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救赎第四部分(调教,sm)

救赎第四部分(调教,sm)

广告位

第十六章 惊梦

萧擎知道自己在流泪,而且是眼泪鼻涕哗哗的流的那种,心爱的人死了怎麽可能不流泪呢?心好痛好痛,直到睁开眼睛,确认自己还躺在床上,眼泪还一直在流。原来是梦啊,可是刚才的意识好清醒,连忙拿起电话,拨号的手都是抖的。

直到电话那边传来“喂”的声音,悬著的心才略略放下。“身体还好吗?”

“还好。怎麽?有什麽事吗?”

“我…….我刚才梦到,梦到……”

“梦到什麽?”

“梦到你死了,我好害怕,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麽会做那样的梦。”

“哦,没事,梦死得生,都说梦是反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不用担心。”

“嗯。”

“现在天还早著呢,再睡一会吧。我挂了。”

“那个,能不能一起吃顿饭?”

隔著电话线,穆晨也能感觉到电话线那头的无助与期待。面对如此执念,心里不是不感动的,拒绝的话语到了嘴边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好吧,今天晚上7:00,在金益源,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放下电话,萧擎的心才算落回了原处,主人答应一起吃饭了,应该高兴才对啊,可是为什麽眼泪还是止不住呢,一定是喜极而泣吧。

好不容易盼著天亮了又暗,终於快到点了,开车到了金益源,位子是早就订好的,临窗而坐,才6:30,点了一壶菊花茶,慢慢饮著。

还差5分锺7点的时候,他的主人终於出现了,萧擎连忙站起扬手打招呼。

穆晨走过来,脱下大衣:“你早就到了?”

“也没到多久。”

“点菜了吗?”

“点了几个,这是菜单,你看看还有什麽想要的。”

“点了就好,不用看了。”

萧擎微微笑了笑,跟三年前一样,他的主人是一向不爱点菜的。

菜没多久就上齐了,穆晨看著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不由苦笑:“点这麽多,怕是吃不完的。”

萧擎讪讪的挠了挠头:“我只顾著点了,也没顾及点了多少。”

“好吧,那就尽量吃吧。”穆晨拿起勺子舀了一点白玉豆花尝了尝,“味道不错。”

萧擎大喜,夹了不少菜到穆晨的碟子里。

“好了好了,我自己夹,你快吃吧,难不成也要我夹给你吃。”

萧擎嘴里说著不敢,筷子确没有改变方向仍是将一片竹荪放在穆晨的碟中。

穆晨有些著恼,抬头瞪了萧擎一眼,不过看到萧擎有些红肿的双眼责备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了。

“你太瘦了。” 萧擎的声音细若蚊蝇。

穆晨收回瞪视的目光:“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这麽大人了,难道还不会照顾自己吗?前段时间一直病著,胃口自然不好,确实瘦了些,也不是什麽大事,慢慢将养自然就会胖起来的。”

“我懂营养学的,能够让我来调理你的膳食吗?”萧擎低著头,他可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

可是半天不见反映,忍不住抬头,只见穆晨侧著身子伸著脑袋不知在看什麽,萧擎一阵泄气。

好不容易等到穆晨回过身子,萧擎赌气的问:“刚才在看什麽?”

“好像是以前一个同事,进那边包厢了,没太看清。”

“哦。”

“对了,你刚才说什麽了?”

“我说哦。”

“不是这句。是前面那句,也不是前面那句,我刚才没注意听。”

“没说什麽,只是让你多吃点。”话一出口,萧擎就後悔了,自己干吗要赌气呢,这下可好了,还得自己再找机会说。不过直到吃完饭,萧擎都没有找到再说那句话的机会。

几乎是有些泄气的跟著穆晨来到停车场,看著穆晨打开车门,萧擎万分後悔自己是开车过来的。

“啪”的一声脆响在寂静的黑夜中分外刺耳。穆晨正欲上车的身子顿了顿,转过身。

萧擎也有些莫名奇妙的回身张望,只见远处一站一卧两个人影。

穆晨已经起身走了过去,萧擎虽然觉得不太应该管别人的闲事,可是穆晨都走过去了,那当然得跟著了。

第十七章 徐晓

“徐晓?”

目光相对的瞬间,两个人的身子都僵硬了一下,清冷月光下,原本已经失色的面孔更加惨白,穆晨心一痛,蹲下身扶住徐晓的手臂。

“上车!”高大的男人已经上了名贵的跑车,冷冷的下达命令。

穆晨不由的抓紧掌中手臂。

“求您,让我走吧。”

是什麽能让一个原本意气风发的青年如此恐惧?穆晨心一颤,松开了紧抓的手臂。

跑车呼啸一声,喷出长长的尾气,穆晨闪避不及,连连干呕。

萧擎咒骂一声,赶紧上前拍著穆晨的後背帮他顺气。

穆晨深呼吸的几口,方才止住恶心的感觉,缓步走向自己的东方之子。

萧擎紧跟其後也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上。

穆晨微微皱眉:“你没开车?”

“没有。”萧擎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穆晨发动汽车:“我打算先去一个地方,到达後你能够在车里等我。”

萧擎万分紧张:“什麽地方?我不能够一起去吗?为什麽要我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心情也由开始的紧张万分变成忐忑不安,就在萧擎以为穆晨不会回答的时候,磁Xing的嗓音终於响起。“也不是不能够,如果你坚持……也好,陪我一起去吧。”穆晨微微一笑,“萧擎,是你变化太大还是我变化太快,我想我几乎已经不认识你了,这麽患得患失的,像什麽样子?”

萧擎靠在椅背上,长出了一口气:“我陷得太深了啊,救救我吧,只有你能救我。”

“贫嘴。”穆晨轻笑。

虽然金口玉牙吐出的两个字并不美妙,可是伊人唇边的笑意确是让人兴奋。萧擎暗暗祈祷,上帝啊,保佑我心愿得偿吧。

蓝夜,京城最著名的夜总会之一,此刻正是声色烂漫。

穆晨熟门熟路的走到吧台旁,捡了个高脚凳坐下。萧擎略微有些局促的跟著坐下。

“两杯苏打水。”穆晨对调酒的小弟点头示意,然後上下打量萧擎,“怎麽,不习惯?”

“哦,当然不是,”萧擎压低声音,“我只是没想到您会来这种地方。”

穆晨微微一笑:“跟前任来过。”

前任?什麽前任?萧擎激灵一下差点打翻面前的苏打水。正想追问,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干男子已经走了过来。

“瞧瞧谁来了,真是稀客啊,穆总大驾真是难得光临一次呢。”

“张总取笑了。”

张彦扫了一眼萧擎,挨著穆晨坐下:“今晚想要什麽节目?”

“今天实是有事相求。”穆晨直视张彦双目,“我想向你要一个人。”

“哦?谁啊,值得你这麽费心思。”

“徐晓。”穆晨淡淡吐出两个字,原本也只是试探而来,但在看到张彦的脸色後便确定自己来对了。

“这个,”张彦皱眉,“他已经被人包了,换一个吧。”

“我想赎他出来。”穆晨轻轻摇了摇杯中的苏打水,缓缓说道。

张彦吃惊的瞪大眼:“你不是说笑吧,他可是签了十年的契约。”

“钱不成问题,你开个价吧。”

张彦犹豫了一下,“这个,要请示一下我们老板。”

“嗯,我能够等。”

“今天还真是巧了,我们老板正好在里间,您先稍等,我去去就来。”

张彦走後,萧擎捅了捅穆晨:“您怎麽知道那个徐晓在这,嗯,上班。你们明明没有交谈过啊。”

“猜测。”

“猜测?”萧擎挠挠头,“啊,还真准。”

穆晨微微一笑:“徐晓穿的衬衫领子,我好像以前在蓝夜见过。”

“衬衫领子?”萧擎满头黑线。

没过多久张彦就出来了。“穆总,我们老板想跟您面谈。”

穆晨点点头:“好。”

萧擎连忙起身:“我能够一起去吗?”

穆晨用眼光询问张彦,张彦一笑:“穆总带来的客人,当然能够了,请。”

蓝夜的老板,听林风提起过呢,会是个什麽样的人呢?

第十八章 宾越

随著张彦走进一间会客室,一进门,穆晨便感觉到两道冰冷的视线。这视线绝对称不上友好,穆晨心中暗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坦然迎视那充满敌意的目光。宾越?原来是他,那个曾经在林风处见过几面的冷漠男人。

“坐吧。”宾越靠著舒适的真皮椅背,一点起身的意思也没有,“你的来意刚才张辰已经跟我说过了,想赎徐晓,看你愿意付多大的代价。”

“但不知需要多大的代价?”

“徐晓卖给蓝夜十年,底价是一百万,如果你想赎他,需付双倍赔偿。”

两百万,萧擎稍稍松了口气,这个价钱还是能够接受的。果然只听穆晨说道:“能够。”

宾越冷冷一呷:“另外还有一个条件。”

“请说。”

“我要你的一只手。”

什麽?这怎麽能够,惊异之余萧擎不由万分紧张,主人,您可千万不能答应啊。他的主人此时竟是异常平静。“抱歉,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温暖的目光与萧擎视线相接,立时便驱散了满屋的寒意,穆晨缓缓起身,“打扰宾先生了,我想我们该告辞了。”

宾越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喜怒,依旧阴冷低沈:“张彦,送客。”

出了蓝夜大门,寒冷的夜风吹在脸上,萧擎不由出了口长气,感叹道:“那个人的声音可真是冷啊,比这风还冷呢。”

“是啊,那人一向如此。”

“您以前见过?”

“见过几次,不过几乎没有说过话,说起来今天还是说话最多的一次呢。”穆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萧擎也跟著上了车,系好安全带。“那个人真是有毛病,竟然要人手,幸好您没答应。”

“如果我答应了呢,你会怎麽做?萧擎?”

“我情愿用我的手去换,我,我……”

“不要著急,萧擎,那只是假设。”

是啊,那只是假设,可是萧擎的心仍是悬著高高的,“求您了,永远不要做伤害自己事,好吗?”

“相信我,萧擎。”穆晨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如果你肯信任我,服从我,并且从今以後永不骗我,那麽我答应你我们重新开始。”

“啊,真的?”若不是有安全带系著,萧擎真想跳起来欢呼,“我发誓,从现在开始,我永远也不会再欺骗您,完全的信任您,服从您。”

“从现在开始?”穆晨挑了挑眉,“萧擎,你今天骗我什麽了?”

“哦,那个,我其实今天是开车去金益源的。”

“嗯,”穆晨微微点头,“下不为例。以後再找你算账,那麽现在先去金益源,把你的车子开回来。”

萧擎连忙乖巧的点头称是。

车子驶回金益源,穆晨以主人的口吻命令道:“萧擎,我现在命令你自己开车回家,乖乖的等我回去,你应该知道以什麽样的方式等我回去吧。”

“我知道,可是您去哪儿?”

“我不记得你有什麽权利能够过问我的事,看来以後得好好定定规矩了。”

萧擎低下头,缓慢的解著安全带。穆晨叹息一声,倾身在萧擎额头印上一吻:“放心,我去办点事,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萧擎紧紧回抱住穆晨,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我等你。”

第十九章 风逝

hiding from the rain and snow

trying to forget but i won’t let go

looking at a crowded street

listening to my own heart beat

so many people

all around the world

tell me where do i find

someone like you boy

take me to your heart

take me to your soul

give me your hand before i’m old

show me what love is

– haven’t got a clue

show me that wonders can be true

they say nothing lasts forever

we’re only here today

love is now or never

bring me far away

take me to your heart

take me to your soul

give me your hand and hold me

show me what love is

– be my guiding star

it’s easy take me to your heart

standing on a mountain high

looking at the moon through a clear blue sky

i should go and see some friends

but they don’t really comprehend

don’t need too much talking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all i need is someone

who makes me wanna sing

……

CD里传出的歌声谈不上美妙,但略带沙哑的嗓音仿佛带著酒精的韵味,一点点沁入心脾,穆晨眼前似乎还浮现著生日那晚的激情与疯狂……

天边一轮满月散发著淡淡清辉,明黄的车灯照亮著熟悉的路线,三年,曾经无数次的在这路上来回走过,每月的十五月圆之夜,也是必会的佳期……

路之尽头是一栋独立的别墅,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似乎也不应有人。穆晨走下车,将麽指按在铁门上的密码锁上……

清冷的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临窗而立,回眸之间,四目相对,尽皆无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风伸出手,穆晨静静走近也伸出手,十指交握的瞬间,林风用力一带,将穆晨搂入怀中,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

林风一只手揽著穆晨的腰,一只手轻轻抚摸著画笔难描的眉目。

“你,瘦了。”

“是,”穆晨淡淡一笑,“怕是很多女孩子会问我是怎样减肥的呢。”

腰间的手伸入裤中抽出衬衫,在腰腹之间摩挲,渐渐上移,轻轻揉捏胸前的茱萸,穆晨的身子已经感到有些酥软,但还是坚定的抓住了林风的手。

“乖,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完全好了没有。”手指在结疤的肌肤处轻轻流连。

吻,开始是轻柔的,带著心伤,带著慰藉,渐渐失控,转向暴烈,林风的手已经滑到腰间,解开皮带。

穆晨双手按在林风的胸口,用力推拒之後,才分开了已经失控的唇舌。来不及说些什麽,便已经剧烈的咳了起来。

林风拍打著穆晨的後背,心痛道:“不会是还有什麽後遗症吧。”

咳嗽渐渐平复,穆晨微微摇了摇头,有些脱力:“我来是为了……”

“不用说了,徐晓的事我知道。”林风伸指按在柔软的粉唇上。

“不,不是因为徐晓。我是真的想来见你。”

“哦?是吗?宾越没有吓到你吧。”

“我是想帮徐晓,但是我想帮他,并不只有找你一种方法,宾越也没有吓到我,他那样冷漠的人,要我的手做什麽?他若是恨我,怕是会直接杀了我吧。”

“你很聪明,”林风摩挲著穆晨的胸口,“伤口完全好了,可惜留了疤。”

“这是你离开我的原因吗?”

什麽?离开原因?穆晨当然不是指的疤痕,那麽他是知道?林风的身子渐渐僵硬。

穆晨微微一叹:“我不知道什麽?但是别人对我的敌意我总是能感觉出一点的,我不想追究什麽,也不会追究什麽,我只想你能好好的生活,过你想要的生活,我始终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一次。”

“谈什麽呢?你可愿为我放弃你的一切,只甘愿待在我的身边。”

“林风,推己及人,你可愿为我放弃你的一切?林风,不是我不愿放弃,我适应不了你们的生活,也不可能做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我曾经想过,”林风苦笑,“如果你肯来,我不会再任你离开。哪怕是用一个笼子困住你。”

“你真的想那样吗?如果那样对我,你真的觉得开心吗?”

“我确实想过,可是我终究是不忍心,不忍心看到断了翅膀的你……晨,你爱我吗?”

“爱。”

“在我那麽深的伤害你之後?”

“我爱你正如你爱我一样,风,或许这爱意不够轰烈,但也是清润入心的。”

“你的爱是理智的,是啊,轰轰烈烈的爱只能有一次。晨,那个在你心底的人真的值得吗?他恐怕也没有那麽简单吧。”

“值不值得我不知道,我也知道他并不单纯,但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在来之前我已经答应了他。”

“晨,是不是今晚之後,永不相见。”

“我会为你祝福。”

……

霞光冒出了地平线,正是黎明时分。穆晨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别墅大门,坐进自己的爱车。车子很快发动了起来,一切前尘往事就让他随风而逝吧,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完结

救赎番外幸福调教之增肥记

主人身高178,减去105,等於73kg。

主人现在体重110斤,73*2-110=36。

如果每星期增加2斤,那麽需要18周的时间。

萧擎拿著笔在纸上不停的换算著,18周,时间是太长了还是太短了呢?

“叮咚……” 门铃声响,吓得萧擎一个激灵,连忙跑向门口。

穆晨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正在脱他那件米色羊绒大衣,萧擎连忙抢上前接过大衣挂好。

“在干什麽?怎麽这麽慢?”穆晨略微有些不满。

“在算点东西。” 萧擎小心翼翼的答道,“主人今天回来的好早啊,饭菜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今天可真热,看来过几天就能够不用穿大衣了。”穆晨接过萧擎递来的毛巾擦了下脸,“晚饭准备的什麽?”

“嗯,今年是暖冬。我今天做了南瓜盅,从网上下载的做法,头一次尝试,不知道好不好吃。”

“哦?那可要尝尝。”

……

晚饭时穆晨尝了尝南瓜盅,点点头,评价道:“味道还不错。”萧擎喜滋滋的。不过穆晨并没有多吃,仍是像往常一样每个菜都尝了尝,就不吃了,萧擎不由愁容满面。

……

沐浴过後,萧擎跪在地上给主人修剪指甲,他一边仔细的打磨一边试探的问道:“主人,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什麽事?”穆晨已经拨了两圈遥控器了,实在是没有什麽感兴趣的节目。

“嗯,主人,您现在过於瘦了,我想制订一个计划,改善您的饮食,使您在几个月内能恢复到标准体重。”

“哦?说说看。”

“主人您身高178,减去105,等於73kg。您现在体重110斤,73*2-110=36。如果每星期增加2斤,那麽需要18周的时间。”

“18周?这麽说就是18周之後,我体重要达到146斤?”

“嗯。”

“18周?每星期长2斤,”穆晨皱眉,“四个多月,由你来安排我的饮食,是不是你安排什麽我都必须得吃完?”

汗……您不想吃谁敢逼您吃啊,萧擎连忙摇头:“如果您不喜欢吃当然是我做得不好了,不过为了您身体好,还是应该多吃点。”

“这样啊,似乎能够考虑。”

“今天是周五,明天是周六,从明天开始好不好?今晚我们讨论一下具体的计划。”

“你先说说看都有什麽规则没有。”

“嗯,我只想了几条,第一条是,每天必须吃四顿饭,早饭,午饭,晚饭和夜宵,如果不喜欢吃能够少吃,但是不能不吃……”

“等等,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穆晨忍不住抗议。

“我做的一定会很好吃的,吃宵夜很补身子的。”

“如果我不想吃能够不吃?”

“嗯,最少吃一半好不好?”

“不好,如果你做得很多怎麽办?”

“不会不会,我一定节约不会浪费的,明知道您吃不完还做得很多那不是太浪费了吗。”

“嗯,你总算知道什麽是浪费了。勤俭节约可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

“是的是的,我一定不敢浪费。”

“那麽接著说吧。”

“第二条,吃什麽都由我来安排,我一定合理给您安排饮食。第三……第四……,最後一条,条约生成,双方签字,中途不许反悔。”

“等等,你说了这麽多,好像都是对我的限制,我不干。”

“那个,如果您每周没有达到预期的增长标准,那麽一定是我做得不够好,您能够处罚我。”

“哼,我处罚你还需要找理由吗?”

这到是的,那怎麽办,萧擎急得满头大汗。

穆晨忍不住笑了笑:“好吧好吧,不难为你了,就照你说得办吧,不过处罚标准也要制定一下。”

“嗯,好的。”

“你来说怎麽处罚。”

“嗯,我想想,如果每星期达不到规定,少一斤就用藤条抽十下?”

“好,如果体重不增反减呢?”

“那麽处罚加倍,用鞭子抽。”

“如果有一周超重了呢?”

“超重?”这是我渴望的啊。

“超重也不行,长太快了不好。”

“那麽,那麽超重一斤用竹板打十下?”

“好,你去取纸笔,把你说的都写下来,咱们签字。”

……

第一周很快就过去了,计划很顺利,主人周六一早称了称体重,

112斤,刚好符合标准。萧擎把上帝耶稣等都感谢了一个遍。

第二周就没那麽幸运了,主人体重113斤,比计划少一斤,萧擎被主人用藤条狠狠抽了十下。

第三周,呜呜呜,居然没有长,还是113斤,三十下藤条啊,萧擎万分後悔当初制定的处罚太重了,他怎麽没想到他的主人如今这麽难伺候呢?

第四周,萧擎使出浑身解术,想尽花样做出好东西来喂饱主人挑剔的胃。终於又长了3斤。主人体重是116斤,差标准2斤,但是这周超出增长一斤,於是,呜呜呜,二十下藤条,十下竹板。

第五周,主人由於上周吃多了,这周胃口不好,反而减了一斤,体重115斤,更惨,差标准5斤,五十下藤条,而且因为比上周减少一斤,二十下鞭子。

第六周,主人回家过年,回来後体重增加一斤,116斤,主人善心的没有处罚自己。

第七周,主人体重117斤,差标准7斤,萧擎又得到了七十下藤条。

第八周,主人体重120斤,差标准6斤,比上周超一斤,六十下藤条,十下竹板。

第九周,主人体重120斤,差标准8斤,八十下藤条。

第十周,主人体重120斤,差标准10斤,一百下藤条。

穆晨从称下走下来,看了看面色已经泛白的萧擎。“一百下藤条?”

“是的。对不起,我做得太差了。”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给你一个选择,如果现在停止,那麽这一百下藤条就取消了,如果你坚持继续,那麽现在就去把藤条取来。”

“我坚持,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您身体养好的。”

穆晨揉了揉太阳穴,真是个固执的人啊。

萧擎拿回来一根一尺长的藤条,双手举过头顶,在穆晨身前跪下。

穆晨接过藤条,转到萧擎身後:“跪好!屁股撅高。”

“啪,啪,啪……”藤条著肉的声音回响在大厅里。

三十下一过,萧擎忍不住哭了出来。

“很疼?”穆晨停下来。

“疼,很疼。” 萧擎呜咽著。

“仔细想想你现在为什麽会挨打?”

“是的。”

“啪,啪,啪……”藤条雨点般的落下来,萧擎忍不住身子发抖,连声哭叫。

一百下终於打完了,穆晨给萧擎擦了汗,将萧擎搂进怀里:“想明白了吗?”

“我做的还不够好,所以挨打。”

“看来还没有想明白啊,嗯,打得还不够,那麽下周继续。”

萧擎抖了一下,还有什麽没想明白呢?

……

第十一周,主人体重122斤,差标准10斤,还是一百下藤条。

第十二周,主人体重123斤,差标准11斤,一百一十下藤条。

第十三周,主人体重125斤,差标准11斤,一百一十下藤条。

第十四周,主人体重124斤,差标准14斤,一百四十下藤条。比上周减一斤,二十下皮鞭。

第十五周,主人体重127斤,差标准13斤,一百三十下藤条。多增加一斤,十下竹板。

第十六周,主人体重129斤,差标准13斤,一百三十下藤条。

第十七周,主人体重132斤,差标准12斤,一百二十下藤条。多增加一斤,十下竹板。

第十八周,主人体重130斤,差标准16斤,一百六十下藤条。比上周减两斤,四十下皮鞭。

看著称上的指针,萧擎在心里为自己默哀,连续几周的一百多下抽打,屁股一直在痛。萧擎取来藤条和皮鞭,在穆晨身前跪下。双手支地,屁股高高翘起,摆出准备挨打的姿势。

穆晨拿著藤条狠抽了一下:“为什麽挨打?”

“因为我做得不够好!”

“不对,再想。”

“啪,啪,啪……”

“啊,哎呦,好痛,啊……”

“啪”

“哦”

“啪,啪”

“哦哦……”拖长了的哭音显示著挨打者是多麽的痛苦。

“想明白了吗?”

“oh,oh,……, I don’t’t know……,oh……”

“oh,Sorry,oh……”

“Sorry,oh……”

“你的Mu语是汉语!”穆晨冰冷的提醒道。

“Sorry,oh……,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哦,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你错哪了?”

“我不知道,哦,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一百六十下藤条终於打完,萧擎痛得浑身发抖,手臂一软,栽倒在地上。

穆晨微微叹息,双手搀起萧擎,将他放倒在宽大的沙发扶手上。

“躺好了,还有四十下皮鞭,自己数著,数错了自己可要承担後果,明白?”

“明白。”萧擎抽了抽鼻子,点点头。

“好了,开始。”

皮鞭著肉的声音比藤条更加响亮。

萧擎大叫了一声:“啊……,一下。”

“啪!”

“哦,二下。”

“啪!”

“哦哦….,三….下”

“四…….,哦……”

“五……”

…….

“四…….十…….”萧擎颤颤巍巍的报出了最後一个数字。

穆晨放下皮鞭,将萧擎搂进怀里,轻轻吻著。

萧擎一直低低的呜咽著,哭了好半天,才渐渐平复:“好痛。”

“我知道你很痛,可惜你直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麽会挨打?”

萧擎抽了抽鼻子:“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这四个多月来,我长了20斤呢,一开始我可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长这麽多呢。”

“我已经做得很好了吗?”

“是的。”穆晨拿著面巾纸放到萧擎鼻子前,萧擎狠狠的省了一下。

“我想我明白了,我当初定这个计划定得太匆忙,太心急,太自以为是,根本没有想到可能会拔苗助长,没有考虑到您实际的接受能力。”

“拔苗助长?这个成语用得还真是,嗯,勉强吧,幸好我那时要求增加了个每周不能超过两斤的限制,否则,还真有可能拔苗助长呢。”

“我错了。”

“你只是太心急了,不过,效果确实不错,不容易啊,居然长了二十斤,我现在身体已经强壮多了,你看,每周处罚你也是个体力活呢,也很累的,要是四个月前,我可不一定能坚持得下来一次打你二百下呢。”

萧擎实在忍不住破涕而笑,可是疼痛又让他忍不住掉泪。

“忍一下,我给你上点药就不那麽痛了。”

“嗯。”

冰凉的药膏抹在火辣辣的肌肤上,疼痛立时小了很多,萧擎舒服的享受著主人的伺候,转过头,贪婪的注视著心爱的主人。就让我这麽幸福的过著每一天吧,一切痛苦都已过去…….

救赎番外之搬家记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已是午饭时。” 躺在被窝里的穆晨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同样窝在穆晨怀里的萧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啊,竟敢笑话你家主人,看我怎麽收拾你。”穆晨说罢突然将手伸进萧擎的腋窝胳肢了起来。

“哈哈,主人,饶命啊,哈……哈哈……”

“看你还敢不敢?”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闹了一阵,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一起赖在床上。

“主人?”萧擎觉得主人今天心情很好,於是小心的问。

“嗯?”

“我们能不能搬到郊外的别墅去啊?”

穆晨危险的眯了眯眼。

萧擎吓得心里一哆嗦:“我不是不愿意住在这里,只要是能跟主人在一起,哪里都好,可是前几天,我开门的时候碰到隔壁一个老大妈,她说,她说管教孩子不要太严厉了。”

穆晨有些好笑的看著萧擎玉瓷般的脸上飞上一片红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谁叫你叫得那麽大声,这里的隔音效果是不太好哦。”

“人家忍不住嘛,” 萧擎蹭了蹭主人的胸口,“皮鞭真的好疼,主人,以後能不能只用手惩罚小奴啊。”

“只用手,我看你是皮子痒了吧。”穆晨佯装愠怒,一下子把怀里的萧擎按翻在自己的腿上,照著屁股就是狠狠一巴掌。

“哎哟。”萧擎痛叫一声,眼泪好悬没掉下来,这一下可真够狠的。

穆晨并没有住手,一边按住萧擎的腰,一边一下一下慢慢的打著:“我要照这个力气打你,不出五十下,我的手也就麻了。”说完打了最後一下,将萧擎拉了起来。

“痛吗?”穆晨擦著萧擎的眼泪,柔声问。

萧擎点点头,哽咽的道:“疼。”

“听话,以後自然不打你。”

萧擎将脑袋枕在穆晨的胸口,蹭了蹭:“主人,北京的地铁上人可真多啊,差点没把我给挤死。”

“你什麽时候去做地铁了?”

“就是那下小雪,您不让我开车让我坐的地铁啊。”

“哦,下雪天,那当然人多了。”

“後来我又去坐过一次,不是下雪,人还是很多。”

“北京本来人就多。”

“嗯,那天我上了地铁,就站在门口附近,後来又上来两个男孩子,长得很清秀的样子,两个人貌似很亲密的样子……”

“嗯,你想说什麽?”

“我是想说,我以前还没注意到北京已经这麽开放了啊,那两个男子搂在一起,一点儿也不介意别人看呢。”

“人家的事你少管。”

“我才不管别人的事呢,当时我就想如果主人也能在我身边抱著我该有多好。”

“做你的梦去吧,外人面前怎麽好意思。”

“主人您就是放不开。”

“我本来就是放不开,谁像你这麽没脸没皮的?”

萧擎嘴一噘,赌气背过身。

“怎麽?生气了”穆晨捏了捏萧擎漂亮的脸蛋。

“我怎麽敢呢?主人,您在外人面前放不开,可是,您教训我的时候,在这很容易被隔壁老人家听见的啊。”

“闹了半天,说了这麽多,就是想搬去别墅啊?可是,这里离上班地方近啊。”

“咱们又不是没有车。”

“好吧好吧,以後周末过去住。平时我可不愿意跑来跑去的。”

“哦,耶!”萧擎高兴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高兴了?快起床,都快12点了。”

“主人,今天周六,咱们今天就搬过去吧。”

“你可真是得寸进尺。”

“搬嘛搬嘛。”

“吃完午饭。”

“好,我这就去做饭。”萧擎飞快亲了主人一口,像只偷了腥了小猫一样逃出房门。

穆晨一边懒洋洋的套上居家服,一边暗自盘算著,搬家可真是件麻烦事啊,别墅那边可是空闲了好多个月,又要打扫,又要置备一套东西了。

电话线, 不见不散, 而且, 金益, 眼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