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MS,何处而来,何处而去(一)

MS,何处而来,何处而去(一)

广告位

MS,何处而来,何处而去(一)

文:抽烟的普洱茶

说起MS这个词,有很多的解释。我在BAIDU上查了一下,MS大概有以下几解:魔Shou争霸游戏中一个角色的速写、韩国的一家唱片公司的名字、计算机用的一种存储卡、Nue恋 “MSNue恋”,西方称之为sadomasochi绳艺束缚(简称MSNue恋),统指与施Nue、受Nue相关的意识与行为。”

看看这篇文章发布的地址,你就明白今天我想说的是什么样的MS。五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成为一个S,为什么我在这里,MS到底是什么?就象你无数次问过你是谁。WHO ARE YOU?多么不简单的问题。

我们可能有过这种体验,在我们极端压抑或愤怒的时候,打碎些什么,能够让我们暂时轻松一些。无论这个人是不是MSAI好者,都有可能体验种这种感觉。那的确、的确是人Xing的一部分!而且更不幸的是他们具备SM的心理特征:从负面行为中获取正面感觉:刺Ji或者叫快感。他们离我们究竟有多远?如果你不是一个SMAI好者,你同样可能从公开处决一类的场面中体验到不可言说的冲动,这种冲动当然不一定和Xing有关,但它一样违反你的理Xing。

在远古的时代,Xing的唯一功能就是生育。要使人类得以延续,必须有更多的生育。但是毕竟Jiao配是一种劳民伤财的事情,于是,作为奖励,快感被上帝看中,做了Xing的伙伴。多么简单的Xing,简单的快感,作为生育的奖励,能够让实践者多少获得一些满足。

有了快感,就会有了Yu望。关键是和异Xing的Xing活动能够创造出这种快感。想象一下这种情形,你为什么喜欢钱,看到别人的钱会有特别的感觉。很简单,钱能够带给我们享受,我们的大脑把钱和享受联络方式在一起。(大脑的这种联络方式和学习的功能是致命重要的,后面我再说这个话题。关于这个功能在生物学上有详细的解释。)当我们看见别人的钱的时候,关于拥有它能够享受满足的情形就会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足以让我们抓狂。睹物思情!同样的,当古人看见异Xing的时候,会想起什么?Xing!快感!

请注意,刚才我说的是会想起什么。那些Xing和快感,不过是在脑海中出现。看看,现在出现了什么? 对的,Xing幻想!很明显,异Xing特征越明显,就越能强化这种Xing幻想。接下来下面的东西就在人类的历史登场了:

自渎;
色情想象;
色情文学(口头和文字的)。
同时Xing行为的蜕变也伴随着异质化的过程,其中的成果有:
对女Xing的审美观念;
恋物;
不可能发生生育后果的Xing接触方式;
倾慕,呵护;
AI情乃至“柏拉图式的AI情”。

在个体上Xing体验进化到这一步,不是吗?至少我们能够偷偷一个人YY了。然而,在群体上,道德观点也慢慢的出现了。人类的延续需要,能够忍受你一个人YY?不,它需要的是生育。对不起,现在YY就属于非道德的产物。

接下来,当个体在YY的时候,既会有种快感,同时又体会到不道德的否定感。人类第一次学会了YY的同时感受到罪恶。呵呵,算不算最早的MS呢?

毫不意外地,罪恶感也和独占的Xing关系模式携手翩翩而来——你还能指望谁出场呢?而罪恶感当仁不让地成为Xing行为蜕变的动因。这是Xing进化的一棵树,它从最开始的简单的Xing长出了如此过的果实。所以我们能够认定,它的生长方向是逐渐离开Xing器官,弱化身体接触,而向Jing神方面不断前进。

我们再回过头去,在看一眼人类生存的需要。最初的Xing能够让我们出生,但活下去的确不容易。人类必须学会Bao力才能在大自然中生存下去。血Xing帮助人类在地球上站下来,同样作为报答,上帝说,血Xing之中你能够有一点快感,以帮助你战斗的勇气。

好景不长,远在久远的过去,人们就不再杀死从其他部落抓到的俘虏,因为聪明的祖先发现,这些俘虏是能够再加利用的。正是那个时候,人类开始珍视生命,并骄傲地发现同类的生命与野Shou生命相比,其价值完全不同。因此祖先逐渐发明了一系列工具,去控制自身的杀人Yu望。

而控制杀人Yu望的工具的品种,则随着出现时间的次序依次是1、习俗,2、法律,3、道德。但是人类杀人的理由也随之多了起来,:1、复仇,2、获得财物,3、获得地位,4、恐吓其他人等。

想象一下,还有什么比主宰别人的生命更让人Ji动和荣耀的?在我们看来,杀人的场面血Xing,令人恶心,而对他来说,那是一个多么荣耀的过程! 可惜随便杀人随着发展越来越难,人类自己控制着自己疯狂的Yu望,怎么办呢!Yu望在找寻一个能够替代的出口。

最重要的角色几乎都出场了,尽管有些隐藏在暗处,我们也还没来得及喝出他的名字,但以后我们会发现他是真正的主角。
我花了这么长时间讲一个血XingBao力的故事,并不是因为嗜血狂想是MS世界的唯一入口,而是因为Bao力是和MS相关的特别醒目的一个线索。
没有MS,Bao力也能够写出独立的历史。我们先来看一看这部“纯净的”Bao力历史。

由于发现了人类生命的不同寻常,人们一直在不断地努力实现Bao力形式的蜕变。这一蜕变的路程,能够简略地描述为:杀人——>致残——>不导致残疾的殴打——>不留下无可恢复伤痕的殴打——>不流血的殴打——>有些疼痛的殴打(常见于家庭或者学校的Bao力品种)。总而言之,这是一段垂直的路程。
同时,由于Bao力逐渐被赋予越来越的的社会含义,Bao力本身也在不停地异质化。这些新兴Bao力门类繁杂数不胜数,其中至少有:
监禁;
流放;
身体拘束;
剥夺社会地位;
以及纯属Jing神领域的压制Xing批判,漫骂,羞Ru和污蔑。

看一看,这是一棵和Xing一起长大的树,尽管它们不是同步的。既然Xing的数的果实和Bao力的树的果实,都能够创造快感,这些五花八门的Jing灵有一个的共同的目标:找寻快乐。他们没有理由不结为同盟。走到这里,MS就诞生了。

不是吗,我们能够把一个人监禁起来然后满足XingYu,两种块感为什么不一起享受呢?

既然MS的梦想出现了,S出现的理由也有了,那么下一个出场的是什么呢?聪明的你一定能想到,M!

M的出现似乎和上面的树的成长毫不相干。是的,很大程度上一点关系也没有。那么M为什么出现?在我看来,M是一种心理。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远古的时代,我们知道,在远古,我们的先人是不懂谈情说AI的。他们生存只为繁殖,而Jiao配的权利是必需经过争斗才能取得的,这是生物界“优胜劣汰”的原则,也有利于最优秀的DNA能保留下来。我们身上流的正是昔日王者的血,一些男Xing在Xing生活中有某些“野蛮”、“粗鲁”的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一些男Xing也认为在Xing生活中“粗鲁”、“攻击”才能满足其“征服”、“侵占”的雄XingYu望。

但是另一方,却变成了被征服者,并在被征服中体会到快感。这一棵树种下了种子,或早或晚,会长出很多的果实。不是吗?我们的大脑会学习,会联络方式,从而越来越多的与Xing无关的被征服模式被和Xing联络方式起来。当人处在一种无法克制的痛苦之中,就会把它视做幸福,这便是受Nue。

这之后,随着发展,人类认为Xing在道德层面上是必须被压抑。喜欢扮演“受Nue”的角色即可能是由于在教育、传统观念的影响下Xing是“下流”的思想已经Gen深D固,以“被动的受Nue者”的角色扮演能减少自己的罪恶感。这也是对Xing是“下流”的一种反抗形式,从而能最大程度减少Xing的负面认识抑制,使自己在Xing生活中得到最大程度的放松,为更容易达到和享受XingGC创造条件。

就这样,由于如此的心理,M在历史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S和M双双登上舞台,最后的主角就要出现了,它是谁?

很显然,最后出现的就是MS的行为。这一段,我们下次再讲。

回头看看MS的起源,MS真的很象一个暗世界。循着MS之树上种种异质化的枝条,一些人们从不同的入口进入了这个暗世界。外面的人们无法看清里面的事情,他们也很少会知道互相的消息。 就算我们也无法真的了解MS内在的含义——它把那么多的树Jiao织在一起。

什么是历史的真相?我们看到的真相是历史的全貌,还是哪一个局部?我们讲述真相的角度和立场是什么(或者说我们是在它的里边、外边、左边还是右边)?我们度量历史的衡度可Kao吗?历史复杂的维度我们能够完全认识和准确复述的吗?

作为历史河流里的一个个水滴,无数人曾经努力挣扎,渴望暂时脱离这条河流,只是为了一个儿童似的好奇心:在更高的地方,看一眼自己这条河流的模样,哪怕会重新凝结成一个雨点摔个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如果他们落回到河里,他们会伴着河水奔涌的喧嚣,向身边的水滴讲述关于这条河的故事。这些故事经常会受到嘲笑,有时会受到认真的质疑,于是就有新的水滴蒸发,降落,于是就有新的故事加入这欢腾的,永不休止的喧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