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女特警紧缚故事(5—8)结束

女特警紧缚故事(5—8)结束

广告位

5 、内衣捆绑和女魔术师的指导

  小马的移动硬盘里藏了不少好东西,两人一边谈一边浏览视频,果儿特意挑
选了一些充满了口球、眼罩、乳夹和按摩棒的片子。沙曼也知道她的想法,心里
暗暗好笑。不过咖啡的片子确实充满了挑逗意味,不一会儿两人的呼吸都已经略
略有些急促了起来。

  「咖啡的东西好是好,就是没有什么过程。」果儿一边控制自己一边装作不
在意地说。两人这时候已经看了不少视频了。

  「就选个图片然后自己琢磨吧。」沙曼说,两个人关了视频,又在图片库中
浏览了一会儿,都觉得有些无聊,于是沙曼干脆闭着眼睛乱点了一个图片。

  「哟,沙曼姐你的感觉真不错哦。」果儿笑着说,图片上一个身穿比基尼的
金发洋妞正被驷马紧缚,面朝下躺倒着。双手双腿被捆绑得相当复杂。

  「看上去不错,就模仿这个好了。」沙曼看了下,「这种捆法让双手空置了,
没有办法够到绳子,应该很难逃脱吧。」

  「好的好的,沙曼姐先把衣服脱下来吧。」

  「为什么啊?」

  「这个西女可是比基尼,为了模仿到位,沙曼姐穿的少一点比较好吧。」

  「恩,也对。」沙曼也不矫情,三两下就脱掉了吊带衫和迷你裙,现出里面
的黑色情趣文胸和丁字裤来。

  「沙曼姐,你的身材真的好好哦~ 」果儿夸张地喊着扑了上来,揉着沙曼的
胸部。

  「好了好了。」沙曼宠溺地防守了一下,「别浪费时间了,还捆不捆啊?」

  「哦哦,先捆先捆。」果儿嘿嘿笑着转身抓起绳子来,「捆好了再慢慢揉,
这次一定要把沙曼姐捆个结实。」

  「你啊……」沙曼无可奈何地笑笑。

  「这种捆法的关键还是双臂。」果儿指着图片分析了一下,「绳子不是捆住
手腕的,而是把小臂当中十字交叉捆起来,然后和胸绳和丁字裤连接起来,固定
绳结的位置,使得双手完全没有办法够到绳子,当然也没有办法挣脱了。」

  「分析得很好么,看不出来小恶魔还真有些理论水平。」沙曼打趣说。

  「嘿嘿,怎么说我被捆起来的次数要比沙曼姐多上几十倍,这点经验还是有
的。」果儿说,「而且,沙曼姐,我可不止有些理论水平哟。」

  「好了好了,就让我看看你的实践水平怎么样吧。」沙曼笑着反剪双手。

  「可惜我力气太小了。」果儿一边熟练地将沙曼双手小臂十字交叉捆绑起来,
一边说,「怎么样?」

  「不是很紧。」沙曼皱皱眉头,尝试着活动手臂,活动范围相当大,「看来
后续手法还是相当重要的。」

  「那倒是。」果儿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拿起一根长绳,「让我来为沙曼姐姐塑
胸……」

  虽然力度不够,但果儿的技术还是相当熟练的,加上沙曼用力收紧双臂来配
合,很快地果儿已经完成了沙曼双峰上下各三道绳索的捆绑。然后果儿对照了一
下照片,用多余的绳头将上下六道胸绳在两端收紧。沙曼只穿着内衣,这样一来
绳子勒得她的胸部更加挺拔丰满了。

  「丁字裤。」果儿歇了会儿,觉得上身已经够劲了,就开始收起丁字裤来,
果儿的丁字裤技术越来越好了,这次还恶作剧地打了四五次的大绳结,绳结恶意
地骚扰沙曼的下身,让沙曼面色潮红地扭动起来。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果儿取了一根绳索,一头固定在沙曼下身的丁字裤上,
一头穿过捆住沙曼小臂的绳索,连接到后背的胸绳的绳结上。不过这种捆法显然
她从未尝试过,试了好几次,沙曼仍然能够活动小臂,当然在不怎么用力的情况
下,被胸绳紧紧缚住的上臂仍然是无法动弹的。不过最后,两个人还是找到了合
适的绳结点,终于成功固定住了沙曼的小臂。

  这样一来,沙曼上臂紧贴身体捆在身侧,小臂则十字交叉捆在身后,交叉点
被一上一下两个绳结固定在后腰正中,虽然手腕没有被捆上,但是双手只能够勉
强够到丁字裤的侧腰位置,完全没有办法碰到绳结。

  这次捆绑相当的成功,使绳结完全脱离了沙曼的手指的活动范围。如果不是
果儿的力度实在太小的话,可能她真的没有办法逃脱出来了。

  在猛地利用爆发力将胸绳稍稍撑大了一点之后,沙曼强忍住胸部和下身的勒
紧感,将上臂的绳子稍稍松开了一些,接下来对她就不是问题了。果儿还在高兴
地一边说着甜言蜜语,一边把玩沙曼的胸部,却发现沙曼已经成功解开了手腕的
绳子,于是变了一脸苦相。

  「这种方法还是相当有效的。」沙曼一边解开胸绳一边总结,「不过还是有
一些能够改进的地方,要是能进一步改进上臂的捆绑方式,让上臂完全无法移动,
就相当有效了。」

  「沙曼姐你太强了啦,我力量又太小。」果儿一边说一边撅着小嘴为沙曼按
摩,「真的要把沙曼姐捆死其实很简单啦,只要再刚才的基础上,毫无美感地扎
上十几圈绳子就行了……」

  「好了好了,别难过了。」沙曼安慰她,「毕竟我的眼睛还没有蒙上,难度
大大降低了。而且这不还有时间吗,我们在看看有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试试。」

  「哎……」果儿唉声叹气着,让沙曼哭笑不得,看她的架势,还非得把自己
捆得不能逃脱不可了。

  「我也没什么主意了。」果儿一边看一边说,「不过我们以前圈子里倒是有
两个职业的女魔术师,说不定她能做你的对手呢。」

  「是么,魔术师?我很期待啊。」沙曼来了兴趣,「你们这个圈子?」

  「就是我们这帮喜欢捆绑的人啦。」果儿解释说,「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
名字叫李玟,妹妹名字叫李玫,两个人捆人都很拿手,也挺喜欢被捆起来的,她
们的节目里也经常用到捆绑,有不少原创表演哦。」

  「哦,我还以为叫李丹呢。」沙曼打趣说。

  「她们是夜场魔术师,不过肯定没有小说里那么夸张了。」果儿吐吐舌头,
「在苏州那边工作,虽然QQ上一直有联络方式,但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那能不能让她们给点主意呢?」沙曼问。

  「是哦。」果儿登陆了QQ,「真巧,有一个在线。」

  「玟玟姐。」

  「果儿,你好啊。」

  「玟玟姐最近还在玩kb么?」

  「一直玩啊,怎么了,想一起玩啦?」

  「对了玟玟姐是魔术师哦,逃脱术也是魔术的一种。」果儿说,「玟玟姐的
逃脱术相当精彩啊。」

  「魔术么,不都是骗人的么。」

  「是这样的啊,玟玟姐。我这阵子认识了一个做警察的姐姐,逃脱高手。我
正和她打赌,用几根绳子捆住她,让她没法逃脱出来。」

  「有意思,是你上次发的帖子的那个沙曼么?」

  「原来玟玟姐你看过啊了,这个沙曼姐姐真的很强哦。」

  「如果上次的图片的那种捆绑方式,她真的完全凭自己的力量逃脱的话,还
真是一个逃脱高手了。」

  「是啊,玟玟姐帮我出个主意吧。」

  「让我想想……你手头视频挺多的吧,找找这个有没有。」

  李玟发来的名字是个名不见经传的kb组合的教学视频,果儿正好没有,于是
李玟就直接点对点开始传送视频文件。

  时间已经不早了,李玟先工作去了,果儿和沙曼也外出随便吃了点晚饭,回
来的时候,看到视频终于传送完了。

  两个人看了下教学,这是一个二十分钟左右的小视频,却是利用床对人进行
大字开的捆绑,本来也是非常简单的手段,但是对于绳结的制作却是有一点复杂,
两人看的有点眼晕。

  「试试吧。」最后沙曼觉得可能看不明白,还是决定亲身体会一下。

  大字开的捆绑方法,手脚是完全分开的,两个人对着视频一步一步操作,一
起讨论,在沙曼的左手手腕上完成了一个一个活结加两个死结的腕绳,然后是右
手腕。接下来的工作却只能由果儿单独完成了,沙曼平躺在床上,双手向上展开,
果儿也是双人床,正好让沙曼的双手够到床脚,果儿拿起绳头,拉直,系到床脚
下,同样打了一个活结加两个死结的组合,沙曼简单尝试了一下就发现了这种绳
结的奥妙,这种绳结的组合的妙处在于活结被死结扣死,而要解开死结的话,必
须拉松活结——两者相辅相成,而且绳结还在沙曼手背的位置,以单手手指要解
开这样的绳结,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次捆绑的逃脱,沙曼已经必然是失败的
了。双腿的捆绑要相对简单一些,不过本来逃脱的重点就在于双手,果儿虽然对
沙曼很有信心,但是沙曼却很了解自己的能力。

  当然,沙曼还是给出了足够的诚意,在十分钟之内反复挣扎扭动着自己的身
体,最后才有些气喘吁吁地认输。

  本来这一天沙曼决定是要过夜的了,因为第二天小马订的道具就要到货了,
不过晚一些,忽然接到了紧急出动的电话。果儿有些不高兴,不过当沙曼保证下
次一定让她捆个痛快后,立刻阴转晴了。

  6 、李玟和李玫的拉杆箱

  一晃又是三个月过去了,期间沙曼和果儿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了,也玩了
两次器械。沙曼也是毫不掩饰自己对捆绑紧缚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而且还想方设
法地让自己完全无法逃脱。当然确实地,她也几次处于了完全无法逃脱的境地,
比如单手套和拘束皮带这样的专业工具就能够让她完全丧失逃脱能力。相应地,
她的挣扎逃脱的功夫也有了很大提高。

  这里就要归功于那对双胞胎魔术姐妹花李玟和李玫了。现在沙曼和两人也是
相当的熟络,果儿在两人的指导下,经常能把沙曼捆得结结实实,而两人也会和
沙曼进行逃脱技术上的一些逃脱,让沙曼掌握了不少新技巧。

  这两天,沙曼正好有空,早早地来到了果儿家,原来是李玟和李玫这两年攒
了点钱,自己开了个酒吧,乘着酒吧装修期间,决定到处去玩玩,这天是她们来
石头城的日子。

  大概下午两点左右,一辆普桑停到了楼下,接着李玫的电话便打了上来,两
人一起下了楼,是同两姐妹说好的,先一起去宾馆。

  出乎意料的是,车上只有一个人,自我介绍是妹妹李玫,互相介绍之后,沙
曼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她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妩媚女子,虽然已经入秋,仍然穿
着清凉的短装,胸部虽然不如沙曼的雄伟,却也足有D 杯,如果说沙曼是御姐型
的气质美女,那她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熟女型美人了。

  问道怎么李玟没有来时,她却是神秘地笑笑。虽然沙曼与她是第一次见面,
但也算是相当熟悉了,知道魔术师这个职业的人都喜欢故作神秘。三人驱车来到
了不远处的一家四星级宾馆。

  李玫从汽车后备箱提了很大一个拉杆箱,登记时却拿出了两张身份证,对宾
馆工作人员说的却是自己的姐姐稍后才到。

  两姐妹也算是有钱人,包了一个豪华套房,沙曼和果儿在客厅打开了电视,
李玫却是进了内间。

  「哟?这就是沙曼吧,果儿,好久不见了啊。」进去时候是一个人,出来却
是两个一摸一样的,听语气就是姐姐李玟了。

  「咦?玟玟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果儿立刻瞪大了眼睛,「没看到你进
房间啊。」

  「不会吧……」沙曼反应却比果儿要快一些,但是却比果儿更加吃惊,「难
道是?」

  「呵呵,你猜到了啊。」两姐妹一起笑了起来。

  「咦,玟玟姐,你们在笑什么啊?」

  「玟姐,玫姐,你们真敢玩啊……」沙曼却是叹了口气,眼光闪烁,不知道
在想什么。

  「咦咦?沙曼姐你在说什么啊?你知道玟玟姐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是啊。」沙曼指了指李玟拉着的拉杆箱,「就是那个。」

  「那个?啊……」果儿也终于理解了。

  「是啊,我就一直在这里面。」李玟笑着说。

  「怎么可能啊。」果儿抢过了拉杆箱。拉杆箱虽然体积不小,但是要装下一
个成人还是有点困难的。

  「我已经在里面呆了好几个小时了,这次换你来演示下吧。」李玟对李玫说。

  两人长得几乎一摸一样,只有气度稍有不同,李玟看上去像熟透了的水蜜桃,
李玫却还透着一些青涩,倒是与沙曼有些相似。

  李玫也不矫情,三两下打开了拉杆箱,蜷身进入了箱子中。

  「额……」对于这种只有在马戏团才看到过的柔体功夫,连沙曼也只能表示
五体投地了。

  「当然这种状态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李玟拍了拍箱子,指着里面的一些
附加装置,「这些皮带会用来固定住我们的手脚,让我们能够长时间保持这种姿
势,也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哦?我能够试试么?」果儿眼睛一闪一闪。

  「当然能够。」

  「唔……看来是不行了啊。」果儿委屈地嘟着嘴,毕竟把身体折进一个拉杆
箱这种事情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果儿已经算是身体比较柔韧的了,但还是没
有办法把全身都放到拉杆箱里去。

  「真是难以想象。」沙曼抚摸着箱子,「你们还带了不少行李吧?」

  「其实箱子里还是有不少空隙的,能够放下不少工具。」李玟说。

  「我看过你的图片。」李玫却是对沙曼说,「你的身体柔韧很好,我觉得你
应该也能够进去,想不想体验一下?」

  「能够么?」沙曼有些迟疑,「有些困难吧。」

  「试试啊试试啊。」果儿起哄起来。

  「好吧。」沙曼自己也是有些期待。

  「玫玫陪你们玩,我先休息会。」看来李玟也是相当累了,自顾自地钻了被
窝。

  「这个……是这样么?」沙曼模仿刚才李玫的动作,蜷着身子,「好像有点
困难。」

  「第一次能够做到这样不错了。」李梅笑着说,「不过我刚才只是一个示范,
要呆在里面的话还要把所有的皮带都扣上才行,你能够先放松一下,把右腿放进
去。」

  顺便数一下,今天沙曼穿着长牛仔裤和牛仔衣,不过进了房间后,脱了外套,
现在上身只是一件白色短袖汗衫。

  「好像裤子有点厚……」看到沙曼将右腿放进箱子里,李玫皱了皱眉头。两
姐妹身高一米七左右,沙曼却是一米七五,这个拉杆箱对于两姐妹比较轻松,对
沙曼却是有些困难了。

  「脱掉吧。」果儿怂恿沙曼,沙曼倒是没有犹豫,露出一双美腿来。

  「其实为了不弄坏衣服,我们都是全部脱光的呢。」李玫用戏谑的眼光看着
沙曼。

  「好吧。」沙曼想了想,把上衣也脱掉了,只穿着红色情趣内衣,「我还是
不太习惯赤身裸体的,只穿着内衣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显然李玫也是被沙曼的豪放的作风和凶猛的身材小小惊讶了一把,
不过随即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缝,「我可不客气了。」

  「呵呵,玫姐不用客气。」

  「其实装箱也是有两种方式的,要不你试试严密拘束型?」

  「有什么区别么?」

  「我刚才那种是属于轻松型,双手固定在身前,能够自己解开皮带。」李玫
挑逗着沙曼,「至于严密型……双手自然是在背后的,要自己解开就有点困难了。

  不过我和姐姐都还是能够做到的。「

  「都已经要尝试了,当然要试得痛快些了。」沙曼说,「就用严密拘束型吧,
我相信我也能够自己逃脱出来的。」

  「呵呵。」李玫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现在,把手先放到背后吧……」

  不多时,准备工作便已经就绪了,果儿扶着拉杆箱,沙曼双手反在背后,两
条皮带束缚住了她的手腕和肘部,用的是她最熟悉的并肘式反绑,不过让沙曼觉得上当的是,李玫在用皮带束缚住她的双手之后,对着她得意地笑笑,拿出两个
小型挂锁,在她面前晃晃。原来这皮带的皮扣是特制的,还能够上锁。沙曼无奈
地让她锁死了自己的双臂。

  接下来的工作也算是水到渠成,沙曼的两条小腿分别用两条皮带固定在拉杆
箱的底部,挂上了小锁。看到李玫兴高采烈的模样,沙曼忽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有
些错误。然后她屈身跪进了拉杆箱中,大腿倒是只用了一条皮带,固定住了大腿
根部。拉杆箱有些小,所以沙曼的头低着,后脑靠上了拉杆箱顶部,那里也有一
根皮带,是用来固定她的脖子的。肘部则是贴着拉杆箱上方的另外一角,也是一
条皮带固定着。小臂则是完全贴着拉杆箱的一侧,也是用皮带固定好了位置。这
样的几根皮带都上锁了之后,沙曼已经基本被完全固定在拉杆箱里了。然后几根
多余的皮带则是在她的胸腹等部位加强了固定效果,当然也是上了锁的。

  这时沙曼的头在拉杆箱的左上角,肘部则是在右上角,双腿紧贴底部,身体
被十几根皮带完全固定住了。身前则是有着一块空处,估计就是两姐妹用来放行
李的地方。

  「不可能逃脱了。」沙曼试着挣扎了一下,「如果是普通皮带还有可能,上
了锁的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试试吧。」李玫倒是挺大方的,在她手心里了塞了一根铁丝,「我们定个
时间?」

  「半小时吧。」沙曼说。

  「好的。」对于沙曼的决定,李玫也是相当欣赏,接着又跟沙曼口述了一些
开锁技巧。当然沙曼也是学过的,只不过魔术师的手法让她也是找到了一些新的
手段。

  在果儿的挥手告别中,沙曼陷入了一片黑暗,除了没有用到口球之外,她已
经被完全装箱了。

  沙曼享受了一会儿完全被捆紧的感觉,便开始努力逃脱起来,她不是第一次
开锁,但是在完全失去视力,而且双手被饭绑的情况下开锁还是第一次,而且锁
也不在她手指能够触及的位置,幸好她的体力足够她把握住那根宝贵的铁丝。十
分钟后,她已经顺利解放了自己的手腕,不过放松的时候却把铁丝丢了,这大大
延缓了她的逃脱速度。于是三十分钟后,当李玫和果儿打开箱子时,她也只是刚
刚把腿上的皮带解开。

  「好吧,看来我还是有待提高啊。」她故作轻松地笑笑,「这东西感觉怎么
样?」李玫问,「我们自制的。」

  「感觉很不错,不过真难以想象玟姐就是在这个箱子里过来的……苏州过来
要三个小时吧?」

  「差不多吧。」李玫轻松地说,「不过我们可是职业魔术师,这点耐力还是
有的。」

  7 、失败的逃脱游戏

  接下来一天,沙曼和果儿都陪着两姐妹在城里逛,然后沙曼还需要上班,两
姐妹在石头城里呆的时间挺长,也是到处去拜访熟人,或者和果儿出门逛街,直
到一周之后,又是沙曼的假期到了,四人约好了在酒店见面,准备玩上个两天。

  沙曼还是先去了果儿的房子,然后一起步行去了宾馆,;两姐妹早已经等候
在门口,四人一起吃了午饭,便一同回到了宾馆。

  两姐妹这两天除了四处游玩,也是采办了不少魔术道具和SM用品。毕竟苏州
比不上石头城,很多东西是没有的。

  两人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两姐妹的房间,两姐妹在房间里确实早已经准备好了。

  「好多好多绳子啊,还有皮带、手铐、胶布……玟玟姐,玫玫姐,你们太强
大了。」果儿看到两姐妹摊了一地的东西,惊呼起来。

  两姐妹今天穿着的好像是魔术中的演出服装,就是兔女郎的那种半胸紧身衣,
下身就是丝袜了,不同的是姐姐李玟穿着的是白色套装,而妹妹李玫则穿的是黑
色套装。果儿则是她的小吊带衫外罩一件短外套,下身是牛仔短裙,黑丝和黑色
皮靴。沙曼穿着的是一身鲜亮的皮衣。

  三人首先拿果儿开涮,把两姐妹新买的几十根绳子全用在了果儿身上,可怜
果儿被包得像木乃伊一样,虽然没有用什么严厉的捆绑方法,甚至第一次动手捆
人的沙曼只是将绳子胡乱地缠绕在果儿身上,但是光光几十根绳子的重量对于她
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看到果儿像毛毛虫一样在地上一弹一弹的模样,三个
人都开怀大笑了起来。而后的呵痒,更是让果儿尖笑不断,幸好这宾馆房间隔音
效果够好,否则恐怕就会有人直接报警了。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李玟和李玫对沙曼说过的逃脱游戏,或者说逃脱比赛。

  「这是我和玫玫想出来的寓教于乐的训练自己逃脱能力的游戏。」李玟对沙
曼一边对沙曼解释,一边掏出一套卡牌来。

  「这套牌分为三种,普通卡、姿势卡和特殊卡。」李玟说,「比如这次是我
被捆绑,我就从里面先选择一些普通卡。」

  她说着,随便从卡牌中抽出四张来,之间上面写着绳子、绳子、手铐、胶带。

  「这就表示我这次会被这几种东西捆绑起来。」李玟说,「然后抽取姿势卡。」

  她说着抽了一张,上面写着「反绑」两字:「这表示我这次必须被反绑着,
然后是特殊卡……上面写着堵嘴两个字,表示我的嘴必须被堵起来。」

  「哦,好像规则挺简单的。」沙曼说。

  「不过对抗时,为了公平期间,我们还附件了数字。」李玫接着解释,「看
到卡牌上的数字了没有?」

  「看到了。」

  「数字代表了难度,为了保证公平,我们会保证所有卡牌的数字相近。」李
玟说,「比如这四张卡片的绳子代表5 点难度,手铐代表8 点难度,胶带代表10
点难度,那么相加28点,就是这次逃脱的难度系数。」

  「然后呢?」

  「然后,比如这次是我和姐姐的比赛,那么我也会摸四张卡牌。」李玫说着,
也抽了四张卡牌,却是三张绳子和一张丝袜。

  「绳子还是5 分,丝袜只有3 分,所以我这次捆绑难度只有18分,比姐姐少
很多,所以我必须继续抽牌,直到分数比较高的玩家认可这个分数为止。」说着,
李玫又抽了两张牌,这次却是抽到了手铐和长绳,分别代表8 分和10分。

  「那么,现在玫玫是36分了,比我的分数高了,所以轮到我继续抽牌了。」

  李玟接话,又抽了一张绳子,「现在我是33分,还是比玫玫低,但是如果玫
玫同意的话,我就能够停止抽牌了,而我们就会用现在的卡牌方式进行捆绑,来
进行这一次的逃脱游戏。」

  「原来是这样……」沙曼明白了,「那么姿势牌和特殊牌呢?」

  「姿势牌和特殊牌没有分数,这也是游戏的乐趣之一,毕竟运气也是相当重
要的。」李玫说着,抽了一张姿势牌,也是写着「反绑,」然后是特殊牌,上面
写着「椅子」,「这表示我要被绑在椅子上,这比姐姐的堵嘴的难度就要大上很
多了。」

  「一般我们会根据时间来安排抽牌的数量。」李玟点点头。

  沙曼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好的,那么我们开始吧。」李玫说着,理好了牌,「谁先来?」

  「一起吧。」沙曼说,「不是还有果儿能够帮忙的么。」

  「嘿嘿,果儿很乐意啊。」

  「好吧。」李玟拍板,「果儿去把门锁上,我们开始吧。」

  四人讨论了一下,决定第一次尝试,每个人抽取5 张普通卡,1 张姿势卡和
1 张特殊卡。第一个便是沙曼。

  「喂喂,沙曼,你的运气可真不错?」看到沙曼手上的牌,三个人一起说。

  全身拘束带20点,口球2 点,长绳10点,毛巾2 点,绳子5 点,姿势卡上写
着的是驷马,特殊卡上写着的是强制高潮。

  「这个强制高潮是什么意思啊?」沙曼红了脸,问道。

  「嘿嘿,这个么,就是指逃脱的时候,会把一根按摩棒插进沙曼姐的洞洞里。」

  果儿解释说,「然后……开到最大档。」

  「怎么会有这个?」沙曼弱弱地问两姐妹。

  「我们自己玩的时候就有这个。」李玟说,「说起来,应该算是特殊卡里难
度最大的之一了吧。」

  沙曼犹豫了,堵嘴,强制高潮,都是她以前没有尝试过的,这让她非常紧张,
随即而来是身体的战栗和欲望的热流。她的犹豫只持续了一两秒,随即点点头,
故作轻松地说:「好吧,以前从没有试过,这次就当尝试下吧。」

  「这套全身拘束带还是昨天刚买的,我们都没有尝试过,所以暂定了20分。」

  李玟笑着抖开了全身拘束带。

  沙曼点点头,接过那套拘束带,拘束带分为两部分,根据说明书上的说明,
沙曼先找到了内套的项圈,在脖子上收住了,两根主带一前一后垂下,后方的稍
长一些,从胯下拉到身前,与前面的主带也是扣在一起,有档能够调节长度和松
紧,按照沙曼的体格,扣到第二格已经是紧紧勒住了下身。

  接下来就不是沙曼自己能够完成的了。身前的主皮带上横向伸出了八条皮带,
而身后的皮带上在相应的位置都有铁环,将沙曼的身材勒得相当凹凸有致,尤其
是深V 的皮衣前方,双峰已经炸裂欲出了。

  重头还是拘束带的外套,那是用来固定四肢的。外套只有一条主带,同内套
背后的主带能够固定在一起的,上上下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皮带,看的沙曼有些头
皮发麻。

  「收紧了,沙曼你的柔韧Xing果然也相当好。」李玟在沙曼身后,李玫则是在
她身前,沙曼双手放到背后相握,李玟将她双肘微微向内一压,便轻松贴到了一
起,将她肘部用两根短皮带束在了一起,然后是肘下和手腕,「这种束缚,估计
就算我们这种专业魔术师都很难逃脱了,沙曼你有难咯。」

  「啧啧,这么雄伟的胸部,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人陶醉呢。」李玫则是环抱着
沙曼的身体,从背后不断地将长皮带拉到身前,用力收紧,「紧一点……再紧一
点……姐姐都要喷鼻血了啊。」

  等到两人完成这一步后,从正面已经看不到沙曼的双臂了,只能看到她被七
八组皮带紧紧勒住的Xing感身体。背后的双臂则是被直直地收紧,贴在后背上,完
全无法动弹。

  「哎呀,完全没法挣扎了啊。」沙曼摇晃了一下身体,皱了皱眉头,准备坐
到床上,开始双腿的束缚了,忽然果儿叫了一声「哎呀」,三人都奇怪地看着她。

  「那个,穿着衣服,没办法插按摩棒了呢……」果儿说。

  「额……」

  于是李玟和李玫很快动手解开了沙曼的束缚,沙曼叹口气,脱掉了皮衣,想
了想,连内衣也脱掉了。这让她再次因为紧张和刺激和战栗了起来,全裸地紧缚,
对于她来说也是第一次。

  李玟和李玫显然也是注意到了她的身体的反应,两人笑开了花,下手更加卖
力了。由于已经有了经验,这次的束缚进程还是相当迅速的。五分钟后,沙曼已
经被再次束缚了起来,当然这次两人显然加大了力度,皮带都勒进了沙曼紧致的
身体里,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起来。尤其是皮带相互连接,双手小小的动
作就会使得下身不断摩擦。一会儿如果插上了按摩棒,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摸样。

  更让沙曼觉得所谓的逃脱会是一个笑话的是,这套拘束带上,手腕附近的皮
扣全都是用小锁锁上的。接下来的束缚倒是很简单,双腿是用皮带捆成了叠腿缚
的形状,上锁。这套拘束带,已经让沙曼觉得完全不可能逃脱出去了。

  毛巾和口球都是堵嘴用的,李玟和李玫先把毛巾一点点塞进沙曼嘴里,然后
在外面堵上口球,沙曼的嘴完全张大,几乎超过了极限,她却也没有挣扎反抗,
当然反抗也是没有用处的。赛完后,沙曼的嘴里没有任何空隙,连一点点的声音
都发不出来了。

  至于那根长绳,则是将沙曼身上其他还没有完全被捆紧的地方弥补完整。先
是捆住了沙曼的膝盖,让她的双腿彻底丧失自由,然后将脚踝和手腕捆到了一起,
做成了驷马的形状,最后多余的部分则是绕到了沙曼的脖子处,打了个活结,如
果沙曼动作太大,就会收紧活结,让沙曼呼吸越来越困难。

  「好了,鉴于这次捆绑的逃脱难度过大,所以我建议给沙曼2 小时。」李玟
用力将按摩棒顶入了沙曼的蜜潭,重新扣好了皮带,拍拍手说。

  「2 小时?」沙曼立刻瞪大了眼睛,从鼻孔中发出哼哼的声音。

  「放心放心,按摩器的电量只能支持半小时,所以你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能够尝试逃脱……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有多余的体力的话。」李玫笑着说。

  「能够么?沙曼姐你要是同意,就点点头。」果儿小心的说。

  沙曼想了想,还是点头了。

  事实上,被最强度震动的按摩棒使得沙曼在五分钟内就丧失了神智,陷入高
潮后,她的身体大幅度地扭动,造成脖子上的绳套很快被收紧,让她完全无法呼
吸。幸好另外三人时刻关注她的情况,很快解放了她。

  短短五分钟时间已经让沙曼流失了大量体力,抽搐不止。这个游戏也没有办
法继续下去了。沙曼洗了把澡,才穿上了衣服,和她们继续聊天。

  为了当做赔罪,李玟和李玫都抽取了卡片,让沙曼结结实实地捆了一会儿。

  不过也让沙曼见识到了真正魔术师的逃脱技术,无论是李玟的五花大绑还是
李玫的日式团缚,两人都在短短十分钟之内逃脱了出来,让沙曼叹为观止。

  愉快的几天天很快过去,两姐妹也要回苏州了,另行前的晚上,四人还好好
玩了把多人紧缚,李玟展示了高超的自缚技巧,在把另外三人捆绑结实后,把自
己也捆到了椅子上,双腿从脚踝到大腿都与椅子连在一起,胸腹则是捆到了椅背
上,肩膀也捆绑结实,最后利用事先放好的收紧环将双手手腕紧紧捆住,而松手
之后,掉落的收紧环的位置是在椅子背后,这样李玟也陷入了完全的拘束中,四
个人都努力挣扎起来,最后却是捆得最简单的果儿最先逃脱出来,也让果儿好好
虐了一把三个美女的美足,报了一箭之仇。

  送别那天,两人却是帮着李玟把李玫装进了行李箱中,四人依依惜别。

  8 、小小危机

  「谁啊?」听到敲门声,小马奇怪地问。

  「我。」

  「哦,沙曼姐啊。」小马有些惊讶,「今天怎么有空了这里?」

  「正好去了次商场,顺路过来看看。」沙曼说,「怎么,果儿不在啊?」

  「果儿不在。」

  「这样啊。」沙曼有些失望的样子,这时正好有人送快递。

  「是马先生么?你的快递。」

  ……

  其实沙曼不是偶尔路过,这两天果儿在QQ上告诉她,小马似乎心事重重的样
子。而且似乎看到他两三次问起沙曼的事情,所以果儿渴望沙曼能来关系一下小
马,用果儿的话来说就是「小马早就想抛开我单独捆一次沙曼姐了,沙曼姐哪天
心情好来看看他好么。」沙曼也想找一个恰当机会,不过机会马上就来了,今天
就是小马和果儿进货的日子,至于什么货……当然是他们心爱的SM玩具了。

  「这是什么啊?」沙曼故作不知地问。

  「哦,我和果儿又订了些束缚工具。」小马说。

  「就是单手套什么的?」沙曼注意到小马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由地有些
好笑,「方便让我看看么?」

  「当然……有些新东西,沙曼姐想试试么?」小马开始试探了。

  「怎么,想捆我了?」

  「嘿嘿。」

  「我说小马啊……」沙曼叹口气。

  「怎么?」小马觉得没好像渴望了,有些失落。

  「你有心事?」

  「咦?」小马忽然紧张起来,「哪有?」

  「这个反应也太大了点吧……」沙曼顿时起了疑心,但还是笑着说,「没事,
有问题就说出来么,怎么说我都是叫姐的人吧,开导一下弟弟还是很在行的么。」

  「真的没事,沙曼姐。」小马有些意兴珊阑地回答。

  「不想说就算了。」沙曼现出毫不在意的表情,「还是看看新进的玩具吧。」

  「啊,啊,好。」小马因为失而复得而喜出望外,只不过那笑容之中总有这
么点不自然。

  「基本就这些了。」小马从包裹里摸出情趣内衣和按摩棒什么的,「大多数
都是果儿订的,不过这次有个好东西。」

  他说着,从包裹中摸出一包东西来:「情趣堂最新出品的防逃脱全身拘束带
……那么多页说明书啊,好像挺复杂的。」

  「我来吧。」沙曼也不管小马手里的说明书,直接拿过了那一大串皮带,然
后把外套扔给小马,「这个我会,你听我的就行了。」

  事实跟沙曼想的有些不一样,这个「防逃脱拘束带」显然是上次她尝试过的
全身拘束带的加强版,而且,还是小号的。

  这会已经是冬天了,沙曼穿着棉袄,发现根本没法把拘束带套到身上,拖了
外套,穿着毛衣,还是没法穿,于是对小马说了句「便宜你小子了」,让小马开
了空调,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衣物,只穿着黑色蕾丝内衣,开始安置拘束带的内
套。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小马笑呵呵地说。

  「你说什么?」沙曼娇嗔。

  「呵呵,没什么,沙曼姐你很熟练么,以前玩过?」

  「就是上次玟玟和玫玫来的那次,她们也买过这个……不过好像这个更加复
杂点。」这是沙曼已经将内套都绑好了地方,「好紧啊,呼吸有点困难。」

  看到沙曼被勒得几乎爆裂的胸部和若隐若现的蓓蕾,小马努力地咽下口水,
「这个是按照果儿的身材买的么,对沙曼姐来说当然会小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你的工作了,拿着那条粗的皮带,一头有一个铁扣,和
我脖子后面那个扣到一起。」

  「恩……然后呢?」

  「上次我们是先绑我的肘部的,肘部上下应该都有短皮带的,找到了么?」

  沙曼将双臂紧贴反剪背后,双手相握。

  「恩,有的,这里的铁扣好像都有挂锁的。」

  「那就没错了,这些关键部位都是有挂锁的……唔,怎么那么紧。」

  「没办法啊,尺寸不合。」小马小心地问,「要不要休息下?」

  「没关系,姐这点还挺得住。」沙曼说,「继续吧……好像这次的皮带比较
多么。」

  「恩,长的皮带怎么用?」

  「这个要绕到胸前的,在前面扣住才行……怎么形状不太一样啊?」原来的
拘束带只是简单的横向的皮带,现在这个加强版则是菱形交叉在胸前,而且实在
是太短,小马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皮带在沙曼身前扣好,沙曼别说挣扎动弹了,就
算深呼吸都变得不可能起来。

  不过拘束还没有完,外套对于腿部的束缚已经不仅限于大腿根部和脚踝,而
是纵横交错地将沙曼的双腿彻底束缚起来,大腿根部、大腿中间、膝盖上下、小
腿肚、脚踝全部被皮带捆死,然后沙曼在小马的帮助下坐下,将大腿根部和脚踝,
大腿中间和小腿肚,膝盖上下的皮带两两相连,终于完成了这次束缚。

  「呼……果然是防逃脱全身拘束带啊。」沙曼试图扭动身体,却换来了全身
上下的一阵痛苦,「这种捆绑,完全没法逃脱出来,大概只有玟玟和玫玫这样的
专业魔术师才可能逃脱吧。」

  「恩……」小马却又显得开始心不在焉起来。

  「小马。」

  「怎么了,沙曼姐?」

  「你真的有心事。」

  「……」

  「靠,姐都让你捆成这样了,你还不说,你对得起我么?」

  「我说……我说!」小马全身一激灵,却好像下了决心一样。

  说出来的事情却让沙曼大吃一惊,这和她有关,还是很大的关系。

  原来自从第一次在如梦上爆照之后,沙曼就引起了整个社区中大小色狼的关
注,尤其是那对41F 的凶咒,绝对是所有男人的噩梦。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事情,大家都是灰太狼,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类,和小马倒是差不多。

  问题是,现在有一个有色胆的,人称李老板,也是以前小马和果儿工作的那
个SM俱乐部的豪客,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小马,想与沙曼一亲芳泽,当然,
更渴望沙曼能够成为他的禁脔。如果沙曼不同意的话,他渴望小马能够不择手段,
还开出了5 万的中介费。

  「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沙曼问小马。

  「沙曼姐准备怎么办?」小马这时候倒是放下了心事,恢复了往日的小聪明
的模样。

  「他想要,我就给他。」沙曼的嘴角现出了一丝弧度,然后——吓到小马了。

  几天之后的晚上,又是果儿不在的时候,沙曼来到了他们的房子,这是他们
说好的,不要把果儿卷到这件事情里面。

  「喂,李老板么?」两人商议定当,小马便给李老板打了个电话。

  「哟,等等……」李老板似乎在什么娱乐场所,不过SM这种爱好终究会瞒着
大多数人,他似乎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座位,「有什么好消息么?」

  「沙曼拒绝了。」

  「这样啊……」李老板的语调一下子强硬了起来,「那你准备怎么弄?」

  小马开着免提,沙曼能够听到「是这样的,现在沙曼就在我这。」

  「哦?」

  「李老板你半小时后来提货。」

  「哦,哦,这样啊,好样的。」李老板显然兴奋了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吧?」

  「当然没有,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够把她捆得像粽子一样……她出来了,我先
挂了。」

  「好,半小时后我来你楼下。」

  「好的,到时候手机联络方式……是个朋友,沙曼你准备好了么……」当然最后
一句是挂机前说的,为了进一步麻痹李老板。

  沙曼早已经脱了衣服等着了。他们的计划是,小马把沙曼捆好送给李老板,
然后全部交给沙曼处理,沙曼对小马说的是,会让自己的同事解决这个问题。不
过对于一个特警来说,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同事了解自己小小的变态的爱好呢?

  她从一开始,就决定要解决掉李老板了。

  半小时后,李老板的车早已经等在了楼下,又接了通电话后,小马看着没人
经过的时候,急匆匆地把一大包东西扛下了楼。

  「干得好,干得好。」李老板看了看一大卷棉被中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沙曼的
脸,此时沙曼眼上套着眼罩,嘴里也塞着一个巨大的口球,完全是无法辨认出脸
型的,但那对胸部是其他人无法冒充的。

  「那,李老板那个钱……」

  「明天到账。」李老板倒也是相当大方。

  李老板将沙曼扛进了自己的几栋秘密别墅之一,笑呵呵地打开棉被,却发现
沙曼早已经解开了绳子,眉目含笑地看着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李老板被恶念爆发的
沙曼狠狠收拾了一把,虽然沙曼算是留了情面,还是让他鼻青眼肿地十几天不能
见人,当然也留下了不少照片作为留念。最后小马听说的是,李老板灰溜溜离开
了石头城,再也不敢回来。也不知道沙曼给他留下了怎样的心理阴影。

  尾声

  经历了这次事件,沙曼的行为都小心了许多,玩捆绑游戏也基本仅限于小马、
果儿和李玟李玫姐妹这几个熟人。小马也不再在如梦上发布她的照片,沙曼小心
翼翼地保持自己的爱好。

  当然,在某些时候,沙曼还是会玩一些相当出位的游戏,这就不是这个故事
的内容了。

                 【完】

比基尼, 什么生意, 投资什么, 图片库, 魔术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