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虐

广告位

自虐
  我当然不会跟你说出我的名字,那么你们随便称呼我为亚美便成了,今年24岁,我将我那不能见人的体验告诉你们,我的未婚夫,当然也不能告诉你们真名字,那便叫他做小杨吧。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激烈的性行为,但他不在的夜晚,我也会以zi#wei来满足自己,可以说是我是一个十分Yin乱的女人。
  我所指的激烈的性行为是指那些所谓的SM游戏,我自己时常都看那些从外国进口的SM女性杂志,以及那些女性漫画等,又时常跟那些有兴趣的人接触,所以基本上的理论我是能明白的,而我自己也觉得对这种游戏很感兴趣。但是,那时身为S一方的未婚夫对我做得一切我觉得好象做梦似的。
  那时我感到十分之羞耻,记忆中尽是一些讨厌的事情,他将我缚在沙发上面,将我浣肠之后反转来,让我的排泄物喷向天花板上,那时前后传来那奇怪的感觉,以及排泄物通过gang#men的感觉,一起地互相混合交替着,难以说出来的快感在身体内流窜着,到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很回味。
  看来我是有那种被虐的素质吧。而事实上,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将自己缚着,将从外面购买得来的浣肠器浣入自己体内。但变成这样,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后悔,而每晚我都不会觉得寂寞,为了让杨仔看到我读那些咸湿杂志的样子,我购买了一个平价有脚架的相机,按了自动拍摄键,拍摄我张开双腿,一面看色情杂志,一面用原子笔zi#wei的样子,将我的Yin乱的样子拍摄下来。
  我会一直拍摄直到Yin乱行为停止,但问题通常出在所定的位置上,有很多次距离不够,照得不清楚等等的情形,我又不晓得照相的窍门,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极不简单的事,所以我手头上有很多不完全的相片,而我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是我害怕慢慢的自己成为一个露体狂。
  我跟杨仔是在一年前订婚的,就在那晚我将身体交给了他,就在一间高级酒店内一所有园林景色的房子里,我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送了给他。之后,他一有要求,我也从不拒绝他,之后的第三个月,有一个晚上,我们做完爱后懒洋洋的睡在床上的时候,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亚美,我们还有半年便会住在一起的了,而晚上的夫妇生活如果一成不变的话,每晚都一样做同样的事情,这种普通的性爱,任何人慢慢都会变得不感兴趣的。很多离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样了,我们也不想变成这样的吧,从现在起将性爱方式变化一样,你认为怎样。」
  我不希望失去我所爱的人,就算是结婚后我也希望能一直到老,所以我也十分同意他的说法,尽量改变一下性爱方式使生活变得有趣。
  「你也是这样想吗?真开心了,那么你知道甚么是SM吗?是嗜虐及被虐的意思,我已详细研究过了,我想那是最佳及最最有效的方法,但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同意。」
  为了他,要我做什么我也愿意,从外国的周刊杂志中得到的知识很有限,那些人又被缚着,又会被打,尽都是这些事情,使我渐渐对它失去兴趣。
  「怎样呢,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中途停下来也可以,而且我会一直跟你一起的,所以不用担心啊。好吗?」但是如果我说好的话,便会给人知道我的心事,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在我的嘴唇上给了我一个热吻,使我不能反对。
  「好的,但是如果弄痛我的话一定要停下来啊。」我跟他请求。
  「我明白的了。」他说完温柔的笑着爬起床,走到外面取了一个袋子进来。
  「你看这是不会弄痛你的,绳子的质地是很柔软的。」他从袋子里面取出来让我看,想起一会儿这条绳子会将我全身缚着的样子,我全身软软的不能使用力量了。
  「来,坐下来吧。」他指着沙发,我好象被催眠了似的,听他的话向沙发走去。
  「坐下来吧。」他温柔的对我说,用手搭在我的肩上,抱着我轻轻地坐在沙发上。将我的双手放在后面,并将它们缚起来,这时我的双手已完全失去自由了。
  跟着他将绳子将我的身体一道道地捆绑起来,他时不时还会吻我的嘴唇,他用牙齿咬了我嘴巴一下但我只感到一丝丝痛感。当他用绳子缚着我双腕时弄痛了我。
  「等等,很痛啊。」
  「没间题的。」他当作这不是怎么一回事,那时我是很相信他的,还以为跟着来的只是普通性爱而已。跟着他又从袋子里取出绳子将我左右两脚缚着,还将它们各拉向一边使之接近我的头部。
  「哎……不要,停手啊!」我害怕得叫起来但他并不理睬我,二、三分钟之后,他已将我的双腿左右张开并已固定在我的头部附近。我的秘密部份大大的张开着并向天花板处显露出来。而那明亮的灯光映照下,给人看得十分之清楚。
  「不要看啊,麻烦你快些放开我吧。」对于我的哀求,杨仔并没有理会。
  「亚美,这是什么呢?」他的手指将那茂密的草丛拨开,并且向我询问,对于这种问题我也不知怎样答他才对,只觉得很令人讨厌便是。
  「这究竟是什么,快些给我说清楚,若不说的话我便替它拍照。」他竟然这样说。
  「那是……不要啊,已经足够了,快些放开我吧。」我奋力的想挣脱,那时我与他的视线接触,我未曾见过他有那样的目光。那眼睛正闪着异样的光辉,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我那秘密的地方,那时我心中的感觉是百份之百的羞耻,但除此以外,却还感到一份甜丝丝的感觉,在爱人的面前,给他这样子的观赏,有一份被虐似的快感,但他一开声,我突然从陶醉的感觉中醒过来。
  「喂,快些告诉我这是什么,否则我真的替你拍照了。」
  「不要啊!」
  「那说出来吧。」
  「不要。」这样的对答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他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十分粗俗的话,听到了那句话,我只感到全身像被煮熟了一样,又热又红,但是那种陶醉感却又更进一步。他在我的秘密部份爱抚着,我便觉得腰部及双脚使不出气力来,身体也跟着使不出气力来。
  「啊,比平常湿得多呢,原来你也是……那再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又是什么?」他的手指在我gang#men处按下去。
  「这儿是……你真肮脏啊,讨厌,不要再找这些地方玩吧。」但是他对我哀求的样子完全无视。
  「很丰满呢,又可爱,你这个地方真漂亮。」一阵湿湿滑滑的感觉从屁股那儿传来,那种感觉不就是唾液吗?
  「好了,究竟这是什么?」
  「这儿是我的……」
  「你的什么啊?」
  「我的……pi#yan。」这种说话从我的口中说出来,只觉得全身好象被火烧一样,血液全冲到脑袋里面,但他并不是就这样便肯罢休的。
  「是啊,可是,有什么东西是从这儿出来的呢。说给我听吧。」那么羞耻的事情,也要我说。
  已经将我的脚大大的向两边张开来,还观看我那秘密的部份,又用手指玩弄我的gang#men还要我说出每天会有什么东西从这儿出来,真的使人感到十分羞耻。
  「那、那是……」
  「说给我听!」他说这种说话之前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但是一说这种说话给人的感觉便是十分下贱。但是怎样那也是外表而已。而对于他的命令不服从是不行的。
  「大……大便。」
  「啊,大便是从这儿出来的吗?但是你的大便是怎样的味道呢?那我们弄些出来看看吧。」
  「不行,你想怎样?拜托你,请停止吧,将绳子放开,我很痛呢。」我心中有一丝不安的感觉,但实话实说,其实我很期待他进行更刺激的玩意。
  他不知在袋里找些什么东西,一会儿便拿着一个很大的玻璃注射器出来,我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时还以为是巨大的注射针筒,并不知道是用来灌肠用的。我还想用这么大的针筒打针一定会很痛,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当时很傻。
  他从浴室里找到一个容器,将药液放进里面,再加水稀释开来。
  「第一次用稀一些便成了。」
  「你想怎样?很怕啊,我讨厌这样。」但他看来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来吧。」
  「我已请你停止了啊!」手脚身体也都被缚着,心中无论如何不安也逃不了。
  我感到gang#men有异物侵入的感觉,腰部以下感到一阵冰凉的感觉,很明显的,那便是药液进入体内的感觉。一会儿药液已全部注入体内,当然下腹部有一阵很想排泄的感觉。
  「我想去厕所啊!」我妮着声向他请求道。
  「傻瓜,如果去了厕所我便不知你的大便是什么味道了,不用担心,就在这儿解决便成了。」我想不到他连厕所也不许我去,而且我的排泄感已忍耐到极限了。
  「快些,让我去呀!」
  「不行!」他还故意地装作脾气不好的样子,还点了一根香烟,可是如再不让我去厕所的话,一定会像喷泉一样喷出来。
  「快些帮我解开绳子,请快些啊!」我以最后的力量与便意抵抗,但他并没有理睬我,双足被缚着用不上力忍耐,一挣扎,gang#men便一用力,一阵舒畅的感觉从下腹传来。
  一声巨响,那羞耻感是写不出来的,在屋里面回响着,而且还持续了一段时间。当他从厕所里面取出厕纸替我清洁的时候,我的身心都已完全是他的奴隶了。之后,我们也玩了很多次这种游戏,有时候要我从窗户向外小便,甚至有一次他在我的脸上小便,现在我已成为一个没有他便不能生存的女人了。
  我时常都以为我每晚都能跟他一起,但有一次他因工作的关系有半个月不能见我。那几天我真的不知怎么做才好,于是我便从他留下来的袋中取出绳子缚着自己,双手则缚在前面来zi#wei,我一面zi#wei一面想着他,想着他那温柔的笑容,以及他发怒时咬着香烟的样子,就那样,一个人在屋里呻吟着。
  我摇动着身体,走到厕所去,我从未想过会有人从窗外偷看,所以将屁股向着窗外。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四次自己缚自己的经验,而今天,我尝试自己灌肠,我从袋子里取出浣肠器,我用一些温水并将袋子里的药溶在水中,我只用了一半,因为如果被他发现的话不知会怎样处置我了。自已替自己浣肠,更加觉得羞耻了。想到这里,便将余下的药全倒进温水里。
  于是我伏在床上,屁股则高高举起,将注射器对准自已的屁股,将药液注进去。我感到温暖的液体慢慢的流进我的体内,我一次又一次地将那些药液吸进注射器内,然后再注进我的身体内,一共注射了四次,六慨有400CC左右。由于我根本不知药跟水的比例是怎样,注进去的是很浓的药水。
  当杨仔替我做的时候,通常我还能忍耐一段时间,但今次我实在忍不住,而且到浴室去要经过大厅,我这样裸着身体一定会被人看到,于是我只好将盛载溶液的盆来盛着,因为那些液体已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我躺在地毯上,肚子痛得眼睛也有点花,额头渗着冷汗,已经不行了,未及细想已在容器里排出了大便。那声响大得大概隔邻也有可能听得见,我那液化了的排泄物直击容器底部,我口中还喃喃呼唤着他的名字………………
——————————————————————————–

未婚夫, 排泄物, 天花板, 女性, 进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