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大男人被群虐

大男人被群虐

广告位

他是一个警察,毕业于大连警校。由于他身材结实,相貌端正,身手又好,在校被同学嫉妒。以优异成绩毕业后被分配到大连某式区公安局刑警二大队当刑警。二年后因为办案能力突出,被提拔为当时全市最年轻的刑警队长。又被市长的千金看上,可谓前程无量。
然而,正当他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梦想着自己的美好前程的时候,一件意外的公事突然改变了他的人生。
那是一个星期一,他刚到刑警队他的办公室,局长就把他叫到局长的办公室。”李劲啊,你立功的机会到謝了!”他一猜就知道是前几天发生的案子要他去负责侦破。几天前,一个抢劫小团伙抢劫了一辆进口轿车,杀死了司机,据说逃往了南方。”局长,是那起抢劫案吧?””真有你的。是啊,据说这伙劫匪逃到了广东。有目击者说他们中有人操广东口音,他们很有可能是广东人。我们已经和广东公安厅打了招呼,请他们配合我们的追捕行动。经过局领导昨天开会研究,决定让你去广东追捕逃犯。你这个案子若破了可是大功一件呢!”李劲听了心里乐了,他知道这是局长有意在成全他立功,也是对他的信任。他当即表态:”请局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抢劫嫌疑犯捉拿归案。””你能够挑选两个人和你一起去。明天就出发。
第二天,他带着他挑选的两个得力助手小王和小刘。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就出发了。第三天早上他们到了广州火车站。
广东省公安厅的赵付厅长接见了他们,并详细介绍了他们掌握的一些情况。据他们了解的情况,这伙劫匪可能是一伙惯匪,几年之中广东及附近省份发生的多起抢劫案件都与他们有关,近一段时间在广东销声匿迹,广东警方一直在怀疑是否流窜到外地作案,看来很可能是这伙歹徒流窜到了辽宁作的案。他们还提供了几个人的照片。
广东警方的判断没有错,正是这伙歹徒在广东风声吃紧的时候逃到了东北,多年来他们先后抢劫了多起,杀死打伤多人,他们据说组织比较庞大,都是一些不法的亡命之徒。广东警方几年来一直在追捕他们,但他们好象有内线帮助,每次都徒手而归。由于李劲他们是东北人,不易引起他们注意,可能有利于查出他们的藏身之地,一旦发现了他们的老巢,广东警方再出动警力一网打尽。
第二天,他们根据广东警方提供的线索开始了摸查行动。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决定分头行动。李劲在广州,小王和小刘分别去潮洲和中山。
根据广东警方提供的线索,李劲决定先到广州郊区的一个黑车交易市场去查查。
他扮成一个来广东买黑车的车贩子,来到了交易市场。所谓黑车市场,其实,这个市场本是一个旧货市场,后来,许多来路不明的车来这里进行黑市交易,久而久之,有了点名气,来这里买卖黑车的越来越多,广东警方也多次出动警力进行打击,但他们一是用金钱贿赂警方用作内线,再就是扔下车就跑。一些抢来的车辆自然也就来这里销脏。但他们很警觉,另外他们也有内线给他们提供消息,所以,警方多次出击都有无功而返。
李劲在市面上转了一圈,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因为经常有东北或其它内地甚至内蒙、新疆的车贩子来买车,所以,李劲的出现,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会把他当做是东北来买车的车贩子。
正在李劲对一台白色轿车仔细观察的时候,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人走了过来。”朋友,买车吗?是东北来的吧?””是啊,我想买一台回去,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开回去?””噢!那你放心,我们能够负责给你开回去,你只要先交车款的一半,另一半到地方再付。”这个人看起来特别热情,介绍了许多这里的情况,又说见到老乡感觉特别亲切,能够帮助他选车以免被人骗等等。李劲也只是觉得这个人挺好挺热心,就随着他看了几台车,可他只是对白色的轿车感兴趣,那个人就带他看了一圈,他当然都推说不中意。
李劲正想离开这里往回走,那个人又说:”这里的车不多,许多车是不能到这里公开卖的,你有兴趣的话,我能够带你去一个地方,保你能看中你如意的车。”李劲听了心里一怔。可是他听说有不能来这里卖的车。一想,说不定能抢偷来的车可能都是这样卖出去的,正好能够借机查看一下。他也是立功心切,没有多想,就跟着这个老乡走了。
那个人说着一些他的生意经,不多功夫,他们来到一个靠山的小镇。这里风景比较优美,山清水绿。穿过镇子,他们来到了山角下的一个院子。李劲一眼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白色轿车,和被抢的车是一个牌子。
院子不大,停了有十多辆各种颜色的轿车。
那个人,一进门就喊:”大哥,我带回来一个看车的客人。”屋子里立刻出来十来个人。个个身强力壮,都是一样的打扮,人人都戴着太阳镜。这时从屋子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李劲一看,吓了一跳!”这个人怎么这么象广东警方提供的嫌疑犯呢?”他刚想问那个老乡怎么回事,那个人开口了,”老刘,你干的不错,一会去领赏。””谢大哥,那我先回去了。”说完老刘就走了,临走还看了一眼李劲,眼里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情。
李劝明白自己被这个人骗了,可是他要走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沉着地面对这伙歹徒。”听说你是个不错的警察,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看怎么样?””是你抢的车?””是啊,你可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你还不知道我镇南山的手段吧?””你们再有手段,天网恢恢,你们早晚得落入法网。””可是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的命运由我决定。”李劲气得一声不响,没想到刚一出马就落入歹徒手里,真是奇耻大辱,只恨自己一时胡涂,竟上了那个人的当。他思考着怎么脱身。”不用费心思了,落入我手里的警察没有活着回去的,要活着,只有一条出路。””什么出路,让我跟你们合作,别想。””小山子,你出来。”一个打手打扮的壮实青年立即跪倒在中年人的脚下,双手放在身后。”把靴子给我品味干净!””是主人。”那个被叫做小山子的打手找的身强体壮,李劲正在猜测怎么回事,中年人发话了,”他和你一样,是个很有前途的警察,可是如今成了我的奴隶。我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我渴望你也能一样。””你妄想!””一会你就会听话的。来呀!好好招呼这个小子!”李劲抬腿踢倒身边的打手,转身想冲出去,可是大门早已经被人关上了。他只好以一敌众,可是面对十几个身强力壮,经过专业训练的打手,他纵有一身功夫也是无可奈何,虽然撂倒了几个打手,坚持了一阵,可毕竟他们人多势众,还是被他们按倒在地,手脚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身手真是不错呀,要不是我们人多,还怕对付不了你那。好。我就喜欢强壮有野Xing的奴隶,驯服起来才有情趣。哈哈哈—-先饿他两天,你们先玩玩,不过不要伤了他,我要他好好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哈哈哈!”说完转身进屋里去了。
老大一走,几个打手立即把李劲抬到一间屋子。李劲用眼斜看了一眼,只见屋子里摆着多种刑具,墙壁上,也挂满了勾、环、铁索等工具,好象是电影里敌人对付政治犯的刑讯室。看到这些,李劲不禁打了个寒颤。
几个人把李劲抬到屋子中央,从屋顶上拉下来一个带勾子的铁链,把李劲的脚脖子绑住,再用勾子勾住,铁链子往上一收,就把李劲给倒吊起来。又把李劲绑手的绳子解开,扒掉他上身的衣服,露出李劲结实的肌肉。”身材很不错呀,下面也一定不会让老大失望吧?”一个打手说。几个人去撕扯李劲的裤子,又撕掉了内裤。”你们想干什么?”李劲一边挣扎一边高喊。”一会你就知道了。””好呀,真不小,老大一定高兴。”几个人一边议论一边用手抚摸着李劲全身,让他痒得难受。有人抓着他的神物使劲撸。李劲又痒又羞,又无可奈何。神物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这小子还挺贱,这么快就硬起来了。”正当李劲被撸得兴奋起来,马上要达到高潮时,他们又住手了,李劲觉得更加难受,神物直直地翅着,他觉得无地自容。”你们杀了我吧!””那不成全了你吗?我们要训练你不是杀了你。”一个打手,拿来一条绳子,把李劲的神物勒住,李劲疼得”啊”了一声。”看看这小子后面怎么样。”有人又拿来一根木棍,先用手摸发摸李劲的屁股眼,用一根手指伸进去。李劲疼的向前一动,立刻有人拿来一个带球的口塞,塞进他的嘴里,揪住他的头发,不让他向前躲。”这小子菊门挺紧,是个雏。””那你慢着点,别一下让他昏过去。””我有数。”这个打手用唾味沾手指,又把两个手指伸进了李劲的后庭。李劲疼的直冒汗,又躲不了。打手又拿来木棍对准李劲的后庭插了进去,李劲被这股劲撞得钻心的疼痛,闷哼了一声就昏了过去。
待李劲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带上了全付武装。头上被戴上一个象狗头一样的头套,身上被套上用皮革制成的皮衣,后庭被插上一个后庭塞,后面还托着一条象狗尾巴似的东西,手上套着象狗爪一样的皮手套,脚上也套着同样的皮手套,脖子被带上了狗项圈,项圈还两个铁环,后面的铁环拴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被”小山子”攥在手里,”小山子”的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根皮鞭。李劲的脚脖子上套着皮制的脚铐,脚铐用铁链相连,铁链还被连接在被套在神兵上的鸟笼的根部,使得李劲根本不能站起来,只能象狗一样趴地上或在地上爬。李劲被”小山子”牵着爬到墙壁的一面大镜子前面,以便能样李劲能看见自己的贱样。
“小山子,你可要好好驯养他呀!主人可说了,你驯服不了他,就让你陪着他一起接受驯服。””小山子”一听有人这样说,立刻骑到李劲身上,手里的皮鞭挥动起来,”贱狗,在地上爬两圈。”李劲没有动。”小山子”一抖手里的铁链,李劲顿时觉得脖子被勒得出不了大气,身上又被子皮鞭狠狠地抽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爬了起来。爬了一圈后,”小山子”又发话了,”学狗叫”李劲没有出声,默默地向前爬着。”啪”的一声,皮鞭响了,李劲疼得一抖,还是不出声音。旁边的几个打手轰的一阵大笑。”小山子”感到受到了耻笑。手里的皮鞭又挥了起来,李劲忍受着疼痛,就是不出声。他越是不出声,皮鞭越打得凶。可是李劲不叫,”小山子”没有了办法。他扔下皮鞭,跪在地上。”请主人调教我吧。””真是笨蛋。你来给他做个示范吧。”一个打手,捡起皮鞭,对着小山子晃了晃,”小山子”立即脱光了衣服爬到这个打手的脚下。打手挥起鞭子,在小山子背上抽了一下,小山子爬到墙角用嘴叼着一根铁链爬回来,放到打手脚下,又爬回去叼来了一个狗圈。打手给他套上脖圈,小山子晃晃脑袋表示高兴。打手又把铁链拴在狗圈上,左手牵着小山子,右手挥舞着皮鞭,小山子一边爬山一边”汪汪!”地叫,样子贱得让李劲直觉得受到了羞耻。爬了两圈,打手又把鞭梢一指地下,”站住!”小山子立刻停下来跪在地上,双腿分开,双手交叉放在身后,象准备被捆绑的姿势,粗大的神兵拖在地上。”给主人脱裤子”小山子又跪起来用嘴给这个打手脱裤子,费了一番功夫,终于脱了下来,又用嘴同样艰难地脱下了内裤,打手的神兵露在外面,小山子毫不犹豫地含在嘴里用舌头细心地品味起来,打手还有意移动身体,让他不得不跟着移动,突然,打手”啪”地打了他一个耳光,差点把他打倒在地。原来他弄疼了他。品味了有半个小时,打手开始呻吟,这时一股白色的浓浆喷在”小山子”在脸上。
打手用手指在小册子脸上刮下神液,放到”小山子”的嘴边,”小山子”品味干净,另一个打手又过来,让”小山子”张嘴,掏出神兵对准小山子的嘴巴开始撒尿。由于他没有把神兵放到小山子的嘴里,尿水撒了一点,又遭到一顿耳光。这时又有一个打手过来,把小山子的头按到地上,小山子的屁股撅起来,露出被剃了毛的菊门。”把菊门打开”打手命令到。小山子立即用手扒开自己的菊门,打手掏出自己的阳物用手指捅了几下,就把阳物插了进去,小山子抖动了一下,身子向前倾了下去,打手操了一阵子,待要泉涌时又拔出来对着小山子的嘴巴射去,小山子只有默默地品味干净。几个打手轮流着射进小山子的嘴里,小山子的嘴里和脸上到处都是神液,身上也粘了许多神液。他都一点一点品味干净了。之后,小山子菊门又被塞上一个可摇控的电动上古神器,一个打手按了一个手里的开关,小山子立即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一边跳一边大叫,”求主人,饶了小山子吧!主人让我做什么都行。””好吧,你到街上去买点东西回来。”
小山子只在裆部兜了一个布条,后庭里插着那个电动上古神器,爬着出了大门。一个打手在他走后不久也跟着出去了。
李劲也被几个打手抬上一辆小轿车,菊门里也被插上电动上古神器。
小山子,几乎光着身子走在街上,引来行人的注意,人们议论纷纷。小山子走到一间店铺前,要买蜡烛。老板看了看他,没理他,他拿出钱,老板才给他出包蜡烛。小山子走到街心广场,这里是人最多的地方,人们看到来了这么个男人都以为是精神病人,突然小山子跳了起来,引得人们驻围观。原来是车里的打手按下了手里的摇控器,小山子因为疼痛不得不跳起来。李劲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在骂这些流氓。这时打手又按下的李劲后庭里电动上古神器的开关,李劲不由自主地跳起来。李劲想喊可是又被带上口塞喊不出来,只能象狗一样车里跳。打手松开控制两人的遥控器两人同时停了下来。”你的行动受我们控制,你不想做也得做,反抗的结果只是多受点罪。”
小山子在外转了一圈回来了,李劲也被拉了回来。他亲眼看了小山子的一举一动,不禁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一丝恐惧。小山子是一名警察,他决不会轻易成为劫匪的同伙,可见匪徒们的手段。他有一点不明白,难道一个人民警察的意志就这么不堪一击?”
回到匪窝,打手们又松开了小山子,让小山子继续训练李劲。小山子在打手们的帮助下,卸下了李劲的行头,让他一丝不挂,小山子把李劲的双手吊在顶棚上,双脚被拴在地上的铁环上,使他身体不能随便移动。
小山子挥起牛皮制作的鞭子,对准李劲的神兵抽去,李劲疼的”啊”一声大叫,血顺着神兵淌出来。”不求饶就打掉你的命根!”声音非常恐怖。李劲没有回答,小山子又挥起了皮鞭,”啪!”鞭子扫过神兵和神球,李劲又是一声惨叫,几乎昏了过去。小山子用鞭梢轻轻一甩,李劲不由自主地身子一缩。”怎么样?不求饶就这么折磨你,直到你求饶为止。”说着又举起皮鞭,在空中一划。李劲想:”我要真被打死,也没有人知道,又要受他们折磨。不如暂且屈服他们,以后找机会逃出去跟他们算新仇旧恨。”想到这儿,李劲不由自主地脱口说出:”饶了我吧!”小山子挥舞在空中的鞭子立刻变了个方向落在地上。”好!叫爷爷”小山子说。”爷爷,饶了我吧!”一旦第一句出口,不由得李劲不说下去了。”说!你是什么?””我是爷爷的孙子,主人的奴隶。”
“好!小山子,终于成功了。李劲哪!你这个警察也太没有骨气了,这么几下子就服输了?小山子可比你强多了。”一个打手挖苦地说。李劲只觉得无地自容。话已出口,想收回是不可能了。”小山子,拔掉他的牙,免得他生狠心咬了主人。给他带上乳环和铜铃。”小山子依照吩咐,拿来一块破布,塞进李劲嘴里,又拿来钳子,先在李劲的牙齿上敲了几下,李劲在牙齿被敲得渐渐松动了,小山子拿起钳子逐个把李劲的牙拔了个干净,每拔一颗李劲都疼得钻心,汗水和血水顺着脸夹淌下来。待最后一颗牙拔下来时李劲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劲又被一阵疼痛惊醒过来。小山子正在给他乳头扎针,李劲强忍剧痛,下身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这小子硬了!”打手们一阵欢呼,好像庆祝一场胜利一样。小山子扎完了一个乳头,又开始扎另一个,李劲现在象只待宰的狗一样,只有默默地忍受疼痛。小山子利落地扎完并穿上了两头带眼的细钢棒。钢棒上的两个眼是用来穿铜铃的。待铜铃带好,李劲被卸下来,被要求跪在地上,给每个人嗑了三个头,尽管李劲心有不甘,一想到前面已经屈服,只有按他们的要求做了。嗑过了头,小山子又给李劲套上狗的装束,命令李劲重新在地上爬,这回李劲中只有乖乖地爬了。李劲一边爬,小山子一边打,铜铃也”钉!铛!”做响。爬了两圈,李劲又被命令给这些打手们口交,李劲由于牙齿刚被拔下来,一动牙龈就非常疼痛,不敢用劲,免不了被打手打了几个耳光,又只好忍痛为打手们服务。待为小山子口交完毕,李劲的牙龈已经肿得很高了,还要谢谢主人们把神液赏给自己喝。李劲现在终于明白了小山子为什么肯做奴隶的原因了,甚至于想,说不定小山子也是和他一样的想法,也在想着有一天能活着出去再报受辱之仇。想到这里,他对小山子有了好感,想着将来怎么样和小山子合手逃出魔窖。
晚上,李劲被带到老大的房间,一到老大房里,李劲立刻脱光衣服,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身后,等主人的命令。
“把主人袜子脱下来!”老大终于说话了。李劲用嘴叼住老大的袜子开始给主人脱袜子,费了好大的劲才脱下来,还挨了老大两计耳光。”给主人洗澡!””是主人!”李劲站起身到洗手间。”回来!”李劲又走回来。”谁让你去洗手间了?”李劲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过来,笨狗!用嘴给主人洗。待会儿再收拾你。”李劲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洗澡。他爬过去,用舌头细心地为主人开始品味起来。老大的身材很棒,肌肉很发达。李劲心里也是很羡慕。老大伸出脚,李劲把脚含在嘴里用心的品味起来,虽然心里不情愿,为了活着出去,他只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好不容易品味完了脚,又开始品味腿,慢慢地品味到了老大的阴部,李劲犹豫了一下,老大立该骂了起来,李劲只好把老大的神兵含在嘴里,在李劲伺弄下,老大的神兵渐渐地硬了起来,李劲不知道是不是继续品味下去,老大用手示意往下品味,下面就是后庭,李劲只觉得一阵恶臭,差点吐了出来。好不容易品味完了全身,老大又让李劲跪下,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狗圈,在李劲脖子上缠了两圈扣紧,李劲只觉得呼吸很困难,狗圈的前后各有一个铁环,老大又拿来两根铁链,一根从狗圈的前面的铁环穿过,两端分别用锁头锁在两只手腕上。另一根铁链从狗圈背后的铁环穿过去,两头分别锁在脚腕子上,又用一根细一点的铁链,一头拴在背后的铁链上,一头拴在李劲的上古神器上。
这样李劲就只能跪在地上,想站起来是不可能了。李劲此时成了一只真正的狗了。给李劲穿戴好以后,就躺到床上自顾自睡觉了。李劲没有得到任何命令,只好一直跪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劲支持不住了,他想反正老大也睡了他也能够靠在床边睡一会。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忽然,老大醒了。他发现李劲睡着了,抬腿就是一脚,李劲在梦中被踢醒,顾不上疼痛,忙跪了起来。老大拿来一个粗大的上古神器,让李劲跪爬着露出屁股,对准李劲的后庭一下捅了进去。李劲疼得翻倒在地。老大又找来一根细绳子,把它拴在上古神器的一端,绳子在另一头从李劲的腰上缠过去紧紧地系住。这样一来李劲坐也坐不下,起又起不来,每动一下都钻心的疼痛,只能乖乖地跪着。开始还好,时间一长,后庭里火烧一样难受。可是又退不出来,李劲疼得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想自己一个堂堂警察竟落得如此下场,将来怎么做人?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这里,他伸出舌头准备自尽。可是他一使劲才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以经被全部拔掉,想自杀都不能。他没有了办法。他试着想把上古神器挺出去,可越是用劲上古神器越往里进,更加疼痛。他只好忍着痛,心想一定挺住,有时机出去再和他们算这笔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劲又被人弄醒了。老大吩咐手下把李劲拉出去。几个打手过来卸下了李劲身上的工具。把他带到一个不大的房间,李劲一眼看见桌子上放着的注射器,心里一紧,”难道说他们要给我注射毒品?”他想往回走,几个打手立刻按住了他,一个打手拿来一个注射器对准李劲的胳膊就扎了下去。然后几个打手又把李劲拉到院子里,院子中间有块埋在地里的铁板,铁板上拴着一个铁环,铁环上拴着一根细铁链子,有十多米长,铁链的另一头是个神兵铐,打手们把神兵铐给李劲铐上,又给他双手双脚套上连体铐,这样,李劲只能爬着走路了,打手又用拴狗链把李劲脖子套上,拴狗链的另一头套在围着铁板的一圈铁栏杆上,一个打手挥起手中的皮鞭,抽在李劲的屁股上,李劲只得转着圈爬,象一只狗一样,神兵被拉扯得又疼又难受,打手的皮鞭又不分部位的随便那儿都招呼,而且,皮鞭越来越紧的落下来,李劲也只好越来越快的爬,还是常伴着他的惨叫。更有一个打手,拿来一根儿臂粗的假上古神器,后头还连着一根狗尾巴,不分清红皂白,猛地插进李劲的后庭,李劲再也忍受不住,当时就昏死过去。
也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李劲被一阵疼痛弄醒。他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当,更有一种异样的难受,浑身奇痒,全身发抖,头胀得很,恨不得一头撞向墙壁而死,当然他被用铁链拴着,只能在地中间来回打转,他忍辱负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这一切都有被老大和他的打手看在眼里,两个打手过来,用注射器又给李劲注射了一支大麻,李劲立刻安稳不来,身上的伤疼也减轻了许多,他心里明白了,原来是毒Xing发作了,可是他已经无力抵抗,他们给他注射了正常吸毒者几倍的用量,就是让他马上成隐以便于控制他。
老大走过来,用脚踢了李劲的小腹,李劲被踢翻在地,老大用脚踩住李劲的脸,用力捻踏。”就你一个小黑狗腿子还敢跟我作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有多少比你资格老的警察落在我手里,小山子也是来抓我的,还不是被子我驯服?你还想乘机生官发财,我让你做梦!”就着又用脚狠狠地踩向李劲的下体。仿后你乖乖的还有你的活路,只要你让我和我的手下开心,就留着你的狗命,要不然我杀了你或把你拴在笼子里和狗一起活着让狗操你。”又对几个打手说:”好好训练他,不听话就别给他注射!”就完老大就走了。
几个打手得到了老大的命令,把李劲拉起来,让李劲跪下,李劲没有一点精力反抗,反抗也是徒劳的,打手们命令他求他们操他,李劲便挨个人求,完事后还要品味干净神器,再爬到另一个打手跟随前求人家操他的嘴巴,李劲现在已经被折磨得失去了本Xing,身不由已的随着打手的命令做着下贱的事。几个打手完后把他带到狗窝里,在他神兵上涂上羊油,让狗去品味,李劲只觉奇痒难受,又不能摆脱,只好强行忍着,衰声求饶。

[attachment=6678]

他是一

公安局, 办公室, 广东人, 公安厅, 目击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