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初中生的SM

初中生的SM

广告位

加好友的信息反馈回来了,虐恋红尘同意了,而且返回的信息同样充满著
诱惑:
“我今天穿著红色的网袜,要捆我吗?”
她在线。
“你好,你也很喜欢kB吗?”
“对啊,看了你在论坛上发的帖子来的。”
“哦?这么说,你很喜欢捆美女了?”
“当然,尤其是象你这样的美女中的美女~”
“呵呵,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那么,如果我站在你面前,你想怎么捆
我呢?”
“这个嘛,先说说你的穿著如何?”
“恩……黑色的紧身连衣短裙,灰色的长筒丝袜和高跟鞋……”
“很Xing感呢~那么我开始捆了~”阴笑著开始狂敲起来。
“首先,我会将你的双手反剪到身后,然后最大限度的反吊起来,用绳子
将你的手腕紧紧捆住……”
“啊……有点痛啊,放开我~”虐恋红尘还敲下了自己的反应。
“我立刻将你的内裤扯了下来,一下塞进了你张开的嘴里。”
“呜?!……呜呜……”
……
调查总部内。
“如何?”
“同时在与多位有SM倾向的人聊天,用准备好的对话,大部分是按照那个
步骤走,在捆绑和穿著方面特别喜好和嫌疑人相似的都被过滤出来,准备
调查。”
“很好,大概持续到高考结束吧,特别留意高考前说出‘这段时间可能比
较忙’‘有事要处理,过段时间再联络方式’之类话的目标……”
阴几天来一直在和虐恋红尘聊天,越聊越暧昧,在聊天中将虐恋红尘翻过
来倒过去扒光衣服用不同的姿势KB了数遍然后又蹂躏了以后后,逐渐问到
了关于S的话题。
“呵呵,你的花样倒是挺多的,而且下手也很重呢~”红尘打道。
“能视频吗?看著你的样子,似乎会更有感觉呢~”阴回道。
“那个……如果你是S,我就让你看,然后你就把我紧紧的捆起来,再塞
上我的小嘴……”
“汗?”
“对啊,老是自己捆自己也会腻的呢,我真的好羡慕S,想捆谁就捆谁,还
有那些被S捆过的美女,一想到她们被捆起来呜呜呻吟的样子,我就非常的
兴奋~”
“哦?似乎是你的崇拜者呢~”伊比丽丝在一边笑道。

“如果是,那就最好了…..嘿嘿……”阴想了一下,打道:
“如果我是S,你恐怕不单单只是渴望视频而已了吧?”
“……当然,其实我一直很渴望看看S的样子呢,如果他能亲手捆绑我那
就……”
“果然……”阴坏笑著靠在椅背上。
“呵呵,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吗?”
……
“目前为止,基本全部提过视频要求,要求见面的也不少…..”
“不过估计真正的S如果在里面的话,是不会轻易展示自己的能力的
吧……”
“能确认学生身份的大概有多少?”M问道。
“暂时还不能,因为一般都是拿父Mu的身份证去开通的宽带,不过家中成
员有高中生的大概有……78人,其中在XX地区的IP的是15人。”
“能查到他们的真实身份吗?”
“能够查出一些,如果是用宽带在家上网的话,很容易;在网吧的话就有
点难度,因为虽然说实名制推行已有几年,但是真正执行的网吧其实不
多。
“不要紧,如果S在网吧上网的话,估计会经常去几家或者一家网吧,当怀
疑范围缩小的时候,同样能够将他找出来。”
“进一步试探之后,先岔开时间安排xx地区的目标一个个见面吧,到时候
由真人去,然后安排几名便衣暗中保护。”
“那么,究竟什么时间安排见面呢?”
“高考第一天上午,然后把没来的目标作为下一次重点排查的对象。”
“可是,M,为什么那么肯定是高中生?之前不是说了,有可能是其它年龄
段的人吗?”
“的确,不过之前也说过,破案除了严密的推理之外,直觉也是很重要
的。”
“……”
高考前一星期的晚上。
“你发来的小说我都看了,你写的太好了,里面的美女都是我非常向往的
角色呢~越来越期待见面了,那么,下星期五早上见面如何?”虐恋红尘的
消息出现在了阴的QQ上。
“什么?高考当天?不是那么不凑巧吧。”阴摇了摇头,回道:
“下星期五早上有点事情,可能不行呢~”
“哦?是不是你要上班呢?那星期六如何?”
“啊,那几天有点事情,星期天晚上怎么样?”
“恩,好吧,反正我都很闲的,那么,到时候,我们再约定具体见面地点
的时候,再讨论你戴什么标识物好了~”
“呵呵,我记得你的样子,不要紧吧?”
“不行,万一是个中年的大叔,我还是接受不了啊~”
“为什么?成熟的男人不是更有魅力吗?”
“呵呵,这个,我还是比较喜欢年轻的帅哥呢~我想S恐怕也很帅呢~”虐恋
红尘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吗?哈哈,万一年轻过头了怎么办?”阴试探Xing的问
道。
“那也不错啊,就当是和好色的小弟弟玩玩好了,小帅哥姐姐也喜欢~嘿嘿
~”虐恋红尘的态度让阴很高兴。
……
“M,回绝在高考前两天以及第三天下午之前见面的人名单及IP已经出来
了,除了学生的家长及老师之外,大部分是高中生。”
“好吧,确定一个不让对方起疑心又便于监视的会面地点吧。”

高考第一天上午9点,XX市一处公园门口。
“呵呵,姐姐,你的真人比照片上漂亮的多呢~”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从虐
恋红尘的身后传来。
只见一位穿著NIKE休闲装,挎著个小背包,大概才15岁左右的短发少年一
脸阳光的笑容出现在了化名为虐恋红尘作为诱饵的年轻女警凌嫣面前。
“那么年轻,难道是……初中生??……”

6
“作文题目是……”阴把语文试卷翻到最后,在整齐的一排排方格子上
看到了一段细小的文字:
“一只鹰抓了一只羊,这时,被一只乌鸦看到了,乌鸦想学鹰抓羊,但
由于能力不够,结果又被牧羊人抓到了。根据对材料的理解,写一篇800字
的作文。”
“我太阳,高考那么多年,出题人还是这水平……”阴心里想著,将试
卷 翻回最前页,开始答卷。
“怎么,你觉得无聊吗?”伊比丽丝在阴的身后俯下身子问道,那对丰满
而富有弹Xing的大肉球正好压在阴的头上。
“……伊比丽丝,请你先到外面去呆一会吧,总之不要在我能看见的地
方,虽然说题目是无聊了点,但是我也不想在考试的时候下面有过于剧烈
的反应……”
“哦,知道了~”伊比丽丝说著便飘然而去,阴感觉到头顶上带著体温的压
感消失了,叹了口气,定了定神,才开始继续答卷。
“不过话说回来,快点结束吧,还有和虐恋红尘的约会等著我呢~挖哈哈哈
~”阴想著想著答题的笔就象抹了润滑油一般,超快的在试卷上舞动起来。
……
“要玩的话就在附近的旅馆好了,我已经订了房子呢。”聊了一会儿后,
凌嫣对少年说道。
“姐姐想的真周到呢, 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少年阳光的笑道。
“这个小弟弟还真是油嘴滑舌,他会是S吗?继续试探他吧……”凌嫣和
少年来到宾馆前台,拿了钥匙。
“对了,你经常和人玩的吗?”
“这个啊,只是和女同学偶尔玩玩,还要当心被父Mu发现,不过姐姐你是
我见到的女孩子中最漂亮最Xing感的了,所以我有点按奈不住啊~”那少年双
眼冒著精光,拿著绳子走到了凌嫣身边。
这天凌嫣为了引诱S,专门穿了件低胸的红色吊带连衣超短裙,裙边仅仅到
大腿的根部下面一点,一双修长的玉腿上,便是她在QQ里提到的黑色丝
袜。
“来,开始吧,姐姐就站在这随便你怎么捆都行哦~”
凌嫣背对著少年,双眼瞟了一下床对面的镜子,里面已经事先安装好了摄
像头,屋子里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的监视之下。
少年熟练的将绳子搭到了凌嫣的肩上,然后飞快的捆了起来,仅仅几分钟
的时候,凌嫣已经被少年用重重的绳子捆的动弹不得。
“啊,这是……盘腿缚?……”凌嫣吃了一惊,她的双腿被交叉著盘
在一起捆的死死的,一旦女人以这个姿势被捆好后,男人想做什么坏事是
最方便不过的了。
“不错,姐姐,我们等下玩点更刺激的怎么样?”少年坏笑著问道。
“什么更刺激的?”凌嫣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少年不说话,突然将手伸到凌嫣裙下,一把扯下了凌嫣的内裤,揉成一
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呜?!……”凌嫣的嘴被塞的满满的,喊不出声音,那少年拿出一卷
白色的胶带,扯下一段,对著凌嫣的双唇贴上去,然后用双手压平按死。
“呜呜呜……”凌嫣的双手被反吊在身后,双腿被盘起来捆在一起,在
少年的怀中娇媚的呻吟著,那少年见已将凌嫣捆的动弹不得,便露出了本
来面目,一下从身后将手伸进凌嫣的衣服里,握住了那对高耸的乳房……
“呜哦哦~?!”
“姐姐不是喜欢被男人捆起来狠狠的蹂躏吗?喊不出声,也跑不掉,现在
正是这种情况呢……” 少年说著竟然开始脱起了裤子。
“呜呜呜?!……”凌嫣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但是未确定他是不是S之
前,又不好做出剧烈反抗的样子,谁叫她被设定为极度Yin荡和有受虐倾向
的Xing感女郎?
“……M,这个样子,要出面干涉吗?”
“啊,现在的小孩子太早熟了吧,竟然会做的那么直接?!”
“按方案一做吧。”M说道。
在宾馆的房间中,正当少年抱住凌嫣的纤腰准备要进入的时候,敲门声响
了起来。
“不是吧,在这个时候?!”少年一脸惊讶的表情。
“打扰了,客房服务。”
“奇怪,不是挂了请务打扰的牌子了吗?”少年犹豫在三,穿好裤子,走
上前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您好,对不起,刚才洗衣房那边耽误了一下,您要的床单现在送来
了。”服务员小姐捧著一大叠雪白的床单很有礼貌的问道。
“床单??”少年一头雾水,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凌嫣,正在一个劲的给自
己使眼色。
……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只是纯捆绑+SM,不做爱的,刚才还差点被服务员撞
见,你怎么出尔反尔啊~”凌嫣故意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姐姐,实在对不起,不过你实在是太Xing感了,我一时忍不住就……”
“一时忍不住吗?我看是早有预谋的吧,连避孕套都带了,等我被捆起来
不能反抗的时候,你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呢?”
“不是……那个……”少年一脸窘相。
“好了好了,姐姐不怪你,要做爱的话也不是不能够,不过……”凌嫣
理了理头发,侧著脸,细长的睫毛低垂下来,柔声说道:
“我只和喜欢类型做,比如象S那样的,你还太小了 。”
“啊,S?原来姐姐喜欢S那样的人吗?”少年惊讶的问道。
“是啊, 虽然没见过面,但是他的风格我很喜欢,很羡慕他的那种想捆谁
就捆谁的超能力呢……”凌嫣媚笑道,一脸神往的样子。
“这个……虽然我不是S,但是我一样能让姐姐你……”
“算了,你也很厉害呢,姐姐我差点就落在你手里了,不过刚才那种就要
被乱来又无法反抗的感觉很刺激呢,我挺喜欢的~”凌嫣拿起自己的坤包,
用双手托住了少年的脸说道:
“今天就玩到这吧,你太狡猾了,我怕再玩下去,真的会被你给强奸了
呢……再见~”凌嫣媚笑著转过身,朝房门走去。
“等等啊……”少年一脸很不甘心的样子。
“如何,虽然这个方法简单了点,不过如果你是S的话,现在该亮出身份了
吧?如此Xing感漂亮的女孩,是男人都不会轻易放过的吧?”M盯著监视器上
的画面喃道。
“怎么?”凌嫣的手已经拧开了房门的把手,回过头看著少年。
“那个,姐姐,下次我保证不乱来了,什么时候还能出来玩一次?”
“呵呵,那个啊,再说吧,对了,我的那条蕾丝内裤就留给你当纪念好
了,88~”凌嫣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只留下沮丧的少年一屁股坐在了
床上。
“凌嫣小姐,干的很出色呢,辛苦了。”凌嫣的耳坠上传来M的声音。
“怎么样?那孩子是不是S?”
“能够排除了,那种急色又欲求不满的表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装出来的,
不过看他的表现,似乎S可能是初中生也说不定,现在的孩子兴趣还真是广
泛……”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啊,M,下一步呢?”正在监控的警察问道。
“按原计划继续和嫌疑人见面,没变动。”
“可是凌嫣这样会很危险啊,刚才如果迟了一点,就要被那小屁
孩……”
“呵呵,不要紧,既然敢做诱饵,就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大家不用担
心。”凌嫣笑道。
“好的,那么下一个要见面的是?”
“1小时后,ID是‘DayWalker’。”
……
“伊比丽丝?在吗?”
“阴,不是说让我到你看不见的地方吗?”
“啊,因为需要你帮个小忙呢~”阴笑道。
“?”
“帮我看一下周围的人,第二题第15小题,都选的是什么答案?”
“哈哈,阴你是叫我帮你作弊吗?”伊比丽丝笑道。
“唉,怎么说高考也是事关今后前途的考试啊,有几题不能确定,犹豫不
决,帮个小忙没问题吧?”
“好吧,不过你要怎么报答我呢?”伊比丽丝俯在阴的耳边媚笑道。“随你怎么样都能够了,求你快点了,时间快到了~”阴尽量小声的说道。
伊比丽丝这才起身,飞快的在周围转了一圈。
“B~”
“哦,那么第三大题第2小题呢?~”
“D~”
“第四大题第7小题?~”
“不是吧,还没完了,你到底有几题不确定的啊~?- -||”
就这样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迎来了高考的第二天……
“挖哈哈哈哈~~简直太爽了~理科的选择题占分好多啊~”阴已经忍不住笑
出声来。
“那边那位同学,请注意考场纪律……”
“啊,对不起……”
“伊比丽丝?”
“在,又要看题吗?”
“对,不过这次目标很明确,我知道前面第二排第三个座位那个男的化学
巨猛,奥赛一等奖,把他的所有答案都告诉我就ok了~”
“这样啊,真简单,不过也太无聊了点~”伊比丽丝说著便走到了那个男的
身边,只见他做选择题的速度简直不是能用猛来胸容的,发卷才几分钟,
已经做完了一半。
“早知道能够这么轻松,就和虐恋红尘见面去了~”阴心里想著。
“哼,为什么不呢?今天晚上就能够啊……”阴用手托起下巴,一脸邪
恶的坏笑。
晚上6点半,阴在家里终于见到虐恋红尘上线了。
在简单的寒暄之后,阴直奔主题。
“呵呵,晚上我们出来玩玩怎么样?”
“哦?你不是说没空的吗?怎么突然又有空了呢?”
“啊,原本朋友说要来家里玩的,有事来不了了~”
“那好啊,我一直很期待能和你见面呢,就一个小时后,在XX公园见面好
了,到时候你要主动朝我打招呼哦,因为我没见过你的样子呢。”
“呵呵,放心吧,到时候我报出自己QQ的ID就好了,因为你这样的大美女
不管往什么地方一站,那打招呼的人估计都少不了啊~”
“你可真会说话,那么,一会见了,我会穿的很Xing感的,记得带绳子来哟
~”
“放心吧,一会一定让你欲仙欲死~嘿嘿~”阴笑著关掉了计算机,开始准备
道具。
调查总部监控中心
“目标7发出了见面要求,已经答应了,ID是newface。”
“凌嫣小姐那边呢?”
大屏幕切换到宾馆的监控画面,凌嫣的双手被高高吊过头顶,双腿正捆成M
字型拉向身子两边被吊在半空中,嘴巴被红色的口球紧紧塞著,口水正在
从小孔中一缕一缕的往下流著。
“如果你想要的话,就点点头,我马上满足你,如何?”男人笑道。
“呜……”凌嫣慢慢的睁开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
“啊,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男人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微笑上
前替凌嫣摘下了嘴上的塞口球。
“啊……啊……”
男人温柔的问道:“怎么样,玩的尽兴吗?”
“啊……太棒了…….能把我……放下来吗?”凌嫣媚笑著问道。
“当然能够,吊久了我也怕勒伤你。”男人说著用美工刀将绳子慢慢的割
断,然后将凌嫣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呵呵,成熟的男人果然不一样呢,刚才我虽然不答应,但是我被捆起来
塞著嘴的时候,你想做什么我又怎么阻止的了呢?”凌嫣对男人暧昧的笑
了笑。
“所以,出来玩要找可靠的伙伴,很多人打著SM的幌子猎色呢。”
这时候,凌嫣包里的手机响了,那是要尽快脱身的信号。
“喂……哦……好的,我马上就到……”凌嫣挂了电话,转身对男
人说道:“今天玩的很高兴呢,不过很不巧,朋友有急事打电话来,要走
了呢。”
“没关系,你要去哪,我开车送你吧?”
“呵呵,谢谢,不必了,就在附近,我自己走过去就行。”
“哦,好吧,那么……下次去我那吧,我自己有一个很隐秘的地下室,
里面东西齐全,你绝对喜欢。”男人掏出一根烟点著了说道。
“哦?到时候你要是不放我走怎么办啊?那我岂不是要做你的Xing奴?”凌
嫣坐在床边,一边整理衣服和头发,一边转头对男人暧昧的笑了笑。
“怎么,你不愿意吗?”男人用手托起凌嫣的下巴问道。
“呵呵,下次再说吧,我都见你的眼里冒绿光了呢。”凌嫣轻轻的推开男
人的手。
“对了,你知道S吗?……”
“哦,知道啊,那小子真厉害,想捆谁就捆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SM圈
子里的人都听说过他,不过嘛……”
“什么?”
“虽然是很刺激,不过我觉得还是女孩子自己愿意的好,我不喜欢强迫别
人。”
“……你真是温柔过头了呢。”凌嫣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和S的风格完全是两回事……”
“M?这个男人有可能是S吗?”男人走后,凌嫣在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问
道。
“不是他,但也不排除故意装的可能,前提是他知道你可能是诱饵。”
“呵呵,如果我真的是SM爱好者,说不定会喜欢上他呢,他很温柔啊。”
凌嫣笑道。
“真难得,被迫应付了那么多嫌疑人,还有闲心说笑,看来你状态不错
呢,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其余的话,等抓到S后再说吧,下一个要见的是谁?”
“ID是newface,见面时间和约定见面时的聊天内容马上就传过去。”
“哦,就是那个喜欢写SM文的?”
……
7
高考第二天晚上,7点30分。
阴背著一个黑色的单肩包,穿著白色的短袖衬衫和牛仔裤准时来到了约定
的公园。
只见喷泉旁边的长椅旁,站著一位长发披肩的高佻美女,细长的睫毛微微
垂下,一双美目大而有神,白皙的肩膀和细长的脖子分外的晃眼,最重要
的是,她穿的是一件超低胸的吊带红色连衣超短裙,一对丰满的乳房仅仅
被衣服勉强的紧紧裹住下半部分,好像随时都可能撑破衣服爆出来,而下
面的裙子,好像凭空被人剪去一截,也是刚到大腿根部下面一点,似乎只
要微微抬起腿,就能够将裙下的风光一览无遗。
最要命的是那双裹在修长玉腿上的红色长筒网眼丝袜,配上白色的高根丝
带凉鞋,让阴看的差点当场把鼻血喷出来。
“难道她这样穿就不会被人误以为是Streetwalker?不过那气质又是SW绝对
比不上的……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今晚的绝美猎物啊~~”阴拼命
压制蠢蠢欲动的下身,微笑著上前和凌嫣打了招呼。
“呵呵,你就是newface?真看不出来,很年轻的样子啊,写的内容却刺激
的很呢~”凌嫣用手拨了拨长发笑道,她的右手上,带著一条很精致的手
链,脖子上还戴著一串项链,显得更加的有女人味。
“红尘小姐,我不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你喜欢我怎么称呼你呢?”
“这个啊,随你喜欢好了,叫我红尘也行,总之在这个游戏当中,名字不
是很重要吧?”
“啊……红尘,你今天穿的真Xing感呢,让我忍不住想快点把你紧紧的捆
起来然后再……”阴直奔主题,双眼中早已流露出按奈不住的冲动。
“哦,我今天这身可是专门为你穿的呢,我知道你很喜欢看到我穿超短裙
和丝袜的样子,呵呵,把我捆起来以后再什么啊?接著说啊~”凌嫣一副很
期待的样子,抬起头用那双媚眼直勾勾的望著阴。
“我……我要……”阴此时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凌嫣那深深的乳沟牢牢
的吸住,他比凌嫣高出大半个头,居高临下,只见那对白皙丰满的玉乳在
凌嫣的胸前被衣服裹的挤在一团,随著凌嫣的呼吸微微的上下颤动
著……
“呵呵,阴,看来你已经把持不住了哦,这个女孩在人类女子中也算顶级
漂亮的了,有什么邪恶的计划吗?我也很想看看她被你紧紧捆起来蹂躏的
样子呢。”伊比丽丝在一边笑道。
“怎么,你要做什么?接著说啊~”凌嫣见阴似乎有点痴呆的样子,媚笑著
追问道。

“呵呵呵,我要让你彻底体验一下人间地狱的滋味……”阴说著脑子里
早已经浮现出一幅凌嫣嘴里塞著口球,浑身衣衫破烂,被无数到绳子象肉
粽一般捆在背部尖利的木马上,乳房被勒的整整大出几圈,穿著红网袜的
双腿被自己抱著从后面插的后庭开花,乳汁狂喷,浪叫不止的工口Yin荡画
面。
“喂……你在傻笑什么? ……你的表情好邪恶的样子……”凌嫣看
著完全沉浸在想象中的阴,他的目光已经完全没有了焦点,就差鼻血和口
水没有当场喷出来了。

“啊,没什么,红尘,我是说今天我们会玩的很尽兴的,我可是专门准备
了一大堆的道具呢~”阴用手拍了拍背包坏笑道。
“目标7号,ID newface,18-22岁,身高185-190左右,65-70kg,长发,
白色短袖衬衫,深蓝色牛仔裤……”
“这就是在网上发了无数重口味SM文的家伙?看起来也是学生呢?”监控
的人说道。
“没什么奇怪的,喜欢SM的人当中,大学生这类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公
园没有摄像头,等进到宾馆的房间以后,取得他的面部照片,和之前的一
样,查明身份备案吧。”M经过处理的声音从联络方式人的手提计算机麦克风中传
来,还是那样的平静和诡异。
“听起来很让人期待呢,那个,其实我已经在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我们
到那去玩吧,不会有人打扰我们,到时候,一关上门,你就能够为所欲为
了哦……”凌嫣挽过阴的胳膊,低著头柔声说道,声音不大,却把阴撩
拨的欲火焚身,下身立刻勃起。
“真的做什么都能够?”阴试探Xing的问道。
“当然,到时候……你想怎么蹂躏我都能够……只是……不能做
爱,因为毕竟是第一次嘛,等熟了以后再……”凌嫣的言语中充满著诱
惑,阴听了心花怒放,心里暗想:“呵呵,等把你捆起来以后,再塞上你
的小嘴,跑不掉又喊不出声,到时候我想怎么样不能够?”
欲望的开端(4)
两个人如情侣一般手挽著手来到了宾馆,凌嫣的耳坠中却传来了监控人员
的声音:“注意,目标6号突然开车返回了宾馆,正朝大厅走去。”
凌嫣刚刚接过钥匙卡,赶紧装出很抱歉的样子对阴说道:“不好意思,我
先去下洗手间,一会就来。”凌嫣前脚刚走,目标6号后脚就进了大厅,正
是那个刚和自己玩过的30多岁的男人,只见他神色匆忙的来的服务台,笑
著问道:“不好意思,刚才可能我有根钥匙掉在房间里了,能不能麻烦你
帮查一下?”
“好的,没问题,请问房间号是?”
“2403”
“哦,请描述一下钥匙的样子好吗?”
“银色长柄,古典样式,前面有两个突起的那种。”
“好的,完全吻合,刚才在您和那位小姐退房以后,我们在刚才打扫房间
的时候刚好在地毯上捡到了,现在还给您……”
那男人说了声谢谢便拿著钥匙走了,等他走出大厅后,凌嫣才从洗手间出
来,和阴一起来到了2楼的房间。
凌嫣掏出钥匙卡开了门,阴抬头一看,门牌正是2403。
“和那男人刚才开的房间一样呢?……”
阴走进去以后把门关上,房间里已经整理如新,完全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难得你那么有心,这房子是什么时候订的呢?挺贵的吧。”阴装做很随
意的样子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和你约好时间以后订的啊,刚好有朋友送的贵宾卡,
超便宜。”凌嫣将坤包朝桌上一放,坐在床上笑道。
“哦……可是第一次见面,就让女孩付帐,有点过意不去啊~”阴将背包
放在床上,笑了笑。
“哈哈哈,你还客气什么,一点都不象你写文时的风格呢,待会你蹂躏我
的时候再‘疯狂’一点就当是报答我好了……”凌嫣半闭著双眼,轻轻
抬起右手朝阴勾了勾。
“来吧,我倒要看看今天晚上你怎么让我体验人间地狱的滋味?”
“阴,你在犹豫什么啊,女孩子都主动要你上了呢~”伊比丽丝在身后笑
道。
“不,等等……虽然我的确有点迫不及待,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的……”阴的脑子里闪出刚才前台服务员说的话,那男人是和一位小姐
一起开的房间。
“怎么了,你在犹豫什么呢?还不动手捆我吗?”凌嫣媚笑著将自己的双
手背在了身后。
“呵呵,你穿的那么Xing感诱人,我在想该怎么捆你呢,现在已经有答案
了。”阴笑著将背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大捆白色绵绳走到了凌嫣的身
后,一把将她的双手扭住,将绳子一下缠上了凌嫣的手腕。
“虽然这段时间用笔记捆人很方便,不过亲自动手捆还是很刺激呢~”阴一
边捆著,一边享受著凌嫣肌肤上传来的那种带著体温的,柔滑而富有弹Xing
的触感。
“你在喃什么呢,我可事先告诉你,要是中途被我挣脱了,游戏就结束
了,所以你一定要捆紧一点,别让我跑了呢~”凌嫣回过头,抽动了一下手
臂笑道。
“你放心吧,我会捆的你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到时候别喊痛就行了,呵
呵,不过到时候你想喊也喊不出来了,因为我会连你的小嘴也严严实实的
给堵上。”
阴一边捆著一边坏笑道。
“对了,还有我的……胸部,一定要勒用力点哦,我喜欢看著自己的胸
部被绳子勒的高高涨涨的样子……”
“如你所愿……”阴这时候已经捆完了凌嫣的双手,那对白皙的玉臂被
反吊成“W”形,双手合十的紧紧勒在凌嫣的背部,光上臂就捆了十几道之
多,连手指和手指都用绳子相互捆在了一起。
“啊,好紧,真的连手指都动不了了,不过如果再用一块布将我的双手完
全包起来,我就一点挣脱的机会都没了呢~”凌嫣似乎已经进入了受虐的状
态,声音变的更加妩媚娇浪。
“阴,这房间里装有摄像头呢。”伊比丽丝突然说道。
“什么?!……”阴怔了一下。
“你现在不方便回答吧?我一直说好了,就在床对面的大镜子后面。”
“……”
阴迟疑了一下,接著捆凌嫣,他从包里拿出一卷胶带,三下两下就将凌嫣
的双手层层包裹了起来。
“是胶带吗?原来你有准备啊,这回我真的没办法靠手挣脱了呢~”凌嫣满
意的笑了笑。
阴将头藏在凌嫣身后,装做埋下头的样子,示意伊比丽丝将手伸过来。
“?”伊比丽丝疑惑著照做了,等她的手伸到了阴的跟前,阴腾出右手,
用手指在她的手心写起了字。
“去……其……它……房……间……看……看……
有……没……有?呵呵,明白了,你还挺聪明的。”伊比丽丝媚笑
道,起身穿墙而去。
“好了,现在,我要捆你那Yin荡的乳房了~”阴拉起绳子,在凌嫣的胸部交
叉成8字型缠好。
“哦,好松呢,怎么不用力啊?”凌嫣双颊绯红,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因为还有重要的道具没用呢~”阴诡异的笑了笑,从背包里倒出一副手铐
一样的东西。
“这是手铐?……”凌嫣低下头疑惑的问了一句。
“差不多,不过戴的部位嘛……”阴冷不防一下将铐子戴在了凌嫣的双
乳根部,然后猛的收紧铐死。
“啊啊啊啊?!……”凌嫣的乳房一下被铐子勒的暴涨数圈,象被灌满
气的气球一般,连著蕾丝胸围一起从红色的衣服中弹了出来。
“好一对丰满的肉球呢~”阴满意的笑道,接著,双手猛的用力,将早就缠
在乳房上的绳子收紧。
“呀啊啊啊!……好紧……松一点……要……爆了……”凌嫣
被勒的仰起头娇叫起来。
只见绳子已经收到只比手腕稍粗一点,凌嫣那对丰满的乳房从正面看就象
两个大大怒挺著的圆球,根本看不见后面完全盖住的绳子,即使这样,阴
还在死命的用力勒著。
“太紧了……啊……”凌嫣被勒的娇叫连连的画面在监控的同事和M看
的一清而楚,监控的警察已经有点忍不住了。
“M,要出面制止吗?”
“不,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什么?可是她……”
“不必为她担心,她自己也说过,既然敢当诱饵,就早已有这方面的觉
悟,继续监视。”
“……”
“凌嫣,听的到吗,时机成熟的话,就开始从他嘴里套话吧。”M说道。
凌嫣的双乳被阴紧紧的勒死,绳子开始如藤蔓一般延伸到她平坦的小腹,
在上面形成一个个菱形。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预想的还要刺激呢?”阴附在凌嫣的耳边笑道。
“啊……好紧呢…..不过很舒服,继续吧……”
“没问题~,接下来,该轮到你那双修长迷人的丝袜美腿了~”阴吞著口
水,用手从背后伸出,慢慢抚摸著凌嫣的大腿,那柔滑的触感让人觉得非
常舒服和兴奋。
“啊……对了……如果是S的话,他会怎么捆我呢,恐怕会比你现在的
还要紧几倍呢……”凌嫣一边呻吟著一边说道。
“又提到S了啊,你很渴望被他亲手捆起来蹂躏吗?”阴笑道。
“嘿嘿,这个在聊天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被那样的超能力和意想不到的方
式突然捆起来,一定很刺激呢……”
“你真的那么期待吗?”
“对啊,如果你是S就好了,我真想马上体验一下呢~”凌嫣扭了扭被紧紧
缚住的上身媚笑道。
这时候,伊比丽丝悄然回到了阴的身后。
“看过了,其它房间都没有。”
“……”
“对了,这女的包里有把袖珍手枪,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阴正蹲在地上,将凌嫣的双腿交迭起来,右大腿搭在左大腿的上
面,成翘起腿的样子用绳子捆著,已经捆到了膝盖的地方,阴在那专门打
了几个绳结固定,然后将凌嫣歪著靠在一起的小腿也一圈圈的捆了起来,
直到脚踝的地方。
“呵呵,这个姿势很特别呢,好像我坐在办公室里看杂志的姿势~”凌嫣笑
道。
“的确,这个姿势比较随意,但是看起来也很不错。”阴说著将凌嫣的双
脚脚踝用一段5公分长的绳子捆在了一起。

“我的双腿也被捆的一样的紧呢……”凌嫣试著动了动双腿,只能保持
原来的样子稍微抬起来或左右挪动一点。
“还没完呢~”阴说著握住绳头,用力的一拉。
密密麻麻捆在凌嫣双腿上的绳子立刻又朝丝袜里陷进去一圈,将凌嫣一双
美腿上的肉都一股股的勒的凹凸起伏。
“啊……是不是有点太紧了……不过我很喜欢感觉呢……”
“呵呵,我想S也会喜欢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呢~”阴站起来,欣赏
著被绳子捆成肉粽一般的大美人。
“听口气,好像你就是S似的?”凌嫣装做不经意的媚笑著问道。
“嘿嘿……”阴不答话,心里已经有了底。
“对了,该把你的小嘴堵上了,就用你的内裤好了~”阴托著凌嫣尖细的下
巴,右手已经伸到了凌嫣的裙下。
“啊……等等……呜!……”凌嫣还想接著试探,但是阴没给她这
个机会,直接将黑色的蕾丝内裤扯下来揉成一团塞进了她张开的口中。
“呜呜……”凌嫣的嘴被内裤撑开,露出洁白的牙齿,阴拿出一颗红的
特别鲜艳的塞口球,在凌嫣面前晃了晃,然后按进了她张开的嘴里,将带
子在她的脑后扣紧。
“呜哦……”凌嫣现在彻底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只能发出娇媚Yin荡的呜
呜声,阴听了更加的兴奋,从背包中掏出一条狗链,套在了凌嫣的脖子
上。
“现在,你就是我的Xing奴了……”阴坏笑著一把扯掉凌嫣被勒的高挺的
双乳上的胸罩,露出那对滚圆饱满的红色乳头,然后将背包整个倒过来,
把里面剩下的东西全部倒在了床上。
“呜?!……”凌嫣一看,也暗暗一惊,全部都是些很重口味的尺寸超
大超狠的在色情漫画中才出现过的Xing虐工具,市面上根本很难买全,比如
有大腿一半那么粗的布满颗粒的半米那么长的红色按摩棒,头大身小的Gang
门塞,阴道扩张器,导尿管,短鞭,长鞭,带电瓶的锯齿夹,12颗一组的
珍珠串,一节比一节粗的10节竹笋一样的东西,乳头环,大号的注射器,
各种见也没见过的瓶装春药,甚至还有……给乳牛用的那种榨乳器??
“这些东西等下都会用在你的身上,怎么样,是不是很期待呢?”阴捏著
凌嫣的下巴笑道。
“呜呜……”凌嫣扭动著身子呻吟了几声,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阴
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脸的狰狞,首先捏住凌嫣的乳头,将榨乳器的透明玻
璃罩一下套了上去,紧紧的吸住,然后在凌嫣的乳房上夹上几个连著电线
的锯齿夹,尖利的锯齿深深的咬进凌嫣富有弹Xing的乳肉中,疼的她呜呜的
大叫起来。
“哦,你在说很爽吗?别急,下面还有更爽的~”阴说著从后面将凌嫣推倒
在床上,扒开她那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超短裙,露出高高翘著的雪白的臀
部,将那珍珠串迅速的从后庭一个接一个的塞了进去。
“呜!……呜!……呜……”凌嫣每被塞进一颗珍珠都要娇叫一
下,酥浪无比,一连12声,听的阴Xing欲无比高涨,恨不得直接扒开凌嫣的
屁股就干,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将那12颗珍珠全部塞进了凌嫣的屁股里,
接著,他拿著注射器,放下凌嫣,走进了洗手间,里面便响起了哗哗的水
声。
不一会,阴拿著注满水的注射器从洗手间出来,脸上带著邪恶的微笑,一
下扑到床上,将正在试图坐起来的凌嫣此重新按住,对著那被珍珠撑开的
菊穴就是一针头下去。
“呜呜呜?!”凌嫣只觉得后庭一阵冰凉,大股的冷水已经被注射进了她
的肚子里,奇怪的是,并没有多少水倒喷出来,因为那珍珠串是吸水材料
制成,吸了水以后一下膨胀起来,将凌嫣的菊门塞死,阻断了水的出路,
这还不算,阴将那个头大身小的后庭塞拿起来,对著凌嫣的高翘的臀部用
力按了下去。
“呜哦哦哦?!”凌嫣又是一声浪叫,屁股里被大量的冷水和膨胀的珍珠
串塞的特别难受,鼓胀无比,那后庭塞大头插进了凌嫣的屁股里,被后庭
阔约肌紧紧夹住,就怎么也拔不出来了。
“怎么样?一定很爽吧?我再帮你按摩一下?”阴说著将手掌抵在凌嫣的
屁股上,用力的往下按去,那珍珠串就连著大量的水在凌嫣的直肠的肚子
中中疯狂的滚来滚去,把凌嫣搅的睁大著眼睛浪叫不止。

“该死的!我受不了了!”监视的警察猛的站起来,回头喊道:
“M,还不出手吗?”
“……没有我的指令,不要擅自行动,还需要我重复吗?”M的声音依旧
冰冷。
“可是……”
“除非是直接严重伤害或者强奸类似的威胁才出去干涉,之前不是说好了
吗?凌嫣小姐是以重度受虐倾向的身份作为诱饵的,这样的程度出去不是
打草惊蛇?”
……
房间里,阴正用扩张器将凌嫣的蜜潭慢慢撑开。
“嗯…… ”凌嫣躺在床上,无助的扭动著Xing感的身子,被阴死死的压在
身下。
“嘿嘿,忘了告诉你,除了这根,还有几根,就一起放进去吧?”阴回头
笑了笑,又从背包的夹层中,摸出三根超粗大的不同颜色的按摩棒,一根
上面是密密的一圈圈的螺纹,一根上面是无数根竖起的软Xing尖刺,还有一
根上面很光滑,但是全部都比手腕还粗。
“呜呜呜!!?!”凌嫣一见那么粗大的东西要同时往自己的蜜潭里插,
连忙拼命的摇著头。
“呵呵,我知道了,在QQ上你说过,等你被捆起来塞著嘴的时候,越是拼
命的做出‘不要’的样子,其实就是很想要的意思,看来你真的很喜欢重
口味呢?”阴坏笑道。
“呜呜呜!!……”凌嫣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的扭动身子挣扎
著,阴见扩张器已经将蜜潭扩张出一个拳头的尺寸,便将三根前端除了龟
头外都很细小,越往下却越粗的按摩棒抓在一起,狠狠的朝凌嫣的蜜潭中
插去。
“呜!!!!!!!”凌嫣痛的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仰起头大声娇叫
著,阴握著三根棒子的尾部,继续又用力朝凌嫣的身子里按进去一截。
“呜!!!…….呜!……”凌嫣圆睁著双眼,香津从口球的小孔中不
断的流出来,肚子被粗长的按摩棒顶的微微隆起了一块,甚至能够清晰的
看出按摩棒的轮廓。
阴兴奋的跳下床,按动了榨乳器和按摩棒以锯齿钳电瓶上的开关,凌嫣只
觉得浑身一阵酥麻,突然间乳房被紧紧的朝前吸住,乳头都被慢慢的吸的
长了出来,钳进乳肉里的钳子开始滋滋的不断的电著她,更要命的是下身
那三根超尺寸的按摩棒,一下如原子弹一样在她的蜜潭里疯狂的搅动起
来,其幅度大的令人乍舌,将凌嫣的肚子表面都搅的此起彼伏,里面大量
的冷水随著剧烈的滚动,把凌嫣弄的一下就到了高潮,下身蜜汁狂喷而
出,随著她剧烈扭动的被紧紧捆著的身子飞溅而出,甩的地板和床上到处
都是。
“呜哦哦哦哦哦哦!!!……..”凌嫣如滚水中的蚯蚓在床上弓起身子
高速的弹动著,看的阴自己也有点目瞪口呆。

“哈哈,好壮观的景象,什么时候阴也和我玩一下?”伊比丽丝看著床上
疯狂挣扎著的凌嫣,竟然流露出羡慕的表情。
“糟糕,只顾著爽了,如果这里通过摄像头被监视的话,说不定等下警察
会冲进来?!”阴退到镜子前站住,他的背刚好把警察的视线完全挡住,
只能通过凌嫣的耳坠听她发出的一阵接著一阵的浪叫。
“呜!!……”凌嫣的乳汁终于被榨乳器一股股的吸了出来,流到透明
的塑料管中,整个人似乎完全崩溃了一般,任由Yin欲一泻千里。
“伊比丽丝,检查下她身上和房子里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阴挡在
镜子前用手朝伊比丽丝的手心写道。
“检查过了,镜子里只有摄像头,床下和她的耳坠里有窃听器。”
“耳坠吗?”阴笑了笑,上前将扭动著的凌嫣整个抱了起来,朝洗手间走
去。
“都弄成这个样子了,给洗一洗才行……”
“他们进了浴室?!”
“哗!!”水声突然响起来,监听的警察赶紧把耳机摘了下来。
“这里应该听不到了吧?”阴关上了浴室的门,将凌嫣放在地上,然后将
她的耳坠给摘了下来,丢进了正在注水的洗手池里。
“呜?!……”凌嫣在高潮中感觉双耳一痛,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阴竟
然将自己的耳坠给拿掉了,顿时觉得不妙,但是下身和乳头上的强烈刺
激,又让她根本无暇用多少时间思考自己的处境。
“哼,让我看看你的包里有什么?”阴当著凌嫣的面,打开了她的坤包,
里面除了一些化妆品,纸巾,钱包等女Xing常用的东西,果然有一把还没有
手掌大的袖珍手枪,就象一些间谍影片中,Xing感女郎插在大腿丝袜中的那
种。
“这是什么?红尘,你为什么会有枪呢?”阴拿著手枪在凌嫣面前晃了晃
问道。
“呜!……”凌嫣看到阴居然会检查她的坤包,非常惊讶,而且他发现
了自己暗藏在包里的手枪,更是大大的不妙。
“怎么会……他是什么时候起的……疑心?!”凌嫣回想起刚才阴捆
绑自己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现在, 来玩玩拷问游戏?”阴说著摘掉了凌嫣嘴上的塞口球,将早已被
唾液浸成一团的内裤从凌嫣的嘴里抠了出来。
“啊!……啊……你要……干什么?……”凌嫣觉得体内疯狂搅
动的恶梦般的按摩棒终于停止了活动,胸前乳房前端被紧紧吸住的感觉也
消失了。
阴暂时停掉了各个Xing虐器具的开关,好让凌嫣从巨大的Xing刺激中暂时缓过
劲来答他的话。
“说吧,你到底是谁?真正目的是什么?叫什么名字?”阴蹲在凌嫣的面
前问道。
“啊……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你在怀疑
什么啊?……”凌嫣一边娇喘著,一边装作很茫然的看著阴。
“那这枪是怎么回事?嗯?”阴突然捏住了凌嫣下身的那三根按摩棒,使
劲往力一捅再一拧。
“呀啊啊!!……那是……我防身用的啊……”凌嫣被捅的仰起头
大叫起来,身体随著阴拧动的按摩棒扭向了一边,下身的Yin水顺著按摩棒
流了一地。
“防身?呵呵,好吧,那你再告诉我,你耳坠上的窃听器和镜子里的摄像
头是怎么回事?”阴打算直击要害。
“!!……”凌嫣的表情无比的惊讶,她不知道阴是怎么察觉到这两样
东西的存在的。
“哼,从你的表情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不管是谁派你来做诱饵的,今天你
是别想回去了……”阴站起身冷笑道。
“难道你就是……S?!……”凌嫣抬起头问道。
阴只嘴角微微一咧,并不答话,而是重新按动了所有Xing虐道具的开关。
“啊啊啊啊?!!……停下!……呀啊啊!!……”凌嫣一下子重
新陷入了地狱之中,榨乳器将她的前半截乳房又重新吸进了细长的玻璃管
道中,乳头被拉的长长的,肚子里三根刚刚歇了没多久的按摩棒重新疯狂
的开始搅动起来,把凌嫣的小腹顶起好多不规则的突起,那无数的颗粒和
软刺高速的摩擦著凌嫣敏感无比的穴壁,凌嫣痛的又开始高声浪叫起来。
“噢噢噢!!……要爆开了……肚子……”凌嫣肚子里的水在咕咚
咕咚的晃动著,阴笑著将手抵在凌嫣的肚子上,用力的揉捏起来。
“不要!!……不要挤……啊啊啊啊!!……”凌嫣疯狂的娇叫
著,整个身子如被人踩住七寸的蛇一般在地上剧烈的乱扭。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和我见面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啊啊!!……”凌嫣的嘴仍然没松。
“既然如此,就喂点药吧,这是拷问犯人专用的迷药,喝下去不到2分钟,
就问什么答什么。”
阴说著将那些装著春药的瓶子打开,捏开凌嫣的嘴一股脑的都倒了进去。
“呜…..”凌嫣的头歪在一边,被捆在一起的丝袜美腿不停的曲伸,连高
根凉鞋都被甩到了一边。
“这药还有个特点,越是接近高潮,服用者的精神防线崩溃的越
快……”阴看著目光逐渐失去焦点的凌嫣,用手抓住了深深插进她身下
的那三根棒子,然后开始用力的往外拉。
“呀啊!!?……啊啊!……”凌嫣下身的棒子被阴猛的用力拉出了
一截,棒子表面无数的颗粒和软刺飞速摩擦著她敏感无比的穴壁,那巨大
无比的刺激,让她不顾一切的在地上如被人踩住了尾巴的蚯蚓一般乱扭起
来。
阴干脆背过身,反坐在了凌嫣的腰上,然后一手抱住凌嫣扑腾乱蹬的双
腿,一手抓住三根棒子的尾部。
“准备了,这次可能会很痛哦?” 阴回过头冷笑道。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凌嫣还在抽搐的身子没
来得及休息一会,随著阴最后用力的一拔,三根还在不停震动的棒子被完
全拉出了她的下体,大量的蜜汁一下从凌嫣的蜜潭里喷涌而出,溅到了光
滑的浴缸壁上。
“不行了,忍不住了……”阴的下身在Xing虐这位大美人的时候本来就已
经处于勃起的状态,现在凌嫣长发凌乱,双颊绯红,在自己胯下粉躯乱
扭,在手中美腿上的光滑丝袜不断摩擦高声浪叫的样子让他彻底爆发了,
他一下从凌嫣的纤腰上弹起,将凌嫣穿著红色网眼丝袜的双腿往一边拉
去,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对准凌嫣大腿间那处丰饶滋润的去处用力的一
刺。
“哈哈哈哈,尝尝真刀真枪的味道吧!”阴一下便将自己的擎天插进了凌
嫣早已泛滥成灾润滑无比的蜜潭深处,那种带著体温的暖暖的被紧紧夹住
的感觉,让阴觉得舒服无比,一边大力的抽插著,一边问道:
“说,你叫什么名字?叫什么名字?!”
“啊!……啊!……”凌嫣起初只是随著阴的节奏不住的颤动著身
子,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下,仍然下意识的反抗著。
“看来拷问的程度还不够啊,哈哈~”阴笑著抓住了连著吸在凌嫣双乳上吸
乳器的塑料管子,用力的往下扯去,凌嫣白皙高挺的乳房便被一下拉的老
长。
“呀啊啊!!……”凌嫣朝上弓起身子尖叫著,被冷水灌的滚圆的小腹
高高的隆了起来。
“哈哈哈,这下这么样?”阴抱住凌嫣的腰部,再将自己插进蜜潭中的肉
棒用力的一戳,然后同时单手按住凌嫣隆起的小腹,用力的按下去。
“呃啊!!……”凌嫣弓起的身子一下又被按了下去,上半身仰起来,
从嘴中吐出了一大股冷水。
“你叫什么名字?!说!”
“不……”
“说!!”
“啊啊……”
“名字?!告诉我名字!”阴捏住凌嫣的乳房,发了疯一样更加大力的抽
插起来,把凌嫣捅的不住的乱叫。
阴自己因为太亢奋,又不断的听著凌嫣发出的娇浪无比的呻吟声,一下捅
的太用力,自己倒先射了出来。
“唉?……”阴的下身一阵抽动,将滚烫的神液一股股的射进了凌嫣的
蜜潭中,对著子宫就是一阵狂轰滥炸。
“啊啊啊!……”凌嫣在恍惚中突然下身涌进来一股滚烫的热流,虽然
只是一闪而过,但是“我被强奸了”的信号将她混乱的头脑又狠狠的刺激
了一下。
“名字,告诉我名字!!”阴一边射著一边大声喊道。
“凌……凌嫣……”凌嫣最后的抵抗终于瓦解了,她靠在瓷砖上,双
眼圆睁著看著上方,嘴唇在不停的翕动著,套著吸乳器的双乳在剧烈的起
伏,香艳光滑的身子在阴的胯下不时的颤动著。
“和我见面的目的是什么?”阴松了口气,将擎天从凌嫣的蜜潭中抽出
来,将残余的神液射到了她美丽Xing感的脸上。
“引出……S”凌嫣喃道。
“哼,果然,你的身份我就不用多问了,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我的人
了。”阴笑了笑,将凌嫣抱起,朝浴缸走去。
“M,他们在浴室里呆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监听的人问道。
“如果是两人都洗的话,半个小时也正常……”
监视器上,浴室的门始终紧闭著,凌嫣的耳坠还在洗手池里,只能听见刺
耳的水声。
不一会,浴室的门打开了,出来的是穿著短裤,上身包著浴巾的阴。
阴迳自走到了床前,坐了下来,在擦著身子。
“怎么只见他一个,凌嫣呢?难道说……”监控人员的眼睛死死的盯住
敞开的浴室门,里面除了哗哗的水声,却不见凌嫣的身影。只看到留在地
上的那三根按摩棒。
又过了一会,从那边传来的刺耳的水声逐渐小了下去,然后消失了,半分
钟后,凌嫣终于浑身包裹在浴巾中,重新戴上耳坠慢慢的走了出来,浸湿
的长发紧紧的贴著她的面颊和身子,她微微低著头,脸上的红晕还未退
去,雪白修长的玉腿在浴巾下清晰可见。
凌嫣的步子迈的有点不自然,阴见状便上前扶著她走到床前。
“难不成刚才她们在洗鸳鸯浴?!”
“哦,恐怕是的,她真放的开呢。”M说道。
“太便宜那小子了……”监听员用手敲著桌子小声说道。
“也未必是便宜他了,等下听听凌嫣有什么收获吧。”M看著屏幕上的凌嫣
说道。
两个人坐在床上断断续续的聊了二十分钟左右,阴便很沮丧的样子穿上衣
服,走进浴室将道具收回包里离开了房间。
凌嫣一个人坐在床前,用浴巾擦拭著自己的身子。
“凌嫣,听的见吗?身体不要紧吧?”M的声音重新从耳坠里传来。
“当然,M,什么事?”
“那个人如何?有可能是S吗?在浴室里你们聊到什么了吗?”
“啊,那个人似乎也不是,就是想趁帮我清洗的机会发生Xing关系而已,被
我拒绝后就没敢乱来了。毕竟很年轻,还是小孩子的样子。”
“哦?难道你忘了上一次你差点就被‘小孩子’弄上床呢?”
“啊,那个就别提了好不好,一时大意……”
“好吧,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渴望以后尽量避免这种过份亲密的接触,
万一目标克制不住,我们就不得不出面制止他,这样会影响整个行动
的。”
“呵呵,M,其实我倒不这么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目标反而更容易露出狐
狸尾巴吧?”凌嫣不以为然的对著镜子媚笑道,浴巾分的很开,隐约能够
看见两边露出的两个半圆形的“球体”。
“……总之现场的情势请慎重把握后再决定怎么处理吧,还是以你的决
定为主,尽量自然,但也别忘了安全。”
“呵呵,放心好了,我会把握好尺度的……”凌嫣笑道。
“那么,刚才那位,在浴室中,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你们在浴室里究竟
做了什么事情?”
“哦,说到可疑,当我谈到S的时候,他一脸向往的样子,而当我说到我愿
意和S做爱的时候,他竟然说自己就是S哦~”
“说自己就是S?”
“对啊,然后我让他用超能力把我重新捆起来,他愣了好半天,然后说超
能力又次数限制,今天的次数用完了。”
“哦,的确,如果是S的话,不管有没有次数限制,第一反应都应该是问你
的名字吧?”
“嗯,说的对啊,后来我又他今天都向哪些美女下手了,他也答的不怎么
顺。”
“那么,不管怎么样,还是把他说的名字报过来确认一下吧。”M说道。
……
晚上十点半,阴在家中打开计算机,登陆上一个国外论坛的ID。
“New Message”的字样在屏幕上方闪动著。
点进去之后,是ID为Red的用户发来的邮件,里面的内容是凌嫣接触过的所
有嫌疑对象的时间,名单和资料。
“果然很准时,凌嫣小姐……”阴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紧缚笔记敞开著摆放在阴的右手边,在凌嫣的名字下,是一大串的密密麻
麻的文字。
“阴,这算是我见过的最复杂的行为描述呢,你不怕其中有一条超出凌嫣
的能力范围她完成不了?”伊比丽丝捧起笔记,坐在桌沿上,笑著问道。
“如果是那样,她便会立刻被捆起来是吗?”
“不错,在那之后,她不受控制,说不定会把你就是S的信息告诉M哦。”
“呵呵,谢谢你提醒了我,伊比丽丝,突然我又想到一个更保险的办
法。”阴转过头,一眼看到的却是伊比丽丝短裙下露出的雪白的大腿,在
双腿之间,粉红色的内裤花边若隐若现。
“怎么了,眼睛往哪看呢,嗯?”伊比丽丝说著将右腿搭在了左腿之上,
低下头问道,紧裹著胸部的衣服下,是白晃晃的一对露出半截的乳房和深
不见底的乳沟。
“……”阴的下身立刻有了反应,不得不用手撑著桌面,一把将笔记抢
了过来,一边写又一边忍不住朝伊比丽丝身上瞟著。
“喂,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把男人的Xing欲勾起来以后再看著他欲求不满的
样子很有趣呢?”
“啊,没有啊,我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呢?~”伊比丽丝将手搭在了阴的
肩膀上柔声笑道,她的脸凑的更近了,妖媚的大眼睛半闭著射出无比诱惑
的眼神,身上特有的香气将阴熏的好一阵眩晕。
“妈的,我受不了了~!!”阴大喊一声,冲上去将伊比丽丝按倒在了地
上。
“嘿嘿,这就对了,帮你考试作弊的时候可是答应好好‘报答’我的啊~”
伊比丽丝在阴的身下笑道。
“报答的方式就是玩强奸游戏!!看我干死你~~~~~”阴说著将伊比丽丝的
双手反扭到身后,拉起伊比丽丝的短裙伸手就要去拉她的内裤。
“啊,这样不行的呢,都说过了……”被压在身下的伊比丽丝回过头笑
道。
“不管了,老子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阴拉下了伊比丽丝的内裤,
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对著伊比丽丝股间那条肉缝就要硬插进去。
“啊呀!……”伊比丽丝仰起头一声娇吟,阴的擎天竟然成功的插进了
她的后庭。
“哈哈哈!!成功了?!”阴得意的狂笑道,女神的后庭果然消魂无比,
紧实刺激,紧……
“是不是也太紧了点???!”阴刚插进去不到1/4,突然觉得蘑菇头紧的厉
害,顿觉不妙,赶紧拔出来一看,只见涨的通红的蘑菇头下面又多了一圈小
绳子。
“我靠,不是吧?!……”
“呵呵,所以说千万不要乱来哦~”伊比丽丝翻过身,靠著床坐了起来,然
后慢慢的用手指勾住自己的Xing感小裤裤,慢慢的拉了回去。
“该死的……”阴用手抓住那圈绳子想将它扯断,不过那绳子韧Xing非比
寻常,用力扯的结果只是加剧自己小兄弟的痛苦。
“快……给我……解开!”阴回过头对伊比丽丝喊道。
“哦,别著急吗,其实这样挺好看的,很别致呢~”伊比丽丝一边媚笑著,
一边突然把胸口的衣服扯开,露出那对雄伟白皙的双峰。
“我……啊啊啊?!……”阴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下身又比原来鼓
胀了几圈,原本还有些松弛绳子一下又勒的更深更紧。
“看来男人都是一样,聪明归聪明,但是下半身并不完全受上半身的控制
呢~”伊比丽丝重新扣好衣服,坐在床上饶有兴致的看著阴的狼狈相笑道。
“该死的,虽然是女神,但是竟然这样践踏玩弄男人的尊严,等著吧,总
有一天,我要把你这个骚女神活活干到喷汁浪叫,行动不能……然后再
#$$%^6%,接著还要@%^&*……”阴被折腾的满头大汗,坐在椅子上想著。
“好了,我也不会做的太过分,来吧,把你刚才的怨念加倍的发泄到我的
身上来吧?”伊比丽丝说著把笔记递到了阴的面前。
阴觉得下身那种被勒的快要断掉的感觉突然消失了,低头一看,那圈绳子
消失了,但是自己的小兄弟也被折磨得完全软下去了。
“……迟早会被你整成Xing无能……没兴致了,不玩了,你自己捆自己
玩吧!”阴穿好裤子,生气的将笔记推到一边。
“别这样嘛~阴,一个人玩会很无聊的呢,来,有什么狠招全部写在笔记上
啊,刚才我把你的那东西勒的那么痛,你就不想好好报复我一下吗?”伊
比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到了阴的后背上,纤长的玉手从后面伸过
来,在轻轻的抚摸著阴的脖子和胸膛。
“报复你的最好办法……就是不鸟你!……”阴装成一副不为所动的
样子,心里暗暗骂道,任凭伊比丽丝怎么挑逗也不说话,不过女神的媚功
凡人怎么可能抵挡的多久,伊比丽丝每说出一个字,那绯香氤氲的气息便
从她Xing感的红唇中吹拂出来,在阴的耳朵里卷来卷去,还有女神身上特有
的带著强烈Xing诱惑力的体香,早已把阴弄的有些神智不清,下身重新势不
可挡的怒挺了起来。
“不……不行……这样下去……抵抗不了多久……”阴在即将动
摇的刹那间突然猛的站起,拿起笔记便直冲厕所而去。
“阴?在这写就好啊,干嘛要冲到厕所去??”伊比丽丝奇怪的问道。
过了好一会,阴突然在厕所里喊道:“该死的,怎么又没厕纸了?”
几秒后
“伊比丽丝,笔记的纸是用不完的,对吧?”阴接著喊道。
“对,没错……等等,你该不会是想……”伊比丽丝答完阴的问题后
越想越不对,赶紧朝厕所里冲去。
“阴,住手啊,如果对笔记做出过分亵渎的事情,会……”
“哈哈哈,伊比丽丝,晚了,我已经做了~~~”阴蹲成标准的马步的姿势,
横跨在便池的两岸,手里拿著一张已经被“亵渎”的从笔记上撕下来的
纸。
伊比丽丝看著阴奸笑的样子,惊恐的神色慢慢的从脸上消失了,眼睛里充
满著同情的目光。
“不对啊,跟我预想的反应不太一样啊……”阴看著伊比丽丝的表情,
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从阴脚下的地板上,突然涌起一堆奇怪的复符文。
“哇啊啊啊啊!!~~~~~~~~~~~”
……
6月9日,高考最后一天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啊……没什么大碍……”
“这位同学,你确定吗?”
“当……当然……”
“那么……”
“什么?”
“这位同学,请你坐下来答题,你这样没什么理由的站著实在是有作弊的
嫌疑!”
阴看著监考老师严肃的神情,只好悲壮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慢慢
的,将自己的屁股朝椅子上靠去。
当阴的屁股和椅子接触的那一瞬间,监考老师在阴的脸上,看到了生平从
未见过的表情。
阴的两条眉毛弯曲著挤在了一块,两边眼睛一上一下,眼珠子都朝上翻
著,鼻子上下两截分别朝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扭去,一边嘴角紧紧的闭
著,另一边大大的开著,整张脸朝右上方60度的方向倾斜著。
接著,这张五官变形的脸开始变幻颜色,从黄到红,从红到绿,从绿到
白,又从白到紫……
“这位同学,你的脸好像交通灯啊,真的确定没事吗?”
“没……事……”阴低下头,从牙缝中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慢慢的
伸出左手,五指缓慢的张开,示意老师离开,然后用颤抖的右手,捏著不
停摇晃的笔,努力的朝试卷挪去……
几分钟后,阴突然保持低著头的姿势从座位上猛的站了起来,汗水,一滴
滴的汗珠从他的脸上,脖子上,一滴滴的朝试卷上滴著。
监考老师走了过来,没等他发话,阴还是慢慢的伸出了左手,比出五个手
指,然后自己飞也似的朝厕所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位同学?!!”
“伊比丽丝……”阴趴在厕所的洗手池上,将自己的裤子退到了大腿
处。
“啊?阴,你不要紧吧?~”伊比丽丝分明是一副强忍著笑的表情。
“我只是想问问……”阴说著慢慢的将右手指向自己翘起的臀部的方
向。
“这到底是虾米东东?!?!!”
只见阴的屁股眼中间,插著一把只剩下握柄的剑,剑柄侧面写著“天罚—
—执行代码0014”。
然后再下面是一行不停跳动的时间,正在倒计时。
“这个啊……因为笔记到底是神器,昨天也说过了,随便亵渎神器使用
者会受到天罚……不过不要紧,时间一到这东西就消失了~”
“还有……多久??……”
“这个……以你们人间的时间来算,还有8 9分钟3 6秒。”
“我还有个……问题……”
“哦?”
“那就是……”
“??”
“为什么只有使用者会受天罚而你却一点事都没有?!!”阴转过身喊
道。
“啊,这个啊……前面都说了啊,笔记你捡到了就是你的了,你怎么用
我无权干涉,昨晚本来想提醒你的,可是已经晚了,实在抱歉哦……”
“不行,英语还有一大半没答完……”阴穿好裤子,挣扎著朝厕所外走
去。
……
“那个,阴,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摆著这种难看的脸色啊?”伊比丽丝忍著
笑躺在床上问道。
阴拿著笔记,正在桌前拼命的写著,一段段文字都是以“凌嫣”的名字开
头。
“伊比丽丝,如果被操纵的人无法实现在笔记上写上的行为,就会被自动
紧缚起来对吧?”阴一边写一边问道。
“对啊,规则上写的很清楚呢,我看你在凌嫣的名下写了那么一大段,真
担心其中某个环节出错啊~一旦出错,你就会失去对凌嫣的控制,而且她有
可能呼救引来同伴,把你的身份告诉他们。”伊比丽丝坐起身,飘到了阴
的身后。
“所以,要另外写上一条别的行为作为补救措施。”
在最初写的“凌嫣”的名字下,
“在绝对隐瞒S真实信息的情况下,继续正常的生活……”
“于6月9日23:00:00,在没有任务或者被警察及同伴察觉情况下,以安
全的网络渠道将所有知道的关于M的信息和警察针对S计划的详细资料传到
如下址……”
最后一行是:
“7月1日21:15:00,在有任务或者被警察及同伴察觉的情况下……
然后在另外一页上写的是:

“6月9日23:00:00,凌嫣在有任务或者被警察及同伴察觉的情况下,以
合适的借口挣脱束缚按以往的生活节奏行动。”
“阴,果然还是够狡猾呢,这样会很有趣呢……”伊比丽丝看了阴在笔
记不同的页面写下的行为描述后兴奋的笑了笑。
“今天晚上,如果她不能将计划资料发过来,我对她的操纵就会中断,然
后另外一条后写上去的行为描述就会立刻生效,接著操纵她。如果她能将
资料发过来,那么另一条行为描述因为是后写的,所以会不起作用,我这
么说对吗?”阴转过身对伊比丽丝说道。
“呵呵,真厉害,那么快就想到这么使用笔记规则了,的确,如你所说,
先写的行为描述会优先执行。”
“好吧,那么我们就等著看好戏吧,我要用凌嫣,把M找出来……”阴的
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你怎么厉害,说不定哪一天会发现制服我的方法呢,看来我得多加小心
才行……”伊比丽丝用手托起下巴,坐在床边媚笑道。
“哼,你是在害怕吗?但是我感觉你更象是在挑逗我呢?”阴转过身说
道。
“呵呵,随便你怎么想,不过有这种威胁的存在,反而会让我觉得更加刺
激……”
“……果然,伊比丽丝的Xing格和我想的差不多,等著吧,总有一
天……不,不一定,她也许是在试探我,我不能让她有太多的戒
心……”阴的心里虽然很兴奋,但是仍然装出一副很冷漠的表情。
“算了吧,我可不想当太监……有了这本笔记,我以后不会缺美女玩
的……”阴笑著朝门外走去。
“哦,是吗?”
“都差点忘了,家里还有位美女呢,昨天和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郁闷
事,该好好发泄一下了……”阴打开了关著孙娜的房间,伸手按下了墙
上的电灯开关。
“呜!……”灯光一亮,孙娜Yin绯的呻吟声立刻响了起来。
在屋子的中央,孙娜的双手被黑色的拘束手套包裹著朝后高高的反吊起
来,手套上的皮带和天花板上的吊钩扣在一起,脖子上套著的项圈,锁链
却栓在了她脚下地板的铁环上,让她不得不向前弯腰低著头,她那修长的
美腿,在已经被鞭子抽的破烂不堪的短裙下被并拢著用绳子捆在一起,半
掂著脚尖支撑著身子,黑色的丝袜上到处是撕裂的长长的口子,露出雪白
的肌肤和还没消退完的红色鞭痕。
孙娜的嘴里塞著口球,口水不断的从小孔中流出来,和股间在按摩棒持续
震动刺激下流出的蜜液一起,在地板上流下了一大滩污浊的痕迹。
“看起来这几天你过的很受用呢……”阴走到孙娜的面前,捏起她的下
巴,孙娜惊恐的看著这个不久前刚将自己暴虐奸污的恶魔,凄美的眼睛中
带著乞求的神色。
“想让我放了你吗?哈哈,别做梦了,在我玩腻之前,你要在这一直待下
去,供我肆意蹂躏……”阴低下头笑道。
“呜呜!!……”孙娜听了阴的话绝望的摇著头。
阴慢慢的解下皮带,脱下裤子,将自己的擎天露了出来,迳自戳到了孙娜
的脸上。
“呜哦……”孙娜非常屈辱的呻吟起来,阴就这么用自己的擎天在孙娜
的脸上来回的摩擦,看著她那屈辱的表情大声笑了起来。
“这个姿势不错呢,你那Xing感的屁股刚好要高高的翘起来……”阴绕到
了孙娜的身后,用手抚摸著孙娜白皙滚圆的臀部。
“今天就不玩那么多花样,先直奔主题好了。”阴说著用力的把按摩棒从
孙娜的蜜潭中硬拔了出来,在孙娜娇浪的呻吟声中,将擎天对准孙娜红肿
的蜜潭狠狠的戳了进去。
“呜呜呜呜…….!!!”孙娜的身子被阴朝前顶的差点要反弓起来,但
是她的脖子被锁链死死的拉著,抬不起头来,低垂的乳房一下子在剧烈的
颤动中挤到了她自己的脸上。
阴看著孙娜被自己插的前后晃动的白屁股和不断扭动的Xing感的黑丝长腿,
插进孙娜蜜潭中的擎天因为亢奋变的更加坚硬无比,直捣孙娜的子宫口而
去。

最大限度, 高跟鞋, 嫌疑人, 初中生, 加好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