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自甘堕落小娇妻 7

自甘堕落小娇妻 7

广告位

自甘堕落小娇妻 外篇四

  门在我面前轻轻的关上,我的心也碎了,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知道了这一切之后,我甚至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在的自己。

  和薇薇离婚?那怎么对我的父Mu、她的父Mu、还有一直支持我们感情的那些亲朋好友们交代?感情问题?他们会相信我们感情出了问题了么?如果他们详细的追问,或者私下去了解,知道了薇薇做的这一切,薇薇还怎么去做人?她的父Mu也会……

  不离婚?那让我怎么面对她所做过的一切?我会时不时的想起这个事实,这个我的老婆被自己的学生当做Mu狗一样玩弄的事实?

  我瘫软在沙发里,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去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可是不管我怎么去做,我眼前都似乎是一片漆黑,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响了。

  我有点茫然的摇了摇头,看着那铃声大作的电话,许久没有动弹,电话不依不饶的响着,最后我还是拖着无力的身子,走到了电话面前,拿起了电话。

  “喂?哪位?”我有气无力的问道。

  “小王,怎么不接电话?我是你表姐,你叔叔病危,你和薇薇赶快过来下,你知道他最疼你的,要快,不然就来不及了啊。”表姐在电话里哭着说着。

  什么?天啊!叔叔,不,叔叔怎么突然病危了!叔叔小时候一直很疼我,在我结婚之后也对薇薇很好,把她都看做了自己的儿媳一样看待,此刻如果不带薇薇回去,他……

  我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胡乱找着车钥匙,薇薇,到哪里去找她?薇薇……她会去哪里?

  可是在这里想也不是个办法,学校,对,学校,也许她会去学校说不定!我疾步跑到车前,驱车往薇薇学校赶去。

  天已经黑了,路上行人也不是很多,我刚刚转过一个路口,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件衣服,正是薇薇穿着离开的!

  我赶紧停车,捡起那件外套,她的外套怎么在这里?我焦急的抬头往四边看去,车灯照处,是我和薇薇以前经常来散步的小公园,那边有几个人影刚刚急匆匆的转过拐角,鬼使神差的,我追了过去。

  还没靠近那边,就听到了薇薇Yin荡的叫声:“啊……操我……你们都来……啊……好舒服……啊……”

  几个男人大声笑着:“哈哈,老早就盯住你了,没想到你这么骚啊,以前看你和你老公一起来散步,穿的那么正经,没想到今天有机会上你个骚逼了啊。”

  “可不是么,小骚货,今天怎么这么Yin荡,看见哥几个自己脱衣服来送给我们操了,还让我们多叫点人来?你老公呢?这边离你家很近吧,你不怕被他发现或者遇到熟人么?”

  “老公?啊……插进来……我老公不要我了啊……啊……我现在就是……一只无家可归的Mu狗……啊……随便你们操……啊……嘻嘻……你的擎天好臭……来……薇薇用嘴给你洗洗……唔……”

  “哈哈哈,我们都是流浪汉,可不像你们有钱人,天天洗澡,告诉你吧,老子的擎天尿尿完都不甩的,味道如何啊?小Mu狗?”

  “唔……唔……”

  “哈哈,你把她个骚嘴当比来插了,她还能回答你啊,我看你这么用力的操她嘴巴,小心她呛着了把你个屌咬掉。”

  “她敢!你不知道,啊……呼……爽啊,我都插到她喉咙里去了,哈哈,平时光丽照人,现在还不是给我们当狗一样操,小维,你捡的那个链子呢,给她套脖子上去,操完了带去你那小破屋,以后啊,她就天天给咱们操!”

  什么?就算薇薇再如何,她也不是你们这堆流浪汉能够侮辱的!何况……

  我猛的冲了出去,却听到后面一声:“喂!”我刚回头,就看到一个人影拿着大棒挥了过来……

  “啊!”我被疼痛刺激得猛的一声大叫,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却发现自己坐在了沙发前的地上,刚才那阵刺痛竟然是我睡梦中滚下沙发撞到了桌子。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揉着头,却记起了梦里薇薇说的那句话:“我老公不要我了,我现在就是一只无家可归的Mu狗。”如果我现在放弃了她,她会不会变成我梦里的这个样子?或者,她最终会被德少那伙人玩厌了之后变成那样?

  不行,我要去找她,我……我……我告诉自己,此刻不是找寻解决这件事情方法的时候,此刻最重要的是先找回薇薇,不然再无渴望的她,估计真的会……

  我拿起外套,找到钥匙冲了出去。

  车到转角,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还是停了下来悄悄的走进那个小公园,走到了我梦里的那个地方,伸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还好……我松了一口气,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到这里来是多此一举,我竟然被一个无聊的梦给吓住了,也许,薇薇只是离开了家,去了朋友那?

  对,朋友,我冲回车里,拿起了手机,开始找寻那几个薇薇的闺中密友。

  时间已经是快晚上十点,不过像我们这种年龄的,应该都没睡吧,我翻看着手机里的号码,找着薇薇那几个比较亲密的闺蜜的号码,我看着电话薄,翻到了薇薇父Mu家的电话,对,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去,薇薇少有的几次生气出门,都是回家去了。

  我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岳Mu:“喂?妈,我是小王啊。”

  “哦,小王啊,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么?”岳Mu的声音带着没睡醒的意味,看来两个老人已经睡觉了,而且薇薇肯定没去他们那里,不然他们现在肯定没睡。

  “没事,我就问下,上次带的人参,你们还要不?我朋友又去那边出差了,需要的话我再让他给带一些。”

  “行吧,你爸最近老说精神不好,带点给他补补身子吧。”

  “那好,那妈,我先挂了,你们休息吧。”

  挂了电话,我想着岳父和岳Mu对薇薇的关爱,如果让他们知道薇薇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会崩溃的吧。

  再如果,我不去管薇薇,薇薇以后被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玩成……被他们知道了,那……

  我一个个的给朋友们电话,旁敲侧击着打听着薇薇是否到了她们家去,几个薇薇要好的朋友都说不知道,有几个机灵点的、和我们处的很好的,直接问我是不是欺负薇薇了,把薇薇气出门了,我打着马虎眼,糊弄了过去。

  小莉!我突然想起了她,她是薇薇的同事,一个年轻可爱的女Xing,曾经有几次,她对我的暧昧让薇薇吃过醋,而且之前她曾经说过些什么旁敲侧击的话,当时我以为是小莉是想破坏我和薇薇的关系,现在想来,似乎那些话里的意思……

  小莉说:“哟,王哥,看薇薇姐最近眉目生春啊,看来你在她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啊!”其实那阵子我出差一个月,是她也知道的事情。

  她还说:“王哥,你猜猜,如果一个Yin荡的老师,在学校和学生乱搞,你认为该怎么对她?”

  她甚至说:“王哥,看着你老婆哦,那么如花似玉,却被别人在你家里,啊哈,可不好了啊。”为这句话我生气了,说了她几句就离开了,而她隐约的一句话,当时被我忽略了,这会想起来,也许是她看不起我而说出的真话。

  她说:“切,就你不知道了,那个骚货,哼。”

  自从那次和小莉吵过之后,我就很少再去薇薇学校,减少与小莉的接触,而小莉也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给我发过短信打过电话。

  也许她真的知道些什么,也许她能知道薇薇会去哪里。

  我拨通了小莉的电话,我该怎么和她说?如果她知道薇薇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来,前面的视频和薇薇说的话,一切的一切,证明着薇薇作为德少他们Mu狗兼Xing奴的身份早在学校里曝光了!那就意味着,小莉,她肯定知道薇薇的事情!那如果现在我打电话去,她会猜到我的意思吧,她会怎么说?她……

  “喂?哪位?喂?说话啊?喂……”电话那边已经叫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

  “小莉,我……”我说话了,却又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你什么你,这么半天不说话,你谁啊到底?”小莉的声音明显带着笑意,是对我的嘲笑么?

  “我……我是王X……”我心里此刻突然想到,如果真如薇薇说的那样,那小莉不是全知道薇薇的真面目?

  “哟,王哥,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啊?”小莉装出惊奇的语气,可是我还是似乎听出她话语里带着一种莫名的语气。

  “我……小莉,你知道……薇薇她在哪里么……”反正按薇薇那种说法,小莉肯定也是知道薇薇的事情的,所以干脆直接问,也省的她再来说些什么。

  “你老婆,这么个大晚上,你问我干嘛啊?”小莉的声音还是那种带着嘲笑的语气。

  “她,她跑出去了,所以……”虽说基本猜到小莉已经知道,真的被问到关键Xing的问题的时候,还是有点开不了口。

  “她跑出去了?这么晚了她跑出去干嘛?哦,说不定她有事呢,你这么着急干嘛,反正你老婆那么贤惠端庄,肯定不会跑,啊……”小莉可能从我的语气里已经听出了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干脆调侃着我。

  “她……”我没拿电话的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告诉自己,此刻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薇薇,“小莉,你知道薇薇和……和那个德少的事情的吧,今天我和她吵架了,你知道她会去哪么?”

  “现在知道来找我了?当时你不是说……”

  “小莉,算我求你,你如果知道薇薇可能去哪里,告诉我好么?”我打断了小莉的话,低声哀求着。

  “看在你以前对我还不错的面子上,哎,你说你何必呢,这种女人,自己下贱……”小莉在那边低声叹了口气,“算了,你去学校找找吧,不过……算了,我是劝你别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等等,小莉,那个,薇薇她在学校,真的……”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下去。

  不过小莉明显知道了我的意思,她语气里带上了不屑:“她?估计也就你还以为她是你的好妻子,是个好女人,其实她在学校里做的下贱事情,谁不知道?我劝你,王哥,和她分了吧,不值得,为了一个好似Mu狗的贱货,这么费神干什么?”

  我默默的挂了电话,在心里告诉自己:薇薇是我的妻子,我必须找她回来,带她一起去争取正常的生活。

  我开车来到薇薇的学校,夜了,门已经关了,保卫室的窗户拉着窗帘还亮着灯,我停好车走过去,刚想敲打窗户引起里面人的注意,却听到里面几个人在谈笑。

  “喂,老李,刚才的感觉怎么样啊,把一个女人当成Mu狗牵着巡视,这滋味可不是平常人能享受的啊。”一个声音笑着。

  “你们这就不对了啊,那Mu狗你们谁没玩过,我好容易今天骗老婆说学校有事值夜班过来和你们打牌,谁知道那Mu狗竟然晚上也过来了,还发骚,我么,人好,只好让她泄泄她的骚劲了啊。”

  “哈哈,那Mu狗,好歹原来也是那群小痞子的老师,没想到现在被玩成了这样。哎,据说啊,她老公还不知道,把她当成个宝贝来疼呢,哈哈哈哈。”

  “这你就不懂了吧,操Mu狗舒服,操别人老婆做的Mu狗更爽啊。”

  我虽然不愿去想他们口中的Mu狗是谁,但是我却忍不住的去想到薇薇光着身子,爬在地上,被一个保安当狗一样牵着的场景!

  我缩回了准备敲窗户的手,不能敲,万一他们问我找谁怎么办?

  我回头,想另外找个办法进学校,或者,也许薇薇并不在学校?我再去打几个电话问问?

  “喂,你找谁啊,这么晚在这边晃?”一个保安拉起窗帘打开窗户扔烟头的时候发现了我,我被一吓,下意识的一回头,嘴里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找人。”

  那个五十多岁的保安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我一下,笑了:“哦,找人啊,去吧去吧,找到了赶紧出来啊。”

  我心头一喜,这个保安这么好说话?我赶紧打着招呼往里面走去,一边不忘回头道谢:“谢谢您了,师傅,我找到人马上就出来。”

  老李手一摆,没说什么,缩回头关上了窗户,我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对面却走来了一个我认识的老师,此时此刻,我最怕见到的就是学校里认识我的人,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躲到了保安室旁边的阴影里,看着那人走远。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保安室里隐约的一句话,让我惊在了原地。

  “切,你当我糊涂了,随便放人进去?我刚才玩那骚货的时候,发现她的钱包从她脱下的衣服里落了下来,我打开一看,里面是她和她老公的合照,刚才那男的,啊,你们懂了没,哈哈哈哈。”

  “你的意思是……”一个犹豫却带着猥琐声音,带着一丝恶意的效益问。

  “哈哈哈哈,刚才那个就是那骚比的乌龟老公?”另一声音直接大笑着问了出来。

  我脑子一热,本能的想冲进去,抓出那个嘴贱保安暴打一顿,可是我的脚像粘在草地上一样,一步都挪不出去,他们是保安啊,缺乏锻炼的我肯定打不过他们,他们人多,我进去一定是吃亏的,我这样告诉自己,是我自己懦弱,但是我心底却隐隐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我并不仅仅是害怕自己打不过他们,我根本不敢面对他们,面对那些也许玩弄过我老婆的男人们。也许,对,应该是也许,说不定他们是在意Yin。

  我一拳打在面前的树上,神啊,谁能告诉我这一切只是梦,只是我看多黄色小说和电影之后做的一场梦,甚至,我能接受这是薇薇离开家之后,我心碎之时做的一个梦,可是拳头砸在树皮上的刺痛,让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梦,这是真的,我的那个清纯可人的薇薇,已经变成了Mu狗般的存在。

  我跪倒在地,眼泪流了出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发生在我们身上,为什么!这样的女人,我该再如何面对!我产生了退意,我把脸埋到了双手之间,就算我找到她,我还会像以前那样相信她么,就算她和我回去了,她的心里会怎么看待她、看待我?

  可是,如果她就这样下去,她的一生会变成什么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我痛苦的闭着双眼,却似乎看到了从前,我和薇薇热恋的时候,我为了所谓的调情,让她拍的一张张诱惑的裸照,在我们做爱之前开着的那些所谓的暴露、多P的A片,是我,是我害了她,一定是我,薇薇原本什么都不懂,是我改变了她,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那么色情,这一切一定不会发生!

  我要找到薇薇,找到她,带走她,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展一段新的生活。

  我掏出纸巾擦干净了眼睛,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薇薇会在哪里,学校这么大,她到底会在什么地方,我站在暗处,看着零星走过的三两学生,他们,会不会也知道薇薇的那些事情?这时我看到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背影,王玥!她和几个女生笑笑闹闹的走向了学校内部,我悄悄的跟了上去,她会知道薇薇的下落么?

  “小玥,刚才我出去看到了那个骚货来学校的,今天那骚屄怎么过来了?不是你们下午刚玩过她么?”一个女生笑着问着王玥。“谁知道,估计被我们玩的爽了,下面又痒了吧,你看到她过来了?”王玥一边问着一边往嘴里塞着薯片。

  “是啊,大概两个小时之前吧,看到她刚进学校门就被你老公手下的几个色鬼扒光了带进了篮球馆。”

  “那几个垃圾,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王玥小声咒骂着,我没有再听下去,篮球馆,篮球馆在北面,我找准了方向,抄近路跑了过去,篮球馆果然亮着灯!

  我悄悄走过去,三步并两步冲到了最近的窗户下面,小心翼翼的找到个垫脚的地方,探头往里面看去,里面有两个人,两个正在擦洗着地板的清洁工。

  薇薇不在篮球馆?我有点无助的看着空荡荡的篮球馆,却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笼子,笼子上面挂着……一件黑色的内裤!

  虽然只是远远看到,但我却几乎肯定那是薇薇的,一种直觉,让我害怕的直觉,难道我自己也认为薇薇会被像狗一样关在笼子里被玩弄么?

  我仿佛看到了坐满人的篮球场,场地中间两支队伍在打着激烈的比赛,而最角落,薇薇像Mu狗一样钻在笼子里面,没人对她这样的形态有疑问,仿佛那笼子里真的只是一只狗而已,她赤裸的张开双腿,用一根假上古神器玩弄着自己的小穴,眼光迷离的看着场中的比赛,等待着胜利者的享用和失败者的报复Xing蹂躏。

  “作孽啊,一个好好的女人,被他们玩成那样,这女人以后怎么过哦。”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让我回到了现实,天啊,我在想着什么!我竟然……我……

  我还来不及自责,就听到另一个声音响起,我这才发现两个清洁工在我面前的窗户下面一边擦地板一边谈论着。

  我刚想退开,防止被她们发现,却下意识觉察到,那个声音里的“女人”,会不会就是薇薇?

  我悄悄的把头藏在窗户后面,偷听着她们的对话。

  “孙姐,你这话就说错了,什么叫好好的一个女人,那骚屄骚劲冲天,不是什么好货。”我凑到窗户前看了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清洁工,脸上带着厌恶的神情。

  “小李,别这么说,哎,都是女人啊……那群无法无天的孩子……”老一点的叹息着。

  “孙姐,我告诉你,那骚货简直不能算是女人了,你一般是晚上上班,也就来打扫打扫他们的战场,我可是要白天上班啊,前阵子……妈的,骚货!”小李似乎想到了什么,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老孙作为女人,当然会很八卦,听到小李这半句话,似乎比我更好奇一般问到:“前阵子她怎么了?”

  “那几个混蛋学生,竟然让这骚货学Mu狗尿尿,开始还好,说是去男厕所,让她翘起一只腿搭便池上尿,那是打扫厕所的事情,我管他去死,妈的,过了阵子这Mu狗竟然……”小李说到这顿了下。

  “怎么了怎么了?快说啊。”老孙听的入神,急忙的催问着。

  “那天,我刚过来,看到篮球馆角落的架子下面一滩水,我还以为是谁的水壶洒了,用抹布一擦,我操,是他妈的尿!”小李愤愤的骂着。

  “不是吧,你是说薇薇老师她……”老孙有点疑惑着问着,同时第一次正面点出了那个女人是谁,正是我的老婆!

  “可不是么,恶心死我了,还好我带着胶手套,不然真想把手给剁了,太恶心了。”小李往地板上吐了口吐沫,然后狠狠的用拖把拖干净,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那个Mu狗竟然自己要求在篮球馆表演Mu狗撒尿!我有次提出抗议,他们竟然笑我,说让我牵着那Mu狗去野外尿尿,这样她就不会随便尿了。”

  “那你牵了没?”老孙看来完全忘记了之前她还在可怜薇薇,此刻就像个好奇的女人一样,一边唾弃薇薇的行为,一边想知道薇薇还会如何变态。

  “肯定没,我又没那么变态!”小李恶狠狠的说着。

  “哎,多好的个姑娘啊……”老孙有感慨起来了。

  我看她们推着拖把往远端走去,估摸着也听不到什么了,只好离开了那边,站到了旁边一个树丛的阴暗处。

  从她们的谈话能够听出,那个女人肯定是薇薇,而且薇薇确实变成了德少他们的玩物,被公开的玩弄,这个篮球馆也是他们玩弄薇薇的一个场所,不过可惜的是,我并不能根据她们的谈话得知薇薇此刻的去向。不过从刚进学校偷听到的王玥同学的一番话能够得知薇薇今天离家后肯定来过这里,也许那个内裤,就是薇薇刚才在篮球馆被玩弄后留下的。

  那薇薇此刻会在哪里?男生宿舍?对啊,男生宿舍,会不会他们又把薇薇带去了男生宿舍?

  也许是老孙的几句感慨让我对薇薇又产生了一丝同情,一定是那群混蛋逼她的,薇薇不会故意这样的。

  我一边告诉自己,一边往男生宿舍走去,一路上我躲开了所有的学生,在阴暗处慢慢的小心的前行着,等到了男生宿舍附近,我停住了。

  我怎么进去?我进去了薇薇不在又怎么办?更重要的是,薇薇如果在,我该怎么办?

  我犹豫着,却看到德少和他的几个跟班,从宿舍出来了,德少走在最前面,说着电话,而那几个小跟班则在后面说笑着。

  德少一边对着电话里说着什么,一边哈哈大笑着,我慢慢的从黑暗处靠近,正想下决心,去问他,薇薇在哪,却看到他挂了电话,然后和几个小跟班笑道:“那个骚货,我让她去北门巷子那边等我朋友,让他们爽爽,开始我以为她不会去,没想到,哈,那骚货真的去了,这会正打野炮呢。”

  “德哥,您的话对她来说现在就是圣旨啊,哈哈,她不是说她老公不要她了么,估计她没地方去了,只能扒着您了吧,哈哈。”

  “可不是么,德哥,那Mu狗被她男人骂出门,便宜的可是我们啊,以后……啊……”

  德少笑着踢了旁边大笑的小弟一脚,笑骂道:“你们懂个屁啊,一个被抛弃的女人有啥好玩的,玩这骚货,要的就是她是别人老婆这种刺激。”

  “德哥说的对,人妻玩起来,才是最爽的啊,可是……”

  “哼!”德少变了变脸色:“可是什么?以前看她有家室,再加上我也喜欢玩别人老婆,才对她没像对别的Mu狗一样,现在她被她男人抛弃了,等我们玩烂了把她扔去最烂的洗头店去,人妻的身份不在了,老师的身份还在,三十五十的还是能卖的。”

  我心头猛的一揪,突然想到了德少的身份,一个被他玩烂的没人要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我在H市这么久,也有所耳闻。

  自甘堕落小娇妻 外篇五

  第二天到了,薇薇按照谭少的吩咐早早的来到了学校,当然,按照惯例,并没有穿上内衣。

  薇薇到了学校之后打通了小公主的电话:“喂,是小玥么?老师来了。”

  “哼,贱货,这么早就到了啊,来实验楼的XX教室吧。”

  薇薇带着忐忑的心情往实验楼走去,昨天的一幕还在脑海里闪现着,要是当时真的被小公主光着身子拉到宿舍走廊里,估计……

  实验楼并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那边,小公主和她的几个姐妹正站在教室门口。

  “来了啊,来,过来。”小玥挥挥手让薇薇过去。

  “喂,小玥,她是老师耶,你都不留点面子给她啊?”一个女生笑着问。

  “老师?”小玥发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声:“你不知道啊……”小玥低声说了什么,几个女生发出了惊奇的笑声。

  “真的么?她真的……”

  薇薇隐约听到了这几句,脸一下羞红了,想转身跑开,但是想到跑开的后果,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一阵微风吹过,没穿内裤的下体传来一丝凉意。

  “薇薇老师,小玥说你是Mu狗呢,是不是真的啊?”一个平时就很泼辣的女生首先发难,丝毫不给薇薇留点面子。

  “这,这个……小玥……”薇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向了小玥,眼神里露出一丝恳求的目光。

  “什么这个那个,小王问你话呢。”小玥根本不理会薇薇的目光。

  薇薇看着小玥这个样子,想到小玥昨天看到自己和谭少一起的愤怒,知道小玥今天是不想放过她了。

  “是……是的……”薇薇只能低下头,用很低的声音含糊的回答着。

  “是什么啊是?”小王看到薇薇这样,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一把抓起薇薇的头发。

  “不要,疼。”薇薇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音,同时为了减轻头皮的疼痛,只能抬起了头。

  朝阳下,面容秀丽的薇薇,眼睛里闪着微微的泪光,显的楚楚可怜,但是她的头发却被面前一个女学生拉着,几个女生则是站在旁边谈笑,这一幕说不出的诡异。

  小王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薇薇的脸颊,像对待一个玩具一样。

  “喂,问你话呢。”

  “求求你,小王,不要这样对老师。”薇薇哀求着。

  “啪”小王狠狠地扇了薇薇一个耳光,薇薇的左脸顿时红了起来。

  “什么老师?你还是老师么?”

  周围一阵哄笑,薇薇勉强转过脸看着小玥,小玥却只是对着她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和旁边人低声说笑着。

  薇薇咬了咬嘴唇,闭着眼睛低声说着:“对,我不是老师,我是……我是Mu狗。”说完,心里一阵解脱,下体在微风的吹拂下,丝丝凉意却告诉她,在这种羞辱下,她的下体竟然分泌出了不应该在这种情形下出现的液体。

  “哈哈哈哈哈。”几个女生都笑了出来:“这么贱啊,Mu狗耶,还是个大美女。”

  薇薇闭着眼睛,不去看她们,仿佛这样就能拒绝一切羞辱。

  小王没有就这么放过她,而是拉住她的头发摇了摇。

  “啊,别,疼啊,求你了。”薇薇努力抬着头,试图减轻拉力带来的疼痛。

  “知道疼啊。”小王一边说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

  “知道疼,求你了,别拉了。”薇薇恳求着。

  “知道疼就睁开眼睛,看着我们,大声告诉我们你是什么。”

  “我是Mu狗,我是Mu狗,求求你,别拉了,真的很疼,求求你了,我是Mu狗,我是你们的Mu狗。”薇薇忍着头皮的剧痛,大声回答着。

  “哈哈哈哈哈,这不就对了。”小王松开薇薇的头发,捏住了薇薇的下巴,另一只手拍拍薇薇的脸:“Mu狗就该有Mu狗的样,乖乖听话的话主人们不会伤害你么。”她都不客气,开始以主人自居。

  “恩,知道,知道。”薇薇一边躲着小王的拍打着她脸的手一边小声应答着。

  “啪”小王又是一耳光。

  “啊。”薇薇叫了一声,捂住了被打红的脸。

  “躲什么躲,主人打你是你的荣幸,你应该感到感激,知道么。”小王的口气里带着戏谑。

  “知道了,知道了。”薇薇捂着脸小声回答着。

  “知道就好。”小王的手终于离开了薇薇,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她:“你说你这么一个美女,干嘛要犯贱呢,哈哈哈哈。”

  薇薇的脸涨的通红,当然,有半边是被小王打的。

  这时候小玥终于开口了:“喂,Mu狗,她们都不信你真有这么贱呢。”

  其他几个人则带着恶意的笑容看着薇薇,薇薇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其实呢,我告诉她们一个很简单的验证办法。”小玥继续说了下去:“给她们看看你穿内裤了没,没穿的话,就能证明你是个贱人了么。”

  “在这里?”薇薇露出了危难的神色,这才是教室门口,万一有人经过,那……

  小玥看着薇薇笑着,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带着威胁。

  薇薇知道小玥今天是不会放过她了,只能安慰自己,如果乖乖听小玥的话,也许小玥一高兴,就不会让她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薇薇慢慢的提起裙子,让光着的下体彻底暴露在了空气里面,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的下体,在刚才的羞辱下,分泌出了丝丝Yin水。

  “哇,真的没穿内裤耶。”

  “何止没穿内裤,你看她下面,都湿了,没想到被小王那样打都能湿,Mu狗都没她这么贱吧。”

  薇薇这才感觉到,她的下体竟然已经湿透了!她羞愧的低着头,却不敢放下裙子。

  “玥姐,哪有Mu狗会穿衣服的啊?”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竟然提出了这种恶毒的建议。

  薇薇惊恐的看着小玥,小玥却有点好笑的捏了捏那个女生的脸:“小丫头鬼点子不少么。”

  小丫头没被小玥责怪,更是嚣张:“喂,薇薇老师,你认为Mu狗会穿衣服么?”

  薇薇求助的看向小玥,小玥却对她笑了笑:“按小丫头的话去做。”

  小王则是对着薇薇说道:“快点,难道你想我们帮你脱?”

  薇薇还是犹豫着,不敢就在这里脱下衣服,同时也期望她们能改变主意。

  “还不脱?”小王威胁道:“我们动手的话,你今天就光着身子站在这里吧。”

  薇薇心头一紧,却听到其他几个女生的嘲笑。

  “就是啊,害什么羞,都做Mu狗了,还害羞。”

  “可不是么,自己犯贱,还害羞,笑死人了,你看她下面湿的。”

  听着羞辱的话语,薇薇的身子竟然有点兴奋起来,她看看周围,确定没有别人,一咬牙,把唯一的一件连衣裙脱了下来。

  “哇,这Mu狗身材不错么,皮肤也不错。”几个女生嫉妒的围了上来,捏捏这捏捏那,甚至有个女生捏弄着薇薇的乳头。

  “算了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玩弄这个贱货。”小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制止了她们的动作,不过她还是没放过任何羞辱薇薇的机会:“再说了,这个骚货,就算我们以后不想玩弄她,她也会送上们来的。”

  几个人拉着薇薇走进了教室,然后小玥从带来的一个包里拿出了几个让薇薇感到心寒的却绝不陌生的玩具。

  跳蛋,假上古神器,这些在被谭少他们玩弄的时候已经渐渐熟悉的玩具,在薇薇面前的桌子上摊开。

  “快点快点,时间不早了。”小玥催促着,同时拿出一卷透明的胶带。

  薇薇不知道她们到底想干嘛,只是哀求着小玥:“小玥,让我把衣服穿起来好不?马上有人要来上课了。”

  “知道时间不早了就配合点,别磨磨蹭蹭的。”

  小玥用胶带把两个跳蛋贴到了薇薇的乳头上,然后把一根较粗的假上古神器进入了薇薇的小穴里,薇薇的小穴已经湿透了,所以,很顺利的就插了进去,不过小玥很快的又把它拔了出来。

  “啊~”薇薇轻轻叫了一声。

  “骚货。”小玥拍了一下薇薇的屁股:“抬起来。”

  薇薇弯下身子,抬起了屁股,小玥把一根稍细的假上古神器插进了薇薇已经泛滥的小穴抽插了几下。

  “啊~不要~啊~”薇薇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同时心里却在渴望着小玥换回原来那根再多抽插几下。

  “别……”小玥把假上古神器拔出去的时候,薇薇竟不由自主想阻止她,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小玥就在她背后,哪有可能有没听到的可能,大笑了一声之后用力拍打了薇薇屁股一下,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贱货,放心,不会让你的烂洞闲着的。”说完,拿起先前的一根,插了进去。

  “啊……”薇薇发出了舒坦的呻吟声,脸却羞的通红。

  “别,不要……”薇薇突然挣扎起来,背后,小丫头接过了细的那根,正往她的后庭里插着。

  “别动,想死啊。”小丫头狠狠地在薇薇屁股的手印上加了一下重的。

  “疼,别打了。”薇薇忍着不适停止了挣扎。

  “知道疼就别乱动,之前不是用你的骚水帮棒子润滑过了,还乱动。”小丫头满意的在红印出轻轻抚摸了一下:“听话的话,主人们会疼你的么,我最喜欢听话的小狗了,知道么?”

  薇薇心里一阵悲哀,被自己的学生,估计比自己小上十岁的,外貌这么可爱的小女生这样玩弄,甚至被她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宠物狗一样训着,但是通过小穴内上古神器的压迫,却明显的感到自己的阴道在收缩着,大腿根部也有了潮湿的感觉。

  她自己心里也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在这种玩弄下,小穴都能兴奋成这样。

  一个女生伸手在她大腿内侧摸了一把,拿出来的时候,手掌里湿漉漉的:“哈,看这个贱货,狗屄里的骚水还真不少,这样弄她都留这么多。”说完,把手在薇薇的乳房上擦了擦。

  “妈的,乳房长这么大,勾引男人啊。”女生一边摸,起了嫉妒之心,用力掐住几块肉上扭了几下。

  “疼,真的疼,别掐那,求你了。”薇薇开始躲着那个女生的动作,却招来了几下重手,瞬间,白皙的乳肉上留下几块红色的痕迹。

  “说过多少次了,主人们玩你的时候别乱动,玩不起就说一声,我们让你走就是了。”女生说着,再次用力掐着,不过这次掐在了乳头上。

  “啊,疼,别,别啊。”薇薇嘴里叫着疼,但是身子不敢再乱动了,只能忍着疼痛哀求着。

  “贱货。”小玥顺手给了薇薇一耳光:“非要被打才长记Xing,玩不起就走,我绝对不拦你。”

  薇薇虽然不知道她们还会怎么玩弄她,不过她肯定的知道一点,如果她现在离开的话,别说小玥了,谭少估计也不会放过她,想到谭少复杂的家庭背景,那些威胁的话还在耳边,但是更让薇薇死心塌地的是,从被谭少他们玩弄过几次之后,她已经知道自己离不开这种变态的快感了,所谓的谭少的威胁和自己的被逼迫,其实都是她给自己一个背叛老公甚至是背叛自己来寻求Xing快感所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对不起,Mu狗知道错了。”薇薇定了定神,让自己完全沉溺到Mu狗的身份里去。

  “知道就好。”小玥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薇薇身上的跳蛋和假上古神器,指了指教室后面的一个半人高的储物柜:“进去。”

  什么?饶是薇薇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反抗也被这个命令下了一跳。

  “这个教室马上有人来上课的吧。”

  “问这么多干什么,叫你进去你就进去,再说了,我现在就把你这样拉到操场上给别人看,你敢反抗么。”小玥发出了鄙视的笑声。

  薇薇无奈,只能钻进了柜子里,柜子里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在小玥的指示下,薇薇分开腿,以一个极其Yin荡的姿势,坐在了里面,关上门的话,基本除了手,其他部位基本都是动不了了。从外面看去,一个年轻美貌,脸上的表情带着哀怨和无奈,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爱怜的女人,却在乳头上贴着跳蛋,小穴和后庭里都插着一个电动上古神器叉开双腿坐在里面,说不出的Yin荡和诡异。

  “喏,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身上的东西都是遥控的。”小玥晃了晃手上的遥控器,然后把开光调到了“ON”的键位上。

  “啊~啊~关了啊~嗯~啊~不要~”跳蛋的震动,上古神器的扭动,带起一阵呻吟声。

  小玥坏笑着关掉遥控,然后说:“上课的时候呢,你可不能叫这么大声了哦,万一上课的老师和其他学生听见,那……”

  “别,求求你,上课的时候放过我,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求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万一被发现,我就完了,万一……万一……”薇薇哀求着,同时她没说出来的是,万一被老公发现了,该怎么办!

  “开不开是我的事,你就别烦了,万一你忍不住哼出声来,我可救不了你。”

  说完,小玥关上了柜门,把薇薇留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一丝光线从柜门的夹缝里射进来。

  薇薇透过夹缝看着外面熟悉的教室环境,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装扮和刚才小玥她们对自己的侮辱,想起了家里对她千依百顺的老公,心头一阵悲哀,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怪谭少的威胁么,但是,去篮球馆被侮辱的那次,不是自己找上门去的么?那次还让老公在外面等着,自己则进去被侮辱,甚至还沉溺于被轮奸的快感之中。

  也许,那一次老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薇薇这样想着,但是老公并没有追问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她,甚至那一次穿回来的沾满神液的内衣,当薇薇告诉他,是学生们手Yin射上去的,他也做出了相信的样子。

  为什么!薇薇反问着自己,眼前已经模糊了,一滴滴眼泪滴在了胸前。

  也许自己该辞去工作,和老公跑到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这时,薇薇胸前和下体的玩具同时运作起来,打断了薇薇的思绪。

  “啊~唔~”薇薇刚想叫出来,却突然想起了这是在教室,只能用手死死地捂住了嘴巴,把呻吟声堵在了喉咙里。

  罢了,都这样了,还挣扎什么呢。

  老公,对不起,你的薇薇被自己的学生当Mu狗了,你还会把薇薇当成心爱的公主那样疼爱么?

  老公,对不起,薇薇,薇薇离不开这种生活了,薇薇想被谭少蹂躏,薇薇,薇薇愿意做他们的Mu狗,薇薇好喜欢这种感觉!

  电动玩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关掉了,来上课的学生也陆陆续续走了进来,薇薇平静了下心情,却又开始担心有人来打开柜子,或者,万一电动玩具突然被启动,没忍住呻吟出来被发现怎么办?

  老师很快就来了,一节枯燥无味的课,当然,这是在学生们看来,在柜子里得薇薇可是体验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平时,她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位,今天她却被脱光了,准备的来说,不是被,而是她自己脱光了,Yin荡的戴着Xing爱玩具,坐在教室后面的柜子里,只要柜子一打开,她的一切,就全部曝光了。

  害怕?也许不仅仅是害怕,如果只是害怕,为什么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快出现高潮的感觉!

  就像被全班同学看着一样,好刺激啊!薇薇轻轻扭动着身子,试图减缓身体的感觉。

  一只手,也慢慢抚摸上了自己乳房,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小穴里的上古神器,缓缓的抽动着。有那么一会,她甚至渴望小玥打开遥控器,就这么让她高潮,让她体验一下在全班同学眼皮下面偷偷高潮的感觉,却又害怕小玥突然打开遥控器,她一时忍耐不住,叫出声来的话……

  在这种情形下,薇薇又是害怕又是期待,一直处在高潮的边缘。

  老师课上了一半,感觉无趣,让大家自己自习,然后跑了,小玥则和自己要好的人开始在教室里打闹,加上欺负欺负和她们看不惯的同学,慢慢的,教室里留下来的人,基本都是附庸在小玥和谭少下,或者不得不服从他们的学生。

  “唔~”小玥突然打开了开关,玩具疯狂的动了起来,薇薇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透过门缝,能够看到小玥对着这边笑了笑,却没有过来的意思。

  时间在走,小玥她们还是在外面谈笑着,丝毫没有过来的意思,薇薇忍受着快感,渐渐的,她开始暗示自己,小玥她们不会打开柜子,不会让她这样暴露在这么多人面前。

  她咬住了下唇,两手摸向了胸前和下体,开始抽动着小穴里的棒子。

  假上古神器扭动着,伴随着薇薇自己的抽插,在外人眼皮下手Yin的快感,充满了薇薇全身,虽然动作不是很大,她却隐隐接近了高潮的边缘。

  薇薇再次看了看外面,小玥像忘记了她一样,在外面谈笑着。

  薇薇安心的闭上眼睛,稍稍加大了手里的动作,同时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外面谈笑声那么大,应该没有人会发现我的,她这样告诉自己。

  其实,也许在她心底,可能还期望着被发现呢?

  会被暴露的危险,学生眼皮底下手Yin的快感,很快的,薇薇感到了高潮的来临,她也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忍受不了,要呻吟出来的时候,柜子的门,打开了!

  门外的女生错愕的看着柜子里的裸女,一时没反应过来:“薇薇老师?”

  “啊……不要……不要看……不要看我……”薇薇把脸别到一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脸,但是,她手上的动作却没用停下,反而是加大了抽插的幅度。

  “啊……啊……别看我啊……好爽……啊……好舒服……不要……啊……我……”

  “真的是薇薇老师啊,怎么这样啊?”

  “没想到平时那么纯洁,背后是这样啊。”

  “可不是么,这哪是人干的事情啊,竟然躲在这里自慰。”

  “你们看她胸部和下面,都是什么啊,恶心死了。”

  留下来的学生们看着薇薇的Yin态,低声议论着,而小丫头更是夸张的叫了起来:“啊呀,薇薇老师,你怎么这个样子啊,这不是Mu狗才会做的事情么。”

  “是,我是Mu狗……啊……不……我不……我不要……啊……我要高潮了……别看啊……啊……”薇薇疯狂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嘴里无意识的呻吟着。

  “Mu狗,看这边。”早上也在的一个女生拿出了一台数码相机,对准了薇薇。

  “别……啊……别拍……啊……我要到了……”

  “拍下来给她老公看,拍,让她老公看看他心爱的妻子原来是个Mu狗一样的畜生。”小王大笑着说。

  “不要……我不要……别拍……啊……啊……啊……老公……别给他看……啊……我到了……啊……啊……啊……别拍啊……”薇薇大声呻吟着,完全忘记了这是在教室里,在学生的包围下,忘我的手Yin着,追逐着即将到来的高潮。

  “Mu狗,你老公来了!”一个男生恶作剧的喊道。

  “别……啊……我不要啊……老公……啊……”薇薇被一吓,瞬间达到了顶峰,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着全身,一股热流从小腹部涌出。

  “呀,好脏啊,她竟然尿出来了!”一个眼尖的女生叫道。

  薇薇恍惚的看到闪光灯在狂闪,却无力在去阻止什么,同时下体的热流和学生们的议论中,她也得知,自己竟然在这里,在这个教室里,在这么多学生的围观下高潮并且第一次失禁了!

  平时哪怕在家,她上厕所的时候,老公想进来都不许的,现在,竟然在一群比她小了十岁左右的学生面前,裸露着身子,用假上古神器自慰到高潮,并且失禁!

  薇薇头有点晕,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她在心里问自己:“难道我真的是Mu狗么?为什么!老公,对不起,对不起,薇薇,薇薇,薇薇……对不起!”

  想着,眼泪也流了出来,第一滴眼泪滴下,后面的就顺理成章的往下流着,但是想到面前的学生,还是忍住没有放声哭出来。

  “骚货,哭什么,喜极而涕啊。”小玥走了上来,把薇薇拉了出来。

  “不要!”薇薇狠狠地甩开了小玥的手:“你走开,别碰我,呜呜,别碰我,别碰我。”

  “你!”小玥被薇薇在这么多人面前给打发了,气的满脸通红,毕竟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拒绝过她。

  这时,教室门开了,谭少进来了。

  “谭少。”薇薇像看到救星一样,都没顾自己是赤身裸体,一下子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谭少的一只胳膊:“求求你,带我离开这。”

  “啊,她和谭少看来有一腿呢。”

  “是啊,看她和谭少亲密的劲儿。一看到谭少什么都不顾了啊。”

  薇薇脸更红了,自己竟然把折磨自己的坏学生当成了救星,还不顾颜面光着身子跑到他旁边,但是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小玥就是个恶魔,还有这里的这么多学生,只有谭少才能采能救她出去。

  但是薇薇显然估计错误,谭少确实能带她离开,而没有人人来阻拦,但是小玥,却是谭少的女友啊,她和谭少这么亲密,加上那些学生的窃窃私语,小玥那种个Xing,怎么可能放过她!

  小玥走上前,拉住了薇薇的头发:“贱货,你把我当什么了?谭少是我老公,是你能碰的么?妈的,犯贱啊是不是?”

  “不要,我错了,我错了。”薇薇被扯着头发,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错了?你这Mu狗也知道错?你把我男人当什么了?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条下贱的Mu狗。”

  “我是Mu狗,我是Mu狗,求求你,放了我头发。”薇薇松开抓着谭少的手,苦苦哀求着小玥.“放过你?昨天都放过你一次了,怎么就不长记Xing呢?”小玥松开薇薇的头发,叉着腰有点气鼓鼓的骂着。

  “不行,昨天放过你一次了,今天再放了你,你以后眼里还能有我不!”小玥越想越气,又抓住了薇薇的胳膊:“走,出去,让大家看看你的贱样。”

  “别,求你了,出去了我以后怎么见人啊,谭少,谭少,小丫头,求你们了。”

  “算了算了,小玥.”谭少怕事情闹的不可收拾,也过来哄小玥了,毕竟男生比小女生想的问题会多一点,顾虑也会多那么一点。

  谭少的劝解更加大了小玥的怒气:“你也帮她?你也帮她?你是不是喜欢这个贱人了?”

  “小玥,乖,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她不过是Mu狗,我只是心疼你生气的模样啊,为一只Mu狗值得么。”

  薇薇心里一阵悲哀,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源于她的某些黑暗的幻想,源于她对谭少肉体的迷恋,或者,她迷恋的是那次被轮奸被羞辱的变态的快感,她付出了肉体,在这么多人面前裸露着,却只是得到Mu狗的称呼,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什么值不值?你是不是怕了?校长都是我叔叔,你怕什么?天大的事,只要是在这个学校里,有我们压不下来的么!贱货,跪下。”后一句,是向着薇薇说的。

  薇薇赤裸着身子,跪在了自己学生面前,低着头,脑海里一片空白,是啊,这个学校里,他们能够任意的对自己做任何事情而不会去担心任何善后的问题。

  她心里甚至连恐慌都没有了,只是静静的跪在那,像任命一样,像躺在砧板上的肉一样,等待着别人随意的宰割。

  也许,不,不是也许,我,肯定回不了头了!薇薇这样告诉自己:他们,难道会放过我这条自甘堕落并送上门的Mu狗么?

  薇薇跪在那里,心里唯一的期望就是,他们也许会起善心,不把自己的事情暴露到太阳光下,暴露到整个学校,其他的,该来的就来吧。这样想着,身体竟然对即将到来的羞辱产生了感觉,下体又分泌出了丝丝Yin水。

  “玥姐,别生气了么,你昨天不是放过她了么,不如……”小丫头凑到小玥耳边低语了几句,小玥立即笑了出来。

  “就属你鬼点子最多。”

  “当然,不看看今天这点子是谁想出来的。”小丫头得意的说着,看了看低着头的薇薇。

  小玥拉过谭少,低声说出小丫头的点子,谭少捏捏她的脸颊:“你们就是一群小魔鬼,这样一搞,她以后可别想再做人了。”

  “什么人不人,她不就是条Mu狗么,你就按我们说的做,不然的话,哼哼。”

  小玥撒着娇。

  “行,行,依着你,我的小宝贝。”谭少拉过小玥,旁若无人的吻了上去,当然,跪下他们脚下的薇薇,他们根本不去理睬,在他们眼里,此时的薇薇真的和Mu狗没有区别了。

  薇薇不知道小丫头到底出了什么主意,让小玥这么满意,但是从今天的屈辱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不过她能说什么呢,拒绝?眼下的她,在他们看来还有拒绝的权利么?

  不过,薇薇有点Yin荡的想着,今天的体验,确实很刺激,在这么多自己的学生面前手Yin,高潮,失禁,让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果还能有这么一次极度的快感的话……

  想到那未知的羞辱,回忆起刚才那无与伦比的快感,薇薇的小穴又瘙痒起来,她小心的摩擦着双腿,企图减缓这种瘙痒,抬头看看正在接吻谭少,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谭少双腿之间,再转着眼神,看了看周围的男生因为她的Yin荡表现而膨胀的下体,轻轻的品味了品味嘴唇。

  要是他们现在来轮奸我的话,我可反抗不了呢。

  薇薇的脑海里浮现出在教室里被学生轮奸的情景,学生把她放在平时上课的讲台上,轮流操着她,女生们也在一旁,拍打着她的乳房和屁股,同时还用玩具玩弄着她的后穴,她的嘴巴和小穴里,没有一刻不被擎天塞满,手上也被要求抓着两根擎天搓弄着,每个男生要射的时候都会凑上来,射到她的嘴里或者小穴里。

  她甚至幻想着,男生们不许她吞咽下嘴里的神液,同时抬高她的屁股,阻止小穴里德神液流出,最后他们会用胶布封上她满是神液的小穴,让她含着满口的神液,穿好衣服在校园里行走!

  薇薇这样想着,脸上竟然露出了虚幻的笑容,她感到刚高潮完的小穴里瘙痒更甚,她感到刚刚变干的大腿内侧再次潮湿起来。

  “贱货,这样子都笑,是不是今天让你暴露出来满足了你变态的欲望啊!”

  谭少低下头,用脚尖抬起薇薇的下巴。

  薇薇眼睛看着谭少双腿间,竟然伸出舌头,品味了品味谭少的鞋子,品味完才发觉自己做出了什么事情!

  小玥一脚踹开薇薇:“妈的,贱货,鞋子你都品味,干脆把你送出去给学校的那条大黑狗配种得了。”

  “不要。”薇薇吓的面容失色,不顾面子的滚爬到小玥脚下,抱着小玥的腿,哀求着:“求求你,别让我和狗做,我什么都答应,求求你。”

  “什么都答应?”小玥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问。

  薇薇看着小玥的笑容,心里知道她又动了某些坏心思,但是此时此刻,已经不允许她再犹豫了,和狗做爱,那她这辈子,就不会再拥有人格这个奢侈品了,她的老公知道了的话,一定也不会再要这个和狗做过了的肮脏女人了吧。

  “我……我答应……”薇薇低声回答着,她知道,刚才她已经在学生面前颜面尽失,而此刻她更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魔鬼!

  “那……”小玥拖长了音调,抬起了脚:“你刚才品味了我老公的鞋了,现在品味下我的鞋底好了。”

  “哇,玥姐,你真坏。”小丫头凑过来,笑着小玥.“去你的,你家狗没品味过你鞋底么。”小玥笑着回了一句。

  “那是,我家那条小狗,每次我换鞋都凑过来品味我。”

  “喂,品味还是不品味,你说个话,我抬着不累啊?”小玥用脚背踢了踢薇薇的下巴,催促着。

  “我……我品味。”薇薇此刻的心思,只在下体的瘙痒和不能被狗操这两个念头之间来回转着,根本不顾小玥的要求是多么的屈辱就答应了。

  薇薇慢慢的把脸凑了上去,刚要碰到小玥鞋底的时候被小丫头拦住了:“等等,先躺下,玥姐你也先把脚放下,抬着不累么。”

  小玥放下脚,好奇的看着这个鬼点子最多的丫头。

  薇薇听话的躺到地上,根本不顾地上有多脏,也亏得是夏天,躺在地上并不是很凉。

  “躺好了,对,就这样,把头侧过来,一边脸贴着地。”小丫头指挥着薇薇躺好,然后拉过小王:“王姐,来帮忙拍个照。”

  小丫头根本不顾薇薇的感受,连着脚上的小靴子,就踩上了薇薇的头,然后招呼着小玥:“玥姐,过来,把鞋底对着她脸,对,Mu狗,伸长舌头去品味。”

  天,品味鞋底就算了,竟然要用这种姿势,被女学生踩在头上,伸长舌头去品味另一个女生的鞋底!

  不要,那边还有相机在拍,何况还有这么多学生,我不要!

  薇薇在心底告诉自己,不要这么做,但是等她被闪光灯的闪动拉回思绪的时候,她发现她早已经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品味在了小玥那漆黑的鞋底上!

  虽然下体因为这种羞辱已经湿透,但是薇薇仍然感到了揪心的痛楚,她,该如何见人!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老公!

  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到谭少满意的笑容时,她的舌头动得更勤快了,周围的嘲笑,相机的闪光,心底的老公,渐渐模糊……

  老公,对不起……但是……

  明天……明天他们会怎么欺负我呢……

  好期待啊……

【完】[ 此帖被凡夫俗仔在2012-10-27 17:36重新编辑 ]

老婆, 我不知道, 电话, 铃声, 沙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