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绳艺网 绳艺紧缚教程 主人面前的NuLi

主人面前的NuLi

广告位

主人面前的NuLi(译者:domina)(f/m)
主人面前的NuLi (1)
===================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
你需要放弃你自己, 扑倒在我的面前。
来吧, 相信我, 别害怕!
我要带着你远游, 我要带着你进入另一个世界, 我要迫使你彻底忘却你自己, 教导你如何来满足我。
来吧, 现在是时候了, 让我听见你说:“是, 主人。”

我将穿一身你最热AI的服饰,让你在我的轻柔的梦幻般的体态下喘息着, 饥渴地伸出双臂。
但是我不会让你的指尖碰着我的一Gen毫毛。量你也不敢来碰我。你知道我会嘲笑你, 把你推开。那种对羞Ru和拒绝的恐惧把你冻在那里, 你羞愧, 你失措, 你感到从未有过的卑微。就是这样, 我没有给你任何命令, 你就已经在服从我了。甚至不用任何的锁链, 我就能够夺走你的自由。

当你在吸入我的肌肤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时,你以为你徜徉在一个玫瑰花园。你想伸出手来摩挲我长长的秀发, 我知道你很想, 但是我嘲笑着你,让那一缕的青丝如黑色的瀑布披散在我的双肩之下。你有一股阻挡不住的冲动, 想跪下去, 用双手捧起那下落的Lang。但是, 你还是没敢动一步。

我冷冷地注视着你的双腿之间, 居然看见了你的cock在突突地Bo起。我的眼里闪起一丝冷光,突然, 你感到措手不及。

你没有想到。虽然你用了你一生的时间来幻想着这一刻的到来, 你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是那样的无备无防。 你以为你只有在你自己想的时候才臣服于一个主人,而现在, 你在我的手上, 你开始明白不是你想的时候而是我想的时候, 你就得俯首伏地。

你的心在砰砰乱跳, 你的腿的肌Rou在紧缩,你想逃!可是你看清了我的眼神,那种清晰无误的不可抗拒的眼神, 穿透了你的肺腑,一览无余。

你逃不了的,我知道,因为我透视了你,只有我才知道你是谁。我了解你的一切。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知道怎样给你所需要的。当然,我还知道如何拿走你所需要的。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来看透过你。你最怕的就是变得这样赤Luo, 而同时这又是你最需要的。你不由自主地颤栗, 你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不用对你说上一个字, 我就知道你已经是属于我的了。

我拉着你的手臂, 把你带到我的客厅, 烛光散发着四溢的芳香。房间里是暖暖的樱红色, 地板上铺着羊毛毯, 还有几个软软的硕大的枕头。

我把你朝前推了几步, 你踉跄地跌倒在地, 当你跪好时, 你听到:“TuoDiao你的衣服。”

一时间, 你以为这是一句戏言, 但是你还是脸红着,犹豫着。

“我叫你TuoDiao你的衣服。” 我重复一遍,声音如冰。“我渴望你服从。”

你从来没有听到我使用这样的声音,那语气足使你痉挛。

我抓住你的皮带扣, 猛地把你拉近。“如果你不服从我, 我会借这条皮带来用用。”

你一惊, 这才明白自己是怎样地置身于我的掌控之下。你知道我会来真格的, 而且有能力来实现我对你的威胁。你不想违抗我, 你也不能违抗我。看起来我如小鸟你如大象,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形体的娇小只能让你更加地畏惧我,因为你正在领教我体内的力量。

“也许你是忘了自己该怎样脱衣服了,”我一边笑言, 一边扇了你一记耳光。

你惊愕地捂住了你的脸, 感觉着我的手掌给你的温暖。我走上前, 一句话不说, 拉开了你裤子上的拉链。

“把双手贴在你的大腿外侧。”你扬起的Ru头撑着你的衬衫。我拧住一个,用力地捏着。“听明白了吗?”我用冷静的声音重复。然后又用两个指头狠狠地夹着你的一个Ru头, 大声地问道:“还没有听明白吗?”

你痛苦地呻Yin着,挣扎着:“是, 是, 我听明白了, 主人。”
我笑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了。”
我从张开的拉链处伸进去。你倒是听从了我的命令:没穿NeiKu。 我用整个手指从四周把你的cock握住,把它慢慢地掏出来。这已是又大又硬的东西了,在为我突突地跳动着。

“你自己看看, 这东西多没出息。” 我奚落着。“这个可怜的玩艺儿可是到顶了。”我用手指弹着肿Zhang的Gui头, 让它前后左右地回弹着:“看看它能跳多大的圈。 我想它是想到个什么地方去的。”

你气喘吁吁,眼神有些迷糊。你的cock 还在长大, 我看出来了,记得我说过吗?我能看透你的一切。 现在你是什么也不能逃过我了。

“可是你什么办法也没有, 是不是?”我说着, 用一只手抓住它, 用另一只手的长指甲去拨弄你的Gui头上的口儿。

“是是。。是。。”你痛苦地呻Yin着,无力地蠕动着。

我移到你身后,把手绕过去,握住你的cock, 轻轻地,柔柔地上下搓着,然后越来越猛, 越来越快, 我前后地推着你, 当你的P股在失去控制中撞击着我的小肚子时, 我加大力度来给你“回报”。

“哎哎, 你看看,”我训斥起来,给你的Gui头上最后狠狠地捏了一下。“我没让你过火。”

我又伸进你的那里, 把你的两个蛋蛋也掏了出来。你的双手还是紧紧地贴在你的大腿外侧,可是当我开始检查你的□□时,你的两个脚忍不住地在相互地踩着。我找出软囊里面的蛋蛋, 毫无顾忌地捏着, 好象要想找到一个能够穿Ci的地方。我拉扯着你的□□, 把你弄得大汗淋淋, 缩成一团。然后我用双手握住你的蛋蛋, 一边玩弄, 一边欣赏着你眼里的恐惧和兴奋。

“我倒想看看你的撑多久。”我一边说着, 一边加大力度地捏着。 我仔细地注视你。你整个儿地置身于恐惧和驯服之中, 当我在你就要Bao发的前一秒钟放开你时,你一时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

“看看, 看看你自己。”我冷冷地说, 指着你的cock and balls.

你埋下头看着你自己,在我的凌Ru下, 你彻底地Bao露和完全地无助。你的cock还是兴奋中Bo起, 那不堪重负的balls在你的裤子外面重重地垂着。

“这下你该知道怎样TuoDiao你的衣服了吧?”我调侃着, 坐在椅子的扶手上, 点起了一支烟。

“是, 主人。”你一边应道, 一般飞快地TuoDiao你的皮鞋和袜子,褪掉你的裤子, 笨拙地解开你的衬衫扣子,扒掉后摔在一边。然后,你站立在我的面前, 赤条条一身, 等着, 你的双手还是紧紧地压在你的大腿外侧。

我不慌不忙, 悠闲地吸着烟, 上下打量着你。我先看着你的眼睛, 把你看得无处躲藏。我的目光移到你的Xiong, 又来到了你的肚子。 你的感觉告诉你自己我现在正在检阅你的cock and balls, 你听见你的心在七上八下地狂跳:我的cock够大吗?能撑够时间来让主人满意吗?我盯着你的双腿, 如同你身体的每一个其它部位一样, 也是属于我的。每一英寸都得展现在我的面前。

你强烈地感觉到我在用目光QB你,你近乎沉迷在我的目光之下。你的cock还在变大, 甚至连你的体毛也在竖立, 好象有电流流过你的身体一样。

终于, 我灭掉了烟,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的手指随着我刚才目光的扫描路线游移着。 我先看看你的脸, 强迫你把我的手指含进你的嘴里吃着, 然后把湿润的手指取出来压在你的Ru头上。

我把我的嘴Chun压在你的右Ru头上, 突然一咬, 抬起头欣赏你的反应。当你的两片嘴Chun发出巨大的哀号声时, 我笑着推开了你的嘴。

我的双手在你的身体上滑动, 从Xiong到肚, 从肩到腰, 从你的脊背到你的沟股, 突然, 我一巴掌打在你的cock上, 你忍住轻微地哀嚎着。 我才不管你的肿Zhang的□□该怎么办呢。

“跪下!”我终于开了口。“亲吻我的脚, 感谢我TuoDiao了你的衣服, 感谢我给了你伺候我的荣幸。”

我指着地面, 你自动地弯下双膝, 双手恭敬地抱着我Jing巧而雅致的高跟鞋, 感Ji不尽地Tian着那黑色的鞋面。

“感谢主人。”你喃喃地念道:“感谢主人TuoDiao了我的衣服, 感谢主人收我为您的NuLi。”

当你抱着我的双脚时,你感到我的身体前倾着,好象在取什么东西。在取东西时, 我抓住你的头发, 把你的头往后推着, 你忍着痛一动也不敢动。

“你就要成为我的NuLi了!“ 我对着你的耳朵严厉地灌进了这句话。

顿时间, 你感觉到你的脖子上被牢牢地系上了一条粗大的硬硬的项圈。 你呼呼地出着大气, 畏缩着。在我为你套上项圈时, 我柔软的身体Kao着你, 我丰满的Ru房碰着你, 我兴奋的脸庞贴着你, 我知道我在给你带来什么感应。你的cock再一次Bo起, 我在你的耳边柔声地Jing告着,咯咯地坏笑着。

主人面前的NuLi (2)
===================
(注: 反感CBT – cock and balls torture – 和 mind control的同好最好别读)

“你就要成为我的NuLi了!“ 我对着你的耳朵重重地灌进了这句话。

顿时间, 你感觉到你的脖子上被牢牢地系上了一条粗大的硬硬的项圈。 你呼呼地出着大气, 畏缩着。在我为你套上项圈时, 我柔软的身体Kao着你, 我丰满的Ru房碰着你, 我兴奋的脸庞贴着你, 我知道我在给你带来什么感应。你的cock再一次Bo起, 我在你的耳边轻声地Jing告着,咯咯地坏笑着。我抬起我的腿, 用鞋底深深地踏在你的cock上, 然后又钩起来, 朝你的肚子上一次又一次地压下去。

“别惹火了我, 乖乖地听话, 别闹。”我冷冷地Jing告你。

我朝你的脖子上系上了一条短而粗的Dog链, 用它把你从地上拉起来站好。我将Dog链在我的手腕上绕了好几圈后,用力往下一拉,命令你把脸夹在你自己的双腿之间, 你深深地弯着腰,等待着。

“对了, 就这个姿势。”我说。“把P股撅高点儿, 用腿把你的cock夹紧点儿,不准让它跑出来了。听见了? 跟我来!” 我猛地一拉Dog链, 带着你来到了我的卧室。

我们进入了一间殷殷暗暗的房间, 中央摆着一张巨大的木床,两边的床头柜上分别立着一支高大的亮度不大的蜡烛。我的床又大又结实, 有四个粗壮的床柱。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样的床的, 是吗?

每个床柱上都用链子系一条皮带子, 在等着你。刹那间, 你发现你自己四肢分裂,被Bang在了这张巨大的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毫无反抗的可能, 只能任由我处置。

门关着并上了锁。你紧张地张望,好想能找到一条逃遁之路:在厚厚的窗帘后面是不是有个酒巴能够躲躲?你的眼睛看到了门右面的一面宽大的墙:墙上挂满了铜钩, 铜钩上挂满了Yin冷恐怖的行Nue的工具。

皮Bian, 铁棍, 竹笞, 九尾Bian, 藤条, 铁带, 扁形刑杖等等森严地悬挂着, 随时能够取用;Jing致的黑色皮具也历历在目:腕Kao, 踝Kao,DogRing, BangFu带, 贞Cao带, 皮头套,皮手套等等等等,应有尽有。在墙角处挂着一排铁钩, 铁钩上挂着从轻到重, 从小到大的铁夹子和铁锥子,用来Nue你Ru头的。看到眼前的一切,你知道你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你的心在恐怖和幻想中驰骋。

如果我把你Bang在床上, 脸朝下, 用那些细细的苔杖抽你的P股直到留下鲜红的Bian痕, 你敢哭吗?如果我把那些铁夹子夹在你的Ru头上, 夹在你的□□上, 夹在你的腿股上, 然后捻压你身上最敏感的Rou区, 嘲笑你在巨痛中扭曲着身体, 你敢动吗? 如果我把你Bang在床上, 脸朝上, 突然你感觉我纤细的两跟手指一同捅进了你的□门, 你敢叫吗?如果你的那个硕大的cock被我挤进了一个紧闭的贞Cao带里,看着它在里面喘息和挣扎, 你敢说“不”吗?

你能想象我此刻坐在你的背脊上,用手将那个装满了的皮套(贞Cao带)往后拉, 压在你的腿股之间吗?你能想象当我对你宣布“我要Cao你,我要拿你,我要把你变成□女”时, 你会是怎样的胆寒心跳吗?当你吓得象一只无助的羔羊瑟瑟地发抖, 哀求我别…别…动你的时候, 你是不是已经听到了我无度的狂笑声?

你会听见我的话的, 是不是?

我会对你说:“你想要这个的。”我把话吹进了你的耳鼓:“你需要一个女主人来开启你的小DongDong。”我朝你的DongCha入一个black dildo,狠狠地,深深地, 一边Cha, 一边用手掌spank你的P股, 不管你怎样苦苦地哀号。

我为什么要顾及你的哀号呢?我知道这正是你所想要的, 尽管你不能向我坦白这一点。

但是你只能等着我来赐予你这一切。现在, 我把你拖到了床上,你依言仰面躺直后, 我坐了上去。

我骑在你的身上,手指揉搓着你的Ru头,然后, 用皮Kao飞快地Kao死你的手腕, 分别固定在左右两个床柱上。转过身, 再用皮KaoKao死你的脚踝, 固定在左右两个床柱上。你的身体被张拉到最大限度,你以为你被分裂了。

“疼不疼?”我问。你点了点头。我用脚踩压着你的balls? 在你的茂密的□□上玩着。“这也疼吗?”我问,“这样呢?嘻嘻…”我戏弄着你。你不断地尖叫着。

你大声地叫着, 拼命地想躲想缩。我站起来, 冷冷地对你喝道:“谁让你弄出噪声的?”

我对着你掀起短裙,你停止了叫喊,眼睛里喷出Yu火, 舌头Tian着自己干干的嘴Chun。我缓慢地Xing感地褪下底裤, 让你对着那神秘莫测的三角区做无限的却又是无奈的遐想。

你忍不住“啊”地一声失望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你看到我又把裙子放了下来。 我把底裤揉成一团, 走到床边。

“这个能够帮帮你。”我将NeiKu往你的鼻子上一放, 立刻又让你陶醉的表情消失了。我往你的嘴里硬塞,直到你不得不一直张着嘴撑着。你用舌头抿着,品味着那湿湿的味道,驯服了很多。

“我还要给你的cock一点厉害, 看它以后还敢不敢擅自‘Bo’动。”

我朝墙走去,背对着你, 挡住了你的视线, 我从墙上取下了一件工具。“闭上你的眼睛。”我命令道,“不准睁开。”

你依言, 在颤栗中期待着:主人要对我怎样?你被分开在床上, cock and balls 涨得你难耐, 血液好象在横流乱串。你沉醉痴迷地陷入幻想,你原来的生活,那没有我的生活离你而去。你再也没有你自己的生活, 除了做我的NuLi, 做我的WanJv, 做我的Si有财产。你整个的生活空间就是我这间暗无天日的弹丸之地, 你能做的就是被BangFu在我的床上,接受我对你的约束。你的情感世界里只有我, 你恐惧, 你狂喜, 你幸福, 你痛苦, 一切的一切, 都由我来决定,由我来赐予, 由我来控制。你不能有你自己任何的意愿, 除了伺候我。
“睁开你的眼睛。”我命令道,“我要你看看这个。”

你看到了你的dick垂直地挺着,有冲天的劲头。 你的脸透红, 羞得压低了眼睛。我拍了一下那耸立的dick, 它狂乱地摇晃着。

“让我来好好玩玩这玩艺儿。”我不怀好意地一笑。

我用指甲拨弄着你的Gui头,上下四周地刮着,我兴致BoBo地玩着我手上的东西,一点也不理会那拼命在蜷缩的身体, 也不知道那身体在忍受怎样钻心的疼痛。

“你的cock是谁的?”我问。
“您的, 主人。” 你嘴里含着东西,说不清楚。我取出你嘴里的底裤。
“再说一遍。”我厉声道, 再狠狠地捏了一下。
“它属于您的, 主人。”你大声喊道。
“那这东西呢?” 我把你的balls抓起来高高提起。“是谁的?”我问道。听到你痛苦地大声地哼哼, 我很满意。
“主人, 是您的。”你哭喊着,“我什么都是您的。”
“这就对了。”我冷冰冰地说。“它们都是我的。”我用一只手玩着, 另一只手捏着你细嫩的Gui头, 把你捏得嘶叫起来。“如果我发现你让其他人用这些东西,我Jing告你, 以后你就再也不能用这些东西了。”

我的威胁使你在恐惧中倒抽了一口冷气。我狠狠地抓了一下你的balls, 你痛得缩成一团。

“你会做我温顺的□女, 是不是?”
“啊, 是是是…主人…我会…我…我会…”你接不上气。

我把我的一只手抬到空中。你的眼睛跟着我的手,身体畏缩着。你怕会不会又要扇你的balls了. 我TianTian我的手掌, 把它全弄湿了, 然后把它放在你的Gui头上, 开始rub起来。起初, 你感到了刺Ji, 兴奋地呻Yin着。后来, 我的rub越来越猛, 越来越快。我兴奋地看着你痛苦地扭曲着身体, 咧着嘴求我, 求我放了它。

“喜欢吗?”, 我愉快地问:“喜欢感觉我的手玩你的cock是吗?”
“不不…不…”你恸哭着, 随即又低低地抽泣道:“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你混头了?”我大笑。你的Gui头肿Zhang起来,变得特别敏感,看起来就要喷发了。我还是玩着它, 就象一只猫玩着一只老鼠 – 任意地抓, 任意地挠, 任意地挥打, 任意地撕咬。你在期待中痛苦地蜷缩, 在BangFu中兴奋地跳跃。

你无助地看着我玩你的balls,任我挤压, 任我撕扯,任我把它与你的cock合在一起揉搓。 我把我的指甲刺进你的Gui头,然后用手握住你的cock, 上下猛烈地一抽一放, 象一台挤Nai机在挤Nai。每抽一次, 你就朝cum近一步, 每放一次, 你都感到了痛苦与快感的Jiao织。我把你的balls弄得更大更重, 分分钟都在cum的边缘。你渴望能够释放, 你渴望能够轻松。但是, 我没给你权利。

还不想让你释放。

我想看着你在累累的Bian痕中痛苦, 我想看着你在阵阵的痛苦中快乐。很快,痛苦和快乐将合为一体; 很快, 你将需要我的Nue待来获得快乐; 很快, 你将无法想象没有疼痛你到那里去找到快乐; 很快, 你将意识到,只有我给你的疼痛才能让你快乐!

你的呼吸变得没有节奏, 你□□上成千上万的折皱在神奇般地腾起细Lang。你不由自主地迎合着我给你的抽放,你按耐不住地想cum!!!

这个时候, 我却停止了抽放!

“啊啊啊啊啊啊!!!”你失声地大叫,“不要啊!!!!!!!!!!!”可是, 你被BangFu着, 你被锁闭着。你怎样的撕裂与挣扎都无济于事。你是我的俘虏。我看着你, 笑你, 指向你的双腿之间。你跃跃Yu喷的cock在可怜地歪斜着, 渴望着释放。你的身体浸泡在汗中,你的脸上挂满了汗珠。你乞求着, 你哀嚎着, 你的头左右拼命地摇晃着, 你好想cum!!!

“别走远了,我的XingNu。”我冷酷地笑着。从床上站起来。我走出房间, 一会又转回来, 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张开手掌, 给你看我拿来了什么东西:一块亮晶晶的冰。你吸进一口冷气,动了动身体, 恐惧占据着你。

“啊啊啊…我的上帝啊!”你呻Yin起来,因为你的Gui头被拿来与这块冰磨擦着。

融化的冰水流下来, 流到了你的cock上, 流到了你的balls上。我不停地在你的Gui头上刮着, 直到它变得麻木。然后, 我又移到你的balls上, 用冻冰绕着它抹着。最后, 我迫使你软了下来。

我看着你瘫软的dick, 我笑了。

“你的cock是我的。”我告诉你说,“我想它硬, 它就得硬, 想它软, 它就得软, 这由我说了算。 我能够在你就要Xie的时候停下来, 也能够挤你的Nai, 看你连续能给我出来几次, 出来多少。不管你的极限在那里, 我都能够证明给你看: 我能够超越你的极限。”我点了一支烟,坐下, 冷冷地注视着你。“你是我用来Cao的东西。”我对着你沉醉的脸吐了一口雾:“我这就来用你。”

“是, 主人。”你喃喃地回应道:“啊, 是,是, 我的主人。”你汗如雨下, 你的身体是热的, 你的□□是冷的。

“你是我的吗?”我轻声地问你:“你是我的NuLi吗?”

“啊, 我是, 主人, 我是我是!” 你喊叫着。你的cock又膨Zhang起来。当你看到我脸上鄙夷的表情时, 你不可自拨地想为我受痛, 如饥似渴地想为我受苦。

“主人, 我是您的!要我吧, 用我吧, 求求您, 求求您啊。我想做您的NuLi。我需要做您的NuLi。求求主人把我TJ成您的最最卑Jian的NuLi吧。”

当你承认你属于我 – 现在直到永远 — 时, 当你求我把你带进我的生活时,当你求我收你为NuLi时, 当你求我任意地Nue待你时, 你的NuXing才开始展现。

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才带你去远游; 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才带你进入另一个世界; 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才让你彻底忘却你自己。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你需要放弃你自己。
你需要扑倒在我面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爱绳艺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专注绳艺艺术的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18-82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