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请绳缚身 七八

请绳缚身 七八

广告位

七、放置

清晨…………

“嗯~~”晓雪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意犹未尽。这么多年,第一次睡得这么舒服,这么踏实。

被捆绑了一个晚上,全身酸痛,晓雪无意识的伸了下懒腰。

“??”奇怪,感觉不太对劲。

昨天明明是五花大绑加双腿并排的,怎么现在手脚都被连起来了。肯定是这个小子做了什么手脚,这下晓雪才发现,阿明并不在身边,而床边的闹钟,已经10点多了。

“阿明!!”晓雪大喊着,“阿明,你在哪?”

……

“难道这个小子……”晓雪越想越不对劲,阿明今天要去旅游,现在已经10点多了,莫非他已经走了?

“不会的吧……”晓雪越想越担心,毕竟这个刚满11岁的小家伙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的。“难道我被放置惩罚了?”

在不安与焦躁中,晓雪用力挣扎起来,当然,这只是徒劳的,本来昨天晚上就没吃什么,加上又被折磨了一个晚上,晓雪已经没什么体力了。而且阿明的技术晓雪是最清楚的,这只是自己反抗的一个表示而已。

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努力,绳子不但没有一点松动,反而晓雪身上出了不少汗,绳子越勒越紧了。

渐渐绝望的晓雪忍不住哭泣起来,一滴滴的泪珠落在了床单上,昨晚的温馨与兴奋已经荡然无存,剩下只有被拘束身体的痛苦和空虚。

阿明这一走可得五六天哪。自己绑在这里没有人知道,那可是很危险的。如果没有把手脚的绳子连起来,自己也许还能够跳去厨房找把小刀,现在这个样子,就连打开自己卧室的房门的做不到,阿明真是害死自己了。

不过事已至此,埋怨也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预先藏好的小剪刀找出来。嘿嘿,就是怕人小不懂事的阿明不小心把自己弄到绝境,晓雪专门在床边下藏了一把小剪刀,自己还专门试验过,驷马蹿蹄的姿势用手指也能够到。只要手指能动就能够了,这就是新手和老手的区别。

事不宜迟,哭泣归哭泣,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不是说笑的,还是先解决了身上的绳子再说吧。

晓雪把身子一侧,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床边挪去,由于被捆绑得太久,晓雪自然是万分小心,免得又这样直挺挺的掉下去。

没约10分钟,晓雪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床边上,然后趴回来,慢慢的挪过身子,努力的让膝盖部位向外移动,不一会,晓雪身子90度改变了方向,这样下床可是个高难度动作,平时看网上的模特们做得有模有样,自己做起来可不同。

虽然床只有50公分左右高,但是膝盖先落地,力量掌握不好的话,会很疼的,当然,晓雪可是经验丰富得很了。

扑通一下,晓雪膝盖落地后,马上跌回了趴着的姿势,这一下,晓雪傻了。因为晓雪摔错了方向,小剪刀在床头的床角边,而晓雪正是膝盖对准这个方位,晓雪的房间不大,床是放正中间,也就是说,晓雪必须要180度转个方向,手才能够到剪刀放的地方。而床和墙边的并没有让晓雪能够转向的空隙,晓雪得先爬出去转身,再爬回来。

郁闷,不过,也只有这样做了。晓雪身上可是什么都没穿啊,所有的敏感部位都在和床下的地毯摩擦着,每往前爬一点,晓雪都能体会到柔软地毯带给自己无比刺激。

爬行中的晓雪无法看到自己身后的地毯上已经有一条清晰可见的润痕了。就这样解开绳子,真的好么?

当然好!如果不解开,再饿个半天,自己怕是想解开都没力气了。

平时都是阿明为自己解开绳子,晓雪已经渐渐产生了依赖,没有发现原来自己解开绳子是如此的困难,也是如此的刺激。背在身后相连的手脚不但不能帮上忙,还是自己的负累,晓雪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蜗牛总是爬得慢了。

满身大汗的晓雪爬到了床的拐角处,现在晓雪才发现自己住的卧室是多么的小,拐角处的电脑桌应该是这次冒险最大的障碍了。

无论晓雪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越过电脑桌,更没办法在这里坐起身或者是转变方向,急得晓雪又快哭出来了。不过聪明的女孩总是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只见晓雪爬到了墙边,脸都快贴在墙上了,然后用力弓起身子,把膝盖搭到床边上,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了,晓雪兴奋不已,然后身子一点点的往后退,让膝盖能够越来越高,皇天不负有心人,晓雪的努力成功了,她的膝盖已经搭到床上了,不过极限的姿势让晓雪无法稳定自己的重心。好不容易上床的双腿又摔了下来,不过,和自己预料的一样,这一摔,自己转了个方向。太好了,不过脚好痛啊,回头看一眼,原本已经发麻的脚丫都被摔得通红。

不过晓雪已经不顾这些了,心里只想着等阿明回来如何收拾他。这次真被整惨了。沿着潮湿的水印,晓雪爬回了床头,挑战终于结束了,晓雪现在非常能体会到被绑架的人从贼窝中逃跑出来的感受了。努力侧过身,在那熟悉的地方,晓雪摸索着自己藏着的小剪刀,不过,越摸晓雪心里越凉,因为在放置小剪刀的地方,自己只摸到了一张纸条。

晓雪马上把纸条方在地上,自己倒爬着后退,退倒能够看到纸条的地方。

^_^ 纸条上就是一个笑脸符号,其他什么都没有写,晓雪明白了,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救命剪刀早就被阿明发现,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没收。完了,这次真的完了。自己努力了快一个小时,白费功夫,想要解开绳子,自己是做不到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即使爬到门边,也扭不开房门的扣锁。这就像是一个要溺水的人,在快要浮出水面的一刻,被人又扯了下去的感觉,终于晓雪大哭了起来,哭得好伤心啊。自己被弄上绝境不说,还被自己喜欢的人出卖,一切的一切,让晓雪无法再压抑了。

时间都过了11点了,晓雪又累又饿,还动不了,她多么渴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多么渴望阿明能够回来温柔的搂着自己,安慰自己,抚慰自己,不过这样的哭声能唤回一切么?

房门外突然响起的大笑声,让晓雪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来个贼,(即使不是贼,看到晓雪这样,也会变成采花贼吧,至少我会)自己就完了。要是还被人拍照什么的。晓雪越想越怕,不敢出声,秉住呼吸,忍住抽泣。

吱~~

房门开了,阿明捂着肚子狂笑,但是晓雪所在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是谁,虽然觉得声音很熟悉,但羞耻的内心让她选择了放弃挣扎,准备任人鱼肉。

“姐姐~好不好玩啊~”

“!!”

“姐姐别怕,是我啊。”阿明跳上床,趴着,把头探出去,“姐姐吓到没?”

“你!!”惊魂未定的晓雪可惊讶了,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

“嘿嘿~”

“小……小王八蛋!”晓雪用力抬起头,眼光刚好能够瞟到阿明,“你居然敢耍我!”

“姐姐吓到没啊?”

“你!!我……我还以为……”晓雪看到救星出现,又泣不成声了,“呜哇~~~~~!”

看到姐姐再次痛哭,阿明也觉得有点愧疚,毕竟这样做不太好,太吓人了。不过姐姐还真爱哭啊~真可爱。

阿明揪住晓雪背后的绳结,在晓雪的配合下,把晓雪拉起来变成坐姿。轻轻的抚摸着晓雪的头发。

“滚!”晓雪狠狠的看着阿明,用力吼起来,“别碰我!”

阿明看到姐姐这样生气,突然内心害怕起来,虽然自己平时调皮,不过姐姐也没这样生气过,看来姐姐这次是动真的了。

“姐姐~对不起嘛。”阿明一脸愧疚样,开始讨好晓雪。

“死小鬼,你回来干嘛?”晓雪用力扭了一下身子,不让阿明碰自己,“把我绑死在这算了!”

“不会的!”阿明看到姐姐这样,马上一脸认真的说到,“我会保护姐姐的。”

“保护你个头!”晓雪把身子侧了侧,让阿明能够看到自己被勒得快要发紫的手脚,“看看你把我弄成什么样了!”

“谁叫姐姐你乱动啊,我又没说不帮你解开。”

“好啊!你还有理了!”晓雪气了,真想用力捏这小子的嘴,可惜,被绳子阻止了。

不过,晓雪这样一用力,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扑进了阿明的怀里。就会难得,阿明乘机对晓雪身上细细抚摸。

“别碰我!!”晓雪用力挣扎起来。

但阿明可没有停手的意思,还变本加厉的把手伸向了晓雪的双峰,嘿嘿,手感还真不错。

“停手啊!!!”晓雪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哇~~哇!!!”

“……”

…………………………

喊叫,又变成了哭泣,而哭泣慢慢又止住了。晓雪终于发泄完内心的愤怒,平静下来。

“臭小子!”晓雪又小鸟依人伴享受着阿明的抚慰,“怎么快12点了你还没走。”

“嘿嘿~姐姐真傻啊。”

“好啊!你还敢说我?”晓雪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快说~!不然以后你没机会捆我了!”

“姐姐,你真没有发现么?”

“发现什么?”

“你看。”阿明把窗帘一拉开,清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让人怪舒服的。

由于怕被人看到,阿明马上拉起了窗帘。夏季的中午,应该太阳当空照的,为什么没有刺眼的阳光照耀进来?难道…………

“姐姐知道了吧,现在才8点多呢,我把时间调快了而已~。”阿明说着说着,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

晓雪这次真的傻了,由于不渴望被别人看到,在捆绑的时候,都是关上厚实的窗帘的,自己起来看到10点钟。但其实只有6点,因为光线的原因和先入为主的概念,自己休息得又充足,加上自己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如何解开绳子上,所以根本没有想过时间有问题,自己又再次被弟弟欺负了。

“你!你气死我了!!”

晓雪说归说,还是闭上眼睛把头埋进了阿明的怀里。释放着压力的背后,晓雪的被捆绑倾向越来越体现了出来~~

姐弟两温馨过后,晓雪得到了自由,而阿明也踏上了快乐的旅途~~

八、伤痕

愉快的暑假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开学了。晓雪已经是个高三的女生。经过在暑假被阿明滋润,晓雪在学校开朗多了,本来就清秀美丽的脸蛋,还经常时不时乏起红润,让男生们更加着迷,这是只有恋爱中的少女才有的特殊魅力。

当然,没有人知道晓雪是为什么而改变,更加猜不到,大家的梦中情人,居然是个正太控,还是个被捆绑爱好者。

本来应该紧张的备考阶段,晓雪却一直过的很轻松,这个丫头头脑太好了,一学就会,重点大学仿佛就是为她准备的。

然而时间也是让人琢磨不透的,为了应付学习,开学快2个月了,晓雪都还没让阿明捆过一回,显然让阿明有点不高兴了,在他眼里,姐姐早就是他自己的“东西”了,不过,晓雪过几天要过的18岁生日,让阿明找到了机会。

阿明虽然小,不过人小鬼大,特别是对晓雪更加是用尽脑汁想办法要捆绑她。看来这个小子中毒很深了啊。

反观晓雪,其实晓雪内心也一直焦躁不安,和阿明心照不宣,她自己也很想在生日的时候做点什么。不过,这次晓雪的父Mu专门从外地飞回来,要给晓雪过个生日,晓雪高兴不已,虽然父Mu常年在外,不过,自己生日缺从来没有缺席,这是晓雪最大的安慰。

晓雪的生日刚好是双休日,晓雪的父Mu向阿明一家表示谢意,因为阿明的父Mu很照顾晓雪,两家人一家亲,大家好好的一起为晓雪过了个18岁的生日,这天,晓雪打扮得可漂亮了,就像一个等待白马王子的公主一样。看的阿明眼睛都直了,毕竟在后面一段时间,晓雪都是没有穿衣服让阿明捆的呢~

生日一过完,晓雪的父Mu就回去工作岗位了,晓雪和阿明都觉得有点遗憾呢,好好一个生日,什么都没做。

……………………………………

终于,又是一个休假日

……………………………………

“姐姐,你好久没和我玩了。”阿明一边听晓雪给自己讲功课,一边撒娇到,“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不行!”晓雪用书敲了敲阿明的小脑袋,“就知道玩,做完这题先。”

“太难了~~”阿明不耐烦到,“休息一下再做嘛!”

“想得美,做了再说!”

“哎~姐姐真是的……。”阿明咬着笔头看着作业本,低估起来,“生日都不理我!哼!”

其实晓雪何尝不想啊,已经2个月没被捆过,身体早就发痒了。只是不想影响学习而已。干脆就听天由命吧,随缘,不强迫。

“这样!你5分钟以内,做完这3道数学题,我就陪你玩一会。”

“真的?不过题目太难,给我10分钟好不?”

“不许讲条件!已经过了半分钟啦!”

“嘿嘿~。”阿明坏笑着,也不多说,拿起笔刷刷几下就把题目做完了。“给~你看看。”

“怎么这么快?”晓雪惊讶的看着阿明,“乱做可不算数啊!”

…………三题全对

“你小子不是说难么?”晓雪内心沉寂了好久的激动又开始了。“居然敢骗我。”

“题目是很难啊。”阿明举起V字型手势,“不过俺很聪明。”

“臭小子。”晓雪知道又上当了,不过履行诺言可是她期待已久的,“算你赢了。”

“好耶~”阿明早就忍不住了,绳子都准备好了,“姐姐你穿上次的衣服让我捆吧。”

“什么衣服?”

“你生日穿的那套裙子。”

“你这个小色鬼!”

“嘿嘿……”

………………………………

阿明熟练的技巧可没有因为时间而退步,由于身高的关系,晓雪跪在床上,打扮得就像个准备受刑的公主。华丽而漂亮。

上半身用龟甲缚绑捆好以后,阿明还把晓雪的上半身用日式捆绑加捆了一次,看起来漂亮极了。当然阿明可没有忘记要把晓雪胸前的衣服拉开,露出雪白的双峰。而晓雪却被阿明这一下弄得脸红了。毕竟2个多月没被捆过了,现在还这样暴露自己,自然是不好意思的啊。不过感觉很不错。

由于龟甲缚会在胸前打几个结,如果捆驷马蹿蹄的话,会被垫住胸口,很难受,所以,晓雪很有兴趣知道阿明是不是又偷学了什么奇怪的方式。

阿明把粉红色的有孔口塞球给晓雪带上,晓雪自然十分配合,不过她可不喜欢阿明扯着跨下的绳子牵着自己走的感觉,晓雪觉得很羞耻。但是没有办法,还是被牵到了客厅。当然,晓雪的身体很诚实,她的小裤裤都已经湿润了。

晓雪家在没有安装空调以前,客厅中间有一台吊扇,不过现在已经取掉了,但是挂钩还在~阿明显然是已经踩点好了,只见他把晓雪牵到了挂钩的正下方。

晓雪本来还不明白阿明想做什么,不过当她抬起头看了看……

“呃……臭小子想把我吊起来?”晓雪想着,内心马上激动起来,吊起来可是自己还没尝试过的,看图片上的模特们可都是神采飞扬的样子,一定很刺激。

当然,晓雪和阿明都不是傻的,这个挂钩不可能承受得了一个18岁女孩的体重。

阿明也不解释,晓雪也没办法发问,只见阿明拿了两张椅子,一大一小,先把大的放在晓雪背后,在把小的放在大的上面,然后,灵活的爬上去,嘿~这小子连身高问题都考虑进去了。

经过之前的考验,晓雪对阿明已经很放心了,知道这个家伙小是小,不过做事确考虑得很周全。所以完全放弃反抗,任由阿明把弄自己。

阿明把准备用来吊晓雪的绳子没有捆在上半身,而是捆在了胯下的绳子上,这小子可毒啊!不过,晓雪确不反对。绳子拉扯,穿过吊钩,晓雪还用力垫起脚尖,让阿明能够把自己吊高一点。虽然有点痛苦,不过晓雪和阿明很有默契,也很配合,仿佛被捆绑的不是自己。

垫着脚尖的晓雪现在可不敢乱动,一旦自己失去平衡,跨下的绳子就会让自己很痛苦。而阿明确没闲下来,把另一根绳子捆在了晓雪右腿的膝盖上方,拉起来,晓雪被突如其来一弄,身体不平衡,往旁边一歪,仅仅用脚尖支撑的左脚,完全无法改变身体的方向,这一勒紧,绳子陷入肉里了,眼泪也出来了。不过阿明可没管这些,直接把这条绳子也拉过挂钩,扯下来,捆在大腿同样位置。

晓雪的姿势就尴尬了,龟甲缚+日式后手缚+单腿吊绑,膝盖都快抬到肩膀高度了,晓雪的身体倾斜得厉害,全身受到不同程度的拉扯和勒紧,左脚又无法保持平衡,让晓雪吊在这里晃来晃去的。

看似有趣的受刑就要开始了,不过晓雪确由于无法保持平衡,晃悠时不小心整个人雷到了阿明站立的椅子上,把没有任何准备的阿明硬生生的撞了下来。

这一下,出事了,阿明不知道磕到什么地方,把左眼角处磕出了一条血长的口子,鲜血和眼泪哗的流了下来。晓雪这下可吓坏了,阿明毕竟还小,哪受得了这种痛?当场就大哭起来。

“嗯~~呜”(阿明你流血了)晓雪想表达的意思,都遭到了口塞的过滤,“呜呜…………嗯嗯”(你不要紧吧)

这下阿明那还敢爬上椅子,哭泣着就跑回了家,留下晓雪一个人被吊在这里。

“呜呜…………嗯!!”(解开我先啊)晓雪看到阿明这样,揪心的疼啊,不过自己确只能干着急,连带阿明去医院都做不到。其实,连安慰阿明都做不到。

哐的一声,大门关上了,晓雪独自享受着这次的捆绑。

本来晓雪就很担心阿明的伤势,不过身上的绳子可没有因此而放过自己,在着急和不安中,晓雪居然兴奋了,还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差点就撒了一地。

这样的体势晓雪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不到1个小时就兴奋了2次,在欲望和担心之间徘徊,居然是这样刺激和紧张。晓雪渐渐明白捆绑的真谛了。不过3次过后,晓雪也有点清醒了过来。

能不能想办法脱离现在的窘境呢。晓雪真的很担心阿明的伤势,很想去送他去医院看看。而阿明这一走也没有回来,让晓雪心里更加没低。

吊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本来晓雪就不是左撇子,一个左脚尖点地,不能维持平衡就算了,阿明吊自己的方法,用的又是最“残忍”的。晓雪现在只要微微一用力,下面就被勒得疼,绳子绑得又紧。

要是能够把吊着的右脚解开可能会轻松很多吧。晓雪对自己身体的柔软很有自信,加上自己又能够看到绳结的位置,虽然痛苦,不过长痛不如短痛,晓雪努力的用左脚把自己的身体顶直,把右脚膝盖部位向后靠,然后把身子偏开,想办法把手能够够到右脚膝盖的绳结上,自行解缚。

而阿明呢?他被撞的口子很深,回到家,他父Mu马上带他去医院处理,但是要缝针,以后难免留下伤痕。既然在晓雪家摔的,晓雪当然有责任,而晓雪确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不露面,让阿明父Mu很生气,也很失望。只有阿明知道,姐姐不是不关心自己,而是根本无法帮忙。现在估计还挂在客厅晃悠吧。

医生用了2个小时,才处理好阿明的伤口,并且交代不允许阿明出去,必须在家好好休养2-3天。阿明父Mu当然要对他禁足。

阿明和父Mu一直解释,说晓雪不在家,自己才被摔的,让自己父Mu不要责怪晓雪。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自己当时也太激动,应该先把晓雪解开再走的。现在要被关在家中不许出去,晓雪就惨了。得想想办法去放了她先。

晓雪这样一晃,转眼就快5个小时了,体力完全到达极限了。脚上的绳子?哎~哪可能解得开,这丫头就这样左脚尖点地,金鸡独立的在这里杵了几个小时。浑身是汗,不过裤子上已经分不出哪些是汗了。由于口塞的关系,晓雪胸前已经趟满了自己的口水,连嘴唇都干了。有气无力的等待救援。

好难受啊,难道我就得一直挂在这里了?晓雪心酸得很,一来是担心阿明。毕竟几个小时了也没有任何消息,二来是真的很难受。晓雪恨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这么傻呼的垫起脚尖。要是整个脚掌能站地,应该会舒服很多。哎~不想了,只要阿明能够平安回来就好。

终于,到了晚上,晓雪已经吊在这里没有了任何动静,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眼泪啊,口水啊,汗水什么的基本上都流尽了。没有一点生机,凄惨得很,目光呆滞,就像受到什么残忍的折磨一样。酸痛的左脚已经无力支撑身体,一直在发抖。可惜啊,这个时候没有人可怜她,没有人怜惜她,她是这么的无助,但是还是这么的~~~美丽动人。

又过了良久,门,轻轻的开了,伴随一阵微风,让晓雪苏醒过来。漆黑的房间看不清任何东西,不过晓雪知道,阿明回来了。这种感觉,这种遇到救星的感觉,自己已经不知道体会过多少次了,这次,最让她深深感动。

当阿明打开灯。晓雪看到阿明包扎好的左眼,顿时内心一酸,咬着口塞球就哭了起来。她知道,阿明受的肯定不是轻伤了。

阿明很乖,并没有说什么,进屋关上门,就用力搂着晓雪的身体。

“姐姐,对不起,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父Mu让我来找你。”

晓雪内心太温暖了,这个弟弟不但没有怪自己,还这样关心自己,人生有此知己,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晓雪的泪珠滴在了阿明的脸上,而乖巧的阿明仅仅是调皮的对晓雪做了个鬼脸。这一下,这个小正太完全把这个女孩征服了。如此宽大的胸怀,如此体贴的Xing格,如此娴熟的技巧,都紧紧的抓住了晓雪的心。

晓雪得到了自由。不过,为了报答阿明对自己的谅解,这天晚上,晓雪按照阿明的要求,再次光着身子,被五花大绑,让阿明搂着睡了一个晚上。

这天晚上,晓雪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和一个小男孩结了婚,在婚礼上,小男孩把自己驷马躜蹄的捆在地上,向自己示爱,而周围的朋友们都在高兴的祝福着两位新人的结合………………

小家伙, 而且, 技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