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变态的国度——日本MS文化简史

变态的国度——日本MS文化简史

广告位

日本一向是MS的”强国”,MS能够说是日本的”国技”。不少电影人对此道均乐此不疲,包括那些XingNue待AV的制片人,GuanChang、4P、浇腊、吞便等等场景用的得心应手,而且演绎得相当自然。日本音乐家Akita Masami曾有详细的解说:”MS在日本是不同的,它并非关于双方的享受,其中要考虑到日本女Xing于社会中的相关位置……日本的MS世界往往和军服扯上关系,而MS的权力关系通常被视作为妄想症的主题……MS把绝对权力的残忍之处,以极Bao力的方法展示于观众眼前。”(引自 Jack Hunter的《Eros in Hell》一书)。相比之下,欧美的一些MS类经典电影(如《O娘故事》、《毛皮里的维纳斯》等)要相对含蓄得多,而且多以唯美主义的表现手法,与真正的Bao力MS相差较远。

在80年代末期的日本超Bao力经典作品”实验品”(Guinea Pig)系列中,其中如第一集《魔鬼实验》(1988)及第二集《血Rou之花》(1989),均有大量的肢解人体场面。而以针刺眼球及至用利器折肢等招牌式手段,也成为电影中吓人的主打造型设计。

在90年代这种倾向有过之无不及,前几年三池崇史的《切肤之AI》(Audition,1999)是一出颇为挑战观众感官极限的作品,原作者村上龙一向以色YuJi情为小说的重心题旨,而负责改编剧本的天愿大介 (今村昌平的儿子),也是离经叛道的高手,加上三池崇史的偏锋演绎,令该片有不少卖点,其中的超Bao力镜头自然也成为话题之一,山崎麻美(椎名英姬饰演 )在Bao露出以Nue人为乐作为报复童年Yin影的倾向后,她折磨青山重治 (石桥凌饰演)的片段堪称施Nue的经典。在《切肤之AI》中,三池崇史吸收了不少这些离经叛道的构思,在麻美凌Nue重治时的GC里,刺眼和折肢的场面也再度出现,成为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方。

同样在韩国电影《漂流Yu室》中我们见到了同样吓人的血淋淋的变态场景:女主角为了留住情人竟将大把鱼钩塞进自己的下体中强行拉出,而男主角则更是将喉咙用鱼钩刺得稀烂以逃过追捕。在亚洲情电影中,这种越来越多的带有自Nue倾向的情节,给人一种哗众取宠、刻意讨好的感觉,老实讲,极容易引起观众的反感然而却又很容易在一些国际电影节拿到奖项,排除Xing取向而言令人很自然地想到国外的评委多少都有点心理变态。

Akita说得好,在日本电影中出现的MS场面,90%是以女Xing作为受Nue的对象。无论施Nue者为男为女,总之受Nue者的身分必须为女Xing。我们在很多此类日本片中找到答案,比如若松孝二的《无水之地》、神代辰已的《红发女郎》等许多作品。这其中情色另类大师增村保造的经典MS代表作《盲Shou》(1969年) ,由绿魔子饰演的女主角,被其崇拜者、一个盲人骗回家中Qiu进室内凌Nue。屋内的超现实”魔眼”和”Luo女像”造型设计,自然成为了MS的最佳背景。这些狂野想象,配合女Xing的受Ru身份,几成为MS经典的成功程序和标志。

二、男女身分的易位

其实大岛渚在中国文革结束的那一年(1976年)拍出的经典名作《感官世界》中,就成为女Xing对于情AI的自我探索的代言人。在他的作品中女Xing不再是XingAI游戏的NuLi,而可成为Cao控的主人。当年阿部定在《感官世界》中先拒绝了同Xing女士的求AI要求,后又与定吉沉醉于Xing趣中而不顾一切,显然可见女Xing在大岛渚的眼中是既Xing动力的唤醒者,又是Xing的毁灭者,而且这种唤醒和毁灭的程度同样深不可测。

与《感官世界》一样,《切肤之AI》里的MS处理,最大的突破自然在于男女身分位置的易位,一直处于强势的重治 (利用试镜满足自己求偶的Yu望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别人跟中的猎物,尤其是一名柔弱的女Xing。麻美在重治家中的施Nue场面,正好彻底Bao露出MS的本质:作为Xing游戏的娱乐可能只是表面的虚假修饰,实质上它的Bao力及权力控制本质并没有改变,一旦更改了主客的位置,我们才明白到它的恐怖之处,教人不寒而栗。

三、美丽坏女人

当然《切肤之AI》中的麻美,是电影世界中”美丽坏女人”(Femme Fatale)的典型形象。所谓”美丽坏女人”,乃指银幕上以勾引、诱惑及毁灭男Xing为务的女Xing角色。这种角色最常出现在四十年代的黑电影中,而金发、世故和冷峻的形象几成为同类电影中的主要视觉主题。麻美的形象已有一定程度的修正:她不再是Xing感撩人的小野猫,反而透过重治的口中,不断强调她温柔的一面,而他也正好被这一点而吸引。其中的修正正好深化了男人梦魇的主题:因为她温柔,所以男人似乎并不罪有应得,由是更突出了男人心中的最大要害:你不可能预计到危险会于何时何地出现,甚至不可从对方的形象中窥出蛛丝马迹。这一点的更动令Femme Fatale的恐怖威力,能够更加尽情显露。

四、AV的影象狂潮

如今大量高质素AV-DVD的出现,制作水准之高使AV得以光明正大地进入音像市场。事实上,市面上日本AV制品无论是相带,还是VCD和DVD好象一直没有中断过。由中学时期从不知哪里找来一盒翻录再翻录的录像带开始,到现在由VCD到高清晰的DVD种类繁多地直面到来,再也不需要想象的空间,至少说明了情色文化全面影像化的高峰期到来。

八十年代初日本卷起AV风潮,回头作审视,AV在日本的发展大约也不过是20几年左右,日本在七十年代末开始流行VHS制式的录映机,因而触发输入大量海外色情录像带的风潮。直到1981年,关西方面推出了《星与虹之诗》,成为AV界认定的首号自主制作。而到了1982年,AV界终于打开缺口,因为 AV历史上第一盒超畅销作出现了,这就是《洗衣店的阿健》,我Kao,这部AV的总销量居然高达13万盒,于是促发了AV的生产狂潮。到了这个时期,AV已由开始时作为废物再用的出发点,成为了万众注目的赚钱行业,一旦有了经济效益,人材便源源流入一发不可收拾。如今仅因拍几部AV便能迅速走红的女星有多少啊,我们随口就能够说出川岛和津实、小泽圆、中山丽奈、饭岛AI这样的美女级人物,也能够说出麻生舞、麻生早苗、平本一穗、朝仓玛丽亚(□□NO1.)等等Kao身材发家的AV女星。

五、AV美少女风潮

在日本影片《池袋色情男女》中我们可看到这样一幕:有专门发掘AV女优的男子公开在熙熙攘攘的池袋街头”拉客”,而那些逛街的女子甚至并不反感这种行为,有的还专门在那里等待”生意”上门。据说片中描写的情节就是现实中”日活会社”的写照,”日活”是日本比较知名的AV生产商,每年要生产上百部AV作品,大多都是比较畅销的。除了”日活”外,不少AV生产商都是由出版社易帜后接手经营,当然他们手上有资源上的优势,既容易找到女Xing投入AV拍摄工作,也可利用刊物加以宣传促销,所以自然显得头头是道。其中不少知名品牌,如”宇宙企画”、Kuki以及VIP群雄社,都是由色情刊物出版社演化出来,现已都已成为AV界中的龙头老大。

其中”宇宙企画”可谓揭开了AV美少女风潮。其旗下的早川AI美和秋元友美等,都是自己发掘的专属美少女。1984年的《MISS本番.裕美子19岁》,捧红了一个无名少女–田所裕美子,加上惯有的朦胧镜头及怀旧式风格处理,配以BMG及大量独白来剖陈心事的手法,几乎成为一个世代的标志。此时此刻,AV已注定成了万千日本国民的宠AI对象了。

六、AV战国年代

自从”美少女风潮”证明此路可通,于是不少公司纷纷以美少女形象包装新人,后来更把她们化身成为Yin乱之女,以满足观众的Xing幻想猎奇。其中于由美秀、树麻利子二人带起的”本番美少女 Boom”是承先启后的标志,到了樱树步、星野光及朝冈美岭等人的上场后,正式把美少女及Yin乱之女的两极形象完美地结合起来。

1991年终于出现AV界的大事,因”伦映”加入录影带制作商协会,因而举行的《Video Soft Maker感谢祭》(相当于日本AV界的奥斯卡奖),竟然租了豪华游船作主办场地,加上又有为数达八十个的AV女郎参加,一时成为AV的业内盛事。尽管我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这一盛事的实况,但有理由相信《Video Soft Maker感谢祭》和法国戛纳的小电影颁奖典礼有一拼,而与此同时也说明了日本AV产业的光明正大化,且以自己的成就来引以自傲。这使我想起在一部由VIVID制作的一部A片中的色情电影颁奖典礼盛况空前,场下的嘉宾不乏公众知名人物,当一名A片女星上场领取最佳女主角奖时,全体起立掌声雷动,而那位女星则满面兴奋地举起奖杯接受其他提名者的亲吻祝贺。真是场上群雌争艳,台下色Yu横流,场面之大绝非”Chun光乍Xie”一词能形容。

当然一切有得亦有失,随着日本的泡沫经济开始出现,AV工业也难以独善其身。一些著名的制作公司如”Diamond映象”也因而倒闭,成为了盛世中的先响Jing号,这也是日本AV俨然已日常生活化的倾向的象征,有赚就有赔嘛。

另一方面日本的AV女星已不断杀入电视台成为节目司仪或幕前影星,饭岛AI及细川典江就是著名的成功例子,令AV商品得以进一步普及。此外,作为Xing教育的另一种教材,AV产品的而且确起了一定程度的Xing解放作用。正如KJ场面在AV中的日常化,也令到女Xing因大开眼界后,而减低了抗拒的心态,且逐渐接受以此作为一种正常Xing戏来看待。在台湾新片《AI情灵药》中这种观点得以在男人身上进一步扩展,影片以一种相对客观的角度正面赞美了那些AV女优,正是她们勇于”献身”的态度使得AV影片慰籍了多少发育期的萌动少年,从而也减少了无数潜在的青少年Xing犯罪行为,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引鸠止渴的观点。

七、AV女星的解魅化

时至今时今日,AV女优对不少男Xing来说,熟悉程度可能早已和演艺界的女星不相上下,而让观众去认识她们的途径也日趋多元化。当然观众不致于把AV作品中仿模仿”Idol Video”拍下的”清纯”访问,视之为写实告白。但无论是一般的杂志又或是电视的Ring节中,显然均增加了不少空间,来为她们增辟自白告解的渠道。十年前的AV女星,大部有一些不忍卒听的过去。背后的理由可能幼时遭父亲QB、双亲下落不明,又或是家境出现巨变等,但现在当AV女星的原因往往就是”其实我就是AV女星”,仅此而已。甚至能够说,当AV女星已成为一种自我解放的实践手段。

就让我们去看一看她们的现身说法吧,永泽光雄的《AV女优》一书访问了四十多位AV女星,来让她们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一向出位的AV女星南条丽 (3P、MS场面以及□Jiao都是她的成名绝技,而且她100cm(指直径)的□□以及不避嫌的”□门大开”,已经成为至JiQueen之一),竟然是一位勤奋力学的女生。她生于关东,因自幼已高头大马,所以给人早熟的感觉。中学曾参加戏剧部,毕业后和一名医科生打得火热,分手后发觉很想考验自己,于是毅然挑上背囊往加拿大跑。在加拿大过着极其刻苦的打工生涯,她洗碗至送报纸,一切能够求生的工作都不避嫌Cha上一手;唯一在留学期间没有做的,就是Xing行为这一件事(多么讽刺)!回到日本后,她才发现金钱的重要Xing,于是由投身MS俱乐部至成为AV女星,由是而展视了她的第二段人生历程。

事实上,今时今日的AV女星,或多或少都有”恶女”的Xing格,再不会如绵羊般任人摆布。尤其是一些关西地区出身的女星,秉承传统的风土上的强悍特Xing,冬木小豆子 (Azusa Fuyuki)正是其中一个例子。出身自广岛的她,坦承自己过去一直是不良少女。由小到大甚少上课,出入拘留所成惯常事,而亦由于身材早熟,所以自然一早便体验到Xing事的乐趣,吸天拿水、和友人玩杂Jiao游戏,成为了她的青Chun写照。有趣的是,具备”恶女”Xing格的她,对Xing事的要求其实更十分男Xing化。她坦言不喜欢拘泥于甚么前戏,一切最好明刀明,对YJ在体内的冲刺感,是她的心头至AI云云。所以她的口头禅为:”快点进来吧!”,甚至有时在 AV中也不自觉地说了出来呢!对于她来说,拍AV是到东京生活的手段。只是到了今天,她反而想把AV的制作带回广岛,从而表现出一种地方风情来云云。

六年级时Xiong围已有85cm的细川忍 (Shinobu Hosokawa 目前为 98cm),或许可呼应传统入行的时尚,因为她是来自一个家庭崩溃了的处境中。其父亲是一平凡的上班族,但于泡沫时期买入了不少股票 (不少为借钱购下的),于是到泡沫崩溃后,全家便陷入贫困的状态中,一家人时刻凭借贷渡日。高校时期,细川忍开始从事卖Yin的活动。家中其实一直十分反对,而且只有Mu亲得知,一旦父亲知悉,看来会自杀也说不定;后来父亲辗转中探知底细,甚至因而每天接送女儿上学,渴望能够令她回心转意。到了今天,即将迎接20岁的细川忍坦言已对 AV行业感到厌倦。但两难的困局是不想再过贫困的日子,自己正在此关键中左右摇摆,未能拿定主意。只不过一旦我们回头再想,上述几名女Xing的AV入行心迹,大抵已经和普通人挑一份日常行业,没有多大差异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