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宠物

广告位


               家有宠物

                (一)
  2046年,克隆人法案终于在一片争议声中出台了,彻底剥夺了女性在社
会中的地位。
  因为妇女不再是繁衍后代的唯一选择,人们越来越多地选择克隆人作为自己
的后代,而与此同时人情也变得越来越淡泊,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直线下降。于
是一种言论开始盛行起来,女性要想获得生存的权利必须寻找新的社会落脚点,
换句话说也就是发掘她们身上的新的价值,其中就有指出要使用她们身上的性资
源,一时间人贩子疯狂拐卖妇女,而国家机器也对此现象睁一眼闭一眼。
  最后,国家终于推出了一部新法案,叫做妇女权利法案,虽然名称是妇女权
利,内容却将妇女的权利剥夺一空,法案规定:买卖妇女合法化,交易过程中无
须妇女本人同意,只要双方谈好价钱即可成交。法案一经推出,社会上一些心怀
不轨之徒一片叫好,而妇女,尤其是有姿色的妇女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期。
  归入正题,在我家中,父亲英年早逝,只留下40岁不到的母亲和我。我的
母亲虽然年近中年,但由于保养得当,从脸上看才30多,而且一次我偷窥她洗
澡时发现,她的那双ju#ru和肥臀虽然都略有下垂,但白皙丰满,而且她的三角地
带黑毛丛生,令人无限遐想。
  自从妇女权利法案颁布后,时常听到妇女被绑架拐卖的消息,妈妈吓得连门
都不敢出,什么日常用品都要我去帮她买,就连内裤si#wa,卫生巾等妇女用品也
不例外。
  而外面的世界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有点姿色的女性都被作为商品卖来
卖去,而很多人家中也时兴养起了宠物女人,每到黄昏,街头巷尾的人家开始牵
着自己家里的宠物女人出来遛街,这些女人大多被打扮成母狗的模样,少数则被
打扮成马,一个个一丝不挂地被主人牵来牵去。
  很快,一系列跟此有关的产业群也形成了,有母狗训练学校,专门替别人调
教那些不听话,不懂规矩的母狗,专门的母狗医院,就是从原来的妇女演变过来
的,还有专门的表演团,里面都是会表演杂技的美女犬。
  而在我家,由于我还未满18,不能参加工作,妈妈又一直躲在家里,父亲
留下的本就不多的积蓄眼看就要用完。一日,妈妈又叫我去给她买内裤胸罩,我
拿着仅剩的几十块走在大街上,不知是该给她去买内衣裤还是买点吃的东西。正
当我犹豫的时候,街头一家宠物学校的宣传点在那大声叫道:“快点报名啦,给
你家里的女人报名,每月可获得丰厚回报啦。”
  我赶紧走上前去询问,原来是一家宠物学校招宠物,学校负责免费帮你训练
宠物,而且每月给宠物家里人一定回报,条件就是该宠物要为学校的一个表演团
参加表演。我想,妈妈这样在家什么事都不干,我们早晚都得饿死,不如把她送
到宠物学校。
  于是我问那个宣传点的负责人:“我可以给家里人报名吗?”
  那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有些怀疑地看着我:“你家里什么人啊?”
  “我妈妈。”
  “那你父亲的意思呢?”
  “他已经去世了。”
  “那就可以了,你去把表格填一下,填好再来找我。”那个死胖子很忙的样
子。
  我拿过表格一看,上面很简单,只要填写宠物的姓名,年龄,身高,体重,
住址等主要信息。
  我把妈妈的资料全都填了上去,给那个胖子。
  胖子扫了一遍,说:“可以,过会我们会派人去你家提人,你先回去交代一
下。”
  我回到家中,爱美的妈妈正在镜子前打扮着,她头也不抬地道:“东西买回
来了?”
  “没有。”我冷冷地回答道。
  “什么,没有,那你去干什么了?”妈妈有些恼怒。
  “我给你到宠物学校报名了。”
  “什么,宠物学校。”妈妈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是的,很快就有人来给你做身体检查,合格的话马上就接去校区。”
  “不要,我不要去那里,那是个地狱,”妈妈象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窜。
  门口传来刹车的声音,不一会院子里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那个胖子带着4、5个穿制服的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母亲,”那个死胖子似乎一下被我母亲的美貌迷住了,又拿起手
里的资料表,“她有38岁?真不象啊,保养得不错,如果她身体合格的话,你
的报酬不会少。”
  妈妈哭丧着脸哀求那个胖子:“求求你,我不去行不行?”
  胖子脸一沉:“你儿子已经给你办了入学手续了,如果你不去,我就叫警察
把你们母子都抓进监狱。”
  妈妈似乎被他镇住了,胖子挥挥手,他身后的制服上来围住妈妈。
  “请脱光衣服,我们要对你做身体检查。”其中一个制服对妈妈说道。
  妈妈看了看那些彪型大汉,知道自己难逃此劫,只有乖乖就范,或许还能免
去些侮辱。
  只见她乖乖地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物,最后把我上个礼拜给她买的那条黑色
蕾丝内裤也褪了下来,一个一丝不挂的玉体呈在我们面前,除了我以外的那些男
人个个看的眼睛都直了。
  一个制服拿着电子测量仪在妈妈的胸部、腰部、臀部扫了一下,很快关于妈
妈的三围就测了出来。
  随后那胖子又色咪咪地在妈妈的胸部臀部上捏了几把,点点头:“好了,把
她带走吧。”
  说完过来对我说:“你可以跟我们来取你的第一笔报酬。”
  妈妈被一丝不挂地押上校车,因为到学校的母狗是不能穿衣服的。我就坐在
妈妈对面,妈妈一直盯着窗外,看也不看我。我此刻也意识到自己是一时冲动,
但已既成事实,只能象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车子驶进了有如监狱一般的宠物学校,学校四周的围墙都有十几米高,而且
还设有观察台,院子里的警卫到处可见。胖子和两个制服押着妈妈进了大厅,里
面有很多人带着他们家里的女性来登记,有父亲带着女儿来的,丈夫带着妻子来
的,把母亲带到这里的似乎就我一个。
  我们在长长的队伍里面等待着,我心神不定地四处张望着,突然间我发现妈
妈正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我心头一阵酸楚,不敢正视她
的眼睛,妈妈突然说话了:“小唐,妈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知道吗?”
  听到这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抱住赤身裸体的妈妈:“我不要离开你,我
知道错了。”
  “傻孩子,妈妈如果不去的话,我们都会坐牢的。”妈妈抚摩着我的头发。
  “王淑芬,到你了。”胖子在登记台叫道。
  “我们要过去了。”妈妈吃力地掰开我的手。
  我们一起来到登记台,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她冷冰冰地对妈妈说:
“你就是王淑芬?”
  妈妈点点头。
  “去那边领你的东西,然后拍照,最后会有人带你到你住的狗屋去的。”小
姐指着另一边,其他被卖来的女人都在领着什么东西。
  妈妈又看了我两眼,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过去。
  剩下的手续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又签了个所谓的合同,胖子把一
叠新货币塞到我手里。
  办完那一切,我赶紧跑到那头,想再多看看妈妈,此时的妈妈已经进了隔离
间,在那里她们要佩带上宠物学校的标准装备和拍照,由于这个过程仍然是公开
的,所以我们可以一直看到她们拍完照为止。
  妈妈手上拿着一副电子项圈和一条老式的红色多孔球塞,球塞的作用自然不
用多讲,在学校里,母狗是禁止讲话的,她们的唯一“语言”就是狗叫。而那条
项圈作用就大了,它上面记载着母狗的姓名,年龄,血型等基本信息,而且它还
有高智能,内置的GPS系统可以监视母狗的一言一行。如果母狗逃跑,它就会
发出低频电流将母狗电晕,所以母狗根本不存在逃跑的可能性。
  妈妈站到了全息摄影机面前,警卫提醒妈妈:“把东西都戴上。”
  妈妈老老实实地把项圈戴到洁白的脖子上,然后再把红色的球塞咬在嘴里,
把球塞两边的皮带紧紧扣在脑后。
  妈妈先是站立着拍了张全身照,然后警卫又命令道:“趴在地上,学两声狗
叫。”
  妈妈顺从地趴在地上,作狗的姿势,嘴里隔着球塞发出“呜~汪汪~”的声
音,全息照相机的扫描光线从妈妈的头一直扫到脚尖,这下妈妈的身体资料都被
输进了电脑。
  拍完照的母狗统一被押往狗棚,丰乳肥臀的妈妈在众母狗中格外显眼,我一
直看着她走出了视线,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宠物学校。
  时间过去了三个月,每月宠物学校都给我寄来足够我生活的回报,但是tiao#jiao
中的母狗是不允许家人去探望的,只是每个礼拜都给我寄来一张妈妈在tiao#jiao中的
全息照片,有妈妈抬着前爪吐舌头的镜头,也有在屁股里插着尾巴在地上爬行的
镜头,每每看到这些照片,我就陷入了深深的懊悔。

(二)
  一天我出门回家,发现门口早就沾满灰尘和蜘蛛网的信箱里面居然有一封包
装精美的邮件,是宠物学校寄来的,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妈妈的成绩单:
  母狗编号:4587
  姓  名:王淑芬
  年  龄:39
  身  长:159cm
  体  重:52kg
  三  围:81-61-89
  敏感度:高
  日常课程 优秀
  爬姿:良好 进食:优秀 排便:优秀 睡觉:及格
  xing#jiao服务类课程 优秀
  正常xing#jiao:优秀 kou#jiao:良好 gang#jiao:及格 zi#wei:优秀
  表演类课程 良好
  灌肠:良好 滴蜡:良好 鞭打:良好 捆绑:优秀
  请此母狗主人于2046年9月1日到宠物学校接待区开会。
  什么,没想到妈妈在学校里受了这么多苦,不过,终于又能看见她了,这比
什么都重要,我稍稍有些安慰。
  开主人会的那天,我早早赶到学校,那里早就坐了不少宠物的主人,我赶紧
找一个好位置坐下。
  过了没多久,宠物学校的tiao#jiao师和发言人慢吞吞地走上讲台,本来乱哄哄的
接待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发言人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期免费母狗tiao#jiao班的主人会,相信
大家都已经拿到你们家里母狗的成绩单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在三个月的培训
中,如果你们家的母狗取得了三类课程中两类以上优秀成绩的,就已经顺利结业
了,接下来是它们的实习期,这期间母狗将被你们带回去饲养,你们可以到母狗
区去认领你们自己的母狗,那里的工作人员会对你们把手续过程交代清楚的。”
  马上一大群人哄的一声涌向母狗生活区,那里排着两长列的狗棚,每个狗棚
上标着狗的牌号,我找到4587号狗棚,出口处有铁栅栏锁着,里面很黑,我
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这时门上的智能电脑说话了:“如果您是4587号母狗的
主人,请把您的身份卡插入卡槽。”
  我拿出我的身份卡,cha#jin狗屋边上的卡槽,很快智能电脑识别完成:“您的
母狗是4587号,王淑芬,培训成绩合格,可以参加实习。”话音未落,喀嚓
一声,铁栅栏打开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慢慢地从黑暗的狗屋里爬了出来,一
边爬一边摇晃着丰满的雪臀。
  等她的头抬起来的时候我呆住了,那正是三个月前被我卖到宠物学校的妈妈
啊。她嘴里塞着那个红色的球塞,因为无法作吞咽,所以口水顺着她的下巴滴到
地上,在她的屁股上插着一个象尾巴一样的东西。她也看见了我,先是一楞,然
后径直向我爬过来,用她的前肢在我腿上蹭着,丰满的屁股带动那根尾巴一起Yin
荡地摆动着。
  我对妈妈的这一举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傻在那里,这时胖子也走了过来,
笑眯眯地对我说:“你妈妈在学校的表现很好啊,是一条很好的母狗,她已经通
过了学校的考核,等到她通过实习期的考核,她就能拿到宠物合格证,那时她就
是一条合格的母狗了。”
  说罢他还靠近我耳朵低声说道:“她的sao#xue真是棒极了,回去让她好好服侍
服侍你。”
  我瞪了他一下,也不理他,牵着妈妈往登记的地方走。
  “4587号,王淑芬吗?”机器人小姐甜美的声音稍稍平息了一下我的怒
火。
  “是的。”
  “先生,从今天起,4587号母狗将在您那里实习一星期,在此期间,你
将以母狗主人的身份对4587号母狗行使命令,一周后我们将派人上门领回母
狗,如果她合格的话下个月就可以参加母狗表演。”
  我有些不耐烦地点点头,“知道了。”
  那机器人小姐僵硬地笑了笑,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黑箱子,“这是母狗tiao#jiao
的工具,里面有母狗守则,守则上会说明如何使用这些工具。”
  我拿过那个箱子,把妈妈牵到乘车处,很快,一列银白色的太阳能城际列车
开了过来……
  在车厢里有很多刚刚从宠物学校领回母狗的人,所以我牵着妈妈也不是特别
尴尬,只是从车站到家的这段距离,牵着妈妈的我沿路忍受着无数异样的目光,
说不清他们是羡慕我还是嘲讽我,短短几十米我仿佛走了几十公里。
  一回到家中,我赶紧把门反锁,在狭小的屋内,我们母子两双泪汪汪的眼睛
彼此对视着,过了许久我才意识到妈妈嘴巴里还塞着那个恼人的球塞,我赶紧解
开扣在妈妈脑后的皮带,把球塞取了出来,妈妈深深地咽了口唾沫。
  妈妈又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主人,要贱狗为您做什么?”
  我对妈妈这个开场白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本以为妈
妈会好好地向我泣诉在学校里受的折磨。
  我低着头:“妈妈,让你受苦了。”
  妈妈痛苦地摇摇头:“习惯就好了,现在这样也不错啊,有吃有睡,还有,
所有的工具都是免费的。”
  “不管怎么样,妈妈你回来了,又回到家里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哼,好好照顾我,好好照顾我就是把我卖到那个鬼地方吗?把我交给那些
禽兽吗?”妈妈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这也难怪,她在学校里肯定受了不少委屈,我叹了口气。
  “所以以后请你不要再叫我妈妈,免得别人误会。”妈妈冷冷地说道。
  “可你终究是我妈妈啊!”我有些急了。
  “我不配做你妈妈,我现在只是条任人玩弄的母狗,事实上连普通的狗都不
如。”妈妈指指那个工具箱说,“请参照宠物守则。”
  妈妈一提到宠物守则,我灵机一动,我以命令的口气对妈妈说道:“贱狗,
现在主人命令你,在家恢复我母亲的身份,外出时再打扮成狗的模样。”
  妈妈深深叹了一口气:“贱狗明白了。”
  我看了看时钟,都已经十二点多了,于是我对妈妈说:“妈妈,去给我做饭
吧。”
  “是主人。”妈妈应了一声,缓慢向她曾经十分熟悉的厨房爬去。
  “妈妈,你不站起来怎么做饭啊?”我见妈妈一直还趴在地上。
  “宠物守则规定,母狗要直立行走的话必须戴上束具。”妈妈再次指指那个
箱子。
  “什么宠物守则,真麻烦,”我打开那箱子一看,乖乖,那里面除了上面放
着一张电子信息卡以外,其他都是些折磨女人的Yin具,什么跳蛋啦,震动器啦,
灌肠器啦,各类口塞、电动yang#ju、肛栓、阴栓,应有尽有。
  我先拿出那张标着宠物守则的电子信息卡,在里面一查,上面果然写道:宠
物如获主人允许直立行走,必须戴全各种束缚物,包括脚镣,口枷,上身可用麻
绳捆绑,也可直接戴上手铐,下身两洞必须塞入跳蛋,如跳蛋在直立过程中滑出
则另加责罚。
  “必须要这样吗?”我怀疑这怎么可能。
  妈妈点点头:“请主人为贱狗挑选合适的刑具。”
  我只好在箱子里挑选着,很快我把挑好的Yin具放在妈妈面前,那就是:一副
连腰手铐,一副脚镣,一副前hou#ting的无线遥控双体跳蛋,还有那个沾满了妈妈口
水的红色球塞。
  我拿着那副双体跳蛋开玩笑地对妈妈说:“要不要我帮你塞啊。”
  谁知道妈妈很顺从地把她的粉臀对着我,“请主人帮贱狗塞跳蛋。”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妈妈的下体,哪怕是在她成为母狗之后,我这才
知道,原来偷窥妈妈洗澡时看到的那点东西只是沧海一粟,现在我才真正大开了
眼界。
  由于妈妈象狗一样跪趴在地上,臀部始终保持着高翘的姿势,她下体的女性
器官都一览无余,更显诱人。很显然,妈妈在宠物学校被作了剃毛处理,原来黑
毛丛生的秘部变得光秃秃地,两片大yin#chun下的yin#he时隐时现,而那条狗尾巴插在
妈妈的pi#yan里,头部是个类似gang#men塞的东西,大头部分塞在妈妈的直肠里,使狗
尾巴不会掉下来,妈妈的括约肌则被扩成枣粒般大小。
  我小心地拔出塞在妈妈屁股里的狗尾巴,妈妈的gang#men因为长时间被那个东西
塞着,导致我把它ba#chu#lai之后妈妈的pi#yan还久久不能合拢,所以放在她直肠里的
那个跳蛋很容易就滑入了妈妈的屁股。
  接着该塞她的yin#dao了,我的心跳微微有点加速,毕竟这是我出生的地方啊,
没想到我竟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光临这里。我用颤抖的手,把跳蛋按在妈妈的yin#hu
上,指尖稍稍用力,那跳蛋就慢慢消失在妈妈身体里了。
  我打开无线遥控开关,从妈妈的身体深处传出了嗡嗡的震动声,那是日本进
口的最新型跳蛋,一旦打开开关,那跳蛋表面就会形成一层吸附膜,紧紧的吸附
在妈妈的直肠壁和yin#dao壁上,不关掉开关就无法把它们拿出来,更恼人的是,它
们在震动的同时会一直往妈妈这两个地方的深处钻,直到连在两个跳蛋之间的绳
子绷紧为止。
  接下来,我用沉重的脚镣锁住妈妈的双脚,把连腰手铐的腰带系在妈妈的蛮
腰上,把她双手分别锁在腰带上的两只手铐上,这下妈妈的手只能在有限的范围
内活动,但是做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比平时要辛苦点了。最后,妈妈自觉
张开了她的嘴巴,让我把球塞塞进了她嘴里。
  反正也是妈妈要求我把她弄成这样的,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被束缚物折磨着的
凄美妇人,自我安慰道。
  厨房里妈妈在艰难地“工作”着,我则在不断地拨弄着手里的遥控器,一会
调到高档一会调到低档,而厨房里的妈妈发出的哼哼声也随着我的手指不断地变
换节奏,那两个东西应该已经到妈妈身体的最深处了吧,我心想,可能已经到那
个曾经孕育我的地方了。
  厨房里终于传出了熟悉的饭菜香,妈妈拖着沉重的脚镣吃力地把饭菜端到着
上,努力不使从自己嘴里流下来的口水滴到饭菜里,我看到妈妈辛苦的样子,实
在不忍心,赶紧上去帮她摆好,然后解开她嘴上的球塞,“辛苦了妈妈,坐下一
起吃吧。”
  妈妈摇摇头,“贱狗不能在桌上吃饭,给我个盆子在地上吃就可以了。”
  我只好把过去喂猫的食盆里面装上些饭菜,放在地上。
  妈妈什么话也不说,默默地爬在地上,用舌头舔着食盆里的食物。
  很久没吃妈妈做的饭菜了,真香啊,我也顾不上地上的妈妈了,开始狼吞虎
咽起来……
  正吃着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爷爷,他说马上要出来办点事,经过我们
家顺便来看看。爷爷就住在不远,从他那里赶过来只需十分钟不到。怎么办呢?
我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来回踱步。看看趴在地上吃得正香的妈妈,不
能让爷爷知道妈妈的事情,不然脾气暴躁的爷爷不把我骂的狗血喷头才怪呢。
  我走过去把爷爷要来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仍旧用舌头舔舐着狗盆里的食
物,一言不发,我急了:“妈妈你把衣服穿上吧,爷爷看到你这样就麻烦了。”
  “有什么关系,正好让他看看他宝贝孙子干的好事情,”妈妈冷冷地说道。
  我见妈妈不肯合作,只好又使出那招:“贱狗,爬起来,去穿好衣服,如果
让爷爷发现你的秘密,我就要惩罚你。”
  妈妈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是,主人。”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我解开她
的手铐脚镣,把她领进原来她住的房间。我打开妈妈的内衣橱(妈妈以前从不让
我碰她的衣橱),乖乖,里面各式各样的内裤,乳罩,有保守的有暴露的,我从
里面挑出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和一条红色的乳罩,命令妈妈穿上,然后再挑出一条
白色迷你裙和白色上衣。
  妈妈穿戴好后按照我的命令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爷爷的到来。

(不知道谁还有后面的?)

家有宠物, 拐卖妇女, 人贩子, 落脚点, 我的母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