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调教小说 母狗的快乐所在

母狗的快乐所在

广告位

母狗的快乐所在

一:妈妈是做妓的
我是单亲家庭,对父亲没什么印象,从小就是母亲把我带大的,小时候常有人对我说母亲是个卖比的,然后做出手势,叫我到妈妈面前做,那会人小,不懂啥意思,就到妈妈面前做……
小的时候母亲很放荡,我印象中她“工作”的地方只和我一张蚊帐的间隔,后来大了,见的就少了。
我20岁那年,母亲41岁,我一直用为了生计来形容妈妈的工作,朋友圈里肯定有人知道,但他们不会在我面前说的。好在妈妈在40岁那年已经不做了,大概是在为我考虑吧,她想找个男人嫁了。

17岁的时候我破了处,后来和年轻的女孩也有过几次,但渐渐的觉得很没有兴趣,对妈妈身体的兴趣缺越来越浓厚,18岁那年向妈妈提出要求,妈妈答应了,那次我很舒服,没有任何一个女孩有妈妈经验丰富的,那晚我射了三次。
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网络色情的灌输,我对妈妈的兴趣变的越来越变态,总觉得一个套路时间常了就会变非常麻木,兴趣是有,但总觉得还是不够刺激,对妈妈的要求也越来越过分。
妈妈在当ji#nu的生涯中受尽了屈辱,而且她干的这行本就是非常丢人的事,所以她在我面前总是没办法已母亲的身份自居,总觉得亏欠我的,所以我再无理的要求她都默默的应着,总是想方设法的让我快乐。妈妈不做ji#nu的这段时间,还是经常有男人会来Sao扰她,有时来三四个,我从来不去过问她和这群男人之间的事,因为每当我想到妈妈和别的男人在luan#jiao时我就觉得刺激,我很变态。
20岁的我,没有去读大学,而是在家里游手好闲,妈妈赚了不少钱,够我挥霍不少时间,这天,是我和几个朋友外出游玩归家的一天,吃完酒回家,妈妈穿着短裙在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回来问我吃了没有,我说吃过了。
我靠近妈妈,把手伸到妈妈的裙下,一下子就摸到了xiao#xue,我坚持要妈妈每天都把xiao#xue和后门口的毛都清理掉,只留小腹那一块。几天外出没碰到妈妈的身体,想死我了。妈妈和配合的两只手搭到我肩上,xiao#xue变的很湿,我将妈妈的裙子撩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用手伺候妈妈的xiao#xue,舌头留在妈妈的gang#men上,ji#ba在妈妈的嫩脚上摩擦,妈妈闷哼回应我的动作。
玩了一会,我走尽房间去拿一些道具,妈妈则在沙发上脱光衣服调整了一下姿势,四十一岁的妈妈,身体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妈妈不算胖,身上的肉除了乳房下垂,其余的肉还算红润。下身发黑,但是xiao#xue和gang#men之间分明的很,妈妈的gang#men非常好看,黑褐色,一点不像网上那些shu#nu色情录象里的老货gang#men变的又黑又大,跟xiao#xue黑成一片。妈妈的脚也非常漂亮,我经常在妈妈的脚上射精,然后要求妈妈舔干净自己的脚。
回到客厅,我先让妈妈喝了几杯水,游戏开始了。我让妈妈反身爬下,让她把屁股撅的老高,给她带上了塞嘴求和狗链,然后我让妈妈在地上趴动到卫生间,这段路上我不时用脚踢那肥大的屁股一下。到卫生间,我吹起口哨,妈妈听到则抬起右腿,对着坐便器fang#niao,我的JJ惯性的勃起。我拿掉妈妈嘴里的塞嘴球,妈妈放完后转身开始为我舔JJ,妈妈的口技非常好,很少让我感觉到牙齿的存在。
我让妈妈舔了会说“转身母狗,把头放进马桶里”
妈妈转上将头放进坐便器里,抬高屁股方便我的进入。我看见妈妈那肥大的屁股,操起塑料拍板“啪”的一下抽了上去,马桶里传来妈妈的叫身,我反手又是一板“啊~~”
我把板在空气中挥动,欣赏妈妈误以为要拍下时候臀部肌肉的抽动。“啪!”“啊~~”
“啪!”“啊~~~别打了,妈妈疼死了~~”
我不予理会,“啪啪啪啪!”连续四下,妈妈屁股不停的晃动想躲开塑料板的攻击,打完后马桶里传来妈妈的哭声,我将马桶盖放下,轻轻搭在妈妈的后脑勺上,“啪啪啪啪……”又是一顿猛拍,妈妈疼的不停蠕动着yin#dang的大屁股,双脚也弯曲了起来,我怜爱的看着妈妈被我拍红的大屁股,用舌头舔便大屁股每一寸,妈妈的xiao#xue中洪水泛滥,我用舌头在妈妈的yin#he周围打转,不时的触碰一下,每次妈妈都会惯性的抖动一下,xiao#xue中的yin#shui更加泛滥,我突然对妈妈的xiao#xue一阵猛攻,同时用右手轻轻的抚摩妈妈的pi#yan,妈妈的pi#yan很敏感,不削一会,妈妈的yin#dao开始禁脔,马桶里传来快乐的哼声。
我让妈妈喘了口气,把我的JJ插入生我养我的地方,如此温暖。我的JJ不算粗壮,但很长,而且属于耐久型的,大概和我热爱体育运动有关系吧。我以最快的频率chou#cha着妈妈的sao#xue,一边用右手给妈妈的屁股温存,大概因为这几天没碰女人,或是之前的刺激,我很快就有射精的感觉,我打开马桶盖,一把拽起妈妈的头发,妈妈也配合的转过头,张大那张为很多男人服务过的Sao嘴,想要叼住我的JJ让我射精,我则用手拽住妈妈的头发不让她这么做“我要射在你脸上母狗!”
“来吧,亲儿子,射死你这卖B的母亲吧,射死我……”
为了让我射精时的充分快乐,妈妈yin#dang的哼着“啊~~啊~~射吧儿子,妈妈爽死了,你最厉害了儿子,啊~~恩~~~”
这样,存了几天的子孙,射的妈妈满脸都是,妈妈含住我的JJ帮我打理干净。我用双手为妈妈脸上涂抹我的jing#ye,多余的jing#ye我涂抹在妈妈的头发上。
“妈~转过脸,趴在马桶里洗”
妈妈乖巧的趴进了马桶,我这时对着妈妈的头开始fang#niao。
“哦~~妈妈的好儿子~~恩~~~”妈妈纯粹配合我的叫着,我用手给妈妈屁股大力的一巴掌,妈妈啊的叫了一声转过身上。
“妈妈,去把脸洗一下”妈妈快速简单的清理一下脸,头发和Sao嘴。
我把妈妈像大人把小孩尿尿的姿势一样抱起来,要求妈妈撒尿,妈妈只尿了一点,大概刚才喝的水还没到位。
我让妈妈反蹲在马桶上,让她大便,一会就叫妈妈的gang#men开始扩张,往下凸了点,黄色的条条就出来了,我很激动,用手摸着妈妈的sao#xue,表示对妈妈的鼓励,后来,妈妈又为我口了一炮,我有些疲倦,我们互相打理了一下,睡了,快乐的一晚,妈妈也很满足!

二:妈妈和鸡头的故事
每个月都有一到两个周六的下午会有三个男人到我家来,年纪大概在30岁左右。妈妈说,他们原来是妈妈“工作”地方的鸡头。妈妈很厌恶他们,也很怕他们,我也很怕,不过他们从来没欺负过我,大概是因为每次来我家时都不见我阻挠吧。
因为他们周六的光顾,所以我也养成周六下午在家上网的习惯,我上我的,他们玩他们的,在房间里常会听到“Sao货”“婊子”这类词,然后会听到打耳光的声音,妈妈被别人打我很难受,有种恐慌的感觉,但也觉得刺激。这个周六很特别,他们在我家玩过后要把妈妈带出去吃饭,我惶恐的看着妈妈,妈妈微笑的回着我,意思说“没事”
到了晚上,妈妈疲惫不堪的回到家,脸上有被人打的痕迹,我为妈妈褪去衣物,给她洗澡,发现妈妈裙子里没了内裤,胸罩也不见了,xiao#xue和gang#men都很红肿,我问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告诉我没什么,我再三追问下,妈妈说
“晚上和他们去吃饭,被他们灌了很多酒,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带到郊区的河边,一群男人把我衣服脱光了,我不愿意他们就打我,后来他们放音乐,叫我跳舞,天啊,一个四十岁的妇女,被一群最小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孩子围住跳舞,多么可耻的事情啊,我不愿意,那个看起来最小的孩子打了我一拳,揣我肚子一脚又给了我两把张‘Sao货,就你这样的货色还怕羞,呸’说完吐了我一口,我没有办法,只好跳给他们看。
然后他们又让我做俯卧撑,蹲下起立,我做不动他们就打,我哭他们也打……”
听到这,我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刺激,我要妈妈继续讲。
“后来,他们一人抓起我一条腿让我倒立着fang#niao,尿都灌进我嘴里,鼻子里,呛死我了。妈被他们打怕了,他们叫妈做什么妈都做了。他们还叫妈shou#yin给他们看,妈没快乐的感觉,所以总也不高潮,不高潮他们就不让妈停,妈难受死了,呜~~~”

我楼着妈妈,一边安慰一边叫妈妈继续讲给我听。
“他们告诉我,今天把我‘请’到这来主要是帮他们一个小兄弟破处,要让那个小兄弟感觉爽,不爽就揍我,那个孩子和你差不多大,最多二十岁,妈强装笑脸靠近那孩子,舔着那孩子的耳朵,手刚摸到老二的地方,那孩子射了……我很害怕,他们叫我舔干净那孩子和自己的手,我做了,谁知还是冲过来一个人打了我一巴掌,然后抱起我往河里丢‘老sao#bi,把你身子洗干净了来伺候我们!’气温不是很高,妈妈很冷。后来,他们一起上来玩弄妈妈的身子,妈妈的手,嘴,脚,甚至你都没碰过的后门都被他们羞辱了,妈妈浑身是他们的jing#ye,后来,他们把妈妈扔到河里要我再洗一次,然后再去伺候那孩子一次。妈做了,妈吻了那孩子,从他的乳头一直舔到脚,他还用脚羞辱妈妈的xiao#xue,和gang#men,妈为哄他开心,向狗一样趴在地方扭动着屁股去勾引他,他插了几次没cha#jin妈的身体,妈转身为了口了几下,然后恢复姿势,扶着他的JJ进了妈的身体,可是他不会插,频率总是不对,妈只好让他躺在地放,妈骑他身上做,一边还用手去扣他的pi#yan和乳头,没一会他就在妈身体里射了。最后他们一人在妈身上放了一泡尿就走了,等妈以为没事了,又冲过来一个农民打扮的老头,把妈给奸Yin了。”
听到这我摸了摸妈妈的pi#yan,妈妈像受惊的小鸟,抽动到一旁,我让妈趴下,温柔的舔着妈妈的pi#yan,妈妈在我的温存下甜甜的睡了。
后来,为了躲避那帮土匪,我们搬家了,虽然还是一个城市,但他们想找到我妈,可能性不是太大……

三:生活所逼,妈妈走入了色情业
我23岁了,因为一直游手好闲,而且非常挥霍(我和妈妈都用惯了钱)。妈妈只好重操旧业,因为上了岁数,很少有人看上妈妈这种货色。妈在红灯区租了家店面开了家法郎,光顾的顾客要么就是60岁以上的,要么就是20岁左右不懂事是女人就想上的,中年客人也有,都是拉三轮的,检垃圾的……因为妈这种货色卖不出好价钱,一次都在50元左右,有时还会遇到不给钱的,这里的鸡头不怎么问事,只是每月到妈妈那拿钱就行。一个月妈妈再怎么辛苦,赚不到2000元,妈知道对我没有办法交代。
没有办法,后来妈去拍色情录象。
妈的每一部录象我都有收藏。其中我最爱的就是和黑人qun#jiao和一部xing#nue。
经过可以的化装打扮,妈显的又年轻十岁,像三十岁出头的少妇。一开始,是给妈的特写,从性感时尚的衣服一直脱掉只剩高跟si#wa,然后妈用各种道具虐待自己的sao#xue,多次的的高潮……
第二段是一群男人围着妈妈,妈帮他们kou#jiao,乳交,shou#yin和一段jiao#jiao。他们的jing#ye射在妈的脸上,头发上,脚上和嘴里,他们一起在妈妈身上撒尿,拉出屎来,叫妈妈趴在屎上闻,还要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后来的镜头是一只套上塑料袋的手,抓起那泡屎砸在了妈妈的脸上……
最后一段,是妈一人战三个黑鬼,他们的ji#ba非常粗大而且很长,起先妈妈撇过两条大腿,一个黑鬼骑在妈妈胸上要妈妈为他kou#jiao,另外一个黑鬼提起妈妈的双脚,一方便让妈妈的xiao#xue和gang#men更加突出,另一方面方便他品尝妈妈脚指头间的汗味,第三个黑鬼舔着妈妈的pi#yan和sao#xue。因为妈妈嘴里含着一个大吊,所以只能发出“恩~~恩~~”的闷哼,表示自己舒服的程度。后来,这三个黑鬼又轮流cao#wo妈的sao#bi,pi#yan,Sao嘴,连妈妈那一对晃荡的大nai#zi也不放过,使出吃奶的力气在那玩弄,妈妈松软的乳房原来不仅仅是头我个人口好,连黑鬼都喜欢。他们用各种yin#dang的姿势,或者说恶心的姿势奸Yin着妈妈,最后一个黑鬼拉出妈妈的石头,三个人一起将浓稠的jing#ye射在妈妈嘴里,让妈妈吞下,然后妈妈平躺在床上,很满足的摸样,所知有个黑鬼又冲了过来,将手cha#jin妈妈的sao#xue,只是十几秒的晃动,妈妈高潮了……
妈妈跟我将,拍片很辛苦,你看似一次射精,其实他们射了很多次。而且各种姿势都是导演设计的,一个不满意导演就会骂,有时也会打,特别有些下流的动作不愿意做,那肯定是会被打的。还有跟外国人拍戏,他们身上的味道好臭,要妈妈喝他们的尿舔他们的pi#yan,妈妈会觉得很恶心。妈妈刚去的时候还很害羞,因为太多人看着妈妈,有男有女,现在已经习惯了,也知道怎么不挨打挨骂了,有时候还会让那些打杂的吃吃豆腐。现在妈妈每次在家里跟我做的时候会有很多创意,有的在录象里见过,有的没见过,妈妈说是她自己发现的,她只想用在她儿子的身上。我也会把在录象上学到的招数如数用在妈妈的身上,会撒娇的对妈妈说“好妈妈,你让别的臭男人用不让你儿子用”妈妈有时会玩笑的楼着我,掏出她的nai#zi说“来吧乖儿子,吃点奶,不要生气”……
那一部xing#nue,妈妈被捆绑着,暴露的是妈妈的乳房和下身,那个男人裸着身,老二无力的下垂着,他先用羽毛挠妈妈的脚心,可怜的妈妈被挠的不停扭动着身子,因为是被吊在屋梁上,所以妈妈在空中晃动,使那个男人挠不着妈妈的脚心,谁知那个男人稳定住妈妈身子后,“啪!”给了妈妈一个大耳光,让妈妈不许动,可怜的妈妈不敢动,只能弯曲着脚趾表示奇痒的难受。
挠了一会,这个男人分开妈妈的双腿,固定在两边,让妈妈背对着他,他用一跟皮鞭抽打着墙壁发出“啪,啪”的生硬,妈妈因为嘴被自己的内裤塞的满满,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
“啪,啪”男人大力的抽了妈妈两鞭,这可比我平时打妈妈的力道足好几倍。妈妈从嗓子里发出了尖叫,透过内裤变成了闷叫,听起来很yin#dang,那个男人的老二因为妈妈的叫身一下子变硬了起来。
“啪,啪,啪……”男人时轻时重,有时还故意打空几鞭,让妈妈掌握不住规律,镜头在妈妈的屁股蛋上特写,经常会看见妈妈绷紧屁股上的肌肉,这样非长满足观众的癖好,最起码我很喜欢这样去玩弄妈妈。
“啪啪啪啪……”男人发疯一样开始狂抽妈妈,妈妈一边绷紧肌肉扭动屁股,一边发出抗议的哀号,甚至内裤都不能遮住声音,我知道妈肯定疼疯了。
这时男人把固定妈妈的绳子解开,让妈妈跪在他面前为他kou#jiao,一边口他还一边打妈妈漂亮的脸蛋,然后他抱住妈妈的头一顿猛插,次次入喉,然后猛的一定,像狗一样的轻微抖动,我知道他射了,妈被呛的很难受,吐出很多口水,jing#ye也没吃下,那个男人见到“啪!”又给妈妈一巴掌,然后把妈妈的头往地下按,叫妈妈舔干净。舔完后,这个男人兴趣依然浓厚,用手指扣挖妈妈的喉咙,一直把妈扣吐出来,又要妈吃掉那些东西,妈不肯他就打,后来妈还是不愿意,他就把妈妈的头按在那堆污物上糟蹋,妈没力气的躺在地上,他就用脚踢妈妈……
画面一转,是妈妈被捆在一个铁架上,这个男人拿着一把手枪,“啪”,一个子弹打在妈妈白白的屁股上,一会边成一个小红点,然后扩散,变的有拇指那么大的红圈,红圈周围有点发黑,妈妈发出惨叫声,这次妈妈的嘴没有堵上。
“啪,啪,啪……”男人不停的扣动扳机,妈妈白白的屁股上红点越来越多,然后变红变大,惨叫声撕声竭力……(妈后来告诉我,那抢打的真的很疼,不过也有种非常充实的被虐感,所以我也买了一把玩具抢打过妈妈的屁股蛋,不过因为有点舍不得,所以只玩过一次,再我来说,用皮鞭抽打妈妈的快感是一样的。)
子弹打完后,这个男人用手去打妈妈的屁股,然后送开妈妈让妈妈平躺在地上,拔开自己的屁股,要求妈妈舔他的pi#yan,一会又叫妈妈蹲在他身上撒尿给他喝,然后他又蹲在妈妈身上撒尿给妈妈喝……
录象最后出现一群在街头先抓来的女人,不露脸的500元一个人,愿意露脸的2000元一个人,她们到拍摄房间,排成队,一人给妈一个大嘴巴子,然后对着妈妈的脸吐口水,有的不过瘾一连打妈妈好几个巴掌,最后妈妈躺在一个类似蹲池的器具上,那些群众演员都不露连,只要愿意都可以去妈妈的头上拉屎撒尿(后来妈妈告诉我,群众演员不露脸的都是真的,那些露脸的都是其他拍片的女演员),妈妈一会就被那些污物弄的满头都是,要不是工作人员帮妈妈拨开鼻子周围的粪便,妈妈都会窒息的,因为妈妈的嘴里全部都是大便。

四:我,妈妈和我的朋友
妈妈48岁的时候离开了色情业,因为她相信,这几年她赚的钱绝对够我挥霍了,而她也因为这几年在色情业中打滚而变的非常yin#dang,她把男女的事情看的很难以想象的开放,甚至她见到我的朋友都会有要的冲动,她也背对着我和我朋友做过,但我知道我的朋友满足不了这个yin#fu的重口味,她再不知羞耻也不会好意思叫我的朋友去做那些羞耻的事情,但后来就不一样了,我亲手教我的朋友怎样去玩弄我妈,怎样让这个sao#bi满足又觉得不满足……
我曾经带着6个朋友在野外操弄过她,外出旅游时让她羞耻的脱光衣服,然后让她从A点到B点去取衣服,我们则远远的跑开,叫她装成ji#nu脱光衣服在公路上拉客,拉到了就免费让人操一下,拉不到我们就惩罚她在她的比上夹上一个夹子,我们有时候还会蒙上眼睛,然后给妈妈套上狗圈,让妈妈带我们散步,也会让妈妈像狗一样寻找粪便的味道去找她被我们藏起来的衣服,学狗叫,像狗一样在马路边撒尿还必须在有车开来的时候,妈妈在几根年轻ji#ba的刺激下越来越满足,也越来越不满足,现在48岁的妈妈看起来跟35岁的妇女一样,年轻有活力,而且性经验丰富,我们每次都能在妈妈身上得到极大的满足,我们的jing#ye也在滋补着妈妈。虽然我们都结婚了,可是我们都离不开我的妈妈。

单亲家庭, 朋友, 而且, 男人, 女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