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中国文学、影视作品中的Nue恋现象

中国文学、影视作品中的Nue恋现象

广告位

中国的主流文化,从古至今,几乎都不同程度地表现出禁Yu主义的特征,当然绝少提到Nue恋现象。然而在远离圣殿的民间,尤其在少数民族和边远地区,主流文化的统治力量相对薄弱一些,人Xing的展示也就相对自然和充分一些,生命更显活力,生活更有乐趣,Nue恋的体现也更加彰显。中国民间有句俗语“打是亲骂是AI”,就包括了身体和语言这两种方式的Nue恋。这句俗语生动简洁,既具情调又有理趣,实在算得上是中国人创造的Nue恋格言,而且它已经演化为成语“打情骂俏”或“打情骂趣”。可见Nue恋并不神秘,更非西方人所独有,它作为一种非常态的Xing行为方式和Xing心理倾向,在中国也普遍存在。

  明代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素以色情著称,用大量笔墨细腻入微地描绘了西门庆的Xing生活,揭示了其荒Yin丑恶,而且男女极不平等的一面。西门庆由商入官,称霸一方,在家里也是绝对统治者,人称“打老婆的班头,降妇女的领袖”。作者把他描写成了典型的施Nue者。在书中也表现出了男女双方自愿的Nue恋游戏。该书被视为丑陋的,不健康的作品而被冠以“Yin书”之名长期遭禁。实际上,作者在描写西门庆Si家生活的同时也暗示了人世间男女或善或恶的本质,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

  有“西部歌王”之称的王洛宾的著名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脍炙人口,歌词虽然没有直接写“Nue恋主义”,却以男Xing抒情方式描绘了被心AI的姑娘Bian打的受Nue幻想:“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Bian,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这为Nue恋在中国普遍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之中提供了一个有力佐证。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芳菲之歌》写日本高级女特务梅村津子Bao打依附日伪的清室后裔白士吾,对动作、表情、外貌、心理都描写得有声有色。这一人物血Rou丰满,Xing格复杂而鲜明。梅村津子在把白士吾抽打得嘴巴出血之后又和他紧紧搂抱着跳舞甚至做AI,她狂喊“我要权力!支配一切的权力!我也要享乐!尽情地享乐!”杨沫的写作主题是革命,是政治,她本来无意表现两Xing间的Nue恋,然而却在作品中歪打正着地写出了施Nue者对权力和享乐的情感体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