭,后来,不知道是哪位姨妈把情况告诉了爸爸。
“就这事啊。别哭,宝贝。就再打她一顿,再给她一个教训嘛。不要伤心。”
“她如果只是在家里犯混,也就算了。可她是在我好姐妹面前丢我的脸啊。小甜帮不了老公管教女儿,也是给老公丢脸。”妈妈说着,哭更厉害了。
“珠儿在哪儿?”我听到爸爸喊我,赶紧爬到爸爸跟前。爸爸还站着,把妈妈抱怀里。“茶花,再给我抽她十鞭。”
这是爸爸第一次打我。我愿意接受。我让妈妈太伤心了,而爸爸对妈妈的爱,能够说是最最最的。我让爸爸最爱的人伤心,自然是该打的。我很自觉地就爬过去,趴椅子上,等茶花姐姐替爸爸教训我。
板子打到屁股的声音,劈啪地好响。打了三板后,妈就喊停了:“算了,老公,我教训过她了。我也不撵她了。老公你也不要为家里事分心。小甜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我的好老婆,是珠儿这丫头不争气,让你费心管教。你怎么还要对我说对不起啊。”接着,爸爸对我喊道,“珠儿,今天,你妈替你求情的,就饶了你,还不快过来谢谢你妈。”
是的,我得好好感谢妈妈。我爬了过来,跪妈妈跟前,“妈,珠儿谢谢妈,妈,你不要再生珠儿的气了。珠儿蠢得和猪一样,珠儿很下贱,珠儿很不争气……”
“得了。也不是妈想打你,只是想让你学长进些。到一边反省去吧。”
“谢谢妈。”
“不过,珠儿也得回别墅了。”爸爸说。
“怎么啦,老公。小甜都答应留她了,你反倒要她走?”
“后天,你要陪我去趟南美!”
原来是爸爸要出国去办事,顺便也带妈去玩玩。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要带妈妈到那儿定制婚纱,礼服,给妈妈买一些钻戒、项链等等首饰。要让妈妈有个最风光的婚礼。
“老公,你的甜儿不要你给我买什么的。有你的爱,甜儿就很满足了。你还是让大姐或二姐陪你吧。”
“你大姐不愿意陪我,说陪我她不自由;你二姐还要给小孩喂奶呢。就不喂奶,她也跟一只小猫似的,就喜欢窝家里。老公我只好求求甜儿了。我知道,我的甜儿最乖了,不会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瞧你,说得那么可怜。好吧,甜儿就去给咱们高总拎包,当高总的跟屁虫。”
“哎,小甜,言情剧演完了吗?”“是连续剧呢!”“我们不看了,回了。”姨妈们打破静默。
“哦,对不起,别走。晚上留这儿吃。”
爸爸、妈妈和三位姨妈上席了。彩凤姨妈问妈妈,是不是也让我上去和她们一起坐。妈看了爸一眼,是征求爸的意见吧。爸说:叫她来给你们三位姨妈敬酒就行了。我听了爸爸这句话,就从墙脚,我跪着面墙反省的地方站起来。
啊,我还没穿衣服呢。妈妈没让我穿,我也不敢穿。就光溜溜地走到餐桌前,给三位姨妈斟酒,一个一个跪着给她们敬酒。接着再给爸、妈各敬一杯酒。完了,静静跪在妈脚边。
我跪在下面,听他们谈笑风生的。我想到现在的我,挨了二十几个板子,要乖乖地跪地上,她们边吃边聊着,好开心的,妈妈穿的多华丽啊,我连衣服也没得穿。她们还没我儿子,哦,不现在是我女儿绵棉的岁数大,还都是我前两年,从劳务市场招来的,有的是从山区,有的还是外省的。现在,我要尊她们,叫妈妈,叫姨妈。今天就是忘了叫姨妈,让妈妈狠狠教训了。
想着想着,我伤心了,抽泣起来。
“老公,看你这丫头。是感觉委屈吧,也不让你的甜儿和闺蜜好好吃一顿饭,真扫兴。”
“老婆,别气,会气坏身子的。”
妈没回答爸爸,就伏爸爸身上又哭了。我又闯祸了,赶紧说:“妈妈,珠儿不是委屈。珠儿是想到一直惹妈生气,感到对不起妈妈才伤心的。对姨妈们不尊重,很羞愧的,珠儿想到老辜负妈妈教训,太没用了,才哭的。”我连连给妈妈磕头,“妈,你再赏珠儿几板子吧。”
爸爸叫来茶花,叫茶花就在饭桌旁,还用那板子继续打我屁股。
姨妈们边吃边喝边看我挨板子,一定感觉很有趣的,气氛也好了起来。妈妈也高兴了,“老公,不用再处罚她了,甜儿生点气没关系的。”
“不行。你是我老婆,我不能让你生气,就一点点儿也不行。谁让我的甜儿生气,我都不会饶他。”
“老公,你对我太好了。甜儿好爱你哦。”
吃完饭,送走姨妈们。爸妈一起洗了澡,就上床亲热。我照例跪在床前,随时准备伺候爸妈。
“老公,你为什么那么宠爱我啊。”
“甜儿,你清澈眼神如山泉,灿烂笑容如山花;心思聪慧比精灵,活泼俏丽比天使……”
“老公啊,你好有文采哦。可惜甜儿没有你说的那样好啦。”
“有,我说有就有。这些外在的,还是谁都能跟我一样感觉到。你还有一样只有老公我才能品味到的好。”
“什么啊?”
!”
“瞎说。女人的那儿还不都是一样的。”
“傻瓜,很不一样的。你那儿叫‘春水玉壶’。”然后,爸就妈的娓娓道来:你阴户阴道口玲珑小巧,但里面则豁然开朗,一片广阔。因为入口狭窄,一开始进入时,很舒服,飘飘欲仙,插久之后,里面彷佛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而且花心在深处,要找寻到这个桃花源,一般男人必须花费很大的功夫。但老公我的家伙足够粗长,来回抽插二、三十次,便会如龙卷风猛然袭过,把你潜藏深处的欲望开发出来。一滩热呼呼的春水应声涌出,上古神器即如漂泊在大海上的孤舟,随着汹涌的波涛,上下翻滚。你也很会呼应老公的期待Yin水更澎湃汹涌,急卷荡漾。
这种类型的屄男人会觉得很舒适。这种屄阴道的入口滑滑的很容易进入,只是到了要抽出来的时候,就会因为入口缩小的刺激而如同被勒紧一般。神兵在宽松的阴道内很舒适,在里面能够尽情地膨胀,要完全品味这种类型的,需要粗长有硬度有力度的上古神器和抽送技巧,双方才都会领略到麻痹般的快感,双方都能享受到肏屄的愉快。小甜的和老公我的上古神器是绝配。这种类型的屄是上品中的上品。非常罕见,大约百万个女人当中只能找到一人。
“老公,你怎么那么不正经啊?对女人那脏兮兮的地方,你也说得好像什么美食。”
“你那就是最佳美食,不过,只能老公我一个人吃哦。”
“当然,甜儿只是老公一人的。相信我,老公,甜儿绝不会做对不起老公的事。”妈接着问:“老公,大姐、二姐那儿比甜儿还好吧。”
“不好比较,各有各的特色。具体的以后慢慢跟你说。要认真比较嘛,你比她们更美味。来,本大爷饿了,要吃甜儿了。”
爸爸对妈妈的爱,从语言转成了行动。
43、奶奶疼三妈
第二天,三妈带我回别墅。很自然的,首先是见奶奶。到饿主楼,一看到奶奶,三妈就跪下,我也跟着跪在三妈身后。
“妈眯,甜儿给妈眯请安。”
“起来起来。”奶奶一把把三妈拉到怀里。“平时私下场合,不用大礼。咱们娘儿俩随意点。妈眯是把你当亲闺女看待的。那些虚礼都把亲情冲淡了。”
“甜儿知道,妈眯最疼爱我了。妈眯比甜儿的亲妈还亲呢。”
奶奶问了三妈很多,吃啊,穿啊,住啊,玩啊,什么都问到。三妈很详细地告诉奶奶,轻声细语,稚嫩清脆的嗓音,还一直不忘附一句“谢谢妈眯关心。”“妈眯放心。”让奶奶不停称赞三妈很懂事。
她们聊了很久,奶奶才发现我还跪在她们脚下。但是,没有理我,又对三妈说,“雄儿要带你国外走走,珠儿先放这儿。你回来,还交你管教。珠儿对你孝顺吗?”
“珠儿还挺乖的。哦,妈眯,听说珠儿还是妈眯中学时的同学。”
“以前是以前。现在你是她妈妈,她有什么不对,你就要好好管。别顾忌什么同学不同学的。她现在是我孙女,你做我媳妇,还能不帮婆婆管教晚辈啊?该骂就骂,该打就打。才能让她知道对错。”
“嗯,妈眯,甜儿会的。”
“咱们高家是很重视孝道的。她有任何对你不孝顺,不恭敬,不按礼数来的,都要重重责罚。”
“是,甜儿会按妈眯的教导去做。”
“甜儿,妈眯给你交个底。”
奶奶说她想休息了,为高家的事操心了很多年了,孩子也都大了,不想再多操心高家的事。高家的主人,除奶奶外,爸爸要管外面很多事,家里的事肯定不能再让他操心。妈妈是贪玩,不爱管事的。二妈很懦弱,管不了事。两位姑妈,年纪还小,而且迟早要嫁人的。等三妈过门后,高家这30多下人,还有十来个小辈的人,以后,人丁肯定还会增加,奶奶就要慢慢放手交给三妈管。
“妈眯,甜儿不行的。”
“不行?你不想让妈眯多享受几年清福吗?”
“不是的,妈眯。甜儿是说自己能力不行。”
“不用和我推辞了。妈眯看人不会错的。再说,妈眯也不是一下子就全甩手给你。你是我亲闺女,妈眯会帮你尽快上手。这半个多月,你就把珠儿管教得很好啊。”
“妈眯,甜儿没怎么管好的。”
“情况妈眯都清楚。珠儿不好管,不是说她心坏,是脑子少了几根筋。隔三差五的,就会犯混。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也了解她,就这毛病。不时敲打敲打,让她开窍。你有那素质,再一点时间历练,会做得很好。妈眯相信你。”
“谢谢妈眯信任。甜儿会尽心尽力的。”
“对嘛,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好媳妇。不过,妈眯还要劝你一句:不要为下人、晚辈的愚蠢糊涂生气。气坏自己身子不值得。”
“妈眯,甜儿有时生气,是生自己的气,感觉自己无能管好他们。”
“好闺女,你没学过骑马吧?”三妈点点头,奶奶继续说:“驯得再好的马,有时也会尥倔。为什么骑手要马鞭不离手啊?马一尥倔,就狠狠给它几鞭子,看它还敢不敢尥倔?因为马尥倔就生气的骑手就不是好骑手。”
“妈眯,你比喻得好生动哦。甜儿明白妈眯的意思了。”
“再说了,她们都是低贱愚昧,才会不时犯混。咱们金贵着呢,马好骑就骑,不好骑,拴一边去,只有马要愁没人骑它,咱们还愁没马骑啊。”
“妈眯,你说得太好了。听妈眯这些话,让甜儿懂得很多道理。甜儿太崇拜妈眯了。”
“行了。妈眯要歇会。你带珠儿也去看看你莹儿姐姐、菲儿姐姐。你们小姐妹会比较有话说,听我老婆子的话多了,会烦的。”
“妈眯,瞧你说的。甜儿好喜欢听妈眯说话。”
从奶奶那儿出来,我跟三妈都东楼见妈妈、二妈。
听了奶奶的那些话,我更自卑。我和三妈比,实在差太多太多。就好好接受三妈教训,慢慢有点长进吧。
44、三妹的故事
礼节Xing拜见完,三妈要回去,准备第二天和爸爸出国。我自己回西楼。
我很久没回那儿了。估计雅儿姐姐还在疗养养胎。绵儿基本上就住妈妈那儿,伺候她奶奶嘛。西楼没什么人了。我不由有寂寞感觉,还不如陪在三妈那儿,虽然经常会挨板子,总比寂寞一人好。
我要进自己房里,在厅里看到一个女人。她见了我就站起来说:“你是二姐吧,我叫高春敏,爸爸刚收养我的。小妹见过二姐,二姐可能不记得。”看了有点眼熟,一时我想不起来。“半年多了吧,在二妈那儿。”
哦,我想起来了。是我刚进高家不久,有一次,去二妈那儿请安见到她。那时,她好像叫杨芳莹,比我大两岁,是二妈原来那航空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算是二妈的老上司了。和二妈关系挺好的。人漂亮,又有一官半职,听说她老公还是公司老总,显得很有气质。但是没有一点儿傲气,和二妈类似,是温婉柔顺型的女人,所以和二妈很合得来,也算忘年交吧,她比二妈整整大了二十岁。
生活就爱作弄人,后来,她老公被双规了,经受不了压力,不久就自杀。人没办法追究,但是,问题也没办法申辩。什么事全任人宰割:说他老公贪污三千多万,要收缴。家里钱连一百万也不到,财产,主要就两栋房子吧,没收拍卖。杨芳莹被公司解雇。她有个女儿,18岁,在航空职业学校读书,被学校除名,刚交个男朋友,也吹了。即使学校没把她除名、男朋友不和她分手,她也不会再读下去,不会和男朋友继续交往下去,她感觉到哪儿,她都抬不起头了。
杨芳莹说,那时,她真的是走投无路。Mu女俩在城乡结合部租一个收藏室暂时住着,工作也找不到,几乎到了乞讨的地步。工作还不是问题,拾荒,做钟点工,最简单地应付肚皮可能还行。只是时时刻刻都在没有任何安全感,提心吊胆中生活。没办法,她女儿想到二妈,她们一家人以前和二妈的关系都很好,别人现在对她们都避之唯恐不及,二妈是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能在高家做个佣人,
二妈很同情她们,也很愿意帮她们。但是,她不敢拿主意。告诉了爸爸。爸爸认识她的,因为二妈进高家后,她常来看望二妈,遇到爸爸好几次。爸爸的回答就两字:收养。
杨芳莹一听二妈转述爸爸的话,开始也很我一样,感觉不适宜。虽然她见过我,从二妈那儿知道我的身份,因此,对爸爸的意见倒不感觉奇怪。就是她以前很优越的,无论是经济地位、社会地位,都相当优越,现在落难了,拜一位小自己20岁的男孩为爸爸,叫一位自己以前的下属为妈妈,好难堪哦。加上她女儿,在那样家庭里,心高气傲,肯定接受不了。
事情总有那么多戏剧Xing的。她把情况告诉了她女儿,她女儿一听到爸爸的名,立即激动得跳了起来,“高傲雄要收养咱们啊!老天开眼了。”接着对她说,“妈,你去雨菲姐那儿那么多次,还不知道她老公高傲雄是谁啊?他就是传说中的神。在我们女生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把他当梦中情人的。谁都知道和他在现实中没戏,梦里演演也好啊。不就是做女儿嘛,多荣耀多光彩的啊。”
“是要我做他女儿,你就是孙女。”
“只要他收留我,做什么我都乐意。”
“你以后得称呼你雨菲姐为二奶奶,他还有太太,和你差不多大,也要称奶奶的。”
“咳,妈,只要他收留我,叫奶奶就叫奶奶啊。不就是个称呼嘛。”
“听雨菲姐说,他们高家规矩很严的,不守规矩的,都是拿鞭子、板子打屁股惩罚的。”
“哎呀,妈,你以前做事都很决断,这次,多好的事,你怎么啦。我们都叫他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了,有错就得让他们处罚啊。他们处罚也不是要我们的命,是要我们守规矩,总比在外面,莫名其妙地让不知道是什么人暗算要好几百倍。”
这样,杨芳莹和她女儿主动地找上爸爸,求爸爸收养她们。爸爸带她们拜见奶奶,向奶奶保证会做高家的好子孙,孝顺长辈,服从管教。奶奶答应她们,就进了高家。现在首要的是爸爸和三妈的婚礼。她们的进门仪式以后再说。奶奶给杨芳莹改名叫高春敏,她原来名字中的芳、莹,要避妈妈、姑妈的讳,一个字也不能用。把她女儿改名叫高意茹。
“很高兴有你这妹妹。”听了她的故事,我确实是很高兴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你女儿呢?”
“她是网虫。一定还在泡网。”她叫来她女儿,“快拜见你二姨妈。”
她要跪下磕头,我赶紧拉起她,很漂亮的。和她妈妈很相像,毕竟年轻,多几分青春气息,还是很活泼爽朗的。她的身材婷婷玉立,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如织。上衣下一双玉乳挺突俏耸,还有一双嫩滑玉润的修长美腿。而那如梦幻般清纯如水的气质,让人倍生爱怜,动人的美貌: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爸爸不知道会多爱她的啊。
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吃的饭。话题全都是关于爸爸的。
特别是意茹,一说起爸爸,她就和打了激素一样,兴奋得很。“前天,爷爷终于给我开了苞,爷爷说我经过他的爱爱,就不再是傻屄了,是爷爷很喜爱的小嫩屄。”
“茹儿,做为女人,话不能说得这么粗。”
“有什么啊,妈。咱们三个女人实际上都是爷爷的女人的,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
“三妹,你也让爸爱过,感觉爸爸怎么样?”我也很喜欢谈论爸爸的,就问春敏。她还不好意思说。
意茹就替她回答了:“我妈说爷爷比我那爸爸厉害好几个档次呢。我妈还说让爷爷爱过才体会到做女人多好。爷爷也很喜欢我妈的,说我妈淡淡的忧郁,知Xing的风采,温婉的迎合,羞怯的眼神,在爷爷的几个女人中,妈有特别的韵味。说我妈要是再放得开点就更好。”
“你爷爷真的说我放不开吗?”听到这,春敏有点急了。看来,她很在意爸爸对她的评价。我和她一样是爸爸的女儿,能理解的。我们做什么,就都是想让爸爸感觉到最满意啊。爸爸对我们的伺候满意了,我们才是幸福的。
“三妹,既然做了爸爸的女儿,还是要尽量放开接受爸爸的爱。尽量让爸爸满意。不然会很对不起爸爸的。一个不苟言笑,神态肃然的女人哪里会有男人喜欢呢?
“嗯,二姐说得对。我以后注意就是。没有爸爸,就没有敏儿我的今天,我不应该让爸爸有不满意,一丁点儿的不满意都不应该。”
“妈,”茹儿又说:“妈你也不要太在意啊。爷爷说了,妈以前是当官的,可是没有傲气,能这样就很不错了。不管妈妈怎么样,爷爷都会很爱你,很疼你的。”
敏儿眼里噙着泪:“爸爸年纪虽然很小,确实是真真正正的大男人。我的Xing情要尽快改变,不然太对不起爸爸啦。”

如果我是, 而且, 漂亮, 靓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