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拘束二(3)

拘束二(3)

广告位

第三章 人潮拥塞的电车上的仪式
当保健室里香山的调教终於结束时,这一天的所有课程也都已经结束了,回到教室一拿起书包,便马上跑去厕所,将制服换掉,拿下被香山的黄金水弄脏的蝴蝶结,但是,只有那假钢棒是拿不下来的,假钢棒的锁一定要宇田川才打得开。
皮内裤、宇田川,茧一边看着厕所的镜子一边整理头发,忽然想起了宇田川说放学後要再去职员休息室的事。
「不好了!」
镜子里茧的脸色,忽然间失去了血色,她慌张地跑了出去。跑到走廊一看,好像所有的学生都已经回去了,只有听到从外面传来的社团活动的声音,而校舍已经回复宁静。
但是茧却不能像其他的同学一样地回家,在通向职员休息室的走廊及通向鞋柜的走廊分叉口,茧突然停住,怎麽办?就这样回家会怎样?不想看见他,不想看见宇田川。
谁都不想看见….救救我!美奈子,救救我!妈妈、救救我!茧就这样低着头,不断地深呼吸,但是不能够回去,宇田川有那张照片,如果违抗他的话,他会怎样处置那张照片呢?这是可想像的,而且这皮内裤不解决也是不行。
茧再一次深呼吸,然後慢慢地向前走去,当然是向着通往职员休息室的走廊走去,通往职员休息室的路,感觉好远,放学後的校区虽然很安静,但是职员休息室的校舍却更加地安静。
茧来到职员休息室前,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气,不能够逃!不能够逃!茧不断地说给自己听,慢慢地将脸往上仰,然後再做一次深呼吸,轻轻地敲着门。
「真慢啊!」马上传来声音,门嗄地打开来。
「等了好久,好吧,先进来吧!」
宇田川露出狰狞的微笑站在那里,茧当场僵住,再度垂下了头,不能够逃!不能够逃!
不能够逃!茧不断说给自己听,如果处理不好就回去,一定会变得无法收拾的,茧抓着制服裙子的裙摆,心里面如此想着。
「不是要进来吗?要好好地接受人家的好意嘛!」
「啊!」
手腕突然被抓住,茧踉跄地进了休息室,宇田川马上把门合起来锁上。
「怎麽样啦?」
宇田川一边靠着门一边问茧,当然这是为了堵住茧的去路,茧则一直站在休息室的中央,低垂的脸上能够看见疲惫,紧握着的手微微的颤栗着,虽然和以往可怜的茧不一样,但是却另有一番风情,挑起了宇田川虐待的欲望,可能是那假钢棒发挥了相当的效果,宇田川看着茧的样子,不禁得意地笑了出来。
「什、什麽?」
「我是问你穿上那裤子的感觉怎样?」
茧什麽都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宇田川压低着声音说:「我是在问你舒不舒服啊!」
听到宇田川的话,茧忍不住抖了一下肩膀,向後退了三步。
「嗯~爱上那件裤子了吗?」
宇田川很快地来到茧的面前,抓着胸部的两颗肉球,从上面看进去,制服的蝴蝶结早已经散开了,宇田川的视线像黏胶似的,既有压迫Xing,又不住色眯眯的看着茧的脸,最後视线落在制服上高高隆起的双峰上。
「有没有想要一直都穿着啊?」
宇田川的语气,从狂妄转变成嘲笑,那张脸不论在哪里,都是龌龊的感觉。
「求求你,把底片还给我,也请把这变态的内裤脱掉….」
茧虽然已经极度憔悴了,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说出来,这是不能不说,不能够不说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这里的。
但是宇田川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哈哈哈哈!怎麽那麽突然,别着急嘛!」
看着突然狂笑的宇田川,茧再一次把脖子缩回去,茧鼓足勇气所说的话,似乎一点效果也没有,她不但没有达到渴望,而且感到相当後悔。
「请、请还给我….」
「在这之前,还有些事要做吧!让我看一看,到底有没有确实穿着假钢棒内裤….」
这不是开玩笑,虽然在那一瞬间也曾想过反抗,不过终究觉得反抗也是没用,再怎麽抵抗,也还是会被强硬地看到,与其这样,或许不如顺从,求得宇田川的高兴才是良策,如此,也许就能够拿回底片;茧抱持着这一丝的渴望,为了不让宇田川起疑心,於是她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有所觉悟地,自己将裙子卷上来。
「这、这样子能够吗?」
宇田川虽然吓一跳,但是很快地便蹲在茧的双腿面前。
「哈哈哈,这真是厉害!」
看着宇田川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茧虽然想向後退,但是双脚却马上就被牢牢地抓住。
「汁液流出来,都滴到大腿了不是吗?好像是爱上这件裤子了是吧?」
看到将脸埋进裙子,看着大腿之间,然後再往上看着茧的宇田川的脸,茧是相当的冷静,但是那份冷静立刻就变为忿怒,一看就知道宇田川是完全是不讲道理的入,对於这样卑鄙的男人,没有再进一步妥协的必要!一这样想,马上就怒气冲天,很想一脚就把他踢飞,不过脚被牢牢地抓住,所以没办法这样做,但茧还是怒骂着
「请不要太过份,老师,我会跟老师说哟!」
但是茧的叫声,似乎对宇田川一点效用都没有,宇田川反而开口笑了出来。
「要跟老师说吗?喂!你说的老师到底是哪一位啊!北原?也要跟北原老师说吗?」
「那、那是….」
「你认为你心爱的北原老师会听你说吗?哈哈哈哈!你真是可爱啊!你想想看,秘道里摆着电动上古神器,怎麽直接去告诉北原呢?何况你还流了满腿的爱液,是不会有说服力的,放弃吧!要是知道你插着电动钢棒Yin荡到学校来,北原会有什麽样的表情啊?」
宇田川站起来,在往身旁的黑色袋子里沙沙作响地找着,然後将手上的东西丢给茧。
被丢在茧脚边的,并不是原本茧所穿的内衣,而是皮制的胸罩….不对,只是皮革框住框胸部的轮廓,是会被怀疑是否为胸罩代替品的,因为怎样都无法盖住乳房,只能够强调出胸部的形状而已。
「拿着那个到这里来!」
看着被丢到面前的猥亵内衣,茧後悔地咬着嘴唇,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沿着脸颊滴落在床上。
「这、这和我们约定的不一样….」
「真罗嗦!我已经改变主意了,还是要我把这张照片彩色影印後张贴在学校里啊?」
宇田川不知道拿着多少张清楚地照到茧Yin荡姿势的照片,在茧的眼前晃动。
「快点穿上去看看!想穿内衣吧?真是的,特别对你温柔点,你却完全不接受我的好意,你要这样,我也有应付的方法。」
宇田川手里的照片晃来晃去的,表情充满着阴险,可能除了这些以外,还不知到底有多少张,底片也一定有不少,茧感到极度的绝望!这样子的话,不照宇田川说的话做是不行的了。
「为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做?」
「为什麽?你什麽都不懂嘛!不是我坏,而是你太Yin荡了!」
被突然的怒骂,茧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二、三步,宇田川的眼睛像狐狸一般地向上吊,眼神就像寒冰般的冷酷,面对终於露出本Xing的宇田川,茧只有颤栗地站在那里。
「想跑就跑吧,如果你不在乎後果怎样的话!」
「请、请不要太过份….」
「所以你最好老实地到这里来,把制服脱了,让我帮你把这胸罩穿上去。」
宇田川弯下身捡起掉落在床边的皮革胸罩,嘴角露出阴笑。
「嗯~如果说随便我都没关系的话,那就随你高兴也没有关系,当然也能够回去,同样地,我也能够随意地处理这些照片罗!」
茧紧咬着嘴唇木立当场,由於极度的害怕及悔恨,膝盖微微的颤抖着,要怎麽做才好呢?
要怎麽做才好呢?不论怎麽想,都找不到答案,再怎麽哭泣也是没有用,事实上,手握照片优势的宇田川,只会用「照着我的话去做就对了」的态度来对她而已。
茧虽然後悔却也没有办法,如果能够拿回照片的话,稍微忍耐一下是没关系,即使拿不回照片,只要不被公开,多少能够忍耐一些痛苦的。
不过虽然认为这是势在必行的事,但是顺从这种卑鄙的男人却觉得很厌恶,虽然从丽子那里,已经有了做一个奴隶的心理准备,但是并没有学到,要如何去讨好只想以暴力满足自己欲望的人,简单的说,就是茧无法从宇田川那里感受到爱,一切的感觉,只有卑鄙的情欲而已。
「怎样啊?到这里来,脱掉制服吗?还是要回去啊?」
虽然没有直接袭击过来,但是宇田川的话却带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茧只有觉悟了!不论如何,都只有照宇田川的话去做了,也许老实地照着宇田川的话做,能够免去不必要的刺激,或许还有机会拿回底片!茧咬着嘴唇,然後用着微微颤抖的手,将制服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
「喔!终於开窍了,早知道,就老实地照我的话去做就好了嘛!」
茧虽然不想反驳宇田川的轻薄,不过茧也已经没有那气力了,她只有一边咬着牙,一边解开朱红色的蝴蝶结。
「啊?不带胸罩的体育服装好像奏效了,乳尖已经勃起了,那麽喜欢这体育服装吗?」
「不、不是….」
「那这是什麽?这乳尖可不能说不是勃起吧!」
在脱掉运衫的时候,宇田川果然用着胶水般的视线,盯在双峰上面,茧虽然不由自主地想用双手遮住胸部,但是却被宇田川喝住,而无法动作。
「我想,皮内裤里面也相当兴奋了吧!」
正当宇田川要向茧靠近的时候,下课钟的钟声刚好响起,只见宇田川抬头看着挂在职员休息室墙上的钟,伸了伸头。
「好吧!先快点到这里来!把这个穿上!」
「啊!」
突然被宇田川抓住手臂的茧,脚步像快要跌倒似的踉跄了一下,虽然想要调整姿势,但却已经掉进宇田川的怀中,汗臭及令人生厌的粗壮手臂,一下子就绕到茧的背後,简直就像是缠绕着小动物的讨厌的蛇一样。
「弹Xing真好的胸部,真是教人忍不住,光只是看就已经快要出来了!」
「住、请住手….」
「乳尖已经肿起来了,是自己自慰的吗?」
「不….才不是!」
可是绝对不能说出,是被保健室的香山老师用稀释的盐酸虐待,茧只有一边剧烈的扭动着,一边装出平静的样子。
「算了,即使肿起来,也跟穿上这个没有关系!」
「啊!不要!」
「给我老实一点!」
宇田川很快地将拿在手上的皮胸罩绕过茧,以相当熟练的手法,一下子就将黑皮革的胸罩穿进茧的双峰。
「喔!这不是很好看吗?跟我想像中一样!」
「啊,好紧….好紧….」
皮胸罩毫不留情地紧贴在茧的玉乳,虽然叫做胸罩,可是根本只是个框而已,何况宇田川将扣子钩在最後面,茧丰满的胸部被紧紧地束缚着,被迫挺向前面,相当痛苦的变形着。
「好痛….好痛….」
「不痛不痛,你马上就会习惯了!」
宇田川对於茧的哭减,完全置之不理,反而绕到茧的身後,把胸罩弄得更紧,然後上锁。
「这个得戴到明天的午休为止,当然今天就这样子回家!」
「这、这个….」
「罗嗦!你想反驳我吗?照片被散发出去就不太好了吧?」
真是卑鄙的胁迫手段,只要底片的弱点被抓住,茧是无计可施的,只有唯命是从一途。
「呐,已经过了下课时间了,快点穿上衣服回家,真正的职员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看到你这副打扮,一定会被强奸的哟!」
宇田川则悠哉悠哉地将自己的书包拿在手上。
「到明天中午为止要穿着这件胸罩哟,你知道任意脱掉会有什麽後果吧?」
正当宇田川打开门要走出职员休息室的瞬间,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对茧说着,然後背朝着茧,高兴地笑着走出休息室。
从学校回到家相当的远,坐电车要花掉整整二个小时,茧一边用书包遮住胸部,一边在月台上等待电车到站,已经晚上七点了,四周变得一片漆黑,会这麽晚,当然是因为在职员休息室受到宇田川羞辱的关系。
晚上七点,虽然车站的月台上还是和学校一样到处都是学生,但是他们回家的方向却和茧完全不一样,因此没有任何学生和茧说话。
茧之所以会把书包抱在胸口,是为了遮住胸部。戴着皮胸罩的胸部,跟没戴胸罩差不多,当然有穿制服,但是若仔细看,就能够清楚地看见透过白色制服的乳尖,被皮胸罩强调後Yin荡地挺立着,如果只是胸罩的曲线透出来还无所谓,但却是乳尖露出来,所以茧才会用双手遮住胸部。
「神啊!请保 我平安回家….」
茧心里面如此想着,随着时间的经过,车站的月台上,逐渐的由上班族取代了学生,当然里面也有早已经喝得烂醉的人,或许是这车站附近的酒店太多了,所以以酒鬼多出了名,而且他们都把视线集中在女学生身上;一直站着等电车到站,茧感到几乎无法站立的痛苦及倒错的快乐,穿着皮胸罩虽然很痛苦,但是整个胸部会产生奇妙的快感也是事实,当然,满满地塞入大腿之间的假钢棒,仍然不间断的攻击着秘部,稍为不注意,就会有强烈的无法站立的感觉。
「快、快一点来….」
茧一直忍不住地看着显示电车到站预定时间的电子字幕,大腿之间的假钢棒也好,胸部的皮胸罩也好,如果被丽子看见了,一定又是一番拷问,虽然这也是很恐怖,但是茧现在心里面,只一心一意地想脱离这难堪的痛苦及快乐。
「电车马上就要进入第八月台,请在白线以内等候!」
扩音器里传来站员的警告,终於渐渐传来电车的声音,滑进站的电车慢慢地停了下来,但是电车进站的同时所带起的一阵风,将茧的裙子向上掀了起来,只专心遮住胸部的茧,完全没有想到裙子会被卷起来。
「呀~」
茧忍不住叫起来,但是却因为这样,月台上的上班族,都把眼光移向她,只见她一只手遮住胸部,一只手压着裙子,茧内心感到相当的不安。
但是茧却装出一副好像什麽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於是周围的上班族又将视线转回手上的报纸,好像什麽都没有看见,因为贝鲁西亚学校的制服裙子相当的短,所以茧担心里面不晓得有没有被看见,平常的内裤就已经很丢脸了,所以黑色的皮内裤更是不能够让人看见,茧呼地拍了一下胸口。
『门马上就要关闭了,请小心!』
虽然挤上了电车,但是里面就像沙丁鱼罐一般,再加上汗臭及酒臭,简直是异味杂陈,死命地遮住胸部而忘了抓住吊环的茧,随着奔驰的电车左右激烈的晃动,而且站在茧四周的人,全都是比茧还要高的上班族。
「啊!对不起!」
一靠到身边的人,马上就被回瞪一眼,茧没有办法,正想伸手抓住吊环时,悲剧就在此时发生。
「啊….」
周围听到的,不是只有茧小声的哀呜,也能够听到啪的声音,正当茧伸手抓住吊环的瞬间,被皮胸罩大大地向前挤出的双峰,撑破了制服的第二颗扣子。
茧慌忙地察看扣子掉落的方向,但是却看不见!从胸口向下看,掉落第二颗扣子,制服大开的地方,几乎连朱红色的蝴蝶结也没办法遮住,茧感到十分慌张,胸部的山谷能够清楚的看见,而且皮胸罩也完全裸露出来。
「年、年轻真好….」
正当茧慌忙地用双手遮住胸部的时候,周围的上班族已经注意到茧的异样,如果注意看,能够发现上班族已经将茧包围起来,并投注着Yin秽的眼光。
「咦?」
「你的胸部真是教人吃不消啊!」
最靠近的肥胖男人,吐着热热的气息轻声地说道,在这混杂的电车里,想跑都没办法跑,想要向对面的上班族求援,但是对方却回以Yin荡的眼神。
「不、不要….」
好色的男人们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无处可退,茧不由自主地胆怯起来,可是车内依旧是一片混乱。
「不、不要….」
「即使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穿着这麽Yin荡的内衣,简直是在叫人非礼你吧!」
「啊!你、要做什麽?」
茧突然被身後的男人紧紧抱住,大概是四十岁左右的上班族吧,混浊的鼻息吐在颈背上,相当的令人不舒服。
「你要做什麽?啊!」
男人的手法实际上是很熟练的,裙子从後面被掀起来,茧虽然想办法要把他甩开,但是在像包寿司般的电车里,却连扭动身体都没办法。
「你看,正如我想的,刚刚在月台上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啊!」
男人不是只有将裙子掀起来,更把皮内裤向上提起,茧忍不住地发出哀号,但是男人一点也不退却,四周的男人,更对茧投以充满好奇的眼光,常常只能一起搭乘电车的男人们,现在看见茧的痴态,更想随心所欲地抚摸茧的身体,由於这种共同的想法而变成利害一致,所以当背後的中年男人把茧的裙子掀起来,就没有任何人出来主持公道。
「裙子被风吹起来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了哟!吓了一跳,像你这麽可爱的女孩子,居然穿着这麽Yin秽的内裤这像管子的东西是插在里面的吧?阴部很爽吧?电池还有电吧?」
「不、不要、住手!」
吐出烟臭味的中年男人只是将皮内裤向上提起,似乎无法感到满足,他还用Yin秽的手来回抚摸茧的臀部,用力地揉捏,然後将手伸到大腿的前面,用力地压着,中年男人的目的很明显,是要将假钢棒更深地压入秘道里。
中年男人的不良居心,渐渐地在茧的身体上产生效果,为了要躲开中年男人的手,茧开始扭动腰部,茧的身体开始感到火热,额头也开始渗出汗水,一不小心,从已半开的双唇里,吐露出热热的气息。
「你果然是很Yin荡嘛?不对,是暴露狂!」
「求求你….啊!不要!住手、请住手….」
周围的男人,似乎茧越是狼狈,就越觉得兴奋,不论茧如何求助,都没有人伸出援手,他们伸出去的手,都是到了茧的裙子中。
「胸罩也是相当Yin乱的型式啊,你果然真是个变态!」
「啊!啊!」
等到回过神来,茧的身体正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抚摸着,臀部被爱抚、双腿之间也被不断地碰触,双峰被激烈的揉着,乳尖也被捏着,还有人不断地闻着头发的味道,甚至有只要摸着绑着头发的紫色蝴蝶结就感到兴奋的人,到了最後,开始有人将自己的擎天贴在茧的大腿上。
「不要!啊~」
「只要你不乱动就不会有事,我们不会对你使坏的….」
男人们团结一致地说着,在奔驰不停的电车里,茧完全成了色狼们的美食。
「啊!你看!这是你的爱液吧?真是的,这麽可爱的脸,却是如此地Yin荡!」
身後的男人,将自己的手指伸入皮内裤的隙缝里,一步一步地接近茧的花瓣,虽然花心因为被假钢棒阻隔而无法爱抚,却能够尽情地享受滑嫩嫩的花瓣的触感,经过长时间的快感刺激的茧秘部,不断地分泌出爱液,所以男人用手指将它掬起,歪着脸看着茧,将手指的爱液涂在她脸上。
「不要….救救我!求求你….饶了我….嗯….」
「说不要乱动就是在帮助你了,我们如此地团结,不让别人看见就是在帮助你啊!」
「啊….啊!嗯….」
由於男人们不断的爱抚,已经产生反应,即使不是这样,今天也已经过度刺激了,不论抚摸哪里都会有反应,再怎麽咬紧牙关,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反应,虽然羞耻地咬着嘴唇,眼泪湿润了双颊,但茧还是不由自主一抖一抖地扭动着腰。
「时间还相当充裕,我会好好爱你的!」
男人的蹂躏贪得无厌地继续着,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爱抚过的臀部,大概是有时整个手掌都拍上去的关系,已经稍微有点红肿,而且那充满弹Xing的臀部,也已经因为爱液而闪闪发亮。
「饶了我….请饶了我….嗯….」
在混杂的车箱内,因为挤满了人潮,所以几乎没有半点冷房效果,紧贴在身体上男人们的热气及不断地爱抚,让茧已呈现出半昏迷的状态,所以当男人将勃起的擎天给她握在手上,也已经没有缩手的意思了。
「哈哈,你长得真是漂亮!真是令人受不了!下了电车到厕所里做爱怎麽样啊?让我尽情地射吧,要在嘴巴、脸还有体内,我想要把这蝴蝶结浸湿….」
当耳边响起猥亵的话,似乎像从不知名的国度传来的时候,茧已经因为太过兴奋而全身产生了痉挛,男人们的枪炮开始陆陆续绩地,将子弹射在茧的裙子及大腿上,因此,茧的制服裙子便被白浊的液体弄成湿湿黏黏的。
「不要,啊!」
对茧而言,回家的二个小时,变成是被男人为所欲为地凌辱的、像恶魔般的地狱时间,在电车之中,虽然浸在几乎从大腿滴到脚底的男人的情欲中,但是并没有得到解放,电车的拥挤程度逐渐的缓和下来,当开始散发出腥臭味的时候,茧终於到了离家最近的车站,步履蹒跚地走下电车。

社团活动, 休息室, 蝴蝶结, 深呼吸, 保健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