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雯雯日记》

《雯雯日记》

广告位

《雯雯日记》

改编自网友Rentingting365的原创《雯雯日记》(第一部)《白色小熊内裤的开端》,
 

XXX0年9月14日

  日记你好,我叫雯雯,姓何,今天就13岁了。听妈妈说,我的名字还有特殊意义的,说是想让我长大了成为一个聪明伶俐、能吟诗作赋的才女,所以,我的名字中间,带了一个诗字。至于我为什么叫雯,妈妈的意思,是让我不管刮风下雨也不要忘了学习,故上雨下文。
对,今天就是我的生日,妈妈说我是大人了,虽然老是呆呆的,但开始记日记以后,以后翻着看,能够从中反思学习,能够变聪明点。。
  今天的生日很有意思呢!早上起来,妈妈给我梳了好看的辫子,吃了早点,就带我和邻居李叔叔去了游乐园。
李叔叔一家对我们都很好,我们做了十几年邻居了,关系一直不错。李阿姨去年出国学习了,听说要学习很久,也许今年寒假能够回来探亲。

游乐园很有意思,有过山车、海盗船,平常妈妈都没有时间带我去,太远了,只有平常李叔叔带我去公园、动物园玩一下。玩儿累了时,李叔叔常常拉着我在公园的无人处偷偷的亲吻我,隔着衣服捏揉我的小胸部,摸得我痒痒的,还说我是太平公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叔叔知道我在学校练过体操,有一次在公园的仿古长城烽火台上,上面就我们两个人,他让我下腰给他看,还让我两手分抓着脚踝,然后李叔叔从下面托着我的腰,把我托举起来一边转着圈、一边夸赞我的小身子真柔、真软,肯定适合紧缚什么的。

将我放下来后,李叔叔笑着又把我的两只胳膊扭到身后,抓着我的小手腕用力向脑后提,说是看看我的手在身后能不能摸到后脑勺,我轻而易举的做到了。李叔叔很兴奋的样子,对我说,这样柔软的小身子,肯定能用绳子绑出好多花样的。
后来,李叔叔真的这样做了,不过,这是后话,后面日记里再写吧。
有时候还借口说给我按摩走累了脚,把我的鞋子脱掉,抱在他的怀里又揉又捏的抚摸,还把我的袜子脱掉,用鼻子吸吮上面的味道,还用舌头品味吸我白白嫩嫩的小脚丫,说我脚丫的味道又香又甜的,还说我身体的每一处,他都喜欢,真是太好笑了。

哎,要是我有爸爸就好了,妈妈说爸爸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我都没有见过他,要是他什么时候回来就好了。
回到家门口,妈妈问我:
“今天高不高兴啊?”
我使劲点头,妈妈和叔叔都笑了。妈妈又笑我说:
“老是呆呆的,长不大的样子。”
然后进到屋里,妈妈让我和李叔叔坐下休息,她自己进厨房去给我们做橙汁喝。

  李叔叔看到妈妈进了厨房,拉着我的小手笑道:
“雯雯,今天叔叔带你去游乐场,雯雯怎么谢谢叔叔?让叔叔亲亲好不好?”
我有点害羞,还是点点头。李叔叔就亲了我一下,不过和以前不同,他亲我的嘴巴,还把舌头都伸进来使劲吸,搂着我死死的,我想推他都推不动,亲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李叔叔一边亲着我,一边嘴对着我的耳边,小声说道:
“雯雯,光这样亲没意思,叔叔做梦都想把你绑起来亲的。”
一听李叔叔说要绑我,不由得小脸蛋一红,刚要说话,这时妈妈在厨房问我们想吃什么点心,叔叔才把我放开,还冲我眨了一下眼睛,小声说等我妈妈上班了,一定要把我紧紧绑起来,美美的亲一次。

  把我紧紧的绑起来亲,就是那天和李叔叔从公园仿古长城回来后不久的一个星期五,中午妈妈有事回不来,说是要出差到外地,把我托付给李叔叔,让他照顾我几天。
在李叔叔家吃了晚饭,李叔叔让我晚上住在他家,说是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我答应了。
坐在李叔叔卧室的大床上,李叔叔冲着我笑了笑,说道:
“雯雯,要是让你一个人睡别的房间,叔叔不太放心,这样吧,你洗一洗脚,一会儿和叔叔睡一块,能够吗?”

“能够呀,叔叔。”
我冲着李叔叔笑了一声,说道:
“那我先去洗脚,叔叔,不过现在还早,我现在睡不着,想看一会儿动画片在睡。”
“呵呵。”
李叔叔按一按我的肩头,不让我起来,笑道:
“你乖乖的坐着,叔叔给你洗,反正叔叔也不困,给你洗完了和叔叔玩个游戏,动画片有什么看的。”
“好呀。”
我知道李叔叔喜欢我的脚,我也喜欢玩游戏,心里高兴极了,就问李叔叔:
“玩什么游戏?叔叔。”
“别问,肯定和绳子有关,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李叔叔冲着我眨一眨眼睛,就笑着出去了。

不大一会儿,李叔叔拿着毛巾、端着一盆温水进来了。
脱掉我的鞋袜,李叔叔蹲下身来,将我的两只脚放进温水中,仔仔细细的一边揉搓着,一边夸奖我的小脚丫白嫩、细腻、漂亮什么的,他说最喜欢我的小脚丫,擦干后还用嘴亲吻了一下。
  放下擦脚的毛巾,李叔叔抱起我,坐到床沿上,把我的双手反剪到身后,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将我紧搂在胸前,嘴对着我的耳边,小声说道:
“雯雯,你知道不知道,叔叔每天做梦,都想把你绑起来,一边亲、一边玩的。”

“绑我呀,叔叔。”
我小脸蛋一红,想起了李叔叔在公园里说过的话,就在他的怀里扭一扭身子,说道:
“你把雯雯绑起来干什么呀,人家又没有犯法,只有小偷才被绑起来的。”
“呵呵,你个傻丫头,知道什么呀。”
李叔叔笑着亲了我一下,一扭身将我放趴到床中间,解下我脖子上扎的红领巾,把我的双手交叉到身后绑上,又用他的领带绑上我的脚,接着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的亲吻起我来。

  我感觉怪怪的,又有点羞羞的。李叔叔亲吻了好长时间,又在我耳边说,他把我当女儿,喜欢我才绑我的,让我不要告诉妈妈,要不她会吃醋的。
睡觉的时候,李叔叔在被窝中让我枕着他的胳膊,面对面的将我搂得紧紧的,被红领巾和领带绑着的手脚也不解开,说是先让我好好体验一下捆绑睡觉的滋味,我感觉不太舒服,李叔叔说以后只要是和他睡觉,就要捆绑着手脚睡的,慢慢我就会习惯了的。
 
  日记你说,我要不要和妈妈说呢?

  XXX0年9月21日

  日记你好,对不起,过了一个星期才和你说话。最近开学了,对了,我还没和你说吧,我今年六年级。

  今天本来是李叔叔来接我的,不过他有事情,我们就搭公车回来。公车好挤,我被挤在后排的一个伯伯身边,他让我坐在他腿上,他真好人。
伯伯将我的双手反背到后面,用手抓住,他抓得好紧的。不过他为什麽要反剪我的双手,是不是也和李叔叔一样,想捆绑我呢?还问我内裤的图案是不是粉红草莓的。

才不是,是白色的,还是小熊的!

  他摸我屁股摸得痒痒的,摸了一会,他把我的屁股抬起来一点,把一个热热硬硬长条状的东西放在我屁股底下开始慢慢摩擦,一边他还在喘气。好怪,不知道他在干什麽,好像不太好,我想挣脱,可伯伯抱得我死死的,我完全挣不开,我想叫,又不好意思大声叫出来。

  伯伯摩擦得我痒痒的、热热的有点舒服,就是屁股被他的毛毛扎得有点痛。后来他哼了一声,一股热热的液体喷在我腿间。伯伯又等了一会,帮我把裤子和内裤拉好,然后一边摸我一边问我叫什么,在哪里上学什么的,说是回头到学校找我,我有点怕,低头随便乱说了几句。

  日记,你说这个伯伯到底在做什麽呢?

  XXX0年9月25日

  日记你好,昨天妈妈又出差了,说是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临走是,叫我去李叔叔家睡!睡觉的时候,李叔叔又把我双手扭到后面,说是没准备绳子,所以没有绑,只是一边亲我一边摸我的小脚丫。
半夜的时候,我从睡梦中被李叔叔弄醒,发现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自己脸朝下趴在床的中间,李叔叔好像正在我的身后弄着什么。
我想坐起来,一使劲,才发现我的双手已不能动了,原来李叔叔正在用绳子捆绑我呢。

“叔叔,你怎么又绑我呀。”
我扭动起来。
“你要干嘛呀。”
“呵呵。”
李叔叔笑了一声,说道:
“叔叔就是要绑你,怎么,不让呀。”

“叔叔,问你个事。”
我冲着李叔叔娇羞的一笑,说道:
“你怎么那么喜欢绑我呀?”
李叔叔在我背后好像是一边打着绳结,一边回答我道:
“雯雯,叔叔给你说过的,你的身体太柔软了,用绳子绑起来,一定很漂亮的,叔叔喜欢绑人,特别喜欢绑漂亮的小女孩,一会儿叔叔还要把你绑个“五花大绑”呢。”
说着话,李叔叔又拿过一根细一点的绳子把我的两只脚也绑了起来,然后将我搂抱起来,他的身体硬硬的,不像妈妈那么软。

  李叔叔开始亲我,像上次一样,不过亲的时间更长,特别是我被绳子绑起来的小脚丫,被李叔叔又亲又品味的,还把我的嫩脚趾含在嘴里,用舌尖包裹着吸吮,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我都快晕了。
李叔叔骑在我的身上,一边亲一边从上到下的摸我,嗯嗯,比公车上伯伯摸我还要舒服,他的两腿间,有个硬硬的热热的东西在下面顶我。
我就和李叔叔说了我在公车上碰到的事情,听着、听着,李叔叔的呼吸就重了,摸我也更使劲了,一边还问:
“然后呢?”
  后来我就说到伯伯用热棒子摩擦我的事情,李叔叔也一个翻身把我翻趴在他身体下面,掏出他的棒子在我的后面快速摩擦我的屁股。后来我说到伯伯的棒子喷出热的东西出来到我腿间和内裤上,李叔叔摩擦得更快了。

然后他突然坐起来,让我跪着趴在他腿间,头靠近他的大腿,他大腿中间有个长条状的黑红色的大东西,非常粗壮,前面的头是圆圆的,像个大鸭蛋,上面还亮亮的。李叔叔好像很累的样子,一边喘气一边说:
“那是伯伯想请你喝牛奶,不小心洒了。今天叔叔也请你喝牛奶。”
然后叫我张开嘴贴在那个亮油油的头上面,李叔叔浑身一抖,我就感觉到一股股热热的东西喷到我嘴巴裡,味道怪怪的,不像平常的牛奶,不过是李叔叔请我喝的,我还是都咽下去了,还品味了品味那个圆圆的头。

  那个大长东西慢慢软下去了,李叔叔也不解开我紧绑着的手脚,抱着我重新躺下,说是就这样绑着我睡觉,然后,他一边摸着我,一边问道:
“雯雯,叔叔的牛奶好不好喝?”
我鼓着嘴,觉得不是很好喝,李叔叔就笑了,他揉着我的胸部说:
“老是呆呆的。”
又说:
“以后喝多了就好喝了,我以后常常这样请雯雯喝牛奶,喝多了就好喝了。”
那好吧,以后我就常常喝李叔叔的牛奶。

拉过被子,李叔叔抱着我钻进被窝中,我被李叔叔搂得紧紧的。
李叔叔亲吻着我的小嘴唇,一只手搂抱着,一边对我说:
“我们先歇一歇,睡一会儿再把你绑个紧的。”
于是,我被绑着手脚,慢慢的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可能是后半夜吧,我又被李叔叔弄醒了,他解开我的手脚,又换了一根更长的绳子,紧紧的把我又捆绑了一次。
这次特别紧,李叔叔对我说,这就叫“五花大绑”,另外,绑像我这样的女孩还有很多的类型和花样,以后叔叔一样一样的都把你绑一遍,你就知道了。
特别是最有名的一个,叫“驷马攒蹄”,好像李叔叔给我说过,不过没有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是星期天我不上学了,李叔叔用“驷马攒蹄”好好的把我绑一天。

  早上起床的时候,李叔叔没有绑我,又让我喝了一次牛奶,还是不好喝,渴望以后能够变得好喝了吧!

XXX0年9月2X日夜(上篇)

今天是星期五,能够好好的歇两天了。
妈妈出差还没有回来,晚上和李叔叔睡觉时,他问我明天上不上学,现在学生都过大礼拜,我告诉他,星期六、星期天都不上学,李叔叔高兴极了,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看到李叔叔兴奋的样子,我明白了,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那天他说过,要把我绑个“驷马攒蹄”的,反正李叔叔喜欢绑我,再说,我被他绑手绑脚的玩了几次,也有点习惯了,被捆绑起来着牛奶,好像也挺快活的。

上床前,李叔叔陪着我,在卫生间里洗了个澡,我挺害羞的,但李叔叔非要和我一起洗,没办法,洗就洗吧。
我们分别脱光衣裤,李叔叔赤身裸体的样子,好搞笑哟。
让我坐在一个红色的塑料独凳子上,李叔叔用一只干毛巾裹上我的头,拿着浴室墙上挂着的蓬蓬头,给我冲洗起来。

李叔叔将我浑身上下都打上肥皂,慢慢的冲洗着。冲干净后他坐到地上,把我的两只小脚丫并在一起,放到他的腿上,用香皂仔仔细细涂抹一遍并洒上香水,我抿着嘴看着他笑了起来。
“叔叔,洗脚还洒香水呀?”
“呵呵。”
李叔叔抬头冲着我挤一挤眼睛,笑着回答道:
“傻丫头,你知道什么呀,叔叔不把你两只小猪蹄洗干净,一会儿怎么吃呀。”
“人家的是脚,不是猪蹄。”
我“嘻嘻”的娇笑着,说道:
“你还要吃呀,太搞笑了。”

李叔叔也笑了起来,伸手点了点我的小额头,说道:
“别逗了,让叔叔快一点给你洗完,我们还要玩“驷马攒蹄”呢。”
我笑了一声,不说话了,李叔叔把一只湿毛巾也打上香皂,我的两只脚,被他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清洗着、擦拭着,看他认真的样子,好像我的脚丫是什么精美的艺术品似的。

我们两个一边笑闹着,一边洗着澡,最后,李叔叔让我用小手环握住他两腿间硬梆梆翘起来的大擎天,上上下下的套动着,太好玩了。
李叔叔还把手指头塞到我尿尿的地方来回抽插,有点小痛,不过李叔叔说他在帮我检查身体,习惯就好了。我就忍下来了,渴望我身体健健康康的,不要给妈妈和叔叔带来麻烦。
李叔叔仔仔细细的将我们两个清洗完毕,用干毛巾分别擦干身体,再用一只大浴巾把我包裹起来,抱着我,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卧室中。

XXX0年9月2X日夜(中篇)

把我身上包裹着的大浴巾除下,将我赤身裸体的放进被窝中,李叔叔笑着对我说,他为了今天的游戏,早就准备了好多粗细不等的绳子,有麻绳、布绳、丝袜、毛巾(说是一会儿塞我嘴用的),让我先躺着,他到书房去拿。
我小脸一红,冲着李叔叔一笑,说道:
“叔叔,我知道你又要让我喝牛奶的。”
“对头。”
李叔叔笑着拍一拍我的小脸蛋,回答道:
“今晚叔叔的牛奶特别多,一会儿把你绑得紧紧地让你喝,非把你喂饱不可。”

说着话,李叔叔笑着出去了,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他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子,笑眯眯的进来了。
一拉被子,李叔叔也坐进被窝中,将我抱起来,让我背朝他坐在怀中。
李叔叔两腿间,一个硬硬的、热热的东西,紧顶着我的小屁股,我知道那是叔叔的大擎天,就扭一扭身体,说道:
“叔叔,你那里怎么又硬了哟。”
我扭脸冲着李叔叔娇羞的笑了一下,又说道:
“你怎么那么喜欢绑人呀。”

“呵呵。”
李叔叔吧塑料袋里的东西,倒在被子上,又道:
“叔叔就是太喜欢你才绑你的,不把你绑起来,你个小丫头要是跑了,叔叔的牛奶让谁喝呀。”
被子上的绳子太多了,粗的、细的、长的、短的,麻绳、棉绳、黄布带、尼龙绳、长筒丝袜,应有尽有,也不知道李叔叔从哪里弄来的。
“这么多的绳子、带子,叔叔,今晚上是不是要把雯雯绑一夜呀。”
我拿起一条肉色肉色长筒丝袜,一边在自己的脚丫上比试着一边又道:
“叔叔,还有丝袜呀,我们学校有规定,学生不让穿这个的。”
“哈哈,你真是个傻丫头。”
李叔叔伸手拿过一盘团在一起的麻绳,一边散开着、一边说道:
“丝袜可不是让你穿的,乖孩子,那是一会儿绑你小脚趾用的。”

“哦,这样呀。”
我放下丝袜,扭脸冲着李叔叔伸一伸小舌头,笑道:
“脚趾也要绑呀,叔叔,你太坏了。”
“叔叔不坏,雯雯不爱。”
李叔叔拍一拍我的小脑袋,让我把双手反背到身后,一边将手中已散开的小手指粗细的麻绳合成双股,取中搭在我的脖颈上,一边笑道:
“别在问这问那了,小丫头,叔叔的棒子就要憋炸了,你别说话,让叔叔快一点把你绑好,绑得紧紧的好让你喝滋补牛奶呀。”

“哦,好的。”
我偷笑一声,就不在说话了。
李叔叔把搭在我脖颈上的绳子向前一拉,从两边勒过我的小肩头,再从腋窝处拉到后边,然后,在我的小胳膊上从上到下的缠绕起来。
胳膊上的绳子勒的有点紧,不过,我被李叔叔绑过几次,再加上我练过体操,肢体非常的柔软,所以早就习惯了。
麻绳分别缠勒到我的小手腕处时,李叔叔把我的双手交叉起来,然后用绳子横七竖八的将手腕绑在一起,打上结。

我勾着头,感受着绳子带给我的有点怪怪的紧固感觉。
李叔叔拍一拍我的小脑袋,吩咐我道:
“雯雯,叔叔要收紧绳子了,收绳的过程可能有点痛得,你先忍住别吭声,一会儿绑麻了就不知道痛了,知道吗?”
“知道,叔叔。”
我用后脑勺碰一碰李叔叔,笑道:
“那天你让我喝第二次牛奶,不是也这样绑的,也是这样紧,雯雯不也没事嘛。”

“呵呵,真是个乖孩子。”
李叔叔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将我手腕处已合在一起的几股绳子,向上从我脖子后边勒着的绳子中间穿着,一边逗着我道:
“让你喝牛奶时绑过你几次,现在你变得这么勇敢了,呵呵。”
说这话,李叔叔一只手紧拉着已从我脑后绳套里穿出的绳子,另一只手托住我紧绑在一起的两只小手向上推,两只手配合默契的使着劲。
随着李叔叔的紧绳动作,我的双手被绳子一点、一点的拉向脑后,疼痛和酸麻的感觉,从我的胳膊上、手腕上传来,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紧不紧,雯雯。”
李叔叔笑着,又用劲的勒了一下绳子,说道:
“像你这样柔软的小身子,不绑紧太可惜了,“驷马攒蹄”就是以紧为主,这样才能显出效果的。”
“哦,叔叔。”
我紧咬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的,雯雯又不懂,什么 “马”呀、“蹄”的,反正我今晚交给你了,你别把雯雯绑死就行了。”

“呵呵,你个小丫头。”
李叔叔在我的身后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
“给你说,雯雯,叔叔现在绑得是你的手,一会儿把你漂亮的脚丫绑起来后,你就知道什么是“马”、什么是“蹄”了。”
说着话,李叔叔抱着我,一把将被子掀开推到一边,把我脸朝下摁趴到床中间,反正现在是秋天,我也感觉不到冷。

李叔叔按着我,一骗腿,骑到我的屁股上,一只手将绳子在他手掌上缠绕两圈向后用劲勒,另一只手将我反绑着吊在脑后的两只小手往上用劲推,随着绳子的绷紧,我的小脑袋被迫后仰着,鼻中“呼呼”的只出粗气。
李叔叔的手劲太大了,我的上半身随着绳子的牵拉已离开了床面,两只紧绑着的小手,已经挨着后脑勺了,李叔叔感到绳子实在拉不动的时候,方用一只手固定住绳索不让其下滑,另一只手飞快的将余绳从我两只小手腕下面穿拉出来,又紧紧的在手腕处缠勒了几道后,打上死结。

“好紧哟。”
我晃一晃五花大绑着的小身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后,呻吟着说道:
“叔叔,人家的胳膊都快被你给绑断了哟。”
“胡说八道。”
李叔叔在我的身后检查了一遍绳子的紧固程度,又把手腕处打结的绳头往绳扣里塞一塞,方一边拍着手一边从我的身上欠起身来。
“雯雯,你的上身绑好了,现在该绑你漂亮的小脚丫了。”

“脚绑上是不是你说的“驷马攒蹄”呀,叔叔。”
我用头顶着床面,扭动着失去自由的小身子坐起来,冲着李叔叔苦笑了一声,问道:
“叔叔,你刚才给我说过,还要用长筒丝袜绑我的脚趾的,“驷马攒蹄”绑脚趾干什么呀,雯雯不明白。”
“呵呵,问这个呀。”
李叔叔笑着拿过又一盘比绑我上身的还要细上一点绳索,一边散开着一边对我说道:
“绑你的小脚趾,只是“驷马攒蹄”的一部分,明白不?这会儿只是用绳子捆绑你,一会儿你的小嘴巴,叔叔还要用毛巾牢牢的塞上呢。”

“还要塞嘴呀,叔叔,你这是绑架,我在电视上看过。”
我想起曾在一个好像叫什么《盲山》的电视剧中看过的情节,是人贩子绑架女孩贩卖给山沟里的光身汉当老婆的故事,成亲时也是捆绑手脚并用毛巾塞着嘴的,就笑着说道:
“叔叔,你也要当人贩子,把我绑起来卖给别人当老婆呀?嘻嘻。”
“哈哈,是的,叔叔现在就是人贩子。”
李叔叔仿佛被我的话给感染了,他“哈哈”一笑,在我面前坐下来,伸手一拉我的双脚,放到他的腿上,将手中的细麻绳合并成双股并在一头挽了一个环,一边往我并在一起的脚脖上套着一边笑道:
“叔叔现在就是一个人贩子,把你这个小美女绑架了,用绳子紧紧的把你捆成一个“肉粽子”,也就是“驷马攒蹄”,不过,叔叔可舍不得把你卖给别人当老婆的,你阿姨反正也不在家多日了,叔叔现在就缺老婆,只要你阿姨不回来,你就永远是叔叔的老婆,哈哈哈哈,这主意真的不错。”

“叔叔,你怎么这么逗呀,嘻嘻。”
李叔叔说的话,太逗人了,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让我给你当女儿还差不多,给你当老婆,我是不是太小了点呀,叔叔。”
“呵呵,当女儿也行,不过,最好还是给叔叔当老婆。”
李叔叔用一只手捏着我的两颗大趾头,向上提起,另一只手拉着已套在我脚脖上的绳子左右晃动着抽一抽紧,口中笑道:
“当叔叔的老婆可比当女儿好的,当老婆的话,叔叔就能够和你结婚、睡觉、干夫妻间该干的事,叔叔保证让你尝到爽快、销魂的滋味,你说怎么样?”

叔叔的话,我听不明白,说的我是一头雾水。
“叔叔,什么结婚、睡觉、干该干的事,我和你睡过多次觉了,你说的该干的事,不就是这样捆呀那样绑的让我喝你的牛奶嘛。”
“呵呵,你是这样理解的呀。”
李叔叔晃动着抽紧了套在我脚脖上的绳索,他用手托住我两只圆润的小脚后跟,另一只手拉着绳子一边在我的脚腕上缠绕着、一边笑道:
“你怎么不问结婚的事呀,傻丫头,你当叔叔的老婆,那就得和叔叔结婚,结婚,你就要天天和叔叔睡觉,叔叔的大棒子,就要插进你撒尿的地方,牛奶让你这一个小洞洞喝,保证让你美的死去活来的。”

“不明白。”
我晃动了一下正被李叔叔捆绑着的小脚丫,扭头冲着他一笑,说道:
“叔叔,你说来说去的,不就是让雯雯喝牛奶嘛,嘻嘻,我又不是没有喝过。”
“别说话了。”
李叔叔笑着在我的小屁股上轻击一掌,说道:
“小调皮鬼,再问这问那的,小心叔叔也把你的小嘴巴给堵起来。”

这时候,李叔叔已把我双脚绑好了,他拉着绳头,一边从我脚脖中间穿着,穿过来后又紧紧的勒了一下,口中吩咐我道:
“雯雯,现在就要开始绑“驷马攒蹄”了,叔叔知道你身体的柔软程度不错,“驷马攒蹄”一定会绑得非常漂亮的。”
说着话,李叔叔抓着我捆绑在一起的双脚,将我坐着的小身子推倒,翻趴在大床的中间,他跪在我的身后,抬起我的双腿,放到他的膝盖上。

向前一弯腰,李叔叔手拉着绳头,手指勾着我脖颈处的绳套,将绳头从里边穿出来拉紧并在手掌上缠绕两圈。
李叔叔深吸了一口气后,一只手将我捆绑在一起的双脚往上推,拉着绳子的另一只手往下用劲勒,我的小脑袋猛的向后一仰,小口中一声轻鸣,捆绑在一起的两只小脚丫,被绳子一点一点的向着脑后牵引,绷紧的绳索,勒得我是倒吸冷气。
李叔叔的劲太大了,捆得我几乎要昏了过去,先停一下等我歇一歇再往下写吧。

 XXX0年9月2X日夜(下篇)

“哎、哎、哎哟。”
李叔叔用的劲太大了,我的上半身因身后绳子的作用,几乎全部离开了床面。
捆绑在一起的两只小脚丫,被绷紧的绳索牵吊到了脑后,脚趾已挨着了后仰着的后脑勺,捆绑得紧紧的小身子,已经成了三角形。
我的眼前直冒金星,张着小嘴巴呻吟着,鼻子中“呼呼”的喘着粗气,小口中发出忍俊不住的哀鸣声。

李叔叔听到我的呻吟声,但他不为所动,拉着绳子的手又用力的紧勒了一下,感觉到实在拉不动了,方用一只手固定住绳子不让其下滑,另一只手将绳头从我两只脚腕中间穿出来,向上一提,跟着,在勒绑在一起的手脚处三穿两绕,抽紧后,牢固的打上一个死结。
“哈哈,雯雯,“驷马攒蹄”绑好了。”
李叔叔笑着拍一拍双手,将我放在他膝盖上的双腿托起来,他欠起身来,慢慢的将我的腿放下来。
我的手脚在脑后被被李叔叔用绳子紧紧的绑在一起,小身子现在已成了三角型,昂首翘尾的趴在床的中间,因绳子的捆勒,只剩下小肚皮紧贴在床面上。

李叔叔笑着推了我一下,我肉粽子似的小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后晃动起来。
“叔叔,太紧了哟。”
我晃一晃有点眩晕的小脑袋,扭脸冲着李叔叔苦笑了一下,呻吟着说道:
“你把我绑得太难受了,叔叔,能不能松一点呀。”
“刚绑上就要松呀。”
李叔叔“呵呵”的笑了一声,伸手捏一捏我脑后绑扎得牢固的手脚,又检查了一下绳子的紧固程度,说道:
“乖孩子,“驷马攒蹄”就是这样,就是越紧越出效果,想松绑,牛奶还没喝怎么能松绳呢?一个小时以后再说吧。”

既然李叔叔这样说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扭一扭失去自由的小身子,咬着牙强忍着。
“叔叔,接下来还要干什么呀?”
我呻吟着问道:
“是不是让雯雯开始喝牛奶呀。”
“NO、NO。”
李叔叔“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伸手拿过一条长筒丝袜,拽一拽长,一边在袜尖那头挽着一个活扣,一边说道:
“你的脚趾还没绑上呢,一会儿小嘴巴还要堵起来,你现在“驷马攒蹄”的造型让叔叔好兴奋的,叔叔不好好的玩一玩你这个小肉粽,怎么能过瘾呢?所以说不会那么快让你喝牛奶的。”

“还要玩我,难道我是一个玩具呀?”
心中这样想,但口中没有说出来,我又扭一扭小身子,哼唷了一声,说道:
“叔叔,你要玩我什么呀?都被你绑成这样子了,动都不能动的,你还要让雯雯喝牛奶,嘴堵上让人家怎么喝呀。”
“等叔叔玩美、玩爽了,再把你的小嘴巴放开,不就能够了嘛。”
李叔叔说着话,一扭身膝行着跪到我的身体侧面,用手捏着我的脚趾,一边将挽好的手腕扣,往我的两颗大趾头上套着,一边笑道:
“叔叔不但要绑你的嫩脚趾,嘿嘿,一会儿还要品味、还要吃呢,一定很香的。”

李叔叔喜欢我的小脚丫,这个我知道,和他睡觉时,曾经被他又亲又品味了很多次,可被绑扎着吃,好像还是第一次。
“叔叔,你的事可真多呀。”
我晃动了一下被他捏着的小脚丫,扭脸冲着李叔叔一笑,说道:
“你把人家的脚丫当成猪蹄了,呵呵。”
“可惜没准备红酒,要是有酒的话,一边喝、一边啃你的小猪蹄,一点很爽的。”
李叔叔“呵呵”的笑了一声,将套到我两颗大脚趾根部的丝袜扣抽一抽紧,手拉着丝袜一边在我的嫩脚趾上缠绕着,一边又道:
“丝袜有弹Xing,绑脚趾一定很紧的,雯雯,说真的,你的脚丫太漂亮了,叔叔做梦都想把它们捆绑起来吃呢。”

口中说着话,手却不闲着,李叔叔将袜头从我已被丝袜缠绕了两圈的脚趾中间勒进去,再从脚掌中间的空隙处穿出来,又勒了一道后,一边在我的脚趾上打着结,一边说道:
“雯雯,来,现在你先吃一吃叔叔的大擎天,你一边吃叔叔一边玩,怎么样?”
“哦。”
我品味一品味嘴唇,咽了一口唾液,李叔叔手拉着丝袜,挺着硬硬的,一翘一跳的大擎天,跪到我的面前,我张开小嘴,含着李叔叔粗壮的大擎天,又品味又吸起来。
“爽,真爽。”
李叔叔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勾住我的后脑勺,屁股向前一顶,大擎天就在我的小口中放劲的抽插起来。

我的小嘴巴被塞得满满的,李叔叔的东西太粗、太大了,前端大鸭蛋似的东西,顶在我的口腔深处,嗓子眼都被被堵上了,因呼吸不畅,我的小脸蛋憋得通红,窒息般的感觉,使我的小身子就像触电似地战栗着,鼻中发出蚊虫垂死般的轻鸣。
我用力的向后仰着小脑袋,想挣脱李叔叔不断抽动着的大擎天,但李叔叔的双手,紧抓着我的头发并抱着我的后脑勺,他太有劲了,我觉得大脑一阵阵的发晕,魂儿仿佛都脱离了躯壳,绕着圈儿、打着旋儿,向着天空飞走了。

李叔叔两手抱着我的头,“吭哧、吭哧”大力的抽插着,我不明白,李叔叔今天用的劲儿怎么这样大呀,过去可不是这样的,最多把我捆绑得紧一点,喝牛奶的过程长一点而已。
我拼命的扭动着失去自由的小身子,用力的向两边摆动着被李叔叔控制的小脑袋,挣扎的力量太大,这个李叔叔也感觉到了。
只听得李叔叔深吸一口气,猛的一下将大擎天连根冲进我的口腔深处,然后,两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头,用劲的旋转了几下,跟着,身体向后一缩,大擎天的“扑哧”一声,就从我的小嘴巴中拔了出来。

“咳、咳咳。”
我小脑袋向前一低,咳嗽了着喘息了几声,又猛吸了两口气后,才呻吟着说道:
“叔叔,你想把雯雯憋死呀。”
“叔叔忍不住了。”
李叔叔“嘿嘿”的笑了一声,用手托住我的尖下颏,紧盯着我的眼睛,笑道:
“刚才叔叔的牛奶,差一点就喷出来了,呵呵,算了,看来,得缓一缓劲,等我接着把你的嫩脚趾绑扎固定好,再让你喝牛奶吧。”

说着话,李叔叔又拉起绑扎我脚趾的长筒丝袜,一边往我脑后的绳套里穿着,一边说道:
“雯雯,叔叔今天晚上准备这么多的绳子,就是打算绑你、玩你一夜的,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现在的“驷马攒蹄”只是刚开始,一会儿还有好多花样还要绑的。”
“叔叔。”
听到李叔叔说的话,我感到有点不解,就问道:
“你既然那么喜欢雯雯,还要我当你的女儿,为什么要把人家这样捆那样绑的,我又不是小偷,又没犯法,只有犯人才要被捆起来的。”

“犯人、小偷?哈哈。”
李叔叔一只手拉紧已从我脑后绳套里穿出来的丝袜,另一只手按一按我紧绑在一起的两只小脚丫,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说道:
“你不是小偷,也不是犯人,你现在的身份,对叔叔来说,只是一只绑架来准备宰了吃的小羊羔,是一个供叔叔玩弄、享乐的小玩具,是一只圈养的、供叔叔开心的小宠物。只要你住在叔叔家,叔叔就要把你绑起来玩,绑起来让你喝牛奶,一次也不放过。至于怎么捆、怎么绑,那得看叔叔的心情。你要是乖乖的话,让叔叔玩高兴、玩舒服了,叔叔绑你的时间就会短一点,要是你不乖,那叔叔还按现在“驷马攒蹄”这个样子,而且还要堵上你的嘴,蒙上你的眼,绑你一夜都不会松绳的。”

李叔叔的长篇大论,说得我是目瞪口呆,原来李叔叔喜欢绑我、玩我,还有这么多华丽的说辞,我真是无言以对。
看到我不在说话,李叔叔笑着捏一捏我已被绑得变成紫色的嫩脚趾,一欠身就坐到我反绑在身后的双腿上,将丝袜在手上缠绕了两圈,一只手掌摁住我的脚背往下按,另一只手紧拽着丝袜用劲的抽勒,随着丝袜一点、一点的收紧,我被丝袜紧紧绑扎着的两颗大趾头,被按着、牵拉着向下弯曲,脚背和小腿几乎成了一条直线。
李叔叔又用劲的勒了两下,看到实在抽不动了,方用剩余的丝袜在我的脚背上又缠勒了几道,跟着打上死结。
我的两颗大脚趾,被丝袜牢牢的固定在脑后,捆得那个紧、绑得那个牢哟。
“叔叔,好紧哟。”
晃动一下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小身子,麻木的小手、小脚酸胀、酸胀的,已经没有了知觉,我深吸了一口冷气,吃力的扭过头来,冲着李叔叔呻吟了一声,说道:
“叔叔,雯雯都被你绑得动都不能动了,你还要干什么呀?别弄了吧,好叔叔,快点让我把牛奶喝了,咱们睡觉吧。”

“要嘚。”
李叔叔笑了一声,回答道:
“等叔叔再把你的嘴堵上,“驷马攒蹄”才算最后完成,雯雯乖,听叔叔的话,再忍一会儿,叔叔很快就弄完了。”
一边说着话,李叔叔把一条白色的毛巾拿起来,用手揉成团,从我的身上下来,过来用手托起我的尖下颏,让我张开嘴,将毛巾团一点、一点的塞进我的口腔中。
毛巾团太大了,前头部分已塞到了嗓子眼处,我的口腔被堵塞得满满的,两腮都鼓起来了,出气都有点的困难。
李叔叔笑着看一看堵塞的效果,又用手指沿着我的嘴角,将外面露出来的毛巾,一点、一点的往嘴里顶塞着,只到实在塞不动的时候,方拍一拍我的小脑袋,放开手来。

“唔、唔唔。”
我闷声闷气的叫了两声,舌头用力的向外顶着毛巾团,但李叔叔塞的太紧了,我的顶动不起一点作用。
“雯雯,你的叫声真好听呀。”
李叔叔眯着眼“嘿嘿”的笑着,伸手把另一条长筒丝袜拿过来,一边理着顺一边说道:
“小丫头,今天真乖,叔叔太爱你了。来,让叔叔最后再把你加固、加固,眼也给你蒙上,然后,叔叔好好玩一玩你这个可爱的小肉粽吧。”
说着话,李叔叔将展开的丝袜中间部分,蒙到我的眼睛上,再从两边勒到我的脑后,交叉到一块一抽一挽,用力的勒紧后,打上结。
丝袜剩余下好多,李叔叔拉着两端,从两边勒到我紧塞着毛巾的嘴巴上,狠狠的一勒,跟着将剩余不多的丝袜又拉到脑后,用力的勒了两下,接着,牢牢的打上死结。

丝袜勒绑得太紧了,塞在嘴巴里的毛巾又向口腔深处陷入,我的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眼蒙着看不见、嘴塞着叫不出,小小的身体被李叔叔紧紧的绑成一团,动都不能动的,只剩下鼻子还能出气。
我晃动着小脑袋,闷声闷气的呜咽着,反绑在身后的手脚已经麻木,几乎没了知觉。
李叔叔把我捆绑得太紧了,我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绑在屠桌上,等候挨刀的小羊羔,有一声、没一声的从鼻子中发出蚊虫般的哀鸣。

李叔叔看到我的小脑袋还能左右扭动,嘴中也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仿佛他又拿过一根细绳子。我眼睛蒙着看不见,只感觉他拉着我脑后扎着的小辫子,用绳子在发根缠绕着,绑扎牢固后,好像把我的小辫子折起来,又用绳子缠勒了两道,挽扣抽紧后,向后拽了一拽。我的小脑袋随着李叔叔拽拉的力量,不由自主的后仰起来。
“呜、呜呜。”
我闷声闷气的叫了几声,感觉到李叔叔好像在我脑后反绑手脚的绳套里穿着绳子,拉出来后,李叔叔一只手托起我的尖下颏,一只手拉紧绳子用力的抽勒,随着绳子慢慢的抽紧,我的小脑袋被动的后仰着,后脑勺都挨着绑扎在一起的手脚了。
伴随着我的呜咽声,李叔叔又勒了一下绳子,好像实在拉不动了,才把绳结在我手脚处牢牢的打上,我的小脑袋随着绳子的固定,再也不能乱动了。
我现在才知道,“驷马攒蹄”原来是这样的,李叔叔今晚好像是不把我当成一个人了,而是把我当成了小猫、小狗、小猪什么的。
被李叔叔绑得这样紧、捆得这样牢,“驷马攒蹄”、塞嘴蒙面、勒趾固头,小身子被绳索捆绑成肉粽子似的,这是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待续)

(事多,总是忙,另外,空闲之余,还要笔耕《常做的梦》系列之高中篇《水湖转》,故此文改编进度缓慢,哎,谁让咱囊中羞涩,还要养家糊口呢,呵呵)

现将《常做的梦》系列之高中篇《水湖转》的目录贴于此,大家提提意见。

1
备战中考温功课暂停受虐戏
初进桃林学美术又遇玩绳人
2
诱做平模苦乐斋紧缚画裸体
羞当绳奴卫生间倒吊洗娇躯
3
操场军训缚龟甲花蕊勒绳结
书房受虐绑驷马奶头挂铃铛
4
温习绳艺玩花样皮箱装肉粽
参考绑术弄造型衣柜藏驷马
5
花灯初上缚靓妞广场赏明月
夜深人静绑小丫天桥观美景
6
野外写生桃林中弄索叔侄闹
湖边过夜帐篷内玩绳师生虐
7
聚饮小缚酒催欲霸王硬上弓
餐后大绑醉Xing奋莽汉暴推车
8
叔侄度假桃花湖玩乐捆靓妞
师生游园烽火台嬉闹绑小丫
9
乘兴而归书房里再玩紧缚戏
梅开二度卧室中双赴巫山云
10
生日玩绳真跳蛋肆虐Xing亢奋
课后弄索假擎天催情欲如火
11
情不自禁紧缚师亢奋枪插洞
欲火焚身受虐妞失魂棒操穴
12
同好交流绑极限秤钩挂驷马
绳师演艺捆肉球木架吊嫩羊
13
绳捆索绑度良宵紧缚玩虐爱
前插后戳共枕眠纵欲弄疯狂
14
紧缚Xing交绳艺师辣手摧嫩花
牢绑插穴妙龄女香汗湿娇躯
15
开发后庭加药液灌肠洗菊花
创新Xing艺带套棒爆Gang走旱路
16
极度紧缚熬钟点嫩妞练忍术
超时放置掐秒表绳师赏造型
17
电击奶头绑木凳哀鸣声嘶哑
绳勒脖颈吊扇钩窒息魂飞空
18
手脚反缚背压砖绳师玩暴虐
驷马高吊腹坠石嫩妞忍摧残
19
武汉高招故友居捆绑夜施暴
江城艺考新房客紧缚密受虐
20
几载绳恋别恩师虐爱疯狂夜
数番不舍有情妞泣订来日盟

太平公主, 聪明伶俐, 过山车, 海盗船, 动物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