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臂女孩

广告位

无臂女孩
  前几个月,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报道,说有一位女孩自小两手就因为事故被截肢了,但她自强不息,用双脚学会了做很多事情。我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扮演一次无臂女孩呢?
谁来帮助我完成这个心愿呢?我想到了自己的学校的心理老师小辉。闲聊的时候,我把报纸上的事情告诉了她,还说自己很想扮演一次无臂女孩到街上去买东西,测试一下大众是否愿意助人为乐。小辉来了兴趣,说她也很想知道现今的社会公德是否真的很差劲了。
小辉不知道我的真实想法。其实,我想利用合法的手段,被真正地五花大绑起来。
昨天(2007年12月30日)下午,小辉来到了我家,商量如何实施我们的心理实验。怕被别人认出来,我们决定坐车去远一点的一个小镇。
我拿出绳子,让小辉把我五花大绑起来。她很奇怪,说只要把手绑在身体两边就可以了。我只好说那样容易被人发现,譬如买东西时请人家到口袋拿皮夹的时候就容易被发现。小辉想想也有道理,就按照我的想法,在我的指点下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了。我还说捆绑得紧一些,否则背后的双手也可能被发现。
小辉还算悟性不错,捆绑定当我发现还挺紧的,而她突然说没想到我被绑起来比平时还要漂亮呢。(或许小辉以后能成为我的同好呢。)
幸亏是冬天,当小辉把羊毛衫套在我身上,再把羽绒衫替我穿上后,我在镜子里照了照,基本上没有什么破绽。只是两个袖子空荡荡,感觉怪怪的。
下楼的时候,竟然有点失去平衡的感觉,小辉只好在边上扶着我。还好,一直到走出小区,都没有遇到邻居和熟人。到了街上,小辉招了辆出租车,我坐进去的时候,司机很关注地看着我,辉马上解释说我很可怜,从小就没有双臂了。司机用怜悯的眼光望着我,我只好低下了头。一路无语,很快到达了我们想要去的小镇。
站在小镇的街上,望着出租车一路远行,小辉悄悄问我手麻不麻。幸亏她不是内行,没有绑得很紧,否则估计真的已经发麻了。我回答说还行。小辉又问我还去不去买东西,我说当然去啊。
按照计划,我要一个人去买东西,小辉在后面保护我,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小辉摸摸我口袋内的皮夹和手机,我冲她点点头。
由于今天是元旦休息的第一天,小镇上人挺多的。我慢慢地走着,寻找着合适的店家。心里很得意,自己的阴谋得逞了,真正被五花大绑起来了。
我发现街边有一家买发卡、头饰的小店,就走过去看。店主是位时髦的妇女,看见我就很热情地招呼我。我真在想要不要进去看看,她竟然过来拉我的袖子,然后就呆住了。我只好告诉她,自己自小两手就因为事故被截肢了。她放松下来,很热情地告诉我可以买个漂亮的发夹,这样会很漂亮的。在她的推荐下,我挑了一个双鱼发卡,她很仔细地替我戴在头发上,我有点感动了。我告诉她请她在我的口袋里拿皮夹,她说算了,说发卡送给我了。我不答应,说不要可怜我,我要用自己的钱买东西。她好象很敬佩我,轻轻地掏出皮夹,拿出五元钱,扬了扬,我会心地笑了笑。她又把皮夹放回我的口袋,也冲我笑了笑。
走出小店,我得意地想找小辉,可是竟然看不见她的人影!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跟在我身后的吗?或许她见我在小店购物,因为内急去上厕所了吧。我站在店门口,左顾右盼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看见小辉。有好几个走过的路人一直盯着我看,我有点紧张了,生怕别人看出我的鬼把戏。被五花大绑的双手也感到有点麻了。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看小辉还没有出现,我真的很紧张了。
手机已经响了三遍了,我突然想是不是小辉有什么事情了。等手机第四次响起来的时候。我重新走进那家小店,对正在招呼顾客那位时髦的妇女说:“阿姨,能不能帮我把手机接一下?”
她会意地一笑,把手机掏出来,打开,放我耳边。
“小玲,我是小辉。”手机里传来了小辉的声音。
“你在哪里啊?”我有点着急地问。
“对不起,我家里有急事,先回家了!你自己喊辆出租车来我家把。”
“啊!”没等我再说什么,小辉关机了。
我有点发呆了。见我不说话了,时髦的妇女问:“好了吗?”
我机械地点点头,她把手机放回我的口袋,冲我笑笑,我也冲她笑了笑。
怎么办啊?我第一想到的是挣脱捆绑。慢慢走到一条小弄堂,见四下无人,挣扎了几下,双手被勒得好痛,绳子没有松动的感觉,知道无法解脱了。这时虽然有些后悔,但转眼一想,去叫辆出租车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吧。
重新走到街口,很快就来了一辆出租车。看司机是个男的,怕有意外,不敢过去。下一辆还是个男的,一个看上去好象挺和蔼的中年人。我走过去,告诉他我是残疾人,请他帮忙开一下车门。他似乎很奇怪,好象我一个人不应该出门似的。打开车门,他要扶我,我躲了一下,怕他发现我被五花大绑的真相。坐在后座上,告诉了司机小辉家的地址。
出租车行驶到一个偏僻的路段,我很害怕司机突然停车,然后把我拽出来,掏走我的钱包和手机,然后扬长而去。或许为了防止我看见车牌号,还会蒙上我的眼睛;或许怕我叫喊,还会堵上我的嘴。甚至会把我放在后备箱里,把我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不敢想下去了,打了个激灵。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很快,出租车到了小辉家的楼下。司机帮我打开车门,我让他取出皮夹,请他自己取出租车费用。这个时候,又有一辆出租车驶来,下来一个人,竟然是小辉!
等两辆出租车离开了,小辉笑嘻嘻地说:“看样子还是好人多啊!”原来她一直在暗中跟踪我啊!
我把刚才在车上的想象告诉了她,她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一下子紧紧地抱住我:“对不起,小玲!”
小辉的父母也不在家,很快她帮我解开了绳子。
真希望小辉能成为我的同好。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周六上午(1月5日)上午,小辉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下午去她家。我想,是不是小辉也想冒充一次无臂女孩呢?
到了小辉家,她急忙把我拉进她的闺房,很神秘地关上房门。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望着她。她的脸有些绯红,不好意思地说:“小玲,上个星期把你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你比平时还要漂亮。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玲,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女孩子把手反背在身后的时候,胸部就自然挺起来了,加上女孩那样做那样的动作总会觉得有点害羞,所以就比平时漂亮了哦。”小辉说得头头是道,“家长一般不允许女孩子做那样的动作的,容易使不怀好意的男人想入非非。”
“这样啊,那我以后也不做这样的动作了。”我有点失望,本来以为小辉还可以成为我的同好呢。
“别生气哦,小玲。”小辉的脸更红了,“今天我想让你绑我。”
“好不害羞哦!”我用手指点点小辉的脸,“你想让不怀好意的男人想入非非啊!”
“人家只是想漂亮一些嘛,只是在家里啊!”
“你早点说,我没有带绳子过来啊。”
“我家有根晾衣服的长绳子,现在已经不用了。我早上找出来洗干净了。”小辉拉开抽屉取出一捆白绳。
“那你把外套脱了。”我心里是很想让小辉也去当一回无臂女孩的。
小辉乖乖地脱了外套,我也不客气,把她五花大绑了起来。她很期待着望着我,希望把她绑得漂亮一些。因为是第一次绑,我也不敢绑得很紧,吊起双手的时候也没有起劲往上拉,怕她受不了以后不想玩了。
很快就绑好了,绳子还余了一大截。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在她的胸部上下各缠了两道。这样,她的胸部更加突出了。
站到镜子前,她看到自己的样子,脸更加红了,还把头低了下来。“小玲,你怎么这样绑我的啊!难为情死了!”
我板起她的脸,说:“你这样子,比我还漂亮呢!那些臭男人看见会被你迷死的!”
小辉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自己,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有点出神了。
我悄悄地打开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让小辉一个人慢慢欣赏自己。
过了十分钟,她喊我过去,我走到她房间门口,故意气她说说:“绑起来容易,解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然后走回去,躺在了沙发上,得意地望着房间门口。
小辉没有办法,只好从房间里走出来,坐到我的身边,哀求我解开绳索。
等她说了好几遍,我才坐起来,慢腾腾地解开缠在她胸部的绳索。这时候,我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坏念头。我故意说:“好难解哦。”随后拉着绳索就往房间的方向走。她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倒退地跟了过来。
“小铃,你干什么啊?”她有点不知所措。
我站在椅子上,把小辉房间门框上的气窗推开,把绳索扔过去接住,慢慢拉紧,把绳索老老系在了门框上。小辉的双手被吊了起来,身体只能前倾,只能在门框下很小的范围内移动脚步,很无助地看着我。
“小辉,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当女英雄吗?今天让你当一会真正的女英雄哦。”或许是激起了小辉以往的ji#qing,她不再挣扎,很困难但又很勇敢地昂气了头。
“小辉,当女英雄要能够忍受敌人的严刑拷打哦!”
小辉很吃惊地转过脸,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拍拍手,有点得意地说:“我就是敌人哦!”随后就去咯吱她,她一边挣扎,一边忍不住嬉笑起来。
玩闹了一会儿,我把小辉解开了。我揉着小辉有些印痕的手腕,连说自己玩性太重,对不起她哦。小辉说要不是我刚才咯吱她,还真有些女英雄的感觉呢。
余下了时间就在小辉喝咖啡、聊天。晚上小辉留我在她那儿吃晚饭,用中午剩下了饭炒了个蛋炒饭,煲了一锅三鲜汤。小辉的手艺还真不错,我竟然吃了两小碗蛋炒饭,喝了半锅三鲜汤。
晚饭后两人吸了一小杯酸奶。又聊了一会儿,看天色已暗,我说要回家了。
小辉坏坏地说:“刚才你不守信用,把我吊在了门框上。我现在要报复你,也要把你绑起来。”
我心里好喜欢,嘴上故意说:“我知道你喜欢当女英雄才把你吊在了门框上的哦。你不感谢我还要绑我,这是什么世道哦。”一边说,我一边把手背在了身后。“小女子无力抗拒,任凭你处置好了。”
小辉得意地从闺房里拿出那捆绳子,也让我把外套脱了下来。或许是有了我捆绑她的感受,这次她绑得比上次熟练多了,也紧了许多,我也很配合地把反绑的双手在背后尽量抬高。她也把多余的绳索在我的胸部上下各缠了两道,我的胸部挺得好高,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辉把我的外套给我穿上,把袖子放在衣服兜里,拉起衣服兜拉链,把袖子卡住。
“干什么啊,小辉?”我看小辉给我穿衣服,有点莫名其妙。
“让你再当一回无臂女孩哦!”她不怀好意地说。
“别,别,上次差点出事情……”我假装有些害怕地说。
“开玩笑的,我们就到楼下小区里转转。”也不等我多考虑,小辉就把我推到了客厅门口。
小辉左右打量了我一下,坏笑着打开了门,我只好老老实实走了出去。还没有下几阶楼梯,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我停了下来,轻声说:“我们回去吧,万一被别人发现就难堪了。”
“好吧,你自己回去吧。”小辉假装同意,放开扶我的手。“我要下楼转转哦!”她很快往下走了几阶台阶。
这下我傻眼了,只好喊住小辉:“小辉,别这样啊,我听你的。”
小辉重新扶着我,很亲热的样子。楼下很快上来两个人,我们侧身让他们上楼。他们也没有多留意我们,只是很客气地说了句:“谢谢!”
很快就到了楼下,小辉也不再扶着我,两个人并排慢慢走着,我也比刚才自如多了,我们还聊起了学校的事情。或许是夜晚的缘故,小区里遇到的两个行人也匆匆走过,只是朝我们望了一眼。
小辉家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因为是冬天的晚上,走近了,树林里还是暗暗的,小辉把我推进了小树林。
“对不起,小铃,我现在开始惩罚你!”小辉看四下无人,竟然解开了我外套的纽扣。
“别开玩笑了,万一有人过来就尴尬了!”我有点急了。
“没有关系的,小铃。即使有人走过,也看不见我们的。”小辉似乎很得意她的恶作剧。
小辉解剩下最下面两颗纽扣,把我的外套往身后脱了一半,我被五花大绑的身体一下子露了出来。
“别这样好不好,我好害怕。”我好紧张,挣大眼睛看着四周有没有人影,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
“怕什么,我们小区最安全了,没有坏人的。”小辉用手指在我脸上轻轻拍了拍,笑嘻嘻地说:“除了你这个被我绑起来的坏蛋。”
这时候,一辆车远远地驶过,车灯的余光洒了过来,小辉也有些紧张了,急忙把我的外套拉好。还好,车很快就拐弯了。
“呵呵,你也怕的吧。”我有点得意忘形地说。
“我怕什么啊。”小辉索性把我的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解开了我胸前的两道绳索。
我以为她要结束对我的捆绑,心里真有点意尤未竟的感觉。
“呵呵,刚才你把我吊在了门框上,我要把你绑在树干上。”小辉说着,竟然真地用绳索拦腰把我绑在了一棵树上。
绑好了,她拍拍手,很得意地说:“小铃,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附近溜达溜达。”
这下,我真害怕了。我知道小铃不会走远的,但一个大姑娘被五花大绑绑着树上,万一被人发现了,叫我怎么说啊。
也不知道小辉是怎么想的,她朝我的身后走去。小挥的脚步渐渐听不见了,我知道,她一定躲在我的身后,想看我的好戏。我可不上她的当,没有挣扎,静静地享受着难得被捆绑得自己无法解脱的无助。过了好几分钟,听见身后有悉悉嗦嗦的声音,我想,小辉回来了。
我闭上眼睛,假装生气,不理她。没想到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猫叫声!张开眼睛一看,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只黑猫。要知道,我最怕猫了!我有点恨小辉了。
或许黑猫也觉得很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女孩被绑在树上呢?它围着我转了一圈,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吓了黑猫,它窜上来咬我一口,有得狂犬病的可能的哦!
黑猫也在我面前站住了,等着一双绿眼睛。我害怕了,也不管黑猫会不会窜上来咬我了,知道被五花大绑的双手试无法解脱的,但捆在树上的绳索或许能被解开吧。想蹲下去一点,让反绑的双手去摸索捆腰绳索的解,但挣扎了好一会儿,因为反绑的双手被吊得挺高的,根本摸不到腰上的那根绳索。
或许小辉也怕真的有意外,她在我身后“嘘”了两声,黑猫被赶跑了。
“小辉,快把我解开!”我轻轻哀求她。
她没有说话,很快解开了把我捆在树上的绳索,但没有解开五花大绑的绳索,甚至还把解下来的绳索仍然在我的胸部绑了两道,随后把外套给我穿好。“小铃,这里解不方便,还是回家再给你解开吧。”小辉扶着我走出了小树林。
我似乎觉得有点不过瘾,虽然五花大绑的手有些酸痛,但似乎心里很希望小辉把我一直绑在树上,甚至很希望体验一下有人从小树林边走过的心理刺激。
很快,我们踏进了小辉家。
“对不起,小辉,刚才我把你吊在门框上不介意吧?”我故意这样说,很想激起小辉的报复心。
“嘿嘿,那我把你捆在树上更加要说对不起了。”小辉似乎已经没有了玩性,很快脱去我的外套,解开了捆绑的绳索。我只好穿上了自己的外套,觉得很不尽心。既然在小辉家已经不可能绑我了,我还是回家自己绑自己吧。
可是还没有等我向小辉告别,她突然抱住我说:“小铃,今晚上别回家了吧,陪陪我好吗?”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有点不忍心了。只好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在小辉家过夜了。
两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喝咖啡,一边天南地北瞎聊。
时间很快过了10点,该休息了。小辉把一套挺性感的内衣内裤给我用,让我先去洗个澡。洗过澡,看看镜子里穿上那套内衣的自己,好性感哦,不禁有点自恋了,真希望小辉能是我的同好。我决定把我的这种爱好告诉小辉,希望她能理解我,以后能帮助我实现我的梦想。万一她不理解我呢?那我或许就会失去一位好朋友了。但这两个星期的两次捆绑游戏使我决定冒险试一试。
小辉已经把房间的空调打开了,暖暖的。灯她去洗澡了,我马上关了房间的吊灯,只开着暗暗的床灯。从客厅里取过那捆绳索,用网上学来的自缚方法(解押式五花大绑),把自己紧紧地捆绑起来,还打了死结。随后,跪在床上,静静地等待小辉从浴室出来。
小辉走进房间看见我的时候,惊呆了。我望着她纯真但充满疑虑的眼神,很后悔自己的举动。
“小铃,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绑起来啊?”小辉慢慢走到床边。
“小辉,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被捆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我抬起头,注视着小辉,很庄重地对她说。
或许是她一直在用恶作剧的心态在和我玩捆绑游戏,没想到我竟然会喜欢被捆绑。
小辉点点头,又摇摇头。“你怎么会这样啊!”听出来,她有点无奈,用她的手轻轻地捧着我的脸。
我告诉她,自己从小喜欢当女英雄,喜欢看女英雄被五花大绑的英姿,后来自己也喜欢把自己绑起来,把自己当成女英雄。但奇怪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初女英雄的感觉慢慢消失了,喜欢上了那种被绑起来后无法解脱的无助的感觉。
小辉静静地听着我断断续续的述说,眼睛里的疑虑逐渐消失了。
“小辉,还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吗?”我担心地问她。
“小铃,你这种想法真让我无法理解。怪不得你会找我做什么无臂女孩,原来是想让我绑你啊!”小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还是觉得你有点怪,但我能理解你。”
我悬在喉咙口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
“小铃,你怎么把自己绑起来的啊!”小辉摸摸我身上的绳索,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自己还能解开吗?”
“我打了死结,自己已经解不开了。”我叹了口气,“如果你不帮我的话,只好去找剪刀帮忙了啊!”
“网上学来的吧?万一找不到剪刀的话,你就永远被这样绑着了啊!”小辉抱了抱我,“好可怜!我帮你解开吧。”
“小辉,别解啊!我想绑着睡觉。”知道了小辉对我的态度,我就得寸进尺了。
“绑着睡觉不可以的,那样手臂供血不好的话,严重的话手会残废的。我们先说一会儿话,等会儿给你解开吧。”小辉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小辉帮我盖好被子,自己也钻了进来。
“小铃,刚才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你好美哦!”小辉有点羡慕地说,“我要是个男的话,呵呵,现在你就惨了!”
“瞎说,你才漂亮呢!要不,你把我解开,我把你绑起来,你一定会比我漂亮的!”我很想让小辉也喜欢上捆绑,故意逗她。
“我才不愿意呢!你想拖我下水啊!”小辉撇撇嘴。但我知道她已经有点心动了。
“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好朋友,我一定会认为你好变态哦。”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小辉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羡慕。
“这样说我啊,我不理你了。”我假装生气,想转过身体,但反绑着很难转身。
“人家开玩笑的。小玲,别当真哦。”小辉知道我的脾气,竟然对我动手动脚了。“你老实一点哦,否则我明天也不解开你哦。”
没有办法,被自己五花大绑的我只好投降了。
小辉坚持不让我捆绑着睡觉,我只好让她解开了。抚摸着手臂上的绳印,小辉很感慨地说:“真想不通你怎么喜欢这种事情。”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昏昏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1月6日)是星期天。等我醒来,小辉已经煮好了牛奶,还出去买回来了我最喜欢吃的生煎。
一边吃早餐,我一边哀求小辉答应陪我再玩一次捆绑。小辉说看在昨天晚上陪她的份上,愿意陪我玩一次,但要求我以后不可以自己玩。我很开心哦!
小辉家的客厅以前装过吊扇,因为安装了空调就拆了,但一个钓钩还在那里。我要小辉把我吊起来!
我很着急地脱了外套,把绳子交到了小辉手里。小辉没有办法,只好先把我五花大绑起来。我哀求她绑得紧一些,还开玩笑说自己要做一回真正的女英雄。我当时不知道小辉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觉得她真的用劲了,反绑的双手也被她托得高高的。当然,我也配合得很到位。绑好以后,觉得双手一动也动不了,好紧好紧!当时心里好欢喜,自己得到了一直想要的感觉。
小辉站在桌子上,把原本捆绑我胸部的绳索穿过挂钩。随后她吃力地挪开桌子,我知道绳子马上要被拉紧了,赶快走到挂钩底下。小辉拉了拉绳子,我反绑的双手被吊紧了,只好弯下腰,低下头。小辉突然使劲一拉,我只好踮起双脚。看我这样,小辉有点部忍心了,放松了绳索。
我觉得一样玩,就索性玩得彻底一些,哀求小辉还是拉紧绳子,我喜欢那样的感觉。
小辉重新拉紧了绳子,我也努力地踮起脚,小辉把绳子牢牢系在了我的身上。
知道小辉的力气不大,其实我真想被悬空吊起来。记得有一部关于女烈张露萍的电视剧,好象是洪学敏扮演的。当时看到张露萍被悬空吊起来拷打的镜头,我很震撼!一直希望哪一天自己也能够尝试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女【如梦社区词语隐藏系统】员的坚强意志品质。
突然,小辉家的电话响了。原来有一位家长要送小辉一篓大闸蟹,请她马上去小区门口碰头。
“小铃,我把你放下来吧?”小辉要过来解绳子。
“没关系的,反正时间不长。”好不容易得到现在的结果,我自然不愿意就此结束。我努力地扬起头:“我能坚持的,你去吧!”
“小铃,那我马上回来。”小辉一边说,一边从猫眼里看看外面,随后打开门,闪了出去。
因为是双休日,周围很静很静。
自己一直想得到的今天终于真正得到了,觉得自己好幸福。
双手被紧紧地反绑着,吊得高高的,甚至可以摸到头颈了;双脚努力地踮着,不时移动一点以保持身体的重心。
因为绑得很紧,双手和双臂很快酸痛了,一直踮着的脚掌也开始酸痛了。我再次努力地扬起头,把自己想象成为一位女英雄。但很快就顶不住了,只好老老实实低下头,弯下腰,让自己减少一些痛苦。
心里开始盘算小辉是不是已经走到大门口了,很希望家长不要多说话,让她能够快一些回来解救自己。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很慢,忍不住开始挣扎,即便无法解脱,至少希望能够松一些,让自己的双脚不要再踮着,让自己的双手不要吊得那么高。
然而,一挣扎,捆绑手臂和双手的绳索勒得越紧,而踮起的双脚却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双手努力地向上伸展,忍着酸痛,双脚终于能够不踮得那么高了,可以稍微减少一点酸痛。但坚持了一、两分钟,反绑的双手双臂吃不消了,只好重新把脚踮起来。
我忍不住开始哼哼起来了。那时候,觉得自己不再是女英雄了,完全是一个女囚犯,甚至是被判处死刑的女囚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浑身竟然一哆嗦。我有些后悔了,刚才蛮好别要求小辉捆得这么紧,刚才蛮好双手不要吊得那么高,刚才蛮好脚不要踮起来,刚才蛮好让小辉把自己放下来。
我在心里默默哀求小辉早点回来,甚至开始数一、二、三、四、……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我突然看见了一样东西!当时我差点晕过去!
我竟然在电视柜上看见了一串钥匙!
看见钥匙的瞬间,我有点绝望了。我只好拼命挣扎,绳索不仅没有丝毫的松动,反而带来了一阵阵的酸痛。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解脱的。
我不知道小辉如果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的话,她会有什么反应。
小辉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进来,一种方法是马上找一个能开锁的锁匠,但那样的话,在打开门锁的时候,我这个被发现吊绑的人一定会被锁匠看见的,一定以为我被绑架了,即使小辉百般解释,也很难保证他不会报警。另一种方法是小辉从隔壁人家的阳台爬过来,但很危险,万一失手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何况邻居也一定不会让女孩做这个事情,隔壁男主人或许会自告奋勇来做好人好事的,我的惨样就会暴露在他面前。或许还有一种办法,小辉去找她在杭州旅游的爸爸妈妈,来回4、5个小时,等她回来,我的两条胳膊大概就废了,人或许也会精神失常了。
好惨!我好恨那个打电话的家长!
我只好再次拼命挣扎,但没有一丝效果,人也开始站不稳了,手被吊得万分疼痛。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我知道是小辉回来了。我想象着她突然发现没有带钥匙的情景,心都凉了。我无奈地停止了挣扎,不争气的眼泪开始涌出眼眶。
然而,我竟然听见了钥匙插入钥匙孔的声音。
完了,一定是小辉发现没有带钥匙,找来了开锁的锁匠。我怕被锁匠看见脸,艰难地转过身,背对着大门。
“小玲,对不起。”小辉似乎是扑了过来,一边解绳索,一边向我道歉。“家长话太多了,我不好意思马上走开。后来,我发现……”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无力地倒在小辉的怀里。但我很关心自己有没有被锁匠看见,还是有气无力地问小辉:“开锁的人走了吗,有没有看见我啊?”
“什么开锁的人?”小辉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手没有停。我的双脚终于可以着地了,双手也不再被吊得无法动弹了。
“你不是忘记带钥匙了吗?不叫开锁的人怎么进来的啊?”我有点糊涂了。
“我带钥匙了啊。”小辉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
“电视柜上的那串钥匙不是你的啊?”我有点明白了。
“是我妈妈的,她旅游去的时候没拿。”小辉揭开了谜底。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蠢!
小辉解开了捆绑我的绳索,帮我擦去脸上的泪痕,抚摸着我手腕上被绳索勒得深深的印痕,爱惜地对我说:“小玲,以后我们不绑了,好吗?”
“小辉,谢谢你!”我总算缓过气来,回想刚才的情景,在误会的前提下,接受了一次真正的捆绑体验,心底竟然涌起一股暖流,觉得自己好幸福。“小辉,我今天好开心哦。你真是我的好姐妹!”我抱着小辉,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
小辉叹了一口气:“小玲,虽然我觉得你好奇怪,但我佩服你的勇气,甚至有点羡慕你。”
“小辉,下次我来绑你,只要你试一次,一定会喜欢的。”我看着小辉,怂恿着她。
“昨天被你吊在门框上,我好害怕。”
“怕什么哦,昨天就吊了一会儿,绑得也松松的,你还没有体验到真正被捆绑的乐趣呢!”小辉不敢看我的眼睛了,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估计激她:“算了,你真是个胆小鬼。”
“谁是胆小鬼啊,我才不怕呢!绑就绑。”小辉果然上当了。
电话铃又响了。这次是小辉的妈妈打来的,说天气太冷,杭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提前回家了,再过半小时就到了。小辉爸爸的钥匙也没有带,怕家里没有人走不进,就先打了个电话。
好险哦,我和小辉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吐了吐舌头。
我只好告辞了。由于马上到期末了,挺忙的,只好到放寒假再玩了。
三个星期过得很快,转眼就到寒假了。
1月26日,寒假的第一天。我睡了个懒觉,醒来已经是9点了。给小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明天父亲单位组织去海南旅游,母亲在我的怂恿下也一起去了。让她明天下午乖乖地来我家,履行她的诺言。
其实,我并不是想绑她,倒是希望被她绑,最好还能绑在屋外。想什么办法才能实现我的愿望呢?
前天(1月27日)吃过午饭,虽然下着雪,下午父母还是赶飞机去了。临行前给虹桥机场打了个电话,我很怕机场关闭,父母去不成海南了。还好雪不大,机场没有关闭。下午2点半,父母到达机场。3点,开始登机。我急忙给小辉打了个电话,让她快点过来。或许是小辉害怕了,等了20分钟还没有来。再打电话,她终于答应过来,但提了个要求,她不想当女英雄了。我本来也不是特别想绑她,就答应了。才放下电话,妈妈的电话来了,说飞机马上要起飞了,叫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10分钟后,小辉摁响了门铃。
“小辉,真不想当女英雄了?”我刮刮她的鼻子。
“小玲,我好怕,如果那天换了我,一定会晕过去的。”小辉摇了摇头,“我没有你坚强。”
“没关系,那还是你绑我吧!”我假装无奈的样子。
“小玲,别绑了好吗?那天我吓死了。”小辉似乎不愿意。
“好吧。”我假装答应,“今天我们去学校,拍几张雪景的照片吧。”
“好啊!”小辉很高兴。
我偷偷地把绳子藏在包内,下楼拦了辆出租车赶到学校。
学校地处城郊结合部,是几年前易地重建的,面积好大,占地250多亩呢。因为已经放假了,整个学校只有门房间有两个值班的保安。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我拉着小辉直奔校园深处。
学校的绿化不错,树木长了几年,也有点样子了。雪已经停了,虽然不厚,但树上还是有很多积雪。在上海,能下这样的雪也算不错了。一路上边走边走拍。小辉很喜欢腊梅,我特地为她拍了好几张。
终于来到了校园深处的树林。一片桂花树林后面是一片银杏树林。桂花树是四季桂,还是满目青翠,在白雪丛中,竟然还显露着一些淡黄的花朵,而银杏树叶已经落尽了,只剩下笔直的树干了。
“小辉,过来哦。”我站在银杏树旁招呼她。
“这里有什么好拍的哦?”小辉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仍然走了过来。
“有个很好的镜头哦!”我一把抓过小辉,“我要把你绑在树干上,拍你这个美丽的女英雄哦!”其实我很想自己被绑在树上的。
我把她拉近一棵银杏树,把相机放进包内,又从包内拿出了绳子。
 “想绑我,没那么容易吧。我的力气比你大哦!”她看我真的要绑她,索性反抗了起来,两个人开始纠缠起来了。
看她认真的样子,我心里很高兴,但嘴上不饶人:“今天我偏要绑你!”
小辉的力气也真比我大,我心甘情愿地把包放在了地上,被她把我反靠在树干上,然后让我的双手反抱树干,用绳子牢牢地绑了起来。绑的过程中,我假装挣扎了几下,后来就乖乖地让她绑了。
或许她也知道了我的心思,绑得很紧。
“小玲,是不是希望我绑你哦?”看我没有反抗,她似乎明白了。
“恩。”被她说破自己的心思,我的脸绯红,低下了头。
“今天我好好治治你这个怪念头。”不知道她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她开始用绳子把我的身体也 和树干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了。胸口勒了两道,然后一直绑到膝盖。
“小铃,你做女英雄真不错哦。”小辉从地上拿起包,拿出相机,“我给你拍几张留作纪念吧。”
我做出正气凛然的样子,让小辉拍了好几张。
“我去其它地方转转,拍几张风景照。如果忘记你了,就直接回家了。”小辉边说边走开了。
我也不管她了,一个人享受着真正的捆绑。我想,小辉不会真走的,就象那天晚上一样。
但小辉竟然走出了银杏树林,穿过桂花树林,然后就不见了。
我有点害怕了,倒不是怕小辉不回来,只是有点怕她拍照拍得忘了时间,两个保安万一巡逻过来就惨了。
校园非常寂静,比那天晚上还要寂静。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原先的快意慢慢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孤单、寂寞、后悔、担忧。
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花,虽然很小很轻,落在我的头上,脸上,身上。
“小辉怎么还不来啊,会不会出意外啊?”我被自己冒出来的念头吓呆了。
“不会的吧,不要杞人忧天了。上次不是虚惊一场吗?”我试图说服自己。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我真的害怕了。难道小辉要给我一个教训,让我不再痴迷捆绑吗?
似乎又过了好长时间,我真急了。双手挣扎了几下,但没有松动的感觉。身体和双脚也用力地进行了挣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绑在膝盖上的绳结竟然自行解开了。我反抱着树干,逆着绳索捆绑的反方向绕着树干转了几圈,捆绑我身体的绳索算解开了。双手已经很酸痛了,虽然可以上下运动了,但反绑着的绳索丝毫没有松动的余地。
挣扎了好几次,手腕弄得很痛,但还是能挣脱。我有点绝望了,眼泪涌了出来。
好后悔!
或许是小辉发生了什么意外,摔了一跤,昏了过去。然后被巡逻的保安发现,把她送去医院。等小辉醒过来,一定会告诉保安我还被绑在树上。事后我们怎么解释呢?就说我们发现了坏人,坏人先把我绑在树上,随后追上小辉把她打闷?
万一小辉到明天才醒过来呢?万一小辉如实说了呢?我不敢想下去了。
还好,我看到了小辉的身影,她一跳一跳地向我跳过来。我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小辉,你的脚崴了?”看她艰难跳跃的样子,我忍不住大声询问。
“不小心被树枝拌了一下,结果脚就崴了。”小辉气喘吁吁地跳了过来,“小玲,没有吓坏你吧?”
想到小辉脚崴了,还忍着痛跳过来,我觉得自己今天犯了很大的错误。
“对不起,小辉。要不是我要来学校,你也不会把脚崴了。”我好后悔。“会不会骨折啊?”
“没关系的,只是有点扭伤,肯定不是骨折,你放心好了。”小辉边喘气,边把捆绑我的绳索解下来。
“还好只是一只脚崴了,万一两只脚都崴了?”我在心里想。
“小玲,刚才我也太不当心了。不过万一两只脚都崴了,我爬也会爬过来的。”小辉似乎也在想这个问题。
我好感动,虽然刚刚解脱的手臂好酸痛,但我还是一下子抱住了小辉,不争气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我想,万一真发生意外的话,两个保安或许在巡逻的时候会发现我们,会救我们一命的。但我的这种爱好或许就会被每一个人知道了,会让我无法在学校生活了。还不如被冻死,或许还能被当作与坏人作斗争的女英雄呢。
收拾好东西,我扶着小辉慢慢向校门方向走去。才走出桂花林,就看见一位保安向我们走来。我和小辉相互望了望,都有点后怕。如果被保安发现的话,就会成为学校的重大新闻了。
“两位老师,你们也太会玩了,天都要黑了啊。”保安打趣道。
“因为雪景漂亮,我们就多拍了点照片。”我抢着回答。
“小辉老师脚崴了啊?不要紧吧?”保安很关心地询问。
“没关系的,只是扭了一下。”小辉怕节外生枝,赶快答话。
“不麻烦你了,我们马上去医院看一看。”我也赶快表态。
“那你们早点回家啊,我就不帮你们了。”保安一边说,一边向树林走去。
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去了医院。还好,不是骨折,只是有点扭伤。
回到家里,我让小辉躺在床上看看电视,我去做晚饭。
“小铃,可以吃了叫我一声哦。我有点饿了哦。”小辉故意这样说,想逗我开心。
为了惩罚自己,用短绳子把自己的双脚象脚镣一样绑了起来,中间留了短短的一段绳子。
饭菜好了之后,只盛了一碗饭,准备了一副筷子、一把调羹。我决定惩罚自己,不给自己吃晚饭了。随后我用学来的自缚方法把自己五花大绑起来,然后坐在饭桌旁喊了一声小辉。
小辉慢慢地走了出来,看见我的样子,很是惊讶。“小铃,为什么把自己绑起来啊?”
“我害你脚都崴了,我要惩罚自己!”我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喜欢绑就绑一会儿,不过你怎么不盛饭啊?”小辉发现桌上只有一副碗筷。
“我要罚自己不吃晚饭。”我低着头说。
“真是的,要我喂你吃饭吧?”小辉打趣道。
她去拿了一副碗筷,帮我盛好饭。
“我原谅你了,给你喂饭,你给个面子吧?”小辉笑嘻嘻地轻轻拍拍我的脸。
被捆绑着吃饭好有意思哦,尤其是小辉故意捣乱的时候,譬如把调羹伸到我的鼻子上,我要吃饭的时候把调羹往后一抽,甚至还故意把饭粒粘在我脸上。
(以前写过一篇《两个爱自缚的女孩》,但没有结尾,希望寒假能够写完。)

大众, 女孩, 把手, 报纸, 如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