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奈子

广告位

影片中刷有油量棕灰色漆的门缓缓打开。一双高品质的黑色皮鞋进入镜头。随着镜头上移,灰色的高档西裤配合白衬衣领带搭配,给人一种上班族感觉的男人走进屋子。他带着墨镜,嘴里歇叼着烟,左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右臂垂下来,手中很轻松的拉着一条银白色的锁链。银白色的锁链向下垂着,另一头延伸到门的另一侧。
男子慢慢的往房间中央走,正好给镜头让出空间。
“快一点,蠢狗。没有比你更没用的东西了。既是一条真狗,也比你强上千倍。”男子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语气与其说是愤怒,表演的成分更多一点。同时,他拽动右手的铁链,空洞的门的另一侧配合的传来了呜咽的声音。那声音很稚嫩,让人联想到稚嫩的女孩子。
男子收紧锁链,锁链另一头的东西也慢慢的出现在镜头前。果然,是一名可爱的女孩子。她缓慢的从门内爬出来,比想象的还要慢。这让男人再次怒吼起来。女孩子的身体本能的颤抖着。
镜头拉近,让女孩子的形象可以完整的被拍下来。她是趴在地上的,就像狗一样。并不是因为她被命令趴在地上,是因为她根本没法站起来。女孩子梳着剪发头,皮肤白嫩的像是雪一样,抬起头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转着泪花。她的嘴巴应该很小,粉红色的嘴唇就像宝石一样,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这样小的嘴巴里现在却塞了一个可以占满她整个嘴巴的红色口塞球。这大概就是那声呜咽的元凶吧。嘴巴被破撑到最大,口水顺着口塞球的洞流出来,拉出一条条细长的金色丝线。她有着小巧的鼻子,可爱到让人联想到日本的偶像明星。这样可爱的鼻子中间却被穿了一个银色的金属环,让她清纯的属性中多了一份神秘的性感色彩。
男子再次拽动链条,动作粗鲁的让人联想到欧洲中世纪的打手。似乎是被拉的太突然,女孩子的身体向前一挪,差点摔倒在地上,口塞球后也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她抬着头,滚着泪水的双眼里满是痛苦。女孩的脖子套在一个黑色的粗皮革项圈里,项圈的前端镶嵌着一个金属环扣,那条万恶的银色锁链就是锁在那里的。女孩子就这样,像是条小型犬一样被男人迁过来的。
看到女孩子哀怜的眼神,男子再次行动起来。也许他之前的职业是个魔术师,不知道从哪里,他拿出了一根皮鞭,一瓶润滑剂,还有an#mo#bang之类的东西。
“让大家好好看看你yin#dang的样子。”
男子嘴角上扬,恶心的笑着坐在屋子左边的沙发上。他把那些东西放在沙发上,拍手示意女孩子自己爬到他身边。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就像邪恶的国王一样。
“我数到10,超过时间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惩罚等着你。快一点,大家都在看。”
明明痛苦的药哭出来。女孩还是马上就按照男人的意思行动起来。也许她就是这样被训练的,身体会比思考更先做出反应。或者这只是她的习惯。女孩开始顺着银白色的铁链向男子的方向爬行。因为男子坐在沙发上,所以她只能看到男子的双脚,那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不管她如何努力,也无法看到男人的正脸,这就是穿在她身上装备的作用。让她切实的体会到奴隶和主人的巨大区别,这永远无法超越的鸿沟会带给她绝望。
女孩子伸出左前臂,然后是左腿,右前臂,右腿。这样顺序的爬行。她身上是黑色的皮制胶衣,这胶衣是特意为成为女犬的女孩子们准备的,有着魔鬼的礼物这样的称号。胶衣分成三部分,前半身,束腰和下半身。前半身有着坎肩一样的设计,却没有上臂和手腕,下半身同样只到屁股,却没有大腿以下的部分。被迫穿上这魔鬼的礼物的女孩子只能弯曲前臂,弯曲大腿和小腿,然后塞进好像香肠皮一样紧的胶衣里。残忍的主人们一般会把胶衣的末端和锁扣相连,这样女孩子们没有帮助根本无法从胶衣里逃脱。他们会把她的前臂弯曲到极限,末端和肩膀的皮带相连,留下臂肘作为支撑点,同样后面则是锁在屁股的皮带上,膝盖作为支撑点。这样,被装扮的女孩子的手臂和双腿就失去了作用,她们只能趴在地上爬行,体验狗一样的生活。
而这件魔鬼的礼物显然被改造过,左臂和左腿之间还挂着手指粗细的铁链,这让本来就行动不便的女犬更难以行动了。
女孩子缓慢的爬行,男子数到五,女孩子还没爬出三步。因为黑色的束腰勒的很紧,把女孩子的细腰勒成了漂亮的葫芦形。所以她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两个裸露在外面馒头形状的可爱乳房,也跟着来回摆动,乳头上银环中的铃铛更是不看情况的响个没完。
“10.。。。。很可惜,你没能完成任务。看来tiao#jiao的还不够。”
男子数到10 ,女孩子只爬了一半还不到,地上已经被口水拉出了一条小河。
“这样的话。不能让你排泄了。你还得再忍耐一下。”
镜头转到女孩子背后,裸露在外面的粉臀和闪亮的黑色胶衣形成鲜明对比,更显女孩子身体的美丽。而那粉臀中间的菊花上,则插着一个犬尾形状的gang#men塞,它就像一个钉子一样牢牢地插在那神秘地带里,看起来不费力气是不可能出来的。
听到男人的话,女孩子近乎绝望的抖动起来,同样张开的粉嫩xiao#xue,好像喘气一样一张一合。
“呜呜呜。”
“你在求饶吗?”男子邪恶的笑着,若有所思的仰起头,停顿了一会。
“很可惜。。。。。。。不行。你必须坚持了。500cc的灌肠液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哦,对了,我在里面加了点东西,会让你浑身发热,增强排泄的欲望。你现在一定痛苦的要死吧。或者你正在享受这份感觉。”
真是个魔鬼。
短短2分钟,趴在地上的女孩子就开始痉挛,瘫软的倒在地上。她颤抖的很厉害,口塞球中传出的呻吟声也几乎全变成了痛苦的声音,被拘束的四肢无助的摆动,却因为铁链的限制而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不,即使没有铁链,她也无法自己拿掉那万恶的gang#men塞,因为对于一个没有手脚的犬女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她雪白的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已经把地毯弄湿了一片,如果不知道她痛苦的由来,一定会认为她病了。
男子很满意的欣赏着这一切,就像看一场精彩的表演一样,他的眉毛轻盈的弯曲着,墨镜后面的眼睛一定在笑。大概是觉得惩罚已经差不多了,男子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这次他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便盆,不锈钢的银白色给人一种纯洁的假象,但它却被用在色情游戏上。
“现在让你排泄,但是你要知道,你的表现让我很不满意。之后的tiao#jiao会更严厉。。。。。。如果你明白,就点点头。”
女孩子的眼睛已经变得有些游离了,她还是响应男人的声音,用尽力气微微的挪动着脑袋。
男子把虚弱的,还在颤抖的女孩扶起来,再次摆出四肢着地的姿势,命令她保持这个姿势,然后绕到她身后。犬尾形状的肛塞还配合女孩gang#men的收缩轻微的摆动着,就像真的犬尾一样。
“忍住,如果喷到我身上,可不是惩罚就能完事的。”
女孩用呜咽声回答着男子。
男子把金属便盆支撑女孩子gang#men的正下方。
“撅起肉穴。”
用力撑起女孩的屁股,然后在找到gang#men塞外侧的导气管,那里有一个塑料阀门,作用是控制肛塞内的气压。男子灵巧的旋转着阀门,让气体有节奏的释放出来,用肉眼都可以看到的效果,女孩子的gang#men在迅速的收缩着。
“可以放下肉穴了。放低一点,不要让你肮脏的排泄物溢出到外面。”
女孩子再次用呜咽声回答。
调整好位置,男子突然拔掉gang#men塞。巨大的拉力之后是同样巨大的空虚感,女孩子的呻吟声都变的奇怪起来。还好忍住了,男子起身离开后,女孩子才尽情的释放。一条乳白色的水柱从女孩神秘的洞穴里奔流到金属便盆里,短短几秒,金属盆就被液体填满了。
“真臭啊。你的Yin洞。”这样还不忘羞辱几句。
似乎是排泄的快感让女孩得到了放松,她像犬一样舒服的抖动了几下。直到排泄干净,一滴灌肠液也流不出来,男子再次把gang#men塞塞回到女孩的gang#men里,充气,锁住。
这次没有了灌肠液在作怪,女孩子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她开始主动地贴住男子的腿,围着他转,就像犬类得到好处后撒娇一样。
男子把女孩子拉到沙发旁,又把她抱到沙发上。背朝下翻过身来。失去了中心的女孩子倒是和翻转的乌龟有些相似,黑色胶衣套住的四肢在空中小范围的画着圈。
男子的手在女孩身体上划过,一会挤压揉捏女孩粉嫩的乳房,一会拉扯乳头上的银环,一会又拿起an#mo#bang,塞进女孩的xiao#xue里。女孩被挑逗的发出带有粉红色yin#dang气息的呜咽。男子又拿掉女孩嘴巴上的口塞,把她倒转过来,解开皮带,拉下西裤露出早就膨胀的yang#ju。女孩马上就心领神会的爬过来,把巨大的yang#ju含在嘴里。她灵巧的活动着颈部,小巧的舌头摩擦着yang#ju的敏感点。男子很快就射了,当女孩张开嘴巴的时候,满满一嘴都是乳白色的粘稠液体。
“你只有这点值得表要。”
咽下jing#ye,女孩诺诺的回复。
“谢,谢谢主人夸奖。”
“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要老实回答啊。”
“是。”
男子又从茶几下拿出几张纸,其中一张上贴着女孩的照片,标题是‘女犬契约。’男子看着契约,品味一般的点着头。
“雪子,你是自愿成为女犬的吗?”
“是,是的。因为雪子是个变态。是个被虐狂。如果不被虐待,雪子就会痛苦的要死去。雪子这幅yin#dang的身体只有被控制的时候才能得到快感。所以雪子很喜欢做女犬。”
“和契约上写的一样。这样拘束着你也可以吗?”
“可以的。如果要说的话,雪子反而希望这样。只要不伤害到雪子的性命。。。。。。雪子愿意被拘束着。当做性玩具也可以。”
“真是货真价实的dang#fu啊。那?这上面写着你可以接受重口味tiao#jiao。”
“是的。雪子曾经有过一些重口味tiao#jiao的经历,这让雪子更加欲罢不能的爱上sm了。”
“回答的不错。我会继续tiao#jiao你,还会按照你希望的那样对你的身体进行改造,让你更yin#dang更敏感。也会让你体验更多重口味tiao#jiao的。”
“谢谢主人。”
“恩,我说过你没完成任务会受到惩罚是吧。我现在正在考虑,是给你的xiao#xue里塞进跳蛋,然后缝合你的yin#chun,让你体验一周的跳蛋地狱,还是把你埋进土里,只给你留一根导气管,体验一下被活埋的恐怖呢?这个,我决定让你选择。。。。。。兴奋吗?”
节目还在继续,电视机内时不时发出雪子的呜咽声或者呻吟声。还有断断续续充满挑逗的对白。越往后,楚楚可怜的女犬雪子的命运越让人担忧。只不过宾馆内的男女并没有把注意力太集中在影片主人公雪子的身上。肌肉结实的男子右眼上有一道刀疤,胸肌上也横着一道巨大的疤痕,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样的疤痕在他身上还有许多。这些疤痕就像勋章一样证明着男人的身份,他是个在刀口上过日子,有着传奇般经历的人。
躺在宾馆柔软豪华床上的他吸着香烟,巨大的双臂抱在脑后,即使美人骑在腰间,也没有让他的气息丝毫混乱。骑在他身上的美女全身裸露,光滑的皮肤在宾馆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辉,一头乌黑的长发好像瀑布一样垂在背后。女人的身材很好,给人的感觉不是模特,就是大企业的秘书。鸭梨形状的乳房随着活塞运动晃动,粉红色的乳头却高傲的翘起来。
女人把双手搭在男子结实的胸肌上,努力扭着腰部,还不时的发出几声lang#jiao。
男子的静和女性的动简直就像一幅画一样美。
“谈谈正经事吧。美惠子。”
男子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的秩序,叫做美惠子的女人却只是嘴角挽起,丝毫没有停下做爱的打算,对于她来说,听别人的话行动才是奇怪的事。
“真是不解风情啊。山本先生,这样会叫女孩子讨厌的。”
“无所谓了。我已经被很多人讨厌了,甚至讨厌到随时都想要我的命。我不怕再多一个人讨厌我。。。。。。”
“真无聊啊。”美惠子笑起来,妖艳的笑容仿佛要把空间融化一样。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山本歪歪头,示意美惠子注意电视内正在播放的录像。“所以没有拐弯的必要了。”
“你是要拿那个威胁我吗?很可惜,虽然看起来违法,但那些女孩子都是自愿的。我只是在中间搭线,给那些寻找女孩的变态和喜欢被绑起来虐待的女孩子提供一个接触的机会。就像房屋中介一样,我只收取一些中间费用。而且那些女孩子大多是付费服务的,一年或者两年会恢复身份。当然了,除非你有本事把她们的变态潜力全部挖掘出来,她们自愿续约那就是另外的事了。”
“说的自己好像很清白一样。我实在看不出这是比介绍卖Yin还要无所谓的活动。。。。。。。‘地下女犬交易中心,提供优质的女犬和各种tiao#jiao道具,快把属于你的女犬领回家。”
“哦。你还知道我们的广告语。”
“没有人不知道吧。这在黑道已经传的很远了。。。。。。。我的意思是你玩的太大了,已经惹火上身了。现在有人开始效仿你了,最可悲的是他们为了获得女犬,采取了绑架这样的手段,而不是自愿。。。。。。这可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所以我们决定根除这一问题。”山本用粗大的手指指向美惠子的胸口。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在上面有人会帮我摆平一切的。”
听到美惠子的话,山本豪爽的笑起来。
“上面?大藏省白口?”
美惠子的脸色刷的变白了,之前的坦然自若已经从她的脸上彻底失踪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
山本笑着,又从桌角拿起烟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烟圈。
“不要再买官司了,快说。”
“你当是谁让我来找你的?”
“大藏省白口先生?”
“没错,你干的太过火了,这样下去,火会烧到白口先生那里。”
“你是白口派来灭口的?”
山本再次大笑起来。
“你又猜错了。这么漂亮的美人,不要说我了,白口先生也是舍不得的。”山本挑逗似的用手掌抓住美惠子右边的乳房,手指一下子就陷入肉里。
“我说了。我是来跟你谈工作的。和你谈工作自然和你的买卖有关。也可以说大藏省白口先生想出来两全其美的办法。”
“快说。你到底要什么?”
山本深处两根手指。
“女犬,两名。”
美惠子咬着嘴唇。
“没问题。给我半个月。”
“明天就要。”
“可是我现在手里只有一名女犬。”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说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这里不就有一只现成的吗?而且品质相当不错。tiao#jiao起来一定可以成为大气。”
看着山本的眼神,美惠子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要我当做女犬?”
山本只是笑笑。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以被当成奴隶一样对待。”
“你还有选择吗?要么作为女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要么作为人丛这个世界上消失。最起码女犬还能体验女人的快感。你肯定能和录像里那个姑娘一样爱上tiao#jiao的。我给你一晚上考虑的时间。明天带着另一匹女犬到这里来。准备好契约,其他东西我会准备的。。。。。。我会亲自监督你们成奴仪式的。不要想着逃跑哦。只会被惩罚的很难看。。。。。”
山本推开坐在他身上的美惠子,还不忘捏一把那对da#ru房。披上衣服就走出旅馆了。临出门的时候笑着对美惠子说。
“忘了说了,你要签署的契约是永久的。。。。。。。”
还是那间成人旅馆,山本早早就坐在空空的房间等待。他面前摆放着十多盘录像带,内容都和之前看到的雪子那个女孩的差不多。都是从美惠子的俱乐部内流出来的。
“这些变态还真喜欢把虐待女孩子的录像拿来炫耀。”似乎想到了什么,山本咋舌了一下。“这么说白口先生也是差不多的家伙。真是个不可救药的世界。”
时钟敲了21下,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估算一下,美惠子也该来了。
正在山本准备给美惠子打电话的时候,旅馆的门打开了。是打扮的妖艳的美惠子和另一个同样妖艳的女孩,她们都拉着大型的旅行箱,里面应该放着女孩子的行李。
“欢迎。”
美惠子则摆着一张臭脸,这也很正常。没有人会把自己卖掉还高兴,除了那些变态的女孩子们。
“不介绍一下吗?”山本指着跟在美惠子后面的女孩。
美惠子虽然撅着嘴,浑身散发着杀气,还是按照山本的要求解进行着介绍,除了声音中夹杂着火星这点除外。
“乃会。”
“就这些?”
山本笑眯眯的吸着烟,美惠子却别过头去不搭理她。为了缓和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叫做乃会的女孩子主动说起话来。
“您,您好。我叫乃会,22岁。是拜托美惠子小姐。。。。。。”她停顿了一下。“成为奴隶的人。请多多关照。”
90度的鞠躬啊,即使现在很多上班族白领也办不到的。山本仔细打量着女孩,柔弱纤细的四肢,苗条的身材,端正的五官,眼镜也闪闪发亮,如果不是刚才那样变态的介绍,是个不亚于美惠子的漂亮女孩。
“很清纯吗?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惜了。”
“变态还好意思说。”
“哈。抱歉了抱歉了。我忘了你的心情。”
结果又挨了美惠子的杀人眼神。山本找借口转移话题。
“你是自愿的吗?那个。。。。。。乃会小姐。你应该知道我要委托的工作是什么?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别看我这样,可是讲原则的人。”
乃会低着头,沉思了一会。
“是。是的。是自愿的。自从前男友和我做爱的时候玩过各种sm游戏之后。。。。。。。这个身体就忘不掉那种感觉了。”
“我明白了。那契约女犬也没问题吗?主人可能是个大变态,虽然很有钱,能买得起私人土地和500平的房子,多的用卡车也拉不完的虐待道具,只为了玩变态游戏。。。。。。。真是的,我为什么要为这种人卖命呢。这个腐败的社会。”
“可,可以。乃会没问题。这正是乃会的希望。”
山本看了看美惠子,耸耸肩膀点点头。
“哎呀,明白了。那么,具体情况请看这里。契约你们都带来了吧。如果同意就在上面签字好了。还有后面的注意事项,tiao#jiao接受的内容和程度上面花钩,别忘了盖手印。”说着,山本把写着tiao#jiao的内容和女犬的大概事项,主人的基本资料的册子拿给乃会。“美惠子的我早就准备好了,是终身女犬,tiao#jiao内容也全为最高级别,当然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你要看看嘛?“
美惠子只是赌气般抱着双臂,看来她放弃挣扎了。
乃会简单的浏览了一下,就在契约书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还在一些重口味tiao#jiao上花钩。明明看的很清纯,干起这种事却意外的大胆。变态果然是不可小看的。
“哦。2年吗?你选了一个中间的时间。”
“我想先尝试一下。如果主人的tiao#jiao能满足我,我会延长实现的。”
接下来,山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摄像机,把它搭在架子上立在墙角,镜头正好冲着房间中央。
“可以开始了。美惠子的资料已经掌握了。乃会开始吧。”
山本所说的开始时认奴仪式。这在sm界算是一种默认的行为。把女孩子耻辱的活动留在影像里,让她们知道自己从今开始将过着不同以往的生活,还可以时刻警惕她们绝对不要有反抗的意识,因为她们的一切都掌握在主人手里。可以说算是从一种从人的生活到奴的生活转变的标志。
乃会很顺从的站在屋子中央,开始在镜头前一件件的脱掉衣服,最后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白光,美得像一个精灵。
“转一圈,让我可以拍到你身体的每个角落。”
乃会矜持的转了一圈,然后又按照山本的要求举起双手,挤压乳房同时报出三维,拉近镜头拍摄口腔内部,撑开双腿拍摄xiao#xue,崛起屁股拍摄gang#men的形状。
身体资料记录完毕之后。乃会裸体的跪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她开始朗读奴隶契约书,并且宣誓自愿成为奴隶,放弃人的权利。
山本扔给她一个项圈,乃会自己把它套在脖子上完成认奴仪式。
接下来是美惠子。
“美惠子直接跳过上面的环节,进入女犬着装。把衣服脱掉。”
山本拽住不情愿的美惠子,强行剥掉了她的衣服,又把她扔到了房间中央。山本丢给她早就准备好的装备,让乃会帮她穿上。美惠子开始还不情愿,结果被山本一顿鞭打,山本还把腰间别着的银色手枪露出来给她看,她才停止了反抗。
山本拿出来的是黑色束腰,10厘米脚尖着地的虐待高跟鞋,高跟鞋脚腕的地方还有锁,黑色骂声,口塞,黑皮头套,跳蛋,gang#men塞和带有电极的乳贴。
在乃会的帮助下,美惠子先是穿上黑色束腰,按照山本的意思把尺寸收缩到比腰围小1尺的地方,又被迫在si#wamei#tui上穿上虐脚高跟鞋。站起来后完全无法走路,稍微一动,脚趾就像针扎一样痛苦。然后是口塞,双手w形状反绑在背后,gang#men塞入黑色充气刚赛,xiao#xue内塞进跳蛋,乳贴贴上乳贴连上电极遥控器,最后用绳子把大腿和小腿困在一起,成双腿张开,xiao#xue完全外露的可耻姿势坐在地上。
山本一直默默地记录着把美女变成美兽的过程,其中美惠子还痛苦的哭出来,但在口塞的作用下,那声音到像是高潮时候的呻吟。一旁帮忙打扮的乃会则一脸认真的表情,让人觉得这孩子没事吧。
打扮基本完成。山本停下录像的活,从道具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烙铁,这种烙铁的温度不会很高,不会伤害皮肤,但会在皮肤上留下轻微的印记。烙铁的头是一个大写的M的字样。他拿着烙铁在美惠子眼前晃动,美惠子惊恐的眨着眼睛拼命摇头。短暂的通电后,烙铁红色的指示灯表示道具可用。山本放倒美惠子,和乃会一起拨开美惠子的pi#yan,把烙铁的头对在美惠子白屯内侧上。一阵沉闷的尖叫,美惠子的屁股内侧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m字样。
如法炮制,山本也在乃会的屁股上印了同样的字样。
休息了几分钟,两人屁股上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也没有血流出来,看来那高科技烙铁是像纹身机一样的东西。山本再次从床下拿出一个铁笼,长宽只有半米,由半径0。3的不锈钢丝编制成的铁笼。他和乃会把绑成肉粽的美奈子扔进去,套上头套,只留出鼻孔出气。美奈子的美肉被铁笼勒成一块一块,灯光下煞是好看。
“总算完工了。”山本打开乳贴上的电极开关,跳蛋开关。笼子内的美肉马上就挣扎起来。“运输途中要保持新鲜,这是常识。”
结束后,他递给乃会一个插有电动假yang#ju的贞操带,和一副带有电极的乳铐,示意乃会自己穿上,自己则在一边吸烟欣赏。等乃会穿完,又扔给乃会一件薄的像是蝉蜕的粉红色丝质衬衣,同样和透明差不多的情趣内裤,只能遮住上半个屁股的超短裙示意乃会穿上。乃会虽然有要求穿内衣,但被山本拒绝了。
完成了这样的打扮,乃会照着镜子,害羞的脸红成了一片。
“因为你要帮我搬那个大型货物,所以你这样就可以了。不过,女犬就是女犬,该做的还是要做。”
山本让乃会穿上和美惠子同样的高跟鞋,又用细铁链连住鞋帮,限制乃会的行动,这样想逃跑时不行了。
穿着这样的衣服,乃会帮忙把美惠子抬出旅馆。山本故意把车停在了百米之外。穿的这样性感,同时受着跳蛋乳铐刺激的乃会则跟在他后面,被牵着脖子,还要拉着载有美奈子铁笼的小推车,饱受着路人视线的煎熬,最终拉到了车上。
“干的不错。”
把美奈子扔到后备箱。
山本粗鲁的用手铐考住乃会的双手,一只手抚弄着坐在副驾驶上美女的乳头,一只手开车。。。。。。
昏暗的夜,车灯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山本的目的地是白口先生的私人土地。那个地方叫做庄园也不为错。之前去过几次,还被兴致很高的白口先生带领参观了新建成的木质犬屋,当然是为迎接两位美女准备的。。。。。。
此时此刻的白口私人土地上,白口公馆内正在举行着秘密的活动。
就内容来说更像日本sm游戏中的奴隶交流。披着上流社会之皮的变态们聚集在这里,尽情的展现自己tiao#jiao的奴隶,还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像是交流一样呼唤奴隶们。
灯红酒绿的公馆内,小礼堂下坐满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名流。他们喝着名贵的红酒,桌子下面趴着quan#luo的女奴。这些女奴的拘束格式各样,表现出主人的口味,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脖子上的链条拴在主人桌角下。
礼堂正中央是一个小型舞台。穿着半透明黑色比基尼,黑si#wa的性感女主持人正在引导者节目,活跃会场的气氛。
被牵上来的是一名漂亮的女奴。。。。。

女孩子, 皮肤白嫩, 让男人, 上班族, 白衬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