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

广告位

下班的时间,正是人流的高峰期,人群如同已然鼓胀却还正被不断塞进的海
绵,填满整座公车。汗臭,廉价的香水味,以及其他各种奇异的味道充塞着鼻腔,
妈妈随着人流被冲到了车厢后部。

  涌动稍微停止下来,拉住拉环勉力地站好,公车开始前行,妈妈稍微松了口
气。

  前胸后背都传来人墙的挤压感,向下低头根本无法看到脚跟。完全不习惯的
扭了扭酸胀得发涩的脖子,妈妈向四周望了望。

  这几天每天的这个时候,正是妈妈感觉到最不自然的时候。车子因为送修还
没有能够取回,每天只能辛苦的挤公车。对于已经习惯了自己开车上下班的妈妈
来说,实在是一种无法适应的折磨。

  这个时候的妈妈,并没有发现,有几道异样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身上。

  「喂,看那个女人,真是极品呢。」

  一个男人用手指戳了戳自己同伴的腰部,下巴向妈妈的方向扬了扬。

  唔?

  听到了男人的话,男人的同伙们齐齐看向了旁边离他们不远的妈妈。顿时双
目发出了亮光。

  恩,确实不错,真是极品。

  「受不了了,神器都胀了,关了那么几年,早忘了女人是什么味道了。」

  剪裁地极为合身咖啡色外套下,束紧的白衬衫托着饱满高耸的胸脯,做工考
究质地精良,看起来纤薄轻柔弹Xing极佳的白棉紧身长裤,没有一丝间隙的贴紧和
包裹着妈妈下体,紧紧收勒着,将妈妈下身没有一丝遗漏地显现出来,鼓胀的阴
阜,饱满的阴户形状,半透明的布料下,艳红颜色的Xing感底裤清晰可见,Yin靡而
诱人。

  烫得微卷的长发大方散落,搭配上略带冷漠气质的透露着淡淡女人美艳味道
的五官,浑身透露着一股成熟挑逗的气息。

  妈妈绝对是那种让人一看到就想要和她上床,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操她的那
种女人。

  男人们咂了砸舌,剃得光秃秃的头顶映出异样的反光。粗壮的体格,硕大的
手臂上蓬勃的肌肉和青色狞狰的纹身,一切都在彰显着这些人不是善类。

  相互看了一眼,男人们露初了然的神色,狠狠瞪向周围的人,大力地推开他
们,向妈妈的方向挤着,朝妈妈靠近。

  人们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但是看到男人们凶狠的眼神,敢怒不敢言,或是被
迫或是自觉的让开给男人们通过。

  出神的想着自己的事情的妈妈没有意识到周围的变化。

  男人们嘿然地笑着。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妈妈感觉到臀部传来异样感。开始只以为是人太多不
小心挤碰上,但是很快的妈妈感觉到不对劲。

  那明显是一双手正在自己屁股上蠕动,传来的挤压和揉捏感。

  还没等回过神来,腰部,背后也都传来被几对手触碰的感觉。手掌正缓慢地
从自己的腋下穿过,探向自己的胸脯。还有另外一双手却从自己腰际绕过,向前,
探向自己的下身,沿着自己的裤腰向里探去,想要进入自己的裤裆中。

  碰上流氓了?

  妈妈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你们干什么!」

  妈妈很生气。大力扭了扭身子,挣开那几只手掌,妈妈向四周看去,才发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身后和身侧已经站立着四个精壮的男人。

  此刻悬停在自己身边空中的,正是之前触摸在自己身上的他们的手。

  妈妈叫声似乎引来了周围人的关注,但是触及到男人们凶狠的眼神随即畏缩
回去,低下头不敢再望。

  「啧啧,真够味。」

  男人们略微意外地看着妈妈,眼神里流露出玩味的神情。

  「你们——!」

  男人们眼底危险的光芒让妈妈有些吃惊,心中不自主的跳了一下。

  「本来呢,我们能够抓着你的手,按住你的身体,听着你喊叫,在你的挣扎
和哀号中剥掉你的衣物,让你绝望和无助地看着自己被我们享用和玩弄,这样也
很让人兴奋,不过我们现在没时间陪你玩公车强奸的游戏,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
……」

  「听话……或者——」

  「让这个东西在你身上来那么几下!」

  从男子衣服口袋中被慢慢掏出的,是一支如同匕首般细长的器物,上面即使
光线不足却依然折映着的显得刺目的白光,无不证明着它的锋利和尖锐。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妈妈仍忍不住这尖锐的光芒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男人们慢慢跻身上来,妈妈慢慢退后着,却仍男人们围着压迫在一个小小的
空间里。

  「看来你已经明白自己的境况了,最好不要叫,不然,相信我,倒霉的绝对
不会是我们。」

  看到妈妈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男人把器物慢慢收起来,再度放回口袋里。

  「别这样。」

  妈妈想要表示抗拒,但是在这被4 个粗壮的男人压迫着的小小空间里,妈妈
连想要做到转身都很困难。

  男人们的手再次搁在妈妈身上。

  妈妈想要抗拒,却根本无能为力。

  男人们的手开始隔着衣物揉捏着妈妈的乳房,在妈妈身上四处蠕动,更是有
手伸向了妈妈的裤裆,隔着妈妈的长裤抓在妈妈的阴部上,捏住了妈妈的阴户,
把玩和逗弄。

  「不要这样。」

  妈妈扭动着身躯闪躲和抗拒着。

  男人们嘿然地笑着,饶有趣味地看着妈妈在他们手下很愤怒却不敢过分反抗
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贞洁的身体被这些毫不认识的男人们任意亵玩的憋屈模
样。

  玩了一会后,男人的眼角无意中斜了一眼,发现妈妈前面旁边的位置上,两
名看起来是明显是初中生的少年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他们的下身上,早已忍不住支起高高的帐篷,口中正忍不住下意识的吞咽着
口水。

  男人们对望着了然一笑。

  只是这样帐篷就已经支成这样,要是再过分一点,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这些小鬼很可爱啊。

  不错,今天算这两个小家伙福利了。

  男人们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原本紧紧围着的身体稍微在朝着两个少年的
方向稍微分开了一点,让两个少年能够正面清楚的看清面前的情况。

  手伸向妈妈的裤裆,探索着。捏住了妈妈的裤链。

  「不要。」

  感觉到男人的意图和即将的动作,妈妈伸手按住伸在自己裤裆前的手掌,哀
求地摇头。

  男人毫不理会,无视妈妈按在自己手掌上的手,捏着妈妈的裤链缓缓下拉。

  妈妈的裤裆慢慢打开。

  一缕缝隙裂了开来,缝隙里边,一抹Xing感嫣红的景致显露出来。

  那是妈妈底裤的诱惑的颜色。

  男人们对望了一下,向两个少年方向看了一眼,果然,两个少年早已经看得
呆滞了过去,呼吸也渐渐变得沉重。嘿嘿,男人们对视着了然一笑。

  男人们拨开妈妈放在自己裤裆前的手,示意着旁边的另外两个男人将妈妈的
手臂扣住,接着挤了过来,一个站到了妈妈身侧,一个站到了妈妈身后,这样,
妈妈的一边身侧站了两人,一边身侧站了一人,身后站了一人。妈妈的面前再也
没有男人们的存在。

  妈妈还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等她看到眼前两个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少年,
正呼吸沉重的死死盯着自己裤裆间的缝隙的时候,妈妈像是顿时明白了什么,一
时之间羞愤欲死。有人似乎明白了男人们的打算,惊慌地摇了摇头:「不要,不
要这样。」

  男人们不为所动。身后的男人将手前插从妈妈背后绕过伸到妈妈裤裆前的缝
隙间,一只手勾住裤裆边,一只手勾住另一边的裤裆边和妈妈底裤的边缘,向两
边一撕。

  妈妈裤裆间的间隙被大大的撕开,底裤也被扯到一边。

  毛茸茸卷曲狭长乌黑的神仙草霎时显露出来。

  毛茸茸的神仙草下,两块肥美的大阴唇清楚能够辨认。

  「不,不要,不要这样。」

  拼命想要挣扎,却无济于事。妈妈的下身暴露在两个少年面前。

  Xing器毫无羞耻的向两个少年Yin荡展露着,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是看着两个和
自己孩子一样大的少年被自己的Xing器刺激和诱惑,双目赤红,完全不受控制地死
死盯着自己的下体,妈妈禁不住生出屈辱的羞愤感,连死去的心都有了。

  男人的指尖沿着裤裆的底部切入,刺到妈妈的阴户间。

  感觉到自己的大小阴唇被手指翻挑逗弄着,手指探进了自己的阴道里,在自
己的阴户间轻轻挑动着。

  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如电流般冲击过神经,妈妈的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
下。

  男人将手指抽出,指尖拉出一丝亮晶晶的液体。

  男人哈哈地笑着。

  妈妈羞愤欲绝,扭过头不敢再看。

  指尖在妈妈的衣物上抹了抹,男人终于正眼看向少年们。

  「好看吗?」

  过了好一会,呆滞中的少年们才醒悟过来,男人是在问自己。虽然有好像做
了亏心事被撞破的莫名惊惶以及不好意思,羞得满脸通红,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想不想再看多一点?」

  什么?

  男人的手伸向了妈妈的裤腰,找到皮带头所在的地方。

  「不,不要!!!」

  妈妈惊慌地摇着头,伸手死死按住男人要解开自己皮带的手。

  很显然,没有任何用,皮带被男人无情地解开。妈妈拼命的拉着自己的裤腰,
护住自己的下身,然而男人捏着妈妈的裤腰,无情大力的狠狠向下一拉,妈妈的
长裤无情的被扒下扯到膝盖的部位,嫣红Xing感的蕾丝底裤也被扯到大腿间的。

  「呜呜呜……」

  妈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男人们无动于衷。野蛮地将妈妈向前推了推:「给我过去。」

  赤裸着下身的妈妈被推到两个少年面前。毛茸茸的阴部正对两个少年,触手
可及。

  「怎么,你们只是这样看着吗?难道不想蹲下来仔细研究下?」

  男人们诱惑地说着。

  可、能够吗?

  仿佛看出少年们心中所想,男人们继续诱惑地说着:「当然能够,你们还可
以用用手去感受它。只要你们想要,都能够,怎么都能够。」

  少年们难以置信和激动地慢慢蹲了下来,将脸凑向妈妈的下身,贴近妈妈的
阴户。

  直至现在,少年们仍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们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到和感受到真实的女人的阴部。

  卷曲狭长的乌黑神仙草,环绕在饱满肥美的大阴唇周围的浓密地生长着,茂盛
却不杂乱,毛茸茸的一片。显现着暗红色的大阴唇并不像一些色情照片上的女人
的看起来那么难看,显现着健康丰润的色泽。因为双腿夹紧的关系被紧紧夹在双
腿间,妇人的阴户紧紧闭合着挤在一起,更加突显出妇人阴户的肥美饱满,鼓鼓
的诱人的形状。一个小小的凸点从阴唇间略微探出头来。

  让人有忍不住想要将嘴贴上去亲吻着,嗅着它的气息,然后咬上一口的冲动。

  就和眼前妇人的相貌一样,多么漂亮的阴户。

  少年们伸出颤抖的手,想要去感受一下妈妈阴户的感觉。

  男人们却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么墨迹。」

  「给我把腿张开。」

  将妈妈的身体大力向下按了一些,用这种方式粗暴地分开妈妈的双腿,使妈
妈的双腿大大张开。然后再妈妈的屁股后边大力一按,将妈妈的下体按向了少年
的脸,阴户毫无间隙地贴到少年的脸上。

  鼻腔嗅入妇人阴户的气息,那是一股奇异的Yin骚的味道,随着是妇人馥郁的
体香,少年一时之间竟然真的呆了过去,完全难以相信,深刻觉得自己是在梦中。

  自己真的碰到了,鼻尖触碰到妇人的神仙草,很柔软的,有点痒却异常奇异的
感觉。

  少年忍不住伸出舌头,对着妇人的双腿间添了起来。

  少年的头深深埋在妇人的双腿间,仿佛被妇人的双腿夹着一样。

  「爽吗?」

  男人问着。

  「唔!」

  少年不知道如何回应,只能拼命地点头。

  「给他们手Yin!」

  这句话是对妈妈说的。

  看到妈妈咬着嘴唇,身体既愤恨又惶恐不安地抖动着,摇着头拼命拒绝的神
情,男人们将俩个少年拉了起来,抓起妈妈的手强行拉向少年们的下体,按在少
年们早已鼓胀得受不了的下身上。

  妈妈含着泪用颤抖地手轻轻解开少年们的裤带,褪下少年们的裤子,握住少
年们早已经充血坚挺的神兵开始套弄。

  稚嫩的神兵在妈妈的手掌中来回撸动着,红肿的蘑菇头仿佛受不了那样可怕的
充血着,仿佛要爆掉一样。

  从来没经历过这样阵仗的少年仍宛如做梦般,但是身体上传来的一波又一波
的快感却让他们切身的感觉到此刻是多么的真实。

  第一次获得这样待遇的少年们很快的缴械了。男人们将妈妈向前推,神液浓
浓地喷在了妈妈的大腿上,顺着光滑的大腿向下流着。

  妈妈依然难以相信,自己就这样给和自己孩子一样的两个孩子手Yin了。

  呆呆地收回自己的手:「能够了吧。」

  「怎么可能,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现在……给他们口交!」

  「!!!那不可能!」

  妈妈面色一变,她绝不可能同意这样的事,刚才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啪!

  应对妈妈的是朝她狠狠的一巴掌和脸上瞬间生出的一道深深的红印。

  「你大概忘记了,你能做的只有听话,而不是选择。快点!给我照着做!」

  妈妈捂着自己的脸,似乎仍难以相信自己竟然被打了,但是她也终于醒悟过
来自己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状况中,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还不快点!」

  男人恶狠狠地催促着。

  慢慢在少年们面前蹲了下来,颤抖着手再次套向少年们的神兵,带着泪痕还
在哭泣的脸,慢慢凑向少年们的下体。

  才射完精的神兵,垂头丧气地软软拖垮着,之前因为兴奋而充血坚挺绷紧得
似乎都要撑破皮肤的蘑菇头从极度的兴奋的高潮中回落之后,蘑菇头的表层,此刻如
同失去了水分,泛起了枯萎的褶皱,蘑菇头马眼的部位上,残余的神液污秽地向下
滴落。

  看起来还明显显得稚嫩的神兵,根部只长着几缕不长颜色还略淡的毛发,即
使是因为兴奋而变得肿胀和坚挺,也不过是比一般的大拇指略粗一点,蘑菇头更是
显得无限稚气。

  完全还是小孩子啊。自己竟然和小孩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震惊,屈辱,不安在妈妈心中翻腾,迟疑和委屈使妈妈迟迟不愿意动弹,忍
不住地再次看向男人们。

  迎接妈妈视线的却是戏谑中带这危险和凶狠的眼神。

  听到了男人们的话,看到了男人们的动作,以及妇人此刻的表现,少年们知
道即将发生着什么样的好事。拖垮着的神兵瞬间再度蠢蠢欲动起来,在妈妈在他
们面前蹲下来,将脸凑向他们下体之后,之前还形同垂死的神兵更是瞬时如同感
觉到猎物般而再度兴奋起来,复苏变得充血坚挺。

  「给我快点!」

  抓住妈妈的头发,将妈妈的脸按向少年们的下体,充血的稚嫩蘑菇头顶着妈妈
的脸颊,贴着妈妈的脸颊边摩擦滑过,妈妈美艳的脸被狠狠按在少年的下身上,
嘴唇吻住了少年的神球,少年们下体奇怪的气味瞬间扑入妈妈的鼻腔,眼泪从眼
角滑落,浸湿了少年的胯部。

  看着正对着自己的脸充血翘起的两根稚嫩神兵,妈妈颤了颤嘴唇,最终还是
没有说话,慢慢张开小嘴,对着其中一根,慢慢含了下去。

  最后,神兵整根含了下去,纤手也开始抓住旁边的另外一根,,慢慢套弄起
来。

  温暖,湿润,少年们从没试过这样的感觉,忍不住舒服地呻吟起来,下体仿
佛弓弦般绷得紧紧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断裂。

  眼泪止不住的潺潺滑落。心中的屈辱感变得更加浓烈,妈妈颤抖着,开始允
吸。

  红润的唇瓣含住那纤细的神兵,整根没入妈妈口中,舌尖贴着神兵纤细的茎
身开始慢慢搅动,一进一出,混着妈妈粘稠的唾液,发出了润湿声,握着另一只
神兵的手也开始套弄。

  少年们的神兵又再度前所未有的充血怒目挺立起来。

  屈辱而又不安,委屈而又惊惶,心中仿佛有无数声音在嗡嗡地响彻着,纷乱
一片,妈妈根本无法思考,下意识地作弄着,舌尖抵着少年的蘑菇头,轻轻品味动,
然后将嘴拿开,从这根神兵换到了另外一根。在两根神兵间,流着泪颤抖地服务
着。

  她只想快点结束这天方夜谭般的一切。

  「啊!啊啊!!」

  高潮降临,少年们的下体痉挛般抽搐着,忍不住叫出声来。

  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也发现了这边的场景,或许是迫于男人们凶狠
地和残暴的极具压迫Xing的目光,人们不敢多说话和多动作,被男人看过来的视线
扫过的人都低着头仿佛完全不知道有什么在发生一样。只在男人们的目光掠过之
后,有些男人才小心地抬起头,仿佛做贼般,用带着兴奋和欲望的视线偷偷窥探
着这边的情形,女人也窥探着,一边露出有点同情却又鄙夷的神色。

  浓浓的神液如子弹般喷射出来,射在了妈妈口中和脸上。

  妈妈仿佛瞬间失魂落魄,麻木呆然了过去,静静地忘记了举动,只是眼泪,
一时之间流得比之前更厉害了。射满少年神液的口中,浓浊的神液从妈妈的唇瓣
和嘴角渗出,与射满在脸上的一起,从嘴角和脸颊缓缓向下滴落。

  「能够了吧。」

  一边抽泣一边慢慢站立起来的妈妈,不顾脸上的污秽,流着泪又带点畏惧向
男人们询问着。被扒下长裤依然拖拉在膝盖下方,拉低到大腿间的Xing感底裤因为
大腿张开而被拉扯绷紧,饱满肥美的阴户,狭长浓密的神仙草朝向众人冷冷的裸露
着。

  妈妈只想快点结束,快点到站,什么站都好,她要下车。

  男人们嘿然地笑着,不再理会两个在高潮的余味中还没回过神来的少年。

  「噢…想要走?他们爽了,我们可还没爽啊。」

  手插到妈妈双腿间,指尖挑着妈妈狭长的神仙草,在指尖轻轻地缠绕,如同玩
弄着女人的发丝般轻轻挑弄。

  「你不觉得,现在是该到我们了吗?」

  手伸向了妈妈的外套的衣扣。

  「不!不要!」

  妈妈脸色一变,双手伸出抓住身前伸向自己胸脯的手,摇着头哀求地说。

  也是,想也应该知道了,哪有只便宜别人自己却毫无作为的道理。

  「!!!!不要忘了你的处境!你能做的只有听话!该做的也只有听话!这
样对大家都好!不要让我再提醒你!」

  眼神触及的是凶狠又残暴,闪动着仿佛极度危险和血腥的目光,妈妈的身体
忍不住哆嗦一下,原本拼命用力的手不自觉地慢慢地软了下来。

  手慢慢伸向妈妈的衣扣,妈妈不敢再动弹。

  一颗,两颗,妈妈的外套被解开,然后是里面的衬衫的纽扣。

  衬衫也被慢慢地解开,手指勾着妈妈衣衫的边缘,向两边撩开,妈妈的衣襟
大大地敞开。

  衣襟下方,同样是Xing感激烈热情奔放的嫣红颜色的胸罩显露出来,倒扣着那
对饱满高耸的乳房。蕾丝的胸罩鼓胀地紧绷着,感觉到从里面向外毫无疑问的挤
撑感,仿佛一不小心胸罩就会被撑破,破裂开来。

  胸罩上方,一大抹雪白的肌肤晶莹地展露着,光滑而细腻,在空气中如同最
洁白的珍珠一样隐现着润泽的光。

  勾住妈妈胸罩的下摆,向上一勾一拉,胸罩瞬间被勾到胸脯上方,两个高耸
的乳房瞬时弹了出来,在空气中颤巍巍地摇晃和弹动着,有些暗红的乳晕上,两
粒猩红的乳头刺目而耀眼。

  眼泪又流了下来,妈妈转过头羞辱地闭上眼,不忍去看自己难堪的模样。

  男人们Yin笑着,捏住妈妈两颗饱满的乳房,细细把玩和揉弄。

  妈妈大腿间的手指向下轻轻掠去,滑过妈妈的阴户,没在妈妈的阴唇间,妈
妈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手指掀开妈妈的阴唇,轻轻翻弄。

  「各位乘客,xxx 站到了,xxx 站到了,有要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前
方站是……」

  公车轻轻一顿,行驶速度慢慢减了下来。

  要靠站吗?

  妈妈忍不住睁开眼。

  禁不住左顾右盼,流露出着急的神情,手更是不自觉伸出想要提起自己的裤
子,收拾自己想要下车,逃离这个让她恐慌的地方。

  但是提不上来的裤子和迎面而来的男人们似笑非笑的眼神,瞬间浇灭了妈妈
心中突然涌起的侥幸,绝望和无助在心底蔓延开来。

  仿佛完全不知道有停车般,男人们没有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手掌完全没有
顾忌地继续在妈妈身上游弋着。

  「放我下去吧,求求你们。」

  妈妈抽泣地哀求着。

  回应妈妈的是自己惊恐的低喊声:「啊!」

  突如其来的剧痛如同尖刺一样穿越心脏。原本只是被轻轻把玩的乳房,被男
人的手如同发怒般狠狠地捏在手里,五指死死地用力的拼命收勒着,让人想起到
了被五指紧紧抓捏住的气球,不断的变形,乳房前半端向外突出因为血液的不流
通,泛起了青紫的颜色和印痕,仿佛要将妈妈的乳房捏爆一般。

  「你说什么笑话,给我老实点!」

  男人们恶狠狠地说着,拉起妈妈的手按向自己的裤裆:「快给老子手Yin。今
天不给老子爽够,你想走!」

  有人不断的从旁边挤过,想要下车,也有人不断从前方涌来,刚上了车。

  有些男人似乎想要在下车前拍张照片来记载一下什么的,却在触及男人凶狠
的眼神后,缩了缩脖子,低下头赶紧离去。

  车子再次启动,妈妈真的绝望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你们、你们杀了我吧!」

  绝望,畏惧,不安,惊惶,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几乎瘫倒在地上,妈
妈流着泪嘶喊着。

  「杀你?就算要杀你也得等老子爽够先!」

  「快点,还要老子催你吗!」

  看到男人似乎有就要暴怒又要从口袋里拔出刀子的迹象,妈妈的身体因为恐
慌和畏惧地禁不住颤抖着,流着泪慢慢着蹲下来,拉下男人们的裤链,解开男人
们的裤裆,掏出男人们的神兵。

  与少年们的完全不一样,粗大,滚烫,灼热,极度兴奋充血变成青紫色的怒
睁的蘑菇头,显得狞狰和凶狠。

  这东西插到身体,不会把身体刺穿吧?

  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三个男人,妈妈两只手掌各握着一根,仿佛握着一根粗棍,
妈妈开始套弄。嘴巴张开,将另外一根含了进去。

  没有办法含完,只含了大半,蘑菇头已经顶住了妈妈的喉咙。

  妈妈开始作弄着。

  刚上车的一些人想不到车上还存在着这么一幕,露着震惊的神色,却在触及
男人们凶狠的眼神后聪明的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般,或是低头看向地板或是转头看
向窗外。有些人却也拿出手机开始偷偷拍摄起来。

  「唔唔…」

  好像不是很好玩啊。男人们对望了一眼。将蹲着的妈妈拉了起来。妈妈不明
所以,不知道男人们又要干些什么。

  将妈妈围在中间跻上身,抱住妈妈的身体,四根神兵在妈妈的身体上上下摩
擦着。有的是对着妈妈的大腿间,顶在妈妈外阴上,让妈妈的阴唇夹着蘑菇头,让
蘑菇头在妈妈的阴唇间来回滑动。

  有的是顶在妈妈的屁股间,在妈妈的股沟处上下滑动。有的顶在妈妈腰身,
大腿。

  刚开始的时候妈妈脸色一变,想要阻止男人们的动作,但是看到男人们没有
将神兵进入自己身体的迹象,心中才稍微安定,任男人们施为着。

  但是,很快的,男人们摆弄着她,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了个姿势,扶住她臀
部的两侧,将她的腰身下压,要她撅起屁股。

  妈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不要!不要这样!不行!其他什么都能够,
但是这样不行!!」

  似乎意识到什么,妈妈瞬间强烈的挣扎起来,反抗着。拒绝服从男人们的意
图。

  「哦?你又想要我们提醒你了吗?」

  「不,不行,这样真的不行…」

  妈妈强烈的扭动着身躯,哀求着。

  「啪!」

  脸上再度泛起一道深深的红印,妈妈虽然颤抖着,脸上畏惧,惊惶以及不安,
但是却露出一种死死的坚持。

  「噢?真的不行?就是说,你宁愿死也不愿意咯?」

  男人们微笑着,从口袋里慢慢拔出刀子。

  妈妈点了点头,颤抖着,畏惧,恐慌,害怕,但是却死死不愿意退却一步。

  「真的不行?」

  妈妈点了点头。

  「也罢。」

  男人们面色不变,还是微微笑着。

  「原本就没想过靠这个让你屈服。既然这样,只好玩大一点了。」

  「没有什么是不行的!」

  男人的微笑瞬间变得说不出的冷酷和残忍。

  将刀子完全拔出,递给其中的一个男人:「老三,你去看着那司机,不要让
他在路上再停车!」

  看到男人不是很想去的神情,旁边的另外一个男子笑着说道:「大哥,还是
我去吧。」

  「也行。」

  老大点了点头。老三开心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多谢你了老四,哥哥爽完
了呆就去替你。」

  老四笑了笑。

  「没事,都是兄弟。」

  事情似乎朝着完全无法预料的方向进展了,妈妈心底涌动着极度不安的感觉,
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子站直身子,定了定神,凶狠地眼神缓缓环视了一遍车厢,触及他目光的
所有人都忍不住低下头。

  男人说道:「不怕跟各位说,哥几个今天刚放出来,已经几年没碰过女人了,
今天碰上这骚逼,神器受不了了,就想借这地方干一下这女人。有哪位兄弟想玩
的,能够一起上来玩,各位如果看得下去,就看看,看不下去,就给哥几个忍着,
就当没看见,不然要是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不喜欢的意外,可别怪哥几个没提醒过。」

  「还有——」

  男人恶狠狠的说着:「最好别拍照,哥几个渴望这件事在车上发生也到下车
为止,别让自己想炫耀什么或者保存什么害了自己,呆会要是发生了点什么不愉
快的事也不要哥几个事前没说。」

  说完眼睛更是凶狠地瞪向几个拿出手机正要向这边拍些什么的人。

  几人吓了一跳,干笑着把手中的手机收了回去。

  「老二,老三,抓着她,还有,留意的看着,有谁想要报警的,处理了,如
果真有不长眼的报了警,就算警察来了把哥几个抓了,来不及处理的,记下来,
以后出来,灭他全家。」

  语调并不刻意,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怀疑的凶残,说完示威一样的再度环视
了一遍车厢。

  「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妈妈心中充满了恐惧。

  怎么会这样!

  妈妈的脑子几乎不能转动,男人的话让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她不知道接下
来等待自己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两个男人走上前,抓住了妈妈的手臂。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

  妈妈拼命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但是却怎么抵抗得了两个粗壮的男人的钳制。

  「我说了,没什么是不行的!」

  「不,你要干什么!」

  妈妈惊恐地望着眼前不断靠近渐渐扩大的男人狞狰的脸,眼神底下沸腾的欲
望和危险的光芒让妈妈深深颤栗。

  妈妈拼命踢着脚,好像要把眼前的人踢开一样。

  但是很快的被男人挥手抓住。

  站在妈妈身前,抓住妈妈拼命踢动的一只脚,男人将妈妈的一边裤管,狠狠
从脚上扒了下来。

  然后是妈妈的底裤,无情地被从腿间剥落扒出。

  「不!不要!不要这样!」

  将妈妈拉过来,示意抓着妈妈手臂的两个男人将妈妈的腰身下按。妈妈仿佛
发疯一样反抗着,身体抗拒的极力扭动,双脚发狂一般拼命到处乱蹬,但是无济
于事,腰身被慢慢压弯,双脚到处乱踢也无法阻止男人从身后扶住她的臀部。

  男人嘿嘿地笑着,双手抓着妈妈两边的屁股瓣,向两边掰开。底下妈妈的Gang
门显露了出来。妈妈确实无愧于男人说的极品女人,即使是这个地方,仍和别的
一些女人难看的形状不一样,没有那些胡乱生长的毛发,以及各种不注意卫生而
形成的各种难看的斑痕,整个后庭周围都是一片光滑匀称,映现着细腻饱满色泽
的白皙肌肤,而与肌肤的颜色相比显得略暗色的后庭却也显现着漂亮和健康的形
状。

  脸朝妈妈的屁股间凑了上去。

  舌尖伸出,也不顾是否觉得脏,对着妈妈的后庭品味了起来。

  「不!不!不要这样!放开我!」

  被身侧的两个男人制住的妈妈在男人手底下拼命地挣扎。但是却如同被锁链
禁锢了一样,不管如何晃动,却始终无法挣脱。

  一只手掌放开的屁股,下滑插到妈妈的大腿间,捏住妈妈的阴户,轻轻把玩
着。

  「不!」

  敏感部位被捏住,妈妈的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下。感觉到自己的Xing器,女人最
宝贝的地方,此刻正被完全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捏在手里亵玩着。极度的屈辱感和
羞耻感在心底翻腾着,转换为身体剧烈扭曲和抗拒。

  食指和中指并拢插到妈妈的阴唇间,然后两只手指分别向两边撑开。

  妈妈有些闭合着的阴户顿时被大力分开。两片肥美的大阴唇瞬时挤成厚厚一
片,粉红嫩滑的小阴唇向外翻露出来,小阴唇间,鲜艳湿润的洞口也随着阴户的
张开向外展露,随着其间涌动着的唾液的液体,如同呼吸般一上一下的抽缩着。

  阴唇间的一端,那一粒突起的阴核,因为兴奋而充血翘立着,「啧啧,这是
什么?」

  另一只手也伸过来,手指戳到妈妈的洞口里搅动着,拉出了一丝晶莹的丝线。

  「装什么清高,老实说,你也很想要吧!」

  「哈哈!」

  脸埋到妈妈的屁股间,舌头伸向妈妈的阴户,舌尖如同品味着地板般在妈妈的
大阴唇上带着湿痕拖过,掠到妈妈的阴户间品味了起来。

  「不……」

  心中不断涌起屈辱和羞耻让妈妈几欲死去,拼命地扭动抗拒着。

  将头抬起,男人站直身体,用手扶住妈妈的屁股,再将手伸到妈妈两腿间,
掰开妈妈的阴户,将神兵对准妈妈的阴道口儿。

  感觉到蘑菇头触碰到自己的阴唇的触感,妈妈感觉到男子的动作,慌张地转过
头,注视着身后的男子,身体剧烈地挣扎起来,脚不住的乱蹬:「不!不能够!

  不要!不要这样!」

  恩?

  似乎觉得妈妈有点吵了。男子皱了皱眉,停下将要的动作,抓住还套着长裤
裤管的另外一只脚,将妈妈的长裤完全剥下来,扔到地上,接着脱下妈妈的底裤。

  揉成一团后,塞到了妈妈嘴里。

  「呜呜呜!」

  妈妈发着呜呜的声音,眼底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男人满意的点点头,挺起神兵,再次对准妈妈的阴户,对准妈妈阴户间的洞
口儿。

  「呜呜!」

  流露着惊恐眼神的妈妈拼命地摇着头,挣扎着身体,蹬着腿,抗拒着。

  滋!

  男人用力一挺腰身,粗大的神兵完全没有滞碍的整根没入妈妈的阴户中,刺
进妈妈的身体里。

  不——!!

  眼泪哗然地流了下来。

男人, 香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