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关于MS文化之我见

关于MS文化之我见

广告位

本来是讨论女烈的问题的,可是老莫发起了关于MS与女烈文化的讨论,要搞清楚女烈文化、酷刑文化、和MS文化的异同,则必须对MS文化做一个深层次的探讨。
MS到底是什么?恐怕连很多很有经验的S或M,对MS概念上也很糊涂。
MS是泊来品,由于对MS不了解,国内的同好往往把什么都往里装,随着社会的发展,MS的队伍越来越大,但却是一个大杂烩,四不象。没人知道MS的真实含义。现在我就此进行一下论述(该文部分观点摘自相关资料)。

我们所说的MS,其实也就是“Nue恋”。
MS作为人类的一种生活习惯其实由来已久。在古代早期的蒙昧社会里,特别是野蛮人和原始人时代,更为广泛地在人们中存在着Nue恋行为。那时,男女之间的恋AI与Xing关系几乎就是:“征服”与“Bao力”。一个男人想占有一个女人,则首先以武力征服呵护这个女人的一些男Xing(能够从今天男同的MS中看到痕迹),而后,接下来便是以自己强壮的身体对这个女Xing的粗Bao占有。如果遇到不情愿献身的女Xing,那么,唯一的办法只有使用Bian挞、撕咬、殴打来强夺,而这个过程本身也具有刺JiXingYu的作用,当然,在施AI的过程中,会以更加粗Bao的折磨来增加Xing刺Ji。现代的男女在恋AI和做AI中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只是轻了许多,相信你也有被自己的AI人咬、抓或者掐的经历。
我认为其实这也是一种MS的体现。

第一、MS的概念

“Nue恋”这个词英文为sadomasochi绳艺束缚,有时又简写为MS、S-M、S/M或S&M,这一概念最早是由心理学家艾宾(Ebing,1840-1903)Gen据最早的Nue恋文学的创作者萨德(Sade)和马索克(Masoch)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Nue倾向(sadi绳艺束缚)与受Nue倾向(masochi绳艺束缚)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MS”就是这两英文字Mu的第一个字。
受Nue倾向一词是他用奥地利作家马索克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施Nue倾向一词并不是由他首创的,而是最早于1836年出现于法国的字典,到19世纪80年代才传播到德国的。这里采用的“Nue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词的译法不仅简洁,还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AI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Nue和受Nue活动。
在《Nue恋亚文化》一书中,李银河先生对Nue恋的定义是:它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络方式在一起的Xing活动,或者说是一种通过痛感获得快感的Xing活动。而其中所谓的痛感有两个内涵,其一是Rou体痛苦(如Bian打导致的痛感);其二是Jing神的痛苦(如统治与服从关系中的羞Ru所导致的痛苦感觉)。在Nue恋关系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统治与屈从关系和导致心理与Rou体痛苦的行为,其最常见的两种形式是Bian打和KBang。因此有人又将Nue恋活动概括为D&B(displine and bondage)或简写为DB绳艺束缚。

第二、MS的特征

一、结合《Nue恋亚文化》及其它MS资料中的一些观点,我认为从其本质上来说MS有以下特征:
(一)、参与者的自愿Xing。这就是真正的Bao力及其施Bao者、受害者与Nue恋关系的Gen本区别之所在。在MS活动中,相互的关注和尊重是最重要的。在相互自愿和尊重这些原则中,最重要的原则是自愿。
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说的那样:“自愿是Nue恋的核心概念,如果一个人不是自愿的,那么’地牢’的门对他是关闭的。”
(二)、角色、活动内容、情节场景等的约定Xing。Nue恋活动中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则是当事人在举行活动之前就整个活动做坦诚而详尽的讨论。一旦决定建立关系,双方大都会对即将发生的行为细节做出详细的约定。总是由接受者 (有受Nue倾向者) 而不是由施予者 (有施Nue倾向者) 来安排和控制活动的内容和程度。受Nue者清楚知道能唤起自己XingYu的疼痛的程度,因此他们在Xing活动之前大多与伴侣协商妥当,使自己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不致于被超过。施予和接受,Rou体痛苦或心理羞Ru,大多遵循一个事先仔细安排好的脚本。对预期的情节的任何改动都有可能降低Xing快感的程度和活动的满意度。
在金西收集的档案中,有一部Nue恋活动的记录片,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施Nue者把燃烧的蜡烛油滴在被K起来的伴侣的□□上。但是,在做这件事时,他极其仔细地观察受Nue者的表情,当他看到对方快忍受不了时,就会把蜡烛移开,直到蜡油冷却。一位观察者说:我突然意识到,实际上是受Nue者在控制着施Nue者的手。
(三)、具有游戏、表演质和仪式Xing、象征Xing。Nue恋活动的主旨是将现实转换为戏剧,以及身分和角色的转换:NuLi转换为主人,成人转换为婴儿,痛感转换为快感,男Xing转换为女Xing,然后再换回来。这也是它同真正的残忍与Bao力的区别之所在。在大多数情况下,此类活动都只包含轻微的或游戏Xing的伤害,很少导致真正的Rou体疼痛和Bao力。
通过一些指令,以及检查未能完成指令的情况和程度,给予相应的处罚,以改正对方的错误。这里面看起来处罚是手段,让其改正是目的。而实际上目的和手段是在转化的,或能够说都是目的。因为有些指令是无法完成的。比如在刺Ji下不许湿润,不许Bo起,都是难以控制的。
(四)、伤害的禁止Xing。在Nue恋社群中,人们将伤害 (hurting) 与戕害 (harming) 做出了区分。前者只造成心理或生理的痛楚,后者才造成真正的需要医药救治的Rou体伤害。在Nue恋活动中,真正造成Xing伙伴受伤到需要救治程度的情形是极为罕见的。发生在陌生人之间的无缘无故的Bao力不会使有受Nue倾向的人感到Xing感,也不会进入他们的活动中去。
此类活动对想像力的需求超过其他一切Xing活动。XingJiao形式无论怎样变换,也只是一种动作而已,而Nue恋活动却是戏剧。一个动作不能构成Nue恋,它需要一系列的事件,而这些事件并不一定与Xing有关。这样Nue恋就比其他一切Xing行为包含了更多的想像力和戏剧Xing,更多的可能Xing。
(五)、表演、挑逗Xing。Nue恋活动有一种将折磨、痛苦、羞Ru表演出来的冲动。卢梭曾讲过,尽管他感到羞耻之极,他还是有一种向路过的女人露出赤LuoTun部的冲动,表现出Nue恋的露YinXing质,又可称为"挑逗Xing"。这种Bao露或渴望被人看到的冲动实际上是对Xing惩罚的期待。有些Bao露冲动在想像中就能够完成,达到Xing满足。一位幻想被放在屠宰案上肢解的女孩仅仅想像别人都不理睬她就能够唤起兴奋;一位定期去□女那里受Bian打的男人说,脱衣动作和Bao露Tun部并不比随后的Bian打更不重要。自恋倾向在Bao露中很重要。在一位有献祭幻想的男人的想像中,所有的被送当祭坛的男子都是最漂亮的。
(六)、当事人双方的关系的亲密、了解和信赖Xing。在Nue恋关系中存在着一种亲密的Jiao流,如果不Jiao流,不把内心深藏的Yu望告诉对方,就不可能建立起Nue恋的关系。因此,认真的Nue恋活动是在那些互相了解非常之深的人们之间进行的–他们甚至是结了婚的。Nue恋双方都相信Xing伴侣不会做任何真正严重伤害自己或造成永久Xing创伤的事。
能够想像,如果一方能够让对方把自己KBang起来,蒙住双眼,完全丧失行动的能力,他必须对对方极端信赖,他极少能够同意陌生人对自己做这种事。这种信任使人摆脱了日常生活的现实世界。在这里蕴含着Nue恋最核心最富正面意义的内涵–两个人之间的真正的亲密关系,或者说是一种"共谋关系"。这种关系在现实社会中并不是很容易建立的。Nue恋活动的权威解释者罗宾 (Gayle Rubin) 说:"好的拳Jiao和Nue恋活动对关注、亲密和信赖有极大的要求,因此,甚至偶然的Jiao往也会导致很深刻的情感和长期的友谊。"
(七)、带有恋物Xing,此类活动有时甚至能够完全取代生命之源Xing活动。在伦敦最著名的Nue恋俱乐部Skin Two中是没有XingJiao活动的。在拳Jiao过程中 (有时一次活动要持续几个小时),双方都不一定能一直保持Bo起状态,接受方能够在不Bo起状态得到快感。因此有人称拳Jiao为□门瑜珈 (anal yoga)。这一实践因此成为福柯理论的有力证据–为福柯理论所反对的两种观念是:身体快感只能来自Xing快感;Xing快感是所有快感之源。福柯的朋友有一次对他说:在一些Nue恋活动中,有时甚至完全不发生Bo起。他们为这一现象及其象征Xing意义感到兴奋和欣喜。
(八)、人员的上层Xing:MS的往往要求主控方有深刻的内涵、敏锐的观察力、坚定的理念和自信、丰富的阅历、广博的知识、Jing通审美和心理学。一句话,你必须是对方的上帝。主对Nu的征服是需要内心的征服。有调查表明,Nue恋倾向越是在社会上层越常见。从小遭受家庭Bao力的下层阶级子弟中有Nue恋倾向的较少,Nue恋倾向却在幸福的中产阶级家庭中长大的人们中盛行。
一位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背景的男同Xing恋Nue恋者说,"我们这些人中各个阶层的都有,但以中产阶级子弟为主。我们受到我们的教育、我们的背景和我们父Mu的金钱的保护。同工人阶级的子第有区别。中产阶极的男孩更上道,他们更善于搞Nue恋。他们的想像力更丰富,他们更有创造Xing。大多数工人阶级的男孩只是喜欢XingJiaoCha入或被Cha入。这就是他们想像力的极限。他们不会搞特别Jing细的风格高雅的前戏活动。
(九)、价值的商业Xing:市场的商业行为将Nue恋行为带入Xing活动方式选择的主流之中,因为市场要求不断创新,而在80年代,各种Xing活动方式都被开发过了,不再新鲜。市场需要新的未开发的处女地,而唯一的处女地,也许是最后一块处女地,就是Nue恋了。Nue恋不仅是最后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而且是Xing活动的各种形式当中与商业活动联络方式最多的一种形式。这是因为,Nue恋带有恋物Xing质,它需要各种道具。在一般Xing行为中,人的手、嘴、生命之源就是"工具";而在Nue恋中,这些"工具"就远远不够了,它需要Bian子、手Kao、锁链、绳索及各种专门服装。这些设备对于Nue恋活动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必不可少的。在一般Xing行为中,残酷气氛和人造工具是不需要的,而在Nue恋中,即使是完全无害的仪式Xing的残酷气氛,也一定要由一些特殊设备来造就。而且为了有新鲜感,这些设备还要不断变更。这就使Nue恋活动成为生意人愿意投资而且有利可图的对象。
例如英国有一位专门从事女同Xing恋和Nue恋者服饰制售业的安德鲁女士 (Kathy Andrew),她制售皮革紧身衣、皮革Ru罩、各式皮带吊带等,在80年代中期,她生意兴旺,每年产销量都要翻一番。

二、从MS的玩法及目的上,有以下我认为能够总结出以下特征:

(一)、痛苦快乐结合Xing。M是从痛楚中得到快感,而S喜欢给人痛楚。一方通过施加给对方身体Nue待,来得到Yu望的满足。另外一方以疼痛来得到身心的满足。这类人在西方较多,INSEX里的多数都属于这类。MS常用的手段有:搔痒、冰块、Bian打、煽打、悬吊、紧Bang、穿Ci、夹、骑木马、悬挂重物、电击、窒息等。有时候会伴随简单的情节和气氛以增加乐趣。
(二)、人身自由的限制Xing。通常意味着一些身体自由的限制,比如KBang,或关押、禁闭等等。伴随着一些纪律或惩罚。也就是大家常说的TJ。一般用麻绳、丝带、手Kao、脚Liao、铁链、笼子等去限制对方的活动。高级的能够通过指令而不需要借助外部器械,属于心理上的KBang。
(三):统治与被统治Xing(主人与NuXing)。一个人扮演支配的角色,另一个人服从。这常牵涉到角色与情节的扮演,诸如主人/NuLi、拷问官/Qiu犯、老师/学生、主人/仆人或宠物等等。喜欢D/S的人不见得喜欢弄痛自己,或把自己Bang起来。
综上所述MS实质上应该是一种XingNue待游戏,喜AI玩MS的人多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来进行MS的,MS往往是Xing行为的催化剂,能够带来更高的兴奋感觉。MS只是一种Xing游戏,但是不是滥Jiao的代名词,更不是Xing混乱的借口,作为绅士和淑女在XingAI到一定程度之上有想象力的游戏。其实MS游戏里不管是S/M都好,需要的是完全放弃自我,投入到一种新的角色中,如果还有那么一点保留的自我,在游戏中就不会得到应该有的那种强烈的兴奋。
MS作为个人的一种Xing行为的表达方式,不会对社会其他群体造成影响和伤害,并没有什么能够指责的。
MS虽有民族、地区的差异,但具体的游戏方式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任何个人的行为都是不相同的,相信有一千对S和M,他们的行为和方式就有一千种样式。只要有双方愿意接受的Nue待行为都能够看作是MS。
当然,以及我们所谈的女烈与酷刑文化与MS有本质区别,QB和家庭Bao力更不能是MS。

第三、我国MS的初探

在我国关于一些商纣王的传说中,我认为就已有了关于Nue待(Nue恋)的最被形成。在汉朝也曾出现过类SiNue杀妃子的案例。
史载:北魏文帝的儿子汝南王元悦,就是一个施Nue狂,他经常用折磨妃妾的办法来满足Xing需要。“轻忿妃妾,至加锤挞,同之婢使。”(《北史》卷第十九)结果惊动了灵太后,由其出面予以阻止。
中国宋代的科学家沈括(1030-1094)就属于一个有受Nue意识的男子。他的妻子张氏,她经常抽打他,并揪他的胡须,把他弄得满脸是血。但是沈从不与她抗辩。“及至张氏卒,沈郁郁寡欢,想投水自尽。”
在中国古代的三寸金莲、束Xiong等事实就是MS的行为。但是由于儒家文化的虚伪的禁YuXing下,大家都隐藏自己的需要,在对有关Xing话题都不敢谈的气候下,还有谁敢去谈论Nue恋文化呢?其实说穿了,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不仅存在Rou体上的MS,更存在着Jing神上的MS。后者之痛远胜于前者。儒家文化本质上就代有很大的MSXing,就是把所有被统治的阶层都变成统治者的NuLi。所以现在中国MS圈子里的主、Nu关系较多一些,是跟中国的文化背景有关系的。
在传统的观念中认为MS是变态,是XingNue待,属于是大众不能接受的。MS的喜欢者至今只能在小范围里Jiao流或者通过自Nue来解决问题。当网络普及以后,国内的人士能够通过国际互联网接触的MS内容更多了,也能够认识更多的同好。
我国所谓MSAI好者中的大部分人并不十分了解什么是MS,并不受某种MS概念所控制。他们在MS活动中主和Nu的界限并不分明,多数人是主导和被主导都能够的角色。只是为了找寻刺Ji才去做MS。在喜欢MS游戏的人群中占的人数比例较大。
还有一部分认出于对MS的曲解,把家庭Bao力,及一些酷刑与女烈文化也算在MS之内,其实是混淆概念,对这些文化的Xing质、手段、目的、方法了解的不全面所至。
也有的对MS文化比较投入:觉得自己就是MS行为中的主人或NuLi,在彼此相处的日常生活中也是以这些身份自居。属于沉迷于其中的,他们已经把MS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或全部。特别是一些从MS活动发达国家回来的人。这类人群接触MS很早,理论和实践经验丰富。这类人群一般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多,属于有钱有闲的人。
极个别人也可能以MS作为生活的全部,他们都有自己的一个相对固定的MS圈子,由一个主导者和一个或几个从属者组成。由主导者养活从属者,或由从属者来养活主导者,他们也许会为了钱而去TJ固定的从属者或被当作固定从属者TJ,但是这些人本身并不是以TJ或被TJ作为主要的生活来源。他们和上类人群最大的区别使在于在MS游戏中出现了金钱。
还有人把MS作为一种谋生手段。以收费TJ或被TJ来供给其日常生活的大部分来源,他们的MS对象不是固定的或者说他们的MS行为主要是为不固定的人提供Xing服务。其实他们中有人确实是喜欢MS,但是他们的这样的行为,全盘商业化了。
因为我国的MS文化起源较晚,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有特色MS流派。基本沿用国外,而相对一些国内女烈机构里,虽然名为女烈文化但当中加入了大量的MS内容。成了介于MS和女烈文化是一种文化,但却不能说是中国的MS流派。

第四、MS活动的流派

关于MS的流派,已经形成的能够分为两大系统,也就是欧美派和日本派。

一、关于欧美派
MS文化的提出和兴起,主要是在欧美国家,主要的MS文化的但是导者,学者及俱乐部也以欧美国家为主。
在17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Nue恋亚文化首先出现在文学活动和商业XingNue恋服务中。尤其在英国,一些作品使Nue恋成为维多利亚时代地下色情中的一个明显特征。
欧美派以使用各种金属工具为主,绳子为付,比较工业化,就象欧洲是工业革命的发祥地一样,形式多是对身体容易造成伤害的行为。现在也有学习日本KBang的,但是他们的KBang更直接,更实用,已经突破唯美的界线。能够看做是Nue待型的典范。在英国、德国(特别是原西德)、荷兰较为流行,在美国也比较多。
二、关于日本派
日本派自文化起源及发展过程就代有很种的MS色彩,由于日本文化中认为乱伦是正常行为,其MS文化中多有乱伦行为,为人所难以接受。
日本派是以使用各种绳索KBang为主,加上各种Xing工具辅助。能够看作是TJ型的典范。由于东方文化的互通Xing,喜欢日式的朋友更多些。以上也能够从他们的历史和文化中看出,一般来说西方人比较直率,而东方人比较含蓄。

总之,MS文化即“Nue恋”文化,是人们对Xing生活的一种特殊的追求,它基于平等互AI而存在,以达到双方(施Nue方与受Nue方)共同满足共同快乐为目的(这是它不同于酷刑与女烈文化的重要一项),始终处于双方不受实质伤害的前提之下(这是它不同于酷刑与女烈文化的重要一项),甚至具有一了定的商业Xing。它不是一种变态的心理,更不属于犯罪行为。但是在目前的人类社会中是一种较为灰色的文化,虽然从心理学上讲,每个人如不是潜在的施Nue者,那就是潜在的受Nue者,但是这种文化只存在在于少数人当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