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XingNue待-那些身体力行的Xing大师们

XingNue待-那些身体力行的Xing大师们

广告位

XingNue待:那些身体力行的Xing学大师们
MS大师 萨德

  十八世纪法国学者萨德是一位有名的XingNue待者,而沙德也因“XingNue待”罪名入狱,真是“身体力行”。现在Xing学研究里所说的“Nue待狂”名词,就是为纪念萨德。

  由于萨德具有XingNue待者的倾向,当时的科学家、医生和淑女看了,萨德的著作里钜细靡遗地描写各种他想得到的Xing变态行为的细节,都不免脸红,纷纷指责他。但萨德也勇敢回击,犹如另一位勇敢的作家卢梭。因为他忠于自己的本Xing,所以只求诚实而不求成为一家之言。

  由家族安排,萨德曾经与一位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结为夫妻,但同时也Bao发多桩Xing丑闻。

  他被有些□女指控,在Jiao易时从事没有经协商的XingNue待行为,为此萨德入狱数周。更大的丑闻还在后头,萨德在二十六岁时,被有些□女指控他,B迫她们吃一种西班牙苍蝇(含有剧毒的Chun药);另一位□女宣称沙德用一把小刀割她,Bian打她,并且用热蜡灌入伤口。当时庭宣判其死刑,但在此同时萨德和一名共犯一起逃亡,直到1776年才返回法国,但他狂欢的恶Xing依然如故。

  1777年萨德再次入狱,入狱后他被关了20年之久,在狱中,也就是1782年他写出惊世骇俗的《教士和垂死者的对话》。因此他被转到恶名昭彰的巴士底狱,1785年他又写了名著《索多玛一百二十日》,由于狱方不供应他纸张,这本书是写在一卷长达39尺的纸卷上。在巴黎革命Bao发前几天,萨德对着狱窗大喊:“他们在屠杀犯人,赶快来救我们。”不堪其扰的狱方赶紧将他送进Jing神病院,虽然萨德逃过了巴士底狱大灾难,但是据说他的后半生是在病院里度过的一直到去逝。

  沙契马叟区

  “Nue待狂”这几个符号成为了萨德的代名词。而Xing学大师艾来夫特•艾宾则把沙契马叟区的名字引用成为“被Nue狂”的代名词,“Nue待狂”和“被Nue狂”在逻辑上恰好相反,因此,人们把他们称为理想的Xing伴侣。

  沙契马叟区出生在奥匈帝国,当初为何会有被侮Ru和需要痛苦的XingYu呢?但一般人都认为和他当Jing官的父亲有关系。

  据沙契马叟区的第二任妻子回忆,沙契马叟区有喜欢被处罚和恋皮草成癖的习Xing,这可能和他童年时AI恋姑妈莲诺琵雅的情绪有关系。据说沙契马叟区常躲在姑妈满是皮草的衣橱里,偷看姑妈和男朋友做AI,这就带给他很大的Xing满足感。他的成年Xing生活,就像是和一堆愿意Nue待他的女人发生的关系,他要求这些女人演他童年的Xing幻想,Bang住他,侮Ru他,他要求她们和别的男人做AI,好让他躲起来观察,Bian打会使他特别兴奋。

  阅读了沙契马叟区著作的的人都会发现,他的书都是关于挥舞皮Bian,穿着皮革的女人的Xing幻想的称赞,但人们不得不承认他确有文学天份。1886年他出版了自传体小说《皮衣里的维纳斯》,由此沙契马叟区受法国赠勋,他声望达到颠峰。几乎同一年,在艾来夫特艾宾出版《Xing变态心理》一书中,首次把“被Nue待狂”和“Nue待狂”视为同一个现象的两极,常会存在同一个人身上。这个主张对沙契马叟区而言不算什么新鲜事,就在《皮衣里的维纳斯》一书中的GC处,主角史维林就由被Nue狂转变成Nue待狂。
  沙契马叟区是如何避开牢狱之灾的呢?可能是因为,当时沙契马叟区的作品较不惊世骇俗,他同时避免在小说里写入太多身体的细节,并且他在小说结尾时,提供了一个“被Nue狂”道德上的理由:“女人无论先天或后天,都是他的敌人。她只能是他的NuLi或Bao君,但绝不会是他的同伴,除非她拥有和他一样的权利,同样受教育和工作。”

  佛洛依德

  1856年佛洛依德生于现今捷克地方,四岁时随父Mu迁往维也纳;在父亲的坚持下,他选择研究医学。他先是研读Jing神病学,兴趣慢慢地集中在“歇斯底里症”上来,当时“催眠”还是新兴的技术,用来让歇斯底里症患者吐露真情。但是,佛洛依德不太相信“催眠”的效应,因此他发明出一套“谈话技术”来替代“催眠” 。那张出名的“躺椅”就是这时出现的:佛洛依德会让当事人放松心情躺在“Jing神分析的躺椅”下来。而他因为害羞,不想整天被人注视着,所以他坐在病人背后。直到1896年这套“谈话技术”才由佛洛依德正式命名为“Jing神分析”,他同时也大量采用“自由联想”法了解病人。

  佛洛依德发展出的人格有“原我”、“自我”和“超我”三型的架构,是从“自由联想”搜集到的资料里,发现病人往往都从他们记得的梦境开始联想到。但这个架构等到1923年,也就是30年后,佛洛依德才正式提出这个理论。同时佛洛依德还发现,所有的歇斯底里症案例,都找得到“Xing”方面的原因。每个女病人都说她们在儿时曾被大人惊吓过,或调戏、引诱。但是正当佛洛依德要接受一个革命Xing的想法“那些女人也有过XingYu感觉”时,他才又发现,很多女病人都说了谎。

  当时,佛洛依德反而重新检验由他提出的理论,想了解为什么所有的女病人都会提到儿时的Xing经验创痛,并不为此放弃研究工作。1886年,他与玛莎•柏奈丝为妻,这段婚姻虽给佛洛依德造成了许多痛苦,但他因此有机会从自己孩子身上,研究所谓的“儿童Xing诱惑”。这同时,那时他也学着从自己身上找答案,因为当时几乎没有人会告诉他真话。他回想自己小时候偶而看到Mu亲换衣服时,内心的XingJi奋。他确信那些女病人记得童年Xing诱惑是“幻想”并非“谎言” ,由此获得“儿童也有XingYu感觉”的惊人结论,这个结论彻底推翻“儿童是天真无邪的”这种人人共鸣的说法,可想而知,当时佛洛依德受到社会人们多大的攻击。其实一开始,佛洛依德也很抗拒这个结论,但他一旦接受了自己的理论,就再也不顾社会压力继续研究下去。

  佛洛依德还指出,人类所做的事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就是为了“享乐”,而这些追求享乐的活动,广义来说,都跟XingYu有关。佛洛依德把这种XingYu的原动力称为“力比多”,他指出如果XingYu动力受社会世俗限制,无法直接表达,就会找寻其他途径发Xie,幸运的话这股动力会转到有创造Xing的活动上“升华”;要不然,就会侵扰心理和生理,出现种种身心症状。

  佛洛依德强调“Xing”对人格的重要Xing,当时成为心理研究一次翻天覆地的革命。从此临床治疗和Jing神分析多少都脱离不了这个范畴。虽然西方社会曾被佛洛依德坦率的研究惊吓到,但即使最反对的人士也不得不承认,佛洛依德为后世开启了一扇观心的法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