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小说 老师,去公园约会吧 (SM)

老师,去公园约会吧 (SM)

广告位

赵棋下班的时候被通知晚上三年级3班的班主任要休假,他得去上晚自习辅导课。
  其实本来赵棋是有个约会的,他舅舅给他安排得相亲,听说对方是个很有钱的女人,只是比赵棋大四岁。现在看来是能名正言顺的不去了,赵棋很怕这种相亲。他既不想得罪家里人,也不想让跟他相亲的女人觉得不舒服,当然他更不敢出柜。
  去学校食堂吃饭,赵棋的人际关系很一般,都没个跟他同桌吃饭的老师。
  他也不稀罕,女的不会找他主动说的,男的他也害怕别人靠太近了自己有什麽反应。
  总之,在外人眼里赵棋是个孤僻的人。
  三十几了没老婆,相貌是挺端正的,但是终年都穿著那身几儿不上档次的衣服,怎麽看都跟他的衣服一样廉价。
  上课的时候3班的学生一看不是班主任,於是格外放肆。
  赵棋并不是在意这些,只要不出格,他简直把自己当空气。
  第一节下课,周峰就从教室的最後面晃悠到前面来了,他正夹著备课本准备去办公室喝口茶,两人撞个正著,赵棋知道周峰是故意的。
  周峰压低声音说:“赵老师今天放学跟我去个地方吧。”
  “你要干什麽?”
  “不干什麽,记得放学在学校後门等著。”
  “我明天早上有课,我必须得回去。”
  “这种理由太挫了,赵老师不会天真到以为我会因为这个理由放你回去吧。”
  赵棋很为难,他有把柄在周峰手里,周峰以前也要求过操他,或者让他口交,以作为封口费,只是这封口费无止无尽让他很头疼。
  他勉强点点头,不好一直站在班门口,就匆匆走了。
  其实赵棋还是有些兴奋的,因为他太寂寞了,没有正常的Xing生活,每天都是五个打一个。很多时候都因为打手枪而失去了Xing欲,或者就是两三分锺就了事,让他觉得Xing欲已经是个困扰了。
  周峰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粗暴直接,最关键的不是这些,当然更不是喜欢他,是周峰有根很大的老二,这简直对赵棋来说就跟对直男而言他有个E罩杯且挺立的女人一样。
  周峰虽然每次搞了他都会让他几天不敢吃什麽东西,不敢上厕所,可是也很爽。
  那种爽能在身体里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挨到放学,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赵棋才收拾了一点必须要带回家的东西离开办公室。
  
  周峰蹲在墙角抽烟,看到赵棋偷偷麽麽那个怂样儿就想笑。
  等赵棋找好不显眼的地方等著时,周峰刚好抽完最後一口烟。他把烟蒂扔了,又蹲了一会儿,学校後门这时候还是有那麽几个学生的,只是确实不多。
  他走过去,叫了一声儿,“赵老师。”
  赵棋如同惊弓之鸟,紧张得回头看著周峰,路灯实在昏暗,他甚至只是从那个声音判断出人是周峰,轮廓模糊,脸上一片黑影。
  “走吧。”
  “去哪儿?”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先说去哪儿。”赵棋拧起来。
  “公园。”
  “去公园干什麽?大半夜的!”
  “约会啊。”说著周峰也不顾赵棋是个什麽反应,拉著他就一路狂奔。
  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至少他俩没瞧见什麽人。周峰把赵棋拖到公园深处的竹林里,这里白天是纳凉的好地方,晚上显得有些冷。不过六月天,冷也冷不死人。
  “就这儿吧,脱衣服。”
  赵棋从来没在房子以外的地方脱过衣服,他往後退了两步,跟周峰商量:“就脱裤子做吧。”
  “废什麽话!”说完,周峰就轻易扯赵棋的衬衫,眼看著扣子要掉了,赵棋才求饶道,“我脱,我自己脱。”
  “全部脱光,放那边石头椅子上。”
  本来很黑,有点儿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周峰选的地方不远处有个湖,湖周围有一圈地灯,也不亮,但是足够他看见赵棋脱衣服了。
  赵棋真是没什麽身材,干瘪,也就屁股有点肉,形状还行。
  老二也是,跟他妈个大点儿的豆角一眼,缩在一团神仙草里。
  周峰每次看到赵棋的身体都会无比的自信。
  “过来。”等赵棋脱光了,周峰叫了他一句,用手指著刚才他放衣服的那个石头椅子。那是个双人椅,但是也不是很长。
  赵棋扭捏的走过去,以为周峰要在这里上他。
  可惜他想错了。
  周峰把他按在椅子上坐著,然後拿了他皮带麻利的把他的手反绑在後面。
  赵棋还说:“别绑了,我不会反抗的。”
  周峰冷笑了一下,没说话,继续手上的活儿。等弄结实了,他顺手把赵棋两条腿掰开,摸了摸下面的小洞,竟然洗过。
  “老骚货,好洗过才来的嘛。”
  赵棋脸红了,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怕你没……没带套子。”
  “哼,是没带。”
  “快点吧,万一有人来。”
  “急什麽急,一会儿把你办踏实了你别叫停!”
  周峰看了看赵棋,忽然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两个小东西,太黑了赵棋看不清楚,等忽然感觉乳头一阵疼,他才低头看,发现周峰用文具店卖的那种小号的塑料夹子夹住了自己的乳头。也不是特别的疼,但是刺痛的感觉却有点爽。
  赵棋脸更红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说句不要。
  可是他知道只要周峰想那麽折腾他,他说不要也他妈只是增加情趣,没有实际的用处。

老师,去公园约会吧 02(SM)

  周峰摸黑走到旁边去,赵棋以为他是去脱衣服,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回来。
  他想张望一下,可是下身凉飕飕的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大概还能听见周峰悉悉索索的声响,说明人就在附近。
  过了一两分锺,周峰回来。
  周围实在太黑,赵棋看不清他手里拿著的是什麽东西。
  “我还以为你跑了呢!”
  赵棋被周峰讽刺的口气刺激得一阵胸口起伏,却又不敢大声说话,保不准哪儿就冒个出人来。
  “你快点吧……”
  “急什麽急?一把年纪了怎麽这麽饥渴?!”周峰笑笑,在赵棋面前蹲了下去。
  下面的小穴立刻感觉到异物,应该是周峰在品味他。
  赵棋呻吟一声,不自觉的就把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了,他感觉到小穴一阵麻痒,周峰把软软的肉舌顶进去了一点,那里收缩得更加厉害了。
  周峰品味了品味菊穴周围,又用舌头顶了顶赵棋的会阴,引得赵棋两条腿儿直颤。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赵棋,两人目光竟然碰到了一起,都很饥渴。
  “很想要嘛,都硬成这样了……”
  赵棋哼唧两声,没说话,他现在又觉得紧张又觉得刺激,浑身上下都成了敏感带,随便哪里被碰到都觉得欲火焚身。
  偏偏周峰还不赶快进入主题。
  忽然,一个细细的尖利的东西刺了刺小穴的皱著,赵棋一惊,并拢了腿,正好夹住周峰的头,这姿势忽然就变得很Yin荡了。
  周峰冷冷的一笑,掰开两条细瘦的腿,说:“自己掰开,再有第二次,看我怎麽收拾你!”
  赵棋缓缓的那手扣住小腿,然後分开,直到他觉得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打开。
  再次感觉到肉穴被一个东西调戏的时候,赵棋没敢闭拢腿,他只是觉得痒,低头一看,好像是竹芯。
  大概一根指头那麽长的竹芯被周峰捏在手里,时不时的扫过赵棋的肉穴,那里敏感的收缩著,他把竹芯刺得深一点,赵棋实在忍不住,叫出了声:“啊!痒死了了!别……别弄了!”
  “闭嘴!”
  赵棋深呼吸两口气,不敢再呼叫。
  周峰却更来劲儿,他最喜欢看赵棋那种隐忍的脸,那是最能刺激他Xing欲的一种表情。
  这一次他换了三根竹芯捏在手里,在小穴周围滑来滑去,时不时的还戳进去,让肠壁也感受一下这种恼人的瘙痒。
  赵棋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两只抓住小腿的手也抠得更紧了。
  他实在是要忍不住了。
  “周…峰,哈……哈啊,我不行了……求你了……”
  “求我干什麽?”周峰抬起头,手上的动作也并没有停下。
  赵棋的自尊心已经不允许他再说更Yin荡的话了,他张了张嘴,半晌发不出声音来,只有括约肌在不断的抖动,像是饥饿的孩子在吮吸Mu乳。
  虽然没有灯光,周峰还是隐约能看见里面粉色的嫩肉在蠕动,像是邀请一样勾引著他,让他喉头发干。
  他伸手拍了拍赵棋的屁股,说:“求我什麽?快点说!”
  “别弄了……痒……”
  “只有痒吗?”说著,他伸进去一只手指,狠狠刮了一下肠壁。
  这一下让赵棋措手不及,赵棋没控制住,又一次收回腿夹住了周峰的头。
  周峰的脸在阴影里看不清楚,赵棋愣了一下,正要重新分开双腿,却被周峰抓住了,下一秒周峰伸出舌头品味了一下光裸的腿弯,刺激得赵棋浑身一颤。
  “我刚才说什麽了?”
  “说……说什麽了……”这时候赵棋已经被弄得晕乎乎的不知道该说什麽该做什麽了。
  周峰也不说话,只是用两人手指插进小穴里,曲起,然後一阵捅,弄得赵棋疼痛难耐。他本来就是个怕疼的体制,一点点疼都觉得受不了。现在後穴被这般玩弄,他除了羞耻更觉得疼,即使是在公共场合他也忍不住呜呜的叫唤起来。
  “叫什麽叫!”周峰扔掉了手里的一把竹芯儿,一只手抓住老男人两个细瘦的脚踝,用力一扯,把人抱在了怀里,然後他坐在刚才赵棋坐的地方,把人放在了腿上。
  赵棋以为又要让他在上面,於是恐惧的缩成一团。
  周峰看他那个囊货的怂样便更想欺负他。

老师,去公园约会吧 03(SP)

  “老师,你知道有一种野生的植物吧,总是会一不小心就粘在人身上,球状的,带刺?”
  赵棋潮红的脸蛋顿时变得煞白,他当然知道周峰说的这种植物,那是苍耳,公园里很常见!!
  “求你了……不要放进去…我我我明天还要上课……”
  “放进哪里去?”
  周峰把一粒椭圆状的苍耳捏在手里,在赵棋眼前晃来晃去,严重增加了他的恐惧感。
  赵棋终於咬咬牙,说道:“後面……”那声音大小跟蚊子叫似的。
  周峰不高兴的捏了一把赵棋的臀肉,赵棋立刻收紧屁股,一脸小媳妇样儿,不吭声,这倒是大大的取悦了周峰。
  周峰放过了屁股,转而把苍耳拿到小穴附近,狠狠吓唬了一下赵棋。
  赵棋拼命的把身子往周峰身上靠,他甚至能感觉到周峰衬衣底下结实的胸肌,周峰的皮肤偏黑,有一种恨粗糙得健康感。赵棋胡乱的想著,脑子里全是周峰的裸体,很快的,他刚刚软下去的分身又再次立了起来。
  周峰感觉到肚子上顶著个硬邦邦的东西,笑了。
  他知道赵棋是不好意思说那些粗俗Yin荡的话,可是他有偏偏想从这张讲经论道的口里听到。
  “後面是哪里?你说对了,就放过你。”
  “後……後面…是……”
  “嗯?”周峰把苍耳塞到小穴的洞口,毛刺已经粘上了细嫩的皮肤,赵棋觉得一阵痒痛,这是最难受的了,比起单纯的痛或者单纯的痒。
  他扭动身子,在周峰身上蹭来蹭去,蹭得周峰下面发胀。
  “扭什麽扭!快点说!”
  赵棋实在害怕那玩意儿塞进後穴,虽然体积不大,但是那东西一来不干净,二来全是倒刺,想想就觉得手脚发软。
  他使劲儿咬著下嘴唇,半天儿了,憋出一句:“是……菊花……”
  “想要朵菊花插进去吗?现在好像季节不对啊?”
  “是……我不知道啊……”赵棋竟然吓得哭了出来,两颗眼泪啪嗒落在了周峰的手背上。
  可是周峰并没因此心软,他把苍耳往里推了推,倒刺划过赵棋的洞口,直接刺在柔软的肉壁上。
  “哭什麽哭!再哭揍死你!”
  周峰面对呜呜哭的赵棋也不知道怎麽办,只是一阵烦躁。他摸到了放在石头凳子上的内裤,给赵棋塞进了嘴里。
  内裤很快吸干了赵棋口腔里的津液,让他十分难受,喉头更是被刺激得一阵想呕吐。
  哭声虽然没暂时堵住了,但是周峰心里却有气,很不爽。
  他把身上的赵棋翻过去,压在腿上,那根硬邦邦的棍子就夹在他两腿之间。
  赵棋立刻知道周峰要干嘛,他每次不就范周峰都会用这个法子把他弄得服服帖帖。他最是怕疼,而被打屁股更觉得是奇耻大辱。
  周峰从地上捡起一只赵棋的皮鞋,捏在手里,狠狠揍了下去。
  劈里啪啦的声音在深夜的公园里响起,有一种恐怖而Yin靡的感觉,赵棋被打得死去活来,半边屁股挨完了,换另外一边,这跟以前拿手打拿教鞭打拿皮带打的感觉都不一样,皮鞋底让皮肉感觉一阵阵钝痛。他受不了的哭了出来,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已经红肿的屁股迎接一下比一下重的击打,赵棋觉得自己一定被打得皮开肉绽了。
  那种深深的恐惧竟然让他下身发热,勃起的前端开始分泌出一些浊液。
  股缝里也挨了几下,现在他完全没心思去关心苍耳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已经是别人的了。挣扎著想要逃开皮鞋,即使双腿用力的蹬著,似乎都没有作用,周峰的力气很大,按住要的手像是个铁箍,让人无处可逃。
  周峰打完之後才觉得自己是不是用力过渡了,那屁股被他揍得肿起一指高,摸起来热乎乎的,像是个热馒头。
  大晚上的也看不出有没有打坏,摸起来是没有流血,不过应该有些地方破皮了,周峰一把捞起赵棋看见满脸的眼泪就知道自己肯定打重了。
  赵棋嘴巴里塞著内裤,鼓鼓的,脸上全是眼泪,这样子简直叫人犯罪。
  周峰脑子里的精虫顿时活跃起来。
  他丢开手里的皮鞋,把赵棋推到椅子上,逼他跪好,撅起屁股。

老师,去公园约会吧 04【END】

  他丢开手里的皮鞋,把赵棋推到椅子上,逼他跪好,撅起屁股。
  赵棋因为太瘦了,感觉那腰被多干几次都会断,周峰把手指头插进後穴里,搅动了一阵,里面竟然分泌出了黏黏的肠液,周峰实在想再骂他一句骚货!被打成这样还能兴奋!
  被反绑在身後的手有些发软发算,赵棋动了动肩膀,却提醒了周峰。
  周峰看著跪在石凳子上的人扭动挣扎,十分畅快。
  这样就对了!
  他抓著两只绑在一起的手腕,拖到屁股缝里,“自己给我掰开!我要上你!”
  赵棋因为手臂被後拉,整个身体也弯曲起来,脖子跟著向後仰,形成一个姣好的弧形。
  周峰把目光落在赵棋的屁股蛋子上,那里红亮红亮的,他见那双细长的手缓缓掰开後穴,一个激动,抓住赵棋的屁股就插了进去。
  红肿的屁股被一双大手抓住,赵棋疼得胡乱挣扎。
  周峰的上古神器被温暖的小穴包裹著,顿时让他忘乎所以。也不管赵棋如何挣扎,他只抓住身下人腰侧那点儿肉,一个劲的抽插。
  干到爽的时候周峰还发出一阵呻吟,事实上赵棋也很爽,之前的那些都不算什麽。他脑子里现在唯一的想法只有让周峰狠狠干他,不要停,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好几次赵棋都感觉周峰要射出来了,可是一波过去,他并没有射,而是更猛的操弄小穴。
  在周峰这个年纪的少年是很难控制好欲望的,他们一般都很快就射出来,但是明显周峰这样的控制力肯定是床上的老手了。想想之前几次做爱,赵棋深信不疑,只是他想不通周峰才十七岁是哪里来的经验。
  渐渐地,快感爬上来,赵棋很想用手撸一撸分身,但是他没办法,双手还绑在身後。
  他挺了挺身子,让蘑菇头在石头椅子背上磨了磨,虽然很多时候都蹭不到,但是偶尔一两次的刺激还是够他爽的了。没弄几下,他便感觉高潮的快感降临,射了出来。
  而身後的男人感觉到小穴忽然的收紧自然也知道发生了什麽,他伸手重重拍在红肿的屁股上,问道:“我准你射了吗?”
  赵棋喘著气,嘴巴里想发音,但是却只觉得难受想吐,根本发不出声音。
  周峰继而更加用力的操了几下,然後把人翻了过来,压在椅背上。
  他抽出自己的分身,一边撸一边把赵棋往下按,逼迫他仰起脸,他也跪在长椅上,把分身靠拢过去。很快的撸动让他的上古神器受到巨大刺激,神液顿时喷发出来,射在了赵棋的脸上。接著又撸了撸,周峰的泉涌持续了很长时间,不少神液都喷在了赵棋脸上。
  赵棋只是无力的仰著脸,脑子里早就一片空白,他基本上是被干晕了,腿脚一阵阵的发软。
  周峰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用手摸了摸蘑菇头上残留的白色液体,然後抹在了赵棋的脖子上。
  他站起身,提上裤子,见赵棋滑坐下来,因为屁股被挤压而疼得浑身发抖,他伸手扯出赵棋的白色内裤,赵棋立刻大口的呼吸。
  周峰坐在一边儿,也不说话,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磕出一根儿点上。
  黑暗中,那猩红的一点若隐若现。
  赵棋浑身又疼又酸,腮帮子像是两片撑大的橡皮,都有点儿收不回来了似的。他本来想赶紧把衣服穿起来的,但是实在没有力气动弹了。
  忽然,一个东西递到了他的眼前,赵棋疲惫的抬起眼皮,发现是周峰的手,手里还夹著烟。
  他伸长脖子,就著被周峰咬过的烟嘴吸了一口,顿时肺里充满了烟草的安慰。
  感觉舒服了许多,赵棋仍旧低著头,时不时的抽一口周峰递过来的烟。
  两人很快把一根烟抽完了,周峰把烟头扔在地上辗灭。
  赵棋看著少年的动作,觉得很Xing感。但是现在他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如果周峰说再来一次他只有装死了。
  周峰倒是没说再来一次,他蹲下来,把有些湿的白内裤给赵棋套上,然後沈默的一件一件的给他穿好衣服,最後蹲下来,说:“上来,我背你回去。”
  赵棋脸上是刚刚被风吹开的神液,有一股浓重的荷尔蒙的味道,他抹了抹,又用袖子蹭了蹭,然後爬上周峰的背,用腿夹住周峰结实的腰。周峰一路走在昏暗的小道上,轻车熟路的把赵棋送回他的住处,临走的时候周峰想说了什麽,但最终也只是皱了下眉头,转身留给赵棋一个背影。

学校食堂, 办公室, 班主任, 晚自习, 家里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