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调教小说 我 的 SM 经 历

我 的 SM 经 历

广告位

我 的 SM 经 历(1)
萌 萌

我很小的时候由于家里的原因(以后我会详细写的),使我喜欢上了捆绑,特别想被绑起来,尤其是想被绑起来游街示众。有时在家偷偷地有绳子捆绑自己,体验那种独有的快感。慢慢地对绳子也知道了它们的用途。绳子,有棉绳、皮绳、粗麻绳、细麻绳等,棉绳捆人痕迹小,用粗麻可以捆的好看但捆不紧,要捆的紧捆的刺激还是细麻绳。尤其是公安用的警绳俗称小绿豆绳那捆人才紧呢,小绳都能勒进肉里去,所以过去犯人不怕手铐就怕小绿豆绳,见了麻绳就打哆嗦,在把犯人五花大绑捆好最后一抽绳的一瞬间,犯人就回大小便失禁拉尿到裤子里。我有一次这样的亲身体验,那种滋味终生难忘。
那还是七年前九六年夏天一个周末的傍晚,那年我二十一,刚在五月和老公结婚。我和老公吃完饭没事,就到卫生间里去玩捆绑游戏,老公刚把我捆绑在水管上就听有人敲门,他对我说你等会,就出去开了门,进来的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俩从小在一块尿尿和泥玩,又一块上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他上了大学,他这个同学上了警校后来当了公安干警。他俩好的无话不说穿一条裤子。进来后他们抽烟喝茶说了一会话,主要是说第二天要出去玩,邀我们一块去。我老公答应第二天一块去,我在卫生间里则盼他快点走,眼看他们说完了,他说明天见,就告别往出走。当他走到卫生间门口时说我解个小手,说完推门就进了卫生间,闹的我老公措手不及(我怀疑这是他俩搞的鬼,是两人说好了的,要不为啥他身上装着警绳,可我老公后来死不承认)。
他进来后我啊的一声就楞住了,我好羞啊,我这样的打扮暴露在外人面前:我们每次玩时我都要化上特浓的艳妆,脸上搽着闪光亮粉、描着细细弯弯的眉,抹着五彩眼影、化着黑眼线、粘着假眼睫毛、化着黑唇线、打着特浓的唇膏、唇膏上还抹着亮彩。我脖子上戴着皮项圈上面还栓着一条铁链,上身穿着quan#luo背露脐小吊带紧身衣,后背只有两条细带,比一个乳罩大不了多少,下面穿着8寸特短超短裙,里面穿着一条特性感的小丁字裤,实际就是两根细带连着一块二指宽三寸长一块小布条,这小布条还是半透明的细纱,穿上后里面的秘逢隐约可见,最性感的是两边还露出几根阴毛,我老公捆我时连捆带揉搓,我的皮裙都抬到上面了,把底下的都露了出来,羞死人了。脚上穿着后跟足有16CM高的特细高跟皮鞋,这些就够丢人的了,可我偏偏还有比这更出格的,那就是我胸前挂着一块大纸牌子,上面写着:

三陪小姐 卖Yinji#nu
萧 萌 萌
他也楞了,可他反应特快,马上回头对我老公说:呵,你在家欺负嫂夫人,快去解开。我老公赶快解释说,这是我们两玩,并说你嫂子早就想尝尝被真正绑起来的滋味。还说反正你今天也看见了,你就帮忙了了她这个心愿吧。他同学想了一会对我说:嫂子你愿意吗,我羞的低着头想已经都让他看见了,人也丢了,就这样吧。我就点了点头。我老公说:在那绑?进屋里吧,他说:就在卫生间。
他把我解开后对我说:就这样捆吗,我又点点头,他说:牌子呢。我小声说:就戴着吧。他又问:有多种捆绑方法不知你想尝那种,我把头低低的象蚊子似的说:最紧的。他说:那种捆绑法是过去给重犯的,无论是啥样的犯人只要捆他一绳他就什么都说了,你就要这样的吗,我点点头。他拿出小绿豆绳两头对折挽了个扣,把麻绳搭在我脖后绕在我胸前交叉然后在我两臂上各缠了六圈,把我两臂背到背后两个小臂向上,他右手提着绳头,左手托着我两臂,右手使劲一抽绳头左手使劲一托我手臂,麻绳只喇一下就勒进了我肉里,疼的我嗷地
一声差点翻了白眼,接着他把我两只手腕绑在一起剩下的绳头穿进我脖后的扣里,又使劲一提然后把绳头系好说:好了。他接着说;咋样,够劲吧,这就是那种最重的绑法,看,屎尿都出来了。我一看:妈呀,我的尿顺着大腿望下流,屎也出来了,臭哄哄的。可是,我那里能顾的了这些,疼的我张着嘴直吸凉气。随着疼痛一股快感的电流麻簌簌的慢慢传上来。可能还不到一分钟我就站不住了,两腿一软跪下了接着就歪在地上,他问我:痛吗,给你解开吧,我摇摇头说:有铐子吗?他掏出来手铐,我对他说:扶我跪好铐水管上。他操做完这一切,我轻轻对他说:谢谢你让我尝到了真正被五花大绑的滋味,再见。他知趣地对我点点头走了,临走对我说:手铐就送给你们玩了,不必还我。
他走后我老公过来关怀我,说:哇,麻绳都勒进肉里了,疼吗。我说:当然疼了,不过也特刺激。他摇了摇头说:真不理解,我说:把那块大镜子方到我前面,让我看看被真正绑起来我是什么样他把镜子拿到我跟前方好,我一看,哇噻,镜子的我浓妆艳抹又妖又艳、穿的又少又透又露,比歌舞厅里的小姐还小姐性感极了。我对老公说:喂,我象不象被公安抓起来绑着游街示众的卖Yinji#nu啊。我老公说:象,特象。我说老公,你敢不敢把你那个同学叫回来,让他穿上警服,把我就这样押出去,真正把我游街示众。老公说,那可不敢,怎么,你真的想。我说:老公,我真想就现在这样子被游街,可惜没人敢,老公你走吧,出去玩会,一小时后回来放我。他就出去了。
我被捆绑着跪在这里,看着镜子里的我,越看越兴奋,随着时间越长也越来越疼,可是,越疼也就越兴奋,兴奋的我嗷嗷直叫,一会就到了高潮。这高潮一直不退,直到我老公一小时后回来我还在高潮中,我对我老公说:快,给我啊,老公楞了,给什么。呀,我说:你好苯啊老公,你不是一直想叫我给你kou#jiao吗,还不趁现,多好的机会呀,以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他一听,急三火四脱了裤子就塞进了我嘴里,我含着他的,贪婪地舔着吸裹着。边吸裹问他:刺激吗他也兴奋的直点头。好一会,我吐出来说:快放开我进入下面。他说:没手铐钥匙,唉,好苯啊,还不快去拿。等他拿回钥匙又半小时就多了,给我开了手铐,要接开麻绳,我说:不要吗,就这样放进去,喂,老公,他听我叫他就说,又有啥花样,我说,哥哥,先给小妹戴上口枷吗,他赶快把口枷拿出来给我戴上,我趴跪在地上让他给我放进去,吗呀,这样做爱简直刺激死了,没一会我就又到了高潮。回头看看他也刺激的要死。:喂,死哥哥,后面,他一听高兴死了,赶快又cha#jin了我的hou#ting,我这是第一次让他做后面。我问:咋样啊,他说,裹的好紧啊,说这是我们俩这几年最刺激的一次。一直玩了一个多小时才最后谢了。
这就是我被真正五花大绑的经历,说给你别笑我。那一次老公还用数码相机给我照了几张。

我 的 SM 经 历(2)
萌 萌
我没有什么写作基础,也不会写什么东西,只是想把我的真实的经历记录下来献给喜欢SM的朋友。

那晚上我和老公玩了以后第二天我们没去玩,你想啊,我第二天两臂上的痕迹消不了怎么出门啊。所以邀老公同学第三天出去玩。
第三天我们两家四口到郊外玩的时侯老公同学悄悄问我,那晚咋样,我不好意思地说:特刺激,后来老公和他又悄悄地嘀咕,我看到他们说话时他同学眼睛描着我嘴角发出不怀好意的微笑,我就知道他俩在说我。而且老公把那晚我的话告诉了他的同学。
果不其然,等快回家的时候他同学又悄悄和我说:你真想实际操作一回?我一个女孩怎么回答这样的问话,尽管我心里疯狂地想,可是我嘴里说不出啊,我用眼睛瞪着他,嘴上说:你坏死了。这无疑就告诉了他我的意思:我愿意。
当时我以为他也就是说说罢了。过后我早就忘了。谁知到了九月上旬老公同学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一趟,我问他啥事,他说电话里说不清要我去他单位,我就去了他在的公安局,原来他还是治安处的一个科长,我问他啥事,他说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我一听就猜到是那天郊游时说的话。我说:你坏。他说:真的,不骗你,就看你愿不愿意了。接着他和我说了具体情况。
他说的意思是现在国庆快到了,为了迎接国庆上级布置了扫黄打非工作,近来他们治安处的任务主要是扫黄,要搞一次大的行动,想让我去给他们当特情,我问啥叫特情,他说就和卧底差不多。接着他介绍了情况说:他们早就注意到一个挺大的洗脚屋有卖Yin嫖娼,但是查了几次都没有,可是老有人举报这个洗脚屋,上级老批评他们,甚至有个别领导说他们有意包皮是洗脚屋的黑后台,为此,他们处长还差点丢了官,所以这次下了很大决心要查,但是查要有办法啊,因此找我去给他们做特情也就是做卧底。具体做法就是让我扮成小姐也就是让我扮成卖Yinji#nu去侦察.这种事,尽管我特想去可我怎么能轻易答应,我就说我老公最近去了深圳打工已做了白领所以我不能去,他说正因为你老公去了深圳打工,还在深圳买了楼花,只等房子一盖好就把你也接过去,所以你去不受影响,还因为我公婆在上海,而我老公又是独子,我又是外地人在本市没几个人认识,再说,那个洗脚屋靠近城郊离我们家很远。我扭捏老半天最后答应说我可一去,但要公安给我一个证明,证明是他们派我去的.他们马上就给我办好了证明,还给了我一个假身份证。我一看身份证上写着:
王丽 女
出生年月是1976年,
某地人:XXX XXX
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原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气的我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反到笑了,老公同学说,别生气,知道你会答应的。我拿了身份证以后,他们又给了我一本按摩的书还有一个随身听并告诉我这是一个高性能录音机,说了用法,最后又培训了我整整一下午,第二天又培训了我一整天,大多是我怎样保护自己和应对特殊情况。最后还给了我一些钱让我买化妆品。送我出来和我握手告别时,老公同学向我挤了挤眼说了句话:祝你好运,没忘记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故事吧。说着,递过来一个纸包,我接过来瞪了他一眼,扭头走了。我明白,他的意思无非是叫我在关键时候舍出我的身体帮助他们。
回到家打开纸包一看,里面十几张碟,呀,全是毛片,有香港的、日本的、欧洲的,哇,还有几张SM片呢,我高兴死了,我边认认真真地看按摩书,学着各种按摩手法,边在家看那些毛片,仔细看人家的姿势动作。哇噻,原来还有这么多xing#jiao花样。有成双成队的,还有一女多男和一男多女的,最刺激的还有shou#jiao。
我在家看了三天。到第四天是我们约定的时间,我急不可待地收拾好家里的一切,锁好门,把家门钥匙藏在家门顶上。就上街去了,到专卖前卫另类饰品一条街,这里的东西都是最时髦的,所以有人叫它小姐街。我到了小姐街先注意观察,看看那些最前卫的女孩都怎么穿戴打扮,看了好几个,我终于决定照着我认为一个最时髦前卫的女孩的样子打扮自己,我仔细观察了她好久,默默地记住她穿什么,怎么化妆以后,我先到化妆品店买了好多化妆品,有最时髦的各式口红、唇彩、亮色眼影、各式眼线笔、唇线笔、各种假眼睫毛还有粉底爽、带金星的闪粉,各式耳环、项链、手链、脚链,还买了好几副水晶甲片。买完了化妆品到了服装区,先买了好几副最性感的乳罩丁字裤,又买了几件各式小吊带背心和特短超短裙、热裤。这些东西买了先捡最性感的穿上。在穿热裤的时候,那热裤好像专门在前面挖去一块,刚刚提到我的胯上,尤其前面还露着几根阴毛,那个卖裤子的小姐说,露着几根阴毛才刺激性感,叫我别刮去。
最后来到鞋城,先买了一双紫色带金饰后跟细的象筷子足有15CM高的特尖头皮鞋,又买了一双黑色前底后10CM后跟高23CM的长统靴,把长统靴穿上把买的东西装在一个双肩背里,出去打上车来到我要去的洗脚屋,下了车,我没进洗脚屋而是先进了离洗脚屋不远的美容厅。
进美容厅上了二楼女部,服务员把我让进椅子里,师傅过来问做什么项目,我拿出二十块钱悄悄递给师傅轻声说:好好给小妹做,这是你的喝茶钱,师傅高兴坏了,连声说谢谢。问我怎么做,我东张西望看了半天,看了几本流行发式书样也没选中,突然,我眼前一亮,从我跟前走过一个女孩,她那发式特前卫。我对师傅说:就照那个女孩样子做,一点也别差。师傅看了一下说:这是现在新流行式样叫:乱发,我问他:你会吗,他笑了笑说;我是这里最好的师傅,说着就开始动起来。他先把我的头发剪成短短的只比男孩留的那中寸头长些,在前面留了两绺长长的浏海,脑后正中后面留了一撮象兔子尾巴,然后全部漂成白色,接着上色彩,前面两撮浏海一撮染成大红色、一撮染成草绿色、后面的兔子尾巴染成天蓝色,其余的全部染成略带黄的金白色。染完色又把我的头发电烫成一撮一撮的。
做完头发我对着镜子一看,呵,好靓啊,原来都说白人长的好,现在我明白了,那是他们的金发和白皮肤的原因,我们如果也把头发染成金黄和他们同样亮。接着我把化妆包递给师傅请他给我化妆,他问我:浓点还是淡点。我说:浓点。他又问我:小姐,浓妆分好几种,有晚宴妆、舞会妆还有……,还有什么你怎么不说了,我问。小姐,还有一种被人叫做服务妆。什么是服务妆。他说:就是夜总会歌厅里的小姐化的那种妆,师傅接着说:你看那边洗脚屋里的小姐全化那种妆,她们全是在我们美容院化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男人特别喜欢女孩子化浓妆,因为浓妆显得妩媚、性感。只是那种妆现在名不好听。我问:“叫什么?”有的人叫它小姐妆,还有人叫它“鸡”妆。他边说边问我,你化那种啊?我低着头轻声说:就你最后说的那种。他听完,看了看我,在我脸上操作起。
他先给我洗脸,然后精心地修眉,这个师傅可能生来多话,边干活边问:小姐在那发财啊?我为了让他给我化好也为了刺激他,声音轻的象蚊子似的说:就在你刚才说的那边的洗脚屋,他听了没说话只点了点头。修完眉就给我脸上打粉底,等粉底快干了给我脸上扑上定妆的亮闪粉,接着粘上假眼睫毛刷上兰色睫毛膏、描上细细的弯弓眉、眉下的眉骨用银粉打亮、化上重重的蓝眼线搽上炫彩闪亮眼影,还打了鼻影。最后他给我精致的描画了唇线搽上特别性感的紫炫色口红,脸上就化完了。我拿出长长的上面画着金色花的甲片让他给我用指甲胶粘在十个手指甲上,两个小手指甲上还打着小孔,上面穿着小环。
化妆完,我从手袋里拿出饰品,戴上耳环、耳箍、项链、手链、脚链和臂箍,在大落地镜前一照:哇,我简直都貌7b不出自己了,这是我吗?镜子里一个又妖艳又妩媚,又前卫又另类的女孩,看起来既有十八九女孩的年轻,还有二十五六的成熟。镜子里的我浓妆艳抹,一头金黄的短发,前面两撮刘海一红一绿,后面一撮天蓝,上面穿着贻d胸极底露着深深的乳沟和小半个乳房,底下露着小蛮腰肚脐,quan#luo背吊带衫,后面三条细带一条是吊带,一条是乳罩带,靠下一条是吊带衫的后系带。下面穿着热裤,紧紧包着臀部,底下齐大腿根,两边刚刚到胯骨,前面往下凹刚到耻骨上一点点,给人的感觉只要一动它就会掉下来,这就是最前卫的热裤,我量了一下它只有五寸,还不如我的高跟鞋的后跟长,最刺激的是我里面穿的丁字裤上的带露在热裤上面。脚上穿着黑高筒靴。这一身打扮真是少的不能再少了,我敢说这化妆打扮穿着走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是最性感最前卫的。
我和师傅结帐交了款下楼出了美容院,下楼梯时就听楼上两个女服务员悄悄说:这女孩多靓,另一个说:“鸡”肯定是个“鸡”,听见这话我觉得我的脸刷就红了,只是有浓妆盖着看不出来,我赶快出了门。
我一到街上,就象通电一样,人们的头唰一下全扭了过来,绝对的百分之一百二的回头率。走在我后面的两个小伙专门赶到我前面回头看我,边看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一个说:这女孩靓极了,足有九十五分,要是包着这女孩干她一回,死也值了。另一个说:你想干她,容易,有钱就行。那个问:怎么说另一个说:没看出来,“鸡”。那个说:你怎么知道。另一个说:我肯定这是个“鸡”你没看她脸上化那妆,大白天时髦女孩那有化那浓的妆的,只有做“鸡”的女孩,她们在那种昏暗的只点着三瓦小灯的地方陪客,脸上要没有浓妆就显得特苍白,再说男人去那里玩就是要找性感妖艳的女孩,要不还不如回家睡老婆呢。所以,她们化的那妆说好听点叫服务妆,那个说:那不好听的叫啥。不好听的叫“鸡”妆,你看,还有她穿的衣服你注意了没有。那个说:注意啥。另一个说:你注意她把内裤的带提到热裤外面,这种穿法只有做“鸡”的才这么穿,这也有名称叫三陪服。那个说:你这么肯定。另一个说:没问题,你看着,她保准进那个洗脚屋,她要不进洗脚屋不是“鸡”你把我眼珠子抠去,咋样哥们,你想不想干她,你要想干她我给你联系。他俩故意只走在我前面两三米,专门把他们说的话叫我听见,说着话还不时回头看看我,另一个还向我眨眨眼。气的我只想哭,心想,我这是为着什么来受这气。真想回头不干了,可又一想,我不是早就想做做这种刺激吗?再说了,已经答应了老公同学,又怎么好不干呢。我也好笑自己在小姐街观察了半天竟然观察的是个ji#nu,而我自己不知不觉竟穿上了三陪服、化上了“鸡“妆,把自己完全打扮成了一个ji#nu,看来人说的不假: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人人嘴上都骂ji#nu脏,可是还有那么多人去嫖妓,我想,既然今天我在外表上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鸡“,那就在进入洗脚屋以前先实践一下,逗逗眼前这两个人。
这时只听那个又问:咋联系。另一个说:你想不想干她吧,你要想干她看我的。说着一拉那一个俩人停下,另一个转过来对我说:小妹,好靓啊。我学着毛片上女的用眼神勾着另一个,嘴里嗲嗲地说:“哥哥,想小妹了”我手摸着胸“看。小妹,这da#bo,多性感”边说着边靠上去,用两手勾着他的脖子把我的红唇凑到他脸前,嗲嗲地说“哥哥,亲亲小妹么,咋样,让小妹伺候伺候俩个哥哥好么。”
“喂,哥们,小妹我功夫特好,吹拉弹唱都特精,来吧”谁知,这俩直往后退,另一个说“小姐,改天吧”我说“那好,哪天哥们有需要到洗脚屋找小妹呀,”说着,我往前走,进了洗脚屋,还听见后面两人在说:咋样“,我说那是个懠对吧。咱这眼,从来就没看错过。”
我进了洗脚屋来到总台报出我的姓名并说我是三天前就打电话联系好到这里工作的,总台出来一个人把我领到里面的经理室。进了经理室让我坐下,马上进来一个女人,看样子有三十多岁,她进来走到我身边,没说话盯着我看了老半天。我让她看的有点发毛低着头用手抠着我粘着的假指甲片。等了好一会她才开口。她问了我好多如那的人、叫什么、多大了、家里都有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等一些细节。这些都是原来罗进早就帮我编好了的,我一一做了回答。对了罗进就是我老公的同学。她又问我以前做过坐台小姐没有,我说以前从没做过,她点点头说:那我就得找个人带你了,接着她介绍了这个洗脚屋的情况,最后对我说“我们这里是正规的娱乐休闲场所,不准坐台小姐给客人提供性服务,如果发现坐台小姐向客人提供性服务要严肃查处并由个人承担一切后果”。然后拿出两份合同叫我签字,我看了看合同非常正规,也包括她最后说的不准向客人提供性服务的条款,其实罗进早就告诉我他们这种地方都是这样说的。我看了看工资提成都写的很清楚没啥问题就签了字,她收起一份给了外一份。然后叫领班进来交代说这是新来的王丽,你给她安排到8号房让毳毳带她,领班和我就告别出来,刚走到门口还没出门,她又叫住我们问我:你在这做别叫你的真名,要叫一个好听点的假名字。我没多想随口说:萌萌,她说,阿,不错,挺好听的,你就叫萌萌好了。我听后心里萌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但也不好改口了就点头同意了,谁知道我把真名报给她以后给我以后带来了很大麻烦。
领班把我安排到一楼一间两人间里对我说:你就在这间做晚上就睡在这。然后给我介绍说:我们这里一二楼是中档消费区,给客人做洗□ ‘7d和各式按摩,三楼是高档消费区有酒吧、茶吧和按摩间,你先在一二楼看看,你的同屋叫毳毳她也是你的师傅,先由她带你,你跟我来领工作服。我跟着她往出走,她边走边对我说:毳毳人挺好的,让她多教教你,哎,你没事可别上三楼。
领完工作服出来走到大堂她对一个女孩说:喂,毳毳,过来,这是你同屋叫萌萌,经理叫你带她。只见一个女孩站起来,我一打量,这女孩和我差不多高,有一米六四六五的样子,长的满清秀的,也化着浓妆、染着头发、穿着小吊带露脐紧身衣、热裤和细高跟鞋。她走过来看了看我说:跟我来。就领着我回到我们房间。
进了房间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就象个宾馆的标准间,一进门是个卫生间,房间里有两张床和床头柜,床是那种底下带箱子的,旁边有门,只是这床比宾馆的床窄,顶多也就一米宽,两张床放的离两边的墙有一米的距离,两张床的头上放着两个可以半躺着的沙发。每张床的上方按着两根好像是电镀管,可能是供按摩小姐给客人踩背用的扶手,两张床中间还有一条钢丝,上面吊者布帘。靠墙的另一边放着长型柜,柜上有电视、饮水机。我还没看完,毳毳就对我说:你用靠窗子的那张床,咱们各自的用品放到床下的小柜里,床白天给客人按摩,晚上我们睡,沙发是给客人洗脚用的。我一边听一边解开装工作服的塑料袋,拿出工作服看,这工作服上衣是吊带装,吊带是那种垮在脖子上的,还在胸前交叉,这样的好处是使背部裸露的大些,布料是是那种带松紧的就是做泳衣的那种料,人穿上以后绷的特紧,身体的线条能全部显露出来,特性感,它还有个好处就是不必按每个人体型剪裁而又能使每个人体型都能显出来。下面是一条短裤,它可不怎么好看,长长的,也没线条。毳毳看我拿着短裤看,就说,放着吧,那是政府部门规定的式样,没人穿,只有应付检查时才穿上。
我看见塑料袋里还有个小塑料袋,刚掏出来看见里面是一顶红色的船型帽,就听外面有人喊:快点,总经理来检查了。毳毳听后赶快打开她床下的小衣柜,拿出一顶我手里那的船型帽往头上戴,边戴边对我说:快把船型帽戴上,总经理来了,我一听也学着毳毳那样把船型帽戴在头上,往头上戴的时候就听叮叮当响了几声,我一看,三个金色的小五星掉在地上,正要拣,门开了,几个人走进来,毳毳赶快拉了我一把在床头站好。进来四五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又高又胖,剃着平头,满脸横肉,估计他就是总经理。后面跟着几个人,其中就有刚才和我签合用的那个女经理。他们在屋里看了看,那个总经理突然对我说:你帽子上的星呢,啊,我张口结舌,楞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后面那个象马仔的对我说:刘总问你话呢,为什么不回答。旁边那个和我签合同的女经理赶快走上前说:刘总,她是刚来的,还不到一个小时,不知道规矩,转头又对毳毳说,好好带她。毳毳赶快答道:是。几个人又看了看出去了。
毳毳对我说:吗呀,吓死了。接着过去拣起那三个五星走过来对我说:这个刘总可厉害了,从小闯荡江湖,现在开着好几家公司,身价上几千万。我不解地问:这三个小星有什么重要啊,还值得他那样。毳毳对我说:你不知道,这几个小星是咱们的服务等级,咱们这个洗脚屋实行五星级服务,服务员都必须在帽子上戴星。
我看了看她说:我以后叫你毳毳姐好吗,毳毳说:好吧,你就叫我毳毳姐好了。我说:“毳毳姐,那你是几颗星啊”。她说“三颗”。
我说“毳毳姐你就详细给我说说好么?”
“好吧”她说:“反正上面也是让我带你,我就把这里的服务全给你说了。”接着,她就祥祥细细地介绍了各种按摩的操作方法和洗脚屋的规矩。原来这里一二楼都是正规按摩,不提供性服务,顶多给客人打打飞机。只有三楼才提供性服务。毳毳接着告诉我,她已经决定上三楼了,现在在等地方,只要有空房间马上就去,也就是今明两天的事。我看这她,暗暗为她惋惜,又一个漂亮女孩要去做ji#nu了。
晚上我为一个客人洗了脚。没顾客了,我出去给罗进打了电话,详细汇报了这里的情况。罗进指示我一定要想办法打进三楼。我说什么也不同意。罗进在电话里又是求我又是许愿的,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了他,但是我也要他答应我,在接到我的电话二十分钟之内必须赶到,否则穿帮别怪我。
罗进也答应了我,他又要求我,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暴露我卧底的身份,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就是到了公安局,也不准暴露我的身份,他说我要是暴露了身份怕有人走漏给黑社会,黑社会会报复我,那时我就会有生命危险。要我牢记只有在他面前才可以露出我的身份。
果然,第二天一早,经理就来叫毳毳,毳毳就被安排到了三楼,我趁势也对经理说想上三楼,她看了看我,说你要想上正好有个地方,走吧。
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谁能想到这么容易。但话已说了,就只好收拾好我的东西跟着经理上了三楼。

我 的 S M 经 历(3)
萌 萌
我和毳毳跟着经理上了三楼,经理安排毳毳进红梅厅,安排我进玫瑰厅。进到里面后我归拢好自己的东西,就借口去美容院化妆出来,到了昨天我进的美容院。我还是上来二楼,坐到我昨天的座位上向昨天给我做活的师傅一招手,那个师傅一看我来了,立刻过来。我又拿出二十块钱说:师傅,给你喝茶。他高兴地收了。问我:“小姐,照昨天的来?”
我点点头,把嘴伸到他耳部:师傅,能不能再浓点。他点头后就先给我洗面作面部护理,还做了面膜。最后才是化妆。
给给我化妆前边他问我说:“小姐,最近有法国进口的一种口红和唇眼线笔还有定妆闪亮湿粉和各色闪亮眼影、睫毛膏化妆以后不掉色,要用专用的卸妆水擦才能擦掉。”
我问在那卖,他说他有几套。我问多少钱,他说一套一千八。哇,这贵。我想了想,我知道,他想赚点,就说:师傅能不能便宜点。他说:“好,看在你老照顾我,给你一千四。”没办法,我掏出一千四给了他。他拿出来几套让我挑,等我挑好了。他说今天就给你式式,不好,明天给你退钱。
他给我化完妆,我对镜子一看,是很靓,比昨天还妖艳妩媚。
从美容院做完化妆出来。路上我打电话给罗进告诉他我已经被安排进三楼。他在电话中又是千嘱咐万叮咛:不管发生什么事就是把我当罪犯抓起来除了他不管是对谁都不要暴露我的卧底的身份,他说公安内部也有和黑社会有联系的,如果把我的卧底身份透露给黑社会,黑社会肯定会报复我,我有生命危险。
我们还规定了一但客人进来,我怎么和他电话联系。并说他一接到我的电话一小时二十分后准时到洗脚屋(这个时间是我还有毳毳估计的,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时间正是小姐和客人做爱前的时候)。我听的出来他的高兴,就满口答应了他。
化完妆回来,吃了午饭我就上了三楼我的房间,在门里偷偷观察,不一会,就见领班领着三个男人上来,进了三个按摩房间,领班还没有下楼,另一个总台服务员又领着两个客人上来,这两个客人是有老相好的,分别进了两个按摩间。
我到楼下转了一圈刚想上楼就见两个男人走进洗脚屋,其中就有我昨天洗碉d的客人王总,昨天我给他洗脚时他就用色咪咪的眼神盯着我,眼睛直朝我胸脯看。他也看见了我就招呼说:“萌萌,还认识我吗?”我稍微楞了一下就赶快象别的小姐见了老相好的一样,走到王总跟前两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腮边给了一个吻:“呀,王总还没忘记我啊。”他也趁机搂着我的小蛮腰说:“我做梦都想着这靓的小萌萌,怎么能忘呢,今天就是来找你的,怎么,今天陪陪我好吗?”说着我俩上三楼进了屋,我俩上楼时王总回头对领班说,你给我的朋友找个漂亮点的。领班把他的朋友领进毳毳的红梅厅。
一进房间王总就紧紧把我搂进怀里,嘴唇压在我的双唇上,舌头硬是挤进我的嘴里,强行和我接吻。
吻了好大一会,他躺到榻榻迷上说:“萌萌,今天怎么服务啊。”我先给他按摩,他一边和我东拉西撤一边用眼睛死盯着我的胸看。一会,他终于按不住了,说:“萌萌小姐,今天可得让我享受享受你的玉体了吧?”
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不能说不行,因为这是三楼。所以,只好点点头。
他高兴的把我搂进怀里说昨天他就想和我亲近,因为在楼下他才没干,想不到今天他终于如愿了。他一只手伸进我的胸罩里摸着,另一只手拿过他的夹包说:“萌萌小姐,送你一件礼物。”说着拿出一条精致的狗脖圈,上面还连着一条铁链。我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一件SM虐品。
他拿着那条带铁链的项圈戴要给我戴在我脖子上,我说什么也不肯戴。他就又拿出来一叠厚厚的钞票塞进我化妆包里。
哎,有什么办法?毳毳说在三楼就要满足客人的需要,再说,我有特殊任务。我捶了他一下又给了他一个吻。他趁势把狗脖圈戴在我脖子上。给我戴好狗脖圈以后,他高兴地一边欣赏,一边摸出烟来点上吸。这时我利用这点时机,借口上卫生间,进了卫生间关上门,赶快给罗进发了信号。
等我发完信号出来,他又搂紧我,一边亲吻,一边慢慢脱我的衣服。我心里直祷告,慢点脱,慢点脱。可是,我身上就这么一点衣服,那里禁托啊,没一分钟,我身上就只剩下了刚能遮住乳头的小乳罩和透明的丁字裤了。我被他亲吻的也来了点情绪,没注意他戴在我脖子上的狗脖圈那铁链的另一头是个锁扣,等我发现了,我的双手也被他铐进了锁扣里。当我听见“咔”咔”一响发觉不对时,他一翻身就把我压在了身下。
他把我压在身下以后,三下两下就把我脱了个一丝不挂,接着他自己也脱乾净。我在他身下使劲挣扎,可是我毕竟是个女孩子,手又被铐着,一会就没了力气。他就给我来了个霸王硬上弓。那大大的,硬硬的大ji#ba一下子就cha#jin我的xiao#xue里,疼的我“嗷”地一声。
完了,完了,我想:这下我真成了ji#nu了!当他的大ji#ba一进入我的yin#dao,我就从一个贤惠的小媳妇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卖Yin小姐了。
就听楼梯一阵响:呀,是警察来了。就听门“乓”的一声开了,传来一声:“不许动”接着进来好几个警察,其中,还有一个警察抗着摄像机。吗呀,是警察闯了进来。
王总也蒙了,还趴在我身上不动。我从王总身下爬起来,手伸向我的衣服,就听一个警察呵道:别动。吓的我赶快把手缩回来遮挡着我的下面。那人又喝道:“跪到墙边上,把手举起来”我走到墙边,乖乖地跪下,举起被铐着的双手。王总也过来和我跪在一起,举起手。等了一会进来一个人对那两人说:让他们穿衣服铐上下楼。那两人把头一摆,王总赶快拿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我用被铐着的双手先把那种小小的丁字裤穿上,再穿上短短的热裤。想穿上面的衣服,被铐着怎么穿啊。这时警察对王总说,帮她穿上,王总拿起我的小乳罩给我戴上,又拿起我的紧身衣刚想往我往身上穿,那个后进来的走过来一把拽过去说:“别穿这个了,把手伸过来,”我知道这是要铐我,就把双手并拢在一起伸过去,他掏出手铐扣在我已经戴着铐子的两腕上:“咔,咔”两声就铐上了,回头喝王总说:“过来”王总走过来和我并排,他拿起王总的右手穿进我的胳膊里,把王总两手扭到背后“咔,咔”给他上了背铐。这下我俩谁也别想跑了。给我俩上完手铐就押着我和王总往外走,当走到镜子那时我不由得往镜子里一看,呀,我脖子上还戴着王总给我戴上项圈呢。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下到一楼大堂一看,哇呀,毳毳还有另外五对都和我一样两人铐在一起,其他的十二个小姐也都戴着手铐。我抬头看了半天,也没找到罗进。这时,警察把我们押到外面,我一看,吗呀,警车离着有一里多,停在美容院门前。外面的人一看押出来小姐、嫖客,都往过跑,一会,路两边就堆满了人。警察在两边护持着把我们押在中间往警车那里走。
两边的人边看边指点着说:“哎,哎,快看,那些小姐上面都只戴着个乳罩。”“哇噻,这么小的乳罩啊,还不如不戴。”“你不懂,戴着小乳罩比不戴还性感呢。”“哎,哎,你看那不是几昨天那个小姐吗?那个,就是那个脖子时戴皮项圈的那个,昨天不是说要陪咱俩吗?”“对,我想起来了,就是她,长的好靓的那个。还没陪咱俩就被抓起来了,好可惜。”“你着什么急,像她们这些小姐,常在河边站,那有不湿鞋的,被抓那还不是早晚的事。你放心,过两天,罚点款就放出来了,你要找她包在我身上。”
我听了,抬头看看,就是我昨天进洗脚屋前的那两个男的,他们正指点着在说我。
继续往前走着,慢慢的我觉得我低下生出一种快感,这种快感逐渐增强,我感觉到我底下开始往出流水。原来和老公SM,老公把我绑起来,有的时候老公还押着我模仿把我游街示众,那时我来快感。后来我就真的想尝尝戴着手铐被押着游街示众的滋味,没想到今天真的戴上了手铐被押到街上,而且是浓妆艳抹只穿着热裤戴着小乳罩被押来,我还真的来了快感。
王总这时悄悄对我说:“萌萌,别怕,我在公安有好多朋友,我保证把你捞出来。”一会就走到美容院门前,那里围的人更多,我稍微把头抬起来看了一眼,给我化妆的师傅和他的助手都在门外看。当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也正好在看我,我和他眼神一对,我赶忙把头低的低低的,赶快上了警车,被拉进公安局。
进了公安局就把男女分开关押,把我们这些小姐押进一间屋子里,都给我们戴上背铐让我们跪在墙边,墙边一米来高有一圈铁管,把我们的手铐套进去,我们就既不能坐也不能蹲只能跪着了,等警察出去以后我 打量一下,这房间里一共关押着三十三个小姐,她们都和我一样下面有的穿着热裤有的穿着超短裙,上面只戴着乳罩,而且大都是性感的小乳罩。
我双手被铐在背后的铁管上,想着这两天的事,想着想着 我又慢慢的来了快感。
等了一会,快感慢慢过去,我就开始受不了了,我的双手被铐在后面有穿在铁管里,我想蹲着或是坐着都是不可能的,站也站不起来,就只好跪着,可跪着时间一长两个膝盖钻心的疼,实在受不了,可那有什么办法啊,跪在那里越扭动越疼。我往两边看看,那些小姐也都和我一样跪不住了,在使劲扭动,疼的呲呀列嘴的。我就想这个罗进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又等了一会,就开始提审了,小姐们被逐个押出去,没过一会我也被押出去,当给我松开手铐我站起来时,我觉得那简直是最舒服的时候了。
我被押到一间房子里。房子里摆着一把椅子,椅子就是我们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的那种公安审罪犯的被焊死在地上扶手上带着一根木栏杆的铁椅子,两个女警让我坐进椅子里,把栏杆搭上锁好就出去了。我对面是一道用钢筋焊起来的墙,那一面有两张桌子,后面坐着三个警察,。
警察开始审问我,先问了姓名、年龄、籍贯等,问完对我说:“不老实,你真叫王丽吗?”我说我就叫王丽。那个警察拿出一张身份证扔到我脚下说:“萧萌萌,别装算了。”我一看,呀,这愿我不小心,把我的身份证装在我的化装包的夹层里,被警察给搜出来了。我只好低下头不吭气。
警察又问我卖Yin历史,我说我没卖Yin。他们说我不老实,都被录了象还说没卖Yin?听到这,我低下了头。几个警察看看我说:“押下去吧。”
因为有罗进的事先嘱咐,我没敢说出罗进让我去卧底是事,就被押出去了,押我进了一个房间那两个女警就出去了。罗进走了进来,他一进来就说:
“萌萌,你受苦了,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我谢谢你。”我一看是他,就象受了多大委屈的似的,扑进他怀里就哭了。他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安慰我。
我说:“罗大哥,你快帮我找套衣服,你看,这样丢死人了。”
“萌萌”他说:“现在还不能放你,你还要再受点委屈,因为现在放了你,他们马上就会知道是你给我们通风报信的,到时怕要报复你,所以,你还要和别的小姐一样才能不引起他们的怀疑。”
“啊?罗大哥,还要把我关进去,那要等什么时候才放我啊?”
“别急,萌萌,先委屈几天,啊,听话,搞公安就是着样的。”说着,他拍拍我的屁股:
“萌萌,你不是老想被游街示众吗?给你说,这次,可能真要把你们这些小姐游街示众了。”
“啊,真游街啊,抓我们的时候不是游过了吗?”
“那那里叫游街,”
“罗大哥,那你说怎么才叫游街,什么时候游啊。”
“什么时候,那要等审完洗脚屋的老板刘总和那个吴经理,至于说怎么才叫游街吗?”他不怀好意的眨眨眼:
“到时侯游你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说着,又拍拍我的屁股就出去了,我望着他的背影说:“罗大哥,你可要快点放我出去啊,别让我游街,要是游了街以后我怎么见人啊。”
他出去后,那两个女警又进来,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押出去上了警车。到车上一看,有八九个同是我们洗脚屋的小姐。大家互相看看就都低下头,我也低下头,看着手上的手铐。等一会,又押上来两个小姐,车就开了。
车开了一会,进了一个大门,我看见大门的牌子上写着看守所。进了看守所,把我们押下车,一个一个办手续往里进,等到给我办手续,我一看,吗呀:拘留。拘留就拘留吧,有什么办法。办完手续,给我一件黄色坎肩对我说:穿上。我一看,上面印着:刑看036号,哇,这和我洗脚屋的服务号码一样。穿就穿吧,总比只戴这个小乳罩强。
把我们押进屋里,我看了看,这屋里有六张上下床,床上铺着凉席,有一个枕头和一条毛巾被,床下有一个小板凳。进了屋,女警给我们宣布纪律然后每人发一本法律教育方面的书后就走了,我们则规规矩矩地坐在小板凳上看那本书。
“开饭了,”门打开了,每人一碗粗米饭,一碗菜汤,那汤里漂着几片菜叶。真象歌里唱的那样:菜里没有一滴油。尽管这样,我们还是狼吞虎咽地吃了,你想啊,自从中午吃了饭到现在,折腾了大半天,早就饿了。
吃完饭女警又来组织我们学习,给我们上课,直到晚上九点才让我们睡觉。
第二天六点大喇叭就响了,我们起来后被带到洗漱室,还不错每人发了一套洗漱物品。里面有牙刷牙膏、香皂、毛巾,我在洗漱室好好地洗,可是洗完对着镜子一看,和昨天中午刚化完妆一模一样,呀,美容院师傅卖给我的化妆品真好,就是不怕水洗。可现在不行啊,现在我是呆在看守所里呀,我四周看了看,见别人脸上都洗乾净了,就我脸上还留着浓妆,我不挨罚吗?就又到洗脸池从新洗,可是,打了两次香皂,脸上的妆还没有洗掉。这时毳毳 走过来,我一看,她脸上也和我一样,化妆没洗掉。毳毳说,别洗了,反正也洗不掉,爱咋样咋样吧,我一想,也是,就和毳毳出来了。女警又来组织学习,七点多开早饭,还是粗米饭、菜叶汤。
吃完早饭,让我们排好队上一辆大客车,到了车门口上一个铐一个。上到车里,我看看手上的铐子:别是把我们押去游街吧?等车停了,一看是一座医院。下车以后往里走,医院里得人看到这么多年轻女孩,个个长得如花似玉,都戴着手铐穿着看守所的黄坎肩,都围过来看,边看边议论。有的问:这多女孩犯的什么罪。有个答到:这都不懂,你想她们能犯什么罪,还不是卖Yin。呀,这么漂亮的女孩去卖Yin?真新鲜,猪八戒的二姨去卖Yin你买吗?你上那些大酒店里看看,那个ji#nu不是长的又妖媚又漂亮。听的我们个个的脸红红的进了医院。
把我们领进妇产科一个个给我们抽血化验,那些抽血的护士都不用正常的眼光看我们。等抽完血再躺到产床上做检查,我们在产床上做检查时,女警就站在产床旁边监视着。轮到我时,医生让我脱光下身躺到产床上,她戴上手套,先掰开我的大yin#chun,又把一个小铲子似的东西伸进我yin#dao里,当那个东西伸进去的时候,我觉得冰凉冰凉的,没一会就检查完了。
都检查完把我们拉回看守所,中午还是粗米饭菜叶汤,就这,我们也吃的特别香甜,吃完了,还盯着盆看,看还有没有?
到了下午,看守所里的医生来了,拿着化验单说:你们里有很多ji#nu患了性病,政府决定给你们治疗。我现在叫名,叫到谁,谁去外面去。说完开始念名字,念了名字往外出的时候都被戴上手铐。
第三天除了组织学习,吃粗米饭菜叶汤外没什么事。到了第四天,天刚亮就把我们叫起来,洗漱完毕就开饭。还是每人一碗粗米饭,只是菜叶汤没了,换成每人一块咸菜,吃完饭女警让我们每个人都去上厕所,并告诉我们不许喝水说今天一天不许上厕所,在厕所里我问一个小姐为什么一天不许上厕所,她白了我一眼说:“连这都不知道?今天要押着我们游街示众,你想啊,游街的半中间还能停下车来让你上厕所?”
我一听就傻了,真游街示众啊,那个小姐问我:“没被游过街是吧。”我点点头。她又说:“谁都有第一次,既然做了懠,早晚都会有这一天,你只要做,被麻绳绑着游街示众还不是常事。”我们出了厕所被女警逐个叫进一间屋里。
当把我叫进去以后,只见屋里有五六个警察,其中一个像是当官的对我说:“去,把脸洗乾净。”我用低的象蚊子似的声音说:“没有卸妆液,所以洗不掉,要能洗掉早洗了,还用你说。”这时另一个警察对那个当官的说:“你不知道,现在这些小姐都化浓妆,而且都是在美容院化的,她们怕接客时把妆弄残了,所以就用进口的不怕水的化妆品,要想卸妆只有用卸妆液才行。”那个当官的警察看了我一眼说:“你的卸妆液呢?”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百了他一眼:“不是被你们没收了吗?”他级不满地说:“什么,你还嘴硬!我看你是故意的,就想带着浓妆,好让别人认不出你。”对刚才说话的警察说:“去,好好伺候伺候这个小姐。”刚才说话的警察对另一个警察一招手,两个人走到我身边,说话那个警察掏出一条细细的麻绳,比小手指还细。呀,这是要绑我啊,唉,绑就绑吧,那个小姐不是说被麻绳绑是常事吗,我知趣地把两手背在背后等着被捆绑,那种小细麻绳我也认识,公安叫做小绿豆绳,绑人最疼的,听有些出来的人说,那些犯人不怕铐子,就怕小绿豆绳,因为用小绿豆绳一绑,都能绑的犯人大小便失禁,拉尿到裤子里,所以有的警察威胁不听话的犯人说:再不老实给你上一绳,那些犯人就不敢了。今天,我也要挨绑了,听刚才那个当官的口气,明显的暗示那个警察使劲绑我。过去,我和老公玩SM的时候也让他绑我,可那毕竟是绑着玩,现在,是要真的绑我了。唉,绑就绑吧,谁让我犯到人家手里呢,一个女孩到了这里,还不是由人家摆弄要绑就绑要铐就铐。
那个警察把麻绳套进一个小铁环里挽了个双股系上活扣,把双股绳套在我脖子上,一拉,活扣就紧了,他把两股麻绳分别穿过我的两腋下,在我的两上臂上各缠绕了三圈,到第三圈的时候他使劲一勒,麻绳就勒进我肉里疼的我“噢”一声,他在第三圈把麻绳系上扣防着麻绳松脱下滑,然后把麻绳穿进我脖子后面的小铁环里,他两个人一人托着我一条手臂,往后一拧往上一托,接着把麻绳往下一拉,系上扣,我疼的象杀猪一样叫,我听罗进说过,这叫“带大臂”是最疼的一种绑法,他们才不管你叫不叫,把麻绳引下来在我小臂上各缠绕了两圈,又把麻绳穿进我脖后的小铁环里,往下一拉,就把我两条小臂拉到了上面,打上结,用剩下的绳子把我两只手腕绑在一起。我也是听罗进说,后面这种绑法叫“带小臂”,我今天大臂小臂被一块带了,疼的我浑身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
我现在双手被紧紧的吊绑在后背上,两只手腕都被高高地提到了脖子后面,而且这种绑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犯人不能低头,因为有两股麻绳紧紧勒着犯人的脖子,犯人一低头,就被绳子勒的喘不过气来,所以,我只能抬着头了。
说实话,没绑我以前我还有点害怕,可当警察把麻绳套进我脖子里的时候,我觉得我底下突然麻簌簌的有点来电了。当警察使劲托我的两臂时,虽然疼的我大叫,可是底下感觉有了快感,随着麻绳在我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哧啦,哧啦”的拉过,痛楚越来越大我的快感也慢慢越来越强,到最后,当警察把我两只手腕绑在一起的时候,随着麻绳往上一拉,痛楚到了极点我的快感也到了高潮,我感觉到我底下的水一股股直往外喷,我赶紧把两腿夹的紧紧的,生怕水流下来。
绑好我以后,那个警察对当官的说:“队长,怎么样,”那个当官的过来看了看,亲自揪了揪捆绑我的麻绳说:“还行,”有对我说:“什么样小姐,挺舒服吧,够不够紧啊,要不够的话,还可以再紧点。”气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呵,还挺有个性。”回头对那个绑我的警察说:“这位小姐还不服呢?”那个警察过来说:“是吗?”接着,那个警察拿来一块大纸牌,上面栓着细绳,给我挂在脖子上,我低头一看,上面写着:

女 流 氓 卖 Yin 妓 女

萧 萌 萌
给我挂好牌子以后,一个女警进来走到我身后,右手抓着我的右臂,左手提着绑我剩下的麻绳说:走吧。就从另外一个门把我押出来到了一个挺大的场子上,我一看,我们那天被抓了现场的六个女孩都在,包括毳毳。大家都被细麻绳捆绑着胸前挂着大纸牌。另外还有不是我们洗脚屋的女孩,我数了数,包括我们一共有十六个女孩,都被绑着胸前挂着大纸牌。在墙根跪了一排,
女警刚把我押到墙根跪下,就开进来几辆大卡车,紧接着女警们就把我们往大卡车上押,因为我们都被绑着,所以,底下两个女警往上撮,车上两个女警往上拉,我们上了车以后,都跪在车厢里。一会,车开到了广场后面停下,把我们押下车,让我们跪在广场后面的空地上,警察则在外面看守着。我跪在地上左右看看,其他的小姐都是松松地绑着,有的只是绑的装装样子,就是我被麻绳紧紧地勒着,我恨死那个当官的警察了,不过回过头来想想,他要不叫手下使劲绑我,我怎么能体验到那种既痛楚又来电的快感呢?那种痛楚和快感交织的感觉使我永世难忘。
跪了一会,就又押来一车犯人,吗呀,这些是死囚犯,因为这些犯人的裤腿都被麻绳扎着,听人说这是防止犯人在临被枪毙时吓的大小便失禁,大小便流到外面,所以要把他们的裤腿扎起来,其中还有个女死囚犯,裤腿也被扎着。一会又来了犯人,我一看,哇,里面有我们洗脚屋的老板刘总,还有吴经理,他们也和我们一样被麻绳绑着脖子上挂着大牌子。但是,看不清他们牌子上写的是什么。
又跪了好大一会,太阳都老高了,才听见前面广场上的大喇叭响了,好像有人讲话,过了一会,就听大喇叭里传出:把罪犯押上台来。警察们立刻行动,两人一个押起我们往前走,把我们押到广场主席台下面一个临时搭起来的二层台上,一共排了三排,第一排是那些死囚犯,第二排是刘总和吴经理等,我们卖Yinji#nu在第三排,我在第三排的最右边,那个女死囚犯也排在第一排最右边,正好在我前边。旁边就是看热闹的人群。
公审大会开始以后,首先审第一排的犯人,法官逐个宣布他们犯下的罪行,然后宣判,共是十二个死囚犯,法官宣判一个,警察就给那个脖子后插上四尺多长上宽下窄两头带尖的亡命牌,然后用红笔把犯人胸前的大纸牌上的名字画上红八叉。到最后是那个女死囚也bei#cha上亡命牌打上红八叉,那个女的反的是绑架杀人罪,和她左边的两个是同夥。
判完死刑犯后接着是地二排的,他们都是色情场所的老板经理,今天只宣布逮捕,到了我们这些卖Yinji#nu则只宣布了拘留。
公审大会完了以后,就把我们都押上大卡车,那个女死囚正好在我上的这辆车上。女死囚被押在中间,我和另外三个ji#nu被押在车的两边。和我在同一边的也是我们洗脚屋三楼的,女警把我们押着靠在车邦上,我们胸前的大牌子搭在车邦外面,是二辆卡车慢慢启动向市内驶去,车开的特别慢,两边围满看热闹的人,我在的这辆车围的人特别多,因为,女死囚和卖Yinji#nu毕竟是最吸引人的,有的人追着我们这辆车看,还有的人边看边说着什么。唉!看吧,我靠在车邦上,索性闭上眼睛,想着我的过去。
我生长在北方一个不算大的地级市,我的父母都是银行的会计,我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哥哥,我们家本是一个不算富裕但很幸福的家庭,只是父亲的脾气有点暴燥。他经常打哥哥,但是从不打我。
我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我们家住城市的边缘,出门十分钟就可以走出城市。城市的外面我们叫塬,塬上有一层一层的梯田,塬下是十几米深,宽的有好几里,窄的也有百八十米的沟,沟里同样种着各式庄稼。小时侯,塬上和沟里是我和哥哥最欢乐的地方,每逢夏天和秋天,尤其是暑假,由于父母工作单位离家远,中午不能回家,所以我和哥哥几乎每天都是在塬上和沟里度过的,早上拿点干馍邀上几个小夥伴去沟里塬上采乌霉(就是做黄米糕的那种我们叫糜子的秀穗时遇了病虫害,秀出霉变的穗,这种霉变的穗在还没有秀出以前采摘到,吃到嘴里香香的绵绵的,特别好吃。)尤其是小夥伴们比赛着谁采的多,谁采的大,有时去抓蚂蚱烧了吃,那蚂蚱籽烧熟了吃在嘴里噶吱噶吱的又香又脆,别提多好吃了。到秋天烧毛豆、烤玉米、闷花生那种高兴劲就别提了。到晚上一个个的象泥猴一样 回到家被父母责骂。地二天早就忘的一干二静又跑到塬上沟里去了。
玩的最高兴的是抓特务,七八十来个小夥伴先杠锤头剪子布,最后输了的两三个就只好当特务了,当好人的编一个柳条圈戴在头上,当特务的就用就报纸叠一个船型帽,烧一根树枝在船型帽的前边写上USA戴在头上,特务先在前面跑,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有的藏在草棵里,有的趴在庄稼地的地垄里或者藏在水渠里,反正各显其能。当好人的则撅一根高粱秸 弯成枪的摸样垮在腰间,威风地到处找特务,特务只要被发现就算抓住了,当特务的就的出来,举手投降,一路举着手被押到一个地方,然后找些草绳什么的把特务捆起来,等到把特务全抓住就开公审大会,宣判特务死刑,最后押着特务到一个地边或是一个小坑边,让特务跪下,当好人的举起高粱秸枪对准特务嘴里发出“吧,吧,吧”的声音,跪在坑边的特务嘴里发出“哦,哦,哦”的声音身体倒进坑里,有的倒进坑里还故意把腿蹬一蹬。
有一次哥哥不知干什么去了没来,七八个男孩就定计欺负我,在杠锤头剪子布的时候杠来杠去把我杠成了特务,那个领头的男孩去草棵里拿出早就做好的船型帽给我戴上就让我先跑,我跑到一个特深的水沟里,他们找了好半天才抓住我。以前抓住特务都是用草绳捆,这次他们早就有准备,找了一条麻绳学着电影里铁道游击队里捆芳林嫂的捆法,把我五花大绑起来,又不知从那找快纸壳作成一块牌子挂在我脖子上,纸壳上写上“女特务”。有一个还从兜里拿出块红纸,往纸上吐点唾沫,把纸吐湿往我脸上和嘴唇上抹,抹的我的脸和嘴唇红红的才押着我到一颗大树下审判我,判我死刑以后押着我游街,游了好半天才把我押到刑场,让我跪在一个小土坎上,一个男孩把他的枪顶着我后脑勺,嘴里“吧”一声,我还没往下趴,他就一脚把我踹下了土坎。呛的我吃了一嘴土,我给哭了。正好哥哥来找我看见这最后一幕,就把踹我的那个男孩打了一顿。
这种无忧无滤的童年生活直到我上了小学而年级才改变,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了那种童年生活。那是我刚上小学二年级不久的一个周日的上午,那时哥哥刚上五年级。我们家住的是两间平房。外间当客厅用,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是有一个平柜和两张自己制作的简易沙发,外间的北面小半间被隔开做了厨房,里间也被分开了南北两个小半间,南面的我父母住。北面的我和哥哥住。星期天没事爸爸妈妈在他们的屋里,妈妈做着针线活,爸爸不知在看小说什么的,我和哥哥则趴在一张小地桌上写作业,哥哥边写边悄悄对我说:“萌萌快写,写完去塬上玩。”谁知悄悄话被里屋的妈妈听见了:“不准去,成天疯,不知道用功。”我和哥哥互相做了个鬼脸。写着写着我有点渴了,就站起来倒水喝,倒完水在放暖瓶的时候哥哥叫了我一声,我低头一看,暖瓶的底沿碰倒了水杯,“当啷”一声,我的手一陡,暖瓶磕到了平柜的沿上,竹子外壳的暖瓶被磕碎了,我也撒了手。这时哥哥正好抬头,一暖瓶开水连同碎玻璃渣一齐浇到哥哥抬起的脸上,烫的哥哥“噢”地一声。爸爸妈妈听见声音急忙跑出来,这时哥哥脸上已经流出血来,我吓傻了,爸爸妈妈赶快骑自行车把哥哥送到医院。
我等了好长时间,天快黑了才见爸爸回来,他进门什么都没说,抓过我按在床上,照着我的屁股就是几巴掌,打的我噢噢哭。这是我记事以来爸爸头一次打我,他打了一会还不解气,把我的裤子扒到膝下,拿起一条皮带对着我的屁股使劲抽,邻居们听到我不是好哭,就来劝解。从他们的问话中我才知道,原来一块暖瓶的碎玻璃扎进哥哥的眼睛里,再加上□ ‘7d水烫,哥哥的右眼彻底坏了,为了不让右眼传染左眼,今天下午就在医院给哥哥做了右眼眼球摘除手术。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明白了事情的重大:一个男孩残废了。
那天晚上妈妈没有回来,他在医院陪侍哥哥,我的屁股被皮带打的肿起老高,趴在床上想着哥哥。
过了十几天,哥哥回来了,我朵在房里不敢出来,我害怕见到哥哥。等吃晚饭时候妈妈才进来把我叫出去,在饭桌上我低着头慢慢往嘴里扒拉着米粒,眼泪直往碗里掉,气的爸爸一脚就把我踹倒在地上说:“谁也没说你,你哭什么?”看见我倒在地上,妈妈、哥哥谁也没来扶我。从此,我在家里就失去了原来的地位,再也不是原来的公主了,他们谁对我都是冷冷的,再也没有过去的温暖了。
以后我在家里就经常挨打,一开始我挺恨他们,到了后来我慢慢的也知道失去一个眼睛对哥哥的重要意义了。哥哥以后在升学,工作,甚至成家都会受到很大影响。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我对不起哥哥,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毕竟是我使哥哥失去了一个眼睛。爸爸妈妈再打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平衡了,觉得我该打,打我是给哥哥还债慢慢的我不恨他们了,在挨打的时候还慢慢生出一种快活的感觉。长大以后从书上知道,这就是我走入SM的原因。从那以后我就特别想让爸爸妈妈打我,有时候我还故意气他们、顶撞爸爸妈妈,惹翻他们,好让他们打我,慢慢的形成了一种受虐心理。所以,到现在我都一直是女奴脚色,对女王从不感兴趣,只要一受虐我就来快感。
后来,我在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特愿意看里面的女反脚,因为我们的影片和电视剧里反面脚色最后都没有好结果。我就幻想着充当里面的女特务、女流氓等脚色,最后被打死。尤其爱看电影《英雄虎胆》,那里面的阿兰,穿着美式女军服那么妖艳,最后被侦察科长打死的镜头是那么的刺激。再往后到了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社会出现了ji#nu,我最爱看她们化着妖艳的浓妆在车站广场拉客的场景。最刺激的是看她们被公安抓住那种表情。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想象着我也浓妆艳抹,穿着特性感的衣服在广场上拉客,在拉客的时候被公安抓住给我戴上手铐,押着我游街。要是听说那里开公审大会,我都会逃学去看的。尤其是开完公审大会把犯人游街的时候,要是里面有女犯人我就会跟着游街的车一直看,我觉得被游街特爽,真想被游街,尝尝那种滋味。
我正沉思在回忆里,突听有人说:“看,萌萌,那是不是我们楼上的萌萌。”我猛的惊醒了,今天我真的成了女犯人正在被游街示众,而且打扮的比我当年想象的还要妖艳。当我真正醒过神来,才发现车停了。正停在里我家不远的马路上,车下围满了人。接着听人继续说道:
“不是我们楼上的萌萌吧?我们楼上的萌萌哪会去做ji#nu啊,再说,我们楼上的萌萌是长发,也没这么妖艳。你看,纸牌上不是写着吗?”
只听另一个说:“是咱们楼上的萌萌。”听见她们说话,我觉得挺耳熟,好像是我家楼下的两个大婶。我就睁开眼看了看她们。谁知我这一睁眼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睁眼一看,确实是我家楼下的大婶,那个大婶也正在看我,我和她目光一对,我赶快移开目光,可是晚了。那个大婶已经完全认出我了,只听天对另一个说:
“你说的对,就是咱们楼上的萌萌,唉,没想到,这么好的小媳妇能去当小姐卖Yin。”
“呸,什么好东西,平常我就看她妖里妖气的不是个东西,没想到老公才走两个多月就守不住了去卖Yin,楼上住这么个ji#nu真恶心,给咱们院丢人。”听着她们的话羞得我真想钻到地底下去,可是有是么办法,身体被小麻绳紧紧捆着后面警察押着,我只好闭着眼由着她们说了。
车不知为是么老不走,又等了一会我感觉前面堆满了人,睁眼一看,呀,几乎我们院里所有的人都跑过来看我,边看边用手对我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我想 反正他们也认出我了,还有什么好躲藏的,乾脆睁开眼睛算了。我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们,咧开嘴角朝他们笑了笑,底下的人又开始议论了:“你看,那个不要脸的婊子还看咱们呢,看,她还朝咱们笑呢。”他们就在车下,离我也就两三密远,说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
正在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走到车前面,我认识她,她叫晶晶,因为她长的特别漂亮我好几次给她糖吃,所以,她和我特好,平常见了面老远就“萌萌阿姨、蒙蒙阿姨”的叫。她走到我的下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我问:
“你是萌萌阿姨吗?”面对着这么纯洁的眼睛,我还能说什么,我只好点点头。
她说;“萌萌阿姨,你胳膊上的绳子是干什么的?”
唉,什么回答呢?我只好就实告诉她:“绳子是绑萌萌阿姨的。”
“萌萌阿姨,你为什么要被绳子绑起来。”
“因为阿姨犯了罪。”
“绳子是帮坏人的,萌萌阿姨,你是坏人吗?”
我点点头:“是,萌萌阿姨是坏人。”
“萌萌阿姨,坏人都要被绑起来吗?”
“是啊,坏人都要被绑起来。”
“为什么要绑起来,不绑行吗?”
“不绑不行,绑起来坏人就再不能去做坏事了。”
“那萌萌阿姨你也再不能去做坏事了吗?”
“是啊,你看,阿姨被绳子绑着,还怎么去做坏事呀。”
“萌萌阿姨,你被绳子绑的疼吗?”
“当然疼了。”
“不让警察阿姨绑你行吗?”
“不行,萌萌我阿姨犯了罪,就必须要被绳子绑起来。”
她又问:“萌萌阿姨,你为什么在汽车上,那些警察阿姨为什么也在汽车上?”
唉,稚童的话最难回答,我无无可奈何的说:“萌萌阿姨犯了罪,被警察阿姨押着游街呀。”
“啊,我知道了,有个电视上也像你这样,那些犯人绑着,押在大汽车上游街示众。那,为什么你脖子上还挂着大纸牌呀?”
“大纸牌上写着我犯的什么罪呀。”
“萌萌阿姨,那你犯的什么罪呀?”
“萌萌阿姨我犯的卖Yin罪。”
“萌萌阿姨,什么叫卖Yin罪?”
“晶晶,你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萌萌阿姨,中间那个阿姨脖子后面那个长的尖尖的那是什呀?”
“那是亡命牌。”
“什么叫亡命牌呀?”
“就是插上亡命牌就要被枪毙了。”
“啊,枪毙我知道,就是懓蓲一枪就打死了,她为什么要被枪毙啊?”
“因为她是坏人啊,她做了坏事所以要枪毙她,晶晶想啊,把坏人都枪毙了,只剩下好人,不就没有人做坏事了。”
“萌萌阿姨,你不也是坏人吗?奶奶说坏人才被游街,为什么不把你也枪毙了,要是不枪毙你,你不是还要做坏事吗?”
“啊……”我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都不猜不出她下面说了句什么。
“萌萌阿姨,刘奶奶说你是个女流氓坏女人,到时候我长大了,也当警察,枪毙你这样的坏人。”
她还要说,被她的奶奶过来领走了。她往回走的时候还回头看看我。
在我和晶晶说话的时候,我身后的女警都在偷偷地笑。
整整游了一天街,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汽车才开出城,加快速度向野外的乱石岗-──刑场──开去。

大小便失禁, 卫生间, 朋友, 公安, 老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