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千金小姐成为保姆的狗

千金小姐成为保姆的狗

广告位

我的家境很好,十四岁的时候妈妈爸爸工作忙,常年不在家,于是郊外的别 .墅就住了我一个人,妈妈给了钱让秘书帮我找了个保姆,秘书自己吃了一部分钱后,给我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我叫她为周姨。
  周姨一开始来我家照顾我还很收敛,后来当知道我爸爸妈妈常年不在家的事实后,就开始利用我的年幼无知,慢慢的引导我帮她做事,而且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经常在我在家的时候房门不关的手Yin。刚发育的我就那样接触到了Xing。
  有一次,我在卫生间抚摸自己的时候,看到周姨前天换下的袜子扔在地上,那是一双黑色的吊带丝袜,我第一次见到吊带丝袜,好奇的一边抚摸着自己嫩嫩的阴唇,一边把那丝袜拿到眼前,想看个究竟。
  刚凑到眼前,一股脚臭、汗臭夹杂着劣质皮鞋的味道扑鼻而来,我一下子把袜子甩到一边,然后用左手扇着鼻子前的空气,但是右手还是在阴唇外围抚摸着(那时候的我只会这样),只是感觉下面的水水多了一点。
  过了一会,我竟鬼使神差的又想到了那股刺激的臭味,慢慢的把袜子拿了起来,然后把已经变硬的袜尖凑到了鼻子前面,比刚才还要恶心的臭味,却让我小小的乳头变硬,下体也感到了突然的一下紧缩,然后全身虚脱的躺在地上。后来知道这并不是高潮,毕竟那时候我还小,只不过是体验到了高潮前的那个瞬间体力便不足了,而且并没刺激到内部。
  第二天,周姨来的时候说:「小蝶,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洗完澡走的太匆忙了,把换下的袜子忘在卫生间了。
  我听到这脸刷的一下红了:「那个周姨,没事,我昨天洗自己衣服的时候顺便把你的袜子扔在洗衣机里一起洗掉了。」
  本来洗衣服是她应该做的,可是她说为了教导我的独立Xing,而且我家的是全自动洗衣机,所以让我自己洗自己的衣服。
  周姨捏了捏我的脸,说:「小公主也会独立啦,真厉害。」
  后来,周姨渐渐的把换下来的衣服也「忘」在卫生间,我也就每次都帮她洗了,也渐渐的迷恋上了那种刺鼻的、老女人下体和脚的恶臭。
  转眼过去了两年,两年里我爸爸妈妈只回来了三次,每次他们回来的时候周姨就像一个正常的保姆一样做事,而我因为自己用周姨内衣做的羞事和以后还想继续,所以没和他们说什么。周姨见我这样,更加的放肆,在几次试探Xing的命令我做事后就时常叫我干这干那,她的换洗衣物已经全让我洗了,而我在背后做的事情,我自认为隐藏得很好,直到那一天被发现。
  十六岁的我上了私立高中,因为家境好,所以我的学习并不用功,我的父Mu也不太苛求我的成绩,这所高中的管理也很宽松,一米七的个子,姣好的面容、苗条的身材和比同龄人都挺拔的胸部,让我一下子成了学校里男生关注的焦点,但是我却对他们不感兴趣,只想着早点回家去。在外人看来,我应该就是别人口 的冰美人
  这一天放学后,我回到家里时,周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发出一阵笑声,听见门响了,头也不回就说到:「小蝶,帮我冲杯果汁来,顺便拿点瓜子过来。」因为我的顺从,周姨现在已经像主人一样命令着我。有时候我也会怪自己,这么一个老女人,还是我家的保姆,怎么现在好像我 ?是保姆一样,一边暗暗发誓要把关系扭正,但是当我乘周姨不在时,在卫生间闻着她的臭丝袜和内裤,品味着内裤上的斑斑点点时,又会给自己带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当然,我很小心的没破坏自己的处女膜。等到第二天,又会期望着周姨今天的内衣味道更重点,同时,在她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话时,我能感觉下体分泌丝丝Yin水
  我答应了一声,先换上了拖鞋,这时我看到周姨今天穿的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已经很旧了,脚后跟那都凹进去了一块,鞋面很脏,稍微低下头甚至能够闻到从鞋里散发出的夹杂着脚臭和劣质皮革臭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开始湿了。
  「小蝶,干什么呢,快啊!」周姨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赶紧换好鞋,去厨房冲好了果汁,拿上了瓜子,送到了周姨面前的茶几上。
  周姨这时才看了我一眼,笑着拉着我坐下:「来,和周姨说会话。」
  我顺势坐下,鼻子里却闻到了阵阵体臭,想起这几天都没看到周姨换的内衣和丝袜了,这几天我的手Yin也都没那么容易达到高潮,只有一次在想着周姨直接把脚踩在我的脸上才达到了高潮。闻到了这股臭味,我本能的皱了下眉头,但周姨却像没事一样,还把腿蜷缩到了沙发上,脚就靠在我腿边,更浓的臭味,却让我的内裤更湿。
  「小蝶啊,老叫你帮周姨洗衣服,周姨还是汗脚,让你帮周姨洗丝袜,周姨都不好意思了啊,我都不像个保姆了啊,从今天起还是我来吧。」周姨说。
  我一听,立即想到了这几天没有周姨的内衣时手Yin的不顺畅,竟然不经大脑思考的就说:「不要啊,周姨,我帮你洗吧,我没事的。」说完,才感觉到自己说的这话有多羞人,一个主人去要求帮下人洗内衣,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是么!」周姨的声音带着笑意:「你就不嫌周姨的丝袜臭,内衣脏么?不行,还是我自己来吧。」这么说着,脚却踩到了我放在腿边的手上,轻轻的摩擦着。
  「没事的周姨。」我的大脑里此刻只想着手Yin到高潮那快乐的感觉,根本不注意自己在说什么:「你就让我洗吧,我愿意么。」
  说到这我抬起头,却看到周姨带着戏虐和鄙视的眼神,脸更红了,下体,我甚至感到内裤都快因为我这些羞耻的话湿透了。
  「真的能够么,那你帮我把丝袜脱下来先去洗了吧,我三天没换了,穿着不舒服啊。」周姨仍然笑着说。
  我愣了一下,当我大脑能够正常思考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卫生间里,手里拿着的是周姨已经穿得发黑发硬的肉色丝袜,而内裤,也已经被Yin水湿透。
  我责问自己,骂自己下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做出了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在父Mu面前我是乖乖女,在外面我是「冰美人」,可面对四十多岁的,走出
去都没人看的老女人 ,竟然在她面前做出了这种事情,以后怎么面对周姨啊。唯一的自我安慰是,周姨似乎并不知道我在帮她洗内衣丝袜之前做的事情。
  一边想着,拿着丝袜的左手却已经凑到了脸上,强烈的刺激的恶臭,却让我的下体更加瘙痒,我忘了周姨还在外面,甚至没有考虑到卫生间门锁没锁,整个人就瘫在地上,右手摸进了内裤,鼻子和嘴埋在了丝袜里面大口的呼吸着,疯狂的揉搓着阴唇,在这股从未闻过的诡异臭味的刺激下,很快达到了高潮。
  我睁开了因为高潮来临而闭上的双眼,把丝袜拿开,喘息着抬起头,却发现周姨,她,正靠在门边看着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我,而我的左手扔捏着她的丝袜,右手,从内裤里抽出的右手,也向下滴着Yin水。
  周姨看了我一眼,冷漠的走开了,我收拾好自己,走出去,周姨和往常一样招呼我吃饭,我偷眼看她,她也像没事一样,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只是机械的吞咽着饭菜,头脑里一片空白。 吃完了,我正想偷偷溜回房间,周姨叫住了我。
  「先把桌子收拾了,然后到客厅来。」说完,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我愣了下,想到刚才的情景,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开始收拾碗筷。
  很快的我就站在了周姨面前,周姨一反常态的拉我坐下,满脸笑容的问我:「小蝶,最近学习紧张么?」我摇了摇头。
  周姨笑着,突然伸出手,隔着我的衬衣,在我那比同龄人都大的乳房上揉搓着:「你才十六吧,奶子就这么大了啊,真是个小骚货啊。」粗鲁的语言,让我在心惊的同时,不敢躲避她的动作,刚刚平静下来的阴部,又开始了一阵阵的瘙痒。
  「我不管你用我的内衣做什么,我也不是同Xing恋,不是虐待狂,以后我搬过来住,家里的事情你做,不过你要听我的话做一些事情,不会为难你的,只会让你更刺激。怎么样?我不逼迫你,你自己看啊。」
  我抬头看了看周姨,她也正看着我,我低下头,低声问:「刚才的事,周姨你也不告诉别人么?」
  周姨松开手,说:「不会的,在外人面前你仍然是乖乖女,我的内衣呢,反正你洗,你拿内衣干嘛我不管,不过有的时候我想看了,得让我看,我前面也说了,我不会像虐待狂虐待你,你就当我是你的Xing启蒙老师就好了,总比你天天手Yin好吧。」她诱惑着我。
  为了堵住周姨的嘴,同时因为她说不会虐待我,而且也爱上了那变态的达到高潮的方法,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周姨就在我家住下,家务都是我做的,偶尔她会要我在她面前手Yin,她的袜子也经常不换让味道更重,不过正如她说的,她没像网上那些女王一样虐待过我,最严重的几次不过是把我关在卫生间里,马桶里是她没冲走的大便熏我几个小时。
  有一次心血来潮,让我品味了下她刚上完厕所的后庭,看我吐的厉害也没再要求过,品味了几次她的高跟鞋,也用避孕套包住她高跟鞋鞋跟摩擦阴唇手Yin过,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她甚至没有破坏我的处女膜。
  不过,她却给我带来了另一种爱好。
  一开始,她对我的着装并没有要求,后来渐渐的,她要求我在家里全裸,到最后的时候,她开始在夜间,让我全裸的在院子里、门口的小巷里行走、跑步甚至是爬行,这种暴露,会刺激得我Yin水像小溪流一样往下流,有时在小巷子里听到人声的时候甚至会突然高潮。
  一年多过去了,我就在这种半自愿半胁迫的暴露里,走过了我家附近的大街小巷,还好,基本是在深夜进行,附近都是有钱人家,晚归的很少,一直没被发现,回到家了就是在臭味和手Yin中度过,有一段时间,周姨是干脆让我住在卫生间里的,而我在里面的时候,她的大小便是从来不冲走的。
  到了高三的下学期,我妈妈手上的生意暂时忙完了,就回家来陪了我一段时间,周姨看着被她带上了变态道路的我,怕她在这儿终究有一天会被发现,毕竟她胆子也不是很大,于是说家里有事,辞了这份保姆的工作。
  这一天是周末,我妈妈出差一天,周姨也在我家做着最后一天保姆的活。我没想到,因为是最后一天,周姨没什么顾虑了,竟然用告诉我妈我的变态行为做要挟,逼迫我做了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事情,同时也让我的心理更变态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感激她教会我的变态手法而带来的快感,还是恨她教会了我这些事情,让我变的如此变态。
  白天,同学来我家玩,我正准备去倒茶,周姨走了过来:「小蝶,你陪同学吧,我来倒茶。」然后轻轻在我耳边说:「不想被你妈妈知道你的事情的话,今天就乖乖地听话,放心,我不会在别人面前让你难堪的,不过,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哼哼。」说完便走进了厨房。
  我忐忑地走到客厅,心里不安,不知道周姨在这她离去的最后一天会怎么对我,肯定会比以前更过分,不过下体却分泌出了丝丝Yin液。
  我和同学闲聊着,周姨把茶送了过来,同时坐在了我旁边,我同学差异的看了看她,毕竟,一个保姆大方的坐在主人家旁边的行为不多见。周姨发现了她的疑惑,连忙说:「我们家小蝶可好了,平时就待我像干妈一样,我们关系很亲近的。」
  我也发现了同学眼神的不对劲,赶紧配合着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和周姨很好的,没事的,我们继续聊。」
  同学这才释然,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这时周姨催促她:「这位同学,来喝喝我们家的茶啊,很香的。」
  我同学喝了一口,立即说到:「是很香,这茶叶很贵吧?」
  「是啊,是小蝶她妈妈从外地带回来的,小蝶,你也喝喝看么。」周姨一边说,手却摸到了我背后揉捏着我的臀部。
  我拿起杯子准备喝,奇怪的发现我的这杯竟然是冷的,凑到嘴边却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低头一看,一只丝袜正静静的躺在杯底,正想回头看周姨,周姨却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对了,小蝶你妈妈有事要告诉你的哦。」说完,没等我回头就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别说话,就喝,不然你自己看着办。」然后加了句:刚开始慢点喝哦,不然吐出来你同学就要奇怪了。
  我止住回头的动作,浅浅的喝了一口,一股臭味夹杂着骚味和淡淡古怪咸味的味道瞬时从嘴巴里一直冲到了鼻子里。太古怪了,若不是心理有准备,真的会吐出来,不知道到底周姨给我喝的是什么。
  只见周姨笑了笑,说:「小蝶,你也是第一次喝这茶吧,味道不错吧。」
  我咽下口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强笑着说:「味道很好啊。」
  「那就喝光吧,喝完了我再去倒杯。」
  天啊,这东西再喝一口都烦恶心,竟然说还去倒杯,看到同学已经拿杯子在喝,我也只能屏住呼吸把这杯奇怪的东西喝了进去。
  还好,在周姨问我同学还要不要的时候,我同学电话来了,她妈妈叫她回家帮忙拿个东西,便匆忙离开了。
  一送同学离开,我便冲进了卫生间,周姨冷笑着跟了进来,一边看着我想吐的神情一边问:「味道如何啊,大小姐?那杯水可是我用昨天的洗脚水泡上我前天的丝袜再混上小半杯昨天夜里的尿制成的哦。」
  我这时才知道我刚才喝了什么,天啊,我竟然喝下去了那么一杯东西,想到刚才的味道,内裤却有了点点湿迹。
  周姨轻轻踢了我一脚:「别装了,快起来,出去拿个杯子过来。
  等杯子拿来了,我震惊的发现,周姨竟然在往杯子里小便,还说:「刚才喝的冷的,这回给你杯热的
  满满一杯黄澄澄的液体,散发着尿液特有的骚味,在我手里,我为难的看着周姨,渴望她能收回这个要求。
  「别看我,你有三个选择,第一个 自己喝三大口,要么我摸你的内裤,湿的话你就必须全喝了,不湿的话就不要你喝,你自己选择吧。」说完,就带着看戏的笑容看着我:「我很不想给你喝哦,你不会刚才喝那个也能喝到流Yin水吧。如果没有的话给我摸下你就不用喝这杯东西了哦。」
  当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脑海里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让周姨去摸下我那已经湿润的内裤甚至是阴部,但是看着手里那杯黄色的浑浊的液体,闻到充满整个卫生间的尿骚味,我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
  「喝三口就能够了么?」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问出这句的,周姨听了便大笑起来:「不错,不过得是三大口,必须慢慢的仔细的喝下去,不然就免谈。
  我没说话,知道自己没有选择,而且因为下面要做的事情,我的下体再分泌着大量的Yin水,甚至感觉到高潮前的快感。我低下头,把杯子凑到嘴边,周姨却突然叫住了我,然后走出去拿着我的手机
  「放心,晚上就把手机给你,你这手机也没连接电脑的线,我不会外传的,快喝给我看。
  我知道周姨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过,她从来没做过让我在外人面前难堪的事,其实我自己也承认我自己内心深处甚至有种自暴自弃的想让外人看看Yin荡的我做的这些变态的事。
  虽然如此,喝周姨的尿即将被拍下的事实,却也刺激的我Yin液横流。
  周姨脱下裤子,坐到了马桶上,打开手机的摄像功能,对准了我,我知道该喝了,再次把杯子凑到嘴边。
  「停!」周姨又叫住了我:「对着镜头说小骚货谢谢我给你喝我的尿。」
  我知道周姨不达到目的不会罢休,于是在她重新打开摄像的时候说:「小骚货谢谢周姨给我喝您的尿。」然后大口吞咽了三口那腥臭的尿液,同时,卫生间里充满了一股臭味,周姨竟然在大便。天啊,我甚至感到了高潮即将来到来
  当我在周姨手里的摄像的威胁下,品味着她那刚大便完的后庭的时候,我达到 了前所未有的高潮,Yin水像泉水一样,甚至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当然这一切 都被手机记录了下来。
  周姨并没有留到晚上,她看着我收拾好卫生间的残局,便把手机扔给了我,然后拿了我的一万私房钱,说是对我的照顾附加费,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然后 ?留下一双已经发黑发硬散发着恶臭的肉色丝袜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嘴里含着一只丝袜,然后用另外一只丝袜 疯狂的摩擦着阴唇,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
–   第二天,在妈妈回来前我收拾好了一切,周姨的丝袜被我扔了,手机里的视 频也被我隐藏到了自己的电脑里,然后克制住自己手Yin的欲望,做着妈妈的乖乖 女,在高考后,考上了A市的一所大学。

爸爸妈妈, 卫生间, 吊带丝袜, 老女人, 而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