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终生的噩梦

终生的噩梦

广告位

直到今天我才有资格进来看到这位朋友转载的本文,其实这篇文章我已写到五十多章,不知为什么他没有及时更新。如果至此中断对不住支持的朋友们。现在我接着这位朋友继续发表,如果喜欢请顶一下。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吃过午饭后,倩倩Mu女二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是一部枪战片,她们不喜欢看那些婆婆妈妈的言情剧。

我和小雪跪坐在沙发底下,分别抱着她们的腿又是捶又是捏。由于我的按摩水平比小雪高,倩倩让我伺候着夫人。倩倩被剧里的故事情节深深地吸引住了,不时的发出惊叫声和惋惜声。“倩倩,妈和你商量个事。我需要梅儿去帮十几天忙。你看能够吗”?夫人小声的征求着倩倩的意见。“你要用就用呗,还和我商量什么”?倩倩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看着这几日梅儿服侍你还算尽心,你使唤她也刚刚顺过手来。我真不好意思现在就把她带走”。夫人一脸歉意地说。“什么?你要把梅儿带走?让她去伺候那个糟老头子的小娘”。倩倩这时仿佛才回过神来。“是这么回事,我既然答应人家了,总不能反悔吧”。“哼,一个象太监似的大头丸子竟娶了一个妙龄女郎。”倩倩的话里充满了蔑视。“哈哈哈~~~。瞧你这张嘴,把他说成什么了。太监,大有丸子。哈哈哈~~~”。夫人一听倩倩的话,乐的忍不住大笑起来。倩倩的话不但把夫人逗笑了,就连我都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笑声:倩倩太有才了,形容的恰如其分。“梅儿,怎么这么没规矩。你的嘴就不能闲着”。夫人听到我的笑声责备的同时一抬腿把脚塞进我嘴里。“我这可不是损他,那个糟老头子长的就那样吗”。倩倩一本正经的说。“是,是。你可真会形容。就是一个大头丸子。哈哈哈···”。“让我的梅儿去伺候他?哼,瞧他那个熊样,看着就恶心”。倩倩反感的说。“不是去伺候他,是伺候她的小娘”。“还不是一回事。人们常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倒不知道那个妖精算插在什么上”。“这孩子,你怎么连人家的太太也骂上了”。“这有什么奇怪的,正经的女人能嫁给他”?倩倩肯定的说。倩倩的话也说出了我的疑惑。“你说错了。这个姑娘本质并不坏。她是想借马书记的平台来发展自己”。夫人纠正着倩倩的说法。“我不信。她家里又不缺钱,想发展自己的事业她父Mu会不帮她”。“你说的是有道理。可通过接触我发现她是个有主见的女人,并不简单的是个花瓶。可能是人各有志吧”。“哎···。这个代价也太大了。我真替她感到可惜”。倩倩叹了口气。“是啊,把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糟蹋了我也觉得惋惜。咱们不提他们了,马书记刚才来电话提起梅儿···”。“哼,既然有了个美人怎么还惦记着我的梅儿”。倩倩不情愿的嘟嘟着。“你想到哪里去了。他的太太上次在咱们这里扭伤了腰,明天出院回家。我答应让梅儿去伺候她几天,这样以后办事方便一些。你看怎么样啊”?夫人看倩倩误会了急忙解释着。“那让雪儿去伺候她,咱们把梅儿留着自己使唤。这样岂不是更好”。听到倩倩这样说,我心里感到暗暗高兴:这几天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现在倩倩离不开我了。“我何尝不渴望这样。只是雪儿的按摩水平不如梅儿,再说梅儿的舞跳得不错,正好能够给病人排解一下寂寞。妈说得有道理吗”?“那好吧。梅儿,去了以后要有眼力,好好伺候马太太。如果我听到她说出一个不字,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倩倩用脚点着我的鼻子不甘心的说。“小姐请放心,奴婢一定伺候好马太太”。虽然我心里万分不情愿,但一个女奴的去留岂能我说了算。我一边继续给夫人品味着脚一边说。“你要明白这次去的目的,你不但要把她伺候好了,更重要的是要哄她开心。我不想听到别人说我家的女奴不懂规矩”。夫人的话变得严肃起来。“奴婢是夫人一手调教出来的,不会给主人丢脸的”。我停止了品味脚,规矩的跪好垂着头说。“嗯。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你要把她哄好了,主人自然不会亏待你。否则后果你自然清楚”。夫人在向我施加压力。“谢谢夫人小姐抬爱。奴婢就是脱层皮也一定把马太太服侍好”。我向后移了一下膝盖,恭恭敬敬的给主人磕着头说。“真郁闷,刚用着顺手又把她送出去。都怨你学什么按摩跳舞啊,被人当礼品送来送去”。倩倩一脸的不乐意,她站起来照着我屁股踢了一脚嘟嘟着向楼上走去。“奴婢告退”。我看到倩倩走了,急忙给夫人磕了个头后爬起来跟在倩倩身后。“梅儿回来,雪儿你先去伺候小姐去”。我刚迈开步夫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有什么事啊”?倩倩不耐烦的回过头来询问着。“瞧你这丫头,你要不乐意送走她就算了。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公司和你吗?不知好歹”。夫人看到倩倩的表情使着气说道。“谁不乐意了?雪儿,跟我走”。雪儿答应着忙从地上爬起来向她跑去。“奴婢请夫人吩咐”。直到这时才有我说话的机会,我跪在夫人面前垂头听命。“真是个孩子。刚才倩倩的话提醒了我,梅儿,你到曼丽哪儿去拿幅画咱们明天捎着”。听到夫人的吩咐我疑惑了:她怎么会让我去?这可是从来也没有的事啊。“车在外面等着,曼丽知道这件事。去了可不要给我丢脸啊”。夫人看着我没动解释并吩咐着着。我虽然对夫人的这个差事万分不满,但还是答应着磕了头登上了夫人的汽车。服从主人是奴隶的天职。很快车开进了曼丽的别墅,我依依不舍的下了车。并不是我羡慕车里的豪华,也不是贪婪车里的舒服。而是我不用像一往一样龟缩在车里。这个车我虽然做过许多次,但每次我都要跪伏在主人脚下伺候着,而且还要提心吊胆。因为主人为了消磨乘车时的寂寞,喜欢拿着我们寻开心。而我们则需要小心翼翼的应付着,唯恐一时话语不周带来皮肉之苦。今天则不同,我虽然不能像主人那样高傲的坐着欣赏车外的美景,但我能够扶着座椅蹲着看窗外的景色。虽然蹲着要比跪着累许多,但我还是愿意蹲着,这样能够找到一点做人的感觉。也许院子里的保镖认识这辆车,也许他们早就接到了通知,我们进门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姑姑,是你吗”?我刚踏进别墅的大门,一个站在门口伺候着的姑娘开口问着:看她的装束也是一个女奴。“你···你是哪个在···那个喜欢穿花裙子的小姑娘”。我略微一愣,随即问着。我虽然在这个别墅里呆过几个月,但我认识的人去寥寥无几,不过那个小胖丫头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来我想说你是哪个在胯下的丫头,可话到嘴边我又改了口:我不想戳到她的伤痛,毕竟她已经长大了,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是我姑姑,你还认识我”。那个姑娘高兴的说。她已经长高了,可能是长期劳累的缘故,比原来瘦多了。“认识。主人在吗?能带我去给主人磕头吗”。虽然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我知道这里的规矩,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主人还在午睡,侍菊,你先带她上去吧”。站在另一边的一个女奴答道。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她叫侍菊。当知道了曼丽还在休息时,顿时我心里轻松了许多。虽然这么多年她已经不是我的主人了,但在我心里始终对她存有惧心。我们两个慢慢的向楼上走去,看着侍菊拘谨的神态,我心里也开始紧张。“侍菊,多好听的名字。你在这里是专管花草的吗?真幸运”。我羡慕的悄悄说着。曼丽家的奴隶分工明确,而且她给奴隶起的名字都与她们的工作有关。“姑姑,我是主人身边的。今天我是下来接你的”。侍菊一听我的话,拘谨的脸一下子变得绯红。“现在你还为她···”。看到她害羞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不了。她又换了个小孩伺候”。侍菊的头低得更低了。“你终于长大了,姑姑为你感到高兴”。听到她从曼丽的屁股底下解放出来我感到由衷地高兴。是啊,像她现在的身材和身高已经不适合那项工作了。“我倒渴望永远停留在那个年龄永不长大”。侍菊低着头喃喃自语。听到她的话我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了。是啊,像我们做奴隶的人长大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照样生活在屈辱中。与其这样在劳累和耻辱中长大倒还不如永远停留在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孩童时代,起码在那时候只是身体受点摧残,但精神上要轻松许多。我一把搂住侍菊,默默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就这样我们一起慢慢的向楼上走去。

老头子, 枪战片, 文章, 朋友, 电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