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游戏

广告位

极限游戏
一想起今天就要试验早就设计好的一种新玩法了,我的心里就异常的兴奋。
转眼间寒假已过去好些天了,再过些天就要开学了。虽然现在还是冬天,可
我们这里的冬天可不是象北方那样冷的,今年又适逢暖冬,近几天的气温也就比
往年高一些了。
昨天妈妈因工作去广州了,要在一星期之后才能回来;临行前嘱咐我一些诸
如注意关好门窗了,不要在外面玩的时间太久了呀,不要为了图省事而吃冷饭啦
……等等;现在家里真正的就是我一个人了,我可以在绝对没有打扰的环境里放
心大胆的、疯狂的玩几天了。
现在我就要准备实施我的计划了:先要说一下我新设计的玩法,其实很简单,
就是把自己吊起来,在一定的时间内自己不能解脱,等设定的时间到了之后即可
以重获自由了。从中体验那种无助与等待以及挣扎和痛苦的感觉……
我先用铁丝把一根很粗的铁质的电加热管绑在我家单杠的上部,把它的电源
线通过一个定时器后接在一个插头上,定时器调在通电三小时后可给加热管通电
五分钟;用一根拇指粗的尼龙绳绑把加热管和单杠绑在一起,在下面做一个O 型
绳套,把一个很粗的拉紧器挂在这个绳套上。并在粗粗的牵拉绳上预先做了一个
套。
上面的装置我试过了,当电源接通后,到了预定的时间,尼龙绳就会在三分
钟内被电加热管溶化而断开的,就是说:这个装置是很安全的。
另用一根粗铁丝(因为铁丝是不会被电热管溶化的)在单杠上绑了一个O 型
套,在其中穿过一条粗绳子并系紧,绳子的另一端一会再用;再把一些需用之物
挂在单杠上备用;现在我就要开始我的行动了:为了不使室内温度过低,我把空
调的温度调在了30度,同时也关闭了室内所有在灯,只留下一只红色的壁灯。
我用一条白色的丝带将长发系好并盘在头上,以防止其在捆绑过程中被弄得
披头散发的。
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喜欢裸体捆绑;在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之后,我先用一
条红色的棉绳(做中国结用的,取较粗的那种)给自己做了一个很紧很密的龟甲
缚。软软的、红红的、细细的绳子深深的陷进了我那柔嫩的肌肤下面;双乳在绳
子形成的缝隙中艰难的挣扎着挤了出来……
这次我也试着将绳子从两腿间穿过,当绳子在勒进yin#bu时,系在绳子上核桃
般大小的的绳结正好卡在我的yin#dao口上,从未有过的剧烈刺激让我感到了一种极
度的亢奋,身子不禁颤抖了起来,我竭力克制着,把勒进yin#bu的绳子与绑在腰后
的绳索拉紧并打结;此时我感到我的每一个哪怕是很轻微的动作都会牵动身上的
绳索,而深深的勒进yin#bu以及陷在yin#dao口处的大绳结则强烈的刺激着我娇嫩的处
女地;禁不住的我轻声的呻吟起来……,然后,我插上了加热管的电源插头,并
艰难的站到了那个被我用一条粗皮筋连在沙发腿上的橙子上。
我又用了一条很长的,有筷子般粗细的麻绳将我的双腿从上到下密密麻麻的、
一圈圈的、紧紧的绑在了一起。腿上的皮肉在绳子的缝隙中凸了出来,象是要挣
开束缚;之后,我用绳子的末端将两脚以及两脚的脚趾紧紧的绑在了一起。这样,
我的双腿就一点也不能动了。
在完成这个过程中,当我每次弯腰用力捆绑双腿时,我的yin#bu受到了夹在其
中的绳结不断的磨擦,那个大大的绳结则在我的yin#dao口处一下下的撞击的敏感地
带,似乎想要钻进去……;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令人窒息般的神魂颠倒、欲死
欲仙的美妙感觉……,在全身一阵阵的颤抖中,在一股股狂泻的热流中,我几乎
瘫倒……
之后,我又用了一条红色的棉绳绕过我的脖颈,将我的双臂一圈圈的缠好,
并分别在手腕处打结;白白的、嫩耦般的双臂被红红的绳子蛇一般的死死的缠着,
我又沉浸在兴奋的想象之中……
现在已是夜里十点多了,从插上电源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我必须
尽快完成我的计划。
先将绑在铁丝环上的粗绳子留下一定的长度后紧紧的绑在我的腰上,以保证
当吊着我的尼龙绳被溶断以后,不致于把我摔在地上。
取出准备好的几块小湿毛巾,将其一块块的塞进嘴里并用一条短绳把它绑在
脑后,这样它就不会被我吐出来了。我怕自己在游戏的过程中因兴奋而叫喊出来
;再用一条粗一些的麻绳按五花大绑的样子紧紧的绑在身上龟甲缚的上面,并将
拉紧环上的预先就做好套子的牵拉绳压在了绑在颈后及背部的绳子下面(这样做
可以防止我的双手因被吊得过高而受伤);然后把我两臂的肘部也分别用这条绳
子与身体绑在了一起,完成后我的上臂就被紧紧的绑在身后的两侧不能动了,余
下的绳子也绑在我的小臂上,并且分别系死在手腕上,这样,当我的双手不能解
脱时,身上的绳子是不可以解开的;此时,我的身上被两种绳子紧紧的束缚着,
呼吸也受到了限制,我的胸脯在绳子的紧缚下剧烈的起伏着……
终于快要完成了,我使劲的喘着气,取过早就做好的仅能伸进两只手的绳套,
把它先套在左手腕上,然后在背后将套在左手腕上的绳套的另一端从拉紧环的牵
拉绳套中穿过;再把右手也从背后伸进与左手相联的那个绳套中,在摸到了拉紧
绳后将它抓在手里。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此时可能是因为兴奋,也可能是由于绑在身上的绳子
勒得太紧了的缘故吧,我的全身在剧烈的颤抖着,双腿也因长时间紧紧的捆绑而
变成紫红色了;陷在yin#bu的大绳结勒得我十分的难受,头上也渗出了点点汗珠;
此时我产生了想立即就结束这次游戏的想法……
为了不使我因为自己的动摇而破坏了这次计划,我立即用双手交替着在背后
一点点的将拉紧环的拉紧绳一点点的向下拉着,随着拉紧绳的收紧,我也在极力
的将双手向上提起,为了达到最理想的效果,我同时也用力的踮起脚来,尽量抬
高身体;直到我的双手被高高的吊到了脖颈下部,与压在拉紧绳上面的两道绳子
一起被吊得不能再高了时,我还在继续拉着……;最后,当我把自己吊得只能用
脚尖踩在小橙上时,我才放开那条拉紧绳,并将原本直立着的身体向前荡去,使
我的身体呈向前倾斜状的吊在空中,我感到我被紧紧绑住的双手又被向上吊高了
一些;此时我全身的重量几乎大部都被集中在了吊绳上。
这时的我:嘴里严严实实的塞着毛巾,盘在头上的长发早已散开并垂在胸前
;全身被好几条各种各样的绳子紧紧的捆绑着,绑在两肩和胸脯上的绳子在身后
吊绳的牵拉下深深的陷入我柔嫩的肌肤中;细细的锁骨在绳子的压迫下就象是快
要被勒断了一样;娇嫩的双乳在绳子挤压下向外凸着;胸膛在绳子紧紧的捆绑之
下象是要炸开似的,呼吸也特别急促了;红红的绳子缠绕着的两臂被紧紧的绑在
身后,没有一丝活动余地;紧紧捆绑着的双手被被高高的吊在颈下,一动也不能
动;双腿也被绳子密密麻麻一圈圈的紧紧的捆绑着,细细的麻绳深深的陷入柔软
的肌肤中,我感到双腿在一涨一涨的;苗条的身体被无情的绳索紧紧的绑着吊在
空中,仅仅以脚尖支撑在小小的塑料橙上;我感到我的身体就象是一片树叶在风
雨中飘飘摇摇……
我知道,在预定的时间到达之前,我只能这样被紧紧的捆绑着吊在这里,而
且绝对没有一点可以解脱的可能。想到这里,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体会着
这绳索下的快感。
时间已过去近一个小时了,这意味着,我还要被吊在这里两个多小时呀!
我转头回望四周,看到在我的右侧有一个女孩,chi#luo的身体被各种绳子紧紧
的捆绑着吊在空中;秀美的脸庞因为嘴里被塞满了毛巾而鼓胀着,美丽的长发垂
落在胸前;蛇一样的绳子紧紧地缠绕在她的身上,漂亮的乳房被捆绑在胸前的绳
子挤得有些发紫;肩窝处的绳子深深的勒进柔嫩的肌肤中,柔软的双臂被红色的
绳子紧紧的缠绕着,牢牢的绑在背后,细小的双手也被紧紧的绑着,一条粗粗的
麻绳将它高高的吊在颈下;白晰的双腿上紧紧的绑着密密麻麻的绳子已深深的勒
进肌肤中,从绳子缝中凸起的肉都变成了紫红色,紧紧绑在一起的双脚几乎是直
立在小橙上……;这个镜中的女孩就是我。
看到这里,我感到我的脸在发烧,心在狂跳,同时也有一种喜悦的感觉,我
终于成功的完成了我的设计了。
用力的、我在努力的想活动一下手臂,可是被吊在颈下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
一点也动不了,紧紧的缠绕着红红的绳子、被牢牢的绑在背后的两臂也在些发麻,
而且也是一点也动不了;我小心的晃动着身子,被绳子吊着的、被绳索紧紧捆绑
着的身体在轻轻的摇动着,穿过颈后绑在双手上的吊绳使得绕在双肩和胸部的绳
子被向后拉紧,致使绳子深深的勒进我柔嫩的肩窝和胸脯之中,我感到双肩有些
疼痛;身上的绳索无情的勒进我娇嫩的肌肤中,挤压着我的胸腔,使我几乎无法
正常的呼吸了;勒进yin#bu的大大的绳结强力剌激着我那处女地敏感的神经,稍一
扭动身体,那种感觉便会更加强烈,我只有拼命的收紧yin#bu,这反而使卡在yin#dao
口处的绳结陷得更深了,引起全身更加强烈的震颤……;我的两腿早就被深深陷
入肌肤中的绳子勒得麻木了,紧绑在一起的双脚也感觉胀得老大,极力的支撑在
小橙上,以减轻被绳子紧勒着的双肩和被紧紧的绑在背后的两臂以及被高高的吊
在颈下紧绑在一起双手的疼痛;体会着被紧紧的捆绑后吊在空中的感觉:无助、
无奈、兴奋、害怕、疼痛还有期待……;勒进yin#bu的绳结无情的刺激着我娇嫩的
处女地,要知道:这可是我第一次把绳结勒进去呀!我极力的想缓解绳结对yin#dao
口处的刺激,就尽力的夹紧,可是这样做反而更加深了绳结对yin#bu的刺激;于是,
我又有意识的放松,可是那个绳结又好象使劲的往里面钻,我真害怕那个绳结钻
入我的yin#dao中;就想把它挤出去,于是,我就夹紧、放松、再夹紧、又放松……。
一阵阵的兴奋,一个个的高潮。汗水在身上流着,阴水在下面淌着,紧紧绑
在身上的绳子已被汗水浸透了。双乳在绳子的缝隙中高高的挺立着,红红的乳头
在微微的颤动着;在极度的快感及高潮中我不禁呜呜的叫了起来……
这时我真想把我的那个从来也没有用过的跳蛋也塞进yin#dao中,也许感觉会更
加……;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可能做到了。
现在是夜里11点多了,从我捆绑自己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
我还要在这里被吊上一段时间呢!直到那根尼龙绳被电加热管溶断。
极度的捆绑和悬吊,多次的兴奋和高潮过后,我感到精疲力竭了。尽管开了
空调的房间内温度近30度,我还是感到周身在一阵阵的颤抖。
朦胧中再看一下镜中的我:周身上下被无情的绳索紧紧的捆绑着,被勒得呈
紫红色的双腿直直的立着,细细的麻绳深深的勒进我那娇嫩的肌肤中,脚尖支撑
在小橙上,身体向前倾着,一条粗粗的麻绳将我挂在空中,缠绕着红红绳子的两
臂被牢牢的捆绑在身后,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被高高的吊在颈下,一对已变成紫
红色的乳房向前挺着,嘴里塞着雪白的毛巾,垂落在胸前的长发微微的飘动着…

在温暖的阳光下,沐浴着徐徐的春风,穿着红色短裙,雪白衬衫的我独自走
着。放眼望去,兰兰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春光一片。柔
软的小草轻拂着我的双腿,痒痒的,象小虫在爬;我欢快的唱着歌,跳着,跑着,
尽情的欢乐着……。
忽然,一阵寒风吹过,刚才还是万里晴空,刹时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天地间
都变成了一片白色。这时的我冷极了,于是就想先找一个背风的地方避一下;可
是,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的,到哪里去找呀?我在茫茫的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
着。天气冷极了,我被冻得浑身直发抖,听人说,可以用运动所产生的热量抵御
寒冷的,于是我就使劲的跑了起来……。
一脚踩空,我掉进了一个深深的冰洞……。
一股寒意把我冻醒了;原来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电子钟(我家的电子钟能发出红色光的,即
使在黑夜里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的): 2:23!
我吓了一跳,不可能呀!又仔细的看了一下,没错!
睡意瞬间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时我真的惊慌起来,早就过了预定的时间了,为什么吊着我的尼龙绳还没
有溶断呀?莫非是电加热管坏了?还是定时器出问题了?还是我忘记插上插头了?
还是……?
如果真是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我的结局也就是可以想象的。我
害怕起来,惊慌的用眼睛在各处寻找着……;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房间内一片黑暗。
记得我在开始捆绑自己的时候是开着一盏壁灯的,可是现在?
借着外面微弱月色,我看到那盏壁灯好好的挂在墙上,但是没有一点亮光,
白色的插头也是完好的插在墙上的电源插座上的呀。
这时我才觉得身上很冷,就感到一股股的冷气向我身上袭来,浑身被冻得直
打冷战。为了通风,我家里有一个小窗户总是开着的,我想,现在的这股冷风可
能就是从那里进来的吧。
可是我是开着空调的呀!先前屋里也没有这样冷呀!
我一下了全明白了——这是停电了!
天啊!这次我可惨了!现在我们这里电力供应紧张,经常会停电的。
当初我只想怎样实现我的计划了,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呢?真该死!
完了,如果一时半会不来电的话,我岂不是要被吊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吗?
还有,如果是我家的电路出了问题呢?那我不是死定了吗?不用说是被饿死,
这么冷的天,如果室内没有空调?就是冻也会把我冻死的呀!况且我现在周身上
下除了那些深深的陷入肌肤下的绳子之外,可是没有一点布丝呀!
等妈妈回来再解救我?也不可能:第一,我真怕妈妈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第二,妈妈去广州了,要一个星期以后才能回来的呀!等她回来了,我恐怕早就
成为肉干了。
我想到我的好朋友,以前就是她解救过我的,可现在是寒假期间,她去上海
了。
现在我真的是走到绝路上了,我后悔:应该想到停电这个问题的,再说,如
果不把嘴堵上,也许会叫几声,邻居听到了就会报警的,最多就是别人知道了我
的秘密呗,我也不会被饿死、冻死呀!还有,因为我把全部希望都放在电加热管
上了,这次就没有使用冰锁,如果有冰锁,我也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地步呀。
到现在想什么也晚了,我必须想办法解脱自己,尽快脱离目前的处境;我开
始努力活动两臂和双手,可是两臂被我牢牢的绑在了身后,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被高高的吊在后颈下,象是被粘住似的,一动也动不得。
我又极力扭动身子,可是紧紧绑在身上的绳索都深深的陷进肉里面去了,没有一
丝活动的空间。我又在腿上用力,可紧紧的、密密麻麻的绑在腿上的绳子都深深
的勒进肌肤里面了,根本就没松脱的意思,反倒感觉绑在身上的绳子勒得更紧了。
而且,在我的这一番挣扎中,紧紧的绑在身上的绳索好象是更加死命的勒着
我娇嫩的肌肤,双肩和胸脯被绳子勒得钻心的疼;被红红的绳子紧紧的捆绑着的
两臂早就麻木了,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也没有了知觉,身上各处都在疼,绑满麻
绳的双腿也早就是紫色的了并且也有些去知觉了。至于我那被紧绑在一起的两脚,
早就不是我自己的了;最难受的是勒进yin#bu紧紧的卡在yin#dao口处的大绳结在狠狠
的刺激着我的私处,而且好象已经有一部分进入了我的yin#dao中……。
在我极力挣扎时的紧张和激动的情绪下,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那种欲死欲
仙的感觉再一次来到了:只感到身下又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根部淌了下去……。
现在的我浑身上下已是大汗淋漓了。
被冷风一吹。我从兴奋与迷幻中清醒过来,目前我的处境极为不妙,我还得
继续想办法……
我想用力把那条吊着我的绳子弄断,于是我就一点点的向下坠,这就使得我
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又向上吊高了一些;一阵来自两臂和双手以及肩窝和胸脯等
处的疼痛迫使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做法。
这时的我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我彻底绝望了。想到我刚刚过了十
八岁,却要这样结束我的生命了,我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着。
剧烈的挣扎使我感到头晕目眩,呼吸不畅,眼前金星飞舞,两耳中一片轰鸣
声;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过来时已是4 点多了,屋内还是黑乎乎的,而这时的我只能任由寒风
吹着,被紧紧捆绑在绳子下面的身体上的温度好象早就没有了。只觉得现在除了
大脑还有眼珠是可以活动的以外,其它的部位好象都不属于我自己的了。同时也
觉得我的头很疼,是的,冻了这么久,可能是要感冒了吧。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的等着被冻死或者是被饿死,我要向我自己挑战!
我想,用来吊着我的那根绳子虽然很粗,可是连在它上面的是那根尼龙绳呀!
如果我使劲的晃动,说不定可以把它磨断了呢——现在是什么办法都想试一下了
;这时的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可能是人到了绝望的时候都是这样子吧。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把吊着我双手的绳子弄开,我就可以获得自由了。
于是,我就竭力的晃动着那好象已经不属于我的身体,想弄断那根死死的绑
在我双手上的吊绳。
这是我犯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而就是这个错误,差一点就导致我的胳膊报
废了。
极度的紧张和绝望使我忘记了我是只用脚尖站在小橙上的,而且被紧紧捆绑
着的身体是向前倾着的,我这样一用力,被摇晃着的身体就象一根枯木一样转了
起来。双脚一下子就由小橙上滑了下来,那个小橙也就被皮筋拉到沙发那里去了。
我只觉得双手被猛的向上提起,被红色的绳子紧紧的缠绕着的两臂和紧紧绑
在一起的双手以及肩窝还有胸脯等处一阵剧痛,我还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就昏过去
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被完全悬空的吊在那里了,双脚根本就不
能够到地板。这时我的两臂和双手更是疼得钻心,只觉得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手被
向上吊得高高的超过了脖颈,而且一点也动不得,就连想活动一下手指也是不可
能的了。当时我想我的两条胳膊可能是断了吧,不然怎么会那样疼呀?深陷在肩
窝里的绳子勒得我几乎都要窒息了。而此时的我更感到头晕目眩了,而先前捆在
身上的龟甲缚由于用的绳子比较细,绑得又很紧,再加上长时间的捆绑和我猛烈
的挣扎以及身上汗水的浸泡,此时也都深深的陷入到我的肌肤里面去了。我的周
身被绳子紧紧的束缚着,从绳子缝隙中凸起的肉也变成紫色了,还有那深深的陷
入我yin#bu的大绳结也更加强烈的刺激着我那敏感的神经……;这时,我每一个细
小的动作都会换来几乎是无法忍受的疼痛。现在,我只能任自己那被无情的绳索
紧紧绑住的身体吊在那里无助的摇动着……
这时候的我才真正是彻底绝望了,我的头无力的低垂着,长发散落在胸前的
空中飘着,红色绳子紧紧缠绕着的两臂被紧紧的绑在背后,紧紧绑住的双手在背
后被高高的吊在脖颈之上,肩窝里和胸脯处的绳子早已深深的勒进细嫩的肌肤下,
乳房此时也是近乎于紫色了,乳头也被绳子勒得凸了出来,在寒冷的空气中颤抖
着;身上的肉被冻得突突的乱跳,被细细的麻绳紧紧捆绑着的两腿及双脚早已是
深紫色了。
我在心里叫着:妈妈,快来救救你的女儿吧!
而回答我的只有满耳的嗡嗡声,看来,我只有等待死神的降临了……;我绝
望的闭上了眼睛。
楼道里人们的说话声使我又一次的醒了过来,这时我发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屋里好象没有刚才那样冷了,我费力的抬起头来向四下观望,我一下子发现
:墙上的壁灯亮了——来电了!
我有救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电,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什么时间电热管可以通电溶
断那根尼龙绳,只是我知道,最终我是可以解脱了;我只有静静的等待着……
由于这时我被吊着我的绳子弄得背对着电子钟,所以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
时间了。
我扭过头,看见了镜中的我:原本秀美的脸庞上沾着好多乱发,由于数次的
极力挣扎导致呼吸不畅,我的脸红红的;口中塞着一团白色的毛巾;长长的秀发
飘散在胸前,苗条的身体被深深的陷入肌肤的绳索紧紧的捆绑着;上身呈向前倾
斜状;被红色的绳子紧紧缠绕着的柔软的双臂被紧紧的绑在背后,原本白白的手
臂此时被那红色的绳子一道道的勒得变成了紫红色;紧紧绑着的双手在背后被夸
张的吊到了几乎过了颈部——如果没有后来用五花大绑法绑在身上的绳子的缓解,
真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结局;已变成紫红色的双乳在绳子的缝隙中顽强的向前挺
着,紫红色的乳头突了出来;胸部和肩窝处的绳子已深深的陷进我那娇嫩的早已
变成紫红色的肌肤之中;纤细的腰肢也被绳子紧紧的勒着;伸得直直的双腿上的
绳子也早就深深的勒进了皮肤下面,凸起的部分也是深紫色了;两脚也被绳子紧
紧的绑在一起无力的向下垂着;离地面约有十厘米左右……
望着镜中被吊着的女孩,我又忘了目前的处境,心底的欲望就象火烧一样;
我一下下的紧缩着yin#bu,体验着yin#dao口处被大绳结刺激的快感,我试着轻轻扭动
着身体,品味着绳索下的意境,我努力向下伸展双腿,试图最大限度的伸展自己
的身段;我极力的挣扎着,体会着那紧紧的绑在身上那些绳索下的痛感;这时我
听见定时器中发出“啪”的声响,这原本不大的继电器吸合的声音对现在的我来
说就好象是晴天的炸雷,震得我全身猛的一颤,紧张的身体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
引起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我知道,电热管已经开始工作了。
这时的我心里一阵激动,全身肌肉在激动中又一次骤然收缩,浑身一紧,我
的头向上高高的昂了起来……,我又迎来了一次高潮,而且这一次高潮比以往任
何一次来得都猛,下身都被那“水”弄得湿乎乎的,浸湿了紧紧的绑着我的双腿
的、深深的陷在我那肌肤下面的绳索,滴落在地板上,溅上了朵朵水花;不一会,
我感觉吊着我双手的绳索在慢慢的下降、下降……
猛然间,随着“嘣”的一声,吊了我一夜的吊绳终于被溶断了;随着吊着我
双手的绳子的突然溶断,使得我原本被吊着的两臂及双手因骤然被放松而产生极
为强烈的剧痛,令我又一次昏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我只觉得全身到处都在痛,尤其是被紧紧绑着的两臂和双手,
还有被绳索深深的勒着的肩窝及胸脯等处更是疼痛难忍。身子已被绑在腰上的绳
子斜着吊在空中——如果没有这条绳子,我一定会被狠狠的摔在地板上;我看到,
我的的双脚已挨到地板上了,可是我却感觉不到;这时我感到,由于现在只是由
绑在腰部的绳子在吊着我的,我的身体深深的弯向地面,长发拖在地面上扫来扫
去;可是这样就使我被紧紧的绑在身后的两臂以及双手被拉得钻心般的疼痛;还
有那根勒在我yin#bu的绳子以及系在它上面的陷进我的yin#dao口处的绳结也更深的勒
进我的yin#dao,这也给我造成了难以忍受的痛苦,只觉得那根紧紧的勒进我的yin#bu
的绳子就象要把我的yin#bu劈开一样,大绳结陷入更深的地方……;为了缓解这种
痛苦,我只能忍受着疼痛极力的将我的身子向上抬起着,以缓解两臂及双手的疼
痛;可是这样一来,深深勒进yin#bu的大绳结由于我身体的活动又强力的刺激着我
那娇嫩的处女地,使我的全身禁不住的颤抖着……;拼命的晃动着身子,努力摇
动着腰肢,极力的扭动着双腿,死死的夹着yin#dao口处的绳结,紧紧的收缩着全身
的肌肉,高高的向上抬着头……;在这样的处境下我迎接着高潮的到来。
之后,我又陷入了另一种困境之中。
又过了好长的时间,我试着想动一下仍然被绑在背后的双手,可是双手好象
根本就不是我的了,一点也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我想,我的胳膊不会残废了吧。
如果真是那样,即使我不吊在空中,就是现在的样子,我也是无法解脱的;渐渐
的,我感到我的两臂开始出现针刺般的疼痛,我知道,这是因为被阻滞的血液又
流进了我两臂的血管后造成的。随着血液的流通,在经过了那段难以忍受的痛苦
之后,我的两臂和双手逐渐的恢复了知觉。
我试着慢慢的活动着双手,一点点的把双手从绳套中褪了出来;之后又忍痛
解开了绑在两臂及身上的绳子,然后把塞在嘴里的毛巾也弄了出来。
终于可以自由的呼吸了,我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我费力的拉住那条绑在我腰上的绳子想站起来,可是刚
刚恢复知觉的两臂及双手根本就没有力气了,两腿和双脚也没有任何知觉,根本
就不听我的使唤。无奈,我只能先把绑在腰上的绳子解开;之后我一松手,站立
不住的我就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了;身上的龟甲缚以及勒进yin#dao的绳结又使我不
禁呻吟起来……
又过了一时间,我试着小心的解开了绑在身上的龟甲缚,当抽出那段湿透了
的勒进yin#bu的绳结时,那感觉我今生都不会忘记的。
抚摸着身上的条条绳印和块块淤血的皮肤,我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这一夜,
我经历了一次生死之战呀!
最后,我把绑住我双腿的麻绳慢慢的解开,血液流通时的疼痛使我又一次几
乎昏过去……
这时我才得空看了一下墙上的电子钟,啊!十一点多了,简直不敢相信,我
把自己紧紧的捆绑后又吊了十多个小时?
等我洗完澡后已是晚上了。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我感冒了。
在半个月之后我写这段日记时,我的身上还留着条条绳印和块块青迹呢

加热管, 电源线, 定时器, 尼龙绳, 广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