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如月说”女刑”

如月说”女刑”

广告位

不知从何时起,人类发明了酷刑,并将其作为审讯犯人、获取口供的重要手段。凭借酷刑审讯者能够轻而易举地从犯人口中获取口供。更可悲的是,酷刑的发明和使用还为审讯者渲Xie罪恶Yu望提供了最好借口和最佳手段,使对人Xing的摧残变得合法化。于是一批批残忍BaoNue的刽子手应运而生,一套套令人发指的刑讯手段被发明出来,人类因此便多了一层灾难。

尤其对女Xing来说,遭受刑讯更是一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说在受刑过程中,男Xing犯人所遭受的仅仅是Rou体痛苦的话,那么女犯人一旦被带入刑讯室,等待她的就绝不是一般的严刑拷打,而是各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凌Ru和针对女Xing身体特殊部位所施加的残酷折磨。审讯女犯也绝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口供,审讯者会充分利用这样的机会,在“审讯”借口的掩盖下,通过对女犯人Rou体的折磨来寻求刺Ji、发XieShouYu。

男女两Xing人体结构的不同和Xing生理、Xing心理上的差异,决定了某些酷刑是专门针对女Xing的。为了借“审讯”之机更好地发XieShouYu,许多审讯者挖空心思设计出了一套套专门对付女人的刑法,他们将其统称为“女刑”。女Xing除了Xing器官和第二Xing征(主要就是Ru房)与男Xing不同外,还有皮肤比较娇嫩、皮下脂肪较多、肌Rou力量较弱、四肢关节韧带较软等生理特征。更重要的是,女Xing四肢远端的触觉(指尖、趾尖等部位)和身体表皮对疼痛的感觉都要比男Xing更为敏锐。这样,在遭受同样酷刑的情况下,女Xing比男Xing感受到的痛楚会更为强烈。另外,男女两Xing对残酷Ring境的适应力也有所不同,男Xing一般呈现刚Xing,女Xing则有更强的韧Xing。在酷刑下直接死亡的比例,男Xing远大於女Xing。女烈们在酷刑折磨下会有着顽强的忍耐力和生命力。但这种生理上的特征却使她们在受难时,痛苦的时间更为漫长。□□、Ru房两个部位集中有大量神经末梢,是女XingRou体上最敏感的部位,也是最易刺Ji引起女XingXingYu的部位。因此,专门针对女Xing的酷刑自然也就基本上是对这两个显著的女Xing部位用刑。同时,也由于这些部位是女Xing最敏感和最感珍惜的部位,对这些部位施刑,任何女人都难以忍受。

在战争年代的那些被捕女Xing中,既有年轻姑娘,也有不少是已婚、已育的女子,她们中的很多人都受到了残酷的“女刑”折磨,但她们铁骨铮铮,坚贞不屈,这就是女烈。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女人最后被酷刑所征服,成了所谓的“软骨头”。其实这些“软骨头”也并不可耻,她们毕竟是血Rou之躯,在无法忍受的酷刑面前低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那些落入敌手的女人们要受到怎样残酷和可怕的摧残折磨呢?笔者摘录了一些供大家了解。

刑前准备

无论什么样的刑讯,第一步总是共同的──就是首先剥光受刑人的衣裤,让其Luo露出全身Rou体。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受刑时几乎没有不是光着身子的(出于种种原因,这一现象在当今大部分文艺作品中都没有得到真实体现)。这样做,绝不仅仅是便于打手们施刑,更重要的是利用受刑人的羞耻心理,对其施加Jing神上的折磨,并满足打手们的卑劣Yu望。尤其对女Xing犯人的刑讯,剥光衣裤更是一套固定的程序。

打手们在审讯女犯时,往往问不上几句便会以剥光衣裤相威胁。如果女犯拒绝招供,打手们接下来就要实施刑讯的第一步──将女犯的衣裤剥光,对其赤Luo的Rou体施加各种挑逗、凌Ru,或者让她们光着身子观看对其他犯人的刑讯,以此来造成女犯的羞Ru和恐惧心理,摧垮她们的意志。

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年轻女Xing来说,没有什么比TuoDiao衣裤、赤身Luo体地经受刑讯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了。当女犯人光着身子站在审讯者面前,任凭他们肆意羞Ru而无法抗拒,想到即将遭受的远非是一般的严刑拷打时,她们感受到的是一种Rou体和Jing神上的双重折磨。待到女犯羞Ru不堪、Jing神极度紧张恐惧之时,打手们再施展出各种毒辣手段,对她们赤Luo的Rou体施加折磨,这样她们就会感到无法忍受,从而收到比一般严刑拷打更满意的效果。

刑前准备的第二步,是采用不同的方式将受刑人的身体KFu固定起来。即使对于身体柔弱、很少有反抗能力的女Xing犯人,打手们也同样要这样做。其目的不单是防止受刑人挣扎反抗、便于刑讯的顺利进行,更重要的是以此来增加受刑人的痛苦,使其形成“不招供就无法摆脱折磨”的心理,同时满足审讯者的Bao力Yu。在多种多样的固定方式中,吊Bang能够说是一种最原始、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固定方式。受刑人被K住手腕吊在空中,由于重力的作用,其皮Rou乃至全身筋骨都会被绷紧、展开,对其Rou体施刑时,疼痛感将会更加强烈。受刑人被吊起手脚,也就失去了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听凭打手们摧残和折磨。因此,每一间刑讯室,都备有吊Bang犯人的铁链和绳索。当女犯想到自己被吊起以后,无论打手们对她施加什么样的手段,她都将无法抗拒和逃避时,她心里的那种恐惧是可想而知的。

从以上所说的不难看出,刑讯前的准备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刑法。尤其对女Xing犯人来说,痛苦在刑讯准备过程中就已经开始了。

吊  刑

如上所述,吊Bang只是对犯人用刑前的一种固定的程序,开始时它也仅是刑讯女犯的一种辅助手段。但后来审讯者针对女Xing的弱点,将其逐渐演化为一种独特的刑法,而且花样不断翻新,创造出了许多种不同的吊法。打手们使用吊刑时,经常是多种不同的吊番采用,让她不易麻木。吊刑属于慢Xing折磨,过程都比较长,能使女犯骨软筋酥、饱受煎熬。所以女犯在忍受吊刑的过程中一般都会呻Yin不绝。其中最常用的有如下几种:

四蹄倒攒:这是一种残酷吊法,就是将受难者手腕、脚腕在背后反Bang到一起,然后面朝下吊在房梁或刑架上。受难者在这种姿态下,四肢各个关节、肌腱、腰部乃至全身的皮Rou、筋骨都将因身体的重量而受到挤压、扭曲和牵拉,十分痛苦。

吊手指:就是用细绳或铁丝将女犯双手的大拇指K扎在一起,悬挂在刑架或房梁上,然后将吊Bang女犯双手的绳子慢慢地向上拉,最终使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在两个大拇指上。这种刑法是很能折磨人的,常常两三分钟便会使受刑人大汗淋漓、浑身颤抖。

吊Nai头:这更是一种专门用于女犯的刑法。把女犯的双臂用手Kao锁在背后,再用细麻绳拴住两个Nai头,将女犯的身体悬吊在起来,仅仅让她两个脚尖勉强着地,纤弱的足尖能支持多久呢?审讯者便不失时机地B问她们的口供。

吊Ru跪铁链:女人剥光衣服,双手反Bang在身后,将一条细麻绳的两端从她背后经左右两腋穿向Xiong前,绕在两个Ru头上系紧。再把一Gen铁链横在地面上,使她双膝跪在铁链上。最后把系住Ru头的细麻绳向上吊起,让她上身无法弯曲,全身重最都集中在双膝部位。这样无需多长时间,她的双膝部位便会奇痛难当,一、两个小时后她就会汗流颊背,全身颤抖。这种刑罚的时间越长痛苦就越大,而且一般不会造成晕倒,十分难熬。

半边吊:将女犯一侧手脚的拇指(拇趾)K在一起,然后悬吊起来,把另一侧的手脚也K在一起并悬挂石锁之类的重物。

猴儿抱枝:这种吊法也称猴子抱桩。打手们先用绳子把受刑女人的双踝K在一起,使她蜷起双腿贴近腹部,再让她双臂抱着自已的小腿,把双手腕用绳索K紧或用手Kao锁住,一Gen木棍穿在她的肘弯和膝弯之间,最后把木棍的两头都吊起在梁上。这样,她就团着身子被倒挂在木棍上,两只赤脚翘在最高处,一头黑发披落在离地只有三寸处。这种吊法会使受刑女人的手腕、双膝、肩、肘关节等处都疼痛难忍。

倒挂金钟:将女犯的一只脚和双手从背后KBang在一起,用绳子K住女犯的另一只脚吊起来,然后使其身体倒悬于空中。

在上述刑法的基础上,一些人还进一步发挥想象,不断创造出新的花样,例如有的打手就发明了一种叫做“飞机挂炸弹”的刑法。

这种刑法是先将女犯的衣裤剥光,然后将其双手和双脚的拇指(拇趾)从身后K扎在一起,面朝下悬吊起来,行刑者一边审问,一边推动受刑人身体,使其在空中摇荡,这叫做“坐飞机”;如果此时女犯仍不招供,接下来便实施第二步:将两只小筐分别吊挂在女犯的两个Ru头上,然后不断向筐内加入砖头、石块等重物,这称为“挂炸弹”。这种刑法比单纯的四蹄倒攒和吊Nai头痛苦程度更大,因而一经发明便立刻普及开来。使用这种刑罚时,打手们不停地悠动她们的Tong体以及悬挂的重物,女犯惨叫声便此起彼伏,她们的汗水点点滴滴溅落到地板上,直到她们渐渐昏死过去,哀求声和惨叫声才哑然而止。

Bian 打

Bian打是一种古老的刑法,它之所以长久不衰是由于这种刑法简便易行,对受刑者造成的痛苦又十分剧烈。自古以来受Bian打的女Xing远多于男Xing,这大概是因为皮Bian落在女Xing的娇嫩肌肤上时其效果特别明显。女人被剥光衣裤遭受Bian打时,那种凄惨景象更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在刑讯室里,打手们常常先将女犯剥得一丝不挂并用铁链或麻绳吊起来,再用生牛皮Bian蘸着凉水狠狠地抽打她们的全身,使她们尖声哀叫。为了增强观赏Xing,打手们有时故意不使受刑女犯的身体完全悬空,而是将吊绳或铁链的高度调节到受刑女犯仅能以足尖够到地面,让她苗条的娇躯在无情的皮Bian下苦苦地挣扎……。皮Bian声声、铁链当啷、惨叫哀嚎、恶狠狠的B问,构成典型的Bian打进行曲。但由于过度Bian打会使受刑女人对疼痛的敏感度降低,从而影响其它刑罚的效果,所以打手们使用Bian刑往往是适可而止的。

拶手指

古代官衙一种专门用于女Xing的刑具叫拶子,它是由细麻绳将数Gen硬木小棍串在一起构成。施刑时先将受刑女按跪在地上,将细木棒套在受刑女的手指缝中,把她除了大拇指以外的四对纤纤玉指夹住,打手将两侧的细麻绳慢慢收紧……,使得小木棍连续地碾压受刑女的手指Gen部,造成极度的痛苦。这种酷刑下受刑女犯很快就会浑身颤栗、冷汗淋漓,脸色苍白,以至昏死过去。但一些打手会注意观察受刑女的神情和体态,看她神色不好时,就立刻松刑,等她回过气来再收……。这使受拶的女犯痛到极点,又不会很快昏死,再坚强的女烈也会因此而哭叫得只剩一丝半气。

扭嫩Rou

这是打手们经常使用的一种刑法,有的行刑者用手指在受刑女子的酥Xiong和大腿上有计划有步骤的拧、扭,撕、掐,包括女Xing娇嫩的、最不堪受Nue的Ru房。有时为了强化受刑者的痛苦,打手还常常用特制的尖嘴小钳子将女犯人Ru房周围、上手臂和大腿内侧的Rou一块块拽起来再慢慢扭转……。

老虎凳和两头翘

老虎凳是各种文艺作品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种刑罚,自然也是打手们最经常使用的一种酷刑,这种刑法一般是不需要剥衣服的,但在对女犯用刑时却也常常将她们剥光,这是为了对她们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压力。使用这种刑法时,先使受刑者坐在一端连着木架的长凳上,受刑者的上身和双手被Bang在背后的木架上,双腿在凳面上平伸,再把受刑者膝盖以上的大腿部用麻绳紧紧Bang住在凳上。然后打手开始向受刑者的脚跟下垫入砖块,使受刑人的双脚向上抬起,通过牵拉受难者腿部的关节韧带,给受难者造成巨大的痛苦。用刑时一般只要在受刑者脚跟下垫入三块砖,受刑者就会大汗淋漓,惨叫不绝,垫入四块砖时受难者会很快昏迷过去。打手施用这种刑法时,每加一块砖后都会暂停一会,令受刑者的痛苦持续一段时间后再加重用刑力度……。两头翘是打手们Gen据女Xing的身体特点在老虎凳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一种刑罚。女Xing的韧带通常比男Xing柔软,为了最大限度地牵拉受难女Xing腿部的关节韧带,给受刑女带来最大的痛苦,同时满足施刑者的ShouYu,在实施老虎凳这种酷刑时,打手们改进了方法。打手们将剥得赤身Luo体的受刑女人一双手臂反拧到背后,用绳索K住并高高吊起,使她的上身最大限度地向前弯曲,脚下通过垫砖使她的脚尖也逐渐地抬高,最后使她的头和脚几乎相贴,故称谓两头翘。这种刑法能够造成全身Xing的痛苦,比一般的老虎凳更加厉害。

藤条抽□□

行刑时,首先剥光女犯的衣裤,将其上身KBang在长凳上,然后把女犯的双腿向两侧打开,用绳子K住双脚向上吊起。接着,行刑者手持藤条照女犯的□□和大腿内侧使劲抽打。大腿内侧和□□是女Xing最柔嫩、最敏感和最感珍惜的部位,对这些部位施这种刑罚比皮Bian吊打更难忍受。被分开吊起的双腿随着每一下抽打而剧烈抽搐,尤其当坚韧的藤Bian抽打到两腿之间的□□、□□处时,她赤Luo的Rou体就会发出剧烈颤抖,受刑女很快会被折磨得泪流满面、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叫和呻Yin。

针  刑

由于女Xing忍受疼痛的能力较弱,有些在审讯男Xing犯人时很少使用的刑具,在对女犯的刑讯中却被大量采用。针刑便是其中的一种,其特点是简单、省力、疼痛感极强。因此,凡是对女犯的刑讯,几乎都少不了这种刑法。最常用的针刑有下面几种:

一种是刺指甲缝。行刑前,先将女犯的双手固定在木架、椅子扶手等物体上,迫其十指伸直。然后,将锋利的钢针一GenGen地从手指甲底下刺进去,刺一Gen,问一句,直到招供为止。这种刑法的疼痛感极强。俗话说“十指连心”,手上扎Gen刺尚感疼痛,而寸把长的钢针从指甲缝刺进去,那种疼痛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有时刽子手们为增加受刑女的疼痛,用的甚至不是钢针,而是削尖的竹签子。

另一种是刺Ru头。Ru房是女人身体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被称为女人的“命Gen子”,对女犯的Ru房施刑,是行刑者惯用的一手。女XingRu房内的神经分布呈放Xie状,神经末梢集中在Ru头Ru晕处。Ru房表皮其实与其他部位的皮肤相同,不触及Ru头Ru晕和Ru腺内的Ru管,就不能给受难女Xing带来更为剧烈的痛苦。所以打手们都使用钢针、竹签、铁丝、猪鬃等尖锐刑具直接从受难女Xing的Ru头上向Ru房内刺入,使它作用在Ru房内的神经末梢和神经丛上,使受刑女感受到极为剧烈的痛苦。其中钢针刺Ru头是最常用的一种“女刑”。但在刺Ru头的刑具中,最恶毒的据说是猪鬃。其他的刑具如钢针、竹签、铁丝等,都会在用刑过程中毁伤受难女XingRu房内的神经丛,尽管造成极大痛苦,但随着刑讯间歇,受难女XingRu房内的刑伤愈合时会在神经丛上留下永久Xing的伤疤,而降低Ru房和Ru头对痛苦的敏感度。而猪鬃ChuoRu头这种中国特有的酷刑则不同,硬猪鬃刺入受难女Xing的Ru头后,因特殊的弹Xing使其能够顺着Ru管弯曲,并不真正刺伤神经丛,而是Kao拨动神经来给受难女Xing同时造成剧痛和难耐的神经刺Ji。这样,Ru房内的神经丛在产生剧痛时没有永久Xing损伤,受难女Xing的Ru房便不会因多次受刑而降低其敏感度,而她在这种酷刑下更要忍受复合Xing的痛苦而难以昏迷。如果刑讯对象是那些还在做姑娘的女子,据说打手们更多地使用硬猪鬃施刑。因为少女的Nai头未经哺Ru,Nai眼很小,Ru房中的Ru腺小管没有足够孕Ji素刺Ji还未完全开放,Ru房中脂肪也少,Ru泡组织特别致密,假如用针或竹签就很容易大面积损伤神经末梢,从而降低刑罚的效果。

第三种是刺□□。除了刺手指和Ru头之外,一些更为狠毒的打手为了发XieShouYu,还常常用钢针刺女犯的□□。人们都知道,生命之源官是女人身体最珍贵、最脆弱的地方,而□□又是女人Xing神经最集中和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当尖利的钢针刺入□□时,那种疼痛足以使受刑者神经产生竭斯底里的颤抖,任何女人都绝难忍受。同时,这种酷刑对行刑者产生的感官刺Ji也异常强烈,行刑者能够从中获得极大快感。

还有一种称为弹琴。这是从针刺Ru头和针刺□□两种刑法发展而来的。施刑时打手们通常把受刑女人吊起来或者KBang在刑柱上,用带有线绳的小钩针穿透她们的两只Ru头,将线的另一端拉直固定,然后用手指或皮Bian拨动线绳,如同奏乐者敲击琴弦一样。有时打手们还分开受刑女人的双腿,恶毒地用带线的小钩嵌入她们的□□,也将线拉直固定,同时加以拨动,并把它叫做弹三弦。这种“弹琴”奏出的乐曲就是女人连绵不绝的凄厉嚎叫。嚎叫伴随着打手们Yin荡的笑声。

总之,针刑是用得十分普遍的一种刑法。凡是女人身上的敏感部位,都能够用来施加这种毒刑。

烙   刑

烙刑是最古老的酷刑之一,在审讯人犯时,一般是将受刑者的衣服TuoDiao,然后用烧红的铁条烙烫犯人的Rou体。

当人类进入二十世纪之后,这种古老的酷刑不但没有废止,反而被法西斯主义者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但刑具种类繁多,而且手段也更加残忍。许多刑讯者还针对女Xing的特点,发明了一些专门用于女犯的烙刑,刑具有烟头、线香、蜡烛等等。例如:用点燃的线香烙烫女犯的Ru头、腋下、大腿、□□等敏感部位;用点燃的蜡烛流下的烛液滴在女犯的Ru头、□□处等。这样用刑不会把表皮烧焦,只会造成一度左右的烫伤,有一定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一度烫伤那是所有烫伤中最疼的。

电   刑

电刑,能够说是各种酷刑中最“现代化”和最“科学”的一种,它的特点是能够造成受刑人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与其它刑法造成的疼痛不同。即使是再坚强的人,在强烈电流的刺Ji下也会禁不住狂喊嘶叫,同时电流还能够造成受刑人神经系统的紊乱,使其不由自主地招供。一个人如果遭受两三次电刑,便会变得神情呆滞、反应迟钝,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另外,电刑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持续进行,不会象有些酷刑那样,当痛苦达到极点时会产生麻木的感觉。当对受刑人反复施用电刑时,其痛苦程度会一次比一次强烈,而且如果掌握得好,即使受刑人痛苦到难以忍受的地步,也不易昏迷过去,这对刑讯是十分有利的。

由于电刑具有这些特点,因而一经发明出来,便迅速普及到世界各地,成为审讯犯人的一种主要刑法。

开始时,电刑所用的刑具是普通的手摇电话机,行刑时,将导线接在受刑人的手指上,利用手摇发电机发出的电流来刺Ji受刑人的Rou体。后来发明了专门的电刑设备,电流和电压能够任意调节,从而使电刑更加方便可Kao。四十年代的中国,国民党的军统曾从美国引进了大批电刑设备,分发给各地的特务机关,以致许多革命志士被捕后,都遭受过电刑的折磨。

据说,人们最初发明电刑的动机,是为了避免刑讯中所采用的那些灭绝人Xing的残Bao手段。施用电刑时,不需要TuoDiao受刑人的衣裤,也不会出现那种血淋淋的场面,既显得“科学”、“文明”,又易于迅速取得成果。然而,人们想错了。电刑的发明,不但丝毫没有减少刑讯的残酷程度,相反,为审讯者提供了一种更轻松、更残Bao且更具刺JiXing的刑讯手段,使受刑人遭受到更加惨痛的折磨。

对于女Xing犯人,电刑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毒刑。审讯者为了满足其卑劣心理,对女Xing施用电刑时,不但仍旧剥光她们的全身,而且常常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其残忍程度更加令人发指。打手们在对女犯施刑时,一般不是将电线接在手指上,而是选择女犯的Ru头、生命之源等敏感部位用刑,借此来发XieShouYu、寻求刺Ji。例如,有时把两个电极接在她的□□上,或者将两个电极Cha在她的□□和□门里,使痛苦完全集中她的下身。有时将两个电极分别接在她的一个Ru头上和Cha进□□内,这样电流可直接通过受难女Xing的子宫,引起比女Xing生产时的宫缩更为强烈的子宫抽搐,使她处于只有女Xing才能体会的极大痛苦之中。

如果没有亲眼目睹,人们很难想象得出女Xing遭受电刑是怎样的一种场面:女犯人被剥去衣裤、光着身子躺在刑凳上,手脚被绳索紧紧固定住,电极接在Ru头上或者Cha入□□中,强烈的电流刺Ji着她们身体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使她们赤Luo的Rou体发出剧烈颤抖并很快被汗水浸透。在这种酷刑下,即使是再坚强的女Xing,也会被折磨得泪流满面、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狂叫。

后来,几经改进的电Ru罩和电□□相继问世,使得恶棍们在运用时更加炉火纯青。Gen据打手们的刑讯档案记载,使用电Ru罩和电□□时,受刑女人一会感觉整个Ru房犹如万刃搅动,心肺仿佛被撕开一样疼痛,□□火烧火燎难以忍受;一会又似乎有无数只手掌徐徐AI抚那两座女Xing哺育后代的发源地,荷尔蒙由那个人类诞生的地方向四肢百骸蔓延,让受难女子像发情的动物一样饥渴难耐。受刑女人会狂叫哀号,身上的汗水汩汩地往下流淌。尤其是当打手们把电□□Cha入她们的下体采用与XingJiao相同的频率间歇Xing地电击并抽动时,没有一个女犯会不Xie身,不讨饶的。当然一旦断电,真正的女烈还是不会告诉敌人什么。

为了借刑讯之机更充分地发XieShouYu,刽子手们不满足于折磨女犯的Rou体,而是想方设法使刑讯过程变得更富刺JiXing。于是,一些人别出心裁地想出了各种花样,其中一种用得十分普遍的刑法叫做“跳Luo体舞”。

所谓“跳Luo体舞”,就是将女犯的衣裤TuoDiao,使她赤脚站在一张白铁皮上,再用浸水的麻绳吊起她的双手。电刑器的导线接在麻绳和铁皮上,然后将铁皮通电。在强烈电流的刺Ji下,女犯不仅会狂喊惨叫、而且披头散发、赤身Luo体在铁皮上剧烈跳动,泪水和汗水不断滴落到她脚下的铁皮上。那样一种场面,不仅残忍无比,而且极具刺JiXing。打手们能够将电刑器开关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关闭,以此来延长女犯受刑时间。

“女刑”能够说是法西斯主义的一大“创造”,是对人Xing的巨大摧残和人XingShou化的充分体现。有人做过粗略统计,到本世纪七十年代,仅有资料记载和叫得出名字的“女刑”便有几十种之多。现在的一些文艺作品中描写女烈受刑很少有剥衣裤的情节,这主要是出于对女烈人格的尊重。而在一些女烈题材的所谓MS作品中的描写则似乎有点过头,那不象是给女人上刑,倒象是在杀猪。例如有的作品中描写打手用烧红的烙铁捅入女犯的下体,把女人一下子彻底废了。其实,稍有点经验的打手是不会那样做的,因为那种刑法即便不会使受刑女很快死去,女人被彻底废了以后就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Yu望,没有了活着的Yu望也就没有了恐惧和各种顾虑,那些打手当然就不可能再从这样的女子口中问出什么口供了。所以有经验的打手用刑时常常是很注意控制力度,做到轻重兼施,一张一弛,即所谓“文火炖嫩□”。有时还会设法先Ji起受刑女的XingYu,然后使用“女刑”。先Ji起她们的XingYu能够为使用“女刑”创造有利条件,因为女Xing的Ru房和□□在XingYu作用下,会变得更加敏感。法西斯打手们认为只有使受刑女始终处在Rou体和Jing神的双重折磨中,才能把一些“嫩□”慢慢地“炖烂”,最后成为他们的“盘中美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