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sm体验(上)

sm体验(上)

广告位

我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员,今天队长打电话说下午练习,这才想起自己的足球鞋放在学校寝室了,只好中午吃饭早早地就去了学校。学校放假快半个月了,平时热闹非凡的校园此时异常的安静,一个人影也看不见。我走到寝室下面和值班大爷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寝室楼。正栋楼里就我一个人,虽然是下午但因为空无一人总感觉有点阴森,我不自觉的把脚步放轻。
我的寝室在4楼,当我走到爬到4楼的时候隐约听见一点声音,我回头看了看,楼道只有我一个人,当我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疑惑突然变成了一种恐惧。我发现我们寝室的门没有锁!我心里闪过了二字—小偷。本想下去叫大爷,但冷静下来想想假如不是小偷,被人知道了不得笑掉大牙吗!还是先看看再说,我鼓起了勇气轻轻地打开了寝室门。从寝室门逢中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他正在翻着室友的柜子,看到此我心中突然火冒三丈,我一脚踢开了寝室门踢向了哪个人。此时他也对我的突然闯进毫无防备,被我一脚踢到后腰倒在了地上。我冲上前把他压在了墙角一顿拳打脚踢,他也只能双手抱头缩着全身不得动弹,一边嘀咕着“我不敢了,下次不敢了…”一阵疯狂地殴打之后我才慢慢地发现,发出此声的是一个小孩。我把他侧翻过来,用膝盖顶住他的胸口坐在他身上,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抬了起来。这才发现,这的确是个小孩,估计也就15岁左右,看是一小孩我更是心里松了一口气,往头上打了几拳“叫你偷东西..”“我不敢了,大哥,不要打我…”我感觉浑身发热气也有点不顺了,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想稍微缓一口气,那小孩见我起身缩卷的身体也有点放松,上半身微微移动了一下。我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胸部“谁叫你起来了,给老子老实点”,我脚用力踩住示意不要动。那小孩也乖乖地躺在那不敢看我。为了以防万一我顺手拿起了旁边的跳绳,坐到他背上把他的双手捆住。看他双手被捆住,我走到了床上重重地坐了下来。我看到这小孩穿着一身蓝色白条运动服,脚上穿着黑色运动鞋,一个裤腿在刚才被打过程中都卷到了膝盖上,漏出了白色的运动袜,他脚上穿的是ANTA的运动袜,黑色运动鞋和雪白的袜子格外的吸引着我的眼球,我咽了一口气。那小孩躺在地上见我有点犹豫,便怯生生的说道“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草,之前我们寝室也经常丢东西,都是你干的吧”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但眼睛还是顶着这小孩的白袜子。“我是第一次,真的,下次不敢…”他的声音一直是有点颤抖,感觉出非常的害怕。“还下次,这次我一定好好教训你不可”他话还没说完,我便起身走到他跟前,一手把拽了起来。“走”他被我拽起用颤抖地声音问道“去那啊?”“还能去那,你小子今天把你送到公安局,我们寝室丢的东西加一块都不知道丢了多少呢”一听到公安局,这小孩身体就软了“求您了,别把我送到公安局,我不敢了”见他赖着不肯走,我怒气又上来了,又往他腹部上打了,他还是哀求着“草,今天不把你打残了算你小子命好,还TM不走?”我抓住他的手感觉到他全身有点颤抖,看着他如此的哀求我心里有点少许的兴奋“今天不仅要带你去公安局,还要去找你家长,小小年纪就学偷东西,还入室盗窃?”听到这里小孩突然一下就愣住了,“哥哥,我求您了,只要您饶了我,您让我干什么都行”听到他的这句话,我脑子里突然闪了一下,这时小孩膝盖弯了下来,双膝着地跪在了我面前。“求您了,饶了我这回”小孩双手被反绑跪在我面前,满脸通红,用乞求的眼神仰望着我。一种征服感贯穿我的全身,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这男孩我的老二有点硬了。
其实我有一种怪癖,喜欢虐待,虐待军人,虐待学生,对白袜脚情有独钟,在学校进入足球队也是为了这个。但罪恶感使我只能在网络中寻求解脱,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找寻快感,在现实生活里我只能把自己的欲望埋在心里。这钟怪癖在网络中好象叫做SM,但我也无法确定我到底是不是GAY,只只到虐待能让感到兴奋,征服感能让我得到快感。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一幕就像是网络中的虚拟世界,眼前跪着的就像是网络中看到已久的被蹂躏的对象,我内心邪恶的欲望开始慢慢燃烧。我做了一个决定,就是让眼前的这个小孩来成为我的第一个蹂躏的奴隶!让他成为我的第一个牺牲品!
看到我突然静静地看着自己,小男孩慢慢的低下了头,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羞愧,也许是在后悔这一轻率的下跪,但他也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是别无选择。我从口袋中拿出了烟,点了起来“什么都愿意?”听到我的这句话显然这小孩打吃了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看到他的变化,我故意压低了声音“还是想带你父Mu去公安局坐坐?”好象是我的威胁起了作用,“只要您饶了我,叫我做什么都行,干什么都行,只要您…”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他恐惧的眼神告诉我,他应该是第一次偷东西,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被抓,也许是天意,刚好被我碰上了。这时我才细细地打量了眼前跪着的这小孩。虽然是小孩,但身材一点都不瘦小,五官端正、平头很精神,娃娃脸有点可爱,小眼睛充满着恐惧乞求,不安的看着我,像等待着我的审判,犹如我的一句话掌握着他的命运。我看到网络上这种关系叫做主人和奴隶,我对我第一个奴隶很满意,只是我也知道他肯定还没接触过,要让他心甘情愿接受我的蹂躏需要循序渐进的推进,我心里千头万绪…我们寝室6个人有5个是足球队的,满寝室都是臭袜子,臭鞋,我们寝室一般都是不洗袜子习惯穿完就扔到地上,看到他嘴角带有点血丝,我顺手从我的床底下凌乱的一对东西中拿起了一只脏袜子,那是一只NIKE的白色长袜,袜子是白色的但已经发黄,虽然都不知是什么时候穿过的,拿在手里还是有股腥味。一只手拿着袜子,轻轻地蹲在了他的跟前,和他离的非常近,我都能够听到他紧张的呼吸声,他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一脸不安的顶着我不时看着我手里的一团白色袜子。我用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防止他摆脱,用袜子轻轻的擦掉了他嘴角的血丝。这一举动他也许想也没想过,随着一股臭味的靠近他有意无意的要躲开,被我用力地按住了,他也挣扎了一下,在我的眼神下还是渐渐的任臭袜子在嘴边擦拭。在他的眼神里只有惊恐和无助的眼神,看不到任何愤怒和抵抗,着实让我兴奋了起来。我的第一步应该算成功了,让他开始习惯袜子味道和感觉。我有种冲动,直接把白袜子塞到他的嘴里,但我还是没有那么做,太过于直接也许会物极必反,无法让他彻底放下自尊,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反抗情绪。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征服的确也是一门艺术,想要把奴隶的肉体和精神都践踏在脚下需要一点耐心和手段,我觉得应该还是从他的弱点入手。“说,今天在爷爷的寝室都偷了些什么?”我吸了一口烟,把烟吐到了他的脸上“没…没有….”看他有点犹豫,我直接把手伸到了他的裤兜里,把里面的东西都翻了出来。“这是什么?”我拿起了掉出来的一个U盘,这是我的一个室友的。“还敢和老子耍花样?”我一掌飞过去,扇了他几个巴掌,可能用力过猛他咣的一声侧倒在地上。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扇耳光,没想到如此的过瘾,那每一次拍打声和他痛苦的表情让我兴奋不已。我一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拽了起来,再跪了下来。这时发现从他口袋中掉出来的东西中有一样东西被我吸引住了,那是一张学生卡。我拿起学生卡起身坐在了离他最近的凳子上,我用手示意让他转过来,正对着我跪着,但也许还没缓过劲来一直低着头,我一脚揣到他的小腹上,示意跪到我面前,他赶忙换了个方向跪下来又低下了头。“把头抬起来”我用脚尖顶了一下他的下巴。他叫郑小虎,是市二中初一3班的学生。我隐约记的我的表弟也是在那所学校,好象也是初一。“这下好了,都不用找,要找直接找你们学校了”“不要,只要您不告诉别人,您叫做什么都行”小虎身体往上提了一下“那我给你一次机会,看你怎么把握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行,什么都…”“先别急着答应,我得先看看你的表现再决定,表现不好现在就把你拉去学校”开始我就觉得绑着他有点多余,虽然身材不瘦小,也比我小不了多少,但毕竟还是小孩,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我如何。在一小会的思索之后,我把绑着他的跳绳解了下来。“跪着的时候,要双手靠后”他立刻将手放在了身后,看着如此的懦弱和恐惧,我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我把脚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他还是愣了一下便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也不敢乱动。我用脚娴熟的在他的脸上蹭着。他的眼睛有点红了,跪在别人面前,用脚来触摸自己的脸,如此的侮辱也许是平生第一次。我用脚踢了下他的脸,“不服吗?”“服”他满脸通红的答到“大声点,服不服?”我又踢了一下“服!”在我每次用脚踢他脸的时候,他身体都会晃动一下。“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听到了吗?”小虎眼角渐渐变的湿润了。“说啊”我脚一用力狠狠地踢了下他的脸,小虎身体明显晃动了一下“我是您的奴隶”“再说一遍”“我是您的奴隶”小虎边说边用手擦了一下眼角。小虎的自尊心已经渐渐地在我的来回踩踏和语言暗示之下开始崩溃。我的脚慢慢移到了他的小腹,最后停在了他的裆部,开始揉搓。他下意识的用手抓住了我的鞋子,想保护裆部。“手!”他只能乖乖地把手放回到了背后。我娴熟的用脚摩擦着他的裆部,轻轻踩两下,还不时用脚尖和脚后跟顶住他的生命之源,试图把让他拨起,但后来发现在我脚的套弄之下神根还是软绵绵的,丝毫没有知觉,虽然这也是常理,但让我有点失落,反倒我的老二开始有点膨胀。但小虎的表情和之前有了点变化,虽然眼角还是有点湿润,但似乎开始慢慢习惯于我的侮辱,这倒是让我越来越兴奋。我把脚放到小虎前面“把鞋给我脱了”他刚用手抓住了我的脚,我就一下子踩到了他的生命之源上“啊”小虎出了个闷声“谁叫你用手的,用你的狗嘴给老子脱”便把脚放在了他的嘴边,小虎也不在有惊讶的表情,张开了嘴解开了我的鞋带,含住鞋跟往下用力,鞋被脱了下来。一只白袜漏了出来,我是个汗脚,再加上2天没换袜子,被包在运动鞋里面,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我离脚有点远都闻到了那作恶的味道,我下意识的用手指捂住了鼻孔。小虎用嘴把鞋脱下来的,臭脚就在眼前,他一下子转过了头,也想用手捂鼻,我脚迅速伸过去,先盖在了他的鼻孔上,他提到半空中的手也轻轻落了下来,眼睛仅闭着。“给我揉揉脚吧,也刚好透透气,捂了一天了”我把脚放在他的小腹上,小虎也不敢怠慢,用双手开始给我揉脚。白色袜底已经有点变黄,因为是汗脚我能感觉到我的袜子有点黏呼呼的。小虎每揉一个地方,袜子和脚会出现空隙,湿润的脚有一丝凉爽。看着跪在我面前的给我揉脚的小虎,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征服感,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能够玩弄眼前可怜的男孩,应该感谢命运,把这次一机会给了我,我一直觉得在做梦,这的确比把他送到公安局好多了,我为我开始的决定感到庆幸。我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孩,享受着他给我带来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快感,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奴隶。看来他的自尊心已经完全被我摧毁,只有满身的灰尘和眼角的湿润告诉我,他之前的挣扎与痛苦,现在剩的也许只有无奈或着麻木。
小虎眼角的泪水已经干了,我把脚放到了他的嘴边,用前脚掌慢慢扣住了他的嘴和鼻子,他没有迟疑或挣扎。双手后插跪着,眼睛有点迷离“主人的脚好闻吗?”“好闻”“那就好好闻闻”我也每天会那对着自己的袜子闻一下,但自己也实在是无法忍受自己脚的味道,其实今天他也没指望小虎能忍受到这一步,也只是试了一下,调教的确是有收获。我的前脚掌已经完全扣住他的嘴和鼻孔,时不时的留点空隙让他呼吸,偶尔多捂一会,小虎的脸就会通红,但也不敢挪开,只等到我稍抬下脚的时候才气喘吁吁的深吸几口气,在他没吸几口时我再按住。用脚来玩弄别人的嘴的感觉原来如此的美妙!刚又捂住小虎的脸时,我的电话响了,原来是队长,今天说要训练,结果我都给忘了,听着队长没好气的话,我只能颓唐着编理由,向他解释,我说我突然感觉不舒服,今天就不去了,平生第一次调教奴隶比什么都重要,在一顿寒碜之后挂掉了电话,才看了看前面的小虎,满脸憋的已经是发紫,我才把脚拿开,小虎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还捂着喉咙有点咳嗽,他的样子差点没把我乐坏了。看来他已经完全臣服于我的脚下,我对自己的调教方式也生出了莫大的崇拜。
看小虎脸色恢复了过来,我就把脚发到了他的嘴角边,但我没有捂住嘴而是用脚尖打开了他的两排牙齿,毫无犹豫的把脚伸了进去,让小虎含住了我的脚。我用脚尖娴熟的在他的口腔里开始运动,我感觉的到我的脚尖和他舌头的接触,感觉很奇妙,他的舌头明显很迟钝,可能是因为他的舌头第一次触碰到脚,我用脚尖不断的挤压着他的舌头,开始他的舌头还来回躲着我的脚尖,慢慢的在我的前脚行的压迫之下不在动弹。开始我只是把脚的前部分伸了进去,看他的舌头能忍受,便慢慢的把脚伸的越来越深,我的脚踝前部分已经全部进入到他的口腔,直到脚尖碰到他的喉咙,可能是太深小虎蠕动了一下,牙齿一下子在我脚背咬了一口,我猛的抽了出来,便一脚踢向他的面部“草,敢咬老子的脚?不想活了”小虎咣当一声后倒在地上。我起身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踩住了他的脸。“叫你咬,还敢不敢了?”我用被小虎口水湿透了的脚掌用力的积压着他的脸“啊,我不….敢了,我….错了,求..求….您”小虎被我踩得脸部变型,双手抱着我的脚,吞吞吐吐的求饶着。其实也是我的错,脚伸的太深碰到他的喉咙了,这也不能怪他。我把脚挪到了他喉咙上,踩住了他的喉咙,但没有太用力,让他能够正常呼吸。我顺手把后面的凳子往前靠了下,坐在凳子上,踩着小虎。小虎满脸都是灰尘,口水,汗水和眼泪,用手抓着我踩着他喉咙的脚,想尽量多呼吸点空气,眼神无助的看着我。
我坐在凳子上,用穿着沾满口水的袜子的脚踩着小虎的喉咙,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边享受着脚下的快感,点了个烟边歇一口气。“对你我还算比较满意,以后你就是我的脚奴,袜奴了,只要你把我服侍的好好的,我就不会把你的事告诉别人,听到了吗?”小虎躺在地上,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听明白了没?”我脚猛的用了点力“听明白了”小虎被我踩着喉咙,细细的答应了一声。其实我的老二早就已经开始膨胀,我边抽烟,边摸着我的老二。“你打过手枪吗?”我突然的提问,小虎显然有点糊涂,想了想答到“没有”因为嘴里还有袜子说话声音有点小,我想起了刚才用脚无法让小虎的生命之源拨起的事,我心里又有个了新主意….我把烟头掐掉之后,把他拽了起来,让他靠站在床边上的栏杆,拿起旁边的跳绳把他双手和双脚都捆住了固定在了栏杆上。小虎没有挣扎或求饶,忍我摆布。等捆好了之后,我把他的运动裤带松掉,裤子带内裤的抓住,慢慢的往下拉了下来,小虎的生命之源渐渐地露了出来,他的生命之源还没发育完整,和他的体貌相比比较小,且毛也刚刚开始长。虽然男人的生命之源看多了,但亲自把裤子扯下来,漏出生命之源还是第一次,一种快感悠然而生,我大口的吞了一口唾沫,我感觉到我的老二又开始不安分了。我用手掌轻轻的握住了小虎的两个神球…“不要,求您了,求..”见状小虎开始求饶,见小虎有点挣扎,我手掌一用力,狠狠的握住了他的神球“再TM叫就你的蛋给捏碎了”小虎闷了一声气之后也不再挣扎,只是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你不是没打过手枪吗?爷爷今天教你怎么打”我边笑便开始抚摩他的生命之源,先把他的双神球握在手心轻轻的揉搓,再用手掌抓着他的生命之源慢慢抚摩,手显然比脚灵活多了,把一个少年捆住,玩弄他的生命之源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幻想,没想到真的梦想成真了,而且还是个没打过手枪的雏,因为没多少毛,摸起来非常的光滑,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我还不时用两个手指夹着他的生命之源,来回拉伸。小虎开始惊恐的眼神已经轻轻地闭上了,我更加用力的揉搓着。果然,小虎的生命之源在我的套弄之下,开始膨胀了,不一会就拨了起来,小虎开始有点呻吟,我急忙拿起地上开始给他擦嘴的那只白色足球袜狠狠地塞进了他的嘴里,让他无法出声。虽然他的生命之源还未发育成熟,但在拨起来之后居然也非常的大。我在地上袜子和衣服鞋子堆里拣起了一只厚厚的白色运动袜,把袜子的口往小虎的生命之源套了上去,袜子也和生命之源一起拨了起来。我握着袜子开始来回的摩擦,他的老二越来越硬,不一会把袜子完全地顶了起来。小虎身体开始发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在感觉他快要射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从地上的足球鞋上拿下一个鞋带,绑住了被袜子套住的生命之源,在生命之源末段快到神球的位置上,狠狠的打了一个结。这时我才发现,我全身也有点出汗,便做在旁边享受着这一年轻躯体对Xing的反应,边休息。小虎因生命之源被捆住,无法射J,全身都在扭动。“求…您了,帮….帮我,我受不了了”小虎哀求着。我坐在旁边,根本没有理会小虎的话,看着顶起来的袜子,用手来回拍打,小虎的直挺挺的生命之源在我的拍打之下左右晃悠。现在能有相机把小虎的拍下该多好,我真后悔没带相机过来。我慢慢的拿出个烟又点上了,看见小虎生命之源上零零散散的毛,我心里又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我用烟头开始轻轻触碰他的毛,生命之源的毛发出吱吱的声音,烧到皮肤熄灭了,“啊,不要啊,求您..饶了.. 我,我再也…不……偷”小虎越挣扎我就越兴奋,我一口把他的毛全部烧光了。其实他根本不知道,他今天的错不是偷东西,错就错在偷东西被我发现了。我又用烟头触碰了一下,小虎的神球“啊.”他的神球颤了一下,小虎身体开始剧烈抖动,但在碰到一次之后我就放弃了,毕竟是第一次不能太过分,而且真的把小虎的神球烧坏了事可就大了,我摸了摸刚才的伤口,幸好就伤到表皮没有伤到里面。看着一直拨起的生命之源,我把我脱下来的鞋子拿起来,套在了已经被白袜包着的生命之源上,用鞋带固定在了他的小弟弟上。我把手放在小虎的头上,小虎是平头头发很难抓住,用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怎么样?打手枪爽吗?”小虎没有回答“说话啊”我用手捏住了他的下颚,另外一只手握住了生命之源狠狠地一用力“爽”“那还不谢谢老子?”“谢谢..主..人…”小虎嘴里咬的是长的白袜,虽然塞的很满,但还是一大截漏了出来,不知道因为嘴里塞了袜子还是因为高潮,话说的吞吞吐吐的。

拳打脚踢, 足球队, 足球鞋, 电话, 柜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