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劫

广告位

某某影视颁奖晚会过后,刚刚拿到影后奖的叶尼,正驱车回别墅的途中。车
子开到海滨别墅前的山道,突然一辆自行车,从车前20米处横穿马路。叶尼一个
急刹车,还算万幸没有碰到自行车,可骑车之人是连人带车翻倒在地,见状叶尼
之好下车。走近前去,看倒地之人是一女子,正要扶她起来,突感一股刺鼻的味
道就不醒人事——原来是这摔倒之人在叶尼脸上喷了迷药。夜色中,叶尼被这女
子架着两臂吃力地拖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

  不知过了多久,叶尼蒙胧中动了一下眼皮,可太吃力了,迷药还在起作用。
再一次,总算是睁开眼睛。定神看了一下四周,屋子不大,可采光也不好,不不
,不是采光不好,是有人用木板钉上了那仅有的小窗口。叶尼想到不管怎么样先
起来再说。

  这时她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早以是腿脚发麻,正要起身,怎么?不听使唤!
这才发现自已被捆在椅子上。双手在身后穿过椅背的柱子,在柱子后面绑紧,腿
被分别绑在两条前椅子腿上,就连胸部、腰部、大腿也被麻绳紧紧得绑在椅子上

  天啊!!!这是绑架!!!正要大喊,无奈她自己喊的连她自己也听不清。
能感觉到的只是嘴里被软软的东西塞得满满得,想吐出来。可在塞住嘴的外面又
被牢牢得粘了胶布,胶布很大,本来嘴被塞就张开很大,可恨的是这张大胶布足
足得从鼻子下面一直粘到下巴以下。样子看起来很可笑,就象是长了一张奇形怪
状的脸,脸的鼻子以下比上面的大半个脸还要大得多。这样一来她的呼叫也只能
是“心知肚明”了。

  过了半个时辰,这时已能够看到从窗子的木板缝中,透过了几丝阳光,天已
大亮。可恶的是叶尼根本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等待自己的是个什么样的
命运。一番无用的挣扎过后,叶尼又一次被疲惫所控制。

  过了会儿她听到了门响了,开门声,关门声,又是开门声和再一次地关门声
。过没多久,走来一人,身材不错,长发披肩,一张漂亮的脸蛋。啊!这人正是
昨晚骑车的女人,年龄也只不过二十出头,现在看起来比昨晚漂亮多了。不过昨
晚也没太怎么看清就被迷倒了。

  叶尼想问她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可无奈被封嘴。这时那姑娘走了过来,开口
说话了:“叶姐,你、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最爱看你演的电影了。我在你住
的别墅那,偷偷地看了你好多晚上了。”

  叶尼:“呜~~嗯~~~呜~~呜~~~”

  “你别急,你听我说啊,我不是想监视你,可我总是能看到,很多次的晚上
都有一些臭男人到你那去。那些人我看了就恶心,他们没一个好东西,我不许那
些臭男人碰你!不许!!!所以我就,就~~~把你请到这来了。”

  叶尼:“呜~~~~呜~~~~~~。”

  “叶尼姐,你很想说话吗?”叶尼拼命地点着头,嘴里不停得呜呜~~嗯嗯。

  “好吧我给你把胶布去了,不堵嘴了,你要记住哦,不许大叫,不要叫哦,
我这可是对你好。”叶尼一直就没停地点着头。

  姑娘道:“那我可要把胶布去了,一定不要叫!!”说完用手去揭贴在叶尼
嘴上的胶布。这胶布是用医院手术用的很大张的胶布剪下的,粘力很大,姑娘只
有一点点一点点地从叶尼的嘴上慢慢的揭下。

  在揭胶布的同时这姑娘说:“叶尼姐,我还有你的一张签名照片呢,对了,
你就叫我文文吧,还是叫我文妹吧。”

  撕完整个胶布,又从叶尼的嘴里把塞在里面的棉花给拽了出来。叶尼大口地
喘息了两声:“小妹妹,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把我放了吧,我不会把这事告诉
警察,你放心。你要知道,你这可是绑架,搞不好可要坐牢的。”

  文文:“坐什么牢!哼,我才不怕呢,只要能天天看到你,我什么都不怕。
叶尼姐,你就在我这吧,我就一个人住,我会每天给你做饭,给你洗脚,做什么
都行。比那些臭男人对你好多了!”

  叶尼心想:“这文文不会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吧,要真是这样那真是比绑架还
要可怕。”叶尼对文文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文文:“哦,父Mu死的早,我还有个弟弟,出去玩了。不过你放心,我不同
意他是不敢到这屋来的。”

  叶尼:“你看我还有很多事,还有很多象你这样的,等着看我演的戏,你就
让我回去,回去我和他们说一下,在过来陪你好吗?”

  文文:“你别想骗我,你回去了就不会来了,还有你回去了,又会你很多臭
男人去找你,我不让你走!”

  叶尼:“我……”

  文文:“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还把嘴给你堵上!哦,对了你还没有吃饭呢
,我以把饭给你买好了,来我喂你吧。”

  叶尼:“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给我松绑我自己吃,吃过了我还想上一下洗手
间。”

  “不行!!!!!”文文好象有点生气:“我说过了,我会给你作好一切的
,只是你在我这里每时每刻都要绑着,除非你不在想走了!”

  这时的叶尼真得感到了一种没有过的恐惧。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没有任何
表情地吃着文文喂给她的饭,然后绑着被文文带着上了洗手间。

  出来之后文文把叶尼放到了床上,给她脱了鞋子,把两腿用绷带从大腿到脚
给绑了个结实。再用两条绷带一个绑膝盖,一个绑脚腕,分别绑在床两边的床框
上。然后让叶尼坐起身走到身后,把捆在叶尼背后的绳索解开,换成绷带,因为
要长时间捆绑,绷带所带来的痛苦要比麻绳小得多。文文把叶尼的两手分开,分
别也绑在床的两边,为了要减少痛,文文还在叶尼的手腕处包上了手帕。

  做完这些之后,把叶尼用被子盖好。当然为了不让叶尼呼叫,还要堵嘴。文
文从床头柜子里拿来了一卷脱脂棉,从中抓起一团,用力的捏成台球大小,往叶
尼的嘴里塞去。叶尼的嘴本来就不大,“呜~~不~~~呜~~”用了很长时间总算都
塞了进去。

  这时在看叶尼的脸活象个像皮的,被拉得老长老长。文文拿出剪刀在一大卷
手术用胶布上又剪出了一块,把叶尼的下半个脸给粘了个正着。这时的叶尼就是
个《沉默的羔羊》,无谓地摆动着身体。

  做完了这些,文文低下头对睡在床上的叶尼说:“你太累了,先睡一会,我
要出去买点东西,你可听好了不要乱叫哦,等我回来给你作好吃的。”

  叶尼:“呜~~~~~~~~。”

  文文走到门前刚要开门,好象要想起来了什么又走了回来对叶尼道:“我这
里虽然偏僻路过的人不多,可我的房子不大,为了却保你的安全,我还要给你个
口罩戴。不然嘴堵上了,可要是有人刚好从这经过,你又用鼻子叫怎么办呢?也
只有这样我才放心。”说完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纱布口罩给叶尼戴在
了脸上。这口罩也够大的,把叶尼被堵大了的嘴整个给罩在了里面。从叶尼那露
在口罩外的眼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好了,你待会吧,要睡你就睡,我出去不会太长时间的,闷不坏你的。”
一通关门声过后,屋内又是一片平静。叶尼那无助的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在她
的脑海里,以没了往日那明星思虑,满脑子想的也只是怎么样逃出这鬼地方。

  只有那挂在墙壁上挂钟的嘀哒声……嘀哒……嘀哒……

《追星劫》二

  文文出去之后,买了点吃的又去了趟医院。这个小医院是她上班的地方,文
文毕业之后在这上班时间不长,这几天正是赶上她要上大夜班,过来看一下能不
能请几天假,毕竟家里可是来了“贵客”。哎,死说烂说院长也没同意,医院不
大本来人手就不多。也罢,上班就上班吧,只不过要委屈那位“贵客”了。
  在文文出去的这几个小时里,叶尼一直就在想着逃脱的办法,可无奈两只手
被分别绑在了床的两边,这样的绑法比双手绑在一块还要难以解脱。而且整个腿
直到脚,都给用纱布绷带牢牢地绑紧,又用绷带绕到了床上固定。想动一动都难
,更别说是逃跑了。呼叫,也只会给她的喉咙带来撕裂般的阵痛,而能听到的也
根本就是象蚊蝇在叫。
  此时的叶尼心里最着急的可能还不是这紧紧的束缚,和不能说话的痛苦,更
让她着急的是,刚刚拿到的影后奖,等待她的记者召待会,和将要开拍的电影。
其实这位叶尼小姐,本来在演电影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捆绑呀堵嘴呀什么的。当她
在演这些戏的时候,心里就在想让这样的镜头多来几遍最好了,可要说为什么,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今儿这回的捆绑可要比在电视电影里绑的紧得多了,不过这
时候她确兴奋不起来。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挣扎了太久,再加上昨晚的迷药,叶尼感到了疲倦,在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
去……
  铛~~~一声沉闷的关门声惊醒了叶尼。睁开眼,已经看到文文来到了自己的
面前,“你饿了吧,现在都下午2点钟了,真是对不起我有点事来晚了,让你受
苦了,我这就给你做点吃的。”
  叶尼心想,让我受苦了?到底这人是真的喜欢我,还是有病呀?要是让我在
这样在这里过上一个星期,到时我看我才会有病!到时外面那些记者不知又该说
我什么新闻了,还不如这是真的绑架,给了钱了事,哎!这是什么事呀!
  文文端了碗方便面放在了床头柜上,把盖在叶尼身上的被子拿开,很小心地
去撕粘在叶尼嘴上的胶布。这胶布粘Xing太大,如果太用力了会把皮给拉下,毕竟
人家叶尼可是大明星。文文很小心地取下了胶布,揉成一团丢在了垃圾筒里。然
后去拽塞在叶尼嘴里的棉花,可怎么也没捏出来。这棉花本来就很大一团,是被
文文硬给塞进去的,光塞棉花就塞了老半天,再加上这几个小时的口水浸泡,那
棉花早已在嘴里涨得老大。没办法文文只好拿出手术钳硬给它从叶尼的嘴里拉了
出来。
  文文习惯动作地打用钳子夹着棉花丢在垃圾筒里,这个动作是她干护士最常用
的动作。
  嘴里没了棉花的堵塞和胶布的封贴,可叶尼的嘴就是怎么也合不拢。嘴被堵
的时间太久,下巴早已失去了知觉。文文见状赶紧用手给叶尼按摩了起来,边按
摩还边说:“叶尼姐,真~~~真是对不起了,我不是想这样的,真不是想这样的
。求你了,不要生我气好吗?”
  现在的叶尼哪里还有和她说话的劲。嘴给堵了这么久,外面又用胶布粘着,
这还不算,最讨厌的还是那戴在脸上的大大的厚棉纱口罩,简直让她窒息。现在
的她哪还有说话的力气,正在大口大口的吸着这久违的清新空气。
  文文又分别解开了绑在叶尼手腕的绷带。还好,由于在手腕上包裹了手帕,
手腕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躺了半天的叶尼刚起身,想活动一下,就被文文很快
地把双手扭到了背后,用今天刚买的手铐给铐在了身后。文文马上用手捂住叶尼
刚刚才能合拢想大叫的嘴:“不要叫,我说过了我会给你喂饭、倒水、洗澡,你
就歇着吧。还有不要想叫,不然你知道会怎么样!”
  叶尼坐在床上,从腿到脚还被绷带紧紧得绑在床上,双手铐在身后,就这样
吃了一大碗文文给她喂的方便面。
  吃完面的叶尼刚想开口说话,这时门外突然有人说话,“姐,姐,姐你在家
吗?”加上一阵的拍门声。
  文文马上一惊,“这小死鬼,今天是星期二怎么会回来的?”
  原来文文有个小弟,上小学四年级,由于她每天要上班就把弟弟送到一个全
拖的学校。也只有星期日才会回来,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跑了回来。文文没
有再多想下去,赶紧拿起正要给叶尼擦嘴用的毛巾,一把塞在了叶尼的嘴里。毛
巾太大根本就不可能完全塞进去,文文再次把毛巾往叶尼的嘴里使劲得按了按。
紧接着拿起自己放在床头的一个全棉长袖内衣,把叶尼的整个头一直到脖子给罩
了进去,最后用内衣的两个袖子在叶尼的脖子处,用力地绕了两圈后,在脑后打
了两个结。把叶尼放倒在床上之后,用棉被在把整个人给盖了进去。做完这些之
后,对在被子下面蠕动的叶尼说了声:“不要自己找麻烦!”然后就转身关了这
屋的门,又从外面用锁给锁了起来。
  被子下面的叶尼听到了开门声,和文文的吼叫声,“你个小死鬼,不好好上
学跑回来做什么?是不是不想学了!!”
  弟弟:“不是啊姐,老师说了这个星期天要带我们出去春游,说每人向家里
要二十块钱。姐你要是不想让我去,那我这个星期天就回来家。”
  文文:“你是说星期天要春游,你不回来了,好好。姐怎么会不让你去呢?
给,这是三十块钱,拿去,那十块是给你零花钱,去吧。”
  弟弟:“哦,谢谢姐。”
  “快回学校吧!”
  “那我走了。”
  “走吧。”

  弟弟走后文文赶紧把门关好,再次回到内屋。走近床前,已看不到被子下面
的蠕动,赶紧把被子去了,把包在叶尼头上的内衣解开,去掉堵嘴毛巾。再看叶
尼已是满身大汗,脸给闷得没了血色。好在休息了一会总算是有了人色。
  “我要洗澡。”叶尼说道,这叶尼平时在家可是每天三洗澡的。文文也没有
说什么,到卫生间把水打开之后走了出来。走到床前先是除去了叶尼腿脚上的绷
带,就要动手脱叶尼的内裤。
  叶尼:“不,别,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在家洗澡的时候,Mu亲我都不让进。

  文文:“你叫什么叫!这可不是你家,这里我说了算。你是洗还是不洗了?
”无奈之中的叶尼也只有点了一下头。
  水已放好,文文把叶尼的衣服脱去之后,再次用手铐把叶尼的双手铐在了身
后。在文文的搀扶下二人进了洗手间。
  折腾了半天,洗完澡出来,屋里已开起了电灯。文文:“哎呀,我今晚还要
上夜班,我也不吃了,再给你泡碗面吧。不然我真的会迟到。”
  吃完面后,文文又让叶尼回到了床上。叶尼本想看能不能说服文文放了自己
,看来也只有等到明天了。
  文文:“我上的是大夜班,可能要明天早上7点钟才能回来。不过你放心,
这一夜我不会让你太难受的。我上卫生学校的时候,学了不少对情绪不好的病人
的保定。”
  叶尼:“保定?”
  文文:“哦,(保定)就是说白了把病人在情绪不好时,给捆绑起来。不过
这可不象一般的捆绑,被保定的病人除了不能动以外,是不会感到疼痛地。”
  叶尼心想,“哎,还不都是一样。”
  文文:“不能和你多说了,我要迟到了。”
  不好意思,这里我想插句话。不知各位有没有见过医院用的那种“保定”带
,不过我可是见过。不但见过,我家里还有一个腿的“保定”带。让我说来给你
们听听吧。这带子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用帆布做的,长大约有1米5,宽有
8、9厘米,是膝盖的保定带。带子的两头各有一个裤带一样的扣环,是用来扣在
床的两边的。最重要的就是在带子的中间部分,分别有两个5厘米左右的小带子
。这两个小带子是用来分别扣在病人的两个膝盖部位的。要是把那小带子扣上膝
盖之后,再在床的两头把宽带子扣在床边,被保定之人的腿是想动一点也不可能
。当然这也只是膝盖的保定带,还有脚的、手的、肩膀的和头部的“保定”带。
这里我也不多说了,不过我可是偷偷的在家试过,就是不同凡响。这东西就是好
,嘿嘿,谁让咱有个护士老婆呢:)
  文文没有急着给她打开手铐,而是让叶尼睡倒在床上。由于叶尼洗完澡文文
没有给她穿衣服,只穿了一个三角短裤,为了让保定带在叶尼的膝盖上不会太疼
痛,文文正用绷带把叶尼的两膝盖层层的包裹。包了很多圈之后又是一通的用绷
带包裹叶尼的手腕和脚腕。
  等这一切做完之后,文文从背包中取出了今天刚从医院拿到的一整套的保定
带。这时的叶尼也没有再多说话,静静地等待着她的束缚。
  先拿出了一个大一点的膝部保定带,让叶尼把膝盖屈起,这样才能把那两个
细带子分别系在两个膝盖的后面。把两个细带子系好以后,叶尼的腿和那膝部保
定带已连为了一体。
  接下来就是文文把带子的两头分别系在床的两边框上。想想看这时候膝盖还
能屈得起来吗?文文再拿出了一个和膝盖保定带一样的,只是稍细一点的脚腕保
定带,以同样的发法系在脚腕和床框上。
  做完腿部之后,文文把叶尼扶了起了,让她坐在床上,把铐在她身后的手铐
给打开。之后再次让叶尼睡在床上,拿出手腕保定带。这手腕保定带倒是有点象
宽厚一点的绷带,只是固定手腕的地方是一个双环扣,而带子也是双股的,只要
把手腕放在这两个环里,在拉动两根带子手腕就会被套在里面。文文把叶尼的双
手都套上之后接紧,再把她的双臂反向拉向床的两边,也就是使叶尼成双臂抱胸
状。而后又把带子从叶尼背后交差穿过,最后系于床的两边框。
  叶尼试着动了一下,除了全身微小的抖动外,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文文又
拿过一条很象是背背佳的东西,这是用来固定肩膀用的。把它从叶尼的头穿过放
在胸上,象一个小马夹,有一条宽一点的带子横过胸部,另外各在两边的腋下有
一个尼龙带是用来穿过肩膀再扣回头的,这样才能使整个带子和身体的上部成一
整体。
  另外在身后的带子处,还有两根尼龙带,是用来把上半身固定在床头用的。
文文找来一个太空棉枕头,把它放在叶尼的头下后,就把那两根带子用力地收紧
在床头,扣好扣搭。当然这时的叶尼想抬头起身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紧接着就是一大团的脱脂棉被文文给用力地塞在口中。塞进去之后,文文看
到还有一点点的小缝,就用了一些零散的小棉花给一点点的堵塞严密,直到确认
不会有半丝气息从嘴里通过,才算放心。
  “呜~~~~~~~呜”叶尼的身体以和这张床成了一个整体,嘴巴更是说不出话
,只有那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惊恐得瞪得象铜铃。
  又是一张大胶布被文文剪了下来。这么长时间被堵嘴粘嘴,脸部的肌肉都有
点变形,可没办法,叶尼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文文把叶尼那涨得很大的嘴,
往一块拢了拢,一手托下巴另一只手把胶布贴在了叶尼的嘴上,然后用手把胶布
的每一个地方都用手踏平,按实。当然还是为了更好地不被别人发现,还要让她
能发出的声音最小。
  不能再用口罩了,上次才出门几个小时叶尼都差一点没有接上气来,这次又
是一整夜不在家,所以文文拿出了一个给病人用的氧气面罩。把面罩罩在叶尼的
脸上。面罩上有一个通气用的气管,文把气管上的管子留的很长,然后把管子的
那头,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这样能够减少很多叶尼用鼻子呼叫的声音。最后
关好抽屉。
  做完了这些,文文还是有点不放心的看了看叶尼身上的各处捆缚,又看了看
面罩是否严实。一是为了不让叶尼有逃跑的可能,再一个就是不想让叶尼受伤。
检查完了这一切之后,文文急忙拿起背包往门外走去。
  又是一通的开门声和关门声过后,屋内又回到了那可怕的寂静。只有那挂在
墙壁上挂钟的嘀哒声--嘀哒……嘀哒……

《追星劫》三
smsmgo
  由于晚上文文走后,把房间里的电灯也给关了,叶尼也只有在黑暗中渡过这
漫长的一夜。不知过了多久叶尼睡了过去,又不知过了多久被腿部的抽筋给痛醒

  “啊!”叶尼听到了自己的低沉的声音从床头柜的抽屉中发出。受不了了,
被保定带束缚了太久的腿部,无法活动使得腿部抽筋,带来了无比的疼痛。剧痛
之后又是一阵的麻木,等到双腿再次有知觉时,房间里的一切以经清晰可见了,
天已亮了。

  叶尼看到一把剪刀放在自己胸前的被子上面。这使她眼前一亮,它可能就会
是她逃出这里的救命草,是昨晚文文用来剪胶布用的,后来可能是忘了收起来。
可虽然这把剪刀就在自己眼前,但对于她来说,这也太难了,要用被紧绑在胸前
的双手拿到这把剪刀,确实是太难了。不过她是决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她要拿
到它。

  试着活动一下手脚,没有认何反应,再一次,还是没反应。她有点想放弃了
,可转念一想,“下次还会有机会吗?”叶尼沉默了一会,把手腕抬起用手指动
了一下盖在自己身上的被了,有点反应。再动了一下,被子往下面滑动了一点点
,又用手指挑动,被子又往下滑了一点。就这样无数次的挑动之后,被子滑到了
胸部以下,剪刀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叶尼拿到了剪刀,可这并没有使她如愿,用这把剪刀,剪断拿剪刀的手上的
带子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一番的挣扎过后,叶尼早已是满身大汗,呼吸已
剧烈了不少。嘴被封死,在加上鼻子的呼吸还要通过这漫长的橡皮管,从那密闭
在抽屉里不大的空间里呼气,这使得她不得不停下来。等到放松下来,平静一下
呼吸之后在完成那剩下的一切,她相信她会成功的。

  平静下来之后,终于把剪刀对准了从手腕上沿伸出来的带子。这手术用剪刀
就是不一样,剪开这手腕保定带,没有半点的吃力。带子的断落使叶尼感到了振
奋,终于能够离开这里了。用剪刀在把另一只手上的带子剪开。把扣在脸上的氧
气面罩解开,再去撕粘在嘴上的胶布。太紧了,总算撕开了胶布的一点点角,可
这粘的也太紧了,带来了剧大的疼痛。唉,算了先不管它了,先把绑在肩膀上腿
脚上的带开解开在说。

  剪开了肩部保定带,叶尼正要去剪开绑在腿上的带子时,门响了。文文下班
回来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文文先是一惊而后马上跑上前去,一把夺下叶尼手中的
剪刀。紧接着就是一记重重的朵光落在了叶尼的脸上,很响。“想逃,你不想活
了,在这里哪点不好,我对你哪点不好,你还想逃,好,我到要看看你怎么逃?
!”

  由于叶尼嘴上的胶布没有撕下,发出的只是呜呜声。

  文文:“想逃好呀,我把你吊起来,看你怎么逃。”说完就拿出一卷绷带,
把叶尼的双手在身体前足足地缠绕了数十圈。随后找来一根凉衣绳,把绳子从床
上天花板的挂钩里穿了过来,把绳子的一头绕在叶尼绑手的绷带和双手间,绕紧
打结。做完这些,拉动挂钩上绳子的另一头。叶尼的腿还被绑在床上,就这样被
双手高高举起,成坐姿地被吊了起来。

  “我看你怎么逃!”说完文文把绳子的另一头绑紧在床框上。

  做完这些文文走到灶前冲了杯热咖啡,夜班上的她有点发困。一杯咖啡过后
精神好了不少。接着冲了一杯牛奶,这是叶尼的早餐,端到床前。小心地撕去叶
尼嘴上的胶布,直疼得叶尼要不是嘴里塞了棉花早已叫喊出来。棉花在嘴里被塞
地太紧,只能一点点的分别拽出。

  喝完一杯热牛奶,叶尼也没有再恳求文文给她松绑或是放她回去,她知道这
是不可能的。看来往后的日子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好在文文对自已并没有恶意。

  二人无语,分别目视了一会。叶尼:“我昨晚被你绑在床上,一夜没能翻身
,背后好痒,我怕会发炎,您能不能给我擦拭一下?”文文没有答话。掀开叶尼
的内衣,的确,背后生出了很多的小红点。可能是叶尼为了松绑,而挣扎出了很
多汗,再加上床上又铺垫了很厚的褥子,才会搞成这样。

  文文放了一盆温清水端到床前。拿起毛巾很小心地沾了点水,掀开叶尼的紧
身内衣正要擦拭。——铛铛——“家里有人吗?我们是警察,有人在家吗?”猛
然一惊,文文赶紧用手捂住叶尼的嘴,紧接着把正要用来擦身体的毛巾一把给塞
到了叶尼的嘴里。塞好之后还怕她出声,又用两个手一块把叶尼的嘴捂了个正着
。这时文文害怕得有点发抖,而叶尼则拼命地想弄出响声。可不行,身体被绑紧
吊起而嘴又被文文牢牢的抱住。

  又是一阵扣门声过后,听到外面的警察说:“是不是没人?我们明天再来看
看吧,这附近也没有几户,我们到别的家看看有没有线索。”

  另一个警察道:“不就一个电影名星几天不见了吗,这么大惊小怪,我看啊
,搞不好被哪个老板带出去‘蜜月’了也不好说。折腾我们跟后头几天睡不好。
好了,走吧,明天再来。”

  警察走后,文文的心一直在跳个不停,她感到了害怕。直到叶尼用力地摇头
,才把双手紧捂她嘴的文文从发愣中惊醒过来。把手从叶尼的嘴上拿了下来,她
并没有把叶尼嘴上的毛巾取下,只是在自言自语:“不行,他们明天还要过来,
我不能让他们把叶尼带走。我要把她藏起来,藏到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可
到底藏到哪呢?哦,对了。把她带到我外婆家,自从去年外婆去世之后,还有两
间房子在那空着一直没人住。可外婆家是个小山村,开车只能到山下,还要走上
五六里的山路才能到。唉,先不管了,这儿是不能在住下去了。我想晚上走山路
也应该不会被发现。”

  叶尼听到这,早以是气得两眼发直,“如果真是被她给带到山村里,恐怕想
逃出来更是难上加难了。”

  文文起身对叶尼道:“天一黑我们就上路,到外婆家还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呢。我要出去找点东西,到时我们步行上山的时候也好有个掩饰。我还要向医院
请几天的假。”

  “呜呜——”叶尼好像要说什么,并拼命地摇头想把塞在嘴里的毛巾给吐出
来。可能是背后太痒的原固吧。文文也不想听她要说什么,只想着赶紧出去准备
好一切,等到天黑之后把叶尼给带走。临走前文文拿出一个医用口罩,是很长的
带子的那种,不是挂耳的,而且也很厚。文文再次把本来就塞得很紧的毛巾,用
力地往叶尼的嘴里又摁了摁,这才把口罩放在叶尼的嘴上。把上下两条口罩带,
用力在脑后绑紧。随后又用布带把叶尼的眼睛给蒙了起来。

  关门声过后,屋里又恢复了宁静。只有那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发出的嘀哒声,
嘀哒……嘀哒……嘀哒……

《追星劫》四
smsmgo
出门之后,文文首先去了趟自己上班的医院。一是为了请几天长假,二来为
了从医院找一些用来转移叶尼用的工具。文文想把叶尼装饰成病人的形态,以便
路上不会被人发觉。

  说了一堆的理由过后,院方总算答应了文文一周的假期。办完这些,她来到
了手术器材室,以手术需要,领到了一些医用敷料;大张的胶布、脱脂棉、纱布
绷带、开口钳子以及麻醉药一只。

  再次回到家时,已是下午快三点了,在这只前从回来的路上还买了一些比较
细一点的棉绳。

  进门看到叶尼没有动静,看来是睡着了。文文并没有叫醒她,而是走去橱房
做了点吃的,即是中饭也算是晚餐了。

  不多一会儿,文文端了两大碗面放在床前柜子上。解开叶尼的眼睛,叶尼没
有马上睁开眼睛,看起来她真的睏了。解开嘴上的大口罩,掏出堵在里面的毛巾
,把吊起来的双手也一并解开,文文没有把她的腿松开,还是紧紧得固定在床上
。这是为了不让她有反抗的可能,毕竟自己也是个女人。

  吃完面,文文就要开始包装她的“病人”了。毕竟到天黑也只有三个多小时
了,再说要做到天衣无缝,一定时间的准备是有必要的。叶尼一句话也没说,她
知道她要对自己做什么,而她也对这严密的捆绑早已见多不怪了。

  叶尼的腿一直还被绑在床上,文文把从医院找来的一些道具和自己买的棉绳
,一并拿到了叶尼的面前。要把人绑得在路上行走而不会被发觉,还真不是件容
易的事。不能绑的太多,太多就会变得很臃肿,也不能包的太厚,更不能绑的和
包的太少,那样控制不住会很容易被发觉。不能象在家里,只要绑得够紧堵得够
严就够了。绑着出门还要有很多注意很多的问题。

  文文拿出一卷窄胶布,把叶尼双手在背后合十,手心对手心。用胶布把双手
大拇指紧紧缠在一起,接着是食指、中指、无名指直到小指,分别缠紧。随后,
文文把一只手术室用的橡胶手套分别把叶尼的两个手指一组的套在里面。本来这
手术用橡胶手套,塞五个手指就很吃力,硬是让文文把叶尼的十个手指全给塞了
进去,真有点不敢想象,是怎么装进去的。

  手腕被文文用整卷的绷带缠了个严实。肘部也是一整卷的绷带,而且还在两
肘只间用多余的绷带绕了数圈,直到两臂完全的收紧。这样叶尼的双手在背后是
根本没有分开的可能,但仍然能够双手一块做左右和前后的移动。

  这样当然不行。文文拿过细棉绳,把绳子对折绕过叶尼的双手和胸前,把绳
头从双股绳子的对折处穿了过去。带紧顺着胸前绕过双臂,用力带紧,每绕一圈
文文都会用力把绳子拉到最紧,一直从身前的上臂绕到腰部和背后双手腕处,在
手腕打节,这会使叶尼的双臂和自己的身体成一整体。就这样臂膀和双手直到每
一个手指,根本就没有动的可能。

  当然这还不够。身后的手指还有活动的余地,这样紧绑,双手在身后仍然可
以微微地移动,这是文文不想看到的。文文解开一圈宽绷带,一头在叶尼背后双
肘的绳子处打节,余下被径直往下用力拉到罩着双手的手套处,用绷带紧紧地压
制住双手,文文用了很大力气把双手压紧,用力从叶尼的跨下穿到身前的腹部棉
绳处绑紧。只有这样她的双手才不能有一点点移动的可能。

  文文又找出一大卷绷带,从叶尼的脖子开始很仔细的缠绕,就象平时她在医
院包扎病人一样的细心,包扎过处看不到一点的皮肤。最终用了整三卷绷带才把
文文从脖子到臀部双手的位置严密的包裹,看不到一丝的皮肤。

  一只开口钳放到了叶尼的面前。这是医院口腔科专用的那种,能够把上下双
齿张开到最大。文文把钳子放入叶尼的双齿之间,轻轻用力,叶尼的的嘴就张大
成圆形。这是为了更好的把棉花塞入叶尼的嘴中,尽量完全塞满。

  一大把的脱脂棉被文文没费力地就塞进了叶尼的口腔。尽量地塞实塞满,文
文用拇指使劲地把棉花再次塞往叶尼口腔深处摁紧,就这样,叶尼的嘴里又被塞
进了一大团的脱脂棉。待文文把开口钳从叶尼的齿间拿出时,叶尼的双唇仍旧成
圆球形,在满嘴脱脂棉的张力下,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张的圆圆的大嘴)。

  为了更加的实密,文文又用一卷胶布,在叶尼的双唇间到脑后缠绕了数圈,
胶布并没有触及到叶尼的双唇,之是在双唇间的脱脂棉处用力的绕紧。做完这些
,文文才拿出了大张的医用胶布,用剪刀剪下很大一块,很小心地粘在叶尼鼻子
以下的部位,一直粘到下巴以下。文文很细心地用自己的双手,压紧粘在叶尼嘴
上胶布的每个地方,直到用手掌在胶布上蹋了数遍才算放心。

  此时叶尼好象很难受的样子,面部根本看不出表情,只是很好笑的样子。

  从嘴里是发不出丝毫的声响,可从鼻子发出的声音也是个大问题,这点文文
也早以做好了准备。文文先用一小团棉花,紧紧地把叶尼的一只鼻孔堵了个正着
,而后用一小块胶布,把棉花固定在鼻腔里。这样叶尼只剩下一只鼻孔出气了。
没等叶尼反应过来,一根打吊水用的细皮管被文文塞进了她那唯一能够出气的鼻
孔里。叶尼感到一阵的恶心,很快又适应了下来。紧接着文文用棉花把鼻孔的空
隙处小心的塞满,就这样,叶尼的呼吸完完全全的从皮管中流过,不过呼吸是不
成问题,只是鼻腔中的声音被几乎吸收。

  当然这些严密的包裹不能露在外面,那样会被人发现,毕竟不是在自己家,
而要带着一个大活人走到户外。还好现在是深秋,可用的东西会多一些选择。

  一条宽大的纱巾,被文文从头到下巴包在了叶尼的头上,这是为了看不到缠
在她嘴上到脑后的胶布。当然还有粘在嘴上的胶布,和鼻子上的细皮管。文文找
来一个很大很厚的口罩,把它戴在了叶尼的面部,口罩的厚度不会影响到叶尼的
呼吸,她的呼吸完全通过那根细皮管,皮管被文文从叶尼口罩后面靠耳朵处拉了
出来。这样只从面门看起来,也只是很平常的装扮,当然看起来更象一个病人,
这也正是文文想要的,她就是想让叶尼在外人的眼里更象是一个病人。

  文文后退几步看了几眼叶尼,还比较满意,这才走过来把叶尼的双腿从床上
解了下来。到外婆家附近要下车步行,不过最初还是要在车上,腿还是绑上比较
安全些。腿没有必要绑地太紧,不能活动就行了,再说到了那里还要解开步行。
想到这,文文就很随意的用了两卷绷带,分别绑住脚裸和膝盖。

  绑好之后,文文就把叶尼从床上扶了下来,让她站在地上。自己走到衣柜旁
,从里面找出了一件自己平时最爱穿的红色加长呢子风衣,来到叶尼面前,把风
衣披在了叶尼身上,从身前把风衣扣子扣好。手被绑在身后,两只风衣袖子只能
垂在身体的两边,不过这样看起来更象是一个病人。

  做完这些,文文看了看表,以是晚上七点十分了,在过二十分钟天就会完全
黑下来,那时她们就能够出发了。文文又一次仔细的检查了叶尼身上的每一处束
缚,直到没发现任何不妥,才把装好麻药的针管拿了出来。准确点说这不是麻药
,是一种让人混身没劲的迷药,除了会使人混身使不出一点劲外,对大脑没任何
的伤害,思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叶尼被注入迷药过后,并没有什么不适,这药要过半小时才会有效,会使身
体使不出劲,不过只要有人掺扶,走路不会成问题。随后,文文把叶尼重新放到
了床上躺下,自己出门准备发动她的面包车。

  关门声过后,屋里又恢复了宁静。只有那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发出的嘀哒声,
嘀哒……嘀哒……嘀哒……

自行车, 面包车, 追星, 绑架, 双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