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我老婆的秘书生活

我老婆的秘书生活

广告位

下班回到家里,心想老婆应该回到房间了,给老婆大人打个电话,电话铃声响了很久,老婆却一直没接,心里感到奇怪,不过也没往心里去。

  看了一下屋内凌乱不堪,不由轻叹一声,老婆才出差不到一个礼拜,家里就被我搞得乱七八糟的,下个礼拜老婆回来看到家里这情形,一定又是一通疲劳轰炸。摇了摇头,我动手开始整理环境。

  我今年30岁,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业务,七年前因为业务的关系,和在小弟公司里担任总经理秘书的晓筑认识,当时让我惊为天人,展开猛力的追求,最后在我契而不舍的追求下,终于打败其他追求者,追到了晓筑。

  四年前晓筑终于答应了我的求婚,嫁给了我。婚后,虽然家里长辈一再的要求,不过因为经济的关系,所以我们还不准备生小孩,家里长辈见我们这样,久而久之也就不管了,转换目标针对小弟夫妻去了。

  顺便介绍一下,小弟的老婆是晓筑的亲妹妹晓枫,当年在我们婚礼上,小弟看上了当时才大学毕业、刚进晓筑公司上班的晓枫,在晓筑的撮合帮助下,顺利地娶到晓枫。

  当我将客厅整理得差不多时,老婆回电话了。接起电话,和老婆聊了十几分钟后,挂掉电话。

  看看变得整洁的客厅,我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从冰箱拿出速食餐盒放到微波炉里,我将整个人摊到沙发上看电视。

  忽然,眼角扫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垫和椅背之间的缝隙夹着一本小记事本,便顺手将它拿了出来丢在桌上,没去管它。

  晚上9点多,公司的杨总打电话过来,说公司和晓筑他们公司合作的一个渡假村宣传专案,负责的人临时住院,公司考虑到我和晓筑他们公司有过合作的经验,调我过去帮忙,我手上的案子公司会派人来接手,相关的资料已经发到我的电子信箱里了,让我先看一下资料,下礼拜一要到渡假村和晓筑他们公司开会。

  晓筑和小弟夫妻俩就是陪她们总经理在那里考察。

  我苦笑着答应,心想两天的假期泡汤了。关了电视,来到我的工作室,看到空荡荡的电脑桌,我才想起电脑前几天坏掉送去修理了,现在只好到书房,用老婆的电脑上网了。

  打开老婆的电脑,开启信箱,电脑主动连结上了老婆的信箱,我扫了一眼老婆信箱里的邮件,就跳出连结,重新连上我的信箱,开始浏览研究公司寄过来的专案资料。

  当我从大量的文件资料里回过神时,看看时间,已经凌晨1点半了。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将所有的文件下载到我的随身硬碟里,准备明天继续研究。

  趁着下载的空档,到浴室去冲了把脸后,来到客厅,躺到沙发上准备看一会儿电视。拿起遥控器,瞥见桌上的记事本,顺手拿起来翻了一下。记事本里是老婆娟秀的字迹,翻了几页,都是老婆的行程安排。

  忽然,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于是来回翻动看了几次,终于让我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记事本里记录了老婆和她们总经理,今天以前和之后一个月所有的行程和对象名单。在里面,我发现了两家饭店和三家汽车旅馆的名字出现频率非常高,平均每一个礼拜就会至少出现其中两家一次。

  饭店也就罢了,毕竟老婆她们公司是做旅游的,但是汽车旅馆出现频率这么高,就让人怀疑了。偶尔名单里会出现其他的名字,却大部份都是女人的名字。

  但是出现得最多除了老婆这个总经理秘书外,居然是身为小弟这个经理的秘书的晓枫,平均每两个礼拜就出现一次;小弟的名字却出现得不多,大部份有小弟名字出现的时候,都是标注庆功宴。

  想到平常在网路上看到的文章,我的心里不由「扑通扑通」加速跳起来,一股悲哀、一点愤怒和一丝的期待以及一些旁徨的感觉,五味杂陈的滋味在心底蔓延开来,久久不能平静。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将老婆往后一个月的行程抄了下来。这时,我忽然想到,小说里不是经常在老婆的电脑文件里找到蛛丝马迹吗?我马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想想老婆不会那么笨,将证据放在家里的电脑里,便摇摇头,重新坐回沙发上。这一夜,我就这样在辗转反侧中渡过。

  隔天,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简单地吃了些东西,打开老婆的电脑,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看资料,于是便上网四处晃荡,不知怎么地,就连上了常上的成人论坛。

  登入之后,先看了一会儿新发表的文章后,我切换到了自拍区,就看到了昨天刚发却人气超高的置顶帖子,让我心里又泛起了和昨晚一样的矛盾心情。帖子的标题是一般成人论坛常见的,隐晦暗示式的「姊妹双重奏」不过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发帖人chen1981。

  要知道,这个成人论坛是维持比较久的一个论坛,我的帐号是读书时候,和小弟一起申请的。那时候我和小弟念同一所大学,所以一起租外面的房子住。

  那时候我懒得想帐号名,所以用了和小弟相似的帐号名,而我的帐号是chen1979,这个帖子的发帖人就是我的小弟。

  而小弟,现在应该和老婆她们一起在台东的渡假村考察才对,怎么会有时间上来发帖?而且他应该知道我常上来逛这个网站的呀!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不知怎地心里觉得发慌了起来,我下意识地关闭了网页。

  我走到二楼阳台上,深吸了一口气,心情矛盾复杂,点了根菸试图舒缓一下情绪,脑子里一直浮现老婆和晓枫两人被人压在身下奸yin的画面。

  用力的弹掉了菸头,我回到电脑前面,重新进入论坛,点进了那个帖子。

  很快地,照片一张张出现在眼前,我用很快的速度将帖子里的相片浏览了一遍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相片里的女孩并不是老婆或晓枫,虽然女孩的脸被做了模糊处里,但是相片里的两个女孩身材都有些胖,不如老婆俩姊妹的纤细,乳房虽然饱满,但却不够坚挺。但从身材来看,应该是一对略嫌稚嫩女孩,而不是晓筑姊妹俩的成熟妩媚。

  确定了帖子里的人物与老婆无关,心里那种难受的感觉一下子纾解开来,我放松心情浏览着帖子里的每一张相片。

  相片里虽然对人物的脸都做了模糊处理,但我还是很确定,相片里出现的三个男人之中,有一个是小弟,看来下礼拜一到了台东,要跟小弟好好的研究一下了。解决了压在心头的一件事,我又恢复了原本好色的本Xing。

  这时,在倒数的其中一张相片中,拍到了房间里化妆桌上的镜子,在镜子的反射里,在镜头没拍到的阴暗角落上,一个赤裸的纤瘦女体背影正跨坐在一名男子身上。不过心情转好的我,把她当成是另外一个女孩,没太在意。

  虽然对于记事本里的行程还是有一丝疑惑,但是见到了帖子里的女孩不是老婆后,我的心情还是很轻松。

  接下来的一天半里,我专心地埋首研究公司传来的文件资料。

  星期一一大早,我提着行李来到机场和杨总她们会合,准备一起搭飞机到台东。

  忘了介绍,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杨玉莹是业界里出名的女强人。35岁的时候丈夫因为车祸去世,留下一小笔财产和这家公司。

  当时很多人劝她卖掉公司,但是执意不肯,靠着一股不服输的拼劲,一边学习一边扩充公司的营运项目,慢慢地将公司经营成全台前十的广告公司,我就是那年进入这家公司的。

  杨总虽然已经42岁了,但是端庄秀丽的脸庞上,却不见岁月在那上面留下什么痕迹,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纤细的蜂腰,饱满肥硕却依然保持而坚挺的乳房,紧翘的娇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只是31、2岁的成熟少妇。所以现在依然有不少人打着人财两得的算盘,在猛烈的追求她,只是都没办法打动她的芳心。虽然我对杨总也有非份之想,但我有自知之明,明白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

  这次公司里和杨总一起去台东的除了我和杨总的秘书佳惠外,只有和我同部门的湘君,以及这次宣传片的主角——最近正慢慢窜红的小天后叶凤儿和她的经纪人文莉五人。除了我一票的娘子军团,没办法,谁叫公司里阴盛阳衰,满打满算也才3个男员工。

  虽然我和老婆每天都会至少通一次电话,但是我并没有告诉她,我要代表公司到台东和她们公司开会,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飞机缓缓的降落在台东机场,走出出口,我不由楞了一下,不由怒火大盛。

  因为我看见,老婆正亲热的搂着她们公司李总的肥腰,依偎在李总怀里调笑着,任李总的大手在她的娇躯上揩油。没发现我们的已经出来了。

  我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悲哀和怨忿,觉得好像有人用刀在我的心脏狠狠的刺了一下。当愤怒的我准备上前暴打这一对奸夫yin妇一顿时,一只白皙的小手用力的挽住了我的手臂,把我拉了回去。

  我瞪着通红的双眼回头看去,只见杨总对着我摇摇头,轻声的说:「到了房间再说。」便走到两人面前轻轻的咳了一声。

  被吓了一跳的两人,连忙分开,尴尬地看了杨总一眼后,才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当老婆看到我愤怒的表情时,脸色刷的变白,僵立在那里微微的颤抖着。

  杨总和李总两人互道了几句场面话,便带着我们分别坐上来接我们的车,一辆宾士500和一辆九人座箱型车。

  一路上因为我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所以车上的气氛显得压抑,连一向活泼的佳惠安静了下来,知道内情的湘君,也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好几次都想要安慰我,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经过了20几分钟的路程,终于到了背靠山、面向海,风景一片秀丽的渡假村。

  从下车后一直到走进安排给我们住的小木屋,我都没有看老婆一眼,好几次老婆想过来向我解释,但是看到我依然铁青着脸后,又缩了回去。

  进到小木屋,我将行李丢进分配给我的房间后,把门一甩「碰」地一声,我把自己关进房间,对着房里的东西,狠狠的发泄一通后,趴在地上痛哭失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响起,我迟疑了一下才去开门。

  杨总站在门口,看到我难看的脸色,轻轻地叹了口气,伸手拭去我脸上的泪痕。房间前走到的另一端,佳惠她们关心的不停看向这里。

  杨总朝佳惠她们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我们进房里说话。」不等我的反应,就拉着我的手走进房里。

  杨总拉着我进到房里后,看到房里被我一通发泄,砸的乱七八糟地,没地方坐下,只能在床上清出一个地方,和我并肩坐在床上,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感到很不甘心,也很怨忿我当时阻止你。其实你应该也猜到了,这些事情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当时你决定要娶晓筑时,我就曾经提醒过你,只是你那时被爱情冲昏了头,没有理会我的提醒。呵呵,你这情形和当年的他还真像。」说到这里,杨总脸上露出了苦涩的微笑,接着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在我丈夫过世之后,接手了这家公司,慢慢的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但是,你们都不知道,其实我在和我丈夫结婚以前,也曾当过李承宗(晓筑她们总经理)的秘书,被他威胁利诱当成玩物玩弄了3年多,就连结婚以后,表面上我离开了那家公司,专心的当起家庭主妇。私底下,我却依然在他的yin威之下,被他玩弄操纵了好几年了。直到被我丈夫发现,当时他的表现几乎是和你一模一样……」杨总露出怀念的神情,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只是,当时没有人能向他解释我的苦衷。所以,当天他狠狠的打了李承宗一顿后,就愤愤的离家,在外面喝的酩酊大醉,才会发生那场车祸……」这时候,杨总表情变的哀伤起来,眼睛也逐渐湿润,伸出手在我脸上摩挲了几下:「所以,在机场我才会阻止你。」「后来,我花了很长的时间,一面和李承宗虚与委蛇,一面收集他收买官员暗中操纵市场的证据,换回来他手上的影片和相片。我才摆脱了他的控制,反过来利用他将公司一步步的发展起来。」杨总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脸色忽然泛起一阵潮红,低下头,将手中拿着的牛皮纸袋递给我,「当年,我拿回影片和相片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些关于晓筑和其他受害女孩子的影片。这次,临时调你和我们一起来台东,其实我考虑了很久,最后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你发现后,从此委靡不振。不如让我主动告诉你,本来是想趁这一段时间,慢慢的提醒你,指引你自己慢慢去发觉真相,没想到……唉……」杨总站起来,在我的肩膀上轻拍了几下:「其实你不要怪晓筑,她也是被胁迫不得不这么做,只是你弟弟和李承宗关系那么密切……」话没说完,杨总摇摇头没在继续说下去,转身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杨总忽然开口:「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弟弟一般看待,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能够来找我帮忙。还有,以后私底下的时候你就叫我莹姊吧,叫杨总太生份了。」话一说完,杨总,不,莹姊就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我呆呆的望着莹姊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牛皮纸袋,忽然觉得心里的怨忿减轻了一些。而与莹姊之间的相处有一种淡淡地,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底滋生。

  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小弟脸上带着复杂的神情走到我的面前,看着我。接着叹口气,开口说道:「你都知道了?」我沉默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他。

  小弟看了一下凌乱的房间,随手将被我踢翻的椅子扶起,坐在椅子上掏出香烟,顺手递了一根给我,然后用力的吸了一口后,抬头望着天花板,自顾自的说道:「自从老爸老妈过世之后,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保护我。就算是我惹了什么麻烦,你也都帮我顶着,这些点点滴滴我都记得很清楚。对于我来说,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不应该做出伤害你的事。虽然,事实上我的确伤害了你。但是,我有好几次都用了不同的方式提醒你,只是你却是那么天真的相信我们,都没有发觉到我们之间的异样。」小弟又吸了一口菸,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在和晓枫结婚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件事。当时我气的差点想不顾一切,冲上去当场杀掉李承宗,不过幸好我忍了下来。因为,后来被李承宗知道了,他找上了我,承诺将公司12%的股份转让给我,并升我当经理,来获得我的谅解。」「我想了很久,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何况他还这么大方,从小到大,因为家里穷,不管我的成绩有多好,有多优秀,到哪里都还是会遭受白眼,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后来经过这几年的相处,我发现李承宗虽然好色了一点,对于他看上的女人不择手段的都要得到外,对我真的很好,渐渐的我没有像当初那么的恨他了,反而他还非常认同我的工作能力,甚至收我当干儿子,李承宗他没有结婚,也没亲人,他的全部心血都在这家公司。」「他说过只要等几年,他退休就将公司交给我,到时候我就是全台排名前十的旅游集团负责人,能够想办法帮大嫂脱离他的控制,也不会让你发觉,影响你们的感情。」听到小弟眼睛放光的说着这样一番话,我不由脸色微变,这还是我从小到大扶养长大的小弟吗?我发觉我现在一点都不认识他了,原本在我的印象当中,小弟是乖巧正直的一个人。没想到,出社会没几年,现在居然为了金钱权势就能够轻易的出卖自己的老婆和大嫂。

  小弟顿了一下,苦笑着说道:「可是没想到以前我想方设法要提醒你,你没发觉。现在想要隐瞒你的时候,却被你撞破了。」小弟转过头来,认真盯着我的脸:「大哥,俗话说的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承认大嫂很迷人,但是和唾手可得的地位金钱相比不算什么,而且干爹他也欣赏你,只要你肯放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干爹说了,他能够将他手上关于大嫂的资料都还给你,只要你同意让大嫂像晓枫一样偶尔陪他一次,帮他应付那些政府官员。他还能够让你当副总经理,以后和我一起继承这家公司……」「够了!你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儿。」听小弟居然不是来安慰我,反倒是试图说服我,让我当一个为了金钱地位出卖老婆的人。不禁让我感到愤怒,不由对着小弟咆哮出声。

  小弟看到我通红着双眼,脸色狰狞的看着他,不由灰溜溜的开门出去。

  莹姊在门口看着小弟走出去后,走了进来,我一看见莹姊,想到一向信任宠爱的小弟变成这样,不由情绪崩溃,趴在莹姊的肩头上哭了出来。

  莹姊轻轻拍着我的背,柔声安慰我:「你不用自责,人总是会变得,你不可能一直在你弟弟的身边看着他,不管变坏变好他总是你弟弟。而且李承宗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弟弟,不只一次公开说要让他接手公司的话。如果李承宗真的能够照他说的话做到的话,我觉得你能够考虑一下。毕竟这已经是事实了,能将主动权拿回到手上,总比让晓筑像现在一样被人操控在手上的好。」莹姊将我的脸扶起来,用手掌温柔的帮我是去眼角的泪水:「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说,不过站在过来人的立场上,我觉得这样对你对晓筑来说都比较好,何况,你真的想一辈子都只是当一个领死薪水的白领吗?这次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一次机会。虽然我知道,要靠着出卖妻子的肉体来达到目的,会让你感到难以接受。不过,我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了。难道你真的舍得和晓筑离婚,让晓筑继续过着这种让人操控,当着高级妓女的生活吗?就算你能带着晓筑离开道别的地方,但如果李承宗气不过,将晓筑的影片相片公布出去,虽然你觉得无所谓,但是晓筑会怎么想?」莹姊在我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满脸通红的说道:「我要说的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想想吧!」对于莹姊突然的一吻,让我呆楞了片刻,等我醒过来时,莹姊已经离开了。

  我颓然的坐在床头,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小弟和莹姊的话,还有过去和晓筑相处甜蜜的点点滴滴,在心里一阵矛盾挣扎之后,我做出了决定。

  虽然心里还是感到不甘,但是形势比人强。就像莹姊说的,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愤怒伤心都挽不回来,何况逃也逃不了,我也真的狠不下心来割舍这段感情。既然这样,我只能选择妥协了。

  做出了决定后,虽然心情依然沉重,但是感觉轻松许多。

  走出房间来到一楼大厅,客厅众女看到我脸色转好,原本压抑的气氛顿时一松,只见佳惠小心翼翼的问我:「陈锋,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会不会饿,我去帮你把餐盒弄热。」我露出微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佳惠马上高兴的跑去厨房,帮我弄了热餐盒。莹姊看到我出来,问了一声:「想通了?」见到我点头回应,莹姊低下头继续看文件。湘君见气氛还是有些压抑,便故做轻松开口调侃道:「陈锋,你的房间被你给弄得乱七八糟的,不能睡人了。今晚只好求莹姊收留你,不然我看你要在客厅委屈一晚了。」说完暧昧的看了莹姊一眼,只见莹姊的俏脸闪过一抹嫣红,娇嗔的掐了湘君一下。

广告公司, 老婆大人, 大学毕业, 总经理, 追求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